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伊人在何处/将军策:嫡女权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丞相府

“老爷,你遣人去找一找然儿,好不好?”崔氏拉住陶子健的臂膀,尚且年轻的脸容上,哭得梨花带雨。

陶子健闻言,脸色瞬间便沉了下来,斥责道:“那孽女自己做的好事,现下指不定早就死了,还找什么找!”

陶然找人诬陷苏子衿的事情,即便在苏子衿失踪之后,还是传的沸沸扬扬。原本先前陶圣心的事情就已然让丞相府陷入百姓的口舌之中,如今陶然又做出这般事情,一时间,丞相府的名声差到了低谷,便是其余几个庶女的亲事,也岌岌可危!

陶子健知道这件事的时候,已然是大发了一场雷霆,如今崔氏提及,他自是心中不愉。毕竟,丞相府的庶女,不止陶然一个。

崔氏一听,不禁哭的更凶起来:“老爷,妾身只然儿这么一个女儿了,老爷妾身求你了,派人去找一找吧!”

陶岳的死,在崔氏的心中,已然留下了不可磨灭的伤痛,如今陶然亦是失去踪迹,叫崔氏如何能够不心碎?即便外人说是陶然死在了三天前的刺杀中,崔氏也是不相信的。活要见人,死要见尸,现下陶然别说是尸体,便是衣物都没有发现,显然便是没有死的。

“混账!”陶子健一听,便立即推开崔氏,往日里的恩爱此时消散了去,只余下冷淡之色,叫人看着心寒。

“老爷,妾身求求你了!”崔氏心下一狠,便跪了下来,她一手攥着陶子健的袍角,低低哀求道:“妾身已经失去了岳儿,不能再失去然儿了啊,老爷!”

一听到崔氏提及陶岳,陶子健的脸色便骤然沉了下来,神色之间,有悲恸浮现,可他看向崔氏的眼神,却是越发厌恶了几分:“你还提岳儿?啊?要不是你管束不周,岳儿会落得如此下场吗?”

人的心就是这样,当你失去了最爱,为了减轻内心的痛苦,便会将失去所爱的理由扔到别人的头顶之上,以减轻自己心头的痛楚。

而陶子健便恰巧是这样的情况,他这段时间想了许多,最后将陶岳的死,归咎在崔氏管教不严上头。若是崔氏管束的好,陶岳便不会沉迷于美色,更不会因女色牵连进去,最后落得个死无全尸的下场!

“老爷,你怎么能……”崔氏一愣,有些难以置信的瞪大眼睛,陶岳的死,她最是心痛不已,身为他的生母,崔氏已然悲伤至极,可如今,陶子健却是将所有的责任都推到她的身上,让她如何能够不寒心?

“怎么能如何?”陶子健冷笑一声,脸容上满是阴霾:“你敢说岳儿不是被你宠坏了?然儿不是被你宠坏了?如果都不是,怎么就你的儿女如今下场这样?”陶子健的话,可谓是诛心,听得崔氏心中一凉,整个人便呆呆愣住了。

抹了抹眼泪,好半晌,崔氏才哀泣道:“可是老爷,然儿也是你的孩子啊!你就忍心这样看着她……看着她杳无音信吗?”

当初陶岳还在的时候,陶子健对陶然和陶岳两兄妹,也算是十分上心的,可如今,陶岳不在了,陶子健这般冷情,看的崔氏心中着实难受的紧。

在她心中,陶岳固然是她的骄傲,可陶然,亦是她的亲生骨肉啊!这二者,失去一个都要叫她活不下去,更何况是接连两个都……

听着崔氏的话,陶子健脸上的阴鸷越发深了几分,只见他眯了眯眼睛,便冷哼道:“那般愚蠢不知廉耻的女儿,我陶家高攀不上!”

说着,不待崔氏反应,陶子健便甩了甩衣袍,径直越过她,神色冷淡的离开了。

顿时,偌大的屋内只剩下崔氏一个人愣在原地,她脸上泪痕尚且没有干,眼底却有颓败之色浮现。

陶子健现下去了哪里,崔氏清楚的很。她知道他近来极宠一个歌姬,已经有许多日不曾踏足她的院落……可她没有想到,他竟然连亲生女儿,也丝毫不愿顾及。

到头来,这么多年的恩爱,只是浮梦一场啊!

……

……

明灯幽幽,室内昏暗。

有女子面若桃李,躺在美人塌上,身覆锦被。她肌肤如雪,墨发披肩,犹如画卷中走出来的仙子,又似古记中魅惑君王的妖姬,美入骨髓,雅致异常。

“将军。”睡梦中,有人低低的笑起来,脸容憨厚。

“林叶,”她高坐在马头,脸上戴着獠牙悚人面具,挑眉道:“怎的,你媳妇儿舍不得你?”

方才林叶的妻子徐珏前来送行,她为避免行军时间延误了,便让林叶说完话后,再自行追上来。

不过,令她诧异的是,他们夫妻俩倒是说了很久,一直到现下,林叶才赶上了大部队。

“将军,你莫要笑话我了。”林叶闻言,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脑门,秀气的脸容有喜悦之色抑制不住。

“瞧你高兴的。”她抿唇,嗤笑一声,倒是语气戏谑:“可是有何喜事?”

所谓喜事,大抵便是指儿女一事,林叶和徐珏成亲四年,也算是一直恩爱两不疑,只唯一遗憾的是,徐珏刚成亲那会儿,怀了一个孩子,却因为意外,那孩子尚且没有成型,便告别了这个世界。后来的三年里,徐珏再没有怀孕,夫妻俩也问过大夫,但大夫说徐珏先前因为伤了身子,今后再难有孕。

那件事,徐珏一直深感伤情,不过林叶倒是极好,他不仅没有责怪徐珏,更拒绝了徐珏为他挑的通房,四年如一日的疼宠着徐珏,也算是烟京中的一大佳话了。

林叶听她这般说,古铜色的脸颊不由泛起一层淡红,只害羞的一笑,十足像个大男孩。

“好小子,瞒的够深啊!大概等你回去,就要当爹了!”她拍了拍林叶的臂膀,低声笑道。

瞧着林叶那傻笑的样子,想来是八九不离十了。

“其实珏儿是怕出什么意外。”林叶咧嘴一笑,露出洁白的牙齿,一副憨憨的模样,道:“现下四个月了,胎象也稳了,她才肯告诉我。”

说着,似乎有些难为情一般,林叶支支吾吾道:“将军,珏儿说,若是……若是等她生了孩子,您可否给孩子……起个名字?”

将军多次救他,更一路扶持,将他提到副将的位置,这份恩情,无论是他还是珏儿,都感恩在心,无以为报。

微微一愣,她脸上露出一抹肆意的笑来,璀璨异常:“好,不过这名字不能白取,不妨本将军来做他的干爹,如何?”

话音刚一落地,林叶便喜上眉梢,他满脸喜色的瞧着眼前的少年将军,拱手道:“多谢将军!”

就在这时,眼前的一幕忽然崩塌,风雪之中,熟悉的山岭前,她开始四处寻找着林叶。

那个从最开始,便护着她,追随她,与她同生死共患难的林叶啊,最终,却是死在了自己人的手中。她甚至来不及看林叶最后一眼,他就这般悄无声息的躺在了冰雪之下。

皑皑的白雪中,有银色铠甲露在外头,她捂住心口,忽然之间便像是疯了一般,想要将冰雪刨开。

直到冰雪被推开,露出底下那人早已僵硬的脸容……有炙热的水渍,一滴又一滴,落在了那人寸寸成寒冰的皮肤上。

可他,却再也不能够睁开眼,傻笑着唤她一声:将军。

心口有强烈的刺痛感觉,一瞬间涌了上来,下一刻,苏子衿便睁开了眼睛,脑海中赫然浮现起林叶的面庞,那个众人眼中极好的青年……

恍恍惚惚的坐了起来,苏子衿盯着不远处的那盏明灯,眸光忽明忽暗。

她还没来得及给林叶的孩子起名字,只记得那会儿一时戏言,便取了`木木’这样的小名儿,只道是双木成林,又好听,又富有寓意。

然而,在那场大战中,林叶死在了楼霄的阴谋之下,再没有踏上故土,亲眼看一看自己的孩子。

那一日,她在冰雪中挖出了林叶的尸体,挖出了无数熟悉的面孔……那些从前一声声唤她将军的人,至此消失在了这世界上。

于是,她暗中派人去了林府,才悉知,徐珏诞下了一男婴,但即便是孩子尚在襁褓之中,她也毅然决然,掀起了抗议。

那个巾帼女子,四处奔走,游离于各个大臣之间。她不信林叶会死,不信打了胜仗的他们会死在得胜归来的路上,难道单单是一场雪崩,便可以死了三万人……三万的精锐士兵?

彼时楼霄方登上摄政王的位置,看着徐珏一步步在搅动朝堂,自是容不得她。可徐珏一心以为楼霄是帮着她的,谁曾料到,等来的却是一场大火,林府上下一百零八口人,全都丧生火海,至此,世上再无徐珏,烟京再无绢蝶情深的林氏夫妇。

苏子衿的人抵达林府的时候,正是火势旺盛,徐珏死了,林府上下一百多口人,也几乎死的彻底,唯独被藏在井底的木木,活了下来……

一想起这些往事,苏子衿便有些抑制不住心中的恨意,她五指攥紧,骨节泛白,眼底有火光徒然跃起。

她知道,那把火是孟瑶……与楼霄勾结在一起的孟瑶遣人放的,所以,林府一百余人的性命,她将拉上孟府……那个她曾经的家,血债血还!

就在这时,有铁门声轰隆隆的便响了起来,伴随着开锁的声音,脚步声传来,不多时,便有人缓缓入内。

敛下眸底的那抹冷意,苏子衿抬起眉眼,就瞧见,有男子面容俊美,紫金华服,瞧着魅惑而神秘,身姿高大挺拔。

视线落在他头顶上的玉冠上,苏子衿神色淡淡道:“今天是第几天了?”

说这话的时候,她语气略显漠然,嘴角却是扬起笑容,令人看不出情绪。

“丝丝,吃饭了。”那人没有回答,只抵笑一声,语气温柔,仿若两人关系依旧如从前那般,听的苏子衿不禁心中厌恶,脸上却是丝毫没有显露出来。

楼霄这人,原来是这样的自以为是。从前苏子衿不觉,如今见此,倒是越发的觉得好笑起来。

分明为了权势背叛她的,是他。如今权势到手,他一转脸便希望她回心转意,希望她能够原谅他……他楼霄,还真是看得起自己,看不起她啊!

她的感情,难道就是这么廉价么?

微微抿唇,苏子衿便看向楼霄身后提着篮子的楼一,依旧眉眼含笑,语气冷然:“第几天?”

楼一闻言,手中的篮子不禁微微一顿,随即他下意识便抬眼瞧了瞧楼霄,心中惊疑不定。

“第三天。”楼霄掩下情绪,上前一步,笑道:“等过了这阵子,我带你回烟京。”

他说的极为自然,仿佛在和情人保证一样,模样很是认真。

苏子衿不禁一笑,灼灼如桃花似得脸容,浮现一抹漫不经心之色。随即,她逡巡了下四周,看着这犹如地牢又好像金丝笼一般的昏暗地宫,素来温软的眸底一片冷凝。

楼霄将她掳来这里,已然有了三天。这三天里,除了偶尔的送来膳食,楼霄倒是没有动静。而这里,也极为安静,安静的听不到任何外界的声音,也看不见任何外边儿的人。有的,只是昏昏沉沉的漫漫长夜和无声无息的孤寂。

见苏子衿不说话,楼霄眼底闪过一抹痛色,他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便吩咐了楼一将膳食准备妥当。

等到这些个膳食都送到了中央的桌子上,楼霄才缓缓走过去,停在了床榻前。

看了眼苏子衿,楼霄便一言不发,蹲下身子,想要为她穿鞋。

然而,他堪堪一蹲下来,苏子衿那轻柔而疏离冷硬的声音便蓦然响起。

她居高临下的看着他,淡淡说道:“不劳烦摄政王,子衿自己会穿鞋。”

从前楼霄也曾为她穿过鞋子,那时候她尚且任性妄为,却是因为楼霄的举动,羞红了脸颊。

毕竟在东篱,男女之间的大防,委实有些重要。

可现在,看着楼霄的举动,苏子衿不止没有半分念旧的想法,而且连他的这般故作顺从的模样,都看得极为不惯。

大抵,恨一个人,连多看他一眼,也会令人无比厌憎。

说着,不待楼霄反应,苏子衿便伸手,打算拿起绣鞋,自己穿上。

可就在这时,楼霄却是忽然一动,他伸手点住苏子衿的穴道,令她一时无法动弹。下一刻,楼霄缓缓拿起苏子衿的鞋子,不疾不徐的为她穿上。

整个过程中,楼霄都显得极为温柔而体贴,他就像是极佳的男子一般,最是风华无限。

可这一切,看在苏子衿的眼底,却是分毫也看不上。她没有恼怒,更是没有喜悦,只面色寡淡,嘴角的笑意却好似在嘲讽着楼霄一般,那股子不在意的模样,看得一旁楼一眉梢紧促。

楼霄自是将苏子衿的神色看在眼底,可他此时却没有任何表现,只动作依旧轻柔,顺势便又将苏子衿打横着抱了起来。

有那么一瞬间,苏子衿心中泛起浓浓的厌恶,就好像抱着她的是块油腻腻的肥膘一般,神色除了冷硬之外,便是视若不见。

楼霄将苏子衿放在了凳子上后,才伸手解去她的穴道。只是,等到他看向苏子衿的时候,发现一切都和自己所想的背道而驰。

分明他的丝丝,是个害羞而大胆的女子,素日里有些放浪形骸的模样,可在男女之事上,又纯情的一塌糊涂。

只是如今,这样情绪莫辨,喜怒不知,依旧言笑晏晏,仿若什么都不曾发生一样的丝丝,竟是意外的,如此冷情。

不待楼霄反应,就见苏子衿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没有心动,没有情愫,便是厌恶,也在她脸上丝毫看不见。

她悠然自得的拿起一旁筷子,不紧不慢的吃了几口膳食,一如这几日下来的有条不紊,看得楼霄有些愣住。

寻常人,大抵在这种时候,应该是绝食、发脾气,亦或者大闹一场。可苏子衿,自从三日前醒过来以后,她便只沉静从容,无论是用膳还是其他什么事情,一丝一毫也看不出不悦或是震惊。

或者说,从被掳来的一瞬间,她便对整件事情,明白了彻底?

心中有念头升起,楼霄看了眼苏子衿,褐色瞳眸有情绪一闪而过,让人看不真切。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