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寒毒(二更)/将军策:嫡女权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锦都,驿站

疆南国院落内,男子和少年相对而立。

男子手中拿着一张纸,笑容浅淡,含着戏谑之意。

“去你大爷的,快把东西给老子!”南洛怒气冲冲盯着眼前的人,咬牙切齿。

墨白微微笑着,脸上浮现慈悲之色:“殿下何必如何着急?我不过是看一看罢了,又不是不还给你。”

说着,墨白拿起手中写了一半的信,低声念道:“美、人、儿,你可知我初次见你,就魂牵梦萦、辗转……”

“墨白!”南洛冲上前来,一只手抢夺着墨白手中捻着的信纸,急的跳脚:“你他妈不要念了!快还给老子!”

这是一封写给苏子衿的信,原本南洛打算今夜送去,可写到一半,墨白便走了进来,抢走了这封信不说,还这般挑衅于他。气的他直跳脚,可奈何他武艺不如墨白,也只好这般纠缠着讨要了。

“啧。”墨白嫌弃的摇了摇头,堪堪躲过南洛后,便继续说着风凉话:“我说殿下,这苏子衿明显便是钟情于司言,你这又是何苦呢?指不定她连你是谁都忘记了,毕竟我瞧着今日,她即便看见你,也丝毫没有很惊诧的模样。”

“去死吧你!”南洛闻言,不由脸色一窘,下一刻便将桌子上的茶杯狠狠砸了过去。

墨白身形一闪,躲过那杯盏的攻击后,便笑道:“殿下莫不是被我说中了,恼羞成怒了不成?”

然而,就在这时,有人影蹿了进来,那人一进来,便瞧着飞驰的杯盏冲着他面门砸来,心下一惊,便迅速闪身,只听‘砰’的一声,有瓷杯碎裂的声音响彻屋子。

南洛微微一愣,瞧着携一身寒意的少年郎,有些顿住。

“百里奚?”南洛难以置信的盯着眼前这高大的少年郎,惊悚道:“你他娘竟然是百里奚!”

分明一年前他去百里家的时候,百里奚还是个瘦猴子,个子小小的,与他一般无二,怎的如今猛地蹿这样高,完全就不似从前的模样!

南洛的声音一出,墨白便也不由蹙起眉梢,他有些诧异的看向眼前的百里奚,神色奇怪。

“当然是老子了!”百里奚灿烂一笑,他一甩衣袍,便帅气的翻身坐到了桌子上,得意道:“怎么一年不见,你们就不认得老子了?”

说着,百里奚双手撑着桌子,翘起二郎腿,继续道:“你们俩怎的还是老样子?娘的娘、心黑的依旧心黑。”

这所谓的娘,自然就是在说南洛‘娘娘腔’了,这不,南洛这厮,一到晚间时候,便换上了一袭粉色的俏丽女装,一看便是个惹人怜爱的小姑娘。

“去你大爷的,”南洛瞪起大大的眼珠子,只差没一脚踹过去了。

不过百里奚说话的口气,倒是与从前一般无二。

这般想着,那一头,墨白已然开口,只听他笑道:“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没想到竟还是出现了。”

来锦都之前,墨白便打听了清楚,百里奚和那药王谷的轻衣整日里形影不离,想来这厮是对人家姑娘起了念想,否则依着百里奚这性子,定是不可能这般安分。

“去你的。”百里奚笑起来,漂亮的脸容异常璀璨:“老子年纪也差不多了,正好遇到了令老子心动的女子,哪里奇怪了?”

对轻衣的心意,百里奚倒是丝毫没有遮掩,他性子放浪,故而为人也是热情奔放,没有那等子城中少年的拘束与小心翼翼。

说着,百里奚挑眉,看了眼南洛,就道:“听说你来锦都,老子倒是不太相信,那老皇帝竟然舍得你出来?”

“我说出来给他找儿媳妇,生个大胖小子。”南洛也不遮掩,就笑嘻嘻道:“我父皇一听,自是乐的不得了,一咬牙一跺脚,便就让老子出来了。”

说到这里,南洛明媚的脸上不由有忧色划过,叹了一口气,他便瞪眼道:“墨白,快把老子的信交出来!”

“信?”百里奚诧异,他挑眉看向墨白,一边兀自倒了杯水,一边好整以暇,等着墨白的解释。

南洛的取向问题……基本上所有人都觉得,他会喜欢男子。百里奚在早年的时候,便这样猜测过,也许最后,南洛会与墨白在一起,从此疆南国太子断后……

可他没有想到,百里奚却是有了心上人?瞧着他说的‘媳妇儿’,显然是个女子了。

“就是殿下要写给心上人的,”墨白不以为意,只笑着瞟了眼百里奚,便道:“那个唤作苏子衿的女子。”

“噗!”百里奚正打算将水咽下去,就听墨白提起苏子衿,下一刻,他忍不住一口水喷了出来,直直便喷在了南洛的脸上。

南洛毫不设防,就这样被喷了一脸,咬着牙,那雌雄莫辨的明媚脸容浮现一抹阴霾:“百里奚,我去你大爷的!”

“咳咳。”百里奚放下手中的杯盏,歉然道:“失礼失礼,老子当真不是故意的。”

说着,百里奚从怀中抽出一方帕子,便丢给了南洛:“擦擦,快擦擦吧。”

南洛瞪着眼睛,一脸厌恶的将用帕子将自己脸上的水渍擦干,就听一旁的墨白忽然出声,道:“你认识苏子衿?”

这个‘你’,自然便是指百里奚了。

方才百里奚不过是听着他提起苏子衿三个字,便忍不住喷出嘴里的水,显然便是一副惊讶的模样。

眼底的幽深划过,墨白倒是没有去笑话南洛那满脸的口水,毕竟看着都让他觉得恶心的很,多想一点都让他难受的紧。

“认识。”百里奚点了点头,不过没有很清楚的说明他与苏子衿的关系,只含糊其辞道:“老子不是住在司言的府邸?认识一下他的未婚妻,也不算什么大事罢?”

虽然南洛和墨白在百里奚这儿,算是老熟人了,他们三人,几乎从小熟识到大,也没什么可隐瞒的。但这件事,到底关乎他师父,故而,百里奚自是识相的什么也没有说。

话锋一转,百里奚便又道:“你们怎么会认识她?还有娘娘腔,你又怎么对她起了意?”

瞧着南洛那样,倒不似作假,只是可惜,南洛这小子……还真别说,他师父铁定瞧不上眼。

虽然他讨厌司言那面瘫脸罢,但是说实在的,便是四国之中随便挑一个最优秀的人物出来,都没有几个能够与他相比较,更何况,那死面瘫与师父也算是两情相悦的,南洛更是没有机会。

见百里奚遮掩,墨白眼底不禁有诧异闪过,不过他到底什么都没有说,只见南洛闻言,竟是没有怀疑,便道:“墨家那个地宫,你知道罢?几个月前,美人儿和那个死面瘫破坏了地宫,搅了麒麟洞……啧啧。”

说到这里,南洛不由又兴奋起来:“你不知道啊,墨白这家伙可是气疯了,连他娘的都骂了出来,笑死老子了!”

一想起当时墨白气的发狠的模样,南洛便觉得甚是可乐,好歹墨白这厮素来假正经惯了,十几年如一日的故作慈悲,没想到那时候竟是气的如此厉害,甚至于如今,他心中亦是对苏子衿当时的暗算‘怀恨在心’。

“哈?”百里奚一愣,随即夸张的笑起来:“小白竟然骂娘了?好可惜老子没看到!”

墨白看了眼南洛,语气幽幽:“殿下是不要信了么?”

说着,他走到一旁的烛火边,一副打算将信丢进烛火里头的模样,吓得南洛不禁赶紧捂住嘴,忍住了笑意。

好半晌,南洛才瞪了眼墨白,皱眉道:“快把信给老子!”

这一回,墨白倒是没有再说什么,他一副见好就收的模样,很快将信还给了南洛。

南洛见此,心中自然是开心,一把将信夺回,便揣进怀中,一副生怕墨白抢夺的模样,倒是显出几分小心翼翼的样子。

“墨白。”百里奚忽然出声,只听他道:“那苏子衿也算救过我一次,不妨你便不要与她计较,恩怨皆消一次?”

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墨白究竟是个什么实力,若是要说整个四国能够与司言相媲美的,百里奚认为,当属墨白无疑了。

墨白身为墨家二少,现在担任疆南国师,大约等他二十五岁,便是要登上墨门钜子的地位,届时,墨白此人,将更加高深莫测。

所以,在苏子衿本就危险重重的复仇路上,百里奚倒是不愿墨白再成为她的敌人。

“哦?”墨白翩然一笑,眉眼极为好看:“百里奚,苏子衿倒是何年何月救过你了?莫不是……”

说到这里,墨白尾音拖得很长,可那眼神却是极为深邃,俨然一副全都知悉的模样。

百里奚心下一跳,便瞧见墨白微微笑着,接着道:“我与她的恩怨,自是会清算,你若是要我看在你的面子上,大抵是很难的。”

慈悲的神色浮现,墨白吟吟笑容落在百里奚的眼中,一时间愈发高深莫测起来。

……

……

那一头,司言已然和苏子衿坐上了马车。雪忆和青烟等坐在另一辆马车上,倒是显得乖巧异常。

略显昏暗的马车内,两人相对而坐。

司言看向对面的苏子衿,低声道:“那个无心,你打算如何处置?”

知道无心的名字,大抵还是因为苏子衿提起,现下无心已然被押走,自是要等着苏子衿的发落。

“今夜你且将她收押,明日我再亲自收拾。”说这话的时候,苏子衿神色极为寡淡,有冷色一闪而过,可仔细看去,她脸容依旧温软一片。

“好。”司言微微颔首,依旧神色寂静的模样,可眼底,却是有一丝怜惜难以掩饰。

苏子衿拢了拢大氅,便低声道:“阿言,今日多谢你了。”

苏子衿所说的多谢,大抵指的是司言在昭帝面前,表现出提前知悉,并全然信任她的模样。

原本苏子衿的身份,她并没有告诉司言,无论是目的还是所求,她从来没有像今夜这般,开诚布公。可那时候,司言却表现出一副早就知道的模样,除却他一早便自行有了的猜测,大约还有归咎于……他想让昭帝相信他的相信。

司言在昭帝心中,一直是极为信任的对象,若是今次司言也知道、并相信,想来这件事情,昭帝会更加好取舍一些。

司言闻言,不禁下意识的便抬起头,他身姿一动,转瞬便坐到了苏子衿的身侧,只见他微微抿唇,清冷的脸容满是正经之色:“你要怎么谢我?”

司言的话一出,苏子衿便不禁愣了愣,随即她缓缓攒出一抹笑来,从容道:“你要我怎么谢?”

大抵在苏子衿看来,司言这厮并不会提多么过分的要求,毕竟他素来是个纯情的,便是再怎么,也是止乎于礼。

下一刻,司言淡淡的声音便传了过来,有一丝莫名的紧张情绪:“明日陪我一起用膳。”

苏子衿轻笑一声,她偏头看他,笑吟吟道:“好。”

“还有。”司言出乎意料的再次出声,他看起来好似在沉吟着什么,一时间让苏子衿有些不明所以。

“还有什么?”微微偏头,苏子衿朱唇扬起,下意识的便露出一抹灼灼如桃花般的笑意。

她的笑,着实美好至极,尤其在这略显昏暗的马车内,更是仿若罂粟一般,令人沉迷其中。

顿时,司言心跳骤起,他暗夜下,他面色略微泛红,心下有一抹紧张情绪徒然升起。

“阿言?”苏子衿见司言不说话,眼底浮现一丝迷茫之意。

见惯了她言笑晏晏的模样,如今一瞧她有些茫然的神色,司言眸底便愈发深邃了几分。

美人楚楚,娇躯柔软,就在苏子衿不解之际,司言却蓦然低下头,他薄唇微动,有温热气息喷洒出来,声音显得暗哑低沉:“还有,这个……”

说着,司言倾身上前,薄薄的唇便覆在了苏子衿光洁如玉的额头。

苏子衿微微一愣,感受到那微微湿润而柔软的触感,一时间便有些难以置信的盯着近在咫尺的俊颜,半点动弹不得。

那蜻蜓点水似得吻,带着一股怜惜和小心翼翼,却是让苏子衿好似被点燃了一般,脑中‘轰’的一声,素来思绪万千的脑海里,瞬间空白一片。

而司言却也好似触电一般,心中情不自禁的便狂乱的跳了起来,他只觉胸中有甜蜜之意涌起,凤眸中的动情之色亦是丝毫遮掩不住。

顿时,两人皆是面色绯红,好在天色昏暗,叫人看不真切。

……

……

目送苏子衿抵达战王府后,很快的,司言便回到了长宁王府,彼时夜色正浓,他在走廊处,遇到了轻衣。

轻衣此时坐在院子里,面前的桌子上摆放着一壶浊酒,她微微抬眸,一瞧见是司言,便懒懒道:“接风宴办了这样久?”

轻衣不过随意一问,司言倒也只是冷淡道:“嗯。”

说着,他微微凝眸,漠然道:“今夜百里奚不在?”

百里奚素来是喜欢缠着轻衣的,尤其夜间时候,轻衣白日里捣鼓药草,夜间便也就停了下来,故而,百里奚便时常陪着轻衣,坐在这院子中赏花赏月赏风雪。

“哦。”轻衣点了点头,慵懒一笑:“他大抵有些事情罢,也没同我说一声,便出去了。”

原本轻衣丝毫没有介怀的意思,可下意识的,便来了那么一句‘也没同我说一声’,听得司言不禁将清冷的眸光落到轻衣的身上。

轻衣一说完,自己便也就意识到了不对劲之处,于是干笑一声,她掩饰着心中的慌乱,道:“我这不是不习惯么?那家伙整日里缠着我,着实烦得很,今儿个他不在了,我委实有些难得的神清气爽。”

说着,好似为了表现她说的话不掺假一般,轻衣指了指自己对面的位置,扬唇道:“阿言,要不要来陪我喝两杯?”

“不了。”司言面无表情,神色没有一丝起伏:“我是有未婚妻的。”

“有未婚妻?”轻衣诧异道:“我自是知道你有未婚妻,可这与你陪我喝两杯有什么干系?”

司言的思绪,轻衣着实不太明白,她只不过随口一问,他却如此严瑾的模样,倒是显得她有哪里不对一般。

司言看了眼轻衣,眼底划过一抹淡色,便正色道:“子衿若是知道,大抵要醋了。”

轻衣:“……”

一时有些无语,叹了口气,轻衣便道:“阿言,我可是你的小姨啊,又不是外头那等子对你有意的女子……”

“轻衣,”司言打断轻衣的话,只沉声道:“你是不是对百里奚有意了?”

“没有!”轻衣放下手中的杯盏,坚决道:“我怎么可能对百里奚那酒鬼有意?”

“那你为何喝酒?”司言眉眼清冷,淡淡道:“我记得你素来不太喜欢碰酒这一物什。”

轻衣是个极少饮酒的人,大抵在她看来,喝酒坏事,是个极大的问题。可今夜,轻衣不仅月下独酌,而且还邀他一同饮酒,本就是极为不寻常的情况。

司言的话一落地,轻衣便面色一僵,手中摸着瓷杯的五指更是顿了下来。

她为何喝酒?大抵是因为,往日里都是百里奚与她一起坐在此处,而百里奚这厮是有饮酒的习惯,故而,她今日便也有些不习惯桌子上没有酒杯的存在。

等到酒被端了上来,她也不知道怎的,有些不知不觉的就兀自喝了起来,若非司言点破,想来轻衣自己都很难发现。

“大概是……有些无趣罢。”轻衣蹙起眉梢,随即话锋一转,便道:“阿言,你可还记得先前同你说的……”

“记得。”司言凤眸深邃,他微微抬眸,看向清冷的月色,淡淡道:“无论如何,我都要她活下来。”

苏子衿以为,司言大抵不知道她身子情况,可司言哪里是那般心大的人?先前轻衣为苏子衿诊治的时候,苏子衿那刻意的打断,其实司言都看在眼底,他之所以没有说,其实还是在顾全苏子衿的感受。

她怕他担忧,所以不愿让他知道,而他却是知道她的心思,所以装作一无所知。

寒毒入骨又如何?只要他坚持,那么她的寒毒,终有一天要解了!

“我爹今日来了消息。”叹了口气,轻衣道:“对苏子衿这样的情况,他大抵也没有几分把握,你若是可以,便早些同苏子衿说了罢,我所能做的,就是缓解她毒发的痛苦……”

“不好!”说到这里,轻衣不由看向冷月,一时间声音大了起来:“苏子衿今夜毒发!”

“你说什么!”司言眸光冷了下来,有寒意森然浮现。

“依着燕夙说的,苏子衿的内伤正在痊愈,今日她已然开始服用麒麟血制成的药,麒麟血太过刚烈,最是容易催生寒毒发作!阿言,你……阿言!”轻衣的话还没说完,就见司言身影一闪,消失在了众人的眼前。

“轻衣姑娘,”孤鹜道:“郡主寒毒发作,你要不要去瞧瞧?”

孤鹜的意思,就是让轻衣去看看苏子衿的状况。

然而,轻衣却是叹了口气,摇头道:“我也想着能起到一丝作用,可她第一次服用麒麟血,只能忍过去,切不能加以干涉!”

麒麟血和寒毒皆是霸道之物,若是冒然干涉其融合的过程,恐怕引起相反的效果。这一点,燕夙也早早便是同苏子衿说过的,正因为如此,燕夙那边,这两日才全无消息。

原本前两日燕夙便与她提起,让她知会一声司言,可这两日下来,她竟是忘却了,还好现下想起了,否则司言定是要责怪于她的。

说着,轻衣看了眼清冷的月色,一时间心中有叹息划过。

若是苏子衿当真有个三长两短,阿言,又会如何?

……

……

暗夜,驿站。

北魏暂居的院落,彼时一片安静。

北姬画披着貂皮大氅,神色阴冷。

“公主,”有侍卫上前一步,禀报道:“七皇子求见。”

“哦?司卫?”北姬画勾起一抹魅惑的笑来:“让他进来……记住,别让皇兄发现了。”

“是,公主。”侍卫领命,于是,很快便退了出去。

不多时,一袭蓝袍的司卫便被引了进来。

瞧见北姬画,司卫先是一愣,眼底有不知名的贪婪之色掠过,不过转瞬,他便低声笑道:“公主能见本皇子,着实是本皇子的荣幸。”

“七殿下严重了。”北姬画掩唇一笑,眼底有一闪而过的不屑之色掠过,只见她微微抬头,语气稀松平常道:“七殿下深夜造访,可是有什么要紧事商谈?”

“公主当是知道,”见北姬画故作不知,司卫挑起眉梢,阴冷一笑:“我们共同的敌人……苏子衿!”

分明北姬画就是知道他与苏子衿、司言的过节,所以才让人引他进来,可如今这女人故作不知情的模样,显然是想要与他打太极的意思了。

自从陶皇后倒台、丞相府与司天凌起了极大的争执,陶行天因为陶岳的事情,气的卧病在床以后,司卫的性子便也大变起来。或者说,他比起从前,更加的阴冷毒辣,懂得隐忍。

“哦?”北姬画勾眼笑道:“七殿下可着实是有诚意呢,不过,本公主倒是想知道,七殿下有何筹码,想要与本公主合作?”

司卫如今一来便开诚布公出自己的目的,俨然便是极具诚意的。可思及司卫在大景的地位……北姬画着实有些鄙夷,他如今自己都没有任何夺储的胜算,拿得出她要的筹码?

瞧着北姬画神色中一闪而过的高傲,司卫眼底有阴霾浮现,只见他冷笑一声,开口道:“公主初次来到锦都,虽事事都打听妥当,可到底不比我们这等子局内人来的明白一些。如今苏子衿深得司言的庇护,公主若是想要打苏子衿的主意,委实是不可能的!”

北姬画闻言,不禁嘲讽勾唇,语气尖酸道:“本公主没有可能,难道你就有可能?”

不过一个失宠的皇子罢了,还真当作自己能耐多大?委实有些好笑了罢?

见北姬画如此,司卫心中有愤恨一闪而过,不过他脸上却是分毫不显露,只阴鸷回道:“本皇子手中握着苏子衿的致命弱点,只要本皇子将其交付出去,想来司言便决计不会再维护与她,甚至……还会因此唾弃这贱人!”

司卫难以相信,为何之前自己如此欢喜苏子衿,不过是一副皮囊罢了,他却是像鬼迷了心窍一般,整日里痴缠着。如今想来,他心中只有愤怒和恨意,要不是因为苏子衿,他的母后便不会惹到司言,要不是苏子衿,他就不会落到如此地步!

司卫一心想着要苏子衿的难堪,却是习惯性的,隐藏了畏惧司言的那颗心。毕竟,陶皇后是司言扳倒的,苏子衿的亲事,也是司言抢夺的,可正是因为瞧着苏子衿是弱女子,司卫才将满腔的恨意放在了她的身上。

北姬画闻言,不由微微一愣,眼底有喜悦之色浮现:“你说的可是当真?”

若是有这样的把柄在,那么,司言到时候……岂不是她的了?

北姬画的喜色着实有些明显,司卫点了点头,便道:“不过公主也是知道,本皇子现下的处境……所以,这件事,还是得靠公主配合才是。”

阴毒的笑容逐渐浮现,司卫脸上的神色,看的北姬画有些心惊,可一想到自己很快就能够独占司言,北姬画还是点了点头:“只要你所言不虚,本公主,自然可以出手!”

司卫见此,脸上便露出一抹笑意来:“只要公主……,然后……”

司卫低下声音,北姬画一边听,脸色一边转而阴险。

暗夜深沉,有恶意悄然滋生。

……

……

苏子衿进了战王府后,战王夫妇和苏墨苏宁便已然在大堂内等着她回来。

一家子说了几句话,见苏子衿神色略显疲倦,便也就让她早些回去休息了。

于是,苏子衿便领着雪忆等人,朝着落樨园而去。

走到一半,苏子衿忽然身子一颤,她手中的暖手炉‘砰’的一声,落到了地面,发出极大地响声。

雪忆第一个反应过来,便上前一步,扶住苏子衿摇摇欲坠的身子,语气急切:“子衿姐姐,你怎么了?”

一股钻心的疼痛自心口处蔓延开来,苏子衿掩下那一抹疼意,勉强攒出一个笑来:“无妨,只不过手中有些滑了。”

说着,她看向青茗,示意她将其拾起。

青茗眼底有惊骇闪过,她赶紧弯腰捡起那暖手炉,随即压下心中那抹情绪,笑着看向雪忆:“雪忆,你随我过来,忽然想起先前做了件袄子与你,倒是忘记给你了。”

话落,青茗便要上前拉住雪忆。

然而这一次,雪忆却是没有动弹,只见他扶着苏子衿眼底有担忧浮现:“不要,我不要什么袄子,我要陪着子衿姐姐!”

子衿姐姐的身子,分明是在颤抖的,虽然她在极力压制,但却还是让他感觉到了!

“雪忆……”青烟咬着唇,试图让雪忆回去歇息。

瞧着主子这模样,俨然便是寒毒发作了,主子不愿让雪忆担忧,才想要瞒着他……

“我不要!”雪忆咬着牙,抱住苏子衿的胳膊,语气有一丝哀求的意味:“我只要子衿姐姐,我只要陪着她!”

苏子衿见此,不由微微一叹,然而,她的话还没出口,只感觉有痛意自心口处蔓延扩散,几乎已然遍布她的五脏六腑。

寒意一瞬间朝她袭来,苏子衿额角有经脉暴起,素来温软的脸容苍白如纸。

“雪忆。”苏子衿艰难的抬起胳膊,抿出一个笑来,轻声道:“我知道你长大了,扶我回落樨园,好么?”

如今的雪忆,委实不是先前可以比拟了。瞧着他如今聪慧的模样,显然是对她的异样有所感知,并形成了自己的猜测,若是现在不让他陪同,想来才是最折磨他的。

“好。”见苏子衿松了口,雪忆赶紧便搀着苏子衿,心下担忧不已。

青烟和青茗见此,倒也是无可奈何,更何况,现在最是要命的,是主子的寒毒发作,竟是如此的突然……

然而,苏子衿到底没有能够走到落樨园,只堪堪到落樨园的门前,便已然蜷缩成一团,四肢百骸的痛意,比先前更为猛烈许多,一时间让她的意识开始出现了涣散的迹象。

青烟心下惊惧,便焦急的将苏子衿抱了起来,她素来练武,自是不比寻常女子,再者说,苏子衿委实有些轻的过分,以至于她将她抱起来后,也丝毫感觉不到重量。

雪忆一路跟随,脑海中有记忆浮现,忽然便想起,先前的好多次,子衿姐姐都要在屋子里歇息几日,那几日谁也不见,便是他……也见不到子衿姐姐。

如今想来,他立即便知道了缘由,可是为何,他先前便一点儿怀疑也没有?

雪忆心中有想法升起,这一头,苏子衿已然被安置在了榻上。

她浑身颤抖,不到片刻功夫,唇瓣处便泛起了小小的冰凌,看的雪忆心惊不已。

“快!”青茗声音尖锐起来,失声道:“快准备药浴!”

“不要药浴……”苏子衿艰难的睁开眼睛,素来璀璨的桃花眸子有混沌之意:“这次只要热水!”

燕夙先前便与她说过,这次决计不能再用药浴,她体内麒麟血和寒毒起了冲突,今夜的毒发,自然便是二者融合的一种表现,故而,这一次的毒发,比以往的每一次都要来的剧烈,而她,只能选择隐忍过去。

只要初晨的日头升起,她体内的寒毒便会暂时消退,而麒麟血也会逐渐开始起到愈合她内伤的效果。

“热水!”青茗不疑有他,立即便道:“青烟,快,我们去准备热水,你和雪忆在这儿照顾主子!”

说着,也不待青烟反应,青茗便拉着随之进来的青书,两人很快便跑出了屋子。

榻上,苏子衿已然冻得嘴唇发紫,她额角有汗珠刚一落下,便接着立即凝成了寒冰,不到片刻功夫,她周身的床榻,也渐渐开始凝结成冰。

……

……

------题外话------

今天二更,撒花撒钻撒票票,乖巧的坐等,嗷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