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美人本心黑/将军策:嫡女权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子衿将司言原先染了血的纱布拆开,随即又用药草将他的伤口处理了一番,等到这两步都做完了,才拿起一旁干净的纱布,缓缓靠近了司言一些。

她左手将一头的纱布按在司言的胸口,右手微微举起,作缠绕的姿势,随后她看了眼司言,轻声笑道:“可能会有些疼,世子且忍着点。”

司言眸光一顿,便蹙眉道:“你的手受伤了?”

方才司言还没有注意到,如今却是发现,苏子衿的手掌缠绕着纱布,显然便是受伤了。

苏子衿闻言,手下动作一顿,便缓缓笑道:“不过擦伤罢了,不碍事。”

眼中划过一抹别样的情绪,司言正打算开口之际,苏子衿手下已然开始动了起来。

一时间,司言波澜不惊的眸底刹时便掀起一阵风浪来,他鼻尖隐约闻到苏子衿身上浅淡的木樨香味,同时,她一呼一吸间吐气如兰的幽幽气息,让他心跳声骤然响起。

分明苏子衿的指尖很是冰凉,可司言却觉得,她五指就像是携带着烈火一般,所到之处,皆是炙热,即便隔着纱布,也几乎将他灼烧。

好半晌,司言都没有动弹,他盯着苏子衿,看着她缠绕纱布时候,绕过他的胸膛,就好像环抱在他怀中一样,那么近,那么的令人心悸不已。

有些不自然的侧过脸去,他的眸光落在了不远处的架子上,等到情绪逐渐平复了一些,他才淡淡问道:“这里是哪里?”

苏子衿听到司言的问话,手中的动作倒是没有停下,只一边包扎,一边缓缓回道:“这是子归湖上的一个隐世村落,唤作幽蝶谷。”

子归湖离祁山是有些距离的,也就是说,这里离锦都更是颇为遥远。基本上快马加鞭也要一天一夜才能够抵达锦都。

“幽蝶谷?”司言眸光微微一顿,脑海中便想起了关于幽蝶谷的传说。

幽蝶谷,百年前曾有诗人说过去到一个唤作幽蝶谷的地方。他说幽蝶谷桃花遍地,蝴蝶四季长存,是个极好的去处,那里的人善良淳朴、热情温和,黄发垂髫皆是怡然自乐。只是,在那之后,诗人回去,想要带了其他人前去幽蝶谷,却再无法寻找到所在之处。于是,那诗人便作了篇文章,将自己的所见所闻,全都写了进去。

后世之人不知真假,只道那幽蝶谷不过是诗人醉了酒,做的一场春秋大梦罢了。

“不错。”苏子衿点了点头,微微笑道:“大约这就是《幽蝶谷记》里头的隐世村落了,世子与子衿落到这地方,大抵也是命运使然。”

见司言的神色,苏子衿便知道,他对于‘幽蝶谷’这三个字并不陌生。幽蝶谷乃隐世村落,从前兵荒马乱的年代,他们便迁到了这般住所,不过,他们倒是不像《幽蝶谷记》所言的一般,千百年不曾与外界接触。偶有为之,还是有人撑着竹筏去到外面的世界观望一二。

顿了顿,苏子衿便又继续道:“世子与子衿被白家人所救,白家只有白大娘和她的儿子白杨,他们皆是善良淳朴之人,倒是与《幽蝶谷记》里头所描述的没什么相差。因着那时情况不明,子衿便同白家母子撒了个谎,只说世子与子衿乃兄妹,家中因遭了变故,被人追杀至此……”

“是何变故?”司言清冷的眸光落在苏子衿的脸上。

苏子衿抿唇,悄然一笑,灼灼其华:“家中父母辞世,兄长管理家业,然而,兄长未过门的媳妇儿与妹妹即将出嫁的夫君勾结在一起,为图谋家财,害命你我二人。”

司言:“……”

这故事……有点倒霉到狗血的意味,司言着实不明白,苏子衿怎的就编了个如此奇怪的遭遇?

见司言面色有些寡淡,苏子衿便知道他心中所想,于是她从容一笑,颇有些无奈道:“虽说这故事有些悲伤过头,但那时候,子衿实在是只想到了这个故事。”

这是哪里的故事,说实在的,苏子衿自己也是一丝都想不起来,她自己是不太喜欢戏本子的,但若水却是异常喜欢。从前每每看了哪些有趣亦或者感人的话本子,若水都要跑来与她说道一番,她大抵是将自己都带入整个故事当中,总是十分情绪到位。

于是,那一天,苏子衿也不知怎么的,便突然想到了这么一个故事,悲惨又不失逻辑,叫人义愤填膺之下,难免又生出许多信任之意。

司言想了想,半晌,才憋出这么几个字,面无表情道:“今后少看一些话本子。”

苏子衿:“……”

一时间有些无言以对,苏子衿想了想,便道:“那把屠麟剑,丢在了子归湖底。”

那日风浪太大,司言和苏子衿都自身难保,那屠麟剑自然也便蓦然的消失了去,即便后来苏子衿问白杨和白大娘的时候,他们也表示没有见到。

“无妨。”司言抿唇,只神色淡淡道。

屠麟剑是他从百里奚手上夺来的,虽那时他是以‘借’的名义,但如今剑丢了,他也是没有办法,毕竟子归湖着实很大,若真是想要打捞,难度实在是颇有些大。

只是,司言这般想着,却是不知道,在将来的某一天,自己即将因为没有及时归还屠麟剑而招惹来十分‘讨厌’的人物,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就在这时,寂静的室内忽然传来‘咕噜’的声音,苏子衿和司言皆是微微一愣。

不过转瞬之间,苏子衿便笑了起来,她瞟了眼脸色有些不自然的司言,只淡淡道:“世子大抵是几日不曾进食,有些饿了。”

说着,她手下纱布恰好打了个结。于是她将物什简单一收,便缓缓起身,不紧不慢道:“世子且等着,子衿去给世子做些清粥来。”

“好。”这一次,司言倒是没有说什么,毕竟诚然如苏子衿所说,他几日昏迷,不曾进食,如今正是饿了的时间点,自是没必要拒绝了她。

只是这肚子叫的太过突兀,以至于他神色之间有一瞬间的尴尬划过。

苏子衿点了点头,很快的便提起明灯,走了出去。

身后,司言思绪有些沉沉,他打量了一番四周,心下便知道这里不算富丽堂皇,自是没有什么丫鬟婆子伺候。

可至始至终,苏子衿都是一派从容,丝毫没有高高在上被伺候惯了的小姐模样,便是她的手受了伤,也只一言带过,没有表现出哪怕一点的矜贵之意。

无论是为他换纱布包扎时候的熟稔,还是如今独自一人提着烛火幽幽远去,这样的苏子衿,与任何一个女子都不太一样,她的从容雅致,仿若融入到了骨子里,却偏生的,让他觉得有些不妥。

因为这样的苏子衿……实在太过完美,完美到没有一丝烟火之气。

司言有些不懂,苏子衿,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

这般想着,不多时,苏子衿便端着一碗清粥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她如今穿着粗布长裙,头上没有丝毫金银饰品,眉如远山,不施粉黛,却依旧媚而艳,妖且雅,叫人心神微动。

“世子。”苏子衿微微将清粥端到他面前,淡淡道:“若是待会儿觉得不够,子衿再去盛些。”

司言点了点头,正打算抬手去接的时候,忽然发现,自己如今左右手都受了伤,完全无法抬起。

显然,苏子衿亦是同样看到了这些,于是她弯了弯眉眼,轻声道:“世子暂且别动罢,这些时日伤口需要休养,寻常的用膳,便由子衿来给世子搭把手罢。”

司言的手是因为救她才一而再再而三的受伤,他是一个要拿剑的人,自是不能伤了筋骨。

这一点,她比任何人都清楚。

然而,苏子衿的体贴,到底是让司言感到惊诧,可他瞧着苏子衿,眉眼之间却是全然没有其他神色,她十足的平静从容,也十足的清醒异常,想来这般举动,也是别无他想。

心中如此思索着,司言胸腔有股说不出道不明的失落情绪转瞬即逝,于是他抿唇,便道:“多谢。”

“无妨。”苏子衿微微弯唇,温软笑着。

随即,苏子衿素手端着碗,另一只手执着勺子,她舀起一口清粥,微微放到自己的唇边吹了吹,等到那股热气散去了口,才递到司言的面前。

虽说心中知晓如今两人不过是形势所逼,但司言心中还是升起了一股难以言喻的奇怪感觉,这感觉实在是极为微妙的,以至于他自己也说不准是个什么滋味儿。

只是,瞧着这样的苏子衿,他心下却是不可遏制的悸动起来,好像有什么东西即将破土而出……

见司言有些愣住的样子,苏子衿倒也没有太过着急,她抿起唇角,微笑着宽慰道:“世子不必觉得不自然,就把子衿当作是孤鹜或者落风他们罢。”

司言:“……”

有一瞬间,苏子衿的话让司言脸色愈发清冷了几分,显然是苏子衿那句‘将子衿当作是孤鹜或者落风’让他有些食不下咽。

眸光落到苏子衿的脸上,司言便缓缓垂下眸子,微微张开了薄唇。

瞧着司言那一口吃下清粥的样子,苏子衿不觉实在有趣,难道他对她喂他的举动这样不满意?以至于一说是当作孤鹜和落风,他便如此利索的吃下了一口粥。

当然,苏子衿并不知道,司言其实是真不敢深入去想象,相较于孤鹜等人,他还是比较喜欢看着苏子衿的。

苏子衿一口一口的喂着司言,她自己倒是没有觉得不妥之处,从前木木在身边的时候,也是整日里只要她喂饭。

只是,一想起这个,苏子衿便有些恍惚起来,也不知木木是不是长高了些许,那孩子,当是很记挂她罢?

瞧着苏子衿那有些思绪飘模样,司言不禁蹙起眉梢,心下有些不太愉悦,可到底他也不知道自己在不悦什么,只隐约知道,自己不喜欢苏子衿这般样子,在他面前还一副惦念着其他人的模样。

司言垂下眸子,掩住心中的那抹情绪,只清冷冷道:“大约半月之后,便回锦都罢。”

“好。”苏子衿回过神,便点了点头,虽然这与世无争的地方她着实欢喜,可到底,她没有多余的时间,一旦百转丹的药效过去,后果便是不堪设想了。

所以,她必须赶在百转丹药效挥散之前,回到锦都,让燕夙给她治疗内伤。

……

……

次日一早,白家母子皆很是欢喜。因为睡了几日的司言,终于醒了过来。

白杨被白大娘催去找李大夫再拿些治疗的伤药时,苏子衿出言表示自己也想跟着前去。

她只道想亲自同李大夫道一声感激,白大娘便直夸苏子衿温婉知礼,是个好姑娘。

于是,苏子衿便跟着白杨一起前往李大夫的住所。

李大夫的药堂离白家有些距离,徒步走过去,大抵要一刻钟的功夫,苏子衿倒是没有什么反应,白杨却是气的不行。

不因其他,只因这一路上过来,总有无数的村民在一旁直勾勾的盯着苏子衿,尤其是小孩子,一个个瞧着苏子衿,不断的说‘女妖精’‘女妖精’的,更有甚者,一群顽童编了个小曲儿,直唱起来。

见白杨十分生气的样子,苏子衿不禁微微一笑,眉眼温软:“白杨大哥不必气恼,不过是小孩子不知事罢了,长安并不在意。”

苏子衿实在不甚介怀,她本就是在流言蜚语最是繁盛的锦都过来,相较于锦都恶意满满的言语,显然这些孩童所说的话并不打紧,至少这里的人只是认为她漂亮的像妖精,却不曾污言秽语,谩骂诋毁。

人们总是容易对那些与众不同的事物产生敌意,这大抵是许多人的天性,若是她真的介怀了,想来难受的也只是她自己。

“长安姑娘总这样心善。”白杨见苏子衿依旧笑吟吟的样子,不由脸色一红,只道:“他们不知长安姑娘却如此诋毁,实在气恼。”

说着,白杨便想起了苏子衿的那个‘未婚夫婿’,一时间更是对她心疼起来。分明是这样美好的女子,聪明、雅致、贵气,却为何总是备受误解?就连那所谓的未婚夫婿,也是这般豺狼,图谋不轨之人,实在是眼瞎至极,不懂珍惜这样好的姑娘

“白杨大哥也说了,他们是不知长安。”苏子衿眉眼弯弯,看起来性子极好:“不知者无罪。”

见苏子衿这样温柔的样子,白杨不禁愤愤道:“长安姑娘如此好,也不知……”

刚要说她的未婚夫,下一秒白杨便意识到自己一时最快,竟是差点在苏子衿的伤口上撒盐。

“无妨的。”苏子衿自然知道白杨接下来的话,于是她微微一笑,神色淡淡:“长安与他本就是没有任何感情,不过早些年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罢了。”

说实在的,白家母子是极好的人,苏子衿其实不愿欺骗他们的良善,可如今事已至此,她自然也只能圆谎过去。只是,她到底不想让他们在她‘未婚夫’的事情上,太过小心翼翼。

听苏子衿这么说,白杨心中有些庆幸,随即他便又道:“长安姑娘心思玲珑,为人又这样的温柔,也不知那卑鄙无耻之人怎的下得去手。”

“繁华一纸,世人皆是容易沉醉其中。”苏子衿莞尔,眉眼浅淡。

这话到底不错,可苏子衿的通透,还是令白杨有些惊异。难怪他娘与他说,这长安姑娘和她的兄长长言,都是世间少见的聪明人物。

“长安姑娘,那个……”忽然想到司言,白杨便有些不好意思的问道:“不知你哥哥是不是一直以来都这个脾性?”

白杨着实有些不明白,分明他们两人是兄妹,可为何性子竟是相差如此之大?长安姑娘温柔体贴,高雅从容,长言大哥却冷冰冰的瘫着一张脸,不苟言笑。这样一想,白杨便又觉得怪异,为何长安姑娘和长言大哥,两人生的丝毫不一样?

一个似妖般艳绝美丽,一个如仙般清冷无情,这两人……怎么看也不像是兄妹。

瞧着白杨脸上浮现的那抹疑色,苏子衿不由失笑。白杨是个什么话都写在脸上的人,猜测他的心思,简直易如反掌。

于是,她缓缓扬唇,不紧不慢道:“哥哥从前便是如此性情,与已逝的爹爹极为相似,他自来便不爱说话,那时候娘亲还是为了让他多说些话,才给他起了长言这个名字。”

长言、常言。白杨一听,确实很像。

这般想着,他便又听到苏子衿这般说道:“长安和哥哥其实生的不太相似,长安像娘亲,偏柔媚一些,哥哥像父亲,英气十足。从前在府中的时候,也有许多人说我们生的不像,不过那些人大都见过已逝的父母,故而并不以为意。”

“原是这般。”白杨闻言,恍然大悟,确实如此,有的人肖像父亲,有的人肖像母亲,这模样问题,也有可能有着如此的诧异。

白杨说着,便发现,他们已然走到了李大夫的药堂门前,于是他憨笑一声,摸了摸脑袋道:“光顾着同姑娘说话了,这不,这么快就到了。”

苏子衿看了眼药堂,只轻笑一声,随即便和白杨一起,进了药堂之内。

“李大夫。”白杨清秀的脸上露出一丝光亮。

彼时李大夫站在药柜上摆弄,转头见是白杨,便笑了笑:“是白杨啊!”

说着,他便很快从药柜上顺着梯子下来了。

苏子衿抬眸看去,这是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男子,脸上有些皱纹爬上,整个人也显得清瘦十足,只眉宇之间隐隐可见慈善之意,让人心生好感。

“李大夫,我们来抓些伤药。”白杨道:“长安姑娘的兄长已然醒了,多亏了李大夫呢!”

“李大夫救命之恩,长安与哥哥感激不尽。”苏子衿垂下眸子,脸上露出温软的笑意,便朝着李大夫行了个礼。

李大夫赶紧上前,扶了苏子衿一把,便摆手道:“姑娘不必如此,救人乃医者的本职,再者说,真正救姑娘的不算是李某,而是白杨和他娘。”

“李大夫和白大娘、白杨大哥,长安都得感激。”苏子衿宛然一笑,神色从容:“长安身子骨不好,也亏得李大夫配了药与长安,才能保住长安一命。”

李大夫闻言,不由神色一顿,忽然便想起苏子衿的脉搏。那日他诊脉的时候,确实诊治到她体内有寒毒,那寒毒深入骨髓,且她五脏六腑皆有严重的损毁,这女子……

心中思及至此,李大夫便唤道:“小六!”

“师父?”被唤作小六的少年放下手中的物什,走了过来,他看起来十四五岁的模样,眉清目秀,很是斯文。

只是,眸光在落到苏子衿的脸上时,一时间便红了脸,下意识的便低下头,不敢再去看她。

李大夫自然也看到了小六的反应,不过他倒不以为意,毕竟苏子衿确实生的好,但凡年轻点的小子,都要心动一二。

微微颔首,李大夫便道:“白杨,我让小六带你去取药罢?”

小六是李大夫的学徒,在他这里学医大约也有四五年了,为人机敏,心性也颇稳,一直很得李大夫的心。

白杨不疑有他,点了点头,便看向苏子衿,道:“长安姑娘且在这等等,我去去就来。

“好。”苏子衿微微一笑,眉眼弯弯。

“小六,你且领着白杨去后堂拿药。”这一头,李大夫便又吩咐道:“三七昨儿个我好像忘记放了,你去确认一番。”

“是,师父。”小六点了点头,随即便领着白杨离开了。

等到白杨和小六离开了,李大夫才转身看向苏子衿,温和笑道:“姑娘若是有空,可否随着李某过来?”

苏子衿弯了弯眉眼,极为温软:“自然有空。”

她知晓,李大夫所谓之事,大抵与她的寒毒有关。

说着,苏子衿便随着李大夫,两人一同前往药堂后院。

瞧着周围没有其他人后,李大夫才微微看向苏子衿,语气沉沉:“姑娘大概知道自己的身子状况罢?”

“严重的内伤导致五脏六腑皆移了位,寒毒入骨,四肢百骸都蔓延开来。”不待苏子衿回答,他便继续道:“最是要命的,姑娘还用了百转丹。”

说到这里,李大夫的目光渐凝,神色颇有些凝重。

苏子衿闻言,眉眼间却是没有丝毫动静,她只是微微弯唇,扬起一抹浅淡高雅的笑来。

她说:“大夫以为,若是长安治好了内伤,还可以活几年?”

她一直知道,便是将内伤治好,她体内的寒毒也不会容许她像常人那般活下去。她其实,只是一个垂死挣扎的人罢了。

瞧着苏子衿这般平静的模样,李大夫不由有些诧异。饶是他见过无数的病人,唯独眼前这女子,她对自己的生死,实在是从容到了一种境界,无人可比拟。

李大夫道:“姑娘倒是极为豁达。”

这句话,也不知褒贬,只是他眉宇之间,隐隐有叹息之色。

说着,他接着道:“若是好生调养,大约十年。若是姑娘再如此思虑下去,便只是五六年了。”

五六年么?

苏子衿微微扬唇,缓缓攒出一个如沐春风的笑意:“足够了。”

即便只有五六年,也足够她执刀屠戮,化成修罗

见苏子衿如此,李大夫先是一愣,随即无奈道:“姑娘不是平常之人,李某自是不会多加劝阻。”

几乎从第一眼,他便知道白家救回来的两个人不是平庸之辈,尤其是探查了这两人的伤势后,他更是十分笃定。

就好像眼前的女子,一个能够在身子骨如此颓败的时候,还如此从容雅致的,言笑晏晏。这样的女子,注定不是普通女子之流。

只是,她如此拼命的活下来,大概有着自己所求的执念,若是执念不消,她便无论如何也会咬牙活下来。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她活下来的代价,有多么的大。

这时,李大夫忽然一笑,流露出几分淡然来:“只是,李某虽是医者,但生平到底对一些疑难杂症颇感兴趣,若是姑娘山穷水尽,可来寻李某一番。不过姑娘要知道,若是姑娘来寻李某,想来便意味着,接受生死有命富贵在天的结果了。”

李大夫的话,显然没有令苏子衿惊讶,亦或者说,从一开始,她对这个隐世村落的大夫便抱了些许渺茫希望。

不禁莞尔一笑,苏子衿眉眼生辉:“李大夫不愧为医狂之称。”

医狂李逍遥,一个多年前名声大噪的医毒狂魔,世人皆知李逍遥痴迷医术,但凡有人患于绝症找他医治,不分黑白两道,他皆是趋之若狂。故而,被江湖之人称之为医狂。他与燕夙的师父神医鬼谷子是师兄弟,两人出师后,却走了截然不同的道路。

只是,十五年前,李逍遥绝迹于江湖,有人说他被仇家追杀,葬身异处,也有人说,他寻了一处隐世之地,从此远离浊世。

没有人知道李逍遥是否还活在这世上,但苏子衿却从白杨的口中,得知李大夫并非幽蝶谷的原住民,而是十多年前偶然入了幽蝶谷,从此便没有再离开了。所以,苏子衿便开始怀疑,这李大夫是不是与医狂有些干系?

“你……”李大夫不由瞳孔微微一缩,神色染上少许惊诧和复杂。

医狂这个称呼,他大抵有十多年没有再听到了。那是他青年疯狂时候的往事,让他一时间有些恍惚。然而,最让他惊诧的,还是苏子衿语气中的笃定。

这女子,竟是将他认出来了?不过是一个照面,便能够揣测到如此地步,实在叫人佩服。

回过神,李大夫便笑起来:“姑娘实在有些惊为天人,若是就这样死了,实在可惜,可惜了!”

这话,便就是承认了自己的身份。

“等到长安将心中夙愿了了,便前来叨唠李大夫。”苏子衿璀璨一笑,淡淡道:“届时,生死有命。”

生死有命,各人之异罢了。

“好。”李大夫摇了摇头,只道:“这便当作姑娘与李某的约定,姑娘可莫失约才是。”

莫要,在没来得及再见他一次,便香消玉殒了才是……

……

……

苏子衿和白杨两人回到白家的时候,司言正坐在屋外的院子里,他神色寡淡,几乎看不出一丝情绪,旁边是白大娘在洗菜,气氛显得很是奇怪。

一瞧见苏子衿的身影,司言便出声道:“你回来了。”

说这话的时候,他就像是一个等着妻子归来的丈夫,只是相较于夫妻之间的温馨,他的脸色明显过于清冷。

“你们兄妹俩的感情实在是好,”白大娘看向苏子衿,不由笑眯眯道:“方才叫你哥哥进去,你哥哥却是不肯,想来是要等你回来呢!”

这两日下来,白大娘是愈发的喜欢苏子衿,故而连带着称呼也不再那么疏离。

苏子衿微微一笑,阳光下的艳绝脸容在光晕下,显出几分灼灼之意。

她说:“哥哥自来是心疼长安。”

不得不说,苏子衿实在很美,她气质高雅,即便唇齿微扬,淡淡笑着,也是容易让人心动不已。

听着苏子衿那一声温温软软的‘哥哥’,司言不禁心中一滞,漆黑清冽的凤眸划过一抹不为人知的情愫。

只是,这丝情愫在触及到她身边那个青年痴痴的神色时,徒然冷却下来,空气中的气压瞬间变得很是低沉,即便今日阳光温暖,也是让人深觉寒凉。

“进来,”司言面无表情的看了眼苏子衿,冷冷道:“换药。”

说着,他便淡漠转身,如玉的身姿显得极为清贵优雅,也极为清冷无情。

一时间,气氛极为尴尬。

苏子衿:“……”

白大娘:“……”

白杨:“……”

盯着司言那有些不悦的背影,苏子衿不由微微蹙起眉梢,不过转瞬,她便展颜一笑,略带歉意,幽幽道:“大娘和白杨大哥请见谅,哥哥他年少时候生了场怪病,从此以后,脸上再无法有其他的表情,便是长安也十多年没见他笑过了,如今他这般模样,并不是刻意为之……”

苏子衿的话一落地,屋内司言的脸色便更加沉了几分,他几乎可以想象的到苏子衿此时的神色,一定是含笑且认真,丝毫看不出一丝虚假

“这世上竟有如此罕见的病?”白杨有些诧异,倒也不是说不信,只是他前所未闻。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白大娘不以为意,只摇了摇头,道:“只可怜了你哥哥了,分明生的那般好,竟是得了面瘫之症。”

对于苏子衿的话,显然白大娘并没有起疑,在她看来,眼前的姑娘实在极为纯善、温软,这样的女子,自是不会胡乱诓人。

白杨闻言,点头称是,随即他认真一想,便提议道:“不然过几天等长言大哥伤口好一些,便带他去给李大夫瞧瞧罢?李大夫的医术,可是顶顶好的!”

“长安先去问问哥哥。”苏子衿点头一笑,医狂的医术,自是极好。只是……她不禁有些失笑,司言这‘面瘫’也不知可不可以治的好呢?

说着,苏子衿便缓缓走进了屋里。

见苏子衿进门,司言便清冷冷开口,道:“我怎么不知道自己有那种病?”

“可能是世子不自知罢。”苏子衿微微笑着,神色之间看不见丝毫窘迫,反而从容平静,好似司言确实有‘面瘫’之症一样,那模样倒是极为认真。

“……”司言一时有些无言以对,苏子衿这人,实在有些黑心,然而,她越是黑心,说出来的话,就越是一副认真至极的样子,若是寻常人,大约都要被她诓骗的。

见司言不说话,苏子衿便不紧不慢道:“子衿知晓世子素来高高在上惯了,但白家母子对世子有恩情,便是再怎么不愿意,也希望世子能够平和一些待人。”

她看向司言,虽说眉眼皆是笑意,但若是仔细瞧去,依稀可见她往日里的笑意有些淡了几分,幽深的桃花眸子也隐隐浮现一抹漠然的神色。

苏子衿知道司言并不是好脾性、好相与的人,可白家母子对他们有恩,这样淳朴、善良的人,他若是还要在他们面前摆架子,端地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她便有些看不过眼了。

见苏子衿如此,司言便知道她心中对他有些不满,虽然她表现的很淡,几乎不可窥见,但他还是察觉到了这样的情绪。

敛下眸子,司言道:“抱歉。”

他其实并不是要摆架子,只是看着那青年瞧着苏子衿的眼神,他便觉得浑身不适,尤其苏子衿还对他回以笑颜,更是令他不悦起来。

司言的低头,显然是苏子衿想象不到的,她本以为自己的话司言也许不会回答,亦或者无视过去,没想到这厮却是率先道了歉。

这样柔顺的司言,便是苏子衿也是没有办法再朝着他发泄心头的不快了。

叹了口气,苏子衿缓缓道:“罢了,世子且忍耐着便是,左右再有些时日,我们便要离开这里了。”

说着,苏子衿便又接着道:“世子先坐下,子衿给世子换药。”

“好。”莫名的,司言心下有些雀跃,大抵在这里的时间,最为令人愉悦的,便是苏子衿为他换药的时候。

只是,司言这人实在有些沉闷,以至于心下怎么高兴,面上倒是依旧清冷十足。

苏子衿倒是没有注意到异常,她只是极为熟稔,很快的便为司言换了药。

这时,屋外传来女子和小孩的声音。

“白大娘,婉婉能不能先在你家住几日呢?”女子道:“这两日我染了风寒,婉婉若是呆在咳咳……”

话还没说完,那女子便咳嗽起来,好半晌才缓过劲儿。

“七娘,你身子还好罢?”白大娘担忧道:“婉婉放在我这儿自是没有问题,只是你的病……”

“老毛病。”七娘摇了摇头,脸色有些惨白:“只是这两日又染了风寒,我怕会传给婉婉。”

“婉婉放我这,你自是安心下来。”白大娘道:“只是你这身子骨,还是我去照看你几日罢。”

七娘迟疑道:“可是白大娘,你若是照看了我和婉婉,这田间的劳作……”

“无妨的,让我来。”白杨憨笑着,显得很是热心:“七娘且安心养病便是。”

不得不说,白家的母子,是极为纯善热心之人,即便在困难的时候,他们还是很乐意给街坊邻居搭把手的。

“可是,白大娘又要照看我,又看照看婉婉……”七娘有些不好意思道:“这样太累了。”

白大娘正打算说什么,这时,苏子衿缓缓走了出去,温软笑道:“七娘若是放心,长安可以帮衬着照看婉婉。”

苏子衿抬眸看去,只见七娘看起来二十**的模样,她生的很是清秀,虽病容憔悴,却依稀可见温和气质。

七娘微微一愣,眼前的女子,实在太美了,美的妖艳却又异常高雅,这女子……便是村里人所说的,白家救起的‘妖精’?

“好……漂亮。”忽然,从进来到现在都默不作声的小姑娘瞪大眼睛,盯着苏子衿一时间缓不过神来。

而婉婉的出声,倒是令七娘有些震惊。婉婉这孩子不太爱说话,即便对她这个娘,也是不甚亲近,一整日下来都不说话。只是,她没有想到,今儿个一瞧见苏子衿,这孩子便说了一句话。

白大娘上前一步,摇头劝道:“长安,带一个孩子,怕是很累,你身子……”

白大娘自是知道,眼前这姑娘大约是想要报答他们的恩情,想着要帮衬一二,可李大夫的吩咐她可是记得,这姑娘身子骨不好,不能够太过劳累了。

“无妨的。”苏子衿轻笑一声,淡淡道:“婉婉看起来很是乖巧,想来照顾她几日,并不困难。”

这个唤作婉婉的小姑娘,大概七八岁的模样,神色却丝毫没有一个孩子该有的模样,她看起来冷漠而无神。扎着两个小辫子,穿着一袭布裙。她一只手拄着一个小小的拐杖,同时,裙下有一边,是缺了腿的。

一时间,苏子衿便了然了。

见苏子衿神色之间有坚持之意,白杨便道:“娘,我认为长安姑娘可以的,不劳作的时候,我还可以回来帮衬她一二。”

白大娘闻言,便看了一眼七娘,只见七娘道:“多谢姑娘,咳咳。”

话还没说完,七娘便又是一阵咳嗽。

“七娘不必客气。”白大娘道:“长安是个极好的女子,一定会照看好婉婉的。”

七娘闻言,便点了点头,随即她低头看向婉婉,抚了抚她的脑袋,低声道:“婉婉,这几日娘先在家养病,你在白大娘这里,同长安姐姐一起,要乖乖的,若是娘病好了,就接你回去。”

对于七娘的问话,婉婉几乎不为所动,她看也没有看七娘,只是低垂着眸子,一言不发。

七娘神色闪过一抹尴尬之意,但她似乎习以为常那般,只恋恋不舍的看了几眼自己的女儿,才一步一步的在白大娘的搀扶下离开了。

瞧着七娘那浮弱的背影,苏子衿一时有些不解。

白杨似乎也是看出了苏子衿的不解,于是他便道:“七娘是个苦命的女人,她丈夫早年便逝去了,只留下她和婉婉。她先天便是心肺不好,这些年为了维持和婉婉的生活,过的很是艰辛,只是婉婉……”

说到这里,白杨不由停顿住,他看了眼站在原地一言不发的婉婉,不禁摇了摇头。

苏子衿一下子便明白了,婉婉先天出生便少了一只腿,父亲不在,母亲又病重,看来也是个被命运捉弄的孩子。罢了。

------题外话------

一直喜欢桃花源记,所以借用了桃花源记的某些小灵感~飘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