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换皮/将军策:嫡女权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公堂之上,有青年拱手低眉,他脸容秀美清寒,一双漆黑如墨的凤眸却光彩熠熠。

他神色极为认真,清冷冷道:“陛下,臣心悦长安郡主,望陛下赐婚!”

一言落地,四下皆是安静下来。

几乎所有人都盯着司言,几乎难以置信,就连陶行天和陶子健父子俩也不由看向司言。

这样的司言,实在是他们所不曾见过的……难道他对苏子衿当真如此钦慕?

“苏彻,”昭帝敛下眸底的讶异,便偏头看向战王爷,低声道:“你意下如何?”

战王爷闻言,心下自是一片清明,可到底,这事情他只想让苏子衿自己做主,若是苏子衿不愿意,便是司言再好,他也是不愿许之的

于是,战王爷上前一步,沉声道:“臣以为,小女今日受了惊吓,此事也是受害者……若是陛下准许,臣想为小女求一个婚嫁自许!”

这言下之意,便是让苏子衿自己决定婚事了。

一时间,众皆哗然。谁也没想到这个锦都所有女子都趋之若鹜的青年,战王爷就这样给拒绝了?

昭帝闻言,便若有所思的沉默片刻,随即他道:“苏彻说的没错,此事长安最为受苦,虽你如今救了她于府中,但到底这婚事,还是得看她怎么说。”

昭帝现下只说在这件事上,苏子衿是被司言所救,虽不甚明显,但若是细究,其实是在诱导这底下的一众百姓司言只是为了‘救’苏子衿才如此行径,这样一来,有关乎苏子衿清白的问题,人们便会看淡一些,毕竟被救入王府,和被掳掠进王府,可是有些天壤之别。

这一头,司言听着昭帝和战王爷的话,似乎并没有很意外的模样,只见他抿起唇角,清冷道:“臣记得陛下曾以龙佩许臣。”

“龙佩!”陶子健眸光一震,下一秒便落在司言的脸上。原本他以为,司言大抵是被苏子衿的容貌所惑,才做出这等子鲁莽的请婚,可如今,司言这意思……明显便是要用龙佩换一个苏子衿了

只是一个苏子衿,值得用龙佩换之?

昭帝沉下凤眸,语气一瞬间让人捉摸不透:“司言,你确定要如此?”

昭帝的话音一落地,就连战王爷,也不由看向司言,眼底是满满的震惊。

司言对子衿……竟然这般用情至深?以至于可以换到皇位的龙佩,竟是用来换一桩婚事?

司言抬眸,素来淡漠的眼底浮现一抹坚毅,他薄唇微动,道:“陛下,臣十分认真。”

他也想给苏子衿时间去选择,也想让她心甘情愿,可他等不了,仅仅现下,苏子衿便是人人炙手的存在,而未来却有太多不确定的因素。

他这一生,唯独苏子衿……是丝毫不能够出差错的!与其如此,不如将她牢牢禁锢在自己的身边,谁人也不能夺去

看着这样的司言,昭帝一时间觉得无比陌生。他看着这青年成长,所以,一直知道他性情如何,只是,如今他竟是这般轻巧的,为了苏子衿……割舍一切,便是那全天下人都想要掌握的龙佩,他也视若无物。

心中不由轻声一叹,昭帝才道:“既然如此,朕便应允了!”

龙佩的许诺,不可拒绝,这是老祖宗留下的规矩,也是一代帝王的信用,司言既是要这结果,给他又有何妨?

不着痕迹的看了眼战王爷,昭帝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不到片刻功夫,所有人都渐渐散去,围堵在衙门口的百姓自发的为昭帝等人让出一条道来。

司言跟在昭帝身边,等走至马车旁边,他才停下步子,看向昭帝,神色寡淡道:“陛下,天色不早,臣先回去了。”

现下的天色,何止是不早,已然算是到了次日。

“阿言,”就在这时,昭帝却出声:“你留下来,朕有话同你说。”

司言闻言,只面无表情道:“陛下想问臣对子衿可否真心?”

说着,司言掀起眼皮子,瞟了眼昭帝身侧的战王爷:“司言从不儿戏。”

昭帝想要留他下来,司言想也不用想便知道是为了战王爷,虽然他方才表现出了对苏子衿的认真,可到底不是亲口说出,战王爷心中自是不能就这般唬弄过去的。

战王爷闻言,桃花眸子一顿,便淡淡道:“世子对子衿的用心,本王自是知道,只是世子这般冷情之人,子衿同世子在一处,可是欢心?”

这其实才是战王爷最在意的事情,同战王妃的想法一样,他也一样觉得,司言这人太过冰冷,冰冷到整日里面无表情,心中淡漠,这样的司言,即便再怎么优秀,也不是苏子衿的良人,他们委实不愿意,自家的掌上明珠在司言那儿,被冷脸以待。

更何况,司言既是想要娶苏子衿,那便是意味着,战王爷即将成为司言的岳父,对待岳父的时候还这般不冷不热的模样,瞧着便是不太懂人情世故的,如此女婿……实在有些闹心的很

战王爷兀自这般想着,昭帝又如何看不出来?只是,这件事情,终归只是司言和战王府的纠葛,他虽是皇帝,但人家家事,也是不便管辖的。

所以……他其实,就是想同司言商量下丞相府的事情而已……为什么这两人会自发的以为,他这个皇帝只想过问儿女情长?

他有那么庸俗?

这一头,一听战王爷的话,司言便明白了个中意思,于是他微微抿唇,淡淡回答道:“王爷这话,问错人了。”

战王爷问他,苏子衿与他在一起,可是愉悦。可他并不是苏子衿,哪里知道她愉悦不愉悦?

他只知道,自己想她愉悦,仅此而已。

战王爷:“……”

瞧着司言这般冰块般的性子,战王爷心中实在有些气恼,这司言简直极不上道,好歹他也是他的岳父,他这般模样,着实有些让人不悦的很。

“阿言。”昭帝实在看不下去这两人,便出声道:“朕只是想同你商议一下政事,并不是要关乎这些。”

“陛下,今夜便算了罢。”司言看了看天色,便道:“臣府中有些事情,明日再进宫与陛下商议一二。”

说这话的时候,司言的神色极淡,唯独提起府中的‘事情’时,眸光划过一抹温色。看的昭帝实在有些无奈,为何他觉得,司言如今的模样,简直和战王爷要回家陪媳妇儿的样子那么的相似?

可到底,这锦都也就司言和苏彻敢给他这个皇帝甩脸子了。

想了想,昭帝便道:“罢了,你先回去罢,好歹长安也是第一次去你府上。”

战王爷:“……”

……

……

与此同时,揽月宫

火盆簇拥,惠妃坐在榻上,江南女子般温婉清秀的脸容上,盛满笑意。

她对面坐着三皇子司天凌,只见司天凌眉眼邪肆,唇角挂着愉悦之色:“母妃,陶皇后已然下了冷宫,看来这司卫,也算是废了!”

惠妃闻言,却只是淡淡一笑,眼底有轻蔑划过,却是连司天凌也没有瞧见。

如玉的指腹磋了磋瓷杯,惠妃笑道:“凌儿,你忘记母妃同你说的了吗?”

司天凌凝眸,道:“母妃……”

“成大事者,必须隐忍为先。”惠妃打断他的话,语气看不出丝毫不愉,只笑道:“原本司卫便不是你的对手,即便她陶氏再如何聪慧,没有看透陛下的心意,便是愚蠢的。”

说着,她执起杯盏,眸光落到那瓷杯的杯壁上,继续道:“记住,无论他们怎么拉帮结派,急着站队,你现下,只能养精蓄锐,隐藏实力!”

“母妃,可父皇的心意……”司天凌邪肆的眸底浮现一抹冷然,昭帝的心思,他们谁也猜不透,就是因为这般,懿贵妃和陶皇后才如此着急,而看着他们势力愈渐大起来,司天凌心下便有些浮躁了。

“你父皇才到中年。”惠妃看了眼司天凌,眼底有笑意划过:“你如今若是急切了,便是会被他所看到,那么……这夺储,将来无论你多么努力,也只会以失败告终。”

昭帝不封太子的行为,显然便是不太喜欢有人你争我夺,而懿贵妃和陶皇后不明所以,两人越是争夺,在昭帝眼中,便越是惹人厌烦,别看昭帝现下是疼宠懿贵妃,但这样的疼宠,只是转瞬即逝罢了。

眸光一顿,惠妃便微微凝神,又问:“听说你今日做了荒唐的事情!”

这所谓荒唐的事情,大抵便是占了陶圣心身子并且还闹得沸沸扬扬这件事情了。惠妃虽在宫里头,素日里也表现的不争不抢的模样,但她的耳目,却是遍及整个锦都,故而,司天凌做的这出荒唐的事情,惠妃心中还是有数的。

“母妃,这件事只是意外!”司天凌邪肆的眸底一沉,便眯着眼睛道:“要不是陶圣心的庶妹将事情闹大,这件事根本不会被这么些人知道!”

原本司天凌确实打算尝一尝这曾经的锦都第一美人儿是什么滋味,他很早以前便是对陶圣心有些动心,虽然这所谓的‘动心’,只是动了邪念,但到底男人劣根就是如此,越是得不到便越是觉得心中惦念的紧。

所以,那日陶圣心找他借死士的时候,他便很是爽快的应了下来。后来这些死士失败了,司天凌倒是不觉多么可惜,毕竟陶圣心正是因为这次的失败,再次想要有求于他。只是,他安排的极好,却没有想到,陶然竟是闯了进来,不仅毁了他的兴致,还将事情闹得沸沸扬扬,搞得现下全锦都都知道,陶圣心与他有了首尾

惠妃不以为意,只又问道:“听说还撞见了陶行天?”

“不错。”司天凌点了点头,不禁道:“陶行天倒是奇怪,今日也没多说什么便带着陶然和陶圣心离开了。”

这件事,一度让司天凌有些不解,毕竟陶行天不是个肯吃亏的角色,陶家这些年将陶圣心培养出来,也是有其用意,难道就这样无所谓了?

就在司天凌深思的时候,惠妃却是一笑,她道:“看来你这是因祸得福了!”

说这话的时候,惠妃神色间却是浮现许多的喜色,比起往日里她一副小家碧玉温婉浅笑的模样,显然这笑容是当真愉悦的。

见惠妃笑起来,司天凌不由凝眉:“母妃的意思?”

惠妃摇头,放下手中的杯盏,扬唇道:“凌儿,你以为,今日自己荒唐的行径被揭露,当真是意外吗?”

“不是意外?”司天凌微微怔住,下意识便道:“母妃知道是谁在算计?”

对于惠妃,司天凌到底极为相信,故而,她的话他自然不会起疑。

惠妃道:“你可想的起来,这些时日惹到谁?”

司天凌沉默下来,他几乎把所有人都想了一遍,到了末尾,忽然便想起一个人来。

司天凌道:“母妃是说……苏子衿?”

点了点头,惠妃笑道:“准确的说,应该是司言和苏子衿。”

司言抢亲的举动,无疑是让所有人感到震惊的,可这世上谁又能逼得了司言?所以说,司言对苏子衿,当真是存着情意的。

只是情深情浅,暂时还说不准罢了。

司天凌手中的杯子落下,下一秒便瞪大了眼睛,道:“母妃,司言知道了?”

若是司言知道了他的伪装,知道了他的心思,也知道了这死士是他的人,接下来又会如何?

“凌儿,你以为没有这件事,司言就不知道你的本性?”惠妃反问道:“司言此人何其通透,你以为他会和其他人一般,一无所知?”

曾经一度的,惠妃觉得,司言若是昭帝的儿子,一定很早便被封了太子,而其他这些皇子,一定也毫无反击之力。

毕竟司言此人,委实厉害至极。

司天凌闻言,不由沉下眸子。好半晌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心下惶恐的同时,也想着如何去行事,才能保全自己。

“司言那头想来已然算是过去了,若是他真的有意整治你,一定不会这般简单。”惠妃淡淡抬眸,目光落在司天凌的脸上,警戒道:“只是,苏子衿,你可是要切记不要再有任何心思!”

惠妃是司天凌的母亲,怎么会看不出,自己的儿子对苏子衿也存着觊觎之心?只是,哪个女子都可以,唯独苏子衿……这女子有司言护着,他若是敢动一下,想来也是好日子到头了

“母妃,儿臣知道。”司天凌眼底划过一抹可惜之色,但到底还是应承下来了。

想起苏子衿的美貌与身段,司天凌便着实心动的很,原本他还想着,等苏子衿回去,便设计她出来,好好尝一尝这连司言都心动的女人会是什么味道……

见司天凌神色还存着惦念的意味,惠妃便沉下脸来,淡淡道:“凌儿,你可还记得你大皇兄?”

“当初你算是幸运的,否则现在的你,就是和他一样了!”眯了眯眼睛,惠妃继续道:“如果最后死在女人的肚皮儿上,你可是甘心?”

没有人知道,当初司天雄奸淫掳掠皆是在司天凌的怂恿之下做出来的,所以,基本上每一次都是兄弟共享。便是最后的那一次,也是司天凌的怂恿,但那天司天凌正巧有事情,便没有前去,最后事发,惠妃从中想了许多办法,最后才勉强保住了司天凌。

为了堵住司天雄的嘴,她甚至费了很大的力气将他弄疯,故而,一看到如今司天凌还如此模样,惠妃便心下恼火。

“是,母妃。”见到惠妃眼底一闪而过的厉色,司天凌只好点了点头,不敢再有什么心思。

诚然如惠妃所说,他不甘心死在女人的肚皮儿上,也不甘心止步皇位,他有野心,要做就做九五之尊

瞧着司天凌将自己的话听了进去,惠妃便恢复了惯常的笑来:“凌儿,方才母妃说过,你这是因祸得福。”

不待司天凌问,惠妃便继续道:“今夜陶皇后被废,司卫也算是废棋一颗,陶家若是再想扶持,怕是十分难的,你今日占了陶圣心的身子,正巧是一个契机!”

说到这里,惠妃眸底亮了起来,司天凌看着,心下便明白了起来。

司天凌惊喜道:“母妃是说,陶行天打算站在儿臣这边?”

“不错。”惠妃颔首,随即接着笑道:“他别无选择!”

陶家要么退出夺储的舞台,等着哪天新帝登基,彻底倒台。要么便是继续下去,换一个人扶持。而陶行天的性子,显然不会是毫不作为的,自从他参与夺储开始,便注定了要坚持到最后。

“那儿臣何时请父皇赐婚……”司天凌看向惠妃,邪肆一笑:“让陶圣心做儿臣的侧妃!”

他是有正妃的,所以给陶圣心的位置,只能是侧妃。

“明日。”惠妃兀自笑了笑,缓缓道:“现下陶皇后堪堪倒台,你今日也已然表现出不同,无论如何,懿贵妃都会怀疑,便是陛下那边,也少不得对你的猜忌,既然如此,不妨就打铁趁热,免生变故!只是,你需得记住,对陶圣心,你一定要表现出心中极为爱慕的样子,如此一来,陛下才会对你的戒备放下一二。”

“母妃说的是。”司天凌点了点头,眸光沉沉。

确实,若是表现出只是因为痴慕陶圣心才如此急切的求亲,那么便与结党营私没多大的干系,毕竟在帝王的眼中,过早的拉帮结派、权力争夺,便是最大的毒瘤,即便是亲生的儿子,亦是必须除去

……

……

长宁王府,入夜寒凉。

惊梦袭来,有一世浮华转瞬即逝。

苏子衿越过重重的缭绕云雾,穿过暗色小巷,终于,看到那年的自己。

她一袭红衣猎猎,仿若可以灼烧一切的火焰,美的肆无忌惮,张扬不已。

“你听说过换皮术?”无心站在她的面前,淡淡道。

她看见年少时候的自己蹙起眉梢,不解笑道:“换皮术?什么换皮术?”

无心闻言,嗤笑一声,于是缓缓踱步至桌前,兀自倒了一杯茶与她,说道:“就是天魔教那个魔尊啊,你不是江湖人,也难怪没有听过。”

天魔教的魔尊?微微凝眸,她想了想,自己确实听过这个人,只是天魔教已然散去许多年,自从魔尊玉璇玑与心爱的男子远离俗世之后,便再没有天魔教的存在了。

魔尊玉璇玑,十六岁时登上教主的位置,当时在江湖也是极为厉害的一个角色。听人说她二十五岁那年遇到了一个男子,那人是闲云野鹤之辈,最后便带着玉璇玑离开了江湖,从此过上了神仙眷侣的生活。

这些,都是江湖传闻,谁也不知真假。

见她若有所思的模样,无心淡淡道:“你大概不知道,玉璇玑幼时因为一场大火,被毁去了容貌,后来在魔教摸爬滚打,浑身便都是刀伤剑痕,那男子每每瞧见她满身的伤痕,便心中疼惜至极,为此,玉璇玑便用了换皮之术,给自己换了一张全新的皮囊。”

“皮囊?”她舒展眉梢,一边抿了口茶水,一边失笑道:“换了皮囊,岂不是就变了一个模样?那样,还有什么意思?”

无心凝眸,不以为意道:“换皮之术,其实只是换一层崭新的皮罢了,原本的容貌并不会改变。”

就像毒蛇蜕皮、金蝉脱壳,一样只是换了一层崭新的表皮。

苏子衿看见,那个穿红衣的小姑娘兀自一笑,她放下手中的茶盏,似是而非道:“所以,你今日告诉我,为了什么?”

她其实一直知道眼前这女子喜欢君行,一个天下第一杀手门的女杀手,为了君行舍弃一切,只愿护在他身边。

这样的女子,如何会只是报恩这样简单?

无心手下一顿,眼底浮现一抹厌恶来,只是那抹情绪被掩了过去,她背对着艳绝的姑娘,语气莫辨道:“我想同你说的,你大概心中有数。”

心中有数?

她微微笑起来,明艳的小脸染上一抹骄傲之色:“你觉得,我会换皮?”

即便她伤痕累累,她也不会换皮,因为,她很爱自己,没有必要为了他人去换皮,即便是君行……她忽然便想,其实君行不会在意,不是吗?

“我知道你不会。”无心转过身来,她看着苏子衿,一字一顿道:“你的心里,只有你自己,看不见他!”

苏子衿闻言,便下意识的看向那个自己,只见她眉尖不着痕迹的掠过一丝不悦,但下一秒,她便一脸的不以为意,只轻笑凝眸,说道:“与你何干?这是我和君行的事情。”

说着她孤傲起身,艳丽的小脸有不屑划过,几乎没有去看无心,她便冷冷转身,离开了这地方。

等到出了门,便瞧见君行一袭矜贵紫衣,玉冠俊颜,正巧入内。

一见她,君行便笑着上前:“丝丝怎的了?谁惹你不开心?”

“倒是没什么。”敛下心中的不悦,她看向君行,偏头道:“你怎的回来这样早?不是说今日陛下找你有要事相讨?”

她知道君行需要无心办事,所以,即便是这个时候,也不愿多说什么。她有她的冷傲,她有她的倔强,她只是,不愿像个宅中弱女子一般,凡事只等着男子来解决。

他低眉,眸光满是笑意:“听人说你来了,我草草与陛下谈了几句便回来了。”

苏子衿闻言,眼底浮现一抹嘲讽之色。可年少时候的自己,却扬起一抹明媚欢愉的笑来。随即她忽然想起一件事,便自袖中取出一个物什,递到他面前,道:“喏,我前几日做了个香囊,送你。”

君行低头一瞧,她的手心,赫然便有一个红色的香囊置着。

眸光一暗,他没有先去看那香囊,而是抚上她满是老茧、旧伤布满的手心,一时间有疼惜自眼中化开。

他说:“丝丝,今后,便不要再握剑了罢!”

她微微一愣,忽然便想起方才无心的话,一时间有些恍神。

君行……是在心疼她?她顺着光线看去,只见他俊美的脸容漫过疼惜之色,素日里邪魅的眸底也浮现一抹痛楚。

“丝丝,陛下已然答应了。”他看向她,眸光深深:“从现在开始,你便只做寻常女子,其余的一切,你都不必再管了。”

“好。”她微微一笑,艳丽的眉眼有一瞬间绽放开来,美好至极。

君行瞧着她的笑颜,不由失神片刻,半晌,他才回过神来,捻起香囊,细细的打量一番。

只是,稍稍一看,他便不由失笑起来:“丝丝,这香囊,有点特别。”

绣法极差,几乎看不出绣的到底是鱼还是鸭子……

她笑的肆意,几乎没有听出他的言外之意,只是有些自得道:“自然是特别的,不过你先猜这是什么?”

说着,她指尖落在香囊上,眉眼皆是艳绝之色。

“大概……”君行看了眼她,不确定道:“是鸳鸯?”

“……”她瞪了他一眼,不满道:“分明是白鹭!你果然眼光不好,又俗气!”

说着,她便伸出手,想要夺过那香囊。虽说面上没有生气的模样,可心里头,她却是有些恼羞成怒。

分明这香囊耗费了她好大的功夫,也是她绣的极为认真,没想到,绣出来,他竟是看不出什么。

君行手中一缩,便将锦囊揣入怀中,笑吟吟道:“你既是送与我,便是我的了。”

“那你可得收好了!”她张扬的一笑,阳光下,灼灼其华:“孟青丝送你的香囊,必要时还可以当作锦囊一用,里头兴许便有妙计!”

……

……

眼前的这一幕,蓦然便消失了去,苏子衿倾身上前,沿着那一滴又一滴的水声追寻过去。

梦中的场景再度浮现起来,她看见自己站在一张铜镜跟前,依旧红衣艳艳,眉眼却满是冷绝之色。

青烟低低的哀求着,她看向她,眸底溢满了泪水:“主子,即便是为了十七爷,这东西……也不能沾染啊!”

君行被下了噬心蛊,命悬一线。

唯独可以救他的,便是借助人的身体养蛊,以蛊血为解药,方能救回他一条命。只是,能够喂养蛊虫的身体,必须是拥有一甲子内力的,而她,便正好符合条件。

苏子衿看着那个自己,忽然觉得颇有些愚蠢,这样的谎话,那时的她竟然也是相信?即便那时君行命悬一线她才知道这件事,也不该那般傻才是啊

而年少的自己,竟是真的落入了圈套。

君行的手段,原来是这样的高,他先是用无心,说出这换皮术,后又突然‘命悬一线’,这样前后的计策之下,便让她以为,无心其实是想救君行,那时才刻意与她提起换皮术。而不告知真实的原因,只是顾念着君行不愿她担忧,不愿她牺牲。

“无妨的。”她微微笑起来看着那浸满药材的浴桶,眉心一蹙,便坚定道:“只不过养只虫子罢了,左右我有那么深的内力护着,能有什么事情?”

青烟挡住她的去路,制止道:“主子,这东西哪里是什么虫子?它可是噬心蛊啊!若是这蛊虫取出来,还危害身子,可怎么办?”

以肉身养蛊,待蛊虫培育完成,即可取出并用以解蛊。

“你忘了吗?君行曾经救过我。”十四岁的小姑娘眸光坚定,眼底有信任浮现:“更何况,这蛊虫过一会儿便会取出,至多是侵蚀我一些内力罢了,我如今左右也是待嫁之人,陛下已然给了我最新的身份……我今后安于府邸,再不必冒任何的险了。”

苏子衿站在她的面前,看着这个愚蠢而又果敢的小姑娘,突然便扬起一抹笑来。那笑容极为冷冽,犹如雪山上终年不化的寒冰,便是夏日热浪,也无法将其融化。

她到底错了,错在太过信他,以至于不曾发现,这只是死局的开端,因为他给她的,是母子蛊,母去,子留。母蛊被取出用作解药,而子蛊却是留在了她的身体之中。

养蛊者,亦是新的中蛊者,只是那时……她不知道。

这时,青烟和青茗都被她挥退了出去,苏子衿看见那个年幼的自己褪下红衣,交错纵横的刀痕布满了几乎整个躯体,在铜镜的反射下,显得有些可怖,可她却极为怀念。

小姑娘走到桌子旁,手执匕首,靠近自己。锋利的尖端划开她的锁骨,她另一只手捻起一只黑色的蛊虫,蛊虫闻血苏醒,下一秒便钻进了她的身体之内。

身体传来一阵刺痛,她抚着伤口缓缓走到浴桶前,玉足踏入,整个人便没入了药浴之中。

一阵又一阵的刺痛传来,那整个皮肤都在撕裂的感觉,堪比剜心,蛊虫吸食鲜血与内力,一旦养成,便会蜕皮变异,而养蛊者的身体,同样亦是这般。

故而,这也就是无心所说的,所谓的换皮术。

只是,如果你曾有过倒刺,并撕过倒刺,便会知道,浑身的皮肤都像是撕开一般是怎样的疼痛。

而她,十四岁年华的她,为了那所谓的‘爱人’,便任由自己的血肉被蛊蚕食,任由自己的皮囊被一寸寸撕裂。

苏子衿就这样看着那个自己,因为疼痛而扭曲的容颜,看着因为疼痛而咬伤了自己的红唇,一时间,便觉得无比讽刺。

鲜血开始不断自她锁骨的小伤口处溢出,整个浴桶中的水没变成了暗红色,她咬着唇瓣,任由一滴又一滴的鲜血落下,却浑然不自知一般。冷汗浸湿了她的发丝,狼狈而狰狞。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她几乎去了一条命的靠在桶壁,身上的皮肤也开始一寸寸的愈合起来。

苏子衿盯着那年少的自己,她喘着气,几乎昏厥过去,只是,灯光下,那娇嫩而白皙如玉的肌肤在艳红的血水中,泛着妖媚而惑人的色泽。

午夜梦回,这是死局的开端,而那时的她却尤不自知。

……

……

耳边忽然响起一阵脚步声,苏子衿猛然惊醒,她睁着眼睛盯着那漆黑如墨的一切,缓缓便坐了起来。

脑海中有些混混沌沌,她垂下眸子,恍惚间便想起,身体内的那只蛊虫。

她那时为了救他,终究还是换了皮……或者说,那其实不是什么换皮之术,而是噬心蛊的转嫁之术罢了。

她从前不知道,后来噬心蛊发作,才明白了一切。

只是,她到现在也不知道,那人的噬心蛊,是当真被人下了,还是说,其实只是为了引诱她入瓮,他才下的?

五指下意识的便微微拢起,她狠狠的攥紧手掌,桃花眸子划过刺骨的寒凉。

这时,门外传来司言清冷的嗓音,打断了她的思绪。

只听他道:“睡不着么?”

那声音十分清冽,却又隐隐带着些许温柔,一瞬间便将苏子衿的所有恍惚吹散开来。

她低眉,片刻便起了身,披上一件大氅。

直到走至门前,她素手开门,淡淡笑道:“世子才回来么?”

清冷冷的月光下,女子笑容浅浅,她鬓角有些微湿润,神色却是异乎寻常的苍白。

“不舒服?”司言蹙眉,下意识的便伸手,想要替她拭去汗水。

只是,苏子衿偏过头去,微微笑道:“不过是睡不着罢了,不碍事。”

她蜻蜓点水的一笔带过,神色依旧从容,却有一股令人难以言喻的低迷情绪。

司言收回手,只低眉看她,见苏子衿不甚愉悦的模样,便淡淡道:“出去走走?”

苏子衿愣了愣,似乎没有料到司言这样体贴。于是莞尔一笑她便道:“好。”

说着,两人便缓缓走了出去。

苏子衿跟着司言,两人一路便走到了长宁王妃的花圃之中,那花圃里头十分明亮,堪比白昼。

苏子衿走进去后,才发现,几乎隔一尺不到的距离,便有一盏夜明珠制成的灯悬在上头,故而,整个花棚显得极为明亮。

低眸去看,苏子衿不由有些叹服,长宁王妃果然是爱花之人,她这花棚不大不小,却养着许多珍稀名贵的花卉,若是现下拿出去,也可谓是一盆千金。

只是,她不知道,长宁王妃既是喜欢花卉,又如何会这般长久的在外头?十年不曾归来。

见苏子衿看的认真,司言便淡淡道:“母妃很喜欢花卉,只是她自己却不是个养花的好手,于是多年前便花了重金聘请全锦都的有名的花匠打理。”

年少的时候,其实司言并不能理解长宁王的纵容。无论做什么事情,长宁王总是骄宠着王妃,便是她说要游历江湖,他也二话不说,就这样带着她离开了。如今有了苏子衿,司言倒是明白了其中的缘由,想来若是苏子衿要天上的月亮,他也会想办法为她摘到。

苏子衿不知司言的想法,只听着司言的话,便抿唇笑了笑,不可置否。

忽然想起什么,苏子衿便问道:“世子今夜出去,可是将事情办妥了?”

司言出去做什么,苏子衿自是知道,虽然司言不曾与她提起,但苏子衿想,若是她的话,大抵也会这般去做。可以说,从某个角度来看,她与司言还是有一些共同点的。

司言闻言,倒是有些诧异,不过转念一想,苏子衿是个极为通透的人,大约她能够想到,也是没有什么惊奇的。

这般想着,司言便清冷道:“皇后被废,丞相府受到少许牵连。还有……我向陛下求娶了。”

“嗯?”司言的话,让苏子衿不由微微一愣,她凝眸看向他,眼底浮现一抹惊诧之色。

司言转过身,面对着苏子衿,垂眸道:“我向陛下求娶你了。”

说这话的时候,司言的神色极为认真,他凤眸微醺,深邃而璀璨,看的苏子衿不由的想要偏过头去,心下也随之升起一抹不自然的情绪。

稳下心神,苏子衿神色极为寡淡:“陛下怎么说?”

“他允了。”司言紧紧盯着苏子衿,似乎想要出她的脸上看出一丝不一样的情绪。

只是,令他失望的是,苏子衿神色半分不动,她显然没有怎么惊讶,甚至连女子该有的羞涩,在她的脸上,也不曾看到。

缓缓攒出一个笑来,苏子衿眉眼弯弯,轻声道:“好。”

……

……

------题外话------

以后凌晨一点更新~希望小仙女们可以最最最早就可以看见~么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