11苏子衿,你是东篱人!/将军策:嫡女权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远处,有人缓缓走来,那人身长如玉,着一袭云锦纹麟白衣。月光下,他步履优雅,身形却是显得格外清冷。

等到那人走近了,隐约可见一张秀美绝伦的冷漠面孔,他凤眸冷冽,仿若雪山上终年不化的寒冰,如莲似仙,无情无欲。

敛下一抹情绪,苏子衿弯起唇角,温软笑道:“世子夜深还不入睡么?”

司言没有回答,他凤眸漆黑,眸底愈发沉了几分,直到走至苏子衿的面前,他才微微抿唇,薄唇冷冷吐出几个字,道:“苏子衿,我都看见了。”

看见了?苏子衿微微扬唇,眼底是浓浓的春色,她浅笑吟吟,偏头道:“世子看见了什么?莫不是看见了子衿与青书在对话?”

司言的潜伏,大抵是苏子衿所预料不到的,可她分明没有感觉到司言的存在,所以说,司言其实……离得很远,远到他可能听不到她和楼宁玉的对话,也就是说,他的所谓看见了,不过是看见了她与某个人对话罢了,而这个人是谁,也许他并没有看清。

“苏子衿,你以为本世子是这样好欺?”随着司言的话音一落,他忽然毫无预兆的欺身上前。

就在青烟和青茗都来不及阻止的时候,他已然伸出修长的五指,捏住苏子衿的手腕,迫的她手中的暖手炉‘轰隆’一声掉在了地上。

“主子!”青烟和青茗脸色一变,便立即提起软剑,想也没想的便朝着司言刺了过来。

然而,司言头也不回的便一挥长袖,只听‘砰’的一声,青烟和青茗齐齐飞起,撞到了不远处的墙壁上,一抹鲜血便溢了出来。

“你们都退下。”苏子衿敛下情绪,淡淡道:“我与世子单独谈谈。”

青烟和青茗显然并不是司言的对手,只看司言方才的一掌,不过用了三四层的功力,便轻易将她们二人打飞了出去,显然她二人若是再留下,司言一定不会再手下留情。

“主子,我们要保护您!”青烟和青茗异口同声道。

“下去。”这时,苏子衿语气依旧悠然自若,说出来的话也是含着似是而非的笑意:“左右世子若是动了我,那泉眼和血刃八卦阵,便再无人可破。”

这话,无疑便是十分笃定的。

司言不会对她如何,这一点苏子衿无比清楚。所以,她没有任何反抗,几乎只是任由他捏着自己的手腕,依然是浅笑吟吟。

“是,主子。”青烟和青茗对视一眼,心中对于苏子衿的话不可置否。随即两人很快走出了小巷,转而走到外侧守着。

等到青烟和青茗都离去了,苏子衿才缓缓攒出一个笑来,从容道:“世子现下可以放开子衿了么?”

瞧着苏子衿这般模样,司言眸光愈发深了几分,看着苏子衿的眼底也满是冷冽之色:“你倒是知道心疼自己的属下。”

苏子衿让青烟和青茗离开,司言又岂是不知道她的意思?只是,司言到底看不透,即便到了这样的地步,眼前的女子竟还是可以这般从容雅致,言笑晏晏。

着实令人看不透。

“世子,子衿只是弱女子。”苏子衿缓缓一叹,出乎意料的神色淡淡:“世子有什么事情不能和子衿心平气和的谈谈呢?何必如此动粗?”

苏子衿的话音一落地,有那么一瞬间,司言觉得自己的嘴角在抽搐……这种严肃的时候,苏子衿的话是正常人该说的?更何况,他并没有下很重的手,苏子衿的意思,仿若他手下用了很大的力气一般,实在令人无语。

这样一想,司言的眸光便不由落到自己捏着苏子衿的手腕上看去,只见那白皙瘦弱的手腕,此时泛起了红色,一副像是被被捏的极紧的模样,柔弱至极。

意识到苏子衿手腕泛红,司言便下意识的松开了她的手,随即他低眸看向她,见她依旧神色如常,不由微微凝眸:“你是东篱的人,苏子衿。”

司言自是知道,那人不是青书,也不是其他什么人,他是楼宁玉,曾经东篱的皇子,如今大景的质子楼宁玉。

如果他没有料错,苏子衿其实是东篱的人

听着司言的问话,苏子衿神色却是没有半分异常。

她轻轻揉了揉自己的手腕,倒丝毫没有很疼的模样,诚然如司言所想的,其实他捏的并不是很重,只是她皮薄,一下子便是容易泛红起来。

而之所以故作柔弱的让司言放手,主要还是因为她实在不是很喜欢和其他人接触。

手下的动作没有停,苏子衿不慌不忙的笑起来:“世子不也知道,子衿的父母皆是大景朝的么?”

言下之意,便是说她自己也是大景朝的人了。

司言敛眸看她,他盯着那张浅笑不绝的脸容,冷淡道:“苏子衿,本世子说过,并不可欺!”

“世子并不信任子衿,又何故询问?”苏子衿失笑,脸上的神色倒是颇有些认真:“子衿确实是大景的人,便是从血脉上来看,从不虚假。”

她确实流淌着战王府的血脉,若是仔细深究,她的父母祖辈,确确实实都是大景的。只是,或许一直到三年前,她都坚持自己是东篱的人,东篱的子民,可如今时移世易,是哪里的人又如何呢?

“你和楼宁玉,究竟有什么密谋?”见苏子衿避重就轻,司言不由眯了眯眸子,下意识便愈发靠近苏子衿一步,隐约之间,他几乎可以闻到她身上传来的淡淡木樨香味。

又是那种……令人心神紊乱的感觉

苏子衿温柔一笑,脚下亦是不着痕迹的往后退了一步,随即她有些无可奈何道:“世子既是发现了子衿与公子的私情,又何必多问?”

没有其他更好的解释,苏子衿想,她夜间与楼宁玉相见,若不是公事便是私情,公事的话,左右离不开谋国,私事的话,大抵就是私情,两害取其轻,她没有的选择。

私情?

一瞬间,司言心口有些堵得慌,他不禁欺身上前,更加靠近了苏子衿一些。只是,苏子衿也是下意识的便往后退去,却不想,在这狭隘的小巷中,她已是退无可退。

而司言却是在无声无息中将她抵在了墙上,他一只手撑着朱墙,一只手挡住苏子衿的去路,神色寒凉清冷,丝毫看不出情绪。

他说:“苏子衿,你以为我会相信?”

司言的话音落地,苏子衿就缓缓抬眸看向他,眼前的青年委实生的极好,他眉眼淡漠,凤眸却异乎寻常的漆黑深邃,那么的璀璨,那么的令人心驰神往。

刹那之间,苏子衿的心下顿时便生出一丝不自然来。

她忽然便意识到,她与司言两人,此时已然离得很近,近到她几乎可以感受到司言身上温热如青竹一般的气息。

冷风骤起,扬起她和他的发丝,一时间便好似耳鬓厮磨情人,幽幽然的暧昧气息徒然升起。

压下心中那抹突如其来的异常感觉,苏子衿面上却依旧是神色悠然的浅浅笑着,她一副丝毫没有任何不适的模样,只弯眉道:“世子什么都不信,子衿说再多也是枉然。”

她和楼宁玉的关系,决计不能让司言知道,尤其是现下,时机没有成熟,只恐生变。

想了想,苏子衿便又笑着问道:“只是,子衿不知,世子怎的会跟踪子衿?”

说这话的时候,苏子衿俨然便是一副与旧友谈天的模样,那转移了话题却不自知的从容神色,倒是极为自然,似乎一丝一毫也没有感受到她与司言之间的剑拔弩张。

然而,与苏子衿一样,司言亦是表现的异常镇定,他不是没有注意到自己与苏子衿靠的近,而是因为他全部注意力都在苏子衿的脸容上,那一时刻,心下也只想要看到她脸上露出一丝不同寻常的神色。

只是,纵使如此,在看到苏子衿笑起来的温软模样时,司言依旧不可遏制的心跳骤狂。

因为离的近,他几乎可以感觉到她吐气如兰的幽幽之意。

眸光微微一动,不知在想些什么,半晌,司言才抿起唇角,冷冷道:“找泉眼。”

“现在?”司言的‘妥协’,不禁让苏子衿微微一愣。

她不由想起今日白天的时候,她曾与司言说过明夜找泉眼……看来,司言是在这件事情上起了疑,今夜才悄然跟在了她的身后。

司言没有说话,但他神色之间,显然便是要苏子衿马上随着他找泉眼的意思。

诚如苏子衿料到的那般,今日白天的时候,苏子衿曾说明夜再出发找泉眼,那时候司言虽然没说话,但心下却是不由起了疑,分明这几日月色相近、天气相近,为何苏子衿要推迟一天?虽然司言不懂五行八卦、奇门遁甲之术,可是他到底还是有些常识。

故而,今夜他才会无声无息的守在苏子衿的院子外,因为怕苏子衿发现,才躲的更远了些。

他知晓,苏子衿大抵是有自己重要的事情要做,那时才故意诓骗与他。

对于司言通透,苏子衿实在是不得不叹服,想了想,她才又道:“罢了,倒是子衿瞒不过世子的眼,只是,世子若是可以先放开子衿,子衿倒是会动作快一些,也免得耽误了大事。”

此时苏子衿被司言抵在墙上,他双手撑着墙壁,身姿挺拔如玉,个子也极高,这样一来,便越发衬的苏子衿娇小柔媚,就好像是被司言圈在怀中一般,那姿势即便苏子衿不是旁观之人看去,也深觉暧昧到了极致。

显然,若是此时有人瞧见,定是要误会一二。

司言闻言,眸底快速闪过不为人知的尴尬之色。随即他退后一步,自觉的便拉开了与苏子衿的距离。

本想向苏子衿道一句‘失礼了’,不想,话到了嘴边竟是成了极为冷淡的六个字:“不必换衣裳了。”

话音一落,司言沉静的眸底闪过一抹不为人知的懊恼之色,也不知在想些什么,只让人瞧着清冷异常。

相较于司言的思绪繁杂,苏子衿显然没有深思。于是,她点了点头,眉眼之间没有丝毫不悦的神色。

她知道司言这是不想继续受她威胁的意思,她的所有肆无忌惮,大抵都是因为司言需要她,暂时不会对她动手。

而司言的急迫,显然便是不愿意再受她牵制,更有甚者,其实他是在怀疑她的目的罢?

见苏子衿这般模样,司言只是微微颔首,他薄唇抿着,便率先转身,迈开了步子。

苏子衿紧跟其后,于是,很快的,两人便缓缓走出了小巷。

等到苏子衿走出去的时候,才发现不知何时,孤鹜和落风也随之而来,不仅如此,他的身侧还跟着十来个暗卫,个个都是面容严肃。

先前的时候,司言因为要跟踪与她,自是不能带上孤鹜等人,毕竟在场的,唯有司言的这样内力深厚的苏子衿无法察觉,其他人却是有些轻易。

想到这里,苏子衿心下也没有多作纠结,她只是淡淡笑着,神色温软。

“爷,都准备好了。”孤鹜上前一步,将一把青铜剑递到司言的面前。

苏子衿缓缓看去,只见那青铜剑古朴大气,剑未出鞘,却自带锋利寒意。

心思一转,想来,这便是传闻中的屠麟剑了。

司言闻言,便接过那屠麟剑,随即他看了眼苏子衿,淡漠道:“走罢。”

苏子衿微微一笑,见青茗和青烟两人的气血稍显平常后,才领着她们随着司言一行人离去。

……

……

寒月高挂,冷风袭来。

不到片刻功夫,几个人便走到了白日里所在的虚无迷障林,那迷障林在月光下,显得格外静谧,外头还隐约可听到雅雀之声,可到了迷障林里头,却是一丝声音也没有了,徒然有些气氛可怖。

苏子衿走在司言身侧,他们身后则是跟着青茗孤鹜等人,一行人一路来都极为安静,也没有遇到任何障碍,倒是相安无事。

这时,司言清冷冷的看了眼苏子衿,问道:“这迷障林,何解?”

“看到那块石头了没?”苏子衿眉眼弯弯,指了指不远处的那块石头,随即便道:“那块石头,若是没有料错,便是破解的关键。”

众人顺着苏子衿的视线看去,只见不远处的竹林一端,确实有一块石头,只是那块石头看起来平淡不起眼,就跟周围所有的石头一般,便是大小形状,也是极为自然的模样,几乎没有任何的不同之处。

“是石质。”司言敛下眸子,沉声开口。

苏子衿指着的那块石头,若是不仔细看确实没有不同,可一旦仔细去看,便会发现那石头的品种与周边的全然不同。

“不错。”苏子衿赞赏的点了点头,心中直道司言这厮观察敏锐,若是这厮想学奇门遁甲之术,想来也是手到擒来的事儿。

青烟闻言,便走近那石头几步,仔细观察了一番。

半晌,她才看向苏子衿,惊讶道:“主子,那石头的侧面,有一块位置好像青苔。”

青烟的话音一落地众人便齐齐朝着那石头看去,果不其然,石头左边的一侧,有一小块青绿色的覆被,俨然看着便是青苔之类。

“没错,就是那块青苔。”苏子衿看向青烟,从容笑道:“祁山的天气,一直都是严寒、亦或者下雪,而那青苔看起来却是像绵绵细雨过后形成的,这与实际情况不符的差异,显然便是假造的。”

顿了顿,苏子衿便又接着道:“奇门遁甲之术的基础便是寻找阵法中与众不同的地方,因为那不同寻常的一处,很有可能便是破阵的关键,隐藏着破阵的要诀。依着正常的思维,我们只需要将这石头撬起,使得青苔处的位置对准月光,大抵便会有新的发现。”

“落风。”司言掀起眼皮,清冷道:“你去看看。”

“是,爷。”落风领命,于是很快便走过去,只是他正打算将石头撬起来的时候,苏子衿却是忽然出声。

只听她敛眉嘱咐道:“大家都记着,时刻保持警惕,不怕一万就怕万一,通常阵法的触动,都有机关伴随而出。”

众人闻言,便齐齐颔首称是,心下倒是有些赞叹苏子衿的心细如尘。

而后,落风便开始动手,小心翼翼的撬起了那石头,在确认没有机关随之而出的时候,他才依着苏子衿所言,将石头覆有青苔的位置对准月光,片刻,那青苔处映照着月光,竟是折射出一道不一样的光芒来。

那亮光呈现明黄色,像是被折射成一束那般,直直穿透周围密布的竹林,绵延数里。

一时间,众人皆是有些惊奇,便是司言,眸底也不由浮现一抹别样的颜色。

“转一遍。”苏子衿眼底闪烁着璀璨的光,淡淡笑道:“只要转一圈,看看哪头才是正确的指引,不过还是要注意机关。”

落风点了点头,随即他便按着苏子衿所言,抱着那石头缓缓转了起来。

转到一半的时候,那道光芒忽然落在另一头的竹子底下,只一瞬间的功夫,那竹子发出‘喀喀喀’声响,紧接着便诡异的移动起来。

不到片刻功夫,一条幽静无光的竹林小径就自动的被开辟了出来。

“倒是精妙。”苏子衿瞧着这阵法的设置,不由恍然一笑。

瞧着如此诡异的一幕,孤鹜和落风都不由齐齐看向苏子衿,两人眼里的情绪,俨然便是**裸的佩服之色。

没想到苏子衿算计人的手段高深,便是奇门遁甲之术也如此精道,着实令人叹服。

彼时,司言亦是看了眼苏子衿,随即他容色淡淡,说道:“走罢。”

苏子衿微微颔首,很快的,一行人便步入了那被开辟了的小径。

只是,等到他们走至小径的尽头处,那自行开辟的竹林便忽然的开始缓缓归回原位,转瞬之间,竹子便遮挡住进来的路。

一时间,众人皆是有些惊异。这竹林就像是鬼魅所在的地方一般,幽幽森然,叫人心中实在瘆得慌。

青茗和青烟心下齐齐一惊,只听青茗道:“主子,这情况可是不太妙?我们会不会出不去……”

“不碍事。”苏子衿淡淡笑了笑,素手拢了拢大氅,才不紧不慢道:“设计之人既是如此精妙,自是不会让人失望。这不过是堪堪抵达的第一个关卡罢了,若是进不了第二个关卡,显然是有机会出去的。”

这设计之人是谁苏子衿倒是不知道,但不难看出此人心思缜密且仁慈,若非仁慈,在青苔那处的时候,他就会设计一些致命的暗器,这样一来便可以大大减低进入的人数以及可能性了。

司言显然也是认同苏子衿所说的话的,于是,两人便借着夜明珠的光打量起了周围来,此时他们几乎是处在一个广阔而空荡荡的平原之上,周围依旧是鸦雀无声,夜色微沉,便是虫鸣蛙声,也丝毫听不见。

“主子,这儿什么都没有。”青茗巡视了一遍周围,不禁出声道:“连块石头都没有。”

“可一不可再。”苏子衿有些失笑,若是这一个关卡还是像之前那个一般,大抵就没有任何意义了,故而,她倒是不觉得哪里奇怪。

“在这阵法之中,最重要的便是心静如水,冷静自持。”苏子衿红唇一启,安抚着众人的情绪后,便又看向司言,眉眼弯弯道:“世子,我们需要仔细瞧瞧这里有没有什么不同之处。”

大抵五行八卦、天地阵法都不外乎一个玄机,也就是说,不同之处大都是破解的秘诀,只是这寻找不同的地方,只是初级的水平,而显然,这设计者所设计的,也都是按照层度来区分,苏子衿想,若是她没有猜错的话,越是达到里面,越是危机重重。

“好。”司言闻言,倒没什么反应,只是点了点头,便开始四下寻找起来。

只是,对于司言的‘柔顺’,一众暗卫简直难以置信,要不是现下天色极暗,想来无数人都要惊掉了下巴。

半晌,司言忽然出声:“苏子衿,你看到了吗?”

苏子衿:“……”

苏子衿一时间有些无语,怎么这厮也开始叫她全名了?素日里不是郡主郡主的唤,如今却又是这样直接,尤其是今夜,他好似唤了无数次了……

转瞬之间,苏子衿便甩下心中的无关念头,她无声的叹了口气,随即才悠悠然道:“看到了。”

只见,位于东南侧的草地上,有一滴类似于水珠的物什,亮晶晶的有些不易察觉,若非心细如尘,倒是真的不会注意到那个。

“何解?”司言清冷冷的问道。

苏子衿:“……”

心中有些无言,苏子衿便凝眸失笑道:“世子,子衿可不是万能,怎么说也得去那边瞧瞧才可知一二。”

说着,苏子衿便缓缓抬起脚,一步一步,小心翼翼的朝着那不同之处走了过去。

青烟和青茗自是不敢乱动,这样的阵法之中,随意的一个乱动,都有可能酿成最糟糕的后果,故而,这一次她们两个倒是没有跟着苏子衿过去。

然而,苏子衿堪堪抵达那处方位的时候,忽然脚下土地一震,‘轰隆隆’的一声,那类似于水珠的物什便徒然浮起,随即,只听到‘咻咻咻’的飞箭之声划破天际。

空气开始凝结起来,青茗和青烟一惊,便立即要朝着苏子衿飞去,只是,那飞箭太过凌乱的飞射过来,而天色又实在暗沉无比,以至于她们一时间根本无法靠近苏子衿。

苏子衿心下一紧,正打算逃离之际,顿时脚下的土地便塌陷了下去,那犹如地震后出现的裂缝以极快的速度撕开,一瞬间便令她落入未知而漆黑的深渊之中……

------题外话------

嗷嗷嗷~接下来是撒狗粮的节奏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