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谁的局?(v群已开,详见作者有话)/将军策:嫡女权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又说这一头,司言已然坐在了苏家的桌子上。

他就坐在苏子衿的身旁,这位子战王爷等人原本都是不愿让出的,但在战王妃的眸光下,终究他们还是败下阵来。

相较于苏家三个男人的冷淡,战王妃显得较为殷勤一些,她盯着司言看了会儿,心下倒是少了几分当初的不喜。

婢女端了一碗鲜虾上来,战王妃夹了一只,便熟稔的剥了起来,等到剥完了,她便递到了苏子衿的碗中,像是寻常人家的母亲一般,温柔至极。

苏子衿面上微微有些不自然,诚然先前与战王妃一起的时候,她便已然吃上了战王妃剥的虾子,但到底不是这般众目睽睽之下。

如今这样,倒是显得有些孩子气的很,到了这样大的年纪,还让娘亲做这般事情……

苏子衿兀自想得认真,却不料,司言却也夹了只虾子,十分优雅的剥了起来。三下五除二,他便剥好了一只虾,放到了苏子衿的碗里。

在场众人皆是微微愣住,谁也没有料到,冷面阎王竟是这么个柔情的模样,即便远远瞧着,也有一股粉红色的气息涌动在两人之间。

身后,天色和落风都不由瞪大眼睛,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

毕竟他们家爷可是从来不吃虾的,故而这剥虾一说,倒是有史以来的破天荒啊!

苏子衿微微顿住,掩过一抹不自然的神色,不由缓缓道:“你不必这样的。”

司言这般举动,实在有些惹眼的过分,如今战王妃等人皆是盯着他们瞧,莫名的便让苏子衿有些无奈起来。

“无妨。”司言看向苏子衿,凤眸有宠溺之色转瞬即逝:“左右将来都要学会,早一些容易上手。”

他这话,显然便是意味着自己在为做一个好夫君做准备了。

苏子衿被司言那溺死人的眸光看的心中颇有些悸动,下意识便偏过头去,不敢再看。虽然这青年依旧冷冷清清的模样,看不出丝毫表情,可不知为何,无端的便让人觉得有些情意绵绵。

“咳!”战王爷轻咳一声,淡淡道:“子衿,你这些时日在长宁王府过的可是还好?”

这话问的,大抵便是想看看苏子衿心中的态度了,虽说她在府外的时候有偏袒司言的意味,但战王爷瞧着却不是那么回事儿,私心里,他还是想探一探。

只是,苏子衿还未开口,司言已然清冷出声:“很好。”

战王爷这火气旺盛的模样,看的苏子衿有些叹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是他故意为难司言,只是司言这耿直的性子,显然只会和战王爷硬碰硬。

战王爷瞪着桃花眸子,一副不满的样子:“本王在问自家闺女,与世子……”

“吃饭。”战王妃意味深长的看了眼战王爷,及时打住了战王爷的失礼行为。原本当着人家的面问这种问题,便是故意在找茬的,无奈战王爷还一脸理所应当的模样,看着实在令战王妃不悦。

尤其刚才,司言不仅说了那样的话,还主动为苏子衿剥虾,战王妃心中的不喜便顿时消失了彻底,心中直道这女婿不错。

战王爷有些委屈,看了眼不争气的苏墨和苏宁,一时间便只好默不作声。

这时,余管事敲门入内,他拱了拱手,将一张帖子放在手心上,低头道:“王爷,三爷那儿送来庚帖。”

“拿来罢。”战王爷凝眸,将庚帖从余管事手中拿了过来,打开看了起来。越是看到最后,他越是有些神色不悦。

苏子衿瞧着,便笑着问道:“可是老太太那边又有什么事情?”

苏老太太前些时日便已然搬了出去,那时她宠爱着的幼子苏生到锦都,战王爷给他们在锦都南城置办了些房产,于是老太太便兑现了先前的承诺,自行出府,顺带着,便也是将云兮带走了。

战王爷沉声道:“苏生说明日邀请咱们家去他府上家宴坐坐。”

说是家宴,可战王爷倒是十分怀疑,这突如其来的家宴,又是搞什么名堂?

苏墨皱眉,淡淡道:“找个理由推了罢。”

“是啊,爹,咱们就不去了。”苏宁也道:“那什么破家宴,咱们本就是不稀罕。”

对于苏老太太和苏生一家子,苏墨和苏宁皆是看不上眼,这两人一个恶毒一个无耻,便是苏生的那个嫡子苏旭,也是个乌七八糟,叫人心烦的货色。

“子衿倒是觉得可以一去。”苏子衿从容笑起来,眉眼灼灼:“否则依着老太太的性子,指不定过两日便要上门说道,平白添了一些麻烦。”

“嗯,”战王爷沉吟着点了点头,他看向战王妃,叮嘱道:“明日你便别去了,楚楚。”

说这话的时候,司言明显感觉到,战王爷脸色有一瞬间的阴郁,虽然那种神情转瞬即逝,但却是极为暗沉的。

“没事。”战王妃倒是笑了笑,宽慰的拍了拍战王爷,道:“又不是龙潭虎穴,怕什么?”

只是,战王妃的话音刚落,便有侍从自外头进来,只听那侍从禀报道:“王爷,高公公来宣旨了!”

宣旨?战王爷看了眼司言,果不其然,司言的脸上没有丝毫惊讶的神色,想来对这宣旨一事,心下很是清楚。

苏子衿散漫一笑,即便不去看司言,她也知道,这道圣旨,是司言昨儿个去求来的。

于是,一众人便很快放下碗筷,齐齐出去接圣旨了。

高公公站在小院中,一看见战王爷过来,便微微颔首,只是,在看见苏子衿旁边那道清冷贵气的身影时,他一时倒是愣住了。

回过神,高公公便笑着道:“没想到今日世子也在王府,既然如此,那咱家便将两道圣旨一齐宣读了罢。”

司言闻言,不可置否。

于是,一众人等着接旨,只听高公公道:“圣旨到!奉天承运,皇帝诏曰,长安郡主温婉贤德、品貌出众,经朕与太后躬闻之甚悦,特赐婚长宁王世子司言,为之世子妃,择良辰吉日成婚,钦此!”

苏子衿闻言,不由眸光微微一顿。这择良辰吉日,看来便是昭帝为了弥补先前仓促成婚,特意留给战王爷的选择余地。

只是……

苏子衿笑吟吟的脸容上有一丝思绪飘过。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众人低声道。

说着,战王爷便上前一步,将高公公手中的圣旨接了过来。

高公公看向司言,缓缓道:“世子,您的圣旨。”

司言闻言,秀美绝伦的脸容看不出丝毫情绪,便走上前去,接过了高公公递来的圣旨。

高公公笑了笑,便接着道:“既是如此,咱家便先回宫复命了,世子与王爷,你们好生用膳便是。”

说着,高公公很快便退了出去。

司言看向苏子衿,见她桃花眸底有思绪飘过,不由心下一紧。

子衿,你在担心什么?

……

……

第二日,悄然来临。

晚间时候,苏家人一行,便坐上马车,缓缓朝着南城的苏宅而去。

不多时,便很快的抵达了苏宅。

苏子衿下了马车,便瞧见府外站着的一群人。

为首的便是苏老太太的嫡幺子,苏生。不过,相较于战王爷的俊美丰仪,显然苏生要秀气瘦弱一些,他留着八字胡,眸中却有一丝精明泄露。

苏生的左侧,站着他的嫡妻姚氏和三个姨娘,听说姚氏未出阁前是西城书香门第的小姐,倒是看起来很是温和,至于那两个姨娘,却是比姚氏要年轻貌美一些。苏生的右侧,站着他的嫡庶女儿,只这样一看,便可见七个之多。听说苏生只有一个嫡长子苏旭,不过今日苏旭显然便不在这其中。

一见到他们,苏生的眸光便亮了起来,走上前来,他便十分热情道:“大哥大嫂,你们能来真是太好了!”

说着,他目光看向苏子衿的方向,迟疑道:“这就是子衿?”

苏子衿缓缓一笑,淡淡的看向苏生。苏生看起来倒是没什么不妥,可在看向她时,眼底那一闪而过的惊艳,倒是令苏子衿觉得有些意思。

一个做叔叔的,看自家的侄女,会是这般神色?

桃花眸子闪过一抹意味深长的幽深,苏子衿不露声色的笑道:“正是子衿。”

这时,姚氏笑着走出来,赞道:“真是个绝色美人,比大嫂当年,可是要艳绝许多呢!”

苏子衿挑眼看向姚氏,这姚氏显然看起来很是老实,便是这些场面话说出来,也是显出了几分紧张之意。

战王妃闻言,只淡淡凝眸:“三弟和三弟妹想来刚来锦都,大约不知锦都最是看重身份地位,虽说是家宴,但规矩礼教,不可废除。”

战王妃的话音一落,姚氏和苏生的脸色便都是一僵,尤其苏生,整个脸色简直可以说是沉了下来。

这话,无疑便是在提醒,他们之间身份差距太大,称呼行礼,都是必不可少的。

“倒是没错,”这时,战王爷亦是出声道:“三弟和三弟妹可要注意一些,本王虽不是个拘礼的,但终归有些礼节不可枉顾。”

看着这样尖锐的战王爷和战王妃,苏子衿不由眸光微深,想来这苏生一定先前做了什么,以至于战王爷和战王妃皆是如此一副不太乐意的模样。

苏生眼底有阴霾划过,随即便勉强挤出一抹笑来,道:“王爷和王妃说的不错,这礼节,自是不能废了的!”

说着,苏生便弯腰,想要行此礼节。

却不想,战王爷淡淡挑眉,便道:“这次便算了,下次三弟可要自行记住才是。”

苏生不由顿住,好半晌才勉强稳住脾性,道:“王爷说的是。”

看着自己父亲如此卑微的模样,一旁苏生的女儿们皆是觉得无比丢脸,尤其是嫡长女苏雪贞,她更是瞧着苏子衿,心下嫉妒的发狂。

姚氏脸色有些僵硬,却只是勉强笑道:“王爷王妃请进。”

战王爷和战王妃皆是点了点头,随即一家子便进了府内。

一路跟随,很快的,所有人便入座了。

管事禀报一声,苏老太太便在芍药的搀扶下,缓缓入内。

她依旧穿的极为富贵,神色之间倒是看不出丝毫,苏子衿看了一眼,在场所有人都到了,唯独一个人的身影,却是完全瞧不见的……

“祖母!”苏雪贞一瞧见苏老太太过来,便娴静一笑,直接便上前,亲昵的搀扶住苏老太太。

苏老太太见此自是心中开怀,只见她拍了拍苏雪贞的手,眼底满是慈爱,与看苏子衿时候的眼神,简直判若两人。

“母亲,这边坐。”苏生笑着上前,给老太太安置好座位后,才徐徐坐了下来。

战王府一家人,几乎对此充耳不闻,尤其苏子衿,依旧笑吟吟的模样,显然不以为意。苏雪贞见此,心中不由有些不悦,她就好像一拳打在了棉花上,完全没有任何弹力。

原本在一般人的家中,大抵祖母长辈的疼爱极为重要,所以,她才故意显出一副与老太太关系极好的模样,想要惹得苏子衿心急。只是,她到底是错估了苏子衿,也错估了苏老太太在战王府一家人心中的地位。

苏家二房、三房趋之若鹜的老人家,大约在战王府的人眼中,只是讨人嫌的老太婆罢了,没有丝毫可以惦念之处!

这一头,苏老太太自是将苏子衿的神色收进眼底,心中升起一丝不屑,她便故作慈爱道:“子衿这几日病可是好些了?”

这几日苏子衿在长宁王府病着的事情,基本上也算是街知巷闻的,故而对于苏子衿有没有与司言‘有首尾’一说,众人还是持着怀疑态度,毕竟苏子衿的身子骨锦都人人都知,前些日子还请了燕夙前去,想来是病重无疑了。

只是,在苏老太太看来,一个被当街抢了亲事的女子,已是名声极为不好,即便抢亲的是长宁王世子,也不比一个皇子来的珍贵。

战王妃闻言,心中便明白了苏老太太的用意,她不是存着关切之心,而是存着想要嘲笑、诛心的念头,若是寻常女儿家,一定会自惭形秽,难受不已。

苏宁和苏墨齐齐看了眼苏子衿,见苏子衿面色如常,不由更加厌恶起苏老太太来。唯独战王爷,他显然是了解苏子衿的,或者说,这些时日来,对苏子衿的手段和性情,已然有了初步的认知,所以即便如此,他也不认为苏子衿会有一般闺阁女子那般想法。

苏雪贞看了眼苏子衿,本以为苏子衿会羞窘难挡,不想,苏子衿只是从容笑起来,眉眼极为艳绝好看。

她道:“老太太关心,子衿自是无碍。”

苏老太太见此,心下更是存了几分恶意,便接着道:“身子无碍便好,不过老身身为你的祖母,也是有义务教导你遵循女德女戒,如今整个锦都都在议论纷纷,长宁王世子虽是位高权重,但也堵不住悠悠众口,你自己当是要多珍重一些才是,毕竟女子的礼义廉耻,不可儿戏,更是容易连累家门。”

说着,苏老太太的眸光便落到了战王妃的脸上,显然便是在说战王妃教育的太差劲,将女儿教导成这幅不知羞耻的模样,以至于她这个做祖母的都有些看不下去,着实有辱家风。

“老太太这话本王妃便听不明白了。”战王妃冷笑一声,淡淡道:“这几日锦都之人可极少有议论子衿哪里不好,反倒是最多的,都在说佳偶天成,叫人艳羡!”

这几日锦都悄然有风声传出,说是苏子衿与司言才是真正的郎才女貌,司言为了苏子衿调禁卫军抢亲,也算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大场面了,这天底下如此爱一个女子的男子,又有哪几个?甚至还有人羡慕着苏子衿,毕竟司言也是极为优秀,全锦都的女子大都趋之若鹜!

苏老太太闻言,不由脸色一沉,便斥道:“妇道人家懂什么?这件事情,只会令苏家家门蒙羞!”

“老太太倒是懂得多。”苏子衿弯眉眼,看似温软,但说出来的话却是句句含着冰刃:“当初老太太闹得战王府人仰马翻,成为整个锦都笑料的时候,子衿倒是不见老太太如此在意家风门面,怎的如今便又追究起来了?再者说,战王府是战王府,苏家是苏家,虽都是一个姓氏,但到底一个是一品大臣府邸,另外一个……”

说到这里,苏子衿便停了下来,但即便她不说下去,众人心中亦是十分清明。

美人含笑,说出来的话却是诛心至极,看的苏生脸色一黑,便忍不住道:“郡主可知孝敬长辈?母亲好歹也是你的祖母,如今这般说也是为了你好,你怎的就这样不识好歹!”

“三弟说话可是要注意分寸!”战王爷眯了眯眸子,常年征战的人自带一股杀伐锐利,一瞬间气压低了下来。

一时间,苏生的子女妻妾皆是脸色苍白下来,他们并没有见过如此大的场面,自然对这般气势吓了一跳。

这时,只见苏子衿偏过头,看了眼战王爷,似是而非的叹气道:“爹爹,既然老太太和三叔这般不欢迎咱们,不妨我们回去罢,左右现下回去,也能够吃上一口热饭。”

苏子衿的话音一落地,苏生和苏老太太便齐齐眸光暗沉下来,现下决计不能够让他们回去,毕竟……重要的事情还没有办妥!

战王爷会意,便点了点头,作势就要起身离开:“不错,既然母亲和三弟不欢迎我战王府一家,那么这顿家宴便作罢吧!”

“大哥……王爷莫急!”苏生心下一着急,便起身道:“这件事是我和母亲欠缺考虑,徒然惹得侄女……郡主和王妃不悦,咱们都是一家子,莫要因此生分了!”

“是啊!”苏老太太见此,也是叹道:“都是老身关心则乱,罢了,老身也不多说什么,你们年轻人终归有你们的天地,与老身这老婆子倒是有些不同。”

这苏生和苏老太太的话,令战王妃和苏墨、苏宁不由诧异起来,这两人如此模样,倒是从前极少见过的,苏生倒也就罢了,可苏老太太……她难道就是个善茬?

这般想着,战王爷便淡淡道:“子衿,既然他们都如此承认错误了,不妨你就原谅他们?”

苏子衿微微一笑,从容反驳道:“爹说什么呢?三叔和老太太可是没有道歉,莫要将责任推到子衿身上才是。”

说着,苏子衿便理了理衣裙,一副就要起身的模样,看的苏老太太和苏生皆是恨的牙痒痒。

五指掐入掌心,苏生勉强扯出一个笑来,眸光闪过阴霾:“郡主莫要气恼,都是三叔的错,三叔该罚!”

见苏生认错,苏老太太心中简直疼惜的不得了,要不是如今情势所迫,她恨不得直接一巴掌拍到苏子衿的脸上,好好教训一番这个小贱人!

咬了咬牙,苏老太太便陪着笑脸,道:“子衿且坐下罢,都怪老身管得太宽,平白让你心中不悦了。”

这话说出来,一旁的苏雪贞和姚氏皆是心中震惊,素日里苏生虽不多么硬气,但在家中极为得苏老太太宠爱,故而也算是作威作福,极为有话语权的一个,但如今,不止是他,就是苏老太太,竟是也要同一个小辈去道歉……未免有些惊人了?

这一头,苏子衿闻言,便故作无奈的叹了口气,只见她半真半假的笑道:“罢了,也不是什么大事,但老太太可要切记,世子他是个脾气不好的,若是你今儿个的话落入他耳中,未免要惹得他心中不悦,届时这怒意……便是子衿也是保不住老太太的!”

话音一落地,苏老太太的脸色便愈发难看了几分,她手中拐杖攥的极紧,恨不得这拐杖便是苏子衿笑吟吟的脸,撕烂了最好!

“都是误会,一家人哪有隔夜仇呢?”姚氏缓了缓心神,见场面不那么僵硬了,才敢笑着打圆场道:“王爷和郡主不妨都坐下来,等着上菜。”

苏子衿和战王爷闻言,便对视一眼,随即两父女便也就顺势坐了下来。

很快的,菜色便都齐齐上来了,战王府的人倒是不怎么吃,唯独苏家三房的人显得异常热情。

餐过半巡的时候,苏生倒了一杯酒,便走到战王爷面前,一脸感激,道:“大哥,我十分感谢你这些年来的照顾,要不是有大哥的扶持,苏生现下一定不会在锦都这般繁华的地方安宅为官,虽只是小小的七品,但我一定努力争气,不给大哥丢脸!”

说着,苏生便一手举起杯子,另一手拿起酒壶,为战王爷满上一杯酒后,双手持杯,拱手道:“小弟先干为敬,大哥随意就好。”

话落,苏生便举起杯盏,一口气将酒喝了干净。

他拿着空杯微微一翻,表示滴酒不剩。

这种时候,战王爷倒是没有去纠正他的称呼。只见战王爷颔首,就道:“好。”

一言落地,战王爷也毫不犹豫,便拿起杯盏,一饮而光。

看到战王爷将酒喝完,苏老太太和苏生下意识便对视一眼,两人眼中有诡异的光芒浮现。

战王爷放下杯盏,便依旧侧过头,同战王妃说了几句无关紧要的话。只是,过了半晌,他忽然抚了抚额角,脸上带了一丝醉意。

战王爷揉了揉太阳穴,便疲乏道:“你们先吃,本王去一趟如厕。”

苏生眸底有精光闪过,只见他笑道:“我领大哥去吧,左右我也正好要去一趟如厕,不妨便一起。”

战王妃闻言,不由拧起眉梢,她看向苏生,眼底有一丝猜忌和不安。

苏子衿见此,言笑晏晏道:“既是如此,三叔便带着爹去吧,早去早回。”

说着,苏子衿不着痕迹的看了眼战王妃和苏宁,桃花眸底一片沉静,叫人瞧着便平白觉得安心。

“没问题。”苏生点了点头,很快的,两人便走了出去。

见苏生离开,苏雪贞忍不住抬眼笑道:“郡主堂姐寻常可是喜欢看戏?听说锦都新进了一个戏班子,许多人都去戏楼听戏了呢!”

“妹妹不怎么喜欢看戏。”苏宁一脸抱歉的笑道:“实在可惜了。”

这苏雪贞,苏宁和苏墨皆是不喜的很,即便她如今一副想要与苏子衿交好的模样,他们也对她无比戒备。

苏老太太有些不满,便淡淡道:“贞儿是在同你妹妹说话,怎的你一个做哥哥的,这般着急?”

苏子衿闻言,只缓缓攒出一个笑来,眉眼温软:“二哥说的不错,素日里子衿很少出去,对戏曲并不是很感兴趣。”

说着,她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苏老太太,也不知是个什么含义,竟是看的苏老太太有些心慌起来。

下意识的,苏老太太便避开了苏子衿的目光。于是,除了姚氏的热络之外,场面一度极为尴尬。

好半晌,见苏生和战王爷都还没回来,姚氏便不由吩咐道:“小菊,你去看看三爷和王爷怎的还没回来。”

“是,夫人。”唤作小菊的婢女应了一声,随即很快的便出去了。

不过片刻,便见小菊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不好了!老太太,夫人!大事不好了!”

“出什么事了!”苏老太太激动的站了起来,眼底有欣喜一闪而过。

“是……是王爷。”那婢女颤颤巍巍的看了眼战王妃,便道:“王爷他醉了酒,现在正在云姑娘屋子里……”

这婢女说的,无疑便是战王爷玷污了云兮的意思了。

“这……”姚氏心下有些茫然,她下意识的看向战王妃,只见战王妃神色不变,显然没有相信的意思。

眸光一凝,战王妃便坚定道:“不可能!”

说着,她看向苏老太太,依旧风华无限的脸容浮现一抹怀疑之色。

“给老身带路!”苏老太太在感受到战王妃的眸光后,便立即眯了眯眼,有歹毒的心思骤起。

她便要看看,荆楚楚这贱女人还要嚣张到什么时候,若是她看见自己的夫君同另外一个女人躺在一处,按着她这般眼底容不得沙子的性子,是不是会发狂?

苏墨和苏宁对视一眼,显然也是不太相信,只有苏子衿一人,依旧浅笑吟吟,看起来矜贵而高雅,桃花眸子幽静如古井。

于是,很快的,战王府等人和苏家三房的一群人,便齐齐朝着后院云兮的住处走去。

房中传来男女呻吟的声音,那声音一听便是极为暧昧……

战王妃脸色极差,她阴沉着脸,看的苏墨和苏宁心中狂跳不已。

苏墨看了眼战王妃,便想着宽慰一二:“娘,爹他……”

“不是你爹!”战王妃冷冷的眸光落在苏老太太的脸上,心下有忿意徒然升起。

即便不看,她也决计不相信里头的人是苏彻!她相信苏彻,即便这老太婆再怎么算计,苏彻也不会中计!

“开门!”苏老太太冷笑一声,随即便道:“让王妃看看,里头的人究竟是谁!”

不信?那就让她亲眼看看好了!

“是,老太太。”有嬷嬷上前一步,于是下一刻,便走到门前,将虚掩着的门推了开来。

就在这时,战王爷淡淡的声音传来,只听他道:“什么是本王?”

众人抬眸看去,只见不远处,战王爷身着青墨色华服,挺拔俊美的便出现在众人的眼前。

一时间,苏老太太整个人便愣住了。

里面的人,不是苏彻,又是谁?

脑中有红光闪现,苏老太太尖锐一叫,便道:“不许开门!”

然而,苏老太太的命令到底还是晚了一步,门‘吱呀’一声便开了起来。瞬间,屋内淫靡的场面一览无余。

只见一男一女正卖力的运动着,那女人楚楚可怜的被压在身下,而男人略微显得瘦弱,不是苏生,又是谁?

一瞧见众人出现,苏生不由微微一愣,整个人有些呆滞,便是身下的云兮,在看到外面一群人……还有战王爷的时候,脸色一瞬间犹如溺水。

“关门!”苏老太太手中的拐棍用力的击着地面,神色极为恼怒:“给老身关门!”

那嬷嬷听命,便很快将门掩上了,顿时,屋内的交战开始停了下来。

“原来是三叔和云兮姑娘啊。”苏子衿红唇微微弯起一个迷人的弧度,笑吟吟道:“怎么老太太一直认为是爹爹呢?倒是有些奇怪。”

苏子衿的话一落地,众人便立即明白过来怎么回事了,便是苏雪贞和其余人等,也同样心中明白。

想来是这是苏老太太和苏生设计的,只是也不知怎的,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反被苏子衿和战王爷下了套。

“都是这贱婢的错!”苏老太太心下一怒,便一脚朝着那小菊要踹过去。

“来人。”苏子衿微微一笑,神色有一丝悲悯:“把老太太给本郡主压下!”

“什么!”苏老太太盯着苏子衿,难以置信道:“你说什么!”

她简直不敢相信,苏子衿竟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便要让人来捉拿她!毕竟她还是她的祖母,这般大逆不道的行为,苏子衿也敢?

姚氏以为苏子衿开玩笑,便有些为难道:“郡主,这……老太太她……”

“老太太是不到黄河心不死了?”苏子衿莞尔一笑,眉眼皆是风华,说出来的话却是犹如利刃,冰冷刺骨:“看来老太太是把子衿先前的警告当作耳旁风了。”

……

……

与此同时,锦都,月下酒楼

正是午膳时间,月下酒楼格外热闹。

女子一袭淡绿色的长裙,腰间系着秋香色软烟罗锦带,她眉眼如画,面若芙蓉,看起来十六七岁,神色稍显慵懒,却端是一副极美的模样。

那女子走进酒楼,一瞬间便吸引了众人的目光,瞧着这张漂亮的生面孔,一时间便有人打了坏主意上前。

“姑娘从外地来?”年轻公子哥领着几个小厮,垂涎的眸光落在女子曼妙的身姿上。

女子素手执起茶盏,神色却依旧平静,只不咸不淡道:“你最好滚得远点。”

“滚?”那年轻的公子哥淫笑起来,一边凑上前去,一边低声道:“姑娘不妨与本公子一起滚?两个人嘛,也好歹可以……”

女子眼底有笑意划过,只微微抬手,便将滚烫的热茶泼了过去。那年轻的公子毫不设防,就这样生生的被泼到了面上。

“哎呦!”公子后退一步,捂着脸疼的叫了起来,下一刻,那公子便一手指着女子,一手捂着脸,恶狠狠道:“臭娘们,也不看看老子是谁!老子不给你点颜色瞧瞧,就不姓苏!”

说着,他便招呼一旁的小厮,怒道:“给本公子上!活捉这小娘们!”

一时间,周围的客人皆是惊惧不敢乱动,看着这把场景,更是有人慌忙想逃。

“有趣。”女子慵懒一笑,她不紧不慢的放下杯盏,食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桌面,也不知是个什么心思,神色却是丝毫没有慌张。

“上!”那苏姓公子一挥衣袖,便狰狞起来。

领了命的小厮齐齐上前,十多个人眼见着便扑向了女子。

只是,就在他们就要靠近至极,忽然一个接着一个抱着手臂倒地痛呼。

眼前这一幕,实在叫人惊悚,看的那苏公子脸色顿时惨白起来。

“你……你是妖女!”苏公子指着女子,后退两步。

只见躺倒在地上的小厮皆是七窍流血,一个个面目狰狞的抽搐着,不过转瞬,便有人死的凄惨至极。

“啊!”一时间,酒楼内的一众人皆是惊叫着跑开了,便是掌柜和小二,也是悄然无声的躲在柜子底下。

没有人看见这女子出手,可就是因为这样,所有人才更加惶恐不安。

“我说过滚得远点,”那女子转头看向苏公子,慵懒懒道挑眉:“丑八怪!”

“你!”苏公子心下升起一股恼羞成怒,正打算说什么,却不想脸上忽然传来一股极为强烈的疼痛,那犹如被硫酸泼了的灼热感,从他的脸颊蔓延起来。

酒楼中几个还未走全的人下意识便朝着苏公子看去,不想这一看,众人更是恐惧到几乎昏厥。

苏公子的脸上,根本不像是被开水泼过的模样,反倒像是被毒物咬了,那已经化为浓水的皮肤,溃烂发紫,隐约可见的是,有不知名的些微毛茸茸的纤细触角自他脸上缓缓生出……

苏公子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脸,即便在剧烈的疼痛下,他已然感受到了一种奇异的触觉,一种像是蜘蛛的触角一般,而且……还会动!

悚然的神色自苏公子的眼中浮现,他盯着眼前的女子,好半晌说不出话来。忽然哀嚎一声,他捧着自己的脸,便一句话也不敢说的离开了。

见苏公子离开,女子蹙了蹙眉,半晌,才慵懒偏头,斜睨了眼掌柜的方向,淡淡启唇:“掌柜的,我要的菜怎么还没上来?”

这一声问话,吓得掌柜一阵恐慌,心下惊惧,他便颤颤巍巍道:“快!快给这位姑娘上菜!”

“是……是,掌柜的。”小二吞了口唾沫。

这时,只听那女子再度出声,不疾不徐道:“对了,长宁王府的方向在哪里?”

‘砰’的一声,有瓷片落地的声音传来,一时整个酒楼鸦雀无声。

------题外话------

猜猜是谁~很好猜哈哈。

另外,小仙女们,v群今天正式开启,想入v群的小仙女们,先进验证群,并私聊管理员发送账号截图和订阅截图(全部章节的订阅截图哦~),通过之后,管理员会将小仙女拉进v群~么么(* ̄3)(ε ̄*),下周末之前,基本上就会将第一个福利放到v群,关于若水和子衿的故事~v群欢迎广大正版小仙女加入么么(* ̄3)(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