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陶皇后下场/将军策:嫡女权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御书房内,昭帝和战王爷依旧下着棋,在知道大臣们都离开后,战王爷默默的为昭帝竖了个拇指。

棋到末尾,一个时辰也过了一大半。

这时,有太监跑了进来,便禀报道:“陛下,长宁王府的马车进宫了!”

“进宫了?”昭帝眸底有喜色划过,随即他看向战王爷,笑道:“苏彻,这局朕赢了,愿赌服输。”

战王爷闻言,不由叹了口气,心下有些后悔,嘴上却还是不死心的继续道:“臣自是愿赌服输,不过陛下可得等世子来了才能定论。”

“好。”昭帝大手一挥,便吩咐那太监道:“你去催促一番阿言,让他赶紧过来!”

“是,陛下。”那太监应了一声,随即便笑着打算出去。

不想,这时高公公却是匆匆进来。

昭帝心情颇好,便淡淡问道:“何事?”

高公公低头,恭敬禀报道:“陛下,世子爷遣人送来消息,说是今日不方便入宫……”

“你说什么?”昭帝眸光一顿,立即便打断道:“他不是已经进宫来了?怎么又不能到?”

“回陛下的话,”高公公道:“世子爷让人将马车驱进来,只是为了代为转达这不能来的消息!”

一瞬间,昭帝脸色有些差起来,然而,与他相反的是战王爷却满面喜色,显得非常开怀。

“陛下,看来这一局,是陛下输了。”说着,战王爷手下棋子落地,一时间,棋局上的胜负一眼便可以看出,这黑白纵横的棋盘上,战王爷赢了昭帝半子。

昭帝看着那棋局,半晌说不出话来,心中直直道司言辜负他的一片期望,可到底他素来纵容司言惯了,便是如今司言抢亲了,他心中也依旧相信,司言会有解决办法。

见昭帝沉默下来,高公公便紧接着道:“世子还说了,今日抢亲之事,夜间时候便可给陛下一个交代,届时,他自会同陛下和战王爷吿个罪。”

昭帝瞪了一眼喜滋滋的战王爷,沉吟片刻,终究还是叹气道:“去将朕的玲珑棋拿来。”

高公公微微一愣,不过转瞬,便笑道:“是,陛下。”

说着,高公公便很快退了出去,而那太监也在昭帝的挥退下,随即而去。

一时间,整个御书房便又剩下昭帝和战王爷两人。

昭帝放下手指的棋子,掀起眼皮子朝着战王爷瞧去:“我说苏彻,你闺女被抢了亲,怎么你还一副无所谓的模样?”

虽然方才昭帝没有去问,但现下眼见着战王爷赢走了他的玲珑棋,心下就有些不悦了。

“陛下不也是一样?”战王爷抿了口茶,不咸不淡道:“七皇子被人抢亲,陛下不也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苏彻,你分明知道的,这件事朕也是不太赞同。”昭帝眯了眯眼睛,便道:“陶皇后竟敢设计逼朕,朕自是不会给她和老七做主!”

见昭帝说了实话,战王爷便道:“陛下当是知道,子衿是我苏家的掌上至宝,这桩婚事,莫说我了,就是战王府的一众人,都是不甚看好。”

苏子衿的反应,战王爷自然没有去说。祁山一行,本来昭帝和战王爷最初的意思是想看看苏子衿是不是苏家的血脉,只是,后来苏子衿和司言出了一些事情,这羽化泉之事,便也搁置下来。再后来,战王爷便已然不执着与验证身份一事了,毕竟他心中,苏子衿确确实实是他的女儿,这一点,便已是无需验证了。

“看来你是相信了那丫头了。”昭帝淡淡道。

即便战王爷没有说,昭帝心中亦是明白,如今战王爷的模样,显然便是将之前的怀疑都消除了去,否则他如今的神色,决计不会这般释怀。

“陛下,子衿确实是我苏彻的女儿。”战王爷忽然放下手中的棋子,站起身,单膝跪地道:“人都说父女连心,大抵便是这个意思。虽然子衿有时候虚虚假假,目的不明,但臣知道,她决计没有图谋大景的意思,臣以性命担保!”

此时,战王爷眉眼的笑意皆是淡了几分,他看起来极为认真,这是这些年来,昭帝很少看见他露出的神色。

凤眸微微顿了顿,昭帝倒是没有太过惊讶,他微微凝眸,道:“起来罢。”

说着,昭帝偏头看向棋盘上交错纵横的黑白子,缓缓道:“朕若是真的容不下她,又怎么会一直到现在,还没有任何举动?又怎么会任由阿言胡来,抢亲夺人?”

苏子衿确实是个神秘莫测的女子,可自从司言和她失踪回来以后,昭帝便对苏子衿有些改观了。

虽然司言没有说期间他们都经历了什么,但昭帝却是知道的,他作为大景的帝王,自是知晓火麒麟的方位,也知晓祁山存着的墨家机关术。

司言能够活着回来,大抵是昭帝意料之外的,毕竟先帝在世的时候,便一直觊觎里头的火麒麟,于是派了许多高手前去寻宝,只是,这些人,没有一个回来。他们就好像消失在茫茫森林中一般,连白骨都不曾留下。于是,昭帝登基后,便开始封山、驻兵,为的只是不让任何有企图的人前往祁山。

可司言,在不懂奇门遁甲之术的情况下,他却完好无损的回来了。也就是说,会奇门遁甲的,只有苏子衿。她很聪明,保全了司言的性命。只是,若她真有所图,便不会让司言轻易回来,毕竟在锦都之中,所有的人都不及司言来的通透,也不及司言手段厉害。只要司言不在了,她想要谋夺什么,便会愈发简单一些。

“多谢陛下!”战王爷敛下心中的喜悦,随即拱了拱手,才缓缓起身。

……

……

夜幕降临,锦都有消息闹得沸沸扬扬,原本长宁王世子抢亲一事已经是爆炸性的消息,却不想,又有消息传出,说是陶家大小姐与三皇子苟且被当场抓住,场面一度闹得极为厉害。

家家户户,茶余饭后便是讨论着这些事情,原本畏惧于诅咒的百姓,一时间不敢乱动起来。毕竟此次抢亲的是司言,人人畏惧的冷面阎王——司言

没有人敢挑衅司言,因为今日司言抢亲,几乎是屠戮一般,整个东街尸体无数,一时间震惊了无数人,而一整日过去,昭帝却是没有任何要惩处司言的意思,皇宫里一片安静,搞得百姓们更是惶恐不安,却不敢有任何举动。

毕竟‘诅咒’若是真的应验,遭报应的下家谁也说不定,但谁若是胆敢让司言不悦,那么毫无疑问,那挑衅之人的下场只能更惨。

司言在锦都的存在,亦正亦邪,正是因为他既守护朝纲、赈灾除贪,又丝毫不看任何人的情面,只要敢招惹他的人从没有好下场,这才致使愈发的没人敢去招惹。

暗夜悄然,西街有狗吠声响起,惊悚吓人,尤其是在这等寒风凛冽的落雪夜晚,更是有些凄冷的吓人。

一批黑衣人缓缓靠近西街的几所屋子。

“动手!”为首的人声音低沉,说出来的话却含着一股血腥味:“皇后娘娘有命,斩尽杀绝,一个活口也不留!”

“是!”一时间,有人齐齐应道。

说着,那几个黑衣人便抽出腰间的长剑,寒光闪过,冷厉一片。

然而,就在这时,眼前的几户人家忽然便亮了自家的灯,一时间,灯火通明起来。

随之,有暗影落下,为首的男子面容清冷贵气,只听他凉凉开口,薄唇有凛冽之意滚落:“杀!”

“长宁王世子!”为首黑衣人闻言,立即便惊声一叫,喊道:“无论如何,要完成娘娘的密令,一个不留将这几户人家统统杀光!”

一时间,屋外刀光剑影,有厮杀声响起。

屋内,百姓们相互抱成一团,心中又是惊惧又是恨意。

不到片刻功夫,屋外的刀光剑影缓缓消散。

宛若谪仙的如冷漠青年淡淡开口,清冷道:“都出来罢!”

听着那一声发号施令,众人不敢迟疑,便个个携家带口,出了屋子。

此时,屋外尸体横陈、鲜血四溢,浓浓的血腥味蔓延在空气之中,犹如炼狱。

有胆小的妇女和孩童低声哭了起来,个个都是惧怕的模样,便是男人也都一副惊惧不已的样子。

司言看了眼在场的百姓,清冷道:“现下你们只有两个选择,要么集体去击鼓鸣冤,状告陶氏皇后。要么……”

他拖长尾音,冷沉的嗓音有一瞬间隐过嗜血之意:“要么等着她第二波的杀手前来,将你们统统斩草除根!”

这个‘她’,众人都再清楚不过了,方才他们在屋内听的清楚,这些倒地的杀手,便是陶皇后派来的杀手,而杀他们这些‘无辜’百姓的原因,自然便是因为……不留后患

有胆大的男人忧心忡忡道:“可是……世子,我们只是一介百姓,怎样斗得过皇后娘娘呢?”

今日一早,司言便派了人前来告知他们这些人,只道陶皇后会派人前来处置他们,于是这些人惊惧之下,便按照司言所说的,一到晚上,便全都躲在屋子内,熄了灯,灭了烛火,在司言的保护之下,等着陶皇后派来的人。

果不其然,杀手还是接踵而来,陶皇后竟是过河拆桥,一到他们没有用的时候,便想要杀了他们灭口

在屋内听着黑衣人的话时,他们都是又惊又惧,心下更是后悔万分。

司言抿起唇角,睥睨道:“有本世子在,你们何所畏惧?”

一瞬间,众人开始动摇起来,若是有司言的话……确实无所畏惧。毕竟,司言此人虽清冷,但到底是个不食言的人,他也没有理由过河拆桥……

“我……我愿意!”有人站出,咬着牙道:“皇后娘娘先是威逼我们假装中毒,后又是派人杀害我们,即便我们不去揭发,她也是要再让人来动手,左右都是死,还不如信一次世子!”

那人的话音一落地,便有另一个人接着道:“我也愿意!”

前后有人站出来后,于是,所有的百姓都纷纷义愤填膺,齐齐点头。

司言幽深的凤眸划过一抹光,他清贵的容颜依旧冷峻,薄唇吐出几个字,道:“击鼓,鸣冤!”

于是,就在这一夜,锦都城内爆发了一场更大的动乱,西街百姓齐齐上街击鼓鸣冤,状告陶氏皇后威逼利诱、杀人如麻

在这些百姓的游说下,于是便有更多的百姓加入行列,斥责陶氏皇后利用民心,居心不良,有谋朝篡位的嫌疑

而与此同时,皇宫内。

“卫儿,你醒了?”陶皇后上前一步,轻柔的扶起司卫,眉眼皆是疼惜:“你不知道,今儿个你被抬入皇宫的时候,母后可是吓死了!”

“母后。”司卫在陶皇后的搀扶下,坐了起来,他身上确实没有受很重的伤,可是他的心中,却是无数的恨意森然。

顿了顿,司卫忽然想到什么,便急急道:“母后,子衿呢!她在哪里!”

“卫儿!”陶皇后面色一暗,眼角有厌恶划过:“苏子衿已然被司言掳到了王府,想来那女子……已是不洁之身了!”

一想到苏子衿,陶皇后便又想起陶圣心来,陶圣心今儿个和司天凌的事情,已然传的大街小巷皆知,陶皇后心中实在是又嫌恶又庆幸,嫌恶的是陶圣心的不知检点,庆幸的是,好在今日陶行天只是提说要司卫娶她做正妃,这般被玷污的女子,怎么有资格嫁给她的宝贝儿子?

司卫一听陶皇后的话,便有些心如刀绞起来,他几乎下意识的便相信了陶皇后的话,眼底有无数恨意惊起:“母后,儿臣一定要司言的命!一定!”

说这话的时候,司卫到底是忘记了,在司言的面前,分明他是那般惧怕的模样,便是今日,他也是眼睁睁瞧着司言将苏子衿劫走,却是不敢上前一步。

“卫儿,你且放心。”陶皇后心下亦是恨毒了司言,便眯起美眸道:“只要过了今夜,司言一定会万劫不复!”

民心的力量,没有人比上位者更明白意味着什么!即便昭帝再怎么宠信司言,即便司言再怎么权势滔天,也决计要被扒下一层皮

司卫咬着牙,开口道:“母后……”

然而,就在这时,有侍卫敲门入内。

为首的是大统领沉乾,只见他沉声拱手道:“皇后娘娘,陛下请您到县衙一趟。”

“县衙?”皇后眉梢蹙起,有些不悦道:“这深更半夜的,陛下怎么会让本宫前去县衙?”

沉乾没有回答,而是重复道:“娘娘,陛下请您前往县衙一趟!”

陶皇后凝眸,心下升起一股不安来。只是,这沉乾是昭帝的手下,自是不会假传旨意。

想了想,陶皇后便伸手抚了抚司卫的鬓角,道:“卫儿,你且休息着,母后去去就来。”

司卫闻言,只狐疑的看了眼沉乾,到底没说什么。

……

……

于是,很快的,陶皇后便随着沉乾,一路出了皇宫。

等到来到府衙门前的时候,看着围了一层又一层的人,陶皇后心下的不安便愈发盛了几分。

“快看!”有人指着陶皇后,尖声道:“是陶氏皇后!”

听着此人无状的言语,陶皇后下意识便拧起眉头,想要呵斥一声,却不想,前方传来昭帝的声音。

昭帝身着明黄色的龙袍,端坐在公堂之上,天子威仪,尊贵而霸气。

只见,他沉着面容,漠然道:“陶氏,上前来!”

这一声陶氏,听得陶皇后心下一惊,素日里虽然昭帝没有唤她闺名,但好歹也都是唤她皇后的,如今这样的称呼,让陶皇后心下的惊恐愈发盛了几分。

“陛下。”陶皇后暗自镇定下来,只扫了一眼周围的人,便端庄上前。

昭帝高坐公堂,战王爷就坐在一侧的椅子上,周边一些官员亦是同行在列,百姓将整个公堂围的密密麻麻,难以透风。

只是,眸光在触及一旁的清贵如玉的身姿时,陶皇后脸容不禁有森冷划过。

司言……这个时候,他竟是出来了?要不是司言,她如今的计划一定顺遂的完成了,卫儿也正在喜入洞房

想到这样,陶皇后便厉声道:“请陛下给本宫和卫儿一个公道!长宁王世子东街抢亲、屠戮迎亲之人……”

昭帝毫不留情的打断陶皇后的话,冷笑道:“陶氏且看看这些人是谁,再同朕说公道的话罢!”

说着,便有人将一群人带了进来。

陶皇后微微一愣,便抬眸看去,只见那是一群普通的百姓,个个面带惊惧和愤恨。心下‘咯噔’一声,陶皇后忽然便知道了现下是什么情况了。

那日她威逼这些西街几户人家的时候,其实是亲自出马的,因为她知道,若是没有自己这个皇后在场,这些百姓说不准便不受威胁了。

只是,她不是已经派人将他们杀了吗?为何……为何这些人还活着?

瞧着陶皇后的神情,其中一个西街的百姓便捏着拳头,道:“皇后娘娘是惊讶为什么我们还活着吗?”

现下有昭帝在场,他们便都不怯场了,尤其方才一群人击鼓鸣冤,在那样情绪高涨的情况下,他们如今便也胆子大了许多。

“本宫不认识你们!”陶皇后敛下情绪,只温和笑道:“本宫常年呆在深宫内院,怎么会识得这群草民?望陛下明鉴!”

看向昭帝,陶皇后依旧显得十分镇定。毕竟这几十年的皇后并不是白当的,这等魄力要是都没有,她岂不是失败至极?

“娘娘说不认得你们。”司言忽然清冷冷开口,他睨了眼在场的西街百姓,瞧着这些人义愤填膺的模样,凤眸越发的幽深了几分。

“长宁王世子可不要逼迫良民陷害本宫。”陶皇后怨念很深的看了眼司言,在她眼中,这个谪仙般的青年却宛若幽魂罗刹,叫人害怕却又深恶痛绝

“世子并没有逼迫什么!”这时候,另一个人站了出来,义正言辞的抛出一袋装有银子的锦囊,道:“皇后娘娘给了我们一人五百两银子,让我们假装中毒受害,不知皇后娘娘可还记得?”

“本宫不曾出宫,怎么会给你们银子呢?”陶皇后嗤笑一声,面上却依旧温和:“谁知道你们手中那些银子,从何而来?”

面对这些人的质问,显然陶皇后并不以为意。她给的五百两是随处可见的银锭,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所以,她并不怕这些人的对峙

就在陶皇后笑的从容的时候,有十五六岁的少年郎忽然走了出来,他摊开手心,质问道:“皇后娘娘既是没有出过宫,那娘娘可还认得此物?”

只见,那少年手掌心中,赫然有一个红玉色的耳坠,那耳坠上刻着一个容字。世人皆知,陶皇后的闺名唤作陶容华,那么这个容字……不就是陶皇后的闺名?

昭帝眯了眯凤眸,凉凉道:“这是朕送的,天下只此一对。”

那玉坠是五年前陶皇后生辰的时候,昭帝让人送过去的,一直是陶皇后的心头好,这件事,几乎整个容华宫的人都知道。那时候懿贵妃还讽刺过,说陶皇后不得宠,所以陛下赏赐的哪怕一个小物什也能够令她喜不自胜。

“陛下!”陶皇后脸色有些惨白,却依旧很是镇定:“臣妾这对耳环早些时日便丢了去,也不知怎么的,就到了这些人的手中,一定是……一定是有人要嫁祸臣妾!”

这‘有人’,大抵便是指司言了。

只是,陶皇后心中有些诧异,她当天并没有戴着那对耳环,而自那次被懿贵妃讽刺后,她便将耳环收了起来,心下有些气恼,便是没有戴了。

想到这里,陶皇后不禁瞪大眸子,她惊恐的看向司言,身子也逐渐颤抖起来。

“皇后娘娘耳环丢了?”司言清冷道:“可分明耳环应当还躺在皇后娘娘宫中的首饰盒中才是。”

司言的话一落地,众人皆是哗然起来,便是坐在一旁默不作声的战王爷,也颇有些诧异。

若是依着司言所说,陶皇后方才急急的找借口说耳坠丢了,岂不是心中有鬼?毕竟仔细去想,这耳坠应当是司言拿出来的一个幌子,一个诈陶皇后的幌子,不想陶皇后却是上当了

昭帝不怒反笑,语气却没有任何感情:“陶氏,你怎么说?”

“陛下!”陶皇后跪下身子,伏在地上道:“是臣妾的错!”

承认了?众人皆是不解,陶皇后这认错的模样,便是意味着她承认了?

司言眸光不变,只静静瞧着陶皇后,依旧面无表情,让人看不出丝毫情绪。

这时,陶皇后便又道:“陛下,臣妾不该因为心中生畏,便胡乱回答,臣妾只是害怕有人偷了臣妾的耳坠,陷害臣妾!”

陶皇后这一席话,说的在场的百姓面面相觑。说实在的,这样的场面,确实有些吓人,而陶皇后久居深宫,也不是没有可能对这样的陷害手段避防一二,若是因此慌忙借口丢失,也是合情合理。

然而,司言似乎对陶皇后的把戏没有任何惊讶的感觉,只见他微微抿唇,清贵的脸容浮现一抹冷意:“那么娘娘以为,这死士又作何解释?”

司言话音刚一落地,孤鹜便拉着一个黑衣人走了进来。

那黑衣人下意识看向陶皇后的方向,只是陶皇后却只跪在地上,目光落在昭帝的方向,不为所动。

“娘娘可是认得此人?”司言清冷的嗓音再次响起,孤鹜在他的示意下,将那死士往前拉了一把,堪堪拖到了陶皇后的面前。

陶皇后心下有些惊异,面上却依旧镇定的看了眼死士。随即她眸光不动,只故作不知道:“陛下明鉴,臣妾不识得此人!”

“本世子可是记得丞相府的死士都有一个特点。”司言不以为意,只淡淡道:“在死的一瞬间,脸色会变成暗青色!”

因为丞相府一直以来都是文臣世家,在培养死士方面并不能与武将世家相提并论,故而,丞相府的死士,都在服用一种提高内力的毒丸,这种毒丸致使他们寿命短暂,但内力却会提升两倍、甚至三倍。

而这种毒丸因为极毒,几乎服用此丸的死士都会在死的时候,脸上呈现出暗青色的中毒迹象,不过却是转瞬即逝的。

几乎整个锦都,只有丞相府的死士才会服用这种毒丸,这毒丸便是陶家的先辈为了提高陶家的死士能力,花了极大的功夫才让人造出来的,自然不会轻易给人。

“世子难道是要将脏水泼到我丞相府头上吗?”

就在这时,有人的声音响起,众人顺着那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只见陶子健和陶行天,双双便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

“参见陛下!”

“参见陛下!”一进来,两父子便齐齐先朝昭帝行了个礼,倒是显得极为恭敬。

战王爷脸上极快的划过一抹,冷笑之意,不过转瞬,便又恢复到寻常的模样,他坐在一旁听着,却是没有打算要说话的意思。

昭帝神色冷淡,显然不太愉悦:“免礼罢。”

“多谢陛下。”陶子健和陶行天不以为意,两人皆是挺直了身板,一副正义凛然的模样。

陶皇后一见到陶行天和陶子健的到来,便不由一喜,心中的惊惧,也随之消失了一些。

这时,陶行天看向司言,阴鸷问道:“世子如今这话,便是要当众将脏水泼到丞相府的头上?若是这人并不是丞相府的人,世子又当如何?”

说这话的时候,显然陶行天没有丝毫畏惧,看的昭帝一时间有些不解,难道这死士不是丞相府培养出来的?

可司言,素来不是会出错的人……

这一头,司言神色漠然,只冷冷启唇,不紧不慢道:“陶丞相想让本世子如何?”

“如何?”陶行天阴冷笑起来,沉声道:“世子抢亲在先、冤枉在后,本相以为,世子当辞官放权,好生反省!”

辞官不是重点,重点是放权,一旦司言的权势消失了,陶家便可以真正对他下手了

只要司言敢应承下来,便是他死到临头了!因为陶行天心中知道,他给陶皇后的死士,从来不是服过毒丸的!自从他这个女儿嫁到皇宫开始,他给的死士便都只是普通的。因为女子进了宫,便是要学会尔虞我诈,丞相府不仅是她的后盾,同时也是极容易被她争夺权势所牵连。

所以,从一开始,他便存了最坏的打算,无论出什么事情,只能是陶皇后一个人的过错,丞相府不会担责,也不会允许被连累进去

显然,陶皇后亦是明白了其中的玄机,她不由仰头,看向自己的父亲和兄长,这两人皆是一脸的阴鸷,可唯独没有的,是站在她身后的那份拥护

原来……原来从入宫开始,她便是要被放弃的啊!只是她这些年争的好,没有落下坏的下场,否则早早便被丢弃了罢?

眼底浮现一抹悲哀,陶皇后手心越发攥紧了几分,恨不得摧毁眼前的这一切

昭帝眸光一沉,正要说话,不想司言却是薄唇一动,冷冽的吐出一个字:“好。”

与此同时,司言看了眼那死士,看不出任何情绪的眼底浮现一抹寒冰。

不待任何人反应,他薄唇冷冷吐出一个字,道:“杀!”

一言落地,孤鹜毫不犹豫的便长剑出鞘,‘滋’的一声,有利刃划破咽喉的声音传来。紧接着,一道血痕飞溅出来,公堂地面满是殷红的血渍,看的在场百姓骇然不已。

这司言……竟是在昭帝面前杀人

战王爷看了一眼司言,不由微微挑眉,心下倒是赞一声司言的手段与心思。如今他虽看似残忍,但却也让底下的百姓不敢喧哗,想来他日若是造谣子衿的事情……大抵也要三思几分。

昭帝显然并不以为意,他要的便是丞相府被牵扯进来,故而,他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死士,果不其然,那死士的脸色有一瞬间的暗青浮现。

一时间,在场的人都惊了一惊。这死士,果然是丞相府的人

看到眼前的这一幕,陶行天和陶子健却是惊骇住了,怎么可能!这死士怎么可能是陶家喂养的死士?决计不可能

陶皇后看着眼前这一幕,心下便知道了司言的今日的所作所为。冷笑一声,她无声的看了眼陶行天和陶子健。

想要甩开她独善其身?

笑话!他们啊!根本不是司言的对手

司言先是用百姓勾她引起众人的怀疑,再用那耳坠引起她的不安,最后这死士便是直逼陶行天与她认罪

这一环扣一环的,即便她不认罪,陶行天为了自保,也会将罪名全部压在她的头顶之上,无论如何,司言的目的都达到了!这人证物证具在,她只能选择一个人认罪、亦或者拉着丞相府一起下水

司言微微看向陶行天的方向,见陶行天和陶子健皆是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不由眼底愈发冷了几分。

他自然知道陶子健给陶皇后的死士并不是喂了毒丸的,因为在陶皇后派出死士后,他便已然将那些死士诛杀了,且在同一时间发现了当中的秘密。于是,他派人潜入丞相府,施展计策,在陶岳的身边诱捕到一个死士。

陶岳是陶家的命根子,保护他的死士自然要是最好的,所以便都是喂了毒丸的。有了那个死士,他便将其穴道封住令其说不出话来,并且阻止那死士自杀。而这死士,陶皇后和陶行天却都不曾识得,毕竟丞相府这样多的死士,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全部都记住。

在那之后,司言便故意让落风等人伪装成陶皇后派去的死士,并故意让他们说出受命陶皇后而斩草除根。这样一来,这些百姓自然激愤,想要活命,便必须将事情闹大

陶行天和陶皇后自然不知道,所有的一切的都是司言下的一个套罢了,从司卫下聘那日开始,他便已然部署了一切……

“陶丞相有何可说?”昭帝眸光一瞬间浮现起怒意,气压也开始骤然低下。

在场的所有人皆是不敢出声,所有人都低垂着头,不敢去看昭帝的脸色。

帝王的怒意,不是谁都可以承受的住。

就在陶行天打算将事情全部泼到陶皇后身上的时候,却听陶皇后道:“陛下,一切都是臣妾做的,与父亲无关,与陶家无关。”

陶子健不由微微一愣,他看了自己的妹妹,眼底有怪异的神色划过。

昭帝掀起眼皮,凉凉道:“陶氏,你的死士从何而来?”

“陛下大概知道,臣妾进宫服侍陛下,宫里头牛鬼蛇神许多,自是要人护着。”陶氏笑了笑,垂下的眼底却依旧有浓烈的不甘与恨意:“父亲疼惜臣妾,早些年便将死士派了一些与臣妾,于是臣妾便用了这些死士,干了这起勾当。毕竟,苏子衿很是优秀,臣妾觉得,很适合做卫儿的正妃!”

陶皇后的话音一落地,众人便有些震惊起来。原来这所谓的‘百花仙子与司禄星君’不过是陶皇后设下的一个大局,而这个局就是为了让自己的儿子娶到长安郡主!这未免……有些疯狂吧?

同时,也有人看向一旁的战王爷,见战王爷脸色极差,不由心下升起愧疚之意来,尤其是西街收了陶皇后贿赂的百姓,一个个皆是面色泛红,十分后悔。毕竟苏子衿,是战王爷的女儿,而陶皇后的算计,让他们直接便逼迫着苏子衿嫁给司卫。

这般想着,便有百姓愤愤然的盯着陶皇后,顿时怨声一片,所有人都将罪责归咎到了陶皇后的身上。

相较于百姓的情绪高涨,昭帝自然知道她其中的用意,只是,陶皇后不提司卫爱慕苏子衿,也不提夺储之争,她将所有罪名都一律担在了自己的身上,将丞相府和司卫都撇的干干净净。

她大抵……是在保护司卫

陶行天显然也是明白陶皇后的意思,心下倒是放宽了些许。只要陶皇后不攀咬下陶家,一切便都还好,尤其是今日……他已然找到了更好的支持者

陶皇后哪里知道陶行天的想法,要是她知道,便决计不会这般心甘情愿的应下罪行。她这样做的原因,只是为了她的儿子司卫,她知道,这件事的后果,她不是被贬入冷宫,便是以死谢罪,而陶家若是屹立不倒,便可以护着司卫一些,毕竟没有她以后,懿贵妃一定会对司卫下手

只是,她没有想到,陶行天如今已然不想再支持司卫夺储了,原本他还有些动摇,经过今晚的事情后,便完全下定了决心下来了。

这一头,见陶皇后将所有罪责都承担下来,司言却是没有丝毫的诧异,只见他依旧沉静,清冷秀美的脸容,如玉似冰:“人证物证具在,便是皇后娘娘也是承认下了一切,也就是说,长安郡主与七皇子的婚事,全然只是娘娘的强逼罢了!至于本世子抢亲杀人一事,也皆是因为发现了娘娘的阴谋,不想让世人再度被蒙蔽罢了……”

说着,他看向陶行天,眉眼寒凉:“这样的话,陶丞相还认为本世子当要负责?还是说,陶丞相与皇后娘娘,其实是一丘之貉,所以才赶着想治罪本世子?”

司言的话一落地,陶行天的脸色便暗沉至极,他咬着牙,额角有青筋暴起,却不得不拱手,勉强扯出一个笑来:“世子严重了,既是本相教女无方,便与世子没有干系。世子所作所为,也是为锦都百姓着想,本相敬佩还来不及,怎么会想要世子被治罪呢?”

顿了顿,陶行天便又看向昭帝,只听他道:“陛下,臣以为,世子此举乃心系百姓、忠勇仁义之举,望陛下明鉴!”

看着这样被司言步步紧逼的父亲,陶子健心下不由有些愤怒,可到底,连陶行天都低头了,他便是再怎么气愤,也是不得不同样认命。

昭帝深深看了眼陶皇后,若是陶皇后不将罪名自己一人承担,那么陶行天也会被拉下马来,这样一来,陶家的势力便会被大大的削弱了去

深吸一口气,昭帝眯了眯眸子,冷声道:“丞相的话不无道理,司言确实该赏赐,但丞相教女无方,也是该罚的!”

“陛下圣明!”陶行天拱了拱手,低头道:“微臣教女无方,确实该罚!”

“陶氏蛊惑人心、心狠手辣,差点酿成大错,自此废除后位,打入冷宫!”帝王眸光微冷,睥睨道:“陶丞相教女无方,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朕以为,丞相手底下的吏部当暂且教出,由朕亲自监察,不知丞相以为如何?”

陶行天闻言,不由攥紧了袖袍,阴沉的脸容埋在举起的手臂衣物之下,低声道:“陛下圣明!”

“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一时间,底下的百姓皆是呼喊起来,他们跪在地上,心中一片感激。

昭帝大掌一挥,便吩咐道:“来人!将陶氏给朕拉走!”

“是,陛下!”沉乾领着几个人上前,将陶氏带离,期间,陶氏却是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眸光阴毒的看着司言,令堂下百姓深感惊惧。

还好长宁王世子及时揭穿,否则他们便要被这样的皇后,蒙骗了去

昭帝不去看陶皇后,只抬眸看向司言,语气温和了下来,问道:“司言,你立了大功,还了天下一个真相,令锦都百姓不受蒙蔽,朕且问你,有何所求?”

昭帝言毕,百姓便皆是好奇的盯着司言看去,一个个皆是猜测着他所求为何。

司言闻言,只敛下凤眸,他容颜清贵秀美,神色却依旧清冷道:“陛下,臣心悦长安郡主,望陛下赐婚!”

一时间,全场鸦雀无声,就连战王爷,也不由抬头看向司言……

------题外话------

虐渣虐渣~柿子要求娶子衿了~哈哈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