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局(下)/将军策:嫡女权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此时天际昏暗,四处虽有灯光,但到底气氛暧昧。

就在沈芳菲咬唇的时候,苏宁不禁眸光一滞,他瞳孔微微涣散,一时间便完全听不见沈芳菲在说什么。

但眼中,却只看见那醉人心弦的红唇,仿若罂粟一般,带着致命的诱惑。

脑中一热,苏宁便下意识的低头吻去。

软软的触觉,带着触电般的惊人力量,让苏宁不由沉醉其中。

然而,沈芳菲却瞳眸一缩,整个人错愕的僵在原地。随之而来的,便是有恼羞之意,逐渐涌起。下一刻,沈芳菲就挣扎起来,想要推开苏宁。

只是,苏宁此时已然有些失去理智,他堪堪觉得身上畅快了一些,沈芳菲一推,他便忍不住的将其禁锢在怀中。

湿热的吻愈发的缠绵起来,沈芳菲撇开那难以抑制的酥麻感觉,不禁眼睛一瞪,便狠狠咬住苏宁的薄唇。

一瞬间,血腥味充斥着两人的口腔。苏宁心中一顿,理智便又顿时被拉了回来。

见苏宁眸色恢复一些清明,沈芳菲便使劲的推开他,一时间,两人便就这般尴尬的对视着。

苏宁脸色极红,不知是药效的缘故,还是因自己的行为而感到羞耻的缘故,他看着沈芳菲,便想要出口道歉。

可这种轻薄了人家姑娘的事情,只道歉便可以解决?

桃花眸子有坚毅之色闪过,只见苏宁咬着牙,忍着体内那一波又一波袭来的热浪,声音沙哑道:“我会对你负责。”

大景虽然开放,但并不是全然没有纲常伦理的,苏宁知道,如今自己既是轻薄了沈芳菲,就要像个男人一样,负责到底。

沈芳菲闻言,不由微微一愣,她下意识想要咬唇,可一看见苏宁那骤然深邃的眸子,便赶紧挥了挥手,胡乱拒绝道:“不用了,不用你负责!”

对于沈芳菲的拒绝,苏宁倒是没有说话,只是瞧着这样的沈芳菲,没来由的他便觉得好笑。

一直觉得沈芳菲是个娇小姐,却不想,她竟是也有这般可爱的一面。这种轻薄的事情,无论放在哪家的小姐身上,至少也要哭哭啼啼一番,不然就是直接要求负责,而沈芳菲倒是极好,她不仅没有惊吓到的模样,反而还拒绝了他的负责之言……

“你不必害怕。”苏宁声音略显沙哑,他转过头,从怀中掏出一把匕首,低声道:“拿着,若是我等会儿控制不住自己,你便不需要手下留情!”

说着,苏宁将匕首递给沈芳菲,那一副铁血刚毅的侧脸,倒是像极了战王爷。

一时间,沈芳菲觉得心中微跳,眼前的人完全不像先前那般,一副尖酸刻薄的浪荡公子模样,甚至于,沈芳菲都要怀疑一番这人到底是不是苏宁了。

见沈芳菲半晌没有动静,苏宁咬着牙,忍着涌起的欲望,将匕首塞到沈芳菲的手上:“拿着。”

言毕,苏宁便极快的收回自己的手,他不敢有丝毫流连,这媚药的效力还没有过,他的神智虽颇有些清醒,但隐约之间,便又有涣散之意袭来,着实有些危险的紧。

“记住,只要我有逾越之举,”苏宁眯起桃花眸子,背对着沈芳菲道:“不要心慈手软!”

他虽纨绔,但不是十恶不赦之人,他只是向往自由,喜欢玩乐罢了,不羁和洒脱,不是不负责任的理由!

沈芳菲愣愣的瞧着手中的匕首,再抬眸看着扶着假山壁那个青年的坚毅身姿,一时间心跳如雷。

爱情来得极为突然,有时候只是一时之间,有时候却是遥遥无期,这样的契机,便是当事人,也毫无预兆。

心中想法升起,沈芳菲便立即道:“苏宁,我去引开他们,你先去大殿……”

“不准!”苏宁拧眉,语气有些孤冷之意:“我苏宁便是当真入了圈套,也决计不会让一个弱女子前去送死!”

便是瞧着魏半月的模样,便可知如何心狠手辣,若是沈芳菲前去,想来魏半月定是要拿沈芳菲出气的,再者说,沈芳菲如今也算是无父无母,即便名头上是个郡主,却不见得多么受宠,在这样的情况下,魏半月更加是不可能放过沈芳菲!

“哪里会是送死?”沈芳菲劝道:“苏宁,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好歹我也是个郡主……”

然而,就在这时,沈芳菲的话还没说完,便听到女子阴测测的笑声响起:“郡主和苏二公子可真是情深义重啊!不过我倒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让二公子起疑了?”

按理说,苏宁应当不会发现才是,可依着那小厮的话,苏宁显然出来的时候就发现了其中猫腻,着实有些出乎意料!

一瞬间,沈芳菲血液凝固了起来,她抬眸看去,只见那女子笑容楚楚,眼角眉梢却有阴冷之色划过,狰狞而恶意森然!

苏宁见此,不禁后退几步,将沈芳菲护在身后。

强忍住浑身的酥麻颤抖,他勉强扯出一个笑来,并不回答,只是讽道:“魏半月,你倒是有些与众不同。”

他出来的时候,只道是自己有些喝醉了酒,便也就没有想那么多,但瞧着那小厮将自己一路引到了没有人的地方,他心下便已然有了猜忌。

于是,越是深思,苏宁便越是觉得不对劲。

席间确实有婢女‘不小心’将酒洒在他的袖子上,并且还慌乱的为他擦了干净,只是,那时候他想着不过是衣袖,倒没有多说什么。如今想来,不过是魏半月设的一个局罢了,目的就是为了要在众目睽睽之下失身于他,这样便也就可以光明正大进王府,同时光明正大的与苏子衿作对了。

“哦?”魏半月咯咯一笑,娇媚道:“苏二公子觉得半月与众不同么?”

原本魏半月以为,她故意勾引的语调能够惹起苏宁的一丝欲望,不料,苏宁却是眼含厌恶,凉凉道:“与众不同的蠢!”

“苏宁!”魏半月脸色瞬间一变,那满满的娇媚之色瞬间消失殆尽,只见她眯着眼睛,冷笑道:“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苏宁的这双眸子,着实与苏子衿的生的太像,几乎一个模子刻出来,看的魏半月心中恨意森然,下意识的便对苏宁愈发厌恶起来。

“想要用我对付子衿?”苏宁不以为意,只低声一笑,邪肆道:“着实太过天真了点!”

魏半月勾唇,她伸出涂满蔻丹的手来,五指缓缓拢起,不屑道:“苏宁,你以为就凭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沈芳菲和中了媚药的你,能够逃得出我的手心?”

“你倒是不妨来。”苏宁狞笑一声,素来翩翩佳公子的脸容上,浮现一抹决绝之色:“小爷我虽中了媚药,但到底不是柔弱书生之辈!”

说着,苏宁怀中折扇抽出,他缓缓摊开扇子,有淬了毒的银针赫然出现在扇子反面。

瞧着苏宁这般手段,魏半月不禁脸色一黑,她看了眼苏宁身后的沈芳菲,下一刻便勾出一抹阴毒的笑来。

沈芳菲心下一惊,便立即明白了魏半月的意思。

恐怕她是要拿住自己,逼迫苏宁了!

“上!”魏半月阴测测的笑起来,冷声吩咐道:“给我把沈芳菲拿下!”

……

……

新房里头,炭火旺盛,红罗帐下,铜镜桌前,隐隐约约可见镜前女子盈盈笑着。

“小姐,”有婢女推门入内,只见她跪地禀报道:“表小姐与三殿下也有勾搭。”

“早有预料。”陶圣心一袭艳红的嫁衣,脸上的妆容极浓烈,却有种犹如恶灵的美感。她挑眉转头看了眼跪着的婢女,冷笑道:“只要她将事情办成,便是与司天凌当真有什么苟且也是无妨。”

原本陶圣心嫁给司天凌,就不存着任何好感,她要利用他,所以即便他有三宫六院,即便与魏半月有什么奸情,也是无妨。

“可是小姐,若是表小姐惹出事端来,汝南王府那边……”说到这里,那婢女抬眸看向陶圣心,眼底有迷惑之色。

魏半月最开始是央求陶圣心让她参加这场婚宴,自那件事情以后,汝南王府便再不允许魏半月出席任何宴会,故而,那日魏半月才会前去丞相府同她说道此事,为的只是让她寄一张请柬,里头必要附带上魏半月的名字。

从前魏半月与陶圣心便是极为交好的,故而,若是陶圣心特意相邀,想来汝南王府的人并不会怀疑。但魏半月比陶圣心想象中来的要大胆许多,她今日才堪堪进了三皇子府,便很快的勾搭上三皇子,而其中条件,陶圣心想,大概不外乎那个——推苏宁上世子位,并以此掌控战王府,让战王府成为司天凌的囊中之物!

“怕什么?”陶圣心掀起眼皮子,冷冷道:“无论如何,我只是好心让魏半月前来参加宴席罢了,其他的事情,可是与我无关!”

陶圣心其实不太喜欢自己动手,她最为钟情的手段,大抵便是借刀杀人这一招。无论是司卫、魏半月还是如今的司天凌,都不过是她的工具罢了,私心里,她其实极为不愿自己惹得一身骚。

那婢女闻言,不由愣了愣,随即她抬眼谄媚一笑,道:“还是小姐手段高。”

“不要阿谀奉承了。”陶圣心不以为意的冷笑一声,她抚了抚发间金钗,美眸满是阴毒之色:“待会儿三皇子想来就要进来了,准备着帮我……本皇妃把红盖头盖上罢。”

是了,她今后便是三皇子了,虽说如今是侧妃,但她却是丝毫不觉得羞耻,毕竟,只要她想,再过不久,她便可以将那所谓的正妃除去,自己取而代之!

“是,皇妃。”那婢女极为上道,只见她笑着起身,便上前为陶圣心盖上了盖头。

“倒是机灵。”陶圣心赞了一声,骄矜道:“等除去曹氏,便封你做一个一等婢女罢。”

这婢女是她从外头买来的,因着陶圣心如今对丞相府的人全然不信任,故而身边之人,便不敢太过用丞相府里头的。

不过几日下来,陶圣心便发现,这婢女也算是聪慧机灵,比起从前的那些,皆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多谢皇妃。”婢女笑了笑,只是,在为陶圣心盖上红盖头的那一瞬间,眼底有诡异之色划过。

陶圣心正巧看向铜镜,就见镜中,那个素来笑嘻嘻的谄媚婢女,忽然露出奇异的笑来。

心头有悚然划过,陶圣心便试图扯下红盖头,然而,她堪堪举起手,便发现浑身发软的厉害,一时间便整个人趴在桌上,嗓子也好似被烧毁了一般,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你……”艰难的吐出一个字,盖头下,陶圣心死死的瞪大眼睛,美眸有惊恐之色浮现,满目皆是猩红的颜色。

“皇妃,奴婢可是等着晋升的那一日呢!”那婢女幽幽然笑起来,语气难以分辨:“不知道皇妃您是不是等的到?”

……

……

席间,热闹一团。

“岳儿呢?”陶行天看了一眼陶子健,问道。

“岳儿方才说是要去出恭,大约一会儿便会回来,”陶子健回答道:“父亲不必担忧。”

“嗯。”陶行天点了点头,只嘱咐道:“这种场合,可莫要让岳儿胡来。”

陶行天素来知道陶岳是个喜好女色的,只是,在场皆是三品及其以上的官员,自是不能够轻易得罪了。

“父亲放心。”陶子健笑着道:“岳儿那边有人保护着,这般场合是决计不会让他胡闹的。”

陶岳身边的暗卫,不仅有保护的职责,而且还要为陶岳规避一些事情,否则这么多年,陶岳也不可能安然无恙的参加许多的宴会。

陶行天闻言,便微微颔首,正打算说什么,就瞧见司天凌已然朝着他们走来。于是,陶子健不只一言,直到司天凌走到他们跟前。

“多谢岳父和相爷的赏识,本皇子一定会好生待圣心。”司天凌笑着道:“本皇子先干为敬!”

话落,司天凌手中的酒便一饮而尽。

“好说。”陶子健看了眼陶行天,见陶行天难得的有了几分喜色,便继续道:“三皇子殿下不仅要待圣心好,可也要不辜负我和父亲的厚望才是。”

言下之意,便是在说夺储一事了。

陶家素来便不会多么关心女眷的死活,即便陶圣心是陶子健和陶行天栽培多年的,但到底从来只是将其看作是棋子罢了,如今这颗棋子发挥了作用,自是再好不过。

故而,比起夺储一事,显然陶圣心是不值一提的,她充其量只是陶家与三皇子府的一个媒介罢了,至于将来,自是要看陶圣心的表现如何。

“不错。”陶丞相点了点头,相较于陶子健的暗示,他显然要大胆一些:“如今丞相府也就圣心一个嫡女,嫁给三殿下我们皆是放心,他日,只要三殿下有需要,丞相府便是三殿下的有力后台!”

这一句话落地,司天凌脸上的笑意便更浓烈了几分,他看向陶行天,眼底是晦涩的得意。

手中杯盏执起,他一连敬了三杯酒,显然很是开怀。没有什么,比起新婚燕尔,夺得权利更让人迷醉的事情了!

心下有些自得,司天凌敬完了酒,大抵也有些醉意阑珊了。

惠妃看了眼司天凌,见他脸色涨红,一副晃晃悠悠的模样,便笑着让人将其扶进新房。

宴席上依旧热闹非凡,即便少了司天凌,此时也恰是众人情绪高涨之际。

一路上,司天凌在小厮的搀扶之下,晃晃悠悠的便到了新房门前。

看了眼守门的婢女,他便招手将那婢女唤到一旁,低声问道:“表小姐那儿的事,可办的怎么样了?”

“回殿下。”那婢女露出一抹谄媚的笑来,说道:“表小姐遣人来了消息,说是都办妥了。殿下只管与小姐洞房便是,那边的事情,自然有人闹开!”

司天凌闻言,脸上的笑意便更加浓了几分,他虽喝的有些醉,但到底神智还是清楚的,故而,心下自然明白,这件事他决计不能被牵扯进去。

点了点头,司天凌便继续淫靡笑道:“这件事你做的很好,等本皇子抽空了,便好好赏赐你一番!”

“多谢殿下!”婢女露出一抹喜色,恭敬道:“小姐在里头等了殿下好久,说是要给殿下一个惊喜,便将奴婢等人挥退出来了。”

“惊喜?”司天凌蓦然一笑,想起陶圣心那娇美的身子,便心猿意马。

女子大抵都是这般,未成亲之前如何清高,成了亲后,不还是变着法儿的讨夫君的欢心?

心中这般想着,司天凌已然得意的笑起来,她看了眼身后的小厮,便道:“你们且都在外头候着罢,本皇子洞房花烛,谁若是敢打搅了好事,本皇子定要将其抽皮剥筋!”

众人一惊,便道:“是,殿下!”

说着,司天凌眸光邪肆,转身便推门入内。

屋内有些昏暗,依稀可见床榻上有人半倚靠着。

司天凌有些迫不及待,便立即关上门,红袍下,系在腰间的鞭子抽了出来。

淫荡一笑,司天凌舔了舔嘴唇,低声道:“圣心,你在和本皇子玩什么呢?”

就在这时,有低低的男声响起:“美人儿!”

“谁!”司天凌神色一变,暗夜中整张脸都黑沉下来,然而,他这一个字堪堪出口,便觉得整个人身子一软,还未走到榻上,便倒在了床边。

黑影逐渐靠近,那晃晃悠悠的身影,朝他扑了过来。

司天凌咬牙,便打算立即呼救。然而,他张开嘴,却是发现,半点声音也发不出来,手中的皮鞭悄然落地,司天凌瞪大眸子,眼底是惊恐溢满。

“美人儿,快来陪爷!”那男子痴痴一笑,他浑身燥热的难受,现下只想着泄泄火。

“呃!”司天凌死死瞪着眼睛,想要发出呼救声,然而无论他怎么努力,发出的声音却都是微弱至极的。

一时间,昏暗的新房有痛苦的呻吟之声响起,那皮鞭抽打的声音落入外面小厮婢女的耳里,却是所有人都见怪不怪。

三皇子喜好在床榻之上鞭人,在这个府邸,没有人会不知道。

唯独那婢女露出一抹奇异的笑来,她看了一眼雕花木门,随即很快便走出了这处院落。

……

……

与此同时,战王府那边。

苏墨皱紧了眉梢,心下便思索着要去寻苏宁一番了,自方才苏宁说要解手到现下,已然有了好几刻钟,可苏宁却没有回来的趋势……这件事,想来不会简单!

苏子衿似乎察觉到苏墨的不安,于是便偏头,笑道:“大哥怎么了?”

随着苏子衿看过去,司言也面无表情的看了眼苏墨。

苏墨拧眉,回道:“你二哥方才说出去一趟,到现下还没有回来,恐怕其中……”

“大哥且放心。”苏子衿闻言,倒是丝毫不显担忧,只微微一笑,从容道:“二哥为人机敏,一定不会有事的。”

说着,苏子衿看了一眼对面,也不知在看谁,眸光幽深至极。

“我还是去看看罢。”苏墨道:“总觉得心里头不安的很。”

然而,就在这时,有婢女惊慌失措的跑进大殿,尖声道:“不好了!惠妃娘娘,不好了!”

说着,那婢女便直直跪在了惠妃的面前,哭道:“娘娘,快去看看三殿下罢!大事不好了啊!”

这婢女的话一出,众人皆是停下了觥筹,场面一瞬间变得安静无比。

“怎么回事!”惠妃神色一变,强压下心头的那抹不安情绪,道:“你说清楚,究竟怎么回事?”

那婢女哭道:“奴婢也不知道,但是三殿下……三殿下方才在新房里,好像杀了一个人!但是有人把三殿下给……给伤了!”

司天凌在新房杀人?又被伤了?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这婢女的话颠三倒四的,着实令人很难听懂,众人一头雾水,但心下又好奇的紧。

下意识的,惠妃便看向陶丞相等人,见陶行天脸色虽暗沉,但没有太大的狰狞之色,心下便安了几分。

惠妃心中想着,大抵是司天凌不知什么原因,误杀了陶圣心,而陶圣心也伤了他……大约陶行天的想法与她一致,所以现下陶行天这神色,显然陶圣心的死活并不是那么重要。

这也就意味着,即便陶圣心真的有三长两短,陶家与三皇子府的结盟,还是牢不可破!

镇定下来,惠妃便看向众人,眼中有幽深划过:“许是这婢女误会了什么,诸位不妨同本宫同去,一探究竟?”

惠妃的话一出,众人皆是有些不解起来。这成亲杀妻的事情,毕竟是极为糟糕的,便是不计较伦理,陶家也绝对是要与其反目成仇。可如今惠妃的意思,不就是要拉着众人一起去看看吗?

这惠妃,莫不是疯了不成?

“臣愿随娘娘前去。”陶行天脸色极差的开口,只听他道:“毕竟圣心也是我陶家的嫡女!”

陶行天的表现,让众人越发觉得惠妃愚蠢,尤其那些个大臣、皇子,个个都是叹息不已,自然,也有如司卫和司天飞一般,等着看好戏的。

司随不着痕迹的看了眼战王府的方向,见苏子衿和司言皆是面色淡淡,丝毫没有惊讶的模样,心下不由直道这两人的好手段。

惠妃之所以毫不遮掩,不是为其他,而是因为要给昭帝一个丞相府和三皇子司天凌反目成仇的假象。端看陶行天最初的神色便可知,即便陶圣心当真有个万一,陶行天也不会如何,但如果陶圣心真的被杀,那么毫无疑问,众人眼里这两个府邸的关系绝对是成仇。

惠妃大抵就是要利用人们的这种心思,让昭帝以为两府结了仇,这样一来便也对司天凌放宽心。只要届时惠妃造一个借口,把错都归咎到陶圣心的身上,司天凌的名声也便没太大影响,与此同时,两府也可以暗中结盟,一举三得!

只是,司随却不这么以为,苏子衿可是个惯常会设局的人,如今惠妃的想法,大抵也被苏子衿算计进去了!

这般想着,众人已然跟随着惠妃,一大群人便朝着新婚的处所而去。

一直到新婚屋外,众人才屏息驻足。彼时雕花木门紧紧掩着,门外好几个小厮婢女惊恐万分,一个个都跪在地上,不敢出声。

惠妃眉心一跳,强压下不安的感觉,便吩咐道:“三皇子呢?”

“在……在屋里头。”小厮额角滴着汗水,颤颤巍巍道:“方才殿下……殿下让我们把门关了,我们……”

小厮的话还未说完,只听屋内传来皮鞭触到肉体的声音,‘啪啪啪’的一声比一声来的猛烈。

“贱人!”司天凌低吼的声音传了出来,那满是戾气的嘶吼,带着一股强烈的杀意,让门外的众人都愣住了。

三皇子司天凌……不是敦厚老实?怎么会这般狠辣?

惠妃心下一惊,司天凌的声音,显然露出一丝疯狂的意思……现下她是真的没有丝毫把握等到门打开后,会看见什么场面。

“呜呜……”有女子低声哭泣的声音响起,听得在场之人有些愣神。

不是说三皇子杀人了?怎么里头还有女子的声音?难道说司天凌杀的不是陶圣心?

“好一个刁奴!”惠妃眸光冷了下来,厉声道:“三皇子侧妃分明在里头,你竟敢诬陷殿下杀人!”

如今的场景,俨然便是有人精心设计过的,惠妃素来知道司天凌有床榻凌虐的爱好,但这场局太过难测,甚至于惠妃都要以为,或许是有心之人想将司天凌床榻癖好揭示给众人知晓,以此达到坏了司天凌名声的目的……

想到这里,惠妃便朝着司天飞和司卫身上看去,但见这两人皆是一脸惊讶的模样,心下不由愈发沉了几分下来。

“娘娘饶命啊!”原先禀报的婢女跪地哭道:“殿下确实……确实杀了人,但是那人……那人是个男的,不是侧妃!”

男的?!

一时间,众皆哗然,无论是男子还是女子都露出嫌弃之色。

自古龙阳之癖,倒不是多么稀奇的事儿,有些贵胄家中,自是藏着一些细皮嫩肉的少年以供享用。但司天凌的行径,着实荒唐至极,一个新婚的男子竟是在新房中与男子苟且?

惠妃整个人一懵,眉梢不由蹙了起来。

凌儿什么时候豢养男宠了?

就在众人议论纷纷的时候,陶行天忽然沉下眸子,语气有一丝颤抖:“开门!”

“父亲?”陶子健有些诧异,可见陶行天阴沉的可以滴出墨水的脸色,心下不由‘咯噔’一声。

能让父亲如此……那里面的人难道是……岳儿?

不!里头被害的,一定不是岳儿!

一定不是!

随着陶行天的话音落地,有侍从上前,将门缓缓推开。

有浓重的血腥味扑面而来,一时间,屋内的场面震惊了在场的所有人,唯独苏子衿和司言,却是丝毫没有惊讶之色。

苏子衿微微弯起眉眼,言笑晏晏的瞧着那淫靡而又残忍的画面,桃花眸子闪烁着璀璨的光芒。

“子衿,”下一刻,司言温热的大掌便抚上苏子衿的眸子,遮住了她的视线:“不要看。”

司言的声音很低,很是温柔,他虽面色一如既往的冷淡,但语气却含着一丝爱护之意。

苏子衿微微一愣,她下意识便眨了眨眼睛,长长的睫毛在司言的掌心微微划过,惹得司言眸光愈发深邃了几分。

看着这两个小年轻的互动,战王夫妇的脸色着实有些复杂。其他人的注意力都在屋内,可他们两却是随时随地注意着苏子衿这边的动静。

要说司言这般举动,倒是体贴至极,值得赞赏,可……重点在于,眼前的场景着实有些惊骇,他们就这样在沉浸在情人间的世界,不觉得哪里奇怪?

“老天爷!”有女子惊叫的声音响起,一时间众人皆是目不转睛的盯着屋内的画面,一个个都发出了叹息。

门前有一男子赤裸着身子,趴在地面,此时他已然悄无声息的趴着,一只手呈逃离状,另一只手却死死的攥着一块艳红的袍角。他脖颈处插着一把匕首,浑身被捅了几十刀,看着极为血腥残忍,而那些伤口皆是有皮肉被翻出,几乎可以想象那鲜血四溅的场景,叫人心惊。

而往里面一点,却有三个人满身是血。其中司天凌一手捏着什么物什,一手执着皮鞭,侧脸看起来极为狰狞,他光着整个身子,看着那两个被打的奄奄一息、衣不蔽体的女子,眼底恨意森然,有疯狂溢出皮肉。

陶然站在司卫身边,神情一时间僵硬起来。里头的女子,一个是陶圣心,一个是魏半月……然而那个男子,那个趴在地上的男子,却是她的哥哥,她唯一的依靠,陶岳!

“凌儿!”惠妃整个人是安全惊呆住了,饶是她经历过多大的风浪,也没有眼前这一幕来的令人心惊。

然而,惠妃的这一声呼喊,甚至于在场所有人的惊叫,都没有让司天凌回头,他几乎没有听到任何外界的声音,只手中的皮鞭举起,低吼道:“贱人!你们都该死!”

“岳儿啊!”陶子健忽然冲了过去,将那个趴在地上的男子抱了起来,疯狂的叫起来:“快找大夫!快把大夫找来!快救岳儿!”

“哥哥!”陶然冲过去,难以置信的探了探陶岳的鼻息,然而,下一刻,她便惊的坐到了地上。

她的哥哥,她在陶家的依靠……死了!

“然儿,快找大夫来!”陶子健有些疯狂起来,嘶吼道:“快去找大夫啊!”

“爹,我……哥哥他……”陶然哭起来,泪如雨下:“哥哥他没气儿了……”

“胡说什么!”陶子健眸光一顿,便下意识一巴掌挥在了陶然的脸上,恶狠狠道:“你哥哥不会有事!不会!”

“爹!”陶然捂着脸,哭的有些断断续续,可她不敢多说什么,现在的陶子健已然趋于疯溃的边缘,她怎么敢再刺激他?

“好!好一个司天凌!”陶行天气的浑身发抖,他看向惠妃,眼底是骇人的杀意。

陶岳是陶家唯一的血脉,端看陶子健这般疯溃的模样,便可知,陶岳在陶子健和陶行天心中,是个怎样的存在。

如今陶岳惨死,堪堪在司天凌的房中被发现,而陶圣心和魏半月已然被司天凌打的奄奄一息,那么毫无疑问,这下手之人,便是司天凌无疑了!

“相爷息怒,”惠妃回过神,压下心头的烦躁之意,便道:“这件事一定是有人设计,凌儿他……他不是那般之人。”

“不是?”陶行天不怒反笑,神色一瞬间阴郁无比,看的在场之人面面相觑:“绝我陶家的后,还说不是?娘娘未必以为我陶家是这般好欺辱的吧!”

这个时候,即便陶行天再怎么理智,也接受不了即将断子绝孙的事实。陶家辛辛苦苦积攒这么多年,不就是为了绵延家族?可如今陶岳一死,他心中疼痛之余,更是有千万般的怒意滔滔而来,恨不得直接掐死司天凌给陶岳陪葬!

惠妃自然知道陶岳在陶行天等人的眼中意味着什么,只是如今这场面实在太过混乱,以至于她根本无法给出什么交代。

一咬牙,惠妃便看向司天凌,斥责道:“凌儿,你疯了吗?还不过来!”

只是,司天凌这一次,依旧没有任何反应,他死死的盯着陶圣心和魏半月,手中的长鞭再一次狠狠的挥了过去。

只听‘啪’一声,陶圣心和魏半月疼的闷哼一声,即便在昏迷之际,亦是感受到那入骨的疼痛。

汝南王府的人,此时没有一个人敢上前认领魏半月,他们并不知魏半月在‘谋害’陶岳的这桩事中,究竟充当了怎样的角色,也不知为何失态会发展成这幅样子,如今魏半月的母亲没有参席,汝南王又已然存了放弃魏半月的心思,更是没有一个人会去管她。

不过,瞧着司天凌不搭理她,惠妃终于是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她神色一变,便立即惊道:“来人啊!快!快将三皇子带过来!”

“是,娘娘!”有侍卫领命上前,司天凌似乎感受到有人靠近他,下一刻便发狂起来,手中的长鞭亦是挥舞着。

“滚!”司天凌厉声道:“滚出去!”

“殿下!”只是,司天凌转过来的那一瞬间,众人更是震惊不已。

司天凌赤裸着上身,下身却只胡乱穿着一件白色的亵裤,然而,那亵裤的中央,却染了一大片的鲜血,那鲜血几乎没有停止渗出,随着司天凌的挣扎,那鲜血愈发透出许多。

一瞬间,惠妃如遭雷击,她死死的盯着司天凌的下身,有惊恐之色渐渐浮现。

“报应!”陶子健忽然狰狞一笑,他盯着司天凌另一只手上的奇怪物什,忽然便桀桀笑起来:“真是报应啊!”

众人顺着陶子健的目光瞧去,只见司天凌的左手捏着一团物什,那东西略显暗沉,就像是……一块肉球!

------题外话------

就问你们,惊不惊喜,刺不刺激,激不激动~hiahia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