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阿言,莫要皱眉/将军策:嫡女权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彼时,苏子衿站在原地,听到外头的响动后,便立即出声问了下。

她身上的穴道依旧没有解开,故而只能盼着自己的猜测没有出错。

果不其然,不到片刻功夫,那秀美的青年,便很快出现在了她的眼前。

几日不见,他依旧清贵冷峻,容色极好,可那双凤眸此时却是布满了红血丝,显然几日几夜都不曾合眼。

“阿言。”苏子衿低声一唤,下意识便攒出一个动人的笑来,那么的温柔,那么的令人神往。

只是,司言大抵不知道,苏子衿远远的瞧着他,心中顿时便觉得安稳起来,所有的不愉都烟消云散了去。

司言闻言,便立即上前,在意识到苏子衿此时被点了穴的时候,黑眸有冷色一闪而过。随即他一言不发的便走到她的身前。沉默着为她解了穴道。

然而,下一刻,不待苏子衿作出反应,他便长臂一伸,将她纳进怀中。

怀抱着那柔软而真实的娇躯,司言垂下眸子,不知在想着什么,只长睫微微颤动,泄露了他此时的情绪。

至始至终,司言都表现的极为沉稳,可唯独苏子衿知道,他抱着她的双手,有些微微颤抖。

心中一疼,苏子衿眼底有叹息之色浮现。

她的阿言啊,竟是在害怕。

害怕,失去她……

鼻尖有淡淡的青竹味道萦绕,苏子衿深吸一口气,反手贴上了司言的腰际,这久违的怀抱,没来由的便让她觉得无比心安。

阿言的怀抱,一如既往的温暖而坚硬,让她不知不觉中,竟是开始迷恋上了。

“这些日子,你还好么?”头顶上方传来司言低沉而磁性的嗓音,分明是简简单单一句话,却是让苏子衿不禁鼻子一酸,有些委屈之意,便浮了上来。

她素来不是矫情之人,可不知为何,明明没有什么,一听到司言的声音,她便觉得有些眼眶发热,怎么也控制不住。

至始至终,司言只是关心她好或者不好,他不去想发生了什么,唯独在乎的,只是一个她。

“阿言,我很好。”苏子衿抬眼看向司言,她伸手摸了摸他略显消瘦的下颚,心下有些疼惜:“只是,你瘦了。”

不过才短短五日罢了,她的阿言,竟是瘦了这样多,他大概,担心她担心的日夜难眠罢?

“还好你没有瘦。”他清冷的面容一派沉静,仿若古井一般,深沉而宽厚。

大概见到苏子衿,他最为庆幸的是,她依旧艳丽,依旧无恙,没有什么,比起她的安好,来的更令人欢喜的了。

“我自然没有瘦。”苏子衿仰头瞧着司言,噗嗤一声,笑了起来:“我只是被关在这里而已,有吃有喝有睡,过的还算安稳。”

她这话,其实便是在宽慰司言,她知道司言最怕她吃苦,最怕她受委屈,所以她便提前告诉他,她一切安好。

“子衿,”司言伸出右手,抓住苏子衿抚着他的素手,漆黑如墨的眸底,有情深之色:“这次,是我大意了。”

因为大意,他没有带多少人手陪同,以至于那夜的刺杀,孤鹜等人难以护她周全。因为大意,他竟将她放在了离自己极远的地方,显些失去了她!

“阿言,不是你的错。”苏子衿知道司言这是在自责,心下一疼,她便挣脱了司言包裹着自己的掌心,转而抚上他微微蹙起的眉梢,轻声道:“莫要皱眉……这样,不好看。”

她其实委实不喜欢司言皱眉,因为司言,不是个情绪外露的人,他极少笑,也不常蹙眉,若是这般皱着眉梢,便是意味着,他心中不太好过。

就好像现在一样,他是这样的自责……

司言神色一顿,淡漠的凤眸在触及到苏子衿脖颈的一隅时,有浓浓的痛楚一闪而过。

“我来晚了。”他垂下眸子,长长的睫毛覆下一片阴影,看起来冷漠却隐隐含着一丝忧郁。

苏子衿微微一愣,下一刻便知道,司言为何如此伤感,他大抵是看到了她脖颈上楼霄方才留下来的吻痕。

下意识的,苏子衿的眼底便闪过一抹晦涩的冷沉,可她的这丝情绪落在司言的眼底,便以为确实发生了什么。

如墨的凤眸闪过幽深与痛苦,司言执起苏子衿的素手,放在薄唇边上,轻柔的吻了吻,才低低道:“子衿,一切都过去了。”

即便苏子衿不说,司言也知道,这次的事件是楼霄一手策划,他想要从他的身边夺走苏子衿,所以便这般疯狂而大胆的设计了一切……然而,司言想到这里,眸底不由暗藏血腥,楼霄既然做了这样的事情,就势必要付出血的代价!

听着司言说‘一切都过去了’,不知为何,苏子衿觉得异常的奇怪,仿若他误会了什么一般,那股子牛头不对马嘴的意味,极为浓烈。

想了想,苏子衿不禁凝眸,问道:“阿言,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苏子衿的话一出来,司言便不禁微微愣住,他瞧着苏子衿一副不解的模样,一瞬间更是心疼不已。

深吸一口气,司言正色道:“子衿,不要再想了,我……不介意。”

他不介意楼霄对她做了什么,毕竟楼霄此人,必死无疑!而他的心上人,他更加不会嫌弃。

他大抵最是介意的,只是他的迟来。

“不介意?”苏子衿有些失笑,立即便明白了司言的误会。

“方才楼霄在我脖子上留下的这个……”说着,苏子衿极为坦荡的指了指自己脖子上的吻痕,眉眼弯弯道:“要介意,也是我介意,你介意个什么劲儿?”

方才?司言眸光一顿,随即便明白了苏子衿的意思。

想来,楼霄并没有对苏子衿霸王硬上弓,而是吻了她的脖子……一意识到这个,司言的眉梢不禁蹙的更紧了起来,不知在想着什么,眼底有冷戾的杀意一闪而过。

原本以为苏子衿受到伤害,他才一心只顾着心疼,不敢轻易触碰她的伤口。可如今发现,其实并没有……或者说,来不及发生什么,司言心中一时间便怒火滔天起来。

亲吻脖子,显然便是因为,楼霄动了歪念,意图对苏子衿不轨!

瞧着司言素来无情的眸底满是杀意的模样,苏子衿倒是颇觉温暖。她的阿言,瞧着冷情淡漠,其实是个心细如尘的,因为太过于顾及她的感受,他才如此的小心翼翼,不敢触及。

看向司言,苏子衿微微笑道:“阿言是如何知道,我在皇宫?又如何知道我在这处?”

且不说搜查皇宫是件多么惊世骇俗的事情,便是司言能这样快的便在偌大的皇宫里头锁定位置,都令苏子衿觉得吃惊不已。

苏子衿其实知道自己身在何处,毕竟整个锦都,也就皇宫是基本无人敢搜查的,而依着楼霄的性子,自是会将她安置在这里。那日墨白问她的时候,苏子衿并没有说实话,其中缘由,大抵便是因为墨白会拿这件事反过来要挟她……

司言闻言,虽依旧面无表情,但俊颜却是划过一丝叹息,显然对于苏子衿转移话题的模样,有些无可奈何。

他知道,她不愿他太过气恼,不愿他心思太沉,所以才这般问着,故意引开话题。

可她不知道,他对她的欢喜,从不是说说而已,既然楼霄胆敢做出这样的事情,他便决计不可能放过他!

“我利用刺客生事,让陛下准许搜查。”幽深的凤眸凝望着苏子衿,司言依旧面容淡淡,说道:“皇宫以外的地方,我都搜查过了,却没有发现任何踪迹。于是,我便知道,你一定是在皇宫里面!”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显然楼霄亦是想到了这个,才会将苏子衿带到冷宫的地牢之内。只是,他到底低估了司言,无论是能力还是通透程度,司言确确实实丝毫不亚于他。

顿了顿,司言便继续道:“皇宫里头,无论是妃嫔处还是陛下的处所,都是戒备森严,若是一个不小心,极容易偷鸡不成蚀把米。所以唯一的可能,便是冷宫。”

传言曾有妃嫔被打入冷宫,但那妃嫔难耐寂寞,便与宫中侍卫偷情,并暗暗派人造了一个小暗道,用以私会之用。后来这件事被人发现,当时的帝王一怒之下,便让人造了铁栏,将这私会的暗道变成了囚禁的地牢,并把那妃嫔和侍卫关在里头,活活饿死了。

只是这件事情乃皇家密室,便是这传闻中的地牢,也被封锁了几百年,以至于如今,倒是没有人会想起这么一回事。

听着司言的话,苏子衿便顿时明白了他的意思,想了想,她便又道:“那你想好了,如何对付他了么?”

楼霄这会儿,大抵已然逃出生天,想来要卸下他的`胳膊’,说难也难,说不难也不难。而司言的模样,显然便是有对付他的打算,只是,苏子衿不知道,司言的想法,是不是与她一样?

见苏子衿言笑晏晏,眼角眉梢划过悲悯之色,司言不禁宠溺的摸了摸她的发梢,他神色淡淡,声音却低沉暗哑,令人心动:“不妨来看看,咱们想的是不是一样?”

这样的司言,有些好看的过头,瞧得苏子衿一时间有些愣住。不过转瞬,她便抿唇一笑,轻声道:“好,我数三声,一人说一半。”

“一、二、三……”

话音刚落地,苏子衿便轻笑道:“栽赃陷害。”

随即司言接着道:“断其羽翼!”

说完,苏子衿不禁会心一笑,便是司言,也显得颇为愉悦。

他们两人的想法,竟是出奇的合拍,或者说,他们两人的谋略,基本趋于一致性。

楼霄此次掳掠了她,虽说他如今已然逃出生天,可到底也留下了许多契机,而这些契机,便恰好让刺客的事情落在他的头上。

只是,栽赃楼霄是刺客显然并不具备太大的意义,届时只要楼霄随意拉出一个人顶罪,这构陷的手段,便失去了作用。所以司言才说,要断其羽翼……

只要将这桩刺客的事情搁置到楼霄的心腹头上……有些事情,就容不得楼霄推脱!

瞧着苏子衿笑容艳绝,眉眼璀璨而夺目的模样,司言心中一动,便忍不住叹了口气,随即他缓缓低头,吻了吻她的额角,那疼惜的模样,看的苏子衿心中颤动。

只是,没等苏子衿反应过来,司言的薄唇便又落在了她的鼻尖上、眼眸上,他的吻来的突然却又温柔,以至于苏子衿的心里,泛起了一圈又一圈的涟漪,仿若雨中的荷塘一般,情愫涌动。

司言一路,便就吻上了苏子衿的红唇,那日思夜想的人儿,此时就在他的怀中,那柔软而令人颤动的触觉,让他好一阵心悸,微凉的唇含住她的唇瓣,只是,他正打算加深这个吻,却不设防,有百里奚的声音忽然冒了出来,打破了这一室的暧昧与温情。

“面瘫脸,我师父在不在?”黑暗中,百里奚的声音渐渐靠近,他一边朝这里走来,一边嘀嘀咕咕道:“这破地方也真是的,大白天的还黑灯瞎火,真够罪受!”

苏子衿心中一惊,便有些不自然的推开了司言。而司言幽深的眸底闪过一抹极度的不悦之色,大抵是`好事’被人打搅了的原因,冷峻的脸容越发寒凉了几分,看的苏子衿竟是忍俊不禁的笑了起来。

那一头,见司言不回复,百里奚便加快了脚步,直到看见苏子衿的那一瞬间,他眼睛忽然亮了起来,闪烁着灿灿金光,就直接朝着苏子衿扑了过来。

司言眸色一冷,以为百里奚这是要抱苏子衿的意思,于是不待百里奚跑近,他便一手将苏子衿抱了起来,移到了另外一侧。

百里奚猝不及防,便扑了个空。只是,他本意并不是要抱苏子衿,故而,当即之下,他便直直跪在了地上,面前一片虚空。

下意识的,百里奚便瞪了眼司言,可这个时候,他所有的情绪都即将爆发,自是不想与司言计较。就见百里奚一个翻身,立即便又跪到了苏子衿的面前,不待司言和苏子衿的反应,他便立即抱住了苏子衿的大腿,忽然哽咽道:“师父,我错了,都怪我鲁莽,要不是我,师父不会被掳走,也不会受这么多的苦,师父要打要骂,百里都随师父处置,只希望师父不要对百里失望。”

“百里?”苏子衿有些诧异,随即便发现,百里奚这家伙,竟是哭了起来,而且瞧着那汹涌的模样,简直可以称得上一把鼻涕一把泪了。

“师父啊。”百里奚沉浸在自己的喜悦和悲伤之中,凄凄惨惨道:“师父教导,男儿有泪不轻弹。可是百里当真是忍不住,一想到师父的境遇都是百里的过错,百里便心中羞愧,恨不得一条白绫,吊死了还干净些!”

越说,百里奚的眼泪便越是凶了几分,看的苏子衿有些无奈起来。

叹了口气,苏子衿才缓缓道:“百里,你哭脏了我的衣服。”

司言:“……”

百里奚抬眼,眼眶红红,道:“师父,你怎么还打趣人家!”

这个`人家’一出来,司言便露出一个极为嫌弃神色,虽依旧面无表情,但心中大抵对百里奚的言行,有些恶汗的很。

下一刻,司言便冷着脸,上手拉开了百里奚。

百里奚瞪着眼睛,咬了咬牙,就打算再次扑上来。

“好好说话。”苏子衿显然也有些无言以对,随即她阻止了百里奚接下来的动作,只淡淡笑道:“你这样要是给轻衣瞧见,指不定要多么嫌弃呢!”

一听到轻衣,百里奚便抹了把眼泪,很快的站了起来,而后他仔仔细细,上上下下的瞧了瞧苏子衿,见苏子衿没有哪里受伤,他才松了一口气。

可紧接着,百里奚的目光便落到了身后的那些物什上,桌上有未吃完的膳食,榻上是貂裘锦被,就是棋盘茶具,也一应俱全。

素来明朗灿烂的脸容上露出一抹惊色,百里奚看向苏子衿,便立即呼道:“师父,劫持你的人,是楼霄?”

若是说先前他还不知道是谁,那么在看到这些算是精致的东西后,他倒是真正明白了过来。这世界上,唯有楼霄会费尽心思,将苏子衿掳掠到自己的身边,`精心’呵护。

苏子衿闻言,只点了点头,算是默认了。

百里奚见此,不由眸光一顿,随即便有杀意一闪而过,只见他骂骂咧咧道:“这贱男怎么这样没羞没耻?分明当初是他对不起师父在先,现在竟是又想师父回心转意?简直痴心妄想!以为自己真是个稀罕物吗?老子呸!当初老子就看他不是个好东西,早知道那时候一剑挑了他,也省的他现下胡乱的蹦哒!”

对于楼霄,百里奚原本就没有存着多大的喜欢,那时候整个军营都对楼霄印象不错,唯独百里奚,怎么就是看他不顺眼的很。只是,他若是一早便知道楼这么不是东西,一定早早便解决了他!

百里奚这般辱骂,听在司言的耳里,却是难得中听。

只苏子衿闻言,却是莞尔一笑,她与楼霄在军营中认识,他救过她一命,对她极为温柔耐心。她年少的时候,不知情爱为何物,只知道,她所渴望的温暖,憧憬的爱意,统统都是楼霄带给她的。

几乎午夜梦回,她会想起,那个少年郎站在桃花树下,折下一支桃夭,冲她笑的邪魅而温柔。所以,她以为,那就是她最后的归宿,最是触手可得的光明。可她到底,还是高估了自己,也低估了权势在楼霄心中的重要性。

以至于最后,她败的一塌糊涂。

回想起往事,苏子衿的眼底,不禁有微凉之色浮现。

只是,司言似乎是察觉到了苏子衿的情绪,就见他偏头看向她,薄唇微微抿成一条直线,指节分明的手亦是落在了苏子衿的小手之上。

他将她的手握于掌心,凤眸深邃而柔和,低沉的声音响起,就听司言道:“子衿,一切有我在。”

感受着司言手心里传来温度,那炙热而温润的触觉,让苏子衿不禁心中一软,尤其是司言那一句话,更是让苏子衿有些心颤难抑,只是下一刻,她便不自禁的想起了方才司言吻着她的指尖的那一幕……

心跳一瞬间快了起来,苏子衿挑眼看向司言,下意识便露出了一个温软而撩人的笑来。

这一副绢蝶情深的模样,落入百里奚的眼中,顿时便见他露出一个无言以对的神色。

这两人为何能如此旁若无人的调情?他可是连轻衣的小手都没有牵到啊!难道他们就不能体恤下他的艰难处境吗……

------题外话------

狗粮肯定是不够滴,虐完渣继续好不好?嗷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