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论世子的男友力(万更)/将军策:嫡女权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而另一头,地宫中。

苏子衿和司言两人,大致将地宫中的物什都摸了个遍,稍稍转了个弯,两人便又站到了美人丹青图前。

盯着那美艳至极的女子,苏子衿笑的活色生香:“世子可是察觉到这地宫中有什么不同?”

“嗯。”司言点了点头,随即抿唇道:“地板。”

苏子衿闻言,不由一笑,赞道:“世子不去学五行八卦,实在可惜。”

司言的灵敏度实在很高,苏子衿本以为这地宫中一定是机关重重,却不想,这里的机关至今为止她都没有看到,也就是说,其实这个地宫的建造,大多数还是因为墨寻幽对司梦空的怀念。

正如司言所说,这里的琉璃地着实有些问题,不是因为形状亦或者材质有问题,而是这地板,光洁干净,丝毫不像是一个百年来没有人入内的地宫,若是深究起来,反倒是像有人每隔一段时间都要入内清扫的模样。

“这里,还有其他人。”桃花眸子漫过不为人知的幽深,苏子衿轻声笑道:“只是不知,那人如今还在不在。”

司言清冷的眸光落到那幅画上,神色淡淡:“试一试便可知。”

苏子衿微微一笑,随即点了点头,她便走上前去,踮起脚尖,将那幅司梦空的丹青图取了下来。

只是,一取下那丹青图,苏子衿便不由一愣,那丹青图取下后,玉璧上有个凹陷的圆环,那圆环看起来,依稀像是个镯子一类的物什,凹陷的地方有凤尾的痕迹,俨然便是那镯子上镌刻的图案。

苏子衿看向司言,眸光有一瞬间的惊诧,显然,司言亦是明白了她心中的想法,于是他便道:“血月玉镯曾经是司梦空很喜爱的物什,不过在她登基以后,便很少有人瞧见她戴着了,等到她死后,那对玉镯也落到了其他人的手中,直到先皇在世的时候,才出现在了重乐和重阳的手上。”

“原是如此。”苏子衿低喃一声,点头道:“世子对于这些事情,竟是知晓这样多。”

“皇祖母一直很喜欢司梦空。”司言抿唇,淡淡道。

自然,他没有告诉苏子衿,太后其实是很喜欢八卦,作为一个自小在她跟前长大的,司言深觉自己心性坚韧,否则现下也可能成为一个……很会八卦之人。

“太后娘娘倒是个有趣的人。”苏子衿闻言,不由缓缓攒出一个笑来,也不知她是真心或者客套,那笑意倒是稀松平常。

说着,苏子衿便取下手中的镯子,那泛着血红的玉镯微微有些暖意,苏子衿想也没想便将那镯子覆在了凹槽处,一瞬间,那血月玉镯散发出红晕色的光来,隐约可见那红色的光芒下,有金色的脉络延展开来。它就好像是被赋予了生命一般,玉镯上雕刻的凤凰也突然展翅起来。

那景象,实在太过奇异,以至于苏子衿瞧着,不由有些目不转睛,便是司言,也是眸光微深。

等到那玉镯上的凤凰全然展翅的时候,玉璧上忽然传出轰隆隆的声音,很快的,齿轮摩擦的巨响随之而来,玉璧忽然一震,苏子衿看了眼司言,两人便瞧见,那壁上隐约开始凸起,随着齿轮声的愈渐变大,那凸起的地方也愈发的大了起来。

与此同时,周围的空气开始逐渐冷却下来,直到有一双人的腿出现在苏子衿和司言的面前,两人才恍然明白了什么。

不多时,壁上的凸起处完全被拉开了,眼前的这一幕,既是美好又是令人惊悚。

那是一张极大的冰棺,千年寒冰石铸造而成,冰棺中有女子神色安然,那女子生的极美,艳丽而娇媚,一袭奢华的殷红长裙,仿若人世间的妖姬,诱惑十足。只是,顺着灯光瞧去,那女子羽睫极长,却有寒冰凝固,显然是被冻了许久。

“司梦空?”这一次,饶是镇定如苏子衿,也不由有些讶异。她原以为,看到司梦空的画像已是极为难得,没想到竟是还看到了本尊,虽然这本尊是个‘冰美人’,但到底让人实在诧异。

司言微微敛眸,秀美的脸容依旧毫无情绪:“倒是没有料到。”

不仅没有料到司梦空竟是在北冥千年冰棺之中,也没有料到墨寻幽竟是如此疯狂。世人皆说入土为安,可墨寻幽竟是将司梦空放进了冰棺之中,实在有些痴狂了。

“这墨寻幽……”苏子衿扬唇,眉眼灼灼:“看来是当真爱她的。”

爱到即便她死了,也不愿意相信,爱到浮华一世,也想着等她苏醒。这幅执着的性情,倒真是令人叹息。

司梦空躺着的那张冰棺是举世闻名的北冥千年冰棺,听人说这冰棺沉于北冥海底深渊,千百年来都没有人见过,毕竟北冥海底水怪无数,几乎历史上下去打捞之人,没有一人是活着回来。

只是,这北冥千年冰棺据说可以存放逝去之人的尸首,只要那人在冰棺中沉睡千年,千年后便会辗转醒来,自此不死不灭。不过,至于这传闻是否属实,几乎没有人知道。

想到这里,苏子衿便看到冰棺的一旁,那里,有墓碑玉牌孤寂的立着。

上头写着:爱妻梦空

一时间,苏子衿和司言都没有说话,他们两人相互沉默着,也不知彼此在想些什么,显然有些思绪沉沉。

半晌,苏子衿忽然笑道:“看来那人,现下是不在了。”

将司梦空的冰棺都挪了出来,却没有人出来阻止,想来那守护地宫的人,如今是不在的。

司言闻言,显然亦是赞同苏子衿的话,依着这地宫的设计,大约是有人专门负责守着,故而方才苏子衿与司言才想着动那幅画一番,也好将守门的人逼出来,毕竟墨寻幽如此在意司梦空,一定不会……

一时间,司言似乎想到了什么,只见他清冷的凤眸微微一顿:“无忧池。”

“无忧池?”苏子衿微微一愣,随即脑海中有红光闪过,不由莞尔一笑:“那么,便去瞧瞧罢。”

说着,苏子衿便率先走了过去,司言抬眸,很快便跟上了苏子衿的步子,如今这整个地宫他们几乎都摸遍了,自然知晓这里头没什么危险的机关,故而,现下司言和苏子衿倒是一时间离得有些距离,便是‘牵手’的举动,也是再没有了。

思及至此,司言心下有股没来由的落寞,不知为何,连他自己都有种不可名状的情绪。

很快的,两人便又走到了无忧池旁边。苏子衿仔细的观察着那无忧池,池水看起来很是清澈,就像是寻常奢华的浴池那般,只唯独池中的水竟是少见的温泉。

这样一个地宫,哪里能够引到温泉之水呢?

苏子衿眸光幽深,神色也随之认真了起来,她敛起往日里的笑意,难得的异乎寻常的专注。

司言不着痕迹的看了眼苏子衿,见她思索的认真,他便垂下眸子,不知在想些什么,容色清冷依旧。

眸光微微一滞,下一秒苏子衿脸上便浮现一抹笑意来,她素手抬起,自身上的大氅上轻轻撕下一小片的羽毛,随即她俯下身子,手中的羽毛落到无忧池内,微微屏息,苏子衿便盯着那黑色的羽毛,一动不动。

只见那黑色的羽毛在水中缓缓打了个旋,片刻后便开始浮动起来,缓缓的,那黑色羽毛似乎沿着某个吸引力,一路自苏子衿的面前漂走。

看到这一幕,苏子衿不由弯起眉眼,灼灼笑起来:“也许,这无忧池与某处的泉水是互通的。”

若是按照常理,这地宫几乎密不透风,不可能有风能够带离羽毛,而事实上,这羽毛确确实实在游动,虽然极为缓慢,但依旧是沿着某条路线,缓缓的漂浮着。

也就是说,这无忧池与某个池水相沟通,故而池底的某个位置,存在着水流孔,这水流孔不断交换两头的水,于是便致使了苏子衿和司言所见的‘羽毛漂流’现象。

在司言尚且没有开口的时候,苏子衿继续从容道道:“若是运气好,可能这无忧池连接的是羽化泉的泉眼。”

“羽化泉的泉眼?”司言敛眉,这羽化泉的泉眼,如何验证?下去浸泡一会儿?

见司言沉思,苏子衿便知晓他心中想法,于是她笑了笑,不疾不徐道:“世子若是信得过子衿,子衿有办法验证。”

“你如何验证?”司言挑眉,清冷的凤眸依旧沉静。

苏子衿闻言,不以为意的一笑,眉眼生辉:“世子大概知道,我们苏家人,都有一个桃花胎记,若是这胎记浸泡在羽化泉泉眼处的泉水里,便是会绽放出桃花。”

这是先前昭帝与战王爷的打算,也同时是苏子衿诱导的结果。因为她知晓,若是昭帝和战王爷的话,他们一定是想看看苏子衿是否是战王府的血脉。

若这的确是羽化泉的泉眼,那么只要破了这无忧池,想来便可以顺势找到还魂草和火麒麟,这样一来,大抵很快便能结束这里的一切,而她的内伤……也能够很快便痊愈起来。

一想到有这样的可能,苏子衿忍不住眸光微微一颤。

战王一家的桃花胎记这件事情,司言同样知晓,只是……难道苏子衿现下是要浸浴在这无忧池中?

一想到这个,司言的脸色便立即红了起来。

届时地宫灯火通明,苏子衿见司言半晌不说话,不由抬眸看去,这一看,她倒是愣住了。

只见,司言这时神色莫辨,他容颜秀美清冷,却依稀可瞧见一双耳朵微微泛红。

心思一转,苏子衿便明白了司言他在想什么,微微一笑,她语气含着三分戏谑,七分莞尔,道:“世子想来是话本子瞧多了。”

话本子里头总是才子佳人私下幽会,而这等子洗浴香艳的场景,更是少不得写上几把。

苏子衿的话音一落地,司言耳朵便愈发红了起来,那几欲滴血的色泽,看的苏子衿脸上的笑意越发深了几分。

没想到,司言这人竟是如此纯情,要说他也弱冠之余了,怎的一个猜测便这般羞涩?倒是像个未出阁的女儿家,实在叫人瞧着心中愉悦。

“……”司言见苏子衿笑的如此模样,不由蹙起眉梢,一时间沉默下来,不知说什么。

“世子,”苏子衿敛了些许笑意,从容道:“子衿不过是想要拿块布浸湿这池水敷在胎记上罢了,这样一样,也是跟浸泡在水中无甚差别。”

司言闻言,不由神色一顿,如玉俊美的面上极快的掠过尴尬之色,只是转瞬之间,他便沉默着起身,随即清冷冷道:“我先去歇会儿。”

这话,无疑便是在避嫌了。虽然司言和苏子衿大抵算是该抱的抱了,该背的背了,该拉小手的也是拉过了,但到底那些只是为了保命,在生命面前,那些不过都是不染丝毫情感的必要罢了,如今暂时没了危险,两人自然还是恪守礼节的。

司言说着,便迈开步子,修长挺拔的身姿很快走入了红珊瑚水晶纱帐之内,那清冷卓绝的身姿映衬在妖娆的布景下,仍旧是不染纤尘,淡漠至极。

瞧着司言离去,苏子衿便缓缓解开自己的披风,随即她拿出一直随身携带的匕首,‘哗’的一声,将自己的裙摆割开一块。

素手将那块裙摆的尾料浸入水中,苏子衿动作很是从容,却意外的干脆直接,速度也出乎意料的快。不过片刻,那浸满池水的尾料便落到了她肩头的桃花胎记之上。

等到看着时间差不多了,她捻起那尾料,顺着光线看去,只见白皙如玉的肌肤上,那原本如同刺绣一般的桃花胎记忽然便缓缓盛开,玉色肌肤上仍旧留着一两滴水泽,如今看来,就好像露中桃夭一般,那妖艳绝美的景象,实在容易让人沉迷其中。

唇角下意识的便扬起一抹笑来,苏子衿眸光微亮,潋滟似碧波,高雅而魅惑。

很快的,苏子衿便再次系上大氅,收拾妥帖之后,她便走向了司言所在的方位。

苏子衿进去的时候,司言依旧面无表情的站在一处,他背对着无忧池的方向,看着倒是君子风范十足。

司言转身,问道:“如何?”

“不出所料。”苏子衿轻笑,眉眼从容:“无忧池果真是与羽化泉泉眼相连接。”

司言凤眸微深,抿唇问道:“劈开可行?”

苏子衿淡淡笑道:“可以一试。”

“好。”司言颔首,随即身姿一动,便很快踏了出去。

苏子衿紧随其后,等到两人都到了无忧池面前,司言偏头看向苏子衿,道了声:失礼了。便自苏子衿大氅上抽出一根羽毛,随即他将那羽毛扔到水中,静静看着落在水中的羽毛随着某个方向飘去。

羽毛悠悠然飘着,一路过去,缓慢却没有任何阻碍,直到飘到中心之处,它开始停了下来,并时不时的在原处打着旋儿,一圈又一圈,没有任何涟漪。

“退后。”司言淡漠开口。

这话俨然便是对苏子衿说的,于是,苏子衿会意,便很快退到了安全之处。

司言微微凝眸,确认了苏子衿离的远了以后,才抽出腰间的屠麟剑,内力运起,在积蓄了一股力量后,他修长有力的臂膀一挥,顿时发出‘彭’的响声,与此同时,司言纵身一跃,往后退了一段距离,一切只在转瞬之间。

‘彭’‘彭’‘彭,三声巨响忽然爆裂开来,随着这巨响声,无忧池也随之炸开一道剑痕,水花四溅,几乎飞起数丈高度,随即池中央有漩涡出现,只听‘轰隆’一声更为剧烈的响声,几乎整个地宫都为之一震。

司言下意识的靠近了苏子衿一步,只见那无忧池中央部位有裂痕开始一步步瓦解,不到片刻,便‘彭’的一声,彻彻底底的绷断了。

一时间,那无忧池有水涌了出来,只是,令司言和苏子衿惊奇的是,那水无论如何,也不会高过水池,这也就意味着,无论如何,这地宫都是不会被摧毁……

“你可会游水?”司言盯着被劈开的无忧池,眸色沉静。

眼前的无忧池不再是浴池一样的存在,而是一汪活水涌动的碧波,清澈见底的同时也暗不可测。

苏子衿点头:“会。”

司言颔首:“脱掉累赘的衣物,准备罢。”

苏子衿心下明白司言的意思,在水底不比在陆地,这一件大氅,足够成为极大的负担,阻碍苏子衿在水中的动作。

笑了笑,苏子衿便动作麻利的将大氅解开扔到了地上,而与此同时,司言亦是将身上的披风褪去,只留下一把屠麟剑紧紧栓在腰间。

等到全身的累赘之物基本上都被丢开后,司言和苏子衿对视一眼,表示彼此都准备好了。

“走罢。”司言垂下眸子,清冷的俊颜染上一丝霜华。

苏子衿微微一笑,道:“好。”

只听苏子衿的声音落地,随即一声‘噗通’的落水声也紧接着传了过来。

司言眸光微微深了几分,他望着苏子衿那果敢的背影,一时间不知在想些什么。

只瞬间,他便轻然一跃,整个人也随之没入水中。

地宫之中再次恢复了素来的沉寂,只无忧池旁溅起的水花和深不可测的水底遗世而独立。

……

……

池水温暖,犹如三月清泉,丝毫让人感觉不到任何冰寒。

苏子衿在水底游了很久,久到她几欲精疲力尽。只是,心中有信念不断的支撑着,她一路闭气咬牙,便随着司言的身影游过去。

一直暗沉莫测的湖底,这时忽然有亮光自前方传来,苏子衿心下一紧,身体中仿佛注入一股能量,便使劲挥舞了手脚,朝着那抹光亮而去。

不过片刻功夫,司言和苏子衿便游到了底端,只是,相较于司言的轻巧,苏子衿显得格外艰难,她几乎就要虚脱,只凭着意志咬牙动着。

司言率先上了岸,他瞧见水底下的苏子衿似乎就要沉入的样子,心下一惊,来不及逡巡四周,便伸手将苏子衿自水中抱了出来。

此时的苏子衿,脸色极为苍白,她浑身湿漉漉的,长长的羽睫因着浸了水的缘故,显得愈发长而卷翘,那双素日里幽深莫测的眸子,此时却璀璨而满是水雾,好似一只迷了路的小狐狸,看起来着实乖巧可爱。

因着脱了大氅,她穿着极为轻薄,如今在水中一游,衣物更是紧贴身体,几乎一眼便可以瞧见那玲珑有致的娇躯。

冷峻的脸容上浮起一抹不自然的红晕,司言垂下眸子,不去看苏子衿此时的活色生香,妖娆惑人。只轻轻将苏子衿放置在岸边的草地上,手下运气,在苏子衿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便用内力将她身上的衣物烘干了。

苏子衿自出水后到现下,都有些恍神。她清楚感觉的到,就在她快要虚脱的时候,有人将她从水中打横抱起,那人臂膀极为有力,胸膛也十分坚硬可靠,即便在水中游了这么久,他的身子却是一如既往的温热。

她就这样静静的瞧着眼前的人将她放置在草地上,看着他不顾自己还浑身都是水渍,只沉默着为她烘干身上的衣物。

司言这模样,实在是极能撩拨人心,他面容清冷,神情却认真至极,如玉的修长手指落在她的肩头,那几欲令人沉醉的温柔,看的苏子衿心跳跃起。

她分明感受到自己的胸口,一一阵阵悸动传来,那‘扑通扑通’的声音,在此时安静至极的环境下,显得尤为惹眼,虽然司言听不到,可苏子衿自己,却是一清二楚。

强行敛下心头那令人错愕的雀跃,苏子衿缓缓攒出一个笑来:“多谢世子。”

“无妨。”司言看了眼苏子衿,见苏子衿长长的墨发还湿漉漉的在滴水,不由眉心一蹙。

下一刻,他便伸手,宽厚的手掌落到苏子衿的脑袋上。

苏子衿微微抿唇,方才那艰难缓下的心跳再一次快速律动起来,或者说,比起刚刚的,这次来的更剧烈,更令人难以遏制。

此时的司言大抵不知道,他和苏子衿如今的姿势,极为暧昧也极为温暖。苏子衿坐在草地上,司言蹲在她面前,他的行为就像是情人间抚摸脑袋的宠溺一般,那轻轻一下的摸头,实在叫人心中酥麻。

“子衿不碍事。”苏子衿微微偏头,不去看司言的脸容,只扯出一个不自然的笑,缓缓道:“世子先打理下自己罢,免得着凉了。”

司言这人,到底是极为妥帖,竟是还没先打理自己,便率先将她安置好了。只是,如今这般场面,实在叫她有些不知所措。

“无妨。”司言没有注意到苏子衿的神色,只是专注的运力,一气呵成的便将苏子衿的墨发也烘干了一遍。

等到将苏子衿身上的衣物和头发都烘干了,司言才运气将自己也收拾妥帖。

在司言运气的时候,苏子衿便起身,将四周稍稍看了一遍。

眼前是一片广阔的平地,四周则皆是树林,夜色沉沉,天边一轮硕大的冷月挂在顶端,四周明亮而漆黑,隐约可见树上亮晶一片,想来是那山间飘落的冰雪了。

冷风吹过,苏子衿控制不住的便打了个寒颤。

她不知道,这里是哪里,也不知道,如今是哪一日,什么时辰,更不知道,四周是否会有野兽出现。

看见苏子衿打了个寒颤,司言敛下情绪,道:“找个地方先歇下。”

说着,司言便脱下自己的外袍,很快便递到了苏子衿的面前:“你先穿着。”

说这话的时候,司言神色依旧淡漠,看不出丝毫情绪,可偏生这般冷情的温柔,委实让人瞧着心下一滞。

苏子衿没有说话,只缓缓伸出手,便接下了司言递过来的袍子。于此,她倒是没有矫情,她知道司言有深厚的内力,自是不怕这点寒冷。

不紧不慢的为自己披上袍子,苏子衿才看向司言,轻声道了声谢。

虽然苏子衿知道司言如今所作所为不过是为了破阵罢了,但无论如何,司言并没有必要做到这般地步,如此无微不至的举动,到底是一份善意,对于这样的善意,苏子衿没有理由视而不见,也没有理由认为理所应当。

心下对司言这个人,苏子衿更是添了几分好感。

“走罢。”司言垂眸,随即抬起步子,便朝着某个方向走了起来。

苏子衿紧随其后,很快的,两人便找到了一处洞穴,那洞穴不算很大,几乎一眼见底。

司言拿出怀中一颗夜明珠,照亮了黑魆魆的洞穴,洞穴里头除了一些干的草堆树枝交错纵横外,几乎没有任何任何危险物存在。巡视一遍,他便将夜明珠递到苏子衿手中,下一刻便开始搭起了火堆。

苏子衿低眉瞧着司言,见他动作干脆利落,手法娴熟,不由的便想起司言的早年经历起来。

这个十二岁便执掌锦都十万的禁卫军,十五岁接连掌管飞鹰军、孤狼军,统共五十万大军的青年,即便出身高贵,也丝毫没有养尊处优的娇弱。世人皆说大景长宁王世子司言是个遗世而独立的人物,可到底,这份人人艳羡的尊荣,不是建立在平白无故的基础之上。

他吃的苦,只是世人不曾见识罢了。

就在苏子衿心中思索的时候,洞内渐渐的便有火光亮起。

苏子衿见着那生起的火堆,顺势便坐了下来,只是,她还来不及说话,司言便忽然道:“我去外头看看,你且在此等候。”

说这话的时候,司言神情淡漠,漆黑幽深的凤眸看不出一丝情绪。

“好。”苏子衿点了点头,随即将身上司言的袍子褪了下来,仰头道:“世子先将这衣物穿上,以免着了凉。”

如今夜色渐沉,天气也愈发冷冽了几分,尤其是方才,似乎又落起了小雪,这其中的凉意,一眼便是可知。

“不必。”司言闻言,长长的羽睫微微一动,淡淡道:“这点凉意,不算什么。”

说着,司言长腿一迈,在苏子衿还来不及反应的时候,便缓缓走了出去。

外头风雪渐大,苏子衿瞧着那淹没在风雪之中的青年,一时间有些叹息起来。她不知在想着什么,眸光一瞬间幽深而恍惚,半晌,她才收起目光,盯着那火堆惯性的攒出一个从容的笑意来。

不多时,司言便从外头进来了,他身上染了一些寒气,发梢也沾上一些冰雪,整个人看起来倒是越发的出尘俊美,仿若红尘之外的清莲,灼灼雅致。

瞧着司言手中拎着两只野兔,苏子衿有些诧异:“野兔?”

这种时候,竟是还有野兔出没,实在惊奇。

“嗯。”司言点了点头,依旧是面色冷清。

他动作极快,不过三下五除二,便将野兔宰杀处理干净,正打算放在火架上烤的时候,苏子衿却是忽然笑道:“世子,让子衿来罢。”

瞧着司言那俨然打算直接烤熟完事儿的模样,苏子衿实在有些不敢苟同。

“你?”司言挑眉,似乎有些不信苏子衿会庖丁之技一般。

大概苏子衿在他心中的印象,是个极为优雅娴静,又城府极深的女子,这样的女子,许是让她煮茶煮酒还是可以,但庖丁之技,实在叫人不敢相信。

苏子衿闻言,唇角的笑意有些浓了几分:“世子若是不信,不妨我们各烤一只?”

说着,苏子衿便自怀中拿出一个锦囊,她素手一翻,便将锦囊里头的三个瓶子抖落在地。

“公平起见,”苏子衿微笑道:“这些调味料共享。”

这些调味料苏子衿出来之前便随身携带着,这装着调味料的瓶子并不是往日里所见的瓶子,而是一种由特殊的材质制成的,轻便灵巧,比起瓷瓶要便携许多。

瞧着苏子衿这幅认真的模样,司言不由微微凝眸,而后他敛下情绪,便清冷冷道:“好。”

话音一落,司言便将自己手中的一只野兔递到了苏子衿的手中,而他自己,则是埋头处理另一只野兔。

苏子衿也不矫情,接过那只野兔后,便开始动了起来。

洞穴内一瞬间有些静谧,不久后,隐约的便有肉香飘散开来。

苏子衿神色认真,一边娴熟的转动着烤的金黄的野兔肉,一边时不时的放些调味料进去。

司言不着痕迹的看了眼苏子衿,见她似模似样的,不由心下犯了嘀咕。

难道苏子衿当真如此秀外慧中?

“好了。”这时,苏子衿放下手中的调味料,眼角弯弯道:“世子的怎么样了?”

司言闻言,睨了眼自己烤架上的兔肉,便道:“熟了。”

随着司言的话音落地,苏子衿手下微动,便从司言的野兔上撕了块肉下来,她朱唇微启,张嘴尝了两口,不由浅笑起来:“世子大抵要输了。”

苏子衿的动作,可谓是活色生香,瞧着便有种美人吃东西都分外醉人蛊惑的模样,尤其是她笑起来的样子,实在是有些春风之意,看的司言不由心中一动,下意识的便避开了她的视线。

苏子衿倒是没有注意到司言的举动,她轻声笑着,便将自己烤的野兔递过去,道:“世子尝尝?”

司言微微颔首,随即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一动,转瞬便从苏子衿的兔肉上撕了一块下来,他动作优雅的将其放到嘴里,只是稍稍一咀嚼,便眸光诧异起来。

不得不说,苏子衿的这只烤兔肉,实在有些令人惊讶。肉质鲜嫩,口感劲道,多汁醇香,几乎比起他所吃过的所有烤肉都要略胜一筹。

微微抿唇,司言看了眼苏子衿,便赞道:“你的庖丁之技有些过人。”

苏子衿淡淡笑了笑,到底没有多说什么。

……

……

一夜就这样悄然过去了,苏子衿醒过来的时候,自己正靠在一旁的草垛中,身上还披着司言的外衣。

彼时,洞穴内有些空荡荡的,苏子衿的面前是一堆昨夜吃剩下的野兔骨头,和仍旧冒着零星小火的火堆。

看着那火堆,苏子衿便知晓,司言大抵才离开一会儿,于是她缓缓起身,拍了拍衣裙,便也跟着出了洞穴。

四周皆是树林,山涧鸟叫虫鸣,显得生机勃勃。

昨夜落得雪,今晨竟是早早便化了干净,日头正盛,温暖的令人流连。

苏子衿缓缓走了几步,心中开始思索起如何找到火麒麟所在的位置,这里俨然不像是山头,大抵算是半山腰的位置,只是丛林广布,羽化泉的泉眼附近又是那么一大片,着实很难寻觅其踪迹。

走到昨日出口的泉水处,苏子衿简单洗漱了一番,她理了理有些散乱的墨发,发髻上唯一的一只玉钗也不知何事丢了个干净,只剩下一支挽发的银簪子在她的怀里头,于是,她稍稍将发梢扎了起来,随意的用这银簪子挽着。

平静的泉底倒映着她的脸容,看着那水中隐约可见的妩媚小脸,苏子衿垂下眸子,不知在想着什么,神色漠然。

“苏子衿。”远处传来司言低沉的声音,苏子衿微微凝眸,惯性的便扯出一个温软的笑来,她缓缓起身,准头看向司言。

司言渐渐走近了她几步,只见他蹙眉不展,道:“怎么不待在洞穴内等我回去?”

他语气虽依旧冷冷,但较之素日里的,多了几分意味不明的焦灼。

“方才醒了,便想着洗漱一番。”苏子衿散漫一笑,眉眼从容:“让世子忧心了。”

司言这模样,显然便是找过她的,大约是担忧她的安危,司言才显得有些焦灼,毕竟……她可是他破阵的法器,若是她有个万一,他这一趟,岂不是白白受了劫难?

心想这般想着,苏子衿便继续笑道:“世子一大早去了哪儿?”

“摘这个,”司言淡淡从怀中拿出几颗野果子,递到苏子衿的面前:“吃些填肚子罢。”

苏子衿微微愣住,她盯着司言递来的果子,千言万语终究化作了一声暗自叹息。

司言这人,到底是个外冷内热的,只是,这样的他,是真的触手可及的?还是说,只是一种……幻象?人在困境中相互取暖所产生的虚幻错觉?

没有说话,苏子衿接过司言递来的果子,她简单吃了一个,随即敛眉弯唇道:“世子可知晓这羽化泉附近的一些处所?”

“大抵在前端。”司言抬眸,清冷的眸光落在不远处的方位,一时间思绪万千。

他方才寻找野果的时候,便是在另一头找寻过,只是那一头基本没有山洞一类,而且丛林密布,飞禽走兽亦是无数。

火麒麟是上古神兽,自是具有不可撼动的威严,想来有火麒麟在的地方,不会有飞禽走兽敢出没周围,故而另一头才是最有可能存着火麒麟。

“那么便走罢?”苏子衿点了点头,倒是没有深究,司言此人办事妥帖,为人也是极为聪明,经过这些时日的接触,苏子衿倒是对他很是放心。

司言微微颔首,于是,两人便朝着另一端的方向走去。

走了大约一刻钟的时辰,前路越发的静谧起来,一时间连飞禽走兽都消失不见,虫鸣鸟叫也开始渐渐没了声响。

苏子衿微微凝眉,心中隐隐有种预兆。

这血刃八卦阵和火麒麟,有可能比想象中的更为难以应付。

“等下。”苏子衿眸光一凉,下意识便伸手拦住了司言。

司言停下步子,凤眸落在了自己脚下的位置。只见半寸处,有一个马蹄状脚印隐约出现。若是不去深思,大抵没有人会在意,可一旦细想,便会发现其中的不对劲之处。

自方才到现在,一路上别说是马,就是飞鸟野虫也不曾发现,再者说,昨夜下了小雪,若是在这之前的脚印,也是早早便被消融泯灭了去,如何还会存到现下?

“也许,这是血刃八卦阵的入口。”苏子衿看了眼司言,淡淡道。

只要踏入这入口之内,便相当于踏进了阵法之中,若是没有丝毫准备,很容易被触动阵法的机关所伤,尤其设计者做的如此隐晦,显然便是刻意要让人落入其中,也就是意味着,一旦踏进机关,想来这阵法中的机关,会是极为厉害的存在。

也许,一触毙命

------题外话------

凉凉:集聚公主抱、摸头杀于一身,子衿还心动了(坏笑),就缩乃们满不满意?哈哈

吃瓜群众:这样的男友请给我一打!男友力满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