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我的心上人/将军策:嫡女权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陶圣心离开之后,便一路乘着马车,来到了醉意轩的雅间。

她推门入内,只见里头有男子着一袭云锦白衣,背对着她站在窗台。

“世子!”陶圣心一时间恍惚起来,眼底弥漫着丝丝爱意。

男子低声一笑,转过身来,眼底有邪肆浮现:“陶大小姐可是认错人了。”

陶圣心微微一怔,瞧着那张俊秀的脸容,一时间美眸闪过厌恶之色。她确实忘记了,与她约好在醉意轩见面的,不是司言,而是三皇子——司天凌

只是,这司天凌的背影实在与司言有些相似,若是乍一看,倒是极为容易误以为是司言。尤其今日,他穿着一袭云锦白衣,便俨然与司言一般无二了。

但眼前这人……别说司言了,便是司卫,也是及不上的

“三皇子今日倒是穿的有些不一样。”陶圣心温婉一笑,仿佛方才在府中的冷厉面孔不是她一般,一时间,倒是全然变成了从前的模样。

“哦?”司天凌微笑起来,神色有一丝恶意。他缓缓上前,欺身嗅了嗅陶圣心的发梢,只道:“陶大小姐今日也有些不同。”

陶圣心下意识一躲,便勉强扯出一个笑来,反问道:“三皇子是说哪里不同?”

私底下,其实陶圣心极为厌恶司天凌。她所看到的司天凌,其实一直与外人看来的不太一样。在外人眼中,司天凌淳厚、和善,是个极为温文尔雅的人。然而,在她的面前,司天凌却是个极为邪肆的男子,这也就是一直以来,陶圣心为何抵触他的原因。

这个男子,阴暗而深沉,让人恐惧不安。

“血腥味。”司天凌露出一个似是而非的笑来,他深吸一口气,露出一抹极为变态的神色:“这股新鲜的味道,可是先前陶大小姐不曾带有的!”

司天凌话音一落,陶圣心便不由脸色惨白起来,她眸光微微一闪,便凝眸道:“三皇子可真会说笑话,圣心今儿个可是堪堪沐浴出来,怎么会有血腥味呢?”

说着,陶圣心下意识的便攥紧了右手,忽然便想起那婢女的脸颊被她的利爪深陷而流出的血来。

“本皇子在同陶大小姐开玩笑呢!”司天凌忽然扬唇,眼底闪烁着异样的光芒:“不过陶大小姐是刚刚沐浴过么?要不要本皇子来检查一番,看看洗干净了没有?”

陶圣心心下一惊,便抬眼看向司天凌,只见司天凌眼底闪烁着贪婪的**,唇边的笑意却有些浓烈而刺目。

“三皇子莫要……莫要同圣心开玩笑了!”陶圣心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随即便道:“若是无事,圣心便先行回府了!”

说着,陶圣心快速的转身,便要开门离开。

只是,这时,身后便又传来司天凌幽幽的声音,他说:“陶大小姐这是利用完本皇子,便打算过河拆桥了?”

陶圣心脚下微微一停,想起自己来的目的,心中的恐惧便顿时消散了三分,于是,她转过身来,勉强一笑:“三皇子说什么呢?圣心岂会是过河拆桥之辈?”

“哦?”司天凌启唇笑了笑,随即兀自坐下,手下执起杯盏,悄然道:“本皇子还以为,陶大小姐用完了本皇子的死士,便打算转脸不认人了呢!”

一边说,司天凌一边抿了口酒,动作优雅之余,却有一丝难以言状的睥睨之气。若是司天飞在场,一定要惊掉下巴,且从此不会再愚蠢的将司卫看作竞争对手。

因为,比起司卫的愚蠢无状,显然眼前这个深藏不露、邪肆非常的司天凌更具备夺储的资格

“三皇子说笑了。”陶圣心手下微微拢起,感受着司天凌身上传来的压迫感,不由端庄笑道:“圣心很是感激三皇子的帮衬,只是……今日那批死士,全数被击杀了!”

她向司天凌借了一批死士,只是,在苏子衿的大喜之日,那些死士却被司言的人击杀了!心下有些恼恨之余,陶圣心却没有太多的心疼之意,毕竟那些死士不是她的人,所以乍一听消息的时候,她只是恨苏子衿抢走了司言罢了

“那便击杀罢。”司天凌很无所谓的勾唇,他一口喝光杯中的酒,淡淡道:“不管那些人死了还是活着,陶大小姐不要忘了和本皇子的约定便是!”

司天凌的话音一落地,陶圣心的脸色不由更加白了几分。心下有些抗拒的厉害,可是,此时此刻,她却无法辩驳。

她想报复苏子衿,想杀了苏子衿,可陶家的人,根本不会支持她,便是她的母亲魏氏,也一定不会赞同,而她一个闺中女子,根本没有任何势力可用。所以,陶圣心找上了司天凌,她知道司天凌不是表面上看起来的那般简单,所以……她便与虎谋皮,在他看来,只要杀了苏子衿,一切便都是值得的

她答应司天凌,只要司天凌借给她死士,她便嫁给司天凌!她知道,司天凌一直对她求而不得,所以这样的要求,司天凌不会拒绝。

“陶大小姐不必害怕。”司天凌瞧着陶圣心惨白的脸,不由轻蔑一笑,手中一挥,便道:“不妨先与本皇子吃一顿饭?”

“三皇子……”陶圣心看了眼司天凌,下意识的便要拒绝。

只是,司天凌哪里容的她拒绝,他只笑了笑,便道:“看来陶大小姐是看不起本皇子了?若是如此,陶大小姐今日来,又是所为何事?”

说着司天凌动起筷子,夹了口菜,一副很是随意的样子,看的陶圣心心下一慌。

今日她前来赴约,是为了什么?自然便是为了苏子衿……是了,她一定要除去苏子衿,无论如何

敛下心中的那抹情绪,陶圣心抬眼笑起来:“圣心方才只是同三皇子开玩笑的。”

言毕,她便缓缓坐了下来,心中所有的畏惧,都消散不见,一时间,眼中只剩下恨意森然。

“喝酒。”司天凌不以为意,倒是不去问陶圣心所谓何事,他极为有风度的为陶圣心斟了一杯酒,仿佛又回到了外人眼中的那个温和忠厚的皇子形象。

陶圣心怀疑,故而只微微抿了一口,便笑道:“三皇子先前的帮衬,圣心心中感怀,只是可惜,苏子衿……还活的很好,圣心实在愧对表妹。”

陶圣心口中的表妹,无疑便是魏半月了,自那时魏半月被打伤,不仅毁了名声,而且在遭到了家中之人的排挤厌恶,她的手已然算是毁了彻底,一时间在锦都销声匿迹起来。故而,这一次,陶圣心依旧打着为表妹讨回公道的旗帜,她想要苏子衿死,却不将这等子心思安在自己身上,大约她已经做惯了伪善的事情,一时间着实难以撕开伪装,任人观摩。

司天凌不以为意,只掀起眼皮子,嘲弄一笑:“陶大小姐竟是这般欢喜司言?”

陶圣心的心思,司天凌自是一览无余,只是可笑的是,她一直以为他人愚钝,便总是装模作样,实在叫司天凌有些瞧不起的很。

“三皇子……这意思,圣心听不懂。”陶圣心咬了咬红唇,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任谁瞧了都要疼惜几分。

只是,司天凌却是突然笑了起来,有些恶意满满道:“陶大小姐可莫要装了才是,本皇子可不太喜欢这种无趣的把戏!”

瞧着司天凌满是嘲讽的笑意,陶圣心有一瞬间脸色涨红起来,那种被窥见肮脏心思的羞耻感,一瞬间涌上了她的脑海。

陶圣心的反应,似乎在司天凌看来极为有趣一般,不待她回答,他便笑道:“陶大小姐这般执迷不悟的模样,可真是像戏台上的丑角,只不过,司言知道陶大小姐的心意吗?还是说,他即便知道,也对陶大小姐没任何情意?”

“够了!”陶圣心脸色徒然变得阴沉下来,她脸上的端庄笑意不再,只剩下明晃晃的恼羞成怒。

“够了?”司天凌哈哈一笑,眸底却闪烁着邪念:“陶大小姐大概不知道,与虎谋皮可要做好谋皮的准备!若是你再这般畏畏缩缩,便没甚意思了!”

陶圣心怒容满面的看向司天凌,嘲讽道:“三皇子是什么意思?圣心若是畏畏缩缩没有意思,那么三皇子又算什么?难道三皇子就是个上的了台面的吗?”

他们都是伪装了十几年的人,若不是她没有势力,没有人手,会像如今这样,畏畏缩缩?

司天凌闻言,倒是没有恼怒,他缓缓起身,俊秀的脸容靠近陶圣心一步,笑道:“本皇子确实看起来畏畏缩缩,可本皇子不仅要权势江山,还要……”

他微微勾唇,森然道:“还要白骨成堆,尸浮万里!”

陶圣心心下一惊,下意识的便想要躲了过去,却不想,司天凌快她一步捏住了她的下巴。

“你要做什么?”陶圣心惊惧起来,隐隐便想要起身逃跑。

只是,司天凌哪里容的她动作?只见司天凌手下更是紧了几分,他低头嗅了嗅陶圣心的发梢,眼底有**缓缓的浮现起来。

“若我是你,不仅要苏子衿的命,还要……司言的命!”说着,司天凌突然便凑下嘴,一口咬在了陶圣心的唇上。

陶圣心挣扎的推开司天凌,眼底闪烁着惊恐:“放开我!”

这一推,便有血珠子自她的唇边溢出,看的司天凌一阵血脉喷张。他下腹一紧,便很快朝她扑了过去。

陶圣心尖叫一声,立即便要开门逃开。只是,无论她怎么拍打,那扇门就是紧紧关着,便是门外的人,也好似没有听到呐喊一般,安静至极。

“不要碰我!”陶圣心忽然便明白过来是怎么一回事,于是她一边躲避,一边尖叫着。

“哦?”司天凌暗哑下声音,倒是停下了动作,他缓缓走到一旁,自柜子里抽出一条皮鞭,十分下流的舔了舔唇,阴测测道:“待会儿,你可不要求我!”

“你说什么!”陶圣心忽然全身一抖,感觉到有股奇异的颤抖自身体发出,便瞪大了眸子,尖锐叫道:“你给我下了药!”

说完这句话,陶圣心便觉得一阵心悸,她缓缓靠在角落,感觉整个人都酥麻起来。

半晌,她忽然轻启唇瓣,美眸开始混混沌沌起来:“世子,是你吗?”

低低的一声呢喃,司天凌的眸色愈发深了几分。

一室旖旎,醉意轩的雅间内,有男女交缠在一块,听得门外的侍从一阵心猿意马。

……

……

然而,谁也不知道,屋顶上有一男一女正在静静的窥探着,只是在司天凌即将脱了衣袍的时候,男子宽厚的手掌便覆在了女子的眼睛上,遮住了她的眸光。

“走罢。”清冷冷的嗓音响起,不待女子反应,男子便一把将她抱进怀中,眨眼之间,两人便回到了对面肆念轩里头。

“世子可是好魅力。”一到雅间里,苏子衿便发出一声轻笑来:“没想到陶大小姐到了最后,竟是将三皇子幻想成了世子。”

司言闻言,不由眼底浮现一抹冰冷和厌恶,只是,相较于对陶圣心的厌恶,司言更为不悦的是苏子衿的态度,她好似,一点也不介意他被陶圣心意淫了一般,那股子从容的模样,实在叫人心中不好受。

见司言不说话,苏子衿便缓缓看向他,却不想,这厮一脸冷冰冰的样子,眉宇间有几分不悦之色浮现。

“世子不必如此,”心下以为司言是被陶圣心恶心了才这般神色,于是苏子衿便宽慰道:“左右她也只是意淫一番,并不会造成什么伤害。”

说这话的时候,苏子衿一脸的认真,便是眉眼中的笑意,也不似先前那般轻巧从容,只隐约露出一丝安慰的神色。

然而,苏子衿的安慰,却是意外的让司言觉得有趣起来。他从前其实不知道,原来苏子衿也有这般低情商的模样,如今瞧着她如此一脸正经的,他便觉得格外可爱。

这般想着,司言便忍不住伸出手,想要摸一摸苏子衿的脑袋。只是,手刚伸出来,他便意识到自己此时似乎略显登徒子……

于是,这伸出来的手便在那一刻,生生又往后缩了回来。

苏子衿不解仰头:“世子?”

司言:“……嗯,你头上有虫子。”

意识到自己口不择言说了什么,司言一时间有些懊恼,只是他面上分毫不显,只淡淡的抿着唇。这虫子一说,实在有些恶心的紧,平常女子大抵是要尖叫一声……

只是,出乎他意料之外的是,苏子衿却是只愣了愣,随即蹙眉,淡淡道:“世子可否帮忙将虫子捻下来?”

方才他们在屋顶上窥探,而那上头确实是有一颗参天大树,苏子衿心下并不意外,毕竟在树下呆了许久的话,即便是冬天,也不是没有可能沾染到虫子。

“好。”司言应了一声,随即他微微上前,伸出手的一瞬间,司言素来清冷的凤眸有笑意闪过,他忽然便觉得,苏子衿这女子,聪慧至极,又意外的有些大胆、可爱至极。便是这样拙劣的谎言,她也没有怀疑。

苏子衿:“……”

捻虫子便捻虫子,有必要突然靠她那么近?分明司言手臂很长,即便不上前一步,也可以轻易便将她发上的虫子捻起。

若不是司言这厮极为耿直的性格,苏子衿想,她大抵就要觉得他这是……在吃她豆腐?

很快的,司言便装模作样的假意在她发上捻到一只虫子,随即在苏子衿没来得及说话的时候,他长袖一甩,便将‘虫子’扔到了窗外。

苏子衿没有多想什么,只微微笑了笑,道了声多谢。

随即她看向司言,便接着道:“瞧着三皇子那模样,想来也是不需要下药的。”

今日齐子亦离开后,司言便和苏子衿出来了,因为他们两人,其实都不相信陶圣心会有那么多、那么有势力的死士。所以,经过一番推测,他们便怀疑起了三皇子——司天凌,经过孤鹜的探查,确实发现了司天凌手底下的死士,少了一些,而司天凌本人却隐藏的很是秘密,所以基本上没有人知道。

司天凌在人前总一副敦厚老实的模样,其实司言却是一早便知道,他并不是无能之辈,毕竟惠妃那女子,不显山不露水,隔岸观火,端是一副不争不抢的模样,却也受宠了这么些年。

这样的女子,大抵教出来的儿子,不会太差。

于是,司言便带着苏子衿单独出来了,出来之前,苏子衿可是还让司言带上一些催情粉,因为在药效上,这催情粉委实比一般的要猛烈一些。接下来的事情,其实顺理成章,只是,苏子衿到底没有料到,司天凌这次将陶圣心请来,其实也是想要占了她的身子。

司言闻言,只淡淡道:“司天凌本就与司天雄无异。”

司天凌虽看似敦厚老实,其实内心十分**且残暴,只是这些他都隐藏起来,几乎所有人都不知道他的这一面。

他虽时常不在锦都,却是对这些皇室的子弟极为了解,因为他的存在,对这些同样有些威胁,他们既是想着讨好他、拉拢他,同时也想着除掉他!所以,司言自是要将这些人掌握清楚,只不过他从来不说罢了,这种沉默的性子,便让司天凌和司随这两个惯会隐藏的人以为,他完全不知道。

苏子衿闻言,倒是有些惊奇,不由展颜一笑,她道:“世子其实也是极为莫测的人。”

这话倒是不知褒贬,只是,听在司言的耳朵中,却是有些不甚动听。若是苏子衿的话,大抵……并不关乎褒贬罢,她如此说,只是因为,她下意识的,将他当作敌对之人去揣测。

心中不太愉悦,司言便低声道:“你在想什么?”

他垂眸看她,那张言笑晏晏的脸容惯性的便浮现一抹笑意来,她的笑容很是温软,却一时间变得冷情至极。

“倒是没有什么。”苏子衿微笑着,心思莫辨。

她其实在想,若是司言与她为敌,若是公平的争夺一样东西……譬如江山,譬如战争,那么会是谁胜谁负?

不过,这是一种聪明人与聪明人之间的揣测,其实无关其他,故而苏子衿并不是特别认真去思索。

就在这时,司言忽然低眉看她,他眸光璀璨而认真,有情愫划过深邃之处。

他说:“我不会与你为敌。”

便是无论如何,他都不会与苏子衿为敌,这个女子,已然成为他心尖上的珍宝,无论如何,他也不会与她为敌。

苏子衿微微愣了愣,心下来不及深思司言为何摸透了她的心思,不由便启唇问道:“为何?”

她不明白,司言为何待她如此之好,又如此笃定她是最重要的,毕竟未来,谁也说不准,不是吗?

她其实,素来便不太相信男子的誓言,便是没有从前那个人,她也不是很信。

这世间太多的山盟海誓,可当他们毁去誓言之后,山依旧、海依旧,变得,只是人心。

“因为我是司言。”他微微抿起薄唇,清冷的面容漫过动情之色:“而你,是我的心上人,苏子衿。”

因为他是司言,只是一个恋慕着苏子衿的司言,而她是苏子衿,只是他的心上人苏子衿

司言不慕富贵、不爱权势,唯独有的一份真心,也落在了苏子衿的身上,所以,他不会、也不愿与她为敌。她若是喜欢权势,他便为她争夺一番。她若是喜欢江湖,他也可以放下一切。

他不愿成为天下人的司言,只愿是住在她心中的司言,仅此而已。

苏子衿看着司言,一时间桃花眸子闪过一抹情愫,胸腔传来一阵阵悸动的响声。

她抚上心口,忽然便想起了,她左胸口有一道疤,那是羽箭穿破留下的痕迹,入骨入髓。

那仍旧在灼烧的伤提醒着她,一切不过过眼云烟罢了,当不得真。

苏子衿兀自微微一笑,她偏过头,眉眼弯弯道:“我对世子,别无他想。”

她想,司言此时的爱,是浓烈的,炙热的,也是真实的。只是,他的爱太过炙热,以至于她怕自己会被灼伤。所以,她不会,也做不到去回馈,去感知,因为她的心上有一道疤,这伤口很深,即便过了三年,也依然宛若新伤。

若是早些年的话,苏子衿知道,她一定会爱上司言,这样炙热又冰冷的司言,这样直率又从不隐藏爱意的司言……然而,那日燕夙曾问过一样的问题,只是她刻意便只说不会爱上,其实心中,她比任何人都清楚。

苏子衿这话,无疑便是在婉拒了,司言心中有些心疼,不是为他自己,而是为苏子衿。他恍然想起,在地宫的时候,她问他,是否曾经爱过一个人,那时候,他说没有。她是怎么回答的呢?

她说:世子大抵不知,如果你恨极了一个人,便是死,也不愿意再见他一面。

他想,其实苏子衿,爱过这样一个人,只是那人,伤她至深,所以她在害怕,害怕他的爱太过炙热,会像那个人一样,将她汹汹燃尽。

司言抿唇,清冷的瞳眸溢出一丝情愫,他只垂眸,故作什么都不曾发生一般,淡淡道:“司天凌那头已然安排好了,现下先送你回去。”

苏子衿能够出来,其实是司言极为小心谨慎的带着,毕竟如今那么多人盯着,他便借着昭帝宣他入宫的这个机会,故意做了个假象,只装作他已然进了皇宫,便带着苏子衿出来了。

司天凌和陶圣心既是敢动苏子衿的主意,大抵便要承受住这后果!没有人可以在他的眼皮子底下,试图打苏子衿的主意,还能够安然无恙

“好。”苏子衿点了点头,见司言不再提及,便淡淡笑了笑,她也故作一副什么都不曾发生的模样,只是心中……到底有些说不出道不明的沉郁之感。

……

……

御书房内,昭帝与战王爷相对而坐。

眼前是一张棋局,相较于外头大臣们的天寒地冻,现下的昭帝与战王爷却是安逸的坐在屋内,烤着小火,品着清茗,优哉游哉。

“陛下,你这里的雪山云雾倒是不错。”战王爷抿了一口茶,笑道:“清爽甘甜,回味无穷!”

“朕不是让人送了些给你?”昭帝斜眼看向战王爷,有些无语道:“怎么还想着变着法儿从朕这里骗茶过去?”

今年的雪山云雾并不高产,所以仅存的一些,便被进贡给了昭帝,而昭帝与战王爷关系极好,又都是最爱雪山云雾之人,自是不吝啬这一些茶叶,便拿了三分之一与战王爷、三分之一分下各个宫中,还有三分之一留给自己。

“哎……”战王爷放下手中的杯盏,捻起一颗黑棋,便道:“陛下不知道,我们家楚楚是极为心疼子衿的,这不,陛下拿来的全部茶叶,都给了子衿了,臣这儿倒是点滴不剩。”

虽说话是这样说,但战王爷却是丝毫没有很心疼的模样,他一副‘给女儿的自然要是最好的’的模样,看的昭帝有些无语至极。

这厮就是这样,自己宠闺女也就罢了,还装模作样想从他这儿骗到一些茶叶,实在是……无耻

“陛下,不妨我们来赌一盘棋罢?”见昭帝故意不说话,战王爷脑子一转,桃花眸子便漫过一抹精光。

“赌什么?”昭帝面色寡淡,心下知道战王爷的用意,便故意兴趣缺缺道:“左右赌了这么些年,你可是输大于赢,朕若是赢了,也觉得没劲的很。”

战王爷笑起来,俊逸的脸容浮现一抹不以为意:“赌棋有什么意思?没新意没心意!”

说着,战王爷摆了摆手,继续道:“若是陛下愿意,不妨我们赌一赌长宁王世子?”

“哦?”昭帝有些来了兴趣,便忍不住挑眉道:“怎么赌法?”

见昭帝上勾,战王爷便道:“咱们也莫要赌太复杂,就赌一赌长宁王世子何时能到。”

昭帝如今下旨去宣司言,大抵已然过了半个时辰了,而这半个时辰下来,司言便是从长宁王府到皇宫一个来回,也是可以的。

只是,司言却没有出现,这让昭帝心下无奈。故而,他便借着给战王爷‘讨公道’这个理由,将战王爷召了进来,两人聊了会儿,寻思着无聊,便又下起了棋,独留下一群大臣在外头吹着冷风、顶着寒雪,实在腹黑。

“若是阿言一个时辰内能够过来,便算是朕赢。”昭帝手中黑子落下,继续道:“若是不能,便算是你赢。怎么样?”

“甚好。”战王爷抚掌,笑道:“只是,臣若是赢了,陛下便送与臣一些茶叶,倘若是陛下赢了……”

“你那把弯刀。”昭帝打断他的话,笑道:“你就拿那把鬼蜮弯刀做赌注,如何?反正旁的东西,朕也是瞧不上。”

战王爷:“……”

这老皇帝可真是心狠!竟然还在觊觎他的鬼蜮弯刀呀!那可是他年轻时候好不容易弄到手的宝贝,算得上上古的神器,与屠麟剑大抵是不相上下的。

“怎么?不敢赌了?”昭帝扯出一个嫌弃的神色来,淡淡道:“既是不想赌了,那便算了罢,朕自是不会勉强他人。”

“赌就赌!”战王爷一咬牙一跺脚,便道:“不过这赌注不对等,臣还要加上一样东西。”

“你要什么?”昭帝掀起眼皮子,笑道:“莫不是玲珑棋?”

玲珑棋是世上少见的珍宝,大约天下爱棋之人,都想纳入怀中。普通的棋子分为黑白,而玲珑棋却分黑白红三种颜色,玲珑棋十分袖珍,棋子材质是万年血珊瑚、千年玄铁以及冰蝉雪琥珀制成,当得天下独一无二。

“不错,”战王爷点了点头,笑道:“臣的闺女喜好对弈,若是可以将陛下手中的玲珑棋赢来送与她,想来她定要欢心一二。”

“苏彻,你这厮……”昭帝瞪了一眼战王爷,想要从他这里拿到玲珑棋去献宝给闺女,谄媚!实在太谄媚了

“陛下若是不想赌,那便算了罢。”战王爷故作无奈的笑了笑,随即道:“陛下是皇帝,臣自是不敢勉强陛下的。”

“赌罢!”昭帝手下棋子落地,吹胡子瞪眼道:“朕可提前说好了,愿赌服输!”

“自然。”战王爷桃花眸子闪过笑意,随即道:“愿赌服输!”

说完这句话,两人便开始沉默着下棋。

而与此同时,屋外的雪愈渐下大了几分,大臣们顶着风雪,执着玉板,正在御书房外等着。

陶行天心下有些怀疑,便上前一步,看向高公公道:“公公可知现下陛下与战王爷谈得如何了?若是再这般等下去……”

高公公会意,便笑道:“丞相大人安心,奴才这就进去禀报陛下。”

“有劳公公了。”陶行天点了点头,心中倒是觉得这高公公极为上道。

高公公道:“这是咱家的分内事,丞相大人不必如此。”

说着,高公公便很快进了御书房。

不到片刻,他便又从御书房内走了出来。

见高公公出来,不止是陶行天,便是其他的大臣,也都期待的瞧着他,心中只盼着昭帝能够让他们一齐进内,毕竟现下实在太寒冷,已经有几个大臣打起了喷嚏,想来要是再不取取暖,很是容易染了风寒。

高公公走到陶行天等人的面前,温和笑道:“大人,陛下正在与战王爷说着事情,也不知什么时候说完,陛下说了,各位大人若是觉得累了,便自行回府歇着,等到陛下和战王爷说清楚那事以后,便召见各位大人。”

高公公的话音一落地,大臣们的脸色便瞬时更加惨白了。甚至有的大臣已经发起了抖,一个个皆是面面相觑。

这时,右侍郎便率先道:“既然如此,那么臣就先回府等候了。”

有了右侍郎的这个开头,其余的大臣们也开始陆陆续续的告了声辞,接连的便离开了。

一时间,在场的只剩下陶行天和丞相府为首的大臣,场面一度极为尴尬。

陶行天见一些臣子都期盼的看着他,心下一沉,好半晌,他才道:“陛下与战王爷既然还没结束,那么臣等便先行离开了。”

说着,陶行天拱了拱手,只片刻功夫,那些浩浩荡荡的大臣们便走了个彻底。

高公公笑着凝视,心中暗暗道一声:陛下这手段,实在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拟啊

……

……

陶行天很快便坐着马车,离开了皇宫。相较于外头的寒冷,显然马车内要暖和许多。

他一路沉默不语,眼底有阴鸷的光芒闪现,然而,就在马车快到锦都南街的时候,外头忽然有吵吵闹闹的声音传了过来。

陶行天不由皱起眉头,不由沉声问道:“怎么回事?”

“相爷,好像是三皇子糟蹋了良家妇女。”车夫一边留心沿街百姓的议论,一边回道。

“三皇子?”陶行天眸光浮现一抹不明之色,三皇子不是一个憨厚的人?怎么会闹出这等子荒唐的事儿来?

这样想着,陶行天便不由吩咐道:“先停下马车。”

车夫点头称:“是。”

于是,很快的,马车便被停了下来。陶行天套上大氅,便缓缓下了马车。他一路过去,随着人流的方向,便抵达了醉意轩的门前。

一众百姓围的密密麻麻,陶行天根本看不到里头的情形,却听耳边有女子哭喊的声音响起。

“大姐姐怎么样了?”陶然哭哭啼啼道:“三皇子怎的这样,好歹大姐姐是相府的嫡女,三皇子便是心中欢喜她,也不能……不能这般……!”

司天凌整了整衣服,脸色十分阴郁:“这儿的雅间是本皇子包了的,陶大小姐自顾自的跑来本皇子的雅间勾引本皇子,怎么陶二小姐说是本皇子的错了?”

今日司天凌本就是想强占了陶圣心的身子,这样一来,陶圣心自是不敢坑声,毕竟说到底,吃亏的也是她。只是,他没有想到,自己今日倒是有些奇怪,火气旺盛至极,不过,在他还未尽兴的时候,这陶然便带着一群人冲了进来,不仅坏了他的好事不说,还直接的便将事情闹大了起来。

一时间,众皆哗然。

原来这与人苟且的女子,竟是丞相府的陶大小姐,锦都第一美人陶圣心

“天啊,这陶圣心也太不知廉耻了吧!”有人嫌恶出声。

另一个人便附和道:“是不知廉耻,这样的女子,实在有些让人作呕!平日瞧着可是冰清玉洁的很,原来骨子里是个骚娘们儿!”

“噫,原来丞相府的家教就是这样!还书香门第呢!老子看啊,是个男人她都喜欢!”

……

……

一句又一句污言秽语传入陶圣心的耳朵里,她死死的盯着地面,整个人还处于呆滞状态。此时,她穿着被撕的破烂的衣物,裙摆满是秽物,分明方才她看见的是司言……为何竟是成了司天凌了?

脑海一片混沌,她咬着红唇,感受到身上传来的阵阵痛意。不仅是下身的疼,还有那浑身的鞭痕……

完了!如今,什么都完了!司言不会再看她一眼,便是司卫,也决计不会娶她,她先前嫌弃魏半月毁了,如今自己比起魏半月,竟是毁的愈发彻底起来

见陶圣心如此,陶然心下更是痛快极了,没有犹豫,她便立即道:“无论大姐姐如何,现下三皇子占了大姐姐的身子,所有人都是知道的,难道三皇子就没有任何责任吗?”

这话虽说看着便像是在为陶圣心讨公道,只是,听在旁人的耳朵里,便是承认了陶圣心勾引在前。

司天凌闻言,不由勾起一抹冷冷的笑意来:“陶二小姐与陶大小姐可真是姐妹情深啊!”

如今他心情不佳,浑身的火气还没有发泄完,尤其是看向一旁的陶圣心,他便觉得下腹微微紧了紧,一心便只想着回府一趟,自是没有太过隐藏自己的脾性。

只是,司天凌没有料到,这一幕竟是落在了陶行天的眼里。

阴鸷的眸光微微一沉,陶行天便看向司天凌,那青年脸上透着邪肆,与往日里所见的模样竟是天差地别,这司天凌……

陶然闻言,便面色一红,恼羞道:“三皇子莫要扯东扯西的,如今我已然派人王府里禀报,三皇子最好不要……”

“啪!”然而,就在这时,陶圣心忽然伸手,狠狠一巴掌甩在陶然的脸上,她眸光有些狰狞,眼底的惊涛骇浪的嗜血。

“你……”陶然下意识便想破口大骂陶圣心有毛病,可话到嘴边,她便又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哭道:“大姐姐,然儿知道大姐姐心情不好,可然儿只想为大姐姐讨一个公道,大姐姐若是有气要撒,然儿可以……可以回去后再任凭大姐姐处置!”

陶然的话音一落地,众人皆是开始唏嘘起来。毕竟所有人都知道,陶圣心是嫡女,陶然的庶女,瞧着陶圣心和陶然两人的反应,分明在府中的时候,陶圣心便是这般蛮狠手辣,这才致使如今陶然好心好意为嫡姐着想,还被反手打了一巴掌。

“陶然!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陶圣心上前一步,美眸中所有的端庄良善,一时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她已经毁了,毁的彻彻底底,如今司言不会再喜欢她,也不可能再接纳她,这件事若是府中的祖父和爹爹知道,想来也不会留下她的……既然都已经这样了,再撑下去又有什么意义?

陶然咬了咬红唇,便委屈道:“大姐姐,然儿没有,然儿只是……”

“闭嘴!”就在这时,陶行天缓缓出现。

一时间,众人皆是炸开了锅,许多认得陶行天的人都不由惊呼起来,这便是大景的丞相——陶行天

陶圣心脸色一白,心下犹如一潭死水,有惧色划过眼角。

陶然看了眼陶行天,心下虽害怕,但到底认为这件事丢人的只是陶圣心,便低下头,不敢出声。

司天凌不耐烦的眼底终于有了一丝微微变化,他盯着陶行天,紧握的五指捏成一团。

“这件事情,到此为止。”陶行天不去看其他人,只眸光落到司天凌身上,道:“只是,三皇子心中要有数,这事总该有个交代罢?”

司天凌微微一顿,只是,不待他说话,陶行天便冷冷道:“回府!”

这话,无疑便是对陶圣心和陶然说的了。如今这样的情况,越是待下去便越是对陶家不利,这两个人,实在愚蠢到了极致

……

……

------题外话------

明天阿言收拾陶皇后,见证柿子的腻害,走起~哈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