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北姬玉衍/将军策:嫡女权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丞相府倒台,不过是一夕之间的事情。涉及到勾结他国,谋朝篡位,这样一顶帽子扣下来,天底下自是没人能够承受的起!

于是,昭帝命令一下去,司言便领着锦都禁卫军无数,前往丞相府抄家拿人。

彼时,苏子衿被战王爷和苏墨护着带回了王府,倒是相安无事。

等到她抵达了王府,青烟等人已然在门口等着她,一众人皆是眼眶红红,仿佛她是死里逃生了一般,场面有些令人唏嘘。

在得知战王妃病下的时候,苏子衿便径直到了楚园,瞧着短短几日,战王妃瘦了一大圈的模样,苏子衿心下有些疼惜的厉害。不过,好在她的回来,让战王妃看着气色好了一些,到底让人安心不少。

苏子衿回到落樨园的时候,正是木木睡醒之际,雪忆抱着木木,倒像个小父亲一样,絮絮叨叨的哄着,看的苏子衿忍不住失笑。

一听到有动静,雪忆便偏头,朝声音的来源看去,见不远处站着苏子衿,不禁心下一顿,脸上的欣喜亦是展露无疑。

“娘亲!”木木显然也是看到了苏子衿,只见他蹬着小腿,示意雪忆将他放下来。

雪忆倒是也没有迟疑,便直接放下来木木,木木一着地,便咿咿呀呀的朝着苏子衿跑了过来。分明不过短短的距离,但对木木来说,却是有些漫长。

苏子衿抿唇一笑,便缓缓走向木木。一触及苏子衿的衣裙,木木便扑了过来,他肉乎乎的小胳膊抱住苏子衿的腿,抬眼道:“娘亲,你终于回来了,木木好想好想娘亲。”

说着,他眨了眨铜铃大的眼睛,长长的睫毛上还挂着一丝泪痕。想来是堪堪醒过来,闹了一阵子的缘故。

微微一笑,苏子衿便俯下身去,她伸手摸了摸木木的脑袋,弯唇道:“木木长大了,怎的还让忆哥哥这般抱着?”

雪忆对木木的疼宠,苏子衿一直看在眼底,从先前他还尚且没有恢复记忆,没有恢复神智的时候,便对木木格外欢喜。

“木木长大了,”木木咬了咬小小的嘴巴,玉雪似的小脸扬起一抹笃定来:“以后木木自己起床,自己走路,不要忆哥哥抱。”

“那你现下跟青烟去洗漱一下罢。”苏子衿笑了笑,轻声细语道:“方才哭的,可像个小花猫了。”

她有心不让木木回忆起被司卫掳的时候,毕竟木木还小,年幼时候的阴霾,总容易演变成成长以后的恐惧。

“好。”木木点了点头,显得异常乖巧:“木木听娘亲的话。”

说着,木木便很快在青烟的带领下,离开了院落处。一时间,空气显得有些尴尬。

“子衿姐姐。”雪忆上前,竟是显得有些腼腆。这大概算是,他恢复记忆之后,正式而正面的与苏子衿打这样的招呼了。先前因着情况不允许,两人并没有非常认真的说过什么话。

苏子衿看出了雪忆的不安,面容一展,便轻声笑道:“雪忆,什么时候离开?”

她依旧是往常的口气,依旧是言笑晏晏,就连神色,也丝毫不曾生疏。

雪忆心下一愣,不由深觉诧异。她竟然……知道他要走?

不待雪忆说话,苏子衿便继续道:“雪忆,我知道你是北魏的人,也知道你身份是什么,只是,我最初认识你的时候,你便只是雪忆,这一点,无论如何,都不会改变。”

雪忆的顾虑,苏子衿哪里不知道?他既然恢复了记忆,便不得不去走自己必须走的路。他的前路,比起她来说,并不轻松。而他害怕的是,等到他的身份一曝光,这三年来的一切,都将不复存在,无论是情谊还是回忆,都只是烟消云散了。

所以,苏子衿其实只是想告诉他,无论前路如何,他只是她心中的雪忆,不会改变。

有那么一瞬间,雪忆觉得心中就要炸裂开来,有暖流徐徐涌入四肢百骸,他忽然发现,一切不过是他的臆测罢了,他的子衿姐姐,从来都是一个玲珑剔透的人儿,怎么会不知道,他身份是何呢?又怎么会对此,心下介怀呢?

好半晌,雪忆才露出一个清澈的笑来,开口道:“大约再过一段时间罢,等到子衿姐姐成亲了,我就能安心的离开了。”

司言是个不错的人,这几日下来,雪忆看的清楚,尤其他对苏子衿的心意,更是让雪忆放心。只要子衿姐姐与司言在一起,想来也不会那样令他放心不下了。

“雪忆。”苏子衿伸手,下意识的便想要摸摸他的脑袋,只是临触碰到,她便又不得不收回手来,毕竟如今的雪忆,心智成熟,自是不能像从前那般对待。

见苏子衿如此,雪忆却是扬唇,他难得的笑得灿烂,眉眼依旧:“最后一次。”

最后一次让她像对待孩子一样,对待他。毕竟,他也是要成为男人的。

“好。”苏子衿轻笑一声,便再次伸手,摸了摸雪忆的脑袋。手下的触感,依旧有些细腻,可一想到这个孩子即将独自面对风浪,苏子衿心中,便有叹息划过。

她淡淡扬唇,叮嘱道:“北魏的争斗,极为厉害,你独自一人,若是北姬辰真心辅佐,你便借着他的力,往前走去。但切记,但凡上位者,权势不可依靠他人,无论北姬辰如何待你,至少有些东西,你要自己去把握。”

说到这里,她不禁停了下来,有些情绪莫辨,道:“光是看北姬画,就可知,皇室素来不讲亲情,即便你是北魏皇孙……也不能掉以轻心!”

雪忆的身份,其实从他恢复记忆之前,苏子衿便已然彻查清楚了。三年前他出现在雪域,本就是一个意外而凑巧的事情,于是这三年来,苏子衿便暗中打探,终于在不日前知道,北魏曾立过太子,深得北魏孝武帝的宠爱。后太子暴毙,太子妃也随之而去,留下一个五岁的皇孙北姬玉衍,只是,皇孙即便深得孝武帝的宠爱,也依旧逃不过那些个作为叔叔的皇子的暗中杀害。于是,北姬玉衍六岁那年,小楼失火,烧毁了整座太子府,从此皇长孙北姬玉衍不再……

苏子衿不知道六岁以后,九岁之前,雪忆究竟遇到了什么,但她托人找了当年北魏太子的画像,在见过那画像之后,苏子衿便知道,雪忆确实是太子遗孤。

北魏皇孙——北姬玉衍。

雪忆闻言,倒是没有去问苏子衿如何知道,他只点了点头,郑重道:“子衿姐姐,我明白。”

“雪忆,”苏子衿收回手,掌心还存着那干净而柔软的触觉,她抿出一个笑来,神色却是异乎寻常的认真:“无论如何,你都要活下来。”

活着,比任何事情都要重要,即便苟延残喘,也一定要活着!

这样简单的一句话,却是让雪忆不禁喉头一紧,有哽咽的情绪溢了出来。

或许,他这一生,所有的温暖,都来自于眼前这个女子。她就像是一道光芒,照亮了他余生的黑暗。

那么的暖人,令他不忍离去。

……

……

夜,渐渐深了下来。

破败的丞相府邸,有暗影蹿动。

“二夫人,”男子低沉而冷漠的声音响起:“出来罢。”

随着那声落下,只见街巷之处,妇人背着一个包袱,小心翼翼的便走了出来。

一看见那男子出现,妇人便咬着唇,大着胆子问道:“然儿呢?”

黑暗中,有月光露出,乌云微微散开,就瞧见,那妇人生的娇美,即便年过三十,也依旧风韵犹存。而她的那双眸子,与陶然几乎一般无二,不是丞相府二夫人崔氏,又是何人?

“二夫人且放心,我们爷既然是答应了二夫人,便不会食言。”男子淡淡说着,语气依旧:“现在,二小姐已经在被送来的路上。”

崔氏闻言,心下依旧紧紧提着,她看了眼对面黑衣的男子,忽然便想起了几日前见到的,司言的那张清冷面孔。

下意识的,她便打了个寒颤。两日前,司言派人找到了她,他的目的很简单,同时也极为困难——从陶行天手中拿到官印。

那时候,崔氏吓了一跳,怎么也不愿意做这般事情,毕竟她一个人无依无靠,娘家也远在江南,完全靠不上。如今唯一能够依靠的,也就只有丞相府中,陶子健那仅存的一丁点儿的惦念。

只是,当司言的人将她带到三皇子的府邸……让她看到自己的然儿被折磨的全无人样,她的心,碎了一地。

原本她还抱着歉意的心,可当她听到陶行天和陶子健的对话时,她所有的歉然,都变成了恨意!

陶行天和楼霄勾结,明知道司卫怂恿了陶然去栽赃苏子衿,他们却为了所谓的`大局’,甘愿牺牲陶然!若是陶然不被司天凌抓去。那么司言和苏子衿也决计不会放过她!

即便这样,陶子健却还是说:“不过是个女儿罢了,她既是自甘堕落,那么就算是死了,也丝毫与我无关!”

那一刻,崔氏才真正觉得荒唐一世。她原本就是个小家碧玉的女子,这些年和魏氏的争斗,大抵是因为有陶子健的庇护,她并没有吃多少苦头。所以,从心性上来说,其实崔氏并没有太多的迷失自我。

可陶岳死了,陶然也九死一生,而陶子健却是薄情寡义,这样的情况,她如何能够再继续隐忍下去?哪怕是最怯懦的女子,也会为了子女,而变得坚毅无比!

宫苌见崔氏这般,只依旧面色淡淡,让人看不出喜怒。

不多时,一辆马车缓缓而来,驾车的是秋水和另一个车夫,而马车内,却是一片沉寂。

崔氏眉头一跳,便急切的上前,问道:“里面可是然儿?”

“不错。”秋水翻身下马,她利索的掀起车帘,就见里头有个女子,浑身血淋淋的,显然便是昏厥了的。

“然儿!”崔氏心中一痛,便立即红了眼眶。

她上前一步,便直直朝着陶然的方向而去。

即便她浑身看不出一块好肉,但她作为母亲的,如何认不出自己的孩子?

三下五除二,崔氏便上了马车,心痛的看着自己的孩子,想去触碰,却又不知如何下手。

秋水见此,便淡淡道:“陶二小姐现下已然为二夫人带来了,今后二夫人便带着陶二小姐离开锦都,自行生活罢,毕竟……”

说到这里,秋水适时的停住了,但她知道,崔氏一定明白她的意思。如今陶家倒台,丞相府上上下下遭到株连,唯独崔氏在司言的放水下,逃脱了牢笼。所以从某个程度上来说,崔氏和陶然,已是戴罪之身,除非她们不想活了,否则便必须是要离开锦都的。

崔氏闻言,便立即道:“请二位代我母女,敬谢世子。”

虽说这不过是场交易,但到底司言,也是救了她们母女的性命。

“二夫人不必客气。”宫苌拱了拱手,就道:“爷说了,这件事情只是交易,各自取利罢了。”

说着,秋水合上车帘子,随着一声吩咐,驾车的车夫便挥起了鞭子。

不多时,那马车就渐渐离开了。

看着那马车消失的背影,秋水不禁道:“不必护送吗?楼霄那里,若是劫持了她们……”

“不必。”宫苌回答道:“爷说了,陶家一直是陛下的心头大患,此次陛下决计不可能给陶家翻案,即便是楼霄抓了崔氏母女,想来陛下也不会采信。”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原本陶家便是昭帝心头的毒瘤,如今被摘了去,自是皆大欢喜,即便后来楼霄再如何,昭帝也不可能为陶家翻案,所以楼霄自是不会如此愚蠢,平白惹的一身骚!

……

……

这一头,苏子衿稍稍沐浴过后,便靠在美人榻上,正翻看经文。

这时,青茗自外头而来,携一身凉意,很快便入内了。

苏子衿抬眼瞟了下青茗,便问道:“驿站那儿,可是有消息了?”

“有了。”青茗道:“墨白已然飞鸽传书出去了,想来再过两日,那东西便会被带来。”

青茗口中的‘那东西’自然便是指回魂丹了。

放下手中的经卷,苏子衿吩咐道:“加派人手盯着,务必在墨白未到手之际,得到回魂丹。”

墨白以为,苏子衿是当真要等着他拿回魂丹过来交换解药,可唯有苏子衿自己知道,依着墨白如今对她的反感,定然不会将回魂丹与她。

若是传闻属实,回魂丹可生死人肉白骨,那么墨白中的毒,不就一样可以用回魂丹解了么?既然如此,他更是不可能将回魂丹给苏子衿。

所以苏子衿的打算,其实便正是诱墨白将回魂丹带到锦都,并出其不备,‘抢’回魂丹!

“是,主子。”青茗拱了拱手。

苏子衿点了点头,随即就听见青烟在一旁出声,问道:“主子觉得,这回魂丹……当真如此神奇?”

生死人肉白骨……这未免,有些与仙丹一样了罢?这世界上,当真有这么神的药物?

“这个倒是不好说。”苏子衿闻言,只浅浅一笑,扬起唇瓣,说道:“只是,有机会的话,总要试一试,不是么?”

说这话的时候,苏子衿瞧着依旧从容而雅致,然而,看在青烟和青茗眼底,却是有些难得的生动,毕竟她们主子……好久没有这般求生欲望强烈的模样了。

这样的变化,不得不说,还是多亏了世子和王妃他们。

心下这般想着,青茗就一副高兴的模样,道:“主子,你如今总算是恢复过来了。”

在来到大景,或者说,在抵达锦都的好一段时间里,苏子衿都不像是个活人,她的算计,她的恨意,浓烈的仿佛随时会自行焚烧一般,整个人也满是冷戾与绝望。

可这些时日下来,她的笑容变的真实了,心绪也不再那般沉,就好像当年那个充满了韧劲儿的女子回来了一样,这样的主子,才是真正的活过来了!

苏子衿闻言,却是莞尔一笑,她记得清楚,曾经有个假和尚说过,她前半生磨难无数,可由于她心性坚韧,便总能够爬出这些深渊。而她自己,也对此深信不疑,毕竟她一直是那样走过来,从不曾想过放弃希望。

直到三年前,她以为她站在了幸福的顶端,却是徒然就被拉下了地狱,这样的打击,着实有些大的可怕,以至于她一度只想着,余生只要报仇雪恨就足够了。

若是没有家人的关爱,没有司言的融化,或许苏子衿的心,会一直冰封在极寒之处。

想到这些,苏子衿不禁有些失笑,自然而然的,唇角便扬起淡淡的轻松之意,只是,就在这时,一道清冷而低沉的声音响起,一时间,惊起无数涟漪……

------题外话------

好了,进入撒狗粮阶段,

偷偷的来剧透一下:下一张将涉及小包子问题~嗷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