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地宫相护(万更)/将军策:嫡女权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司言其实是个很高的人,以至于他如今半蹲着,苏子衿还是觉得有些困难,许是她从未被人背过,许是天色太过昏暗,她刚一上了司言的背脊,便差点滑了下来。

司言似乎亦是同样察觉了苏子衿这有些‘笨拙’的动作,于是他想也没想,便很快伸出修长有力的臂膀,骨节分明的手指下意识的托住了身后的苏子衿。

于是,苏子衿顺利的爬上了司言的背脊,而司言也稳稳的背住了苏子衿。只是,有那么一瞬间,甬道变得无比寂静。

司言微微蹙眉,手下的触感有些异乎寻常的柔软、圆润,虽然隔着厚厚的衣物,他依旧感受的到那触觉的不同寻常。可思及苏子衿实在瘦弱的身姿,司言一时间有些想不通,到底是哪个部位才能这般……特别?

忽然,司言清冷面色在黑夜中露出一抹惊色,这部位……如果没有猜错,好像是臀部?

意识到这一点,司言堪堪恢复往日里的肤色的耳朵再一次涨的通红,就连玉色的脸容也渐渐烧起了红霞。

可这个时候,他是放下还是不放?

想到这里,司言整个便人僵住了,他手下也不敢乱动,就好像一时间被施了定身咒一般,一动不动。

显然,苏子衿亦是察觉了自己某个部位传来的温热之感,心下有些窘迫,她几乎下一秒便知道发生了什么。

见司言没有动静,夜明珠的光芒下,苏子衿那张素来从容艳绝的脸容上,悄无声息的便升起了一抹红晕,好在如今司言并看不着,否则场面定是要更为尴尬几分。

一时间,空气中弥漫起不可言状的气息,苏子衿快速的敛下那抹异样的情绪,半晌才轻轻扬唇,打破这尴尬的场面,缓缓道:“世子可以托住子衿的踝处。”

司言闻言,也不知在想些什么,静默几秒后,才沉声道了句:“失礼了。”

说着,他调整了手下的动作,很快便以正确的姿势背起了苏子衿。

苏子衿微微一笑,唇角染上些许温软之色,宽慰道:“子衿当是要感谢世子才是,如今这里极为昏暗,世子所为并没有不妥之处。”

苏子衿知道,相对于她的不适,显然司言更加的不太适应,毕竟司言素来是个清冷之人,他这般稍显‘笨拙’的模样,俨然与她相差无二,也就是说,这个从没有背过他人的青年,在这样的时刻下还能顾念着她,提出自己一向接受不了的事情,想来她是该感谢他才是。

如今前路未卜,没有多余的时间去矫情,也是没有多余的时间去介怀。苏子衿不是个不识好歹的人,既然司言都没有任何厌弃之意,她又何必扭扭捏捏?

左右坦荡自在人心,他们两人心中清明便好。

苏子表现的从容,司言倒是一时间猜不出她此刻心中的想法。若是知道,司言指不定要自愧一番。毕竟,比起苏子衿的心无杂念,司言只是面上冷静罢了,他的耳朵还是一样的红,他的心还是一样的跳个不止。

人都说,美人在怀,温香软玉,可到了司言这里,便是美人在背,温香软玉。只是,令他讶异的是,苏子衿这人,到底太过清瘦,她在他背上,即便披着厚厚的大氅,依旧没有任何重量可言,仿若一阵风便可以吹散一般,着实有些瘦弱的过分。

压下心中那抹奇异的情愫,半晌,他才恢复了素日里的清冷与镇定,心下的波澜也被掀了过去。

一路无话,大约又是走了小半个时辰,苏子衿和司言接着光线看去,只见前方隐约之间便可以瞧见一堵铁门挡住。

“世子。”苏子衿淡淡唤了一声,大抵便是在示意司言放下她来。

司言心中明白她其中的意思,于是他微微颔首,便很快将苏子衿放了下来。

只是,令苏子衿诧异的是,司言的动作很轻,几乎是护着、生怕她磕着碰着一般,那股子清冷中的温柔,倒是让苏子衿微微愣住。

情绪转瞬即逝,苏子衿不再看司言,便打算拿着夜明珠一探究竟。

“我来。”就在这时,司言忽然清冷出声,只见他上前一步,便拉住了苏子衿的一只手,随后他夺过苏子衿手中的夜明珠,光线下,那张璀璨俊美的脸容,有些异乎寻常的认真。

这一次,苏子衿是当真有些难以置信了,司言的举动,苏子衿再清楚不过,他是怕前路有什么危险,所以才拉住了她,而他自己却是走在了前头,显然若是有机关,也是他第一个被机关所累。

敛下情绪,苏子衿偏头看他,桃花眸子浮现一抹似笑非笑的神色:“世子为何待子衿如此之好?”

若是没有缘由,司言不可能这般护着她,苏子衿想不通,这样清冷而温柔的司言,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不能出事。”司言垂下眸子,面容依旧清冷无情:“只有你活着,我才能活着。”

司言想,不仅是因为他答应过苏子衿要护她周全,而且还因为如今两人困于机关阵法之中,若是苏子衿真有不测,恐怕他也很难独自逃离这处深渊。

“原是如此。”苏子衿恍然一笑,神色依旧从容雅致:“那么,世子先罢。”

她没有松开司言的手,因为她知道,这是她的保命符,若是她想要活着,就要依靠司言这一身的功夫。

司言微微颔首,随即便牵着苏子衿,两人一步一个脚印的朝着那铁门走去。

甬道里潮湿阴暗,可奇怪的是,这铁门丝毫没有生锈的模样,司言手中的夜明珠微微抬起,随即便看到那铁门的奇特之处。

很是显然,那铁门是千年玄铁所铸,是任何东西也无法破开的。铁门上没有锁,可旁边却有一个九宫格,九宫格上分别镌刻着:琴、棋、书、画、歌、舞、萧、剑、筝,而九宫格旁,是一个凸起的方块玄铁,玄铁上镌刻着一个‘解’字。

“密匙锁?”苏子衿有些惊讶的看着那九宫格,眼底浮现一抹奇异之色。

司言看了眼苏子衿,淡淡道:“何意?”

“这是墨家独创的密匙锁。”苏子衿素手指着那九宫格,笑道:“世子可以瞧见,这门上没有寻常所见的锁扣,可是门却是依旧打不开。”

“密匙锁是从里头锁住门的一种独特的锁,只有按下九宫格上相应的几个方块,并点开解这一个方块,才能将门打开。若是按的方块不对、亦或者是顺序不对,都是无法打开这门。依着子衿所见,这密匙锁若是没有解开,恐怕还会触动机关。”

说到这里,苏子衿看着那密匙锁的眸光愈发深了几分。这密匙锁出自墨门,当年是由墨寻幽创建,一时间也是惊世骇俗的,毕竟这密匙锁极为复杂,突破了以往锁扣的形式,具有令人佩服的严密性。

“这里的所有关卡……”司言敛下眸子,神色冷峻:“恐怕便是墨寻幽设计的。”

苏子衿闻言,不由点了点头,对于司言的猜测,亦是十分赞同。墨门的那个墨寻幽,消失百年的传奇人物,端是看这密匙锁便可知,这与他分不开干系,只是,苏子衿不知,司言为何如此肯定?他的语气中,显然便是十分笃定的模样。

司言偏头,淡淡道:“墨寻幽和女帝的事,你可是知晓?”

“知晓一二。”苏子衿点了点头,只是,她到底还是不知道其中缘由。

见苏子衿眸底划过不解之色,司言便继续道:“大景朝驾崩的皇帝,素来都是葬在皇室陵墓之处,可那里,没有女帝。”

这是皇室多年来的秘密,没有人知道,当年女帝司梦空驾崩的时候,曾经墨寻幽去过皇宫。同时,也没有人知道,一夜之间,司梦空消失的无影无踪,便是一丝一毫的线索也不曾留下。

那时百姓极为爱戴司梦空,若是知晓司梦空身首异处,定是要发生严重内乱。而彼时大景朝又经过动荡多年,已然是经不起内乱,故而,当时继位的显仁帝便下令封住这密事,只作女帝安然下葬,以此保住大景的江山社稷。

“是墨寻幽带走了司梦空?”苏子衿敛眉,掩下心中的那抹惊异,只从容问道。

“不错。”司言点头,眸光落在那密匙锁之上,有些神色莫辨:“这是大景皇室的一大秘密,只是,即便到了如今,也没有人知道,那时女帝究竟有没有亡故。”

若是假死的话,也未可知。毕竟司梦空与墨寻幽之间,确实存在那般情感纠葛,只要两人远离了俗世,倒是可以过上闲云野鹤的生活。

苏子衿闻言,不由兀自一笑,有些神色莫名:“子衿以为,司梦空当是亡故了。”

“为何?”司言抬眼看她,见她神色悠远,一时间心中有些别样滋味生出。

苏子衿扬唇一笑,桃花眸子一时间高深莫测:“世子可有爱过谁?”

司言微微一顿,半晌,他才清冷道:“不曾。”

司言的话一落地,便听到苏子衿轻声笑起来,她眸光恍惚,说道:“世子大抵不知,如果你恨极了一个人,便是死,也不愿意再见他一面,更何况是假死与之离开呢?”

爱和恨,大抵便是这样极端的一瞬间,就像是双面的铜镜,当年如何倾心爱一个人,在极致的伤害过后,便会如何恨那人。

由爱生怨,由怨生恨,左右这人世间的爱恨痴缠,离不开这些悚然的字眼,可人们却还是一意孤行的陷入这泥潭之中。

“郡主如何知道?”司言神色有一瞬间的凝固,道:“难道郡主爱过这样一个人?”

不知为何,分明苏子衿就站在他的面前,可司言觉得,她有些遥远的触不可及……

“子衿只是偶然见过她的手札罢了。”收回目光,苏子衿缓缓攒出一个笑来,神色自若:“世子对这密匙锁有何见解?”

对于苏子衿的回答,显然司言并不满意,亦或者说,此时她言笑晏晏的模样,含了三分转移话题的意思和七分掩饰不言的刻意。

不知为何,一想到苏子衿方才的神色,司言便觉得心中有些堵得慌,她问他,他有没有爱过一个人,是不是她爱过谁?

苏子衿的曾经,究竟是何模样?有谁参与?

然而,彼时的司言,大抵还不知道自己心中生出了不一样的情绪,一种莫名的唤作嫉妒的物什……

“这里的九宫格,每个格子都是不同的东西。”沉吟半晌,司言接着道:“以我之见,也许这与司梦空有关?”

苏子衿闻言,不由扬起一抹笑来:“世子的想法,与子衿一般无二。”

说着,苏子衿便看向那九宫格,思索道:“这九宫格上不是乐器便是技艺,难道是与兴趣爱好有关?可司梦空好似这些个技艺或乐器都十分得心应手……”

听着苏子衿的话,司言不禁问道:“你似乎很是了解她?”

司言了解司梦空,那是因为司梦空是他的先辈,皇室一个极为出彩的人物。只是,苏子衿言谈之间,显然便是对司梦空很是熟悉,再结合她方才提及自己看过司梦空的手札,这样一看,苏子衿竟是异乎寻常的对司梦空了解非常。

心中似乎想到一个可能,司言清冷冷的瞳眸一顿,看向苏子衿的眼底也浮现一抹猜测。

“世子想岔了。”瞧见司言的神色,苏子衿便知道他在想什么,潋滟的桃花眸子不禁弯了弯,苏子衿缓缓笑起来:“子衿不是墨门的人,也不是师从墨门,之所以了解司梦空,大概是因为年少时候,最为欢喜的人物,便是她了。”

对于司梦空,苏子衿其实有些崇敬,那女子是她年少时心中的英雄和榜样,她几乎读过她写的每一本书,无论是经国策略,还是其他的杂记手札,她其实,都一直很是喜欢。

司梦空就像是一个传奇,引人入胜的同时,却也教会她许多事情。一直到这些年,她依旧四处找着司梦空遗留下来的手札,所以,对于司梦空这个人,包括她与墨寻幽之间的爱恨情仇,其实苏子衿是有些知晓的。

她知道,司梦空一直到死前,都一直在恨着墨寻幽,只是他们之间的某些故事,年岁悠远,她倒是不太清楚。

司言闻言,便敛下眸子,随即他抿了抿薄唇,才淡淡道:“这九宫格上的正解,应当是与某个时间有关,否则的话,不必这般排列。”

“诚然如世子所言,可这时间点……恐怕不好悉知。”苏子衿沉吟道:“若是与司梦空有关,左右不过是他们之间的爱恨,相识之日、相爱之时、相别之夜……这些都是有可能的,但首要的问题便是,我们并不知道他们何时相识、何时相爱、何时相别。”

即便苏子衿自认为很是了解司梦空,可到底她不是司梦空,也不识得司梦空,所以她并不知道司梦空与墨寻幽之间的许多细节。

“……”一时间,司言有些无言以对,他不明白,这些陷入风花雪月的人究竟在想什么,难道相识相爱的时间点很是重要?

瞧着司言那一副颇有些看不惯的样子,苏子衿蓦然的便有些失笑,这厮倒真是不懂人情的很,情人之间的美好事件,似乎在他看来很是愚蠢一般,这股子不食人间烟火的气质,倒是极为像他,也难怪这些年太后为她殚精竭虑,只想着他早些成家。

“生辰?”就在苏子衿兀自失笑的时候,司言忽然抬眸道。

只是,一抬眸,苏子衿那笑意吟吟的模样便落入他的眼底,莫名的,司言素来清冷淡漠的凤眸愈发幽深了几分。

苏子衿敛了些许笑意,只轻声问道:“世子是说,与生辰有关?”

司言颔首,随即继续道:“听人说墨寻幽是个不理人世之辈,想来应当不会有这般复杂的情丝,若是有可能的话,大抵便是女帝的生辰了。”

墨寻幽早年间在寺间扎根,后来机缘巧合之下,被前一代钜子相中了,于是开始习得墨家机关术。听说墨寻幽此人,心性极好,悟性也极高,是个天生的机关术者,只一点,他为人十分淡漠,是个红尘之外的人物,几乎不理人世,故而当时在他与司梦空的爱恨传扬开来的时候,江湖上无人不感到惊异非常。

苏子衿瞧了眼司言,见司言神色冷冷,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心下便浮现一抹想法,也许这墨寻幽的性子与司言相近,想法也与之相同也说不定?

片刻,苏子衿扬唇笑起来,眉眼生辉:“也许世子是对的。”

说着,苏子衿便上前一步,从容的按下萧、琴和筝三个格子,等到要按解这个格子的时候,她下意识的看了眼司言,而司言手下却是愈发攥紧了苏子衿的手,而后朝她点了点头。

苏子衿微微一笑,随即素手一按,那解的格子一动,瞬间,一声‘轰隆’的声音传来,随即便是‘咯吱咯吱’,有齿轮摩擦的响声与之并齐。

不过片刻,便听到‘咔擦’一声,玄铁寒门应声,缓缓拉开。只是,就在那门自动拉开的一瞬间,只见数支飞箭‘咻咻咻’的从四面八方飞射过来。

微弱的光线下,隐约可见那箭头紫黑,显然是淬了毒。

一瞬间,毒箭飞驰而来,苏子衿微微凝眸,转瞬之间,她便被司言拉进了怀中。

与她那冰冷冷的身子不一样,那是个极为温暖炙热的怀抱,她隐约之间,便闻到了司言身上传来的淡淡青竹味道,那有些清冽的味觉,令她不由微微愣住,她下意识便抬头看向司言。

只见此时,司言面容冷峻,清绝的侧颜仿若染上了薄薄的寒冰,他唇角微微抿起一条直线,下颚却是优雅至极。

司言这厮,当真生的好看。有那么一刹那,苏子衿心下微微一跳,不过片刻,她便敛下眸子,呆在司言的怀中,一动不动。

彼时,司言腰间长剑出鞘,另一只手则紧紧将苏子衿护在怀中。他手提屠麟剑,不断将飞来的毒箭击落在地,脚下亦是犹如踏了清风一般,纵身跃起。

片刻不到,那毒箭便停止了发射,铁门也依旧敞开没有动静。

司言放下手中长剑,确认没有其他危险之后,便缓缓低眸,看向怀中那极为安静的女子。

“可有受伤?”清冷冷的声音响起,司言容色淡淡。

苏子衿摇了摇头,便轻声笑道:“没有。”

司言点了点头,随即松开搂着苏子衿的手,他神色认真,再次牵起苏子衿,道:“进去罢。”

司言的一连串动作,实在是极为顺畅,以至于苏子衿心下有些愣住,不过面上,她依旧是丝毫不显露,只颔首,便随着司言踏进了那仍旧敞开的铁门。

于是,苏子衿便随着司言,一齐走了进去。

等到他们入内,那铁门忽然发出‘轰隆隆’的响声,只片刻功夫,铁门再度关了起来,犹如先前的地层一般,这铁门依旧是沉重而严密。

苏子衿瞧着那被关的死死的铁门,不由低声一叹,幽然笑道:“看来,只能往前,不能看后了。”

这一个又一个的关卡,显然便是不给人以退路的,所以,他们要么勇往直前,直到出去,要么就是困在这些关卡里头,化成枯骨。

不过,相较于这些,苏子衿倒是不担忧青烟和青茗,她们都是困在第一个关卡而第一个关卡俨然是墨寻幽的仁慈,在她和司言落下之后,想来青茗她们再想入第二个关卡,都是没有可能的了。

因为所有懂得机关之术的人都知道,墨门墨寻幽制造的机关,一生只开一次,只关一次。若是要想再次开启,便得从机关内部进行修缮,别无他法。大抵,这也是墨寻幽的怪癖之处。

这样想着,苏子衿和司言便愈发的走进了一些。

入了那铁门之后,便可瞧见一条明亮的甬道,那甬道的灯火是夜明珠的光芒,几十颗拳头大小的夜明珠一路为灯,一路上倒是再没有任何机关陷阱。

不远处的尽头,隐约闪现着明亮的光芒,苏子衿和司言对视一眼,两人便加快了步子,朝着那光亮处走去。

因着先前在司言背上歇息了许久,苏子衿如今的体力已是恢复了稍许,不再如方才那般几近精疲力尽的模样。

直到走到那尽头,看见那尽头处的场景,苏子衿和司言都是不由瞳眸微缩……

眼前是一方偌大的地宫,这地宫极大,极奢华,光是照明的夜明珠,少说也有五百颗。

琉璃为地,玉璧为墙,水晶为帐,那纤尘不染又极尽暧昧的地宫,仿若女子妖艳而笑,令人无端的便感到震撼。

这地方,俨然算是金屋藏娇的好处所了。

入门的一侧是一池可容纳百人的浴池,池中水流清澈见底,池壁为蓝天暖玉所铸,壁上镌刻着‘无忧池’三个字,瞧着那依旧冒着烟气的浴池,想来是一湖温泉无疑。

苏子衿凝眸,无忧二字,是当初司梦空还没有登基时候的封号,她是那时的无忧公主,大概也是这世上最为举世风华的无忧公主罢。

另外一侧有红珊瑚水晶薄纱帘帐隔开,隐约可见有三个隔层。苏子衿和司言两人缓缓入内,随着他们愈发走进,也清清楚楚的看清了所有。

第一层红珊瑚水晶薄纱内是一方贵妃榻,榻上覆着裘锦,贵妃榻的一侧,有玉色圆桌,桌上置着茶具一列,其中要数幻彩青铜高脚杯最是好看。而圆桌的面前是一张琉璃玉色矮桌,桌子上放置着一焦尾琴,琴弦由冰丝制成,精美绝伦。便是瞧着那一景一物,也能令人联想到美人醉卧榻上,公子轻拨琴弦的幽然画面。

到了第二层,一眼便里头的那张极大的罗汉玉人床,床上有龙凤呈祥的金丝锦被,苏子衿走过去一瞧,发现锦被上还有一件艳红的宽摆裙子,轻纱薄履,仿若美人曼妙,着裙而舞,实在美极。

眸光落到不远处的玉璧上,苏子衿不由微微一愣:“那是……”

“司梦空。”司言凝眸,淡淡道。

只见,不远处的玉璧上悬着一副画,那是一副美人丹青图,图上的女子生的极美,五官艳丽矜贵,好似人间至精至美的妖姬,她穿着一袭浓烈至极的红衣,眉眼间满是迷人的笑意。

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原来,那,便是司梦空。

“这墨寻幽,倒是爱她入骨。”苏子衿轻声一笑,散漫道:“只可惜这一室的荣华奢靡,她都看不见了。”

红颜枯骨,早已香消玉殒,便是再如何奢靡曼妙,她也是看不见了。

……

……

与此同时,天渐渐亮了起来。

随着天明的第一声鸡叫响起,青茗等人都已然回到了各自的处所。

落梅院

“你说什么!”战王妃紧紧盯着青烟和青茗,声音发颤道:“什么叫作子衿下落不明?”

“王妃,是奴婢等保护不周。”青茗半跪在地上,神色却是异乎寻常的冷静:“主子昨夜出门透气,便带了我等一起随从,路过门头的时候,正巧遇见了长宁王世子,于是两人便攀谈了起来。”

青茗等人自苏子衿和司言的身影消失以后,便一直在想着进入第二个关卡的方法。然而,诚如苏子衿所料的,这关卡再无法开启,唯有第一个关卡的出口之处,是他们所能够开启的。于是,他们没有办法,只好暂且出来,完成苏子衿在入祁山之前便吩咐好的一切。

“不想,我们几人竟是落到了迷障林中,几经周折,却是误打误撞,入了机关之处。”青烟接着道:“后来,主子和长宁王世子一起,意外落入机关之中……至今未有寻回。”

苏子衿和司言的约定,自是不能够言明,故而只能编个理由,胡乱搪塞过去。虽然青烟等人都非常焦急,但越是到这个时候,她们作为暗卫便越是不能自乱阵脚,为今之计,便是率先找到战王夫妇,言明苏子衿失踪一事,并随之让她们制止住事态的扩散。

“这些都是子衿教你们的?”战王爷声音冷厉下来,盯着青烟和青茗,低斥道:“好一个出门透气、夜遇司言,相互攀谈!”

手中的瓷杯应声落地,只听‘砰’的一声,那杯子砸到门边,发出碎裂之声。

战王爷眯了眯眼睛,眸底怒意滔天:“这段话简直漏洞百出,你们以为,这般便能够诓骗本王吗!”

且不说苏子衿与司言如何关系,便是那突如其来的散个步都能散入迷障林中,任谁听了都要不信

“王爷恕罪!”青烟和青茗齐齐俯首,只听青茗又道:“主子与世子有过约定,不可为他人道尔,还望王爷莫要追究起因,只专注寻找主子!”

青茗的言下之意,便是具体原因不能透露,但现下最重要的,只是寻人。

“爹,她说的没错。”苏墨皱起眉梢,脸上浮现一抹担忧:“妹妹和长宁王世子现下下落不明,我们还是先派人寻找为先,其他的原因,等到妹妹回来了再询问也是不迟。”

“不错。”苏宁亦是点了点头,他说:“妹妹素来有些神秘,她不想告知的事情,自然不会轻易透露,便是这两个丫头,想来也是得了她的吩咐,为今之计,我们还是先找到妹妹再说。”

战王妃在一旁听着,不由心下有些难受:“这祁山危险重重,也不知子衿一个人能不能应付的过来,她身子骨这样弱,可千万……”

“王妃且放心。”青烟道:“主子与长宁王世子在一处,因着他们之间的协定,想来长宁王世子会保全住主子。再者说,长宁王世子并不知机关之术,若是没有主子相助,想来世子也是九死一生!”

正是因为有这样的领悟,青烟和青茗等人才这般冷静,若是只苏子衿一人落入机关之中,想来她们是真的要急死,可如今再添个司言,想来便是安全许多,毕竟司言的功夫,她们都是清楚。而且,那时候苏子衿落下,司言想也没有想便飞奔过去,想来这长宁王世子对她们家主子,还是有些情意的。

“司言确实是个厉害的。”战王爷闻言,终于稍稍放下一颗紧紧提着的心。只是,到底还是不放心,他便又问道:“子衿在这之前可是有吩咐过你们什么?”

听到战王爷这么问,青茗便点了点头,沉声道:“回王爷的话,主子说,若是她一人或者她和长宁王世子都遇到不测,一定要封锁住消息,即便派人寻找,也决计不能明里进行。”

青茗的话一落地,苏家人都不由沉默了。诚然如苏子衿所言,若是司言失踪的消息传出,想来会有不少人进行追捕,尤其陶行天那老匹夫,一定想也不想便派人诛杀。而苏子衿与之一起,恐怕会受到连累,想来想去,这件事一定是不能够走漏风声的。

“从今天开始,子衿受不住这祁山的天气,开始在落梅院养病。”想到这里,战王爷便沉下脸色,桃花眸子闪过幽深,道:“你们几人都守在落梅院,若是有她人探望,一律不见!”

青烟和青茗对视一眼,心中知道战王爷这是要掩下苏子衿失踪的消息,不由深觉得苏子衿先前的吩咐十分具有前瞻性。

低下头,她们齐齐道:“是,王爷!”

战王爷点了点头,于是便道:“楚楚,你也记得切莫表现的太过紧张,我现下便去陛下那儿一趟,想来陛下也是知道了长宁王世子失踪一事。”

与苏子衿一般,战王爷知道,司言这人一直极为谨慎,他一定也会像苏子衿一样,提前安排了自己的属下掩饰一切。

战王妃闻言,便点了点头,为今之计,确实只能如此。

很快的,战王爷便进了昭帝所在的院落。然而,正如战王爷所料,司言果然与苏子衿一般,两人都是提前做好了最坏的设想。

可说到底,他们都是算准了人心,知道战王爷和昭帝无论怎么恼火也会帮着遮掩一二,所以才这般吩咐着。

于是,这一天开始,长宁王世子和长安郡主都消失在了众人的眼前。听说长安郡主身子骨太过不济,刚到祁山两日,便受不住这里的严寒,再次入了闺阁养病。而长宁王世子则是因为太后之故,不得不贴身侍奉。

许是这祁山太过湿冷,而太后年纪却是愈发大了,完全受不住这儿的天气,于是她便与长安郡主一般病倒了。

从此开始,众人皆知燕夙燕太医终日里两边跑,皆是为太后和长安郡主费尽心思。

……

……

暗夜落下,寒鸦点点。

有人身穿黑衣,戴着银制面具,负手立于林中。

他身后跪着两个玄衣男子,两人皆是戴着铜狮面具,只露出一双冷酷无情的眸子。

黑衣男子微微凝眸,冰冷道:“苏子衿的来历,可是查清楚了?”

“主上恕罪!”其中一个玄衣男子低下头,禀报道:“她的来历依旧一无所知!”

“一无所知?”玄衣男子冷笑一声,忽然便伸出手,强大的内力涌起,只见他转过身,那玄衣男子便被他的内力吸了过去,修长的手指下一刻便擒住那人的脖颈,邪魅笑起来:“本座要你何用?”

随着声音落下,只听‘砰’的一声,那人便被甩飞起来,重重的撞到了一旁的树上。隐约有肋骨断裂的声音传来,那人落到地上,脸上的面具亦是被震的碎裂。

顺着光线看去,只见那玄衣男子生的极为平凡,唯独额头上刺着一个‘影’字,很是显眼。

这‘影’字,显然便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暗影门所特有的标志,暗影门是江湖上的一个传奇,它几年之内便稳居江湖第一把交椅,不仅是情报网的第一大门派,而且还负责领赏金、取人头,是个极为庞大且神秘的组织。

暗影门的门主弦乐,一个痴迷于乐理,却也极为残忍的人物。几乎没有人见过他的真容,基本上见过他的人都死于非命。只听人说,他美若妖姬,宛若人间至邪的精怪,喜怒无常,嗜血却也迷人。

玄衣男子从地上爬了起来,顾不得擦去嘴边的涌出的鲜血和身上传来的剧痛,便跪地颤抖道:“主上饶命!”

“你,”弦乐扬唇,勾出一抹魅惑的笑来,他指了指另一个跪在地上的玄衣男子,神色莫辨道:“若是你也一无所获,本座便……”

说到这里,弦乐顿了顿,漆黑的眸底有一瞬间的血腥划过,他接着道:“杀了他!”

弦乐的声音一落地,那两个玄衣男子便齐齐颤抖了下,随即那被指名的玄衣男子俯首,强自镇定道:“回主上,属下查到苏子衿似乎是……东篱人!”

“东篱人?”弦乐眸光微微凝固,娇艳欲滴的红唇缓缓勾起,有些神色莫辨。

“属下看见她与楼宁玉几乎在前后时刻,都出了门。”见弦乐深思,那玄衣男子便继续道:“只是苏子衿警觉性极高,属下没来得及跟随前往探查。”

“看来,你的消息确实很灵。”弦乐闻言,忽然笑了笑,犹如淬毒的眸子一瞬间阴鸷起来:“只是,你太愚蠢了!”

随着弦乐的话音一落地,只见他手下一抓,便很快捏紧了那玄衣男子的咽喉。看着那玄衣男子痛苦和不解的神色,他缓缓勾了勾唇,面具下妖艳的脸容浮现一抹嗜血:“你以为,为何突然的便跟不上苏子衿?”

“那是因为,你被苏子衿发现了!”磁性邪魅的声音落下,下一刻,只听‘咔擦’的一声,弦乐的红唇随之便扬起浓浓邪狞的笑来。

若非苏子衿发现了,怎么可能忽然便跟不上呢?实在是愚蠢至极,暴露了自己还不自知

只是,苏子衿……那女子,可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看着弦乐轻而易举的便杀了那玄衣男子,另一个玄衣男子不由十分骇然。他心如死灰,想着接下来便是轮到他了……

“将这尸首处理干净。”弦乐拿出一方洁净的帕子,一边擦拭着自己的手,一边凉凉道:“若是没有处理干净,你便等着跟他一起罢!”

玄衣男子微微一愣,随即脸上漫起喜不自胜的神情,他低下头,便恭敬跪道:“是,主上。”

弦乐点了点头,他扔下手中的帕子,眸色有些忽暗忽明:“出动人手,搜查整个祁山!”

“主上是说,苏子衿和司言?”玄衣男子跪在地上,惊疑不定。

“自然。”弦乐冷冷一笑,眉眼魅惑:“如今苏子衿和司言失踪的消息还未来得及广布……”

“主上可是要将消息散播出去?”玄衣男子猜测道。

“不要自作主张!”下一秒,弦乐冰冷的眸光便落到了他的身上,那犹如毒蛇一般的眸子,看的玄衣男子不由打了个寒颤。

“属下该死!”玄衣男子俯首,额角有恐惧的汗水落下,生怕一个不如意,便惹怒了眼前之人。

“记住,可以诛杀司言,但是……”他眯了眯眸子,眼底有红光浮现,森然可怖:“苏子衿若是死了,你们便也不要活了!”

玄衣男子微微一顿,随即便立即道:“是,主上!”

“弄干净罢。”弦乐笑起来,仿若世间最美的精怪,妖艳至极,他微微抬眸看向不远处的宫殿,眼底浮现起一抹谁也看不懂的深意。

苏子衿这样有趣又神秘的女人呵……他还没有玩够,怎么可以就这样让她死了呢?

------题外话------

六一儿童节快乐呀,小仙女萌~之前说收藏破3000两万更,发现好久不破嗷嗷~所以就提前来给你萌一万更解解馋,爱不爱凉凉~嘿嘿嘿

另外,凉凉码字不易,卖身卖地写文~所以凉凉要呼吁下看文的小仙女萌,请支持正版凉凉,基本上网、qq阅读的都是正版,其他一些网站大部分都是盗版,有的小仙女不知道那是盗版,所以在那里看了,如果不知道自己所看的是不是正版网站,也可以来评论区这里骚扰凉凉哦~凉凉希望小仙女萌看到这个题外,赶紧滴加入正版大部队哦~嗷嗷嗷,爱你们,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