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吻/将军策:嫡女权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榻上,苏子衿已然冻得嘴唇发紫,她额角有汗珠刚一落下,便接着立即凝成了寒冰,不到片刻功夫,她周身的床榻,也渐渐开始凝结成冰。

雪忆瞳眸一缩,便拉着苏子衿的手,想要将自己的内力输给她。然而,青烟却是及时打断了他的行为。

只见青烟摇着头,低声道:“雪忆,主子现下身子骨太弱了,受不得内力!”

若只是寒毒,还可以输内力缓解,可偏生她体内五脏六腑皆受了严重的内伤,自是不可以再触到内力。

一想起这个,青烟心中便发狠的憎恨着楼霄,要不是他,主子岂会变成这般模样?如今他竟是还有脸要求主子回心转意?简直痴心妄想!

“那怎么办?”雪忆急的团团转,恨不得如今寒毒发作的是他自己:“青烟姐姐,子衿姐姐可怎么办啊!”

一看到苏子衿现下仿若冰人、无声无息的模样,雪忆心下就疼的不行,他的子衿姐姐啊,怎么就这样了呢?还是说他以前都活在自己的世界,竟是丝毫都没有察觉!

瞧着雪忆眼眶通红的模样,青烟心中着实有些难受,她抹了抹眼角的泪,握住苏子衿的手,道:“雪忆,主子若是瞧见,定是要心疼你这般模样。”

然而,青烟的话音刚落地,雪忆的眼睛便徒然瞪的极大。

只见,苏子衿此时躺在榻上,她面容依旧,可那墨黑的青丝,却一寸一寸的,从发根处开始,渐渐变成了白色!

‘轰’的一声,雪忆眼底闪过惊骇,他求助般的看向青烟,眼角有润泽逐渐浮现。

子衿姐姐,到底是生了什么病?为何会变成这个模样?

“雪忆,”青烟语带哽咽,道:“主子是中了一种毒,只要她熬过这一关,就一定会好起来,你莫要担忧。”

苏子衿说雪忆的心智已然成熟起来,现下,青烟倒是有所感知了。若是放在从前,大抵雪忆是要惊慌失措,而不是像现在这般,究其缘由。

雪忆沉默下来,半晌,只见他咬牙,恨声道:“是今天那个人对不对?”

那个唤作楼霄的男人!

“雪忆?”青烟有些惊诧,脱口而出道:“你怎么知道?”

苏子衿的过往,雪忆素来都是不知道的,如今雪忆一出口,便是这般笃定,着实让青烟难以置信。

眼前的人,当真还是雪忆吗?

“我看见了。”雪忆攥紧拳头,眸光森冷:“我看见子衿姐姐的眼神了!”

在看见楼霄的那一瞬间,苏子衿眼底有抑制不住的恨意,还有那时候,他分明在问子衿姐姐可是冷了,可子衿姐姐却是恍若未闻,只道‘君行,我终于等到你了!’,那一幕,雪忆看在眼底,他虽然什么都没有说,可心中知道,子衿姐姐一定……一定很恨那人。

什么是恨?大抵比起讨厌、厌恶,更为严重,而能够让子衿姐姐如此恨的人,显然与她如今中的毒分不开干系。

“雪忆……”青烟心中一惊,生怕雪忆做出什么傻事。若是从前,雪忆不会如此深藏,他素来是个想到什么便做什么的性子,可如今的雪忆,竟是有些成熟的令她觉得陌生!

然而,就在这时,青茗和青书已然推门进来,只见青茗急急跑进来,便道:“青书,你快些将主子抱进浴桶中!要快!”

青书闻言,一言不发的便将苏子衿抱了起来,他眼中有颤意浮现,很快便将苏子衿抱到了里屋屏风后的浴桶之中。

青茗见此,便立即道:“我去端水,你和雪忆先出去。”

“好。”雪忆点了点头,竟是丝毫没有迟疑。

青茗一时心急,倒是没有多想什么,青烟闻言,更是所有心神都落在了苏子衿的身上,顾不得其他。

很快的,雪忆和青书便退了出去,屋子里,青烟将苏子衿身上的衣物褪了下来,上身只余下一件肚兜儿,而那一头,青茗亦是很快的便端着热水,将浴桶倒满。

在触及热水后,苏子衿身上的寒冰开始一点点融化,与此同时,热水也随之变凉。青烟赶紧起身,便径直走去,她将雕花木门打开,熟稔的从门槛处青书和雪忆接回来的热水端了进去,重新又为苏子衿换了热水。

这样一直反复了十几遍,苏子衿唇角的冰棱总算开始有褪去的趋势,然而,她的身体却依旧冷的像块寒冰,着实惊人。

与此同时,屋外,雪忆不断的烧着热水,他顾不得擦去额角沁出的汗渍,便立即添了柴火。

端着一盆热水,雪忆很快便又朝着苏子衿的屋子走去。

然而,走到门前的时候,有不同寻常的气息逐渐靠近,眼中有杀意掠过,雪忆便站直了身子,打算将这热水泼向夜探之人。

不远处,有白色身影飞身而来,雪忆脑子有熟悉的感觉浮现,但手下已然狠狠将这热水丢了过去,下一刻便抽出腰际长剑,想要与之抗衡。

白色身影清冷卓绝,只见他一个闪身,便堪堪躲过了雪忆的攻击,月光下,他面容如莲,似冰寒凉,很快就落到了地面,一双凤眸漆黑而深邃,叫人不禁愣住。

“是你!”雪忆瞪大眼睛,不由停下手中的动作。

眼前这人,他是识得的,子衿姐姐要成亲的对象……今日还救过子衿姐姐的那个人!

好像唤作……司言!

“子衿呢?”司言没有迟疑,只冷沉道:“在屋里?”

“你不能进去!”雪忆上前,拦住了司言的去路,眼神极为执拗。

就在这时,青烟正打算出来端热水,一出来就瞧见司言和雪忆相对而立,有种剑拔弩张的气氛。

“子衿在里面?”虽说是疑问的句子,司言却是问出了肯定的语气。

只见他神色依旧冷漠,有焦灼之色溢出眼底。

果然,子衿寒毒发作了!

说着,不待青烟反应,司言便快速闪身,在众人反应不过来的时候,便进到了屋内。

“子衿姐姐!”雪忆心下一急切,便想要上前阻止。

青烟却是挡住了他,只见她摇了摇头,示意道:“雪忆,世子是自己人。”

“可是子衿姐姐那里……”雪忆有些不放心,迟疑道。

“无妨的,雪忆。”青烟叹了口气,道:“或许主子现下最想见的人,是世子。”

这些时日,主子好不容易有了些生机,脸上的笑容也愈发真切了几分,甚至于,在用计的时候……不再像从前那般置自己的生死于度外。

这样的主子,其实当真是欢喜着世子罢?

雪忆听青烟这么说,也不知在想些什么,一时间没有说话,好半晌,他才点了点头,眸光却是紧紧盯着屋门,显然还是担忧至极的。

这一头,司言一入屋子里,便快速将门掩上了,彼时青茗正为苏子衿添着热水,完全没有注意到司言的到了。

直到一片阴影投下,她还以为是青烟,便急急道:“将那边的帕子给我一下,主子好似开始发热了!”

青茗的话音一落地,司言紧紧抿着薄唇,却是没有动弹,他深深的凝视着苏子衿的脸容,一时间心如刀绞。

只见苏子衿此时闭着眼睛半靠在浴桶内,她肌肤如玉,泛着迷人的色泽,可那一头的青丝,却已然成了雪色!

“青……”青茗正打算唤一声青烟,却不想,一抬头便瞧见司言清冷的脸容,心下一惊,她便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司言薄唇微动,俊颜染上一丝低迷的情绪:“你先出去。”

看了眼疼的已然失去意识的苏子衿,青茗点了点头,便道:“是,世子。”

随着话音落地,青茗便很快退了出去。

司言瞧着苏子衿的模样,忍不住便弯下腰来,取了旁边的帕子,一言不发的便为她轻拭汗水。

那双素来言笑晏晏的眸子,此时紧紧闭着,她就好像是沉睡过去一般,眉梢紧紧蹙着,叫人不禁心神颤抖。

就在这时,苏子衿低咛一声,感觉浑身仿若被红莲业火灼烧着一般,下一刻她便恍恍惚惚的半睁开眼睛。

“热。”她咬着唇,面色变得绯红起来,声音却低微至极:“青烟,快把我抱出去。好热。”

寒毒的猛烈攻势,此时已然褪去一些,可麒麟血的灼烧感,却是让苏子衿有些神志不清起来。

四肢百骸好似有蚂蚁啃食一般,血液沸腾起来,难受的她不断扭动的娇躯,素手亦是下意识的撕扯着身上的肚兜儿。

司言眸光一顿,这才发现苏子衿竟是只着了一件红色的肚兜儿。

随着她的动弹下,那雪白的细颈上,略显松垮的绑带几欲松开。

冷峻的脸容染上一丝不自然,司言垂下眸,立即便从屏风上扯下一件袍子,随即,他偏过头去,目不斜视的便将苏子衿从浴桶中抱了起来,一只手腾起,他快速的将袍子披在了她的身上,挡住了那抹撩人的春光。

胳膊处感受到苏子衿细腻而发烫的肌肤,司言耳根子略微有红色泛起,强压下心头的念想,司言抱着苏子衿便很快到了榻前。

等到将苏子衿置到榻上,司言才转身,打算让青烟和青茗进来为苏子衿将衣物穿上。然而,他才微微一转身,便听到,身后苏子衿发出极难受的声音。

于是,司言下意识的便转身去看,只见此时,苏子衿脸色绯红,整个人就好像高烧不退一般,手下亦是不安的撕扯着,将方才他为她披上的衣袍拉了开来。

一大片春光顿时露了出来,那原本雪白的玉肌,也开始泛起了红色,却意外的撩拨人心。

“热……”苏子衿半睁开眼睛,素来深不可测的眼底,此时一片雾气蒙蒙:“好热!”

寒毒的疼,麒麟血的热,让苏子衿已然陷入混沌之中,便是她睁开眼睛,脑海中亦是丝毫意识也没有。

随着她的话音落地,便又开始撕扯着自己身上仅存的肚兜,看的司言的耳根子更是艳红起来。

他垂下眸子,深吸一口气,掩住眼底的那抹情动之色,立即便上前,捏住衣袍,重新将苏子衿裹了起来。

做完这些,司言便再次转身打算唤青烟和青茗进来,不想,就在这时,苏子衿却一把抓住他的衣袍,那略微泛白的五指紧紧攥着袍角,樱唇有低吟响起:“给我冰!我要冰块!”

心口处就好像被火烧了一般,炙热而抽疼,苏子衿咬着唇,额角汗水不断的冒了出来。她抓着一缕袍角,就好像抓着什么救命稻草一般,眉头却只是紧紧皱起。

司言心下一紧,便弯腰去看,只是,他才一弯腰,苏子衿炙热而柔软的身子便凑了上来,她素手微动,竟是一下又一下的摸着司言,仿若在找能够解了炙热的寒凉一般,手下倒是越发的肆无忌惮。

司言身子一僵,凤眸更加深邃了几分,他喉头一动,便不禁道:“子衿,快停下了。”

一边说,司言一边伸手,打算去擒住苏子衿不安分的素手。

然而,他的话出来,苏子衿却依旧半眯着眼睛,混混沌沌的抚摸着他,她在找一丝凉意,可是无论怎么找,也只是半响贪欢,很快那抹凉意便转瞬即逝。

本能的驱使下,苏子衿整个人贴了上去,她鼻尖微微一动,下意识的便胡乱的蹭去。

“子衿。”司言声音暗哑,耳根子更是红的滴血。他艰难的将苏子衿的手扒拉下来,便快速的用袍子裹住她那令人恍惚的玉臂。

只是,司言没有料到的是,苏子衿挣扎着双手从裹紧的衣袍中抽了出来,迷迷糊糊的便搂住司言的脖子。

她用力一搂,只听‘砰’的一声响起,画面顿时定格住了。

一瞬间,司言清冷的眸子微凝,有情愫四散开来。

薄唇处有湿热的触感传来,那一阵阵酥麻的悸动,让司言不禁心驰神往。

鼻尖传来淡淡的木樨香味,没等司言回神,下一刻,苏子衿便毫无意识的微微舔舐了下他的唇瓣。

‘轰’的一声,司言脸色涨红起来,身体的温度逐渐上升,心跳也不可遏制的狂乱起来,耳根子一瞬间红的似欲滴血。

鼻腔有温热的液体忽然就要落下,司言下意识便慌乱起身,下一刻,殷红的液体便自他鼻子中滴了下来,司言微微一愣,可他还来不及反应,苏子衿便已然缩成了一团。

心中一紧,司言随意一擦拭,便低头看向苏子衿,只见此时,苏子衿额角有冰棱浮现,长长的睫毛上亦是凝成成冰。

“冷,”苏子衿睁开眸子,有剧烈的疼痛自心口处蔓延起来,眼底的疼痛一瞬间涌现出来。

司言来不及反应,便立即将苏子衿抱入怀中。感受着那刹那便冷的仿若冰块的娇躯,司言心中疯狂的抽疼起来。

与此同时,苏子衿下意识往司言怀里钻去,她颤抖着身体,神志也愈发的涣散起来。

“阿言,”苏子衿忽然低声呢喃起来,只听她道:“阿言,是你么?”

那一声阿言,听得司言心中一痛,素来面无表情的脸上,有苦涩溢出。

“是我,”司言紧紧将她抱住,凤眸漆黑而看不见底:“是我,子衿。”

说这话的时候,他低沉的嗓音略微发颤,余下的疼惜,竟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阿言。”苏子衿蹭了蹭司言,衣袍滑落,仅穿着肚兜儿的娇躯紧紧贴着司言的胸膛,惹得司言原本冷却的心愈发燥热起来。

只是现下这种情况,他自是不敢胡思乱想,抿着薄唇,司言任由苏子衿贴着自己,一时间动弹不得。

……

……

一夜到天明,苏子衿的毒发总算是熬了过去,司言却是一整夜都没有入睡。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打在窗台上,苏子衿悠悠转醒。

她一睁开眸子,入眼便是司言冷峻秀美的脸容。只见此时,司言趴在床头,俊颜染上一丝倦怠之色。

眸光一顿,苏子衿便诧异起身。

感觉到苏子衿动弹了,司言便也在下一刻,睁开凤眸。

然而,眼前的一幕却又是让他几欲血脉膨胀。只见苏子衿着一件松松垮垮的肚兜儿,此时正瞪着桃花眸瞧他。

“咳。”司言偏头,拉起被子一角,便往苏子衿的身上遮盖过去。

苏子衿微微一愣,这才意识到,现下的自己,竟是除了一件肚兜外,几乎不着片缕。

脑海中的记忆依稀而来,苏子衿一时间凝眸不语。

她记得自己的寒毒发作了,只是昨夜因着寒毒与麒麟血的交融,以至于她整个人昏昏沉沉,几乎整夜都在意识涣散中度过。

那些模糊的片段中,她仿佛是看见了司言……可再有其他,她便想不起来了。

不动声色的看向司言,苏子衿沉吟道:“昨夜你陪了我一夜?”

苏子衿本就不是一惊一乍的女子,再者说,司言的人品她自是信得过,故而现下这个时候,倒是显得极为镇定。

她抬眼瞧着司言,只见司言眸底有些泛红,一副几日几夜不曾合眼的模样,看起来极为疲倦。

“嗯。”司言微微颔首,清冷的眸光依旧不去看苏子衿,然而耳根子的泛红,却是出卖了他此时的心绪波动。

若是往日里,他可能没有丝毫疲倦之色,可是昨日苏子衿一夜都贴着他,他即便再怎么清冷,也是个正常男子,试想一夜被自己心爱的女子无数次的撩拨起来,却又不得不强行忍住,他怎么可能不疲倦?

“昨夜你怎么来了?”苏子衿瞧着司言这模样,心下更是有了几分狐疑,她扬起一抹从容的笑来,似是而非道:“阿言,莫不是昨夜发生了什么罢?”

司言这模样,俨然便是一副昨夜发生了什么,尤其是苏子衿思及自己浑身只着一袭肚兜儿,更是有些奇怪的紧。

按理说,司言并不是那等子会脱她衣服的人,可为何她一觉醒来,自己却是这般裸露?

听到苏子衿的问话,司言凤眸不由深邃起来,他微微抿唇,便低声道:“昨夜轻衣说你会寒毒发作,所以我便急急赶了过来,正巧遇到你的手下给你替换热水,所以便留下来照顾你了。至于昨夜发生的事情……”

司言忽然停了下来,只见他清冷偏头,眼底有认真之色浮现:“昨夜你强吻我了。”

“什么!”这一次,饶是淡定从容如苏子衿,也不由有些震惊。她瞪大眸子,盯着司言的脸容,好半晌说不出话来。

意识到司言的认真之后,下一刻,苏子衿的两颊便顿时发热起来,她试图掩饰下那抹情绪,可是无论如何,还是难以将心中的羞窘之意压下。

苏子衿的反应,到底是取悦了司言,只见司言凤眸漆黑,眼底有无声笑意一闪而过。

随即,他轻声一叹,便淡淡开口:“昨夜我本是先要找人为你穿衣,可你却是搂着我不放,后来就蹭……”

“阿言,”苏子衿面色绯红,有些不自然道:“你本就是与我有婚约,难道我还亲不得了?”

说这话的时候,苏子衿的脸色布满潮红,她一副自以为镇定的模样,瞧着倒是与素日里全然不同。

司言见此,眼底的笑意愈发浓烈了几分,虽面上依旧没有表情,可他还是点了点头,回道:“你说亲得便亲得。”

司言不说这句倒是还好,一说出来,苏子衿脸上的红晕便愈发深了几分,那几欲滴血的色泽,看的司言甚觉可爱。

这时,屋外传来雪忆的声音,只听他敲了敲门,便道:“子衿姐姐,你起来了吗?”

一听到雪忆询问,苏子衿便打算起身,不过意识到自己身着片缕,她就看了眼司言,示意他到外屋去,司言见此,自是没有说什么,起身便朝着外屋走去。

不多时,苏子衿便换了衣物,很快打开了门,彼时雪忆坐在台阶上,一听到响动,便立即回头看去,见苏子衿完好无损的站在他面前,脸上不觉松了口气。

苏子衿见此,心中更是有些疼惜,于是她也不管司言,便上前一步,轻声问道:“雪忆,你一夜没有睡?”

虽说是询问,可苏子衿自己却是知道,雪忆这模样,显然便是在这里守了一夜。

“子衿姐姐,你好多了吗?”雪忆不去回答,只关切道。

“已然好了。”苏子衿微微一笑,素手抚上雪忆的发梢,眉眼弯弯道:“是不是吓坏你了?”

苏子衿指的吓坏,不仅是突如其来的寒毒发作,而且还是那一头变白了的青丝。

想来,满头白发的她,定是有些可怖罢?

就在苏子衿思索的时候,雪忆却好似知道她在想什么一般,立即便道:“雪忆不害怕,雪忆只是担心子衿姐姐的安危。”

“雪忆……”苏子衿微微愣住,心中自然明白,如今的雪忆,大抵已然心智全部恢复,甚至于……他比起一般的少年,更加的聪慧。

司言在身后,瞧着苏子衿对雪忆温言软语的模样,心下有些吃味,他蹙起眉梢,便淡淡吩咐着青烟和青茗,道:“你们去备膳罢。”

司言说的极为自然,俨然以一副男主人的姿态,看的青烟和青茗不由一愣一愣,见苏子衿没有说话,这两人便也就应了一声,随之匆忙去吩咐做早膳了。

这一头,雪忆自是将司言眼底的不悦看在心中,不过他只皱了皱鼻子,一副大人不与小人计较的模样,看的司言脸上的冷色更浓了几分。

苏子衿见这两人的模样,不由失笑:“雪忆,你和阿言……司言哥哥且坐着罢,我去洗漱一番,咱们再去用膳。”

苏子衿的话一落,司言和雪忆便齐齐皱眉。

“他不是雪忆的哥哥!”

“我没有弟弟。”

一时间,两人皆是异口同声。

苏子衿摇了摇头,还没说话,就听司言淡淡道:“我也要和你一起洗漱。”

雪忆:“我也要和子衿姐姐一起洗漱。”

苏子衿扶额,有些无奈道:“既然这样,你们俩便一起洗漱罢。”

雪忆闻言,不由苦了脸色,显然不是很乐意。

而那一头,司言却是点了点头,神色认真道:“子衿,你昨夜强……”

“咳。”苏子衿打断司言即将出口的话,勉强挤出一抹笑来:“雪忆快去洗漱吧,阿言,你跟我过来。”

说着,苏子衿扬唇,朝着司言露出一抹极为嗔怪的笑,司言抿唇,一脸无辜。

……

……

用了早膳以后,苏子衿便随着司言来到了长宁王府。

百里奚彻夜未归,故而苏子衿倒是没有看见他。她一路同司言一起,很快便抵达了地牢。

彼时无心正静静的坐在地牢之内,她浑身的内力早已被封住,脚上亦是戴着镣铐,看起来狼狈而孤傲。

昨日司言那一掌显然是让她大伤元气,以至于如今,她脸色显得很差。

一看见苏子衿进来,无心眼底便有厌憎之意划过。

“昨夜睡的可是还好?”苏子衿微微一笑,艳绝的脸容看起来委实明媚。

说这话的时候,她就好像是在与经年的好友攀谈一般,那股子自在随意的劲儿,听得无心不由唾弃出声。

冷笑一声,无心不屑道:“孟青丝,你以为将我关起来就能如何了吗?”

苏子衿不以为意,只轻声一笑,语气淡淡:“听着你这意思,是等着楼霄来救你了。”

苏子衿说着,司言却是无声的站在她身侧,仿若无论她做什么事情,他都会陪着她一般,没来由的便是让苏子衿觉得安心不已。

“爷是不会丢下我不管的!”无心也不避讳,只闭上眼睛,一派冷静自持。

她之所以敢动苏子衿,便是存了楼霄会救她的心思,左右她对楼霄来说极为重要,楼霄是不可能对她置之不理的。

无心这般想着,苏子衿却是看的清楚,低声笑着,只见苏子衿眉眼弯弯,说道:“你以为到了现在,楼霄为何还不前来?”

苏子衿的话,让无心不禁顿住身子,只是,她依旧闭着眼睛,故作什么也没有听到。

然而,下一刻,苏子衿便淡淡笑道:“听说楼霄已然派了你的那批暗卫前来劫囚,想来等到今晚一过,你那群暗卫,便会统统死在长宁王府的人手中。届时,楼霄自是不必担忧那群人反叛,毕竟死人……是不会反叛的。”

有那么一瞬间,无心的眸子徒然睁开,她眯着眼睛看向苏子衿,语气有些阴沉:“孟青丝,不要以为挑拨离间我就会相信你!我伺候在爷身边多年,爷是不可能舍弃我的!”

楼霄决计不可能如苏子衿所说的那般去做,这些年,他即便没有对她产生爱意,也至少是真心待她的!

“阿言,你瞧瞧这人是多么忠心?”苏子衿兀自一笑,她看向司言,便道:“竟是不信我的话了,也难怪昨日楼霄会那么轻易的便让你的人将她带走,想来是在那一瞬间,便存了这般心思。”

司言闻言,清冷冷的回应道:“无妨,左右你不是就等着她死在楼霄的手中?”

司言的话一落地,无心的脸色便立即变得惨白起来,若是先前她还以为苏子衿今日来是为了挑拨离间,那么现下,她便有些怀疑……莫非苏子衿当真只是来嘲讽她?亦或者说,她最想看到的,便是她死在自己最爱的人手中,就像是当年的她自己一样……

见无心脸色有些异常,苏子衿便接着笑道:“阿言,你可真了解我。”

她笑的明媚,仿若骄阳一般,眼底却是有浓烈的快意一闪而过,看的无心更是心惊了几分。

苏子衿偏头,桃花眸子幽静至极,只见她微微勾唇,缓缓道:“当年楼霄都可以舍弃我,如今自是可以舍弃你,不然你以为,我又如何可以利用他的心思,算计你呢?”

“贱人!”无心尖锐的叫骂了一声,只见她跃然而起,脚踝处的铁链被她扯的铛铛作响:“你以为你在他的心中当真那么重要?要是真的重要,他当年便不会让你受蛊毒剜心之苦,更不会联合着你那庶姐一起,将你拖下地狱!”

苏子衿跳的那支舞,就是为了勾起楼霄的恍惚,同时让无心怒不可遏,忍不住出手。这一点,无心回味过来,自是清楚,如今苏子衿再次提起,无心哪里能够容忍的了?

司言凤眸一沉,有戾气划过眼角,他偏头看向宫苌,语气森冷:“找轻衣拿噬心蛊过来。”

“是,爷。”宫苌会意,便立即拱手,很快出去了。

苏子衿一愣,心下便知道司言的意思了。他大抵便是见不得无心刺激她,所以才这般不悦,想要让人拿噬心蛊来,让无心也感受一番她的切肤之痛。

无心闻言,不禁看向司言,见司言眼底满是冷色,倒是丝毫不畏惧,只冷笑一声,复又坐了下来。

现下,她还不能死,瞧着司言的模样,俨然便是极为护着苏子衿,若是她再说什么,恐怕等不到楼霄的救援……就要死在这地牢之中了!

见无心不说话,苏子衿只淡淡笑了笑,不多时,宫苌便拿着一个盒子走了进来。

苏子衿也不阻止,便笑吟吟的瞧着宫苌将噬心蛊种到无心的身上。

噬心蛊嵌入皮肉的一瞬间,无心身子一颤,咬着牙便盯着苏子衿的方向,眸光森然。

苏子衿见此,只眉眼生辉,笑意愈发深邃了几分,随即她看向司言,淡淡道:“阿言,我有些累了,咱们走罢。”

司言闻言,自是点了点有,于是,不到片刻功夫,他便带着苏子衿一行人,离开了地牢。

一时间,整个阴暗湿冷的地牢便只剩下无心一个人,她仔细听着脚步声,直到没有声响后,她才艰难的抚上心口。

噬心蛊初初的入体,其实只是一阵颤抖,在那之后,便是等着噬心蛊的发作,才会痛不欲生。

瞧了瞧地牢的窗门,无心眼底闪过一抹沉吟,好半晌,她才眯起眼睛,自衣角处撕下一块布料,她一边留心着动静,一边咬破指尖,迅速的在那块布上写下什么。

等到写完了,她来不及细看,便从腰际取出一块碧色玉珏,手下一动,就拿出一个细细的哨子,下一刻便要吹响哨子引来自己专属的信鸽。

然而,就在这时,铁门徒然打开,只见原先离开的司言,此时竟是推门进来。

心下一惊,脑海中有念头便转瞬即逝,无心慌张起来,就要将手中的布料撕碎。

只是,司言哪里会给她动作的时间,只见一颗石子飞驰而来,狠狠打中她的穴道,一瞬间,无心便整个人僵硬住,连声音也全然发不出来。

与此同时,苏子衿亦是缓缓走来,她自门槛处跨了进来,言笑晏晏道:“无心,你倒是一如既往的心急如焚啊!”

苏子衿一言落地,无心眼底便顿时涌现一抹恨意。

苏子衿这贱人,竟是在引诱她做出反应!

“宫苌,”这时,司言沉声开口,只见他面无表情道:“把东西都拿来。”

司言所说的东西,自然便是无心手中的那块染了她的血而写成的破布、哨子以及那块足够象征她身份的玉珏!

“是,爷。”宫苌也不迟疑,只见他拱了拱手便朝着无心走去。

铁门被打开,宫苌毫不迟疑的便夺过无心手中的东西,随即他重新锁上铁门,便朝着司言和苏子衿的方向而去。

“爷,”宫苌将东西递到苏子衿和司言的面前,神色之间满是恭敬。

苏子衿闻言,便率先伸出手,将那破布捻起,一双桃花眸子满是笑意的将破布上的只言片语看在眼底。

“将这破布拿下去,”苏子衿温柔一笑,弯唇道:“叫人模仿着笔迹,找两块一模一样的布料,写两封类似的求救信让信鸽送去给楼霄。”

“是,郡主。”宫苌拱手,随即便接过苏子衿递来的物什,很快就走了出去。

无心眼底有骇人的杀意骤起,她死死的盯着苏子衿,恨不得将其碎尸万段!

苏子衿却是莞尔一笑,只见她弯起唇角,似是而非道:“阿言,将她的穴道解开罢。”

司言闻言,不可置否,他微微颔首,手中的石子便随风而去,只听‘咻’的一声,石子打中无心的穴道处,一瞬间,无心瘫软下来。

只不过转瞬,无心便牟足了劲儿,她脚踝处的铁链铛铛作响,整个人朝着苏子衿的方向扑了过来。

“孟青丝,你这个贱人!”无心咬牙切齿,尖声道:“你竟敢算计我!”

若是说她先前不知道,那么现下,无疑是清楚无比,这一切,不过眼前之人的一场筹谋!从头到尾,楼霄都没有要派遣她的人来救她的意思!

“你倒是幡然醒悟了。”苏子衿眉眼灼灼,只轻笑道:“不过,已经来不及了!”

无心的性情,苏子衿自然是有数的,她素来便是个心性急躁的,若非急躁,她也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被她所激怒,无论是昨日大殿上的那场刺杀,还是今日她刻意提及楼霄会让属于她的暗卫前来营救,无心都迫不及待的就要做出反应。

不论她信不信苏子衿说的楼霄会舍弃她的言论,她都毫无疑问要阻止那群暗卫前来,即便是没有此事,提前说也总比坐以待毙强。毕竟若是他们当真前来,依着司言的手段,一定要将其赶尽杀绝,指不定还要拿着这些暗卫,指控楼霄的图谋不轨,届时,在大景的土地是,楼霄着实难以轻易撇清。

只是,无心怎么也没有料到,苏子衿就是要她这般急不可耐的去应对,就是要她写下警告的言语,从而利用这个……设计楼霄!

“孟青丝!”无心见苏子衿嘴角的笑意愈浓,不禁怒火中烧,厉声道:“你这贱人,竟然如此无耻,连爷也不放过!”

“我何必放过他?”苏子衿微微一笑,仿若初春朝阳,极为绚烂,可她嘴里吐出的字,却是冰冷刺骨,令人心惊:“我所求的,不过就是要他生不如死罢了,你以为全天下的女人都跟你一样?即便被践踏到了泥泞里,也甘愿笑着服侍在他的身边?”

没有人比她更清楚,无心对楼霄是怎样的痴恋,她和无心原本都是心高气傲之人,也都是武艺卓绝,可唯独最大的不同,便是对待情爱。

无论楼霄怎样的轻贱无心,这女子总可以做到一如既往的沉迷其中,这一点,也是苏子衿所无法苟同的。

无心闻言,不禁眸光阴冷下来,她看了眼司言,便忽然冷笑一声,阴测测道:“司言,你知道自己身边这个女人如何下贱吗?她从前啊,可是和爷有婚约的呢!如今一转脸换了身份,就要嫁给你,难道你不觉得恶心吗?”

她这一生,最是厌恶的,就是苏子衿。分明没有她爱楼霄,可楼霄却是最心爱她,甚至于当年那件事,他竟是还有一丝犹豫!

所以,即便是死,她也要拉着苏子衿一起!

无心的话,让苏子衿不禁蹙起眉梢,她下意识抬眼朝司言看去,只见司言依旧面无表情,他神色间没有丝毫的变化,只看向无心的眼底杀意掠过,他微微抿唇,便冰冷道:“楼霄配不上她!”

司言的话,显然便是丝毫不介意苏子衿的曾经,相反的,他唯一瞧得上楼霄的一点,便是他没有珍惜苏子衿,以至于让司言遇到了她。

无心面色一沉,有怒意和不甘骤然升起,她此时此刻,只想看苏子衿难受、想看苏子衿愤怒、想看她发狂!

可司言的话,却只是让苏子衿得意,她不甘心,不甘心!

忽然想起什么,无心便看向苏子衿,疯狂的笑起来,道:“孟青丝,你还记得那个被我射杀的小姑娘么?着实可惜了啊,她不是同你最是要好吗?不过,你是不是找不到她的尸首?怎么也找不到?

说到这里,无心眼底有恶意浓烈升起:“你当然找不到她啊!毕竟我在那之后,还让人将她抽皮剥筋,挫骨扬灰!”

一瞬间,苏子衿的桃花眸子渐渐冷了下来,她偏头看向无心,有笑意浮现,刺骨寒凉:“听说万花楼是个好去处,不妨我便让人送你去罢?”

无心不是要为楼霄守身如玉么?那么,便让她痛不欲生!

------题外话------

阿言(正色):你昨夜强吻我

子衿(傲娇):吻不得?

阿言(害羞):也许可能大概要再试一下才知道吻不吻得~

子衿:……

撒完狗粮,明天虐楼霄~哼哼,就说你们爱不爱凉凉~嗷嗷,爱凉凉就快把凉凉捧红到月票榜前十、花花榜前十、钻石榜前十hiahia,梦想总是要有的,万一哪天实现了呢?嗷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