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木木(下)/将军策:嫡女权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被抱在阿牛手中的木木,此时正紧紧闭着眼睛,白皙如玉的脸上微微显出几分苍白,一副毫无生气的模样,看的青茗和青烟亦是眸含血腥,手中的长剑握紧,有杀意隐藏在眼底。

“这孩子是怎么了?”苏子衿强行掩下心头的那抹情绪,转而风轻云淡的笑道:“莫不是你为了装可怜,随意弄个断气的孩子,就要往本郡主身上栽赃罢?”

苏子衿的话音一落地,司言便知道她说这话的意思了。想来苏子衿是要看看这孩子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所以才故意这么激将一下。

果不其然,阿牛闻言,便急急道:“子衿,这是我们的孩子木木啊,你当初就是因为生下他,才伤了身子,变得如今这幅体弱多病的模样,你怎么不认得他了?更何况,更何况……木木只是病了,他只是生病了啊,你怎么可以这般诅咒于他!”

阿牛说的情真意切,看向怀中木木的眼神,亦是显得十分疼惜,让一旁的陶然瞧了,暗暗点了点头。

寻常人自是演不好戏,但阿牛原本就是戏楼子里唱戏的小生,演起戏来,自是毋庸置疑。也正是因为如此,方才苏子衿才有办法指控这阿牛双手细腻,不似干重活的。

阿牛的话一出,众人便恍然大悟,难怪说苏子衿身子骨差,原来真正的原因,竟是因为生了孩子,害了病!

于是,开始有人对着苏子衿指指点点,心下对于苏子衿的品行,越发的嗤之以鼻起来。

然而,听着阿牛说木木是‘病了’,苏子衿却是松了一口气,她下意识的看向司言,却见司言清冷的眸光中,没有丝毫怀疑的神色,有的,只是满目的信任。

心中微微一暖,苏子衿便看向那阿牛,缓缓笑道:“且不说这孩子丝毫不像本郡主,便是孩子的病也是来的极为及时,若是醒着,大抵不会这般安静,更不会像大人一般满口谎言,毕竟小孩子,最是演不得戏。”

一个三岁左右的孩子能演戏骗人?显然便是不能的,苏子衿话中的意思,其实尤为明显,不就是在说阿牛因为怕怀中的孩子乱说话,所以才让他‘病了’。

“请大夫来。”这时候,司言忽然凉凉出声,只见他秀美的容颜似乎凝成了寒霜,仿若在看一个死人那般,盯着阿牛不动:“本世子倒是要看看,敢污蔑子衿的人,究竟存着怎样的手段!”

司言的话,毫无疑问便是在为苏子衿发声了,听得阿牛和陶然两人,皆是神色一慌。木木不过是被下了迷药,若是当真醒来,不就一切功亏一篑了?

当初将木木带来,不止存着威胁苏子衿的意思,而且还想让苏子衿流露出心疼或者识得的神色,只要苏子衿流露出那般神色,在场之人自是有鼻子有眼睛,看的一清二楚。

但出乎陶然的意料的是,苏子衿不止没有多么震惊,而且完全是一副不甚认识的模样,全程镇定而从容……丝毫不像是认得木木的模样!

司言的话一落地,身后的青烟便上前一步,道:“启禀世子爷,奴婢略知医术,不妨让奴婢先来诊治一番?”

“准!”司言清贵的脸容漫过冰霜,说出来的话也冷入骨髓。

与此同时,他的暗卫已然悄悄的将整个肆念轩包围住,在陶然和阿牛回过神来的时候,才震惊发现。

心下惊惧,阿牛就看了眼陶然的方向,但见陶然暗暗朝着他点了点头,阿牛一时间恶从胆边生,不待青烟过来,神色便立即狰狞起来:“子衿,你既然不要我们父子,不承认木木是你的孩子,那他也没有活下来的必要了!连自己的亲生母亲都不要他,他今后又该如何自处?”

随着阿牛疯狂的话音落地,他手中更是有匕首自袖中抽出,在众人都惊叫起来的时候,他手中的匕首已然抵到了木木的脖颈处,似乎下一刻,就要隔断孩子细嫩的脖颈!

“你不是他的父亲吗?难道就这样要杀了他?还是说,这根本不是你的孩子!”苏子衿语气有些微凉,看起来依旧从容:“这天底下,有哪个做父亲的会这般丧心病狂、无缘无故便置自己的孩子于死地?”

话落,周围惊惧的百姓皆是点头称是,想来苏子衿说的不错,即便是苏子衿当真抛夫弃子,那阿牛也没有必要一定要杀了自己的儿子,依着他的言词,他们父子二人相依为命,难道当真就可以这样极端的就杀了自己的孩子?

见一众人开始对阿牛劝阻质疑,苏子衿眸光亦是紧紧盯着阿牛。没有人知道,她此时心中狂乱的跳着,瞳眸不禁微微一缩,有颤栗之意从心口处一阵阵袭来。那久违的惊惧,让她脸色微微白了几分,看的一旁的司言,胸口疼痛。

他的子衿啊,竟是在害怕,即便她没有丝毫明显的表现,他亦是全然感受的到。

“都是你的错!”阿牛眼神慌乱,说的话也有些不可理喻,仿若疯溃:“要不是你,我会杀木木吗?是你,都是你啊,你抛夫弃子,难道都不看在我为你付出这么多的份上吗?哪怕你不要我……也不能装作不认识木木啊!苏子衿你……”

一瞬间,司言幽深的凤眸有喋血之色弥漫而过,他低眉看了眼孤鹜,便要开始行动。

“啊!”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阿牛忽然惊叫一声,与此同时,他手中匕首落地,抱着孩子的手更是松了几分。

一道身影急速掠过,就像一阵风似得,快的众人只堪堪瞧见白色袍角,而那人便已然冲到了阿牛的眼前,在阿牛丝毫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他一把夺过孩子,毫不犹豫的便一掌朝着阿牛的胸口击了过去。

阿牛一个踉跄,便径直摔到了地上,随即他的嘴忽然一张,便有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噗!”阿牛抚着心口,在看到自己吐了血以后,脸色更是惨白至极。

少年独有的清冽嗓音响起,只见他眯起眼睛,秀丽的脸容有杀意浮现:“我弟弟,你也敢劫持!”

“雪忆!”陶然惊悚的看着眼前的少年,心下一瞬间便沉了下来。

“这不是长安郡主的孩子吗?”有人不解出声。

紧接着,另一个人沉吟道:“应该不是。”

若是的话,那苏子衿可得有多大年纪了?毕竟雪忆说那孩子是他的弟弟,那么也就意味着,苏子衿不是那孩子的母亲,同时……那阿牛,也就是一个骗子了?

苏子衿看向雪忆,桃花眸底闪过一抹幽深,可瞧着这样的雪忆,她竟好似丝毫没有觉得惊讶一般,有的只是松了一口气的情绪。

“什么你弟弟!”阿牛脸色一白,他擦了擦嘴角的血渍,顾不得胸口处传来的剧痛,便立即辩驳道:“这分明是我一手带大的孩子,分明是我和子衿的孩子!”

现下这种时候,他只能一口咬定了,否则依着苏子衿和司言的性子,想来他是当真没有活路了!

“你说木木是你的孩子?”雪忆冷笑一声,秀丽的脸容浮现一抹苏子衿等人从未见过的成熟之色,只见他不以为意,淡淡道:“那你可知道木木左肩膀有什么?”

阿牛闻言,心下一惊,想也没有想,就道:“有一颗痣!有一颗痣!”

寻常人问有什么,自然便是意味着有痣了,所以回答完,阿牛脸上便浮现起笑意,看起来尤为得意。

阿牛的话一落地,雪忆脸上的冷笑便愈发深了几分,看的陶然灵光一闪,徒然便明白了雪忆的用意!

然而,陶然还来不及提醒阿牛的时候,就见雪忆扬唇,眉眼微凉:“木木不论是左臂还是右臂上,可是丝毫没有痣的!”

一瞬间,阿牛脸色极差,心中立即就知道自己入了雪忆的圈套,有绝望之色划过眼底。而众人瞧着这幅光景,便忽然地唏嘘不已。

想来,这雪忆不过是为了诱导阿牛出错,才故意问出那样的问题,而阿牛,也立即便上了勾,着了雪忆的道。

顿时,在场之人,皆是立即明白了真相。

青烟和青茗皆是有些诧异的看向雪忆,眸底闪过一抹陌生之意。

眼前的雪忆,着实与寻常时候全然不同,他冷淡、睿智、也沉稳十足,瞧着就好像一个贵族少年一般,那股子遗世而独立的感觉,叫人完全认不得他。

尤其是方才,他分明可以一掌将阿牛打死,可他却是没有,他刻意留下了阿牛的一条命,就是为了……让所有人看清真相,为了帮苏子衿洗脱嫌疑!

苏子衿见此,不禁敛眸,好似没察觉任何异样一般,她缓缓看向一侧的青烟,淡淡吩咐道:“青烟,你过来瞧瞧雪忆的弟弟罢。”

“是,主子。”青烟闻言,丝毫不迟疑的便朝着雪忆的方向而去。

随即她接过雪忆手中抱着的木木,便认真诊治了一番,发现木木是中了迷药,于是她便很快从袖子中拿出一个瓷瓶,放在木木的鼻子前晃了晃。

收回瓷瓶,青烟将木木依旧交到了雪忆的手上,禀报道:“主子,这孩子无甚大碍,只是被下了迷药,想来一会儿就会醒过来。”

苏子衿闻言,便微微颔首,她偏头看了眼司言,就见司言眸光冷冷,瞧着不远处试图逃跑的阿牛,漠然道:“这周围都是本世子的人堵住了,你要往哪里跑?”

说着,司言冰寒的眸子,下一刻却是落在了陶然的身上。

陶然一个颤抖,被司言那满是戾气的眼神看的心中一惊,有慌乱之意渐渐升起。

虽说司言生的比司卫好许多,可司言此人,素来犹如阎王一般的存在,他如今面无表情,眼底有杀意浮现,俨然便是知晓了一切!

阿牛闻言,不禁愣住,随即他抬头看了眼周围,只见他的面前,有好些个黑衣男子立在一旁,将出口堵的死死的,他们一个个都面容冷峻,眼角眉梢含着锐利的杀气。

心下一惊,阿牛便觉有什么控制不住的便流了出来,一瞬间,那股子突如其来的尿骚味顿时散开。

看到阿牛裤子上的湿润,青茗不由冷啐一声:“懦夫!”

这样的人,还真是活该千刀万剐的!竟是敢诬陷她家主子,劫持并差点伤害了木木……俨然是活得不耐烦了吧!

顿时,周围的百姓一个个皆是厌弃的捂着鼻子,打算躲远。然而,奇怪的是,没有一个人走的出去,司言的暗卫围在一旁,阻止了他们前进的道路。

有人面色惨白起来,心中颤抖着怀疑,莫不是这冷面阎王,要屠戮泄恨了不成?毕竟方才他们,可也是有对苏子衿指指点点的……

只有苏子衿瞧着司言这阵仗,心下却是明白了。想来司言是想要这群百姓全都明白陶然的陷害,从而在源头处,堵住某些谣言滋生的可能性。同时,这举动也是一次立威警告,用这般强势的态度,让这些嘴碎的百姓,今后再不敢胡乱散播谣言!

“世子饶命啊!”阿牛吓得早已尿了裤子,心中着实后悔不已:“小人不是有意栽赃郡主的!小人……小人是被逼无奈啊!”

阿牛的话一出,陶然脸上的惊惧便顿时泄露了些许,她看了眼不远处的位置,眼底有催促之意浮现。

苏子衿和司言自然便是看到了陶然的神色,只是,他们两人皆是不动声色,只静静的看着事态的发展。

微微一笑,苏子衿面色温软,轻声笑道:“你说是被逼无奈,那究竟是谁逼了你?怎么逼得你?”

见苏子衿发问,阿牛便一心以为自己有机会将功赎罪,于是想了想,他便立即开口道:“小的是不夜戏楼子里头的小生,今日……”

阿牛的话刚一出来,就见不远处,一道飞箭朝着他的面门射了过来,那来势汹汹的箭头,好似淬了毒一般,隐隐显出暗黑色。

就在这时,司言手下一动,冷风袭过,那急速而来的飞箭在离阿牛一寸位置的时候,忽然便被击落在地,吓得阿牛面如菜色,一时间不敢动弹。

与此同时,孤鹜一个身影闪去,就见他飞身到了肆念轩的楼顶处,动作极快、身后极好,三下五除二的便将那隐在暗处的黑衣人打伤,并抓到了众人的面前。

百姓们惊叫起来,就连阿牛,亦是神色惊恐,盯着地上那尖锐的箭头,浑身发颤。

陶然不动声色的看了眼黑衣人,黑衣人会意,便嘴角一动,打算咬破藏在舌头底下的毒药自杀。

然而,见那黑衣人试图自杀,孤鹜冷笑一声,手法娴熟的就卸了他的下巴,同时手下一击,便迫使那黑衣人……或者说,应该是死士,将口中的毒药吐了出来。

“爷,抓到了!”孤鹜拎着被封了穴道,面容一片灰败的死士,上前拱手。

一瞬间,陶然心如死灰,她死死盯着那死士,心下知道,只要司言肯审问,便决计会问得出所以然来,可如今的她,却是逃无可逃。

“杀了。”司言冰冷刺骨的声音响起,只见他面无表情,仿若在看一个死人一般,凤眸掠过陶然。

“是,爷。”孤鹜领命,手中长剑出鞘,便朝着死士的脖颈处抹了过去。

一瞬间,鲜血四溅,那死士的脸上,顿时便出现了青灰色。

那次陶皇后的事件中,让几乎整个锦都的百姓都知道,但凡丞相府培养出来的暗卫或者死士,皆是服用了某种毒丸,而这毒丸可以依据的地方,就是在于,被利刃所杀之人脸上那一瞬间出现的青灰色!

顿时,众皆哗然,这死士原来是丞相府的人,而在场的,唯独陶然出身自丞相府,再思及方才陶然说的话……一众人齐刷刷的便将视线落在了陶然的身上。

“不是我!”陶然下意识反驳出声,脸上带着好似被冤枉了一般的无辜神色,慌慌张张道:“我不认识那个人,一切都是这个什么阿牛做的!”

她说的那个人,自然便是指方才死了的死士。

见陶然将所有罪责都栽到自己的身上,阿牛脸色一红,就有怨气冲出口来:“陶二小姐怎的过河拆桥!分明是陶二小姐给小人一笔银子,要小人按照二小姐所说的,冤枉苏……长安郡主,如今二小姐翻脸不认人也就罢了,还将所有的屎盆子都扣到了小人的头上,简直心肠歹毒啊!”

今日的时候,陶然便找上了他,说是只要他能够听她安排,她便给他一笔银子。开始的时候,他是不愿意的,毕竟司言和苏子衿着实有些权势滔天,不是他这等子连台面都上不得的戏子可以招惹。

可陶然却半是威逼半是利诱,只说苏子衿只要这一下栽倒,司言便再不会要她,这样一来,自是没有人找他的麻烦,说了好半晌,硬生生的便将他带了过来。

“你不要血口喷人!”陶然眸光一紧,面上不禁浮现一抹厉色。

“二小姐现下说小的含血喷人了?”陶然的反驳,让阿牛越发的恼怒起来,心下对陶然的唯一一丝惧怕,也顿时荡然无存:“给小人说只要让世子嫌弃郡主了,就可以让小人娶到美娇娘的时候,二小姐怎的不提含血喷人的事情了?”

陶然之所以能够诱惑他做这件事,其实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那就是苏子衿。按照陶然的话来说,只要让司言觉得自己被戴了绿帽子、觉得苏子衿是个水性杨花的‘荡妇’,那么司言便决计不会再娶苏子衿,而苏子衿毁了名声,也只能下嫁给他!

听到这里,司言的脸色已然极度不愉,他清冷寒凉的眸光落在陶然和阿牛的身上,薄唇有利刃吐出:“将这两个诬陷郡主罪人拉下去,明日本世子将奏请陛下,斩立决!”

司言的话一出,陶然和阿牛便都双双惊呆住,看向司言,陶然便立即哭喊着跪到他的面前,哀求道:“世子饶命,世子饶命啊,我……我是冤枉的,冤枉的啊!”

“带下去!”司言看也不看陶然,只凤眸冷戾的逡巡了下四周,见在场之人皆是一脸害怕的模样,也不知在想什么,面色依旧,看的周围之人心中越发惊惧起来。

“不!我是丞相府的二小姐,你不能这样!”陶然尖叫一声,求生的本能让她不由的想要逃跑。

只是,孤鹜等人上前,顿时就动了手,不待陶然跑出去,便麻利的将陶然和阿牛轻巧的擒住了。

然而,就在这时,烟火‘砰’的一声炸开,天地一瞬间失去了颜色。

不待苏子衿等人去欣赏美景,暗夜中,有凛冽的杀意排山倒海而来!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