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怀抱/将军策:嫡女权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落入未知深渊的那一刻,苏子衿眸光微冷,下意识便试图运起内力。

然而,就在苏子衿孤注一掷打算要运起轻功的时候,忽然感到腰间一紧,鼻尖传来淡淡的青竹味道,下一刻,她便落入一个坚硬温暖的怀抱之中。

那人抱着她,臂膀有力,她几乎可以听见那令人怦然心动的心跳声。

是那么的强烈。

司言

几乎一瞬间,苏子衿便反应到抱着她的人便是司言。只是,司言正欲带着他飞离深渊之际,就听轰隆一声巨响,在他们还来不及离开的时候,上方的土地又恢复了原状。

司言无法,只好抱着苏子衿落到了一片漆黑的地面,那地面隐约有水渍闪烁着亮光。

等到落地之后,司言便松开了苏子衿,压抑下心中的那抹异样感觉,他垂下眸子,很快的自怀中取出一颗夜明珠,一时间,周围变得极为光亮。

“多谢世子。”苏子衿缓缓攒出一个笑来,眉眼温软。

若是没有司言的话,苏子衿想,她大抵就真的运气了。不过,她不知道,一旦运气之后,她的结果会是什么,当场暴毙还是……?

只是,苏子衿到底想不透,司言为何不顾自身安危,冲着她便过来了?毕竟这底下黑漆漆的一片,那时就连她自己也生出了一丝恐惧之意,想着大约是深渊之类,才不顾一切的要运气飞起。

“无妨。”司言沉下眸子,不知在想些什么,情绪有些莫测。

见司言如此,苏子衿也没有多说什么,毕竟此时情况不同,没有那么多闲工夫矫情,于是她便看向四周,仔细观察起来。

顺着那夜明珠的光亮,依稀可见这是一个地下甬道,只是这甬道略显简陋,时不时还有水渍自墙体上流下,有些类似于地下的宫殿入口。

“这是第二个关卡?”这时,司言低沉清冷的声音传来。

苏子衿闻言,便点了点头,淡淡道:“大约是第二个关卡。”

苏子衿没有料到,这设计者竟是如此狡猾,他刻意在第一个关卡设置的很是简单,同时也给人一种仁慈的假象,这样便诱导了她,以至于她在第二个关卡的时候便掉以轻心了,这才致使现下落到了这个地方,委实有些挫败。

想到这里,苏子衿便指了指两人掉下来的方位,轻声道:“世子,你试试看能不能将上头劈开?若是可以,想来其他人便可以一块进来了。”

“好。”司言点了点头,将夜明珠交至苏子衿的手中后,清冷开口道:“你去那里站着。”

司言的话,苏子衿自是知道,大抵他是怕那上头的土地若是真的被劈开,难免有石子土层落下,这样一来,站在正下方的她定是难以躲过。

想到这里,苏子衿便微微颔首,冲他攒出一个明媚的笑来。只是这天色很黑,苏子衿想,司言大抵是看不清。

暗夜中,司言身形一顿,随即他纵身一跃,速度极快的便轻巧的飞了起来,直到抵达那处顶端,他掌风一挥,便试探性的用了五层功力击去。

只是,那层土地却是分毫不动,哪怕是一颗石子、亦或者是一撮土壤,也不曾落下。

司言没有犹豫,下一刻,便立即运气,几乎用了十层的内力,‘砰砰砰’的掌风落下,只听‘轰’的一声,那片土地仍旧丝毫不动,唯有掌风袭向一边的甬道,产生巨大的回声。

“世子,快些下来罢。”苏子衿叹息一声,原本她也只是抱着侥幸的心理,毕竟那设计之人如此缜密,自是不可能轻易便让人用武力破开。

苏子衿的话音一落,司言便很快落到了地面,他缓缓走向苏子衿,秀美如仙的容颜依旧淡漠沉静。

看了眼前方黑黢黢的甬道,苏子衿眸光幽然,她知道,若非破了这些关卡,想来是出不去了。

“牵着我的衣摆。”这时候,苏子衿又听到司言出声,只见他面容冷峻,神色却是意外的有一丝暖意。

苏子衿心下知道司言的意思,想来也是,这里机关重重,苏子衿自己又是动不得武的,若是再出现什么意外,恐怕这一次司言很难再及时的救下她。毕竟方才若是没有司言,苏子衿即便掉下去,也是要遍体鳞伤。

“世子,子衿能牵着世子的手胳膊?”想了想,苏子衿忽然弯起眉眼,从容笑道:“若是世子的衣物被利器划破……”

苏子衿想活命,她决计不能在这个时候死,所以,这样危险的情况之下,所有的男女之别,在生命的面前,俨然变得微不足道。

对于一向谨慎的苏子衿来说,若是司言的衣物在非正常情况下被撕裂了又该如何?她决计不能够冒这样的危险。所以最是可靠的大约便是牵着司言的手,毕竟若是司言的手真的不幸的断了,那也是没有办法的……

司言自然不知道苏子衿的想法,只是他明白苏子衿的意思,可到底这女子实在太过大胆,以至于问这话的时候,她神色极为平静,一丝一毫的羞怯之感都没有,如此模样的苏子衿,实在是令司言有些看不透了。

“世子若是不愿意,子衿自然不会勉强。”苏子衿叹了口气,那模样却是丝毫不显忧色,只下一秒她便笑起来,温软十足道:“不过,若是子衿出了什么事情,想来世子也是自身难保。”

这地方无疑是个危险的阵法、机关处,苏子衿想,若是没了她,司言也许真的难以活着回去。

“……”司言垂下眸子,冷冷的看了眼苏子衿,在苏子还没有反应的时候,便伸手牵过苏子衿的柔弱无骨的小手。

一瞬间,有莫名的酥麻电流自百骸经过,司言骨节分明的手中,隐隐感觉的到苏子衿那冰凉细腻的小手,这样的触觉,令他不禁为之恍惚起来。

心跳声再次剧烈的激荡着,彼时司言虽面色冷峻依旧,可暗处,在苏子衿窥探不到的地方,他的耳朵却是红了一片。

相较于司言的不自然,苏子衿的面色也有一瞬间的僵硬,其实她只是想牵着他的胳膊,可现下司言却是牵了她的手……难道是她表达有误?

……

……

与此同时,锦都华容宫。

“娘娘,丞相府消息。”有暗卫双手托着一封信,半跪在大殿之内。

陶皇后倚在贵妃榻上,美眸微微一顿,便看了眼身旁的桂嬷嬷,淡淡道:“拿上来本宫瞧瞧。”

“是,娘娘。”桂嬷嬷领命,随即便走到那暗卫身侧,将他手中的信笺捻起,随即很快的便回到皇后的身边。

她双手捧起那信笺,恭敬的递到陶皇后的眼前,道:“娘娘。”

陶皇后挑眉看了眼那信上的字迹,随即微微坐起身子,喃喃道:“是父亲写的……”

说着,她便接过桂嬷嬷递来的信,很快拆开来看。

等到陶皇后将信笺摊开,眸光落在信上的内容时,她的神色微微一变,越是看到最后,她的脸色越是差了起来。

涂了蔻丹的五指下意识的拢成一团,她眯了眯眸子,目光落到仍旧跪在底下的暗卫身上,眼底有一瞬间的阴霾闪过,只是转瞬,她便扬起一抹笑来,美丽端庄的脸容也恢复了往日里的温和。

这时,底下跪着的暗卫忽然出声,只见他低头道:“娘娘可是要写回信?”

“回信倒是不必。”下意识的抚了抚头上的金钗,陶皇后便笑着道:“你自去回复父亲,只说本宫晓得这件事了,让他不必担忧。”

那暗卫闻言,便立即道:“是,娘娘。”

“退下罢。”陶皇后点了点头,只挥了挥衣摆。

暗卫道:“属下告退。”

很快的,那暗卫退出了大殿,一时间华容宫显得静谧而森冷。

站在陶皇后身侧的桂嬷嬷似乎察觉到她心中的不悦,于是便低声问道:“老奴瞧着,娘娘似乎心绪不佳?”

“嬷嬷可知父亲在信中说了什么?”陶皇后冷笑一声,美眸微微眯起一个阴鸷的弧度。

“老奴不知,”桂嬷嬷道:“望娘娘明示。”

陶皇后将手中的信笺捏成一团,冷冷道:“父亲让本宫断了卫儿与苏子衿的婚事!”

“什么!”饶是桂嬷嬷也不由惊讶起来:“丞相大人可是知道娘娘为了促成这桩婚事废了多大的功夫?怎的突然说断了,就断了?”

陶皇后为了司卫能够娶到苏子衿做正妃,可谓是苦心孤诣。不仅冒着触怒昭帝的危险求娶,而且还在民间散步司卫与苏子衿有着婚约之事。这眼看着煮熟的鸭子就要到手,陶行天却忽然来了一封信说是不能让苏子衿嫁给司卫,就这样三言两语想让陶皇后功亏一篑,如何不让她感到气恼?

“父亲说卫儿掌控不住苏子衿。”陶皇后不以为意的一笑,眼底却有浓浓的嘲讽划过:“汝南王府的事情,本宫也是知道一二。这魏半月和陶圣心不知死活,妄图栽赃嫁祸苏子衿,最后自食恶果,也是她们应得的!”

顿了顿,陶皇后便缓缓起身,继续道:“本宫早就知道苏子衿是个有手段的,这样聪慧的女子,自是不可能轻易被她们两个蠢货算计了。更何况,苏子衿的手段在本宫看来,可是有利无弊的!”

陶行天在信中,大抵说了苏子衿的厉害,他言辞之意,便是苏子衿恐怕将来嫁给司卫后,会成为毒瘤一颗,若是苏子衿最后掌了权,只怕陶府斗争了这么些年的江山会改姓了苏。

可陶皇后不这么认为,苏子衿即便真的想要掌控一切,那也要看看苏家人同不同意,就她对苏家人的了解,这些人个个都是忠君爱国的,怎么会甘愿做篡国逆贼?再者说,苏子衿再怎么聪慧过人,也不过是个女子罢了,等到她嫁了卫儿,做了卫儿的正妃,届时便会一心一意维护卫儿,女子大都如此,只要嫁了人,便是一生一世的死心塌地。

就好像她自己,做了皇后,不也是野心勃勃?可她到底还是一心只想着自己的儿子,这是怎么也无法改变的人性。

“娘娘所言甚是。”桂嬷嬷点了点头,不由迟疑道:“只是,老奴以为,丞相大人的话,大抵也是为着七殿下考虑……”

“考虑?”陶皇后冷笑一声,打断了桂嬷嬷的话,只见她眸底浮现嘲讽之意,厉声道:“父亲以为本宫还是十七八岁的小姑娘吗?以为本宫还是那么好骗,那么听他的话吗?”

“娘娘之意?”桂嬷嬷听着陶皇后的话,不由有些惊疑不定:“难道丞相大人不是真心为娘娘考虑?”

桂嬷嬷是陶皇后的乳嬷,是看着陶皇后长大的,故而一直深知陶皇后对陶行天这个父亲的敬重与惧怕。只是,不知从何时开始,她忽然发现,这个她看着长大的女子,已然可以独当一面,不再听从陶行天的安排与命令。

“嬷嬷还是太天真了。”陶皇后走至烛火旁,将手中的那封信置于火焰之上,勾起一抹森冷的笑来:“父亲自来只是考虑陶氏、考虑府中的男嗣,却从未真的将心意放到本宫与卫儿身上。他和大哥都以为本宫不知道吗?若是卫儿被陛下厌弃了,丧失了夺储的资格,想来他们一定会‘良禽择木而栖’,哪里还会顾念什么血缘亲情?”

陶家的人,大抵都是这样薄情寡意,陶行天以为陶皇后不知道,其实陶皇后心中清楚的很,正因为明白,她才更想让司卫娶了苏子衿,只有这样,她和司卫才有另一个依靠——战王府

“可娘娘和七殿下是丞相府的啊,若是丞相大人不选择七殿下,还能选择何人呢?”桂嬷嬷不解道。

随着桂嬷嬷的话音落地,陶皇后手中的信笺触碰到火焰,徒然便起了一阵大火,随即渐渐的恢复到零星小火。

看着手中那一纸书信瞬间燃烧的样子,陶皇后冷冷勾出一抹笑意来,只见她甩下手中烧的只剩下一些边角的信,笑道:“只要不是懿贵妃那贱人,便是淑妃、惠妃,再不济余才人的儿子,父亲也会扶持。”

随着这些年陶皇后和懿贵妃之间的战火愈演愈烈,丞相府和忠勇将军府的不和也愈渐明显,故而,陶家便是再怎么落魄,也是不可能去扶持懿贵妃的儿子,四皇子司天飞。

“苏子衿,必须嫁给卫儿!”陶皇后眯起眼睛,忽然想起这些时日,司卫越来越痴迷于苏子衿,心下有些不悦,可到底这是她心爱的儿子,她自是不择手段也要将苏子衿给了他

心中清楚了陶皇后的意思,桂嬷嬷便又道:“那丞相大人那儿,娘娘打算如何?”

若是陶皇后不听从陶丞相的安排……不知会不会触怒于他?

“无妨。”陶皇后笑起来,眼底有阴鸷之色划过,她盯着那跳跃闪烁的烛火,道:“只要苏子衿和卫儿的事情成了,本宫再将天娇嫁给苏墨……这样一来,有了战王府这艘大船,父亲定然不会再计较于此前的一二点小事。”

苏家的人,她决计不可能放弃,毕竟懿贵妃那贱人还虎视眈眈的盯着,只不过,五皇子那无心名利的模样,那贱人以为能够讨的苏子衿的欢喜?

简直可笑至极

……

……

甬道暗沉潮湿,黑夜寒冷凄凄。

苏子衿和司言两人借着夜明珠的光芒,徒步行走着。

彼时,两人手牵着手,司言走在前头,苏子衿则是紧随其后,他们大约走了小半个时辰,四周依旧静的仿佛可以听见彼此的心跳。

苏子衿擦了擦额角的冷汗,隐约感觉到自己身上传来的疲惫之感,脚下的步子也有些沉重起来,她捏了捏衣襟处的香囊,里头放着出门前备着的药丸,都是给她应急之用。只是,苏子衿到底没有想到,如今的自己已然服了百转丹,体力却还是不及常人的三分之一……

似乎感受到苏子衿开始有些缓慢的动作,司言停下步子,转头忽然淡淡问道:“你体力可还受得住?”

“无妨。”苏子衿摆了摆手,下意识的便扬起一抹温软的笑来:“世子且走着,不必在意子衿。”

虽然苏子衿确实不太好受,但到底她这人有些隐忍过头,故而,她抿了抿唇角,便想着继续咬牙坚持下去。

司言闻言,不由微微凝眉,只听他声音低沉清冷,道:“你不必硬撑。”

说着,他便转过身,借着夜明珠的光亮看向苏子衿,见苏子衿脸色微微有些苍白,额角有冷汗冒出,显然一副就要虚脱的模样。

心下一紧,司言便垂下凤眸,长长的睫毛覆下一片阴影,他道:“苏子衿,我来背你。”

司言的话音一落地,苏子衿便微微愣住,她看向司言,只见微弱的光芒下,青年容颜如玉,秀美清冷,仿若冰雪上绽放的清莲,一瞬间耀眼而夺目。

苏子衿盯着司言,他的神情看起来执拗而认真,平白的便是让人心下一动,有暖流自她的心房涌动。

半晌,苏子衿扬起一抹柔软的笑来,灼灼的眉眼在折射着夜明珠的璀璨,宛若桃夭初盛。

她笑道:“多谢世子。”

司言闻言,抬眸看了一眼苏子衿,见她笑的极为真实,不由长睫微微一颤,随即他一言不发的将夜明珠递给苏子衿,沉默不语的便半蹲下身子,等着苏子衿爬上他的背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