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传说中的疆南第一公子/将军策:嫡女权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冷宫

陶皇后坐在窗边,她一袭简陋的衣裳,外头却罩着一件十分精致的大氅,神色有些怨毒阴沉。

“皇后娘娘在这里过得怎样?”这时,一道女声传了过来。

陶皇后微微凝眸,素来端庄的脸容浮现一抹厌恶之色:“你以为本宫入了冷宫,你便会多么好?”

顺着光线看去,只见司天娇一袭华贵的衣裙,眉眼皆是嘲讽的笑。

她缓缓走进来,拢了拢身上的貂皮披风,便开口道:“再怎么不好也是比皇后娘娘好吧?”

说着,她走到陶皇后的跟前,盯着那件大氅,掩唇道:“听说今早皇弟来看过你啦?”

那件大氅,不就是司卫留下来的吗?

陶皇后转头,冷冷盯着司天娇,一字一顿道:“兔死狗烹,这个道理你竟是不懂。”

司天娇今天来,陶皇后哪里不知道?她是来嘲讽她的,是来羞辱她的,然而,眼前的女子,到底丝毫不像是她的孩子。

“那你也看不到了!”司天娇轻蔑道:“听说懿贵妃怀孕了,父皇可是极为高兴。”

言毕,司天娇看向陶皇后,正巧便将她脸色上的震惊与恨意收进眼底。心下有些愉悦,司天娇便继续道:“想来要不了多久,懿贵妃便会将手伸入这冷宫之中,皇后娘娘可要自顾安危才是,毕竟皇弟他自己,也是自身难保!”

懿贵妃如此恨陶皇后,虽然现下她没有任何举动,但不难猜出,再过一些时日,等这件事情淡去,懿贵妃便会迫不及待要除掉陶皇后。

“那又如何?”陶皇后冷笑一声:“昨夜认下一切的罪时,本宫早就想好了!”

便是死,她也不怕。只是,她的卫儿……只要卫儿可以登上皇位,她便是死,也心甘情愿了

一看陶皇后脸上的神色,司天娇便知道她在想什么。眼底划过一抹怨毒,司天娇冷声道:“皇后娘娘不会以为皇弟还能有什么机会罢?”

直到这个时候,她竟然还在想着自己的儿子?实在是可笑之极!她就不懂,为何她眼中看不到她?分明她也是她十月怀胎生出来的孩子啊

“这便不需要你来操心了!”陶皇后不屑去看她,只是冷笑着,转过头去。

“既然如此,”司天娇五指掐入掌心,有恨意森然,却生生被她忍住了。冷冷勾唇,她高傲道:“不妨皇后娘娘给本公主解一个解惑?”

“你想问本宫为何对你这样?”陶皇后不屑轻哼,眸光却是不去看司天娇。

只是,她的态度却是激怒了司天娇,原本司天娇在楼宁玉那里便不太欢愉,路过的时候又在懿贵妃那儿受了嘲讽,如今在陶皇后这里竟是还被这样对待……

脸上浮现一丝扭曲的怒意,只见司天娇上前,一把扯开陶皇后身上的大氅,她狠狠将那大氅扔在地上,语气极为嘲讽:“都不是皇后了,还披这样好的大氅做什么?无端便让人瞧着恶心!”

“司天娇!”陶皇后脸上怒容闪过,她转过身来,阴毒的瞧着司天娇,说出来的话极为诛心:“本宫就是瞧不上你!”

“是吗?”司天娇不怒反笑,她一步踏在那雪白的大氅上,仿佛脚下是陶皇后一般,狠狠的碾压着,斜眼挑衅道:“那正好,本公主也瞧不上你!”

司天娇的行为,让陶皇后眼底的光芒逐渐碎裂开来,她盯着被司天娇踩得满是脚印的大氅,忽然便一巴掌甩了过去。

只听‘啪’一声,司天娇捂着脸颊,眼底掀起狂怒来。

“你凭什么打本公主?”司天娇上前一步扯住陶皇后的头发,狠狠拽去:“不过是卑贱的身份,一个被废弃的贱人,你也敢动本公主!”

说着,司天娇手下的动作也越发狠了几分,她几乎就要将陶皇后的头发扯落,失去理智的时候,甚至是忘记了,眼前这人是她的母亲。

陶皇后自然是不甘示弱,只是,她到底年纪颇长司天娇许多,气力和灵活度也没有司天娇来的大,不过片刻,她便被司天娇拽倒在地。

然而,司天娇没有任何停下来的意思,她几乎是发了疯似得,拼命的挥着巴掌朝陶皇后狠狠的打过去。

“知道本宫为何看不上你吗?”眼见着这一巴掌便要落下来了,陶皇后忽然狰狞一笑,她道:“因为你就是个疯子,冷血无情的疯子!”

披头散发的脸上,隐约可见一双满是恶毒的眸子,那样的眸光,看的司天娇下意识的便往后退了一步,手下也是跟着松开了。

陶皇后见此,立即便起身,她慢条斯理的整理了头发,一字一句道:“你九岁那年,和卫儿在祁山发生的事情……你不会忘记那一次罢?”

她看向她,眼底有厌恶之色划过。

陶皇后的话一落地,司天娇脸上便浮现震惊。九岁那年的事情,她记得。只是,那件事……竟是被母后知道了?分明那个宫女死了啊

陶皇后冷笑一声,继续道:“对亲弟弟也下得了狠手,你以为,本宫还敢指望你对本宫有什么母女之情?”

在那件事发生之前,司天娇与司卫一直还是关系不错的姐弟,便是陶皇后,也不曾厌弃司天娇。

司天娇九岁的时候,司卫还只是七岁的男孩,比起司卫的不懂事,司天娇显然是要成熟许多。那一次,是在祁山发生的事情。

狩猎之前的几日,司卫发了一场高烧,后来只是堪堪好一点,司卫便嚷嚷着要去祁山。陶皇后心下不放心,但又拗不过司卫,便应允了。临走之前,她还吩咐司天娇好好照顾他,另外还找了个贴心的宫女随身伺候。

只是,司卫他们走的第二天,陶皇后心下又极为不放心,于是她便偷偷的上了祁山,为了不引起注意,她那次做的极为谨慎。只是,在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她却看到了令自己心碎的一幕。

不过九岁的司天娇,将自己昏迷的幼弟拖向野兽笼去,那时候笼子里有一只十分雄壮又饥饿的狮子被铁链拴着,便是陶皇后自己看见了,也心底发憷。

那一刻,陶皇后简直心中惊惧不已。正打算冲出去的时候,先前派去伺候的宫女从另一头冲了过来,直接便把司卫抱过去,不想,司天娇似乎是害怕宫女泄露这件事,便将那宫女一推,直直的便推进了笼子内。

好在那宫女在进去之前,松开了抱着司卫的手,这才导致司卫只受点皮外伤,并没有危机生命。

一瞬间,雄狮扑了过去,张嘴便将那宫女一口撕开,顿时鲜血淋漓。然而,司天娇那稚嫩的脸上,却露出一抹松了口气的阴鸷笑容,看的陶皇后心惊不已。

司卫似乎被摔疼了一般,迷迷糊糊便醒了过来,随之的便有宫婢太监急冲冲跑了过来,陶皇后至今还记得,在其他人都过来的时候,司天娇的脸上却浮现一丝遗憾的神色,只转瞬,她便故作害怕的哭起来,将所有罪名都推到了那婢女身上。

那样的残忍、伪善、冷血,看的陶皇后内心发冷。从那以后,她便再也不让司卫接近司天娇,并同时也不再亲近司天娇,渐渐的,司卫在她的教导下,开始厌恶这个皇姐,而陶皇后自己,也愈发的不喜司天娇。

大约从那一日开始,她心中的女儿就已经死了,现在这个司天娇,只是被附身的妖魔罢了

“原来如此!”司天娇愣了半晌,忽然便眯着眼睛笑起来。原来是被她看到了啊,那时候她年纪还小,做事不稳妥,若是放在现在,司天娇想,她一定不会这般鲁莽,一定做得完美无缺

低低一笑,司天娇阴测测开口:“你以为我为什么那样做?一切都是你的错!”

她从小便知道母后不爱自己,所以她努力装作很乖、很懂事的样子,就是为了博得她的关注。而后来,她确实疼了自己一些时日。

只是,在司卫出生以后,她所有的爱,都放在了司卫的身上,无论司卫犯了什么错,她都推在她的身上,无论自己再怎么讨好,只要司卫一句话,她便将所有目光都落在司卫的身上,何其讽刺啊

明明她那么努力,那么渴望

所以,那一次,她忍不住了,她想要借着祁山之行,趁着母后没有跟出来,趁着司卫还不懂事的时候……杀了他

只要将他伪装成贪玩被雄狮咬死的模样,就没有人怀疑了。可她到底还是疏忽了,否则的话,只要司卫一死,她再好好安慰自己的母后,一定可以夺得她的爱

“本宫的错?”陶皇后看向司天娇,厌恶道:“本宫最大的错,就是生出你这种东西!”

“好!很好!”司天娇眼底有阴霾浮现,她凶残的看着陶皇后,有血腥划过眸子。

既然得不到,不如,就毁了罢

说着这句话,司天娇便高傲的起身,在陶皇后没有任何反应的时候,她迈开步子,缓缓走出了冷宫的大门。

一走出去,门外便有送饭食的宫婢提着篮子过来。

司天娇眼底浮现一抹笑意,她上前一步,淡淡道:“让本公主看看母后吃的什么东西?”

“是,公主。”婢女不敢忤逆,便立即掀开篮子。

司天娇右手抬起,长袖一时间遮住了婢女的视线,就在那一瞬间,有瓷瓶自她袖中落到掌心。

她微微一动,有一滴透明的液体落入饭食之中。

“倒是没什么差错。”收回手,她点了点头,神色依旧高傲,只开口道:“好好照顾母后罢。”

“是,公主。”婢女低头称是,很快便又将篮子合上了。

司天娇没有说话,只掀起眼皮子,不着痕迹看了眼那婢女,随即,她越过她,便很快提起裙摆,离开了。

……

……

然而,与此同时,西宫。

楼宁玉站在树下,如玉的修长手指捻起一片枯黄的落叶,眸光依旧温暖如春,方才待司天娇的冷淡也转瞬消失。

“公子。”青石拱手道:“一切办妥了。”

楼宁玉微微笑道:“东西也放好了?”

“放好了,公子。”青石点头,继续道:“不过属下发现,二公主在皇后的饭食中……下了毒。”

楼宁玉手下一顿,淡淡道:“她们起争执了?”

“还打起来了。”一想到司天娇的蛮狠,青石便觉得心下有些反感。

楼宁玉闻言,不由笑起来,犹如天边的浮云:“倒是有趣。”

青石抬头看了眼楼宁玉,便道:“公子,长安郡主那边有消息传来。”

“内容。”说着,他将手中的枯叶丢掷到地上,神色依旧不咸不淡。

“郡主让公子务必先了解东篱的情况,并且……”青石抬眸看了眼楼宁玉,继续道:“并且要不遗余力的安插自己的眼线。”

纤尘不染的衣袍微微一动,只见楼宁玉笑道:“苏子衿倒是极为聪慧。”

她所说的眼线,大抵便是从前他母妃那里的人了,南安侯府虽不是什么百年大府。但到底有些根基,他记得很清楚,即便在南安侯府被斥通敌卖国后,还是有几个大臣暗中救济过他几次。

只是,楼宁玉不知道,苏子衿竟是连这等子密事都清楚一二……到底这女子有些深不可测。

青石又道:“另外,郡主让人告知公子,如今她与长宁王世子之间的事情,公子不必忧心。”

言下之意,便是说这并不影响他们之间的计划了。只是这含糊的话语之下,却有着一丝心向司言的意思……

楼宁玉眸光微微一凝,苏子衿实在太懂人心了,以至于连他现在出现的一丝丝,几不可闻的忧心也揣测了去,实在叫人无奈至极。

与苏子衿合作,大抵便像是将自己的所有面孔,哪怕是阴暗面,也要暴露出来。这样的感觉,蓦然的便让楼宁玉觉得轻松。

因为他知道,如果是苏子衿的话,她大抵并不会怎么瞧不起,相反,她总能够看透人的黑暗面,并给予最真实而体己的看待。

这样的苏子衿,着实让人有些欲要探寻,也难怪司言会对苏子衿上心

……

……

用完午膳,司言便又应了昭帝的召见,匆忙便进了皇宫,自昨日陶皇后的事情出现后,如今的锦都尚且还算是安稳一些。

只是,这平静之下的暗潮涌动,唯当权者最是清楚。

苏子衿这几日格外嗜睡,自司言走后,她大抵喝了药便又睡了下去,一直到未时三刻,她才幽幽转醒。

冬日的午后,其实分外好睡,只是苏子衿心中有些事情要吩咐,便困难的起了身。

青烟一边为苏子衿梳着墨发,一边道:“主子,七皇子的幻情已然解了。”

在决定相信司言的时候,苏子衿便派了青茗潜入七皇子府,给司卫悄无声息的解了毒。

这幻情虽是说毒,但其实却是不会危害人命,故而,司卫的毒虽是解了,却是没有什么异样。

“嗯,”苏子衿闻言淡淡应了一声,随即便微微沉眸,道:“东篱那边的人,有什么动向。”

青烟和青茗闻言,不由沉默下来,一时间不知如何开口。

“说罢。”苏子衿轻笑一声,淡淡道:“你们该知道,我这人,素来爱恨分明的很。”

顿了顿,她又笑起来,道:“更何况,三年了。”

她是个孤傲的女子,即便如今成了这幅模样,骨子里的某些东西,还是不会改变。那人伤她至深也就罢了,还毁了她所有的一切,她从来一直渴望着的友情、亲情,堪堪握在手中,便烟消云散。

如果你曾一直在黑暗中摸爬滚打,那么你就会知道,生命中唯独的一缕光芒,是多么的难能可贵。

可如果有人摧毁了这微弱的光芒,剩下的,便是不死不休的入骨仇恨

“主子,一个月前,那人娶了威虎大将军的嫡女。”青茗咬牙,艰难的从嘴里说出这么几个字:“琴瑟和鸣!”

琴瑟和鸣,何其可笑?从前她们跟在主子身边的时候,可是听着那人说过‘今生非你不娶’的誓言,如今转眼便和她人琴瑟和鸣,着实有些可笑啊

苏子衿闻言,只淡淡垂眸,唇齿间有笑意流出:“人之常情。”

威虎大将军是个有实权的,自然娶了他的女儿,便手中握有更多的兵权,更何况,早在三年前,那个小姑娘便对他心中有意,他如此娶了人家,也算不得强娶强卖,如此和顺的一桩婚事,怎么会不琴瑟和鸣呢?

“主子……”看着苏子衿这般从容微笑的模样,青烟和青茗皆是一阵苦涩。没有人比她们更清楚,当年主子是怎样欢喜那个人。

她放下最肆意的人生,甘愿为她步入后宅。她用执剑的素手,拿起了最不擅长的绣花针,成亲前的那件嫁衣……凝结了她最大的心血,却是在一夕之间,化作烟尘。

“走罢。”苏子衿缓缓起身,微微笑道:“冬日困乏,好不容易起了身,莫要白费了时光才是。”

说着,苏子衿走到一旁的衣架前,她素手拿起一件司言为她准备的貂皮大氅,下一刻便披在了身上。

青烟和青茗闻言,便随着跟去,几人很快就走出了屋子。

银装素裹的庭院,显得一片白雪茫茫,苏子衿素衣白裙,步履从容的自走廊上而过。

只是,这时,她耳边传来天色和秋水的对话。

天色难以置信道:“你确定那胡子拉碴的怪人是百里奚?”

“是他!”秋水笃定道:“也不知短短几个月,他怎么就变得这般邋遢,分明那时候见他的时候,他还是个清俊的少年……”

“那咱们,先晾着他?”天色迟疑道:“等爷回来了,再看怎么办。”

“可那家伙是个厉害的!”秋水不赞同道:“估计没等着爷回来,他可就闹开了!”

“怎么会?”天色道:“好歹也是什么第一公子的,不会这么不要脸面罢?”

秋水:“他的不要脸,真的天下第一,但是爷好像不太愿意他将屠麟剑的事情说出来……”

听到百里奚三个字的时候,苏子衿已然上前过去,她缓缓走着,很快的便走到了秋水和天色的面前。

一看到来人是苏子衿,天色和秋水便齐齐拱手道:“郡主金安!”

虽说在外头他们几个暗卫跟着司言从来也都是横着走,基本行礼的事情不必他们来做,但苏子衿又是极为不同的。更何况,如今几个暗卫被放了出来,心中自然极为感激苏子衿,一下子,一群暗卫对苏子衿的好感急速上升,恨不得一开口就是‘世子妃’三个字去称呼。

苏子衿见此,不由弯起唇角,轻笑道:“不必多礼。”

紧接着,她状似无意,微笑着问道:“方才你们可是说了百里奚?”

“不错。”秋水点头,道:“先前爷去借屠麟剑,便是自他手上拿到的。只是爷回来的时候,好像弄丢了屠麟剑,那家伙如今追上门来,实在有些棘手。”

说这些的时候,秋水和天色倒是没有防备什么,毕竟如今司言那般欢喜苏子衿,众人皆是看在眼底,这也就是说,他们自是不必将苏子衿看作外人,只需要有问必答便是。

苏子衿闻言,缓缓点了点头,随即继续笑道:“他如今还在府外?”

“是的。”天色道:“爷还没回来,属下等爷在犹豫是否先让他进来,毕竟听说那家伙是个难缠的。”

说着,天色不由抬眸朝苏子衿看过去,心下有些不解,苏子衿何时对百里奚这样感兴趣了?还是说她其实认识百里奚?

“倒是有些没皮没脸。”苏子衿闻言,莞尔一笑,眉眼灼灼。

百里奚成为疆南第一公子的时候,苏子衿还是有些诧异的,毕竟她认识的百里奚,从来都不是那等子温润文雅之人,相反的,那厮委实没脸没皮,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

“郡主与他……有交情?”秋水诧异道。

听着苏子衿这语气,俨然便是有些熟稔的样子,尤其是那四个字‘没皮没脸’,简直是完美诠释了百里奚此人。

“故交。”苏子衿弯唇,轻声道:“屠麟剑丢失一事,也算是有我的责任,你们将他带进来罢,左右有我与他说道,大抵不会如何。”

话虽是这般说着,但苏子衿心中却是没有那等子多么自责的心态,她如今想出手,不外乎两个原因。

其一,她与百里奚多年不见,心中倒是有些惦念。其二,司言帮了她许多,她自是不能那般自私的只顾及自己。

“是。”秋水和天色闻言,倒是没有犹豫,两人皆是应了一声,便很快走了出去。

这一次,倒是令苏子衿有些诧异了。

见苏子衿诧异,青茗便道:“主子午休的时候,我听世子吩咐了他们,说是在王府中,主子的命令便相当于世子的命令。”

司言的举动,实在是出乎苏子衿的意外。

虽然苏子衿知道,现下她与司言,就像是步入了一个奇怪的关系,她心中清楚的知道自己在利用司言,可又清楚的知道自己不想利用司言,这样的矛盾情绪,让她一时间不想去思考。而司言呢,他做的便是恰好让她消除了心中的疑虑,因为他的所有为她,都是发自他心中的想法,丝毫与她的算计无关。

原本苏子衿是打算,即便嫁给司卫,也是要步步算计的,可如今与司言这般关系,她反倒是一丝一毫也不必去算计司言。

因为司言已然拥有了该拥有的一切,在她的身上,并没什么可以图谋,大抵唯一可以图谋的便是她这个人了。

这般想着,下一刻,苏子衿便撑着伞出了长廊,只是,她才走到庭院处的时候,便在纷飞的小雪中见到了百里奚。

那少年留着络腮胡子,穿着一件艳极了的红袍,眉眼清俊,身姿亦是修长挺拔,背上背着一把青铜古剑,看起来确实有些神神叨叨,不似正常之人。

“你是谁?”一见到她,百里奚便蹙起眉梢,神色之间有些迷惑。

眼前女子容色艳丽,五官精致,一双桃花眸子微微弯起一个弧度,隐隐含笑。她撑着一支四十八骨紫竹伞,素衣白裙,外罩一件雪色的貂皮大氅,看起来分外高雅从容,也分外扶风若柳。

分明眼前女子生了一张和他记忆中十分相像的脸容,可她的神色笑意,却是极为陌生的。

记忆中那个女子,肆意洒脱、放浪形骸,她穿着一袭猎猎的红衣,面上戴着银制獠牙面具,总高高坐在马头上,神色之间有孤傲划过。

她总唤他:百里。

就在百里奚想的入神之际,苏子衿缓缓攒出一个笑来,似是而非道:“百里,你长高许多了。”

多年前她遇到百里奚的时候,他还是个瘦弱且矮个的少年郎。她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她十二岁,他十四岁。只是,那时的百里奚,看起来就跟十岁的孩童一般,要不是簿子上写着他的年纪,她实在有些不敢置信。

“师父!太好了!竟然真的是你!”百里奚眸光一亮,满脸欢愉之际,便又张开双臂,眼见着就要朝着苏子衿抱过去。

这一声师父,叫的苏子衿十分怀念。

那时候百里奚还是个邋里邋遢的小鬼,整日里一个劲儿的老子老子的自称,同行的伙伴都将他看作是癫狂之人,但他这人却是不失乐趣,所以那时候很得众人的欢喜。

“大胆!”这时,秋水和天色跳了出来,两人皆是神色冷厉的护在苏子衿跟前,生生阻止了百里奚的行为。

“竟敢绑票老子的师父!”百里奚眸光一沉,络腮胡子一抖,便牛气哄哄的哼道:“信不信老子端了你这长宁王府!”

绑票?众人皆是诧异。

这人……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百里,我并不是被绑票到这里。”苏子衿微微笑起来,温软道:“过来一起喝杯茶,如何?”

“茶?”百里奚一下子愣住了,有些不解道:“师父,你以前不是爱喝酒吗?怎么现下变得这般俗气,喜欢喝茶了?”

说这句话的时候,百里奚却是不动声色的打量着苏子衿,这女子实在与记忆中的太不像了,以至于即便容貌没有太大变化,他也很难认得出她。

“来或者不来,你自己看罢。”苏子衿没有回答百里奚的话,而是轻声笑着,神色依旧从容雅致。

百里奚看了眼苏子衿,眉头一拧,迟疑片刻,便下意识的随之而去。

一路上,苏子衿都没有说话,百里奚的心中却是浮现起了许多的疑惑。

坐马车过来的时候,那车夫絮絮叨叨的,也就把这两日锦都发生的事情说了彻底,其中百里奚最为关心的,自然是司言的事情,毕竟司言欠了他的屠麟剑,至今没有归还。

那车夫说,司言强抢了长安郡主的亲事,并拿出龙佩要挟陛下赐婚,至今长安郡主还奄奄一息的躺在王府里,九死一生。

可是眼前,他的师父,分明不是大景的人,也不是什么长安郡主,便是几年前和现在的言行,也没有丝毫相像之处……这人,真的会是他的师父?

百里奚一个人兀自想的入神,不过片刻,苏子衿便带着他来到了庭院一处。

两人坐下来后,苏子衿慢条斯理的煮着茶,看的一旁的百里奚简直心急如焚,尤其他多次想要打岔,苏子衿却是一直制止了他的打岔。

直到一壶清茶煮完,她斟了一杯与他,眉眼含笑道:“知道你不爱喝茶,但这王府里,却是没有你爱喝的酒,只能先用茶代替,委屈你一些了。”

百里奚接过苏子衿递过来的茶,只眉心一跳,便道:“师父为何换了名字和身份?”

“情势所逼。”苏子衿莞尔一笑,素手微扬,便兀自抿了口茶:“从前的种种,便暂且忘了罢。”

话落,百里奚便抬眸看向苏子衿,虽然他整日里有些放浪形骸,但到底也是聪慧的,故而苏子衿话中的意思,他瞬间变明白了起来。

她是在说,不要泄露她的身份罢?大约这长宁王府确实不是她的地盘,以至于如今她说的话,做的事,都透着一股神秘。

见百里奚会意,她便唇瓣一扬,轻笑道:“你只需知道,我现下是苏子衿,长安郡主苏子衿。便是往后,也都只会是这个身份就够了。”

“师父,”百里奚猛地喝了口茶,放下杯盏,道:“你怎么变得和以前不一样了?”

其实,这才是百里奚最在意的东西,苏子衿的变化,实在让他极为陌生,陌生到几乎就像是第一次见这个人一般,完全找不到从前的感觉。

苏子衿微微垂下眸子,掩下那一抹情绪,淡淡开口:“你在东篱认识的人,都死了。”

她说:“除了我。”

“什么!”百里奚瞪大眸子,难以置信:“老赵、小叶子……他们都死了!”

苏子衿微微点头,她依旧眉眼含笑,几乎看不出一丝哀伤:“三年前便都死了,你在疆南的隐世居所,大概不了解这些事情。”

百里家一直隐世,听说在疆南是极为神秘的存在,所以他不知道这些事情,苏子衿一点儿也不觉得奇怪。

“是谁!”百里奚咬着牙,拳头攥的紧紧的,眸底却有热泪盈眶而出:“是谁害死他们的!”

这是秋水第一次见到这少年这般神情,便是那时候司言抢了屠麟剑,他也只是气的跳脚,骂了几句罢了。

可这一次,他却是红了眼眶……看来苏子衿所说的事情,是他很是在乎的。

只是,就在秋水和天色还来不及反应的时候,就瞧见百里奚身子徒然一震,他盯着苏子衿的脸容,颤抖道:“师父!你是不是……也死了?”

有那么一瞬间,原本还哀伤的画面顿时碎裂。

青烟和青茗盯着百里奚,简直不知该说什么好。

“如果我死了,”苏子衿不由失笑,她指了指自己,睨了眼百里奚,道:“那这又是谁?”

“可能是灵魂转世……”百里奚忽然咬着唇,一副惊恐的样子:“也可能是恶鬼缠身!”

是了,师父肯定是缠上了长安郡主的身,想要报仇雪恨,所以她才会突然的换了名字换了身份,连性子也变得如此阴阴柔柔,没有任何阳刚之气

这般想着,百里奚便忽然起身,在苏子衿猝不及防的时候,便直直跪在了她的面前,下一刻便磕了个响头。

“师父,您安息吧,有什么仇怨,您告诉老子……徒儿,徒儿一定会为师父和大家,报仇雪恨的!”说到最后,百里奚便哽咽起来,继续道:“师父从前待徒儿极好,徒儿没能送师父最后一程,实在是徒儿的罪过,书上说了,恶鬼要是不去转世投胎,很容易最后灰飞烟灭的,师父就是有再多的恨,也不能置自己于不顾啊!”

百里奚兀自一个人哭的稀里哗啦,这画风突变的情况,看到天色、秋水、青茗和青烟都目瞪口呆,完全有点接受无能。

唯独苏子衿,却是笑容渐盛,心下倒是也明朗了几分。

百里奚这个人,就是这般有趣,他如今的架势,俨然便是自己臆想着,将她当做了恶鬼,所以那日在麒麟洞中看到那个叫作‘南洛’的少女,苏子衿才觉得格外熟悉。

不就是活脱脱女版的百里奚么?

这般想着,苏子衿便笑着开口,从容道:“百里,你今后还是少看些聊斋志异罢!”

据百里奚说,他娘亲从前是一个捉妖除魔的女道士,故而家中书桌上,总有一堆又一堆的聊斋志异、怪力乱神、论如何修仙等类似书籍,而百里奚自小崇拜他娘亲,便也跟着整日里沉浸在书海之中。

所以越是长大,这厮便越是像个癫狂之辈,正常的时候十足正常,不正常的时候,却又极为唬人。

到底极为与众不同。

听苏子衿这么说,百里奚不禁抬头,惊悚的看着苏子衿,双手捏着衣襟,颤颤巍巍道:“师父,你不会想抓我罢!”

“百里,正常点。”这一次,苏子衿实在忍不住,便露出一抹嫌弃的神色。

要是不打断他,估计他一个人能够演一出大戏了。

“诶?”百里奚:“果然还是我师父!”

瞧着苏子衿那熟悉的嫌弃眼神,百里奚便立刻起身,他脸上露出一抹笑来,嘻嘻道:“师父,看来你真的不是恶鬼!”

说着,众人便看见,他跪着的地方留下一张符咒,上面乱七八糟的写着一些东西,却是谁也看不懂。

不过一瞬间,众人便都明白了他刚才的用意了。原来是借着磕头,使出符咒想驱散恶灵……

苏子衿:“……”

------题外话------

昨天问小仙女们这素谁,结果评论区清一色猜疯太子南洛哈哈,今天揭晓答案,素百里奚哦~上一章有提示:背着古剑

百里家可是锻造世家一枚~啦啦啦,坐等明天醋王柿子肥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