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赛马比试(下)/将军策:嫡女权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北姬画冷笑着下了马背,她走到苏子衿的面前,挑眉道:“郡主,该你了!”

对于北姬画的轻蔑,苏子衿俨然并不在意,她淡淡笑着,弯唇道:“公主且等着,子衿已然令人回去取衣服了。”

她一副不慌不忙的模样,看的在场之人皆是诧异。

今日的时候,苏子衿并没有要骑马的意思,故而劲装倒是没有带上。方才瞧见火耳的时候,苏子衿便已然不声不响的吩咐了雪忆,让他回去拿一件劲装过来,依着雪忆的速度,大抵是会很快的。

“我有衣服!”南洛见此,不由惊醒道:“女子的劲装,你穿的话,应当差不多。”

南洛原先便有女子的服饰,而正好,他的个子与身材和苏子衿差不多,如今这样一来,倒是可以解苏子衿的燃眉之急。

司言淡漠的瞟了眼南洛,心中倒是有些知道南洛这所谓的‘有衣服’是怎么回事了。

传闻疆南太子南洛最是疯癫,喜欢着一袭女装示人,曾被大臣上谏过无数次,却最后因疆南皇帝下令封口,导致这件事一度被隐瞒下来,除某些朝臣以外,知道的倒是不多。

苏子衿微微一愣,似乎想到了什么,随即笑了笑,便道:“多谢。”

南洛闻言,不禁嘻嘻一笑,于是,他很快便让人带着苏子衿去换衣裳。

等到苏子衿换好衣物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时候,一时间众人皆是愣住了,尤其是楼霄,眼底有怀念顿时溢出。

鲜衣怒马少年时,苏子衿如今穿着一袭艳红的窄袖劲装,仿若这红色是为她而生的一般,她看起来着实有些肆意昂扬,令人深觉惊艳。

司言眸光微深,看着这样的苏子衿,不禁低声道:“小心。”

千言万语只剩下一句忧心,他从不怀疑她的能力,也从不怀疑她会赢得这场比试,依着轻衣所言,她如今内伤已然在痊愈,只要不动用内力,便是与常人无异。

“好。”苏子衿抿唇,心中对于司言的理解与信任一片清明。

大概司言与她,着实有些适合的很,他虽总看着漠然,却知道什么时候她最需要信任,这样的司言,情不自禁的便让苏子衿越发的欢喜起来,甚至于偶尔也会想着……相见恨晚!

南洛将苏子衿和司言的脉脉含情看在眼里,心中有些吃味的紧,可见苏子衿如此欢心的模样,一时间便也只能叹息一声。

在众人心思各异的时候,苏子衿已然看向北姬画,笑道:“公主那匹烈马,可否借子衿一下?子衿素来不甚骑射,倒没有专属的骏马。”

苏子衿的话一落地,北姬辰的眼底便闪过一丝了然。

看来这匹马,当真与苏子衿有些干系的,否则的话,苏子衿怎么会如此冒险,擅自骑一匹烈马比试?

北姬画自是不知北姬辰心中所想,见苏子衿提出这请求,她心下更是乐的不行。这马有多烈,也只有北姬画最是清楚,她曾经也骑上过这匹马,可却被甩了下来,伤的不轻,后来她才时常带着它,想要以此驯服。

如今苏子衿子衿自己凑着脸要想着落入悲惨的境地,她当然乐见其成了。

最好是摔得粉身碎骨,毁容残疾!

脸上难得的露出一抹愉悦的笑来,北姬画道:“无妨,只要你用的舒心,本公主自然不会拒绝。”

北姬画的话音一落,苏子衿便微微颔首,她头也不回,便缓缓走向火耳,火耳尾巴一动,便乖巧的朝着苏子衿跑去。

苏子衿一个翻身上马,一时间,红衣猎猎,极为美艳。

牵着马绳朝着赛道的位置而去,随着苏子衿手中缰绳拉起,只听火耳嘶鸣一声,发出清脆而极为兴奋的声音。

脸上的笑意浮现,有肆意的神采自苏子衿的眼角划过,她微微启唇,低声道:“火耳,出发!”

“吁!”马鸣响起,顿时马蹄声亦是随之而来。

苏子衿驾着骏马,墨发三千,风中飞舞。那个素来言笑晏晏的苏子衿,一时间荡然无存,有的,只是马背上那个飒爽而风姿卓越、艳丽却也肆意洒脱的鲜衣女子。

一人一马,配合的极好,好似共同征战千百次了一般,那股子默契十足的样子,看的在场之人无不惊艳非常。

“真美!”南洛喃喃自语,目不转睛的盯着苏子衿,一动不动。

司言凤眸清冷,秀美的面容,却有笑意一闪而过,令人看不真切。

这样的苏子衿,无疑是绚烂夺目的,她就好像天生的王者一般,在马背上肆意驰骋,黄土扬起,烟尘散开,红衣作响,她却依旧高昂的头颅,眼底是久违的飞扬之色。

彼时,苏墨和苏宁正巧从另一边的马厩而来,他们一人牵着一匹马,本打算寻找自家妹妹的身影,却不料,一袭红衣顿时将他们的眼球吸的紧紧的。

那女子笑的邪肆,她高坐在黑马之上,仿若被放飞的纸鸢,令人忍不住想要仰望。随着骏马越过障碍物,她很快便到了第二个关卡,可不知为何,这第二个关卡,在许多人看来极难的关卡……在她的眼中,似乎丝毫没有难度。

比起第一个关卡,她过第二个关卡更为快速、准确,且迅猛。于是,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下,她跃然入了第三个关卡。

眼中有璀璨的光芒浮现,苏子衿手中缰绳微微松开,就在众人震惊的时候,她双手离绳,整个人站在了马背之上。

红衣飘动,美人如斯,着实叫人容易看花了眼睛!

北姬画见此,手中开始颤抖起来,眼底的怒意,也一瞬间翻腾出来。

顿时,有杀意肆虐开来。

不待苏子衿表演其他的技巧,北姬画已然上前一步,她抽出腰际的长鞭,在所有人都没有防备的时候,手中长鞭猛烈一动,便朝着苏子衿的方向甩了过去。

只见那长鞭‘咻’的一声,便紧紧缠住苏子衿的腰际,几乎要将苏子衿从马山拖拽下来。

苏宁和苏墨眼中有惊惧浮现,若是按照北姬画的举动,苏子衿一定会被被扯落下马,届时因为惯性的缘故,她将飞滚一路,摔得粉身碎骨不可!

显然,北姬画也是这个想法,她嘴角有阴毒之意升起,捏着长鞭的手,更是用尽力气一拽,试图将苏子衿拽下马背。

然而,电光火石之间,只见苏子衿唇边有邪肆的笑意涌现,她一手拽着缠绕着自己腰际的长鞭,一手立即擒住缰绳,以极快的速度,重新又坐了下来,夹紧马腹。

不过转瞬,苏子衿的速度却是快的令众人惊异不已。

就在北姬画失望至极的时候,苏子衿却是勾起唇角,微凉的嗓音在下一刻便缓缓响起,仿若魔音:“公主可要注意了!”

什么?

北姬画瞪大眼睛,下意识的便愣住了。不过,就在她愣住的一瞬间,苏子衿松开执着缰绳的素手,转而往腰际探去。

司言见此,眼底不由浮现一抹赞赏。

若是论战略和身手,北姬画俨然便不是苏子衿的对手!

与此同时,苏子衿已然抽出自己腰际原本就存着的长鞭,在众人都反应不过来的时候,她手中长鞭急速一挥,就朝着北姬画的方向甩了过去。

北姬画一惊,整个人吓了一跳,就立即松开自己手中的鞭子,想要夺过苏子衿的长鞭。

然而,她因为方才那一愣神的功夫,闪躲的速度已然变得极慢,慢到苏子衿的长鞭缠住她的腰际后,她才松开了鞭子。

“放开我!”北姬画一边尖叫,一边便伸出手去,想要解开苏子衿的长鞭。不料,她的话音刚落地,苏子衿已然狠狠一拽,将北姬画撤离原地,似乎想要拽着她随马而跑。

北姬画一惊,眼见着就要摔下,她咬着牙,便使劲浑身气力,往后退去。

随着北姬画的拖拽,苏子衿整个人已然躺倒在马背上,她那柔软的腰肢弯成一个惊人的弧度,可另一只手却不知何时解开了北姬画缠绕在她腰际的长鞭,一时之间,那长鞭便落入她的左手,她勾起唇角,左手上的长鞭挥动,毫无预兆的便朝着北姬画的脸上甩去。

只听‘啪’的一声,紧接着有北姬画尖锐的惨叫声便随之响起。

众人抬眼看去,便见到北姬画脸上被苏子衿那一鞭子打出了血痕,而北姬画显然是顾不得反抗,此时正双手捂着眼睛,一副痛极了的模样。

苏子衿见此,却是丝毫不显心软,她唇畔的笑意越发浓烈了几分,只见她挑起眼角,脸上的神色一瞬间变得张扬而邪佞:“公主掉以轻心了啊!”

话音一落,便见苏子衿手中长鞭一拽,下一刻,北姬画整个人便扑到了地上,随着火耳的疾驰,北姬画一路被拖拽而去,有血腥味弥漫,即便烟尘的气息也无法掩盖。

同一时间,凄厉的尖叫声不绝于耳。

‘砰’‘咔’‘砰’……

随着路过的障碍越多,北姬画也毫无反抗之力的便撞在了障碍上,发出沉闷的响声。

南洛和百里奚默默对视一眼,两人皆是暗暗竖起大拇指,惊叹于苏子衿的身手和心肠。

整个过程中,苏子衿仅仅只用了巧劲儿,丝毫没有内力的爆发,可她光是速度、灵活度和实战经验,便足够让人震惊异常了!

一直到抵达终点,苏子衿才停下,她低眉看了眼鲜血淋漓、鼻青脸肿的北姬画,却是言笑晏晏:“公主这般模样,可是昏厥了?”

说着,她抬眼瞟向一旁略带惊讶的北姬辰,缓缓笑道:“封王难道不赶紧让人将公主带回去医治?还是说,封王指望着子衿让人来带?”

若说先前北姬辰还有一丝想要问罪苏子衿的意思,那么如今听着苏子衿的话,倒是丝毫没有这样的想法了。

这件事本就是北姬画先动的手,要是北姬画那时候不动手,显然苏子衿不会如何,而北姬画也不会落得这样的下场。如今即便北姬画伤的严重,苏子衿也是全然可以脱卸了去的,毕竟苏子衿若是不反击,想来下场凄惨的,便是她自己了。

温润一笑,北姬辰垂眸,便道:“郡主严重了,这件事只是皇妹的过错,如今郡主如此,也算是皇妹自作自受罢了。至于皇妹,本王会让人带她下去疗伤的。”

“多谢封王。”苏子衿微微一笑,抿唇道:“不过这比试的胜负……”

“自然便是你赢了。”司言神色淡漠,他微微上前一步,走到火耳面前,伸手道:“下来。”

这意思,显然便是要抱苏子衿下马了,方才虽然他知道苏子衿不会出事,可到底心中还是有害怕闪现,如今见苏子衿安然无恙,故而司言心中最是想要的,便是拥她入怀。

只不过,再思及苏子衿在马背上的驰骋着实有些肆意撩人的很,司言便愈发恨不得向全天下宣誓主权,最好是不让这些个虎狼之辈惦记!

见司言如此,苏子衿不由微微一愣,有些不明所以。然而,不待她反应,司言已然上前一步,修长有力的臂膀一动,便将苏子衿抱了下来。

苏子衿虽然也算女子中高挑的一个,但在司言面前,显然有些小鸟依人的紧。司言的个子,大抵是在这一众男子中,最为惹眼的一个了,便是出自北魏的北姬辰,亦是比不得司言来的高大修长。

这一举动,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看的在场众人面面相觑。

百里奚是惊叹司言的撩拨手段,而南洛却是心中滴血,欲哭无泪。

大抵最为难受的,便是楼霄了。只是,在看向司言的时候,他眼底有一瞬间的深沉与血腥划过……

就在这时,苏墨和苏宁也牵着马走了过来。

相较于众人的心理,显然苏墨和苏宁很是看好这个妹夫,故而面上倒是显得极为自然,看的苏子衿有些愣愣。

司言何时,竟是将她这两个哥哥给收服了?他们竟然如此信任司言?

苏子衿兀自想着,司言这一头,已然将其置到了地面之上。与此同时,他不着痕迹的看了眼南洛以及不远处虎视眈眈的楼霄,素来没有情绪的眼底,有一抹睥睨之色,竟是一闪而过。

苏子衿自是没有注意到司言的神色,见司言没有任何其他的举动,她便转而看向北姬辰,笑道:“不知封王以为,这场比试,输赢如何?”

苏子衿的话一问出来,苏墨和苏宁,乃至南洛和百里奚,都是齐齐看向北姬辰,似乎北姬辰要是说苏子衿输,或者胜负不辨的话,他们就决计要他好看。

北姬辰一愣,随即失笑道:“自然是郡主技高一筹。”

说着,北姬辰指了指火耳,问道:“郡主今日的比试,若是为了那马而来,自是带走便是,其他的,本王待皇妹醒来,自是会同她说。”

先前北姬辰还不懂苏子衿的所求,可自从看到苏子衿在马背上肆意驰骋的一幕后,他便顿时明白了其中的缘由。

苏子衿见此,倒是深觉趣味,她看了眼仍旧躺在地上而无人问津的北姬画,眼底闪过一抹玩味的笑意,脸上的神色却是愈发温软了几分。

看来,这北姬画在北姬辰……甚至是在北魏孝武帝的眼中,并不是多么重要的存在。否则的话,北姬辰也不可能这般一派轻松的说出这等子话,同时还不慌不忙的,任由北姬画昏厥在地上,连派人抬起的意思都丝毫没有。

点了点头,苏子衿便缓缓攒出一个笑来:“既然封王这般说辞,子衿自是却之不恭。”

说着,苏子衿就自行走过去,将火耳牵了过来。

瞧着苏子衿这一副愉悦的模样,苏墨和苏宁皆是不由愣住了。

苏子衿其实很少会这般表现出喜欢某个物什,可今日,她亲自过去,亲自牵马,那股子珍爱的意味,着实明显的很。

司言见此,不禁倾身上前,他走到苏子衿身侧,便低声问道:“赛马么?”

司言问这话的时候,倒是神色淡淡,不过他眼角眉梢皆是风华,看得苏子衿不禁心中一滞。

想了想,苏子衿便颔首,抿唇笑道:“好。”

------题外话------

明天马背上开撩~

另外,凉凉在公告处说明了最近的情况,如果小可爱有不知情的,可以去公告处看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