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灯下看美人/将军策:嫡女权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再说苏子衿和司言这一头,两人到底不知墨白这腹黑至极的人如何坑害他们,尤其是现下,司言受了如此重的内伤,苏子衿更是迫切的要离开那里

司言此时半靠在小船之上,整个人已然陷入了昏迷,云锦白衣染了鲜血,看起来却是依旧矜贵出尘。

苏子衿拿出怀中的帕子,一边为他擦拭着额角的冷汗,一边正打算为他将羽箭拔出。

然而,就在这时,有闪电划过天际,与此同时,‘轰隆隆’的雷声也随之而来。豆大的雨滴开始哗啦啦的落了下来,一颗接着一颗,急急的便打在了湖水之中,掀起粼粼波纹。

苏子衿心下一紧,赶紧便走到另一头,素手挥动小小的船桨,欲要趁着暴风雨来临之前,划到岸边。

只是,天不遂人意,突然的,一阵风便刮了起来,紧接着,狂风骤起。雨水狠拍,一时间小船摇摇晃晃起来,险些就要翻了去。

苏子衿稳住心神,下一秒便朝着司言跌跌撞撞过去。一个不稳,她整个人便狠狠砸在了司言的身上,司言闷哼一声,凤眸也随即渐渐睁开。

“世子,快醒醒。”苏子衿拍了拍司言的脸颊,倒是没有在意现在两人呈现女上男下的暧昧姿势。

很有可能待会儿小船会翻船,若是司言昏迷不醒,便容易淹死在湖水里,故而这样的时刻,苏子衿必须叫醒司言。

“下雨了?”司言嗓音有些暗哑,眼底却迷茫一片。

他看到苏子衿脸上和发梢上满是雨水,下意识的便想要运气为她烘干,可手堪堪摸到她的脑袋,下一秒,小船便徒然一抖,在风雨中微微倾斜起来。

‘噗通’一声,小船终于还是翻了。

“世子!”苏子衿微微动了动身子开始在水中四处寻找起司言来,可是风雨太大,她的眼前都被雨水和湖水淹没,一时间根本找不到他。

没有司言的回音,甚至看不到司言的白色身影。

心下一惊,苏子衿便立即道:“司言!你在哪里!司言!”

这大抵是生平头一次苏子衿叫了司言的全名,而不是一字一句的世子去唤他,可如今大雨磅礴,她完全无法找到司言。

就在苏子衿眼前满是水珠的时候,她嘴里忽然尝到一股血腥味,眸光一顿,苏子衿便很快顺着鲜血的方向游了过去。

“司言!”庆幸的是,苏子衿终于看到了司言那一袭白衣灼灼,出现在不远处。

没有丝毫犹豫,她便朝着司言游了过去,直到游至司言的身侧,苏子衿才微微停下,此时司言已是全然昏厥,他口鼻皆是淹在水中,一副几欲沉入水底的模样,看的苏子衿有些心惊胆战。

于是,她一手拉住司言,另一只手努力的游着,素来温软的桃花眸底满是坚毅之色。

司言感觉到有人在将他拖着游动,水中极强的压力下,让他越发的疲惫不堪,伤口处的血液仍在急速流动着,胸口那支暗箭也还插在他的胸膛。他艰难的睁开眸子,入眼便是苏子衿抿唇不语的模样。

她侧着脸,神情毅然平静,璀璨的眸子,闪烁着异乎寻常的韧性。这样的女子……司言想,他越发的看不透苏子衿了。

言笑晏晏是她,狡诈似狐是她,果敢狠辣是她,就连现在,强大坚守、没有一丝怯意,也是她。

苏子衿……亦或者青丝?她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

心中的想法浮现,眼皮子也愈发沉重了几分,司言试图想要捏紧拳头保持清醒,却是发现自己竟然半分力气也用不上。

脑中混沌袭来,司言一瞬间便又昏昏沉沉起来,清醒着的最后一眼,是苏子衿艳绝从容、埋在水中的模样……

苏子衿拉着司言,很是艰难的才追上那小木船,于是她伸手从自己的衣裙长撕下一块布料,随即浮在水中,将司言的双手绑在了木船最高的一端。

这样一来,司言的口鼻便不再淹入水中,以此也防止了他淹死的意外发生。

眉间浮现一抹疲倦之色,苏子衿咬着牙爬上了小木船,她静静趴在船底上,一手托着司言的脑袋,另一手紧紧抓住木船的一端。

风雨仍在继续,小船摇摇晃晃,几次又要翻船,苏子衿手下极为用力的捏住木船的一端,细嫩的小手因为抓的太过用力的缘故,被木头划的伤痕累累。然而,她似乎一点也感觉不到疼痛之感那般,只面色沉静,眸底是素来的执着与坚毅。

这样的情况持续了很久,渐渐的风浪开始平息,小船也不再剧烈摇晃。苏子衿心下松了一口气,不由便感到一丝虚脱,眼皮子一沉,下一刻就闭上了眸子。

只是,即便昏了过去,她的手依旧安稳的托着司言,不曾移动。

恍惚间,她梦见了多年前的场景,那时候她还未少年得志,也不曾意气风发。

只是,那些记忆有些久远,远到她的记忆开始模糊起来,可她还清清楚楚的看见,她站在浮尸百万的死人堆上,手中的长剑依旧滴着殷红的鲜血……

……

……

不知过了多久,苏子衿听到耳边一阵噪杂,有女子小孩儿的惊叹声响起,紧接着身子便一轻,整个人的意识也飘向远方。

等到她再次醒来,发现自己竟是躺在一个十分简单的屋子里,这屋子极为干净整洁,纱帐是棉布制成的,没有奢靡华丽,没有多余的点缀。

她低头看了眼自己,手中缠着纱布,大抵是那日抓着船身的时候受了些轻伤。身上的衣物也不是那日穿的素白衣裙,而是一袭干净的粗布裙子,显然是有人帮她换洗过了。

这时,有个男子端着一碗药,慢慢走了进来,他二十岁出头的模样,肤色匀称,五官也很是秀气,只眉宇间一丝憨厚老实,可见此人的心性单纯。

一看见她睁开眼睛,那男子的脸上便露出笑意,随即他放下手中手中的药,便跑了出去,一边跑,他还一边道:“娘,那姑娘醒过来了!娘!”

苏子衿微微凝眸,心下知道自己是被人所救。于是她缓缓爬了起来,不由便开始惦记起司言来。

司言伤势极重,也不知他现下如何了,但愿如今的司言,同她一般,安然无恙。

苏子衿兀自想的入神,很快便有人踏进了屋内。

那女子看起来四五十岁的样子,眉眼慈祥,眸含善意。

她急急的走到苏子衿面前,温和笑着问道:“姑娘,你现下可是感觉好多了?”

“好些了。”苏子衿点了点头,随即缓缓攒出一个温软的笑来:“多谢婶娘救命之恩,只是……不知我兄长可是也一并被婶娘所救?”

现下苏子衿最在意的,大约便是司言的安危了。且不论这几日司言对她有好几次救命之恩,就司言此人关系重大来看,他都是不容有任何闪失的。

而她与司言的关系……苏子衿想,最合理的大概便是兄妹了。

白大娘一瞧这绝美的小娘子温言细语的模样,心下不由有些愣神,倒是生平头一次瞧着这般美艳且高雅的女子,

心中微微一叹,白大娘便道:“姑娘,你兄长在另一头的屋子里,只是他伤的有些厉害,这一连两日下来,竟是没有醒来的迹象。”

听着她的话,苏子衿倒是松了一口气。无论如何,司言活着,且在这里,就是最好的消息。他受了那样重的伤,又在水中浸了如此之久,自是不容易那么快恢复。

见苏子衿没有说话,只是垂下眸子,一副温软的样子,白大娘不由心下一酸,手下也伸了出来,在苏子衿没有反应的时候,她便抚了抚苏子衿仍旧缠着纱布的小手,宽慰道:“姑娘也不必忧心,自是在白大娘这儿安心住下便是,你兄长那儿,大娘铁定可以帮你治好了。”

苏子衿抬眸,弯了弯嘴角,感激道:“多谢白大娘。”

这时,先前那清秀男子走了进来,只听他道:“那日我娘在河边洗衣,不想却是瞧见姑娘和兄长满身是血的便漂了过来,着实吓坏了。好在姑娘如今没事,姑娘和你家兄长这是怎么了?莫不是遭到仇家追杀不成?”

苏子衿闻言,不由微微垂眸,这些人虽是良善,但难免受到她和司言的牵连,如今她和司言虽都安排了封锁消息,但还是有些暗地里的人想要借此机会,将他们铲除。

比如暗影门……

想到暗影门,苏子衿的眸色便深了几分,若是被暗影门知道她和司言在此处,想来会屠戮整个村庄,所以她和司言的真实身份,决计不能暴露

白大娘怒其不争的瞪了眼儿子,便斥道:“白杨,你怎的提起人家小姐的伤心事?”

“白大娘严重了。”苏子衿微微笑了笑,淡淡道:“小女名唤容长安,是锦都容员外家的嫡出小姐,哥哥是容长言,在父亲死后,便继承了家业。只是,长安和哥哥都是自小定亲了人家,没想到,未过门的嫂嫂和长安即将嫁给的夫婿勾结在一起,为了私吞容家的家业,便连夜派人诛杀长安与哥哥,哥哥带着长安躲进树林,不巧遇到了山间猛兽,为了保护长安,哥哥……”

说到这里,苏子衿不由一脸伤心,她面上虽挂着轻笑,可神色之间却是一副伤情不已、故作坚强的模样,实在让人瞧着心疼不已,尤其这女子容色极好,便是没有落泪,也平白的让人觉得楚楚动人。

听着苏子衿的话,白大娘不由有些愤愤,这世间竟是有如此鲜廉寡耻之人,一个未过门即将做人家媳妇儿的女子,和一个要娶人家妹妹的男子,竟是勾结在一起,一心只为了私吞家业,这样的人……简直无耻之极

“姑娘莫要伤怀,那些事情都过去了。”白大娘心中为苏子衿感到不值的同时,也十分的疼惜她。

一旁的白杨紧握拳头,忿忿不平道:“实在太过分了,这村外之人,多是狼子野心啊!”

“白大娘,长安可否去看看哥哥?”苏子衿仰头,淡淡笑起来:“也不知哥哥如何了,长安心中实在挂念的紧。”

“自是可以。”白大娘叹了口气,瞧着眼前这个如此美艳又温软的女子,心中不由骂着那些无情无义之人的丧心病狂。

苏子衿闻言,便点了点头,随即她很快穿了鞋子,缓缓的就跟着白大娘到了另一间屋子。

苏子衿进去的时候,司言就静静躺在床上,他身上的伤口都进行了包扎处理,便是插在胸口的那根暗箭,此时也不复存在。只是,他的脸色极为苍白,薄唇也毫无血色。

走了过去,苏子衿便就这样一言不发的瞧着司言。

这个清冷卓绝的男子,此时显得格外安静柔顺,她忽然便想起他为她挡住野兽的那一瞬间,心中有什么情绪隐隐掠过……

不过转瞬,苏子衿的眸光便恢复了清明,随即,她不紧不慢的转身,微微笑道:“不知白大娘可有瞧见长安衣物中的一些物什?”

那些东西,千万不能丢失才是,否则这一趟的艰辛,可就算白费了。

“在的。”白杨闻言,便道:“我娘帮姑娘收了起来,倒是分毫没有动弹,不知姑娘现在是需要么?”

“嗯,”苏子衿点了点头,道:“那里头有个瓷瓶装着少许药丸,大约会对哥哥的伤有好处。”

“姑娘稍等。”白大娘听着,便吩咐儿子道:“白杨,你去把姑娘的物什都拿过来,赶紧的。”

“好。”白杨倒是没有迟疑,只是非常热心的点了点头,随即憨笑道:“姑娘且在这等着,我去去就来。”

“有劳白杨大哥了。”苏子衿温软一笑,一时间眉眼生辉,甚是动人璀璨。

这美好的模样,倒是看的白杨微微愣住,下一刻他脸色一红,便不自然的转身,什么也没说的便离开了。

白大娘看了眼自己的儿子,嘴里嘀咕了句‘傻小子’,便没再说话了。

很快的,白杨将苏子衿的瓶子物什都拿了过来,他将东西放在桌子上,脸颊上还泛着红晕。

白杨道:“姑娘,东西都在这儿了。”

“多谢白杨大哥。”苏子衿笑了笑,随即逡巡了一眼那些瓶子,好在没有一个丢失。

于是她走过去,缠着纱布的素手拿起一个蓝色的瓷瓶。自瓶子里拿出一颗红色的药丸,苏子衿便将那药丸喂着司言服下了。

那是一颗补气的药,想来对司言的病情有利无害,虽然那药丸最初是为她准备的,但到底如此司言比她,更是需要。

……

……

锦都,战王府。

为期七日的狩猎至此结束,陆陆续续的便有人回到了锦都的府邸,彼时战王府亦是在列。

只是,长安郡主再次病倒的消息倒是传了出来,众人皆是言长安郡主活不过二十岁,更是有人将此说成一个故事,只道有大师为长安郡主卜了一挂,只说这女子命中犯煞,是个红颜薄命的。

于是,渐渐的,整个锦都关于苏子衿的传闻愈发的离奇起来。

且说战王妃此时坐在贵妃榻上,整个儿已然消受了一圈,她神色有些不济,心中皆是回忆着这些时日与苏子衿的点点滴滴。

这一连六日下来,苏子衿都是杳无音信,不说其他,便是踪迹也消失了个彻底。

这六日下来,自从知道苏子衿不见以后,战王妃几乎食不下咽,心中极为难受。只是她不愿落泪,因为一旦落泪,便是表明了苏子衿再回不来,这样的想法,让她实在难以接受。

“楚楚。”战王爷走了进来,瞧见自个的爱妻如此憔悴,心下疼的不得了。

战王妃一愣,便急急问道:“可是有消息了?”

“没有。”战王爷叹了口气,心中亦是十分难受:“子衿那孩子,一定会平安无事的。”

战王妃垂下眸子,低声道:“苏彻,这得而复失的感觉,委实有些让人接受不了。”

原本苏子衿回来的时候,她是感恩着上天的仁慈。如今苏子衿失踪了,这般大的心理落差,实在令人心中难受的紧。

“楚楚,子衿会没事的,我们要对她有信心。”战王爷走了过来,将她拥入怀中,桃花眸底满是坚毅:“她既然吩咐了一切便是一定会回来,这府中,她最是心疼的,非你莫属,你如今不吃不睡的,她若是回来,岂不是要难受至极?”

顿了顿,他接着道:“尤其你还是为了她而憔悴不已,想来她心中定要自责的,别瞧那孩子不露声色的,心肝可最是剔透。更何况,我瞧太后如此心疼长宁王世子,如今的气色可确实比你好上许多。”

司言和苏子衿的失踪,不仅战王妃如此,便是昭帝和太后也是食不下咽,不过太后她老人家显然要看开许多,司言这些年九死一生的次数也不是很少,故而她也是该吃吃该喝喝,倒是没有憔悴许多。

“罢了。”战王妃敛下眸子,大抵是真的被战王爷说动了。她知道苏子衿心疼自己,也知道苏子衿若是回来,瞧见她如此模样,一定少不得心中自责。

这般想着,战王妃便吩咐一旁的荆嬷嬷,道:“嬷嬷,让人送些吃食进来罢。”

“好。”荆嬷嬷心下松了一口气,心中还是道郡主的影响很大。

就在这时,有婢女入内,禀报道:“王妃,云兮姑娘求见。”

“云兮姑娘?”战王爷凝眸,不由看了眼战王妃。

只见战王妃脸色一暗,忽然想起苏子衿在这之前与她说的事情,她曾说过,家中有一庶姐,最是像这云兮,面上看着温柔纯善,待她也是极好,可心中却是巴不得她早些死去……

一想到这个,战王妃便有些下意识的排斥起云兮来,虽说之前她拒绝见云兮是因为苏子衿的话,但现下苏子衿不在,她反倒是越发不喜这云兮起来。

“就说本王妃有些个累了,”战王妃神色冷淡,道:“不见外人。”

瞧着战王妃的话,战王爷便知道她这是不喜云兮了,战王妃素日里是很温和的一个人,极少自称本王妃,唯有不悦的时候才会如此。

只是,战王爷心下虽是有些不解,但苏子衿如今下落不明,他自是没有心思理会这些无关紧要的人。

“是,王妃。”婢女闻言,低头应了一声,随即便很快出去了。

与此同时,云兮正扶风若柳的站在楚园门口。

见那婢女过来,她便笑着问道:“王妃如何说?”

“回云姑娘,”婢女道:“王妃有些累了,说是不见外人。”

外人?有一瞬间,云兮脸上的笑意僵硬起来,只不过那抹不自然转瞬即逝,而后她温温和的扬唇,便道:“那便罢了,王妃既是身子不适,云兮便不加打扰了,只是不知你可否帮云兮传达一声,只道王妃好生休养才是。”

那婢女闻言,淡淡道:“云姑娘的心意,奴婢会代替之传达的。”

见这婢女表现的如此稳妥,云兮心下不由生出一股子艳羡来。这战王府到底是个清明的地方,便是普通的婢女,做事竟也如此,左右还是府邸的问题。

点头笑了笑,云兮便提起裙摆,离开了楚园。

等到回到自己的院落,云兮独自一人坐在屋子里头,脸色不由沉了几分下来,那模样倒是与在外人面前的温婉不同,显出几分狰狞之色。

这时,一道苍老的声音传来:“看来你是彻底没用了!”

只见有人自门外走进来,那人穿着深蓝色的绣金锦袍,头上戴着名贵玉簪,手中一根拐棍,满是皱褶的脸上显露出令人惊骇的恶毒。

“老太太。”云兮脸上一白,立即便下跪道:“云兮还有办法!”

说这话的时候,云兮低着脑袋,神色颇有些慌乱不安。她知道,若是老太太不再重用她,那么她的下场只会是死路一条

“办法?”苏老太太冷笑一声,眼底浮现厌恶:“荆楚楚那贱人都不打算见你了,你还以为自己能够再博得她的好感?”

原本苏老太太留下云兮,并且装作一副感恩她的模样,便是为了让云兮能够勾上战王妃这条船,从而引诱战王爷入套,只要云兮爬上了战王爷的床,从此以后,苏老太太也就可以开始吞噬这战王府了。

只是,她到底没想到,这云兮竟是如此不堪用处,着实让人失望的紧

云兮眸光如水,却异常的镇定:“老太太,王妃……她只是听了小人的蛊惑才对云兮疏远的,决计不是真的厌弃云兮!”

“愚蠢!”苏老太太哼笑一声,眸底有冷光浮现:“苏子衿的话,可不是寻常宵小之辈可以比拟,你以为就凭你也能够撼动?”

苏老太太如何不知道这战王妃忽然的态度转变?要不是那日苏子衿同她说了什么,如今战王府决计不会这般冷淡的待云兮

“苏子衿……”云兮咬了咬牙,有些愤恨。

苏子衿阻挠了她的步伐,若非是她,战王妃如今一定对她言听计从,而不日之后,她便可以夺得战王爷的好感,分明是前程似锦的,却在苏子衿的搅和之下,面目全非

“我说过,让你小心行事。”她厌恶的看了眼云兮,继续道:“可你竟是如此莽撞,让苏子衿看出了端倪!”

“老太太饶命!”云兮匍匐在地上,手心被自己捏的生疼,却恍然不知:“云兮一定会借着苏子衿养病的这些时日,让战王爷……束手就擒!”

如果做不了明面上的好人,那么就是做坏人……也在所不辞!只要可以做战王府的女主人,只要如此,战王妃那眼底容不得沙子的人,一定会分崩离析

届时,她就可以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再也不必吃尽苦头

“你最好做到自己说的,”苏老太太满是皱褶的脸上露出一抹笑来,可那笑却是分明带了七分厉色,三分悚然:“否则,从哪里来,便回到哪里去!”

苏老太太的话,让云兮的身子不可遏制的微微一颤,脸色也越发苍白起来。

那个地方……这一生,她都绝对不可以再回去

“记住,老身既是给了你身份,便全然可以再剥夺你的一切!”苏老太太眸光幽深阴鸷,继续警告道:“你即便做不到老身要求的事情,也最好可以铲除苏子衿。”

她要云兮,不顾一切,便是粉身碎骨也要拉苏子衿下地狱。因为她知道,相比死,云兮内心最恐惧的,还是……那个地方。

“是,老太太。”云兮伏在地上,一动不动。

苏老太太见云兮如此上道,只静静的注视了她好一会儿,随即她脚下微动,很快便离开了。

见苏老太太离去,云兮却丝毫没有起身的意思,她温婉的脸容触着冰冷肮脏的地板,素日里极为温顺的眼底却是涌起强烈而森冷的狠毒。

哪怕是死,她也要除掉苏子衿,而苏老太太也是一样……斩尽杀绝

……

……

一连三日,司言都没有任何转醒的迹象,苏子衿日日守在他的床头,她看起来从容温柔,像极了遭遇大难后,还心性坚韧的守在兄长身侧的‘妹妹’。

这天夜里,屋外开始下起绵绵细雨,苏子衿夜间有些睡不着,便辗转到了司言的屋子。

彼时,她手中拿着一盏明灯,步履从容的便敲门入内。

“白杨大哥,”苏子衿放下手中的灯,缓缓笑道:“你去歇息罢,哥哥这儿,左右有长安在。”

白杨转身看了眼苏子衿,脸色不由微微泛起红晕,眼前的女子,着实生的美艳至极,她即便穿着素衣布裙,也依旧艳骨楚楚、气质高雅出尘。

难怪村里头的人都说,白家救了个女妖精,漂亮的天上地下,绝无仅有。

只是,村里头的人到底不知道,这‘女妖精’,其实是个温柔雅致、心思良善之人,并不是话本子里头说的那般妖言惑众、蛊惑君王。

有些不好意思再看苏子衿,白杨便挠了挠头,转而看向司言,道:“容姑娘身子骨不好,还是我来守着吧。”

白杨的异常,苏子衿倒是没有察觉,毕竟夜色深沉,灯光昏暗,她眼力再怎么好,也是看不清楚的。

只见她摇了摇头,淡淡笑道:“白杨大哥和白大娘已然照顾我们兄妹许多,长安心中有愧,若是再烦劳下去,哥哥醒来自是要责怪长安的。”

苏子衿虽看起来温温软软,没有丝毫脾性的模样,但这两日的相处下来,白杨自是知晓她其实极有主见。故而,见她如此坚定的样子,他倒是也不好说什么了。

点了点头,白杨便道:“罢了,容姑娘自是注意身体便是,若是晚间累了,便来我屋外寻我,莫要强撑才是。”

苏子衿身子弱一事,其实是村里的大夫所说。先前她和司言被白大娘母子救起时,便是找了村里的李大夫医治的,只是那李大夫顾念着苏子衿自身的意思,便没有告诉白大娘母子苏子衿真实的身体状况,只说她娘胎里带的弱症,不得劳累。临走之前,李大夫还千叮咛万嘱咐的,让白杨一定不能让苏子衿太过损耗。

这件事,苏子衿也是知道,只是如今司言未醒,她也一时间没法前去给那位李大夫道一声谢,再……探寻一二。

且说这一头,听着白杨的话,苏子衿微微颔首,眉眼弯弯道:“多谢白杨大哥,长安省得了。”

苏子衿言毕,白杨也没有过多逗留,于是很快的,他便离开了去,屋子里便又只剩下苏子衿和司言两人。

等到白杨离去,苏子衿才不疾不徐的拿了凳子,坐到了司言的床头。

见司言额角有汗珠沁出,她不由凝眸,下一刻便伸出素手,覆上了司言如玉的额头。

果不其然,司言此时有些许发热的迹象,故而额头也开始逐渐发烫起来,苏子衿见此情况,便起身走到旁边的架子前,架子上有一个木盆子,苏子衿拿了木盆,便打开门,朝着屋外走去,打算盛些冷水来,给司言冷敷一下。

只是,苏子衿离开后不到几秒钟,司言便恍惚睁开了眸子。

那双清冷淡漠的凤眸,依旧漆黑透彻,仿若夜空辰星,璀璨夺目。

身子微微一动,司言感受到臂膀和手肘处传来一阵剧痛,胸口处也有块皮肉隐隐灼烧着,他不由微微蹙眉,思绪一下子便回来了。

他记得昏厥前的最后一幕,苏子衿拉着他,在水中艰难前进的那一幕……

脑中有一根弦忽然便绷断了,司言素来毫无神色的脸上浮现一抹震色,随即顾不得身上的疲乏和伤口撕裂的剧痛,便立即起身,打算下床。

就在这时,门外有脚步声传来,不到片刻,便有女子高雅从容的身影出现。

只见那女子一身素白的布裙,墨发随意扎在脑后,顺着昏暗的光线看去,她容色艳绝楚楚,桃花眸子却闪过一抹淡淡笑意。

苏子衿见司言站在自己面前,不由低声道:“世子?”

“嗯。”见到苏子衿的那一刻,司言心中的某根弦忽然便又接了起来,他本是想着苏子衿才如此急切,如今见到她人好好的站在自己的面前,自是不再担忧什么。

只是,意识到自己竟是如此心急如焚的担忧着苏子衿的安危,司言不由便愣住了。

担忧?他竟是在担忧苏子衿?这样的担忧,与他素日里的性情,实在天差地别,可他为何会担忧苏子衿?分明苏子衿与他,不过合作关系……

见司言面色沉沉,不知在想着什么,苏子衿以为他在思索着麒麟血和其他物什的事情,便缓缓笑道:“世子不必忧心,麒麟血和其他的东西,都没有落下。”

苏子衿的话,让司言思绪万千的神色徒然恢复了几分,他大约,真的如同苏子衿说的,在担忧那些物什罢,毕竟此行便只为了那些而已。至于苏子衿……也许他也只是想要兑现自己的承诺。

因为他说过,在祁山,他会护着她。

给自己找了个绝佳的理由,司言终于不再胡思乱想。

只是,他正打算应苏子衿的话的时候,却听到苏子衿略微有些责备的声音响起。

“世子怎的如此莽撞?”苏子衿微微蹙眉,眸光落在司言胸口的纱布处:“现下这伤口,倒是又裂开了。”

司言胸前那伤口,此时不就是鲜血溢出,湿了纱布么?

瞧着苏子衿那略带责备的模样,司言不禁微微一愣,抿了抿干涩的唇角,他便垂眸道:“无妨。”

说着,司言便看了眼一旁桌子上的纱布,下一刻便打算迈开步子过去拿。

“世子且坐下罢。”苏子衿有些失笑,旋即便缓缓转身,将手中的木盆置在架子上,继而走过去,拿起桌上的纱布和替换的药草等一些物什。

等到她转过身,见司言还愣愣的站在原地,一时间便不由笑起来:“世子以为子衿是那等子没心没肺、不知好歹之人?”

说着,苏子衿便端着那些物什,走到司言面前,轻声道:“世子救过子衿,子衿亦是救了世子,现下子衿所作的一切,都是在偿还世子的救命之恩,世子自是受下便是。等到出了这幽蝶岛,子衿与世子便互不相欠了,届时,桥归桥,路归路,各自安好。”

说这话的时候,苏子衿眸色浅淡,她笑吟吟的瞧着他,看起来多情至极,却又绝情到底,一时间便让司言心中一塞,有些堵得难受。

抚了抚胸口处突如其来的剧痛,司言缓缓坐下身子,心中直直暗道这伤口有些与寻常不一样,便是疼痛,也与先前他受过的每一次伤都不一样。

半晌,司言才垂下眸子,苍白的唇角微动,道:“好。”

见司言没有执着,苏子衿便也坦然一笑。于是,她从容上前,将手中的物什一放,便手法娴熟的为司言拆开了浸了血的纱布。

司言此时**着身体,除了手肘和臂膀处缠着的纱布外,几乎整个精壮的身体都微微裸露,他肤色匀称,偶有陈年的旧伤的疤痕交错,胸膛坚硬,宽肩窄腰,比想象中身材更是要好许多。

只是,苏子衿显然对此并不以为意,她几乎看也不看司言的身子,只专心致志的处理着伤口。

苏子衿兀自处理着的时候,司言清冷的眸光不受控制的便落到她的脸上。

自古都是灯下看美人,此时司言借着微弱的灯光看去,苏子衿正微微低垂着眸子,长而卷翘的浓密睫毛像是一只蝴蝶在司言的心中挠着,不疼不痒,却有种奇异的感觉。

她神色极为认真,动作也很是轻柔,似乎怕他疼一样,从容的眸底露出几分小心翼翼的模样,着实令人着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