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大婚(下)/将军策:嫡女权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长宁王府,前所未有的热闹,前所未有的戒备森严。

酒过半巡,因为司言素来冷面,一众人都不敢拉着他劝酒,故而,他喝的倒是不多。

战王爷等人,也已然抵达了长宁王府好久了,相较于昭帝的情绪略显高涨,战王爷倒是有些伤感,不过瞧着司言`懂事’的模样,内心没来由的便平复了许多。

北姬辰举杯而来,笑着说道:“今日世子大婚,本王代表北魏,恭贺世子和郡主……世子妃,百年好合。”

司言闻言,只微微颔首,随即他拿起酒杯,一饮而尽。

司言刚喝完一杯酒,就见一旁的北姬芮笑道:“世子,这杯酒是本王敬你的,祝世子早生贵子。”

这模样,便是要灌醉司言的意思了,大景的朝臣不敢劝酒,但是这些个使臣却是敢的,毕竟他们并不在司言手下做事,那惧怕之意,便随之少了几分。

说着,北姬芮便抬起酒杯,打算和司言碰杯,然而司言却是岿然不动,只清冷道:“方才那杯酒,已是代表了你整个北魏,故而八王爷这份心意,本世子收下了。”

司言的话落地,苏宁也上前,帮腔道:“妹夫说的不错,刚刚封王已然敬了酒,说是代表整个北魏嘛,君子一言,自是快马一鞭!”

北姬芮被司言和苏宁说的,倒是不由多顿住了,一旁伤势才好的北姬画盯着司言,整个人有些恼恨至极的模样。

且不说司言是她看上的男人,便是苏子衿先前对她的羞辱与伤害,都让她心下狠的滴血。脑海中忽然有念头升起,北姬画不禁眯了眯眼睛,悄然起身,往外头而去。

北姬画的离开,众人皆是没有主注意到,但十五岁的皇孙北姬昌,却是看的清楚,不过,他却没有出声告诉北姬臣和北姬芮,只假装没有看见,独自坐在一旁。

“倒是本王健忘了,哈哈。”见劝酒无望,北姬芮也识相的退到了一边,而这一幕,却是落到了楼霄和楼弥的眼底。

楼霄勾起唇角,便一脸笑意的朝着司言走去。楼弥见此,自是紧随其后。

司言眸光微凉,便瞧见楼霄已然执杯踱步到了他的跟前。

“听说今儿个迎亲的路上世子遇到了行刺?”楼霄上前,神色莫辨的笑着。

楼霄的问话,让一旁的北姬辰和司随,皆是露出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司言路上遇到行刺的事情,他们也是第一时间知道,但现下司言正是新郎,楼霄说起此事,未免有些呕心。

“摄政王倒是消息灵通。”司言面无表情的看向楼霄,语气没有一丝温度:“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刺客与摄政王有些关系。”

司言的话一落地,在场众人,便皆是一副怀疑的模样盯着楼霄看。

楼霄面色一僵,却立即便恢复了往常,只见他依旧笑着,语气含了一丝无辜,道:“世子这话可是有些言过其实了,本王素来与世子无冤无仇,怎么会做出这等子事情?本王不过是担忧罢了,竟是不曾料到,世子这般猜度。”

“是啊,”楼弥亦是附和道:“世子大约是心中不悦,迁怒他人罢?不过即便如此,我们东篱也是可以谅解的,毕竟大婚之日见血还照常进行的,着实是有些憋屈。”

楼弥言下之意,便是司言迁怒他人,同时也在暗示,司言并不想继续成亲,只是无奈于战王府的威胁,才不得不硬着头皮,照常成亲。

楼弥此举,大抵是想挑拨苏家人和司言的关系,听人说先前司言去过战王府,战王爷和两个嫡子,都表现出不甚欢喜的模样。

只是,楼弥到底料错了司言和战王府的关系,就听那一头,战王爷冷笑一声,说道:“见血罢了,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宴请众宾的时候,不也是要杀些鸡,宰点羊?更何况那这个刺客,本就该死!”

“爹,你这话就不对了。”苏宁撇嘴道:“人家胆子小自是害怕,怎么可以我大景之人的骁勇度他人之心?”

苏宁的话,不就是在说楼霄和楼弥,乃至东篱是皆是懦夫,而司言与大景的人,都骁勇异常。

这两父子赤裸裸的维护之意,看的上首的太后和昭帝,皆是暗自欣慰。到底是苏家人,就是如此护短,老子如此,儿子也是如此,看着叫人欢喜。

战王爷和苏宁的话一出,便顿时噎的楼弥说不出话来,场面一度尴尬,却见司言微微抿唇,冷冷开口道:“摄政王既然说不是,那么本世子自是希望不是,毕竟方才捉拿的一个刺客,本世子可是打算好好逼供一番的。”

听着司言的话,苏墨便跟着道:“素来听闻妹夫手下无不招供之人,想来不多两日,定是可以知道这图谋不轨的背后之人,究竟是谁!”

司言在锦都,是出了名的铁血手段,但凡他活捉之人,即便是嘴再硬的死士,他也可以撬的开。这一点,便是身为东篱人的楼霄和楼弥,也同样心中有数。

眼底划过一抹晦涩,楼霄强按下心头的思绪,勉强扯出一个笑来:“那本王便提前恭祝世子,能够揪出这幕后之人了。”

楼弥看了眼楼霄,心中自是清楚楼霄在惊怕什么。倒不是说怕白术说出楼霄是主谋一事,而且白术知道的秘密委实很多……身为他的心腹,白术若是真的招供一些事情,想来回到东篱以后,要步步为营了!

司言闻言,只冷然的抿起薄唇,随即他看向苏墨和苏宁,便淡淡道:“司言有些微醺,接下来的事宜,望二位兄长多担待一些。”

说这话的时候,司言瞧着倒是极为认真,可在场之人,谁人看不出他究竟醉了没有?

苏宁和苏墨皆是有些头大,两人心下皆是无奈,看来司言的这一声`兄长’并不是平白能够受的。

上首的昭帝看了看司言,心底不由叹息,这厮明显是急着去洞房花烛夜的,倒是故意说自己醉了,可装醉就装醉吧,他非要一副清醒的模样,叫人无法直视。

昭帝兀自这般想着,可下一刻,就听见太后慈爱的声音响起,道:“既然是醉了,便让人扶进去歇息吧。”

说着,太后又睨了眼昭帝,笑着问道:“皇帝,你说是不是?”

昭帝轻咳一声,威严依旧道:“带下去吧,长安身子骨不好,经不得惊扰,诸位也莫要闹什么洞房了。”

昭帝的话一出来,谁人又敢说一个不?便是北姬辰和楼霄几个人,也不好说不肯。

于是,司言拱了拱手,就清冷开口道:“多谢陛下体恤。”

说着,司言身姿一动,就只留下一个挺拔而优雅至极的背影,消失不见了。

一时间,场面倒是越发热闹起来,唯独楼霄眸底沉沉,让人看不出情绪。

……

……

司言离开宴席,便径直去了长安阁。

只是,他才走出几步,便察觉到身后有人紧跟。

深邃的凤眸划过一抹冷色,司言停下步子,薄唇凉凉吐出两个字,道:“出来。”

随着司言的话音落地,就见一道曼妙的身姿上前,妖娆异常。

司言回头,就见有女子一袭绯色长裙,眉眼妖艳:“不愧是世子,竟这样快的就察觉到画儿的存在了。”

眼前的女子,不是北姬画,又是何人?

只是,她自称的这一声`画儿’,听的司言眸底不禁沉了几分。

北姬画素来以高高在上的公主自称,如今忽然如此放低姿态……俨然便是存了些心思的。

见司言不说话,北姬画心中念头升起,便走到司言的面前,媚眼一勾,娇嗔道:“世子今日成亲,画儿委实有些痛心,毕竟画儿如此欢喜世子……”

说着,北姬画的手指便朝着司言的胸膛点去。

然而,这一次,司言却是一动不动,任由她将手指点到了自己的胸膛,那双淡漠的凤眸,丝毫看不出情绪。

北姬画心中一喜,深以为司言先前对她的冷淡是碍于有他人在场,毕竟男人的劣根,都是如此。

娇媚的小嘴一撅,北姬画便大胆的摸上了司言的胸口,心下一边荡漾,她还一边低低道:“世子先前对画儿如此冷漠,画儿还以为世子不喜欢画儿呢,委实伤透了心。”

话才说出口,北姬画便整个人一躺,打算扑进司言的怀里。

只是,她堪堪有打算贴上去的意思,司言便面无表情的捏住她的胳膊,随着一声`喀嚓’的声音响起,北姬画立即疼的尖叫起来,整个人也往后仰去,差点跌倒。

与此同时,司言亦是在同一时间,松开了捏着北姬画的手,然而,那眼底那一闪而过的嫌恶,看的北姬画心中恼恨。

“世子这是何意!”北姬画心下咬牙切齿,面上却是露出一个楚楚可怜的眼神,若是在场有其他人看见,一定以为司言对她做了什么不轨的事情。

司言薄唇抿成一条直线,没有回答北姬画的问话,只眉眼寒凉道:“方才你是打算勾引本世子?”

“勾引?”北姬画媚笑一声,弯唇道:“你情我愿的,有何勾引不勾引的?若是世子怕被苏子衿知道,画儿也可以不告诉任何人……”

说着北姬画眼底的媚色,越发浓烈了几分。

司言淡淡看了眼北姬画,凤眸冷戾一片:“既然明珠公主如此情愿,不满足公主,岂不是本世子不尽东道主之谊?”

司言的话音一落地,黑夜中便有暗卫飞身而来。

看着如此场面,北姬画不禁眉心一跳,有不好的预感渐渐升起。

眯起眼睛,北姬画带了一丝尖锐之意,问道:“司言,你要做什么!”

“公主方才的话,你们可都听到了?”司言凉凉开口,语气没有一丝温度。

“听到了。”为首的秋水闻言,露出一个邪气的笑来:“爷,属下知道该怎么做!”

“司言,你敢!”听着这话,北姬画不由后退一步,厉声道:“我可是北魏的公主!”

司言还未说话,秋水便啐了口,不屑道:“北魏的公主就眼巴巴的来勾引我们爷了?不知廉耻!”

北姬画方才的话,可谓是露骨至极,便是秋水这么一个从不害臊的人听了,也深觉可耻,没想到这北姬画倒是没羞没臊,不以为然。

司言神色清冷,语气分外冰寒:“记得砍断那只手。”

那只……碰过他的手!

“是,爷!”秋水拱手,随即便朝着北姬画而去。

北姬画尖叫一声,心底有恐惧之意顿时浮现。她原本以为,自己贵为公主,司言一定不敢如何,可到底没有想到,司言的手段竟是如此狠辣……

“司言,我是北魏的公主!你没有资格这样对我!”北姬画握紧拳头,咬牙切齿道:“我哪点比不上苏子衿那贱人?我哪点比不上她了!一个贱人而已,你就要为她得罪整个北魏吗?司言,你……”

“你太高估自己了。”不待北姬画说完,司言便打断她的话,只见他眉眼极冷,有杀意顿时溢出:“顺便,拔了她的舌头!”

辱骂他的心上人?看来,她还是不知道他司言的手段!

“司言,你……”北姬画正打算说什么,却只觉身子一僵,下一刻便有剧烈的疼痛感尖锐而起,随之而来的,便是鲜血飞溅到她脸上的湿热感……

她的舌头……北姬画下意识摸去,只觉黏腻腻的物什,`啪嗒’一声,落到了地上。她定睛一看,眼前不由黑了起来。

她的舌头……竟是真的被人挑断了!

剧烈的疼痛感一瞬间更加强烈的冒了出来,疼的北姬画不由泪流满面,只转瞬,她便两眼一翻,整个人晕了过去。

……

……

百里奚留下一把匕首,便很快离开了。

苏子衿低眸,看着桌子上那月长石镶嵌的精致利刃,心下倒是欢喜的。

百里家以铸剑锻造闻名,而百里奚身为少主,自也是技艺不错。苏子衿拿起那匕首,仔仔细细的瞧了瞧,倒是深觉稀罕。

这把匕首,乃是用北冥的冰晶玄所锻造,冰晶玄作为这世上最轻便,也最锋利,同时也是最坚硬的玄铁,一直便是江湖中,人人求而不得的宝贝。

如今百里奚锻造了这么一把小巧的匕首与她,想来是费了不少功夫的。

苏子衿兀自把玩着,却忽然听见,外头青烟和青茗的声音响起,不多时,就瞧着司言推门而入,一袭红装,妖孽天成。

“百里奚来过?”司言看向苏子衿,清淡问道。

“嗯。”苏子衿颔首,笑道:“他来送新婚之礼。”

说着,苏子衿拿起手中的匕首,在司言面前晃了晃。

司言见此,不禁挑眉,问道:“子衿,你怎的一点儿成亲的自觉也没有?”

分明两人今日才堪堪成亲,可苏子衿却是连盖头也掀了去,兀自坐在这桌子旁,还一副打算与他聊到彻夜的模样,着实让司言有些忍俊不禁。

“这盖头有些麻烦,”苏子衿笑了笑,弯唇道:“你要我再盖上,让你来掀?”

说着,苏子衿便放下手中的杯盏,笑吟吟的瞧着司言。

司言听着,心下倒是叹了口气:“既是麻烦,便不必盖了,左右我也不是很在意。”

原本这屋子里,是该有喜婆在的,但司言觉得烦扰,便在苏子衿进屋之前,让人遣了出去。

司言和苏子衿两人倒是这般打算,可外头却传来容嬷嬷的声音。

不多时,就听容嬷嬷敲门,说道:“世子,太后娘娘恐世子不知洞房之仪,便让老奴来瞧瞧,看看能不能帮衬一二。”

容嬷嬷的话音才落地,苏子衿便忍俊不禁的笑了起来。

大抵太后了解司言的脾性,也知道他们两会这般随性,故而才让容嬷嬷来盯一盯,未免在仪式上出了差错。

司言看了眼苏子衿,见苏子衿笑的欢乐,不由走上前去,将她抱了起来。不待苏子衿反应,他便将她放置在了床边,随即拿了凤凰盖头,沉默着为她盖上。

做好这一系列的事情后,司言才挺直了身子,看向屋外,清冷的吐出两个字,道:“进来。”

屋外,容嬷嬷自是听到里头的响动,不过她倒是不慌,直到听见司言的声音,才推门入内。

一进屋内,容嬷嬷便深觉这新房一片喜庆,彼时苏子衿盖着红盖头,安安静静的坐在床边,而司言则是站在她的身侧,一袭大红的袍子,衬得他越发好看惹眼,叫人神思恍惚。

容嬷嬷上前一步,就和蔼笑道:“世子还未掀盖头呢?”

司言闻言,只微微颔首,倒是不只一言。

容嬷嬷见此,便捧过一旁搁置着的玉如意,递到司言面前,笑道:“世子,不防先给世子妃掀下盖头?莫要闷到了世子妃了。”

点了点头,司言便执起玉如意,缓缓将苏子衿头上的凤凰盖头掀起。

即便方才便瞧见了苏子衿那艳绝楚楚的脸容,现在乍一看,还是让司言深觉惊艳,尤其是这样的隐约的烛光之下,她抬眼含笑看他,有股柔媚而蛊惑的气息,顿时扑面而来,看的司言不禁心中一颤,柔软一片。

想来自古来掀盖头之仪,也是有其中的用意的。

“世子妃可真是好容色啊!”容嬷嬷忍不住一赞,她深处宫廷内院,见过无数女子姿容,可没有一个,能够与苏子衿的皮相媲美,她就好像是惑世的妖姬一般,便是容嬷嬷自己,也不禁为之恍惚。

司言恍若未闻,只低眉瞧着苏子衿,淡声道:“很美。”

这一声很美,听得苏子衿不禁微微一愣,不过转瞬,她便露出一抹更深的笑意来,一时间熠熠生辉,迷人至极。

“你也好看。”苏子衿弯唇,缓缓的赞了一声。

司言一直都生的极好,可如今穿着红衣,便更是显出了妖孽天成的秀美来,他凤眸幽深,薄唇性感,虽依旧面色清淡,可那股子禁欲的味道,却是让人沦陷其中,而不可自拔。

听到苏子衿的夸赞,司言眸底闪过一抹柔和之意,看的一旁的容嬷嬷,暗自欢喜,瞟了眼桌上的杯盏,她便笑道:“世子,世子妃,该喝合卺酒了。”

说着,她走到桌前,将桌上的杯子拿了放在托盘内,又提起一壶酒来,朝着两人而去。

司言见此,倒是没说什么,他伸手,便径直倒了两杯酒,一杯递到苏子衿面前,一杯自己执着。

苏子衿接过那杯酒,两人也不忸怩,便靠近了几分,交杯而饮酒。

容嬷嬷倒是欣慰,看着眼前新人如此一副般配的模样,便也就笑着退下了。

等到容嬷嬷离开,苏子衿才缓缓起身,淡淡笑道:“我以为你今儿个是要吃醉的,没想到竟是喝的不多。”

方才交杯的时候,苏子衿便闻到了司言身上并不浓郁的酒味,想来他喝的不多,不过,她倒是有些奇怪。

司言闻言,却是上前一步,低头看她,薄唇微抿道:“那你希望我吃醉么?”

说这话的时候,司言俨然一副暧昧的语气,看的苏子衿不禁心下一顿,便撇开视线,戏谑道:“你若是吃醉了,倒是不错,我也可以瞧一瞧你失态的模样。”

“可惜我酒品很好。”淡淡的回答一声,司言忽然低声道:“这凤冠霞帔,是不是很重?”

一边说,他还一边伸手,如玉的指腹不紧不慢的为她拆下凤冠,动作很是温柔。

苏子衿虽心中惊讶,不过却还是一动不动,任凭司言为她卸下凤冠。那一副乖巧的模样看在司言的眼底,倒是越发的惹人怜爱起来。

好半晌,司言才卸下凤冠,连带着她发上略微沉重的簪子也一并摘了下来。

司言抿唇,嗓音低沉:“这样重的东西,你应该早些弄下来的。”

他委实是心疼苏子衿,大抵在他心中,自己的心上人,半分累也是受不得的。

苏子衿闻言,只失笑道:“哪有那么娇贵的?”

说着,她兀自理了理发梢,刹那便愈发的显出几分媚骨楚楚的模样。看的司言心中微动,便下意识的将她拉入怀中。

苏子衿这厢正打理着头发,忽然被司言这么一拉,倒是丝毫不设防,于是顺理成章的,她便被他搂进了怀里。

温香软玉在怀,司言心下倒是烧的厉害,只是苏子衿却觉有物什硌到自己,不由的,便伸手摸去。

司言一愣,就发现,苏子衿正摸着自己的胸膛,脑海中有灵光一闪,他便立即想要擒住她的小手。然而,司言才堪堪触到苏子衿的手背,那头苏子衿已然从司言怀中,摸出了一本小册子。

“阿言,这是何物?”苏子衿顿了顿,便疑惑的挑眼。

一边拿起那小册子观察,苏子衿心中还一边有些纳闷,瞧着司言连成亲都带着它,莫不是这是什么武林秘籍不成?

说着,苏子衿的视线,便落到了那册子上,只见那册子瞧着倒是崭新,外皮是金黄色的,却是没有注明册子的名字。

“一本书而已。”司言眸光一慌,便伸手握住苏子衿的小手,神色之间,竟是有些许紧张的意味,看的苏子衿倒是越发的狐疑起来。

心下好奇,苏子衿便双手伸去,那算摊开。可司言握着她的手,俨然是不打算放开的意思。

苏子衿蹙眉,问道:“阿言,你这是不打算给我看了?”

问这话的时候,苏子衿面色很淡,倒是没有生气的意思,可看在司言眼底,便又是极为不忍。

松了手,司言耳根子一红,便不自然开口道:“不是什么稀罕的书,只是方才在宴席上时,皇祖母塞给我的。”

太后?苏子衿不禁一愣,手下倒是依旧翻开了那册子。

只是,一翻开,她眸光便不由顿住,这里头皆是赤裸的小人儿,哪里是什么武功秘籍?分明就是一本……

脸颊微微发热,苏子衿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便合上了那小册子,一言不发的就又塞进了司言的衣襟内。

苏子衿的尴尬神色,看在司言的眼底,倒是极为可爱,心中有逗弄的想法骤然升起,就见他捉住她的手,低头靠近她,气息温热道:“子衿,你可是看见了什么?”

说这话的时候,司言清冷的面容划过一抹趣味,瞧着这厮一副要使坏的模样,苏子衿桃花眸底有狡诈一闪而过,随即就见她仰头,在司言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便勾住了他的脖颈。

她贴上他的耳畔,吐气如兰道:“阿言,你猜我看到了什么?”

有那么一瞬间,司言浑身便是一僵,温软的娇躯,柔媚的嗓音,令他不禁心中一颤,下一刻,便听他声音暗哑,低沉道:“子衿,莫要撩拨我。”

说着,他轻轻吻了吻她的额头,随即长臂一动,便将她禁锢在自己的怀中,一时间,却是不曾松开。

他倒是不曾动过不好的念头,一思及轻衣昨日同他说的话,他就全然不敢动弹了。

轻衣说过,苏子衿身子骨才初愈,房事……切不可太过着急。而司言倒也不是那种满脑子精虫的男子,虽现下他与苏子衿成亲,但却并不意味着,他就可以予取予夺。

见司言如此老实,苏子衿心下有些诧异,不过更多的,却是欢愉之心。她的阿言这般耿直而略显傻气,委实有些招人欢喜的很。

只是,苏子衿以为司言不会再说话了,却不想,突然的,他便清冷出声,喟叹道:“子衿,你终于是我的妻子了。”

这一切,竟是如此恍惚,不似真实。

苏子衿闻言,不由一顿,随即她微微将脸埋在他的胸膛,笑道:“阿言,莫要这样感怀,我们的路,还很长很长……”

“嗯,很长很长。”听着苏子衿的话,司言不禁抿起薄唇,他轻轻吻了吻她的发梢,带着一股子浓郁的怜爱,令人怦然心动。

气氛温馨一片,好半晌,苏子衿才离了他的怀抱,轻笑道:“阿言,让人准备一下,我想沐浴一番。”

脸上的妆容,有些重的厉害,以至于苏子衿这般不常施粉黛的人,倒是不太习惯。再加上今儿个折腾了一天,她倒是想着沐浴一番,再好好休息。

“好。”司言闻言,只点了点头,便很快走到门槛边吩咐。

不多时,沐浴的一应物什都准备好了。司言极为自觉的避开,径直走了出去,等到苏子衿沐浴完了,他才进了屋内,看的孤鹜一群人,面面相觑,直道自家爷这副正人君子的模样,似乎用错了地方。

苏子衿沐浴完了,简单的收拾了榻上的枣子、花生、桂圆等一些物什,便径直上了榻上,司言那一头,却是堪堪开始沐浴。心下有些愣住,可现下苏子衿倒是出不去了,毕竟这沐浴的地方,就在离门很近的屏风内。

想了想,苏子衿倒也坦然的躺了下来,大概是累极了,耳边听着滴滴答答的水声,她便恍恍惚惚睡了过去。

等到司言沐浴完了,褪下大红的袍子,只穿一袭中衣出来,就见喜庆十足的榻上,苏子衿蜷缩成一小团,睡的正香。

心下无奈,司言便缓缓走上前,拿起一旁的锦被,便为她轻轻的盖上。

只是,司言堪堪打算收回手,就见苏子衿忽的呢喃一声,眉头紧紧皱了起来,似乎陷入了魔梦之中。

心中一疼,司言便不禁,抚上了那秀丽的眉,素日里她总是言笑晏晏,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可如今,却是一入睡,就开始做这些噩梦……若非陷入其中而无可自拔,她大概已然惊醒,而不是现在这样,像个无助的孩童。

心疼的一瞬间,司言便躺了下来,他紧紧将她拥入怀中,感受着她的颤抖,她的情绪,他竟是彻夜不眠。

睡梦中,苏子衿仿若站在悬崖之上,可转瞬,她便又好似位于宅内,她看见,眼前有人立在她的面前……或者说,应该是立在年幼时的她面前。

一众人手执棍杖,仿若她是洪水猛兽一般,围堵却又惧怕。

“你这孽女!”中年男子负手站在她的面前,眼神仿若淬了毒的利刃:“竟敢弑杀祖父!”

弑杀祖父?

她冷笑一声,依旧仰着头,轻蔑道:“我说过,不曾杀他!”

“妹妹为何要对祖父下手?”一旁的俏丽女子,泣不成声:“祖父自来便是待妹妹最好,妹妹这般行径,对得起祖父,对得起人伦天道吗?”

“愚蠢!”她露出一抹嘲讽的笑来,说道:“我若是要杀他,何必如此明目张胆?”

中年男子闻言,不禁眯起眼睛,厉声喝道:“孽女,事到如今,你还不承认!”

“不是我做的,我不承认!”她淡淡挑眼,抿唇道:“若是老爷要将罪名安到我的头上,除非报官!老爷也不想连自己的父亲怎么死的也不知道吧?”

中年男子听着,不由有些犹豫起来,他思量着看了眼她,眸底有动摇之色浮现。

“爹爹,”这时,另一个女子忽然出声,只见她一脸良善,蹙眉道:“若是此事报官,我们孟家的名声,可就全完了啊!到时候爹爹升迁……”

说到这里,那女子戛然而止,只柳叶一般的眉,显得有些忧思不已。

这言下之意,如何能够不明白?若是报了官,孟家出这么一桩弑杀祖辈的怪事,在如此重孝道的东篱,今后孟家,还有什么升迁的机会可言?再者说,就算查出来不是孟青丝所为,这断案不清的罪名,便落到了他的头上,陛下见此,将来可还敢重用他?

眸底有阴鸷浮现,就见他挥了挥手,冷厉道:“来人!将这弑杀祖父的孽障拿下,乱棍打死!”

“呵!”少女凉凉一笑,露出森然之意,她红唇微动,有杀意溢出:“敢来者,死!”

一声落地,众人皆是面面相觑,不敢动作。

孟家谁人不知,这少女宛若怪物一般,武艺卓绝超然,小小年纪,便可杀伐一切!

“把府中暗卫唤来!”中年男子凶狠的看向少女,字字句句诛心:“我倒是不信,这么多人,还杀不了一个怪物!”

一声怪物,听得在场女眷个个捂嘴笑起来,唯独那柳叶眉的女子,紧紧盯着少女,似乎想要从她脸上,看到什么情绪。

然而,令她失望的是,少女全然不以为意,她傲然一笑,伤痕累累的手指抚上腰间佩剑,淡淡扬唇:“不好意思,你口中的怪物,将会让你孟府,血流成河!”

……

……

翌日一早,苏子衿恍惚醒来的时候,就觉身上有些沉重,她疲倦的睁开眼睛,只见眼前,有一张秀美而清冷的脸容。

司言此时眸子紧闭,呼吸均匀,却意外的好看。那长长的睫毛浓密而卷翘,眉梢英挺,薄唇性感而撩人,委实有些像是遗落凡尘的谪仙,便是睡相,也迷人的一塌糊涂。

素手下意识的,便抚上了他的眉眼,手下触感很好,让她流连忘返,一路,便描到了他的薄唇。一想到这唇曾吻过她,苏子衿便觉得手下有些滚烫,于是下意识的,她便打算收回自己的手。

然而,她念头才起,司言便一把擒住她的手,性感的薄唇下一刻,便轻轻将她的青葱手指含住。

一瞬间,苏子衿便觉一股电流划过,她身子一颤,随即而来的,便是剧烈跳动的心脏,一下又一下的抨击着。

瞧着苏子衿那错愕的茫然模样,司言心中有愉悦划过,随即他忽然一个翻身,在苏子衿还来不及反应的时候,便将她压在自己的身下。

“你……早就醒了?”苏子衿触电一般,立即收回了自己的手,白皙如玉的脸上泛起一丝不自然的红晕。

司言这轻巧的样子,显然是一早便醒了。而一想起自己方才的举动他都知道,苏子衿便觉得有些羞窘。

“嗯。”司言低沉而暗哑的声音,由于刚睡醒的原因,竟是出乎意料的性感撩人:“我见你不亦乐乎,便不忍打搅。”

这酥到令人骨子都忍不住发颤的声音一出,苏子衿的脸颊便愈发红了几分,她垂下眸子,却是一时间不敢去看司言,只怕这厮如此妖孽的模样,惹得她更难抑制自己的心跳。

只是,司言哪里会如她的意?一见她垂下眸子,脸色微红的模样,他眼底情愫便顿时涌了起来。那炙热的薄唇,下一刻便压了下来,惹得苏子衿不由的便轻颤了下。

司言见此,眸底温柔之意渐渐浓厚了几分,他唇下亦是不停的撩拨着她,灵巧的舌尖轻柔的撬开了她的贝齿,一时间,缠绵悱恻的吻,让苏子衿不禁迷离了起来。

室内一片暧昧,两人唇齿缠绵,只是,大腿上传来奇怪的触觉,却是让苏子衿不禁脑子一热,整个人便清醒了过来。

司言显然也是注意到了苏子衿的异样,然而,下一刻,下腹传来的异样感觉,让他立刻便意识到,究竟发生了什么。

苏子衿脸色一瞬间红的滴血,她微微一动,便想要推开司言,然而,司言的臂膀却是撑住床头,声音沙哑而干涩:“子衿,莫要乱动。”

苏子衿桃花眸一顿,便当真一动不动,生怕让司言又热血沸腾起来。

司言见此,脸上不由浮现起不自然的神色来。他却也未曾料到,仅仅是一个吻下来,他竟然被撩拨的起了反应……

微微一个翻身,司言便侧着将苏子衿拥入怀中,苏子衿听着耳边传来的心跳声,好半晌,才忽然`噗嗤’一声,笑了起来。

听着苏子衿的笑,司言俊颜依旧清冷一片,可那耳根子却是一瞬间红了起来,苏子衿仰头,便恰巧捕捉到了。

愉悦之意越发浓了几分,苏子衿将脸埋在司言的胸膛之上,无声的笑了起来。

生平头一次,苏子衿竟是觉得,枕边有人,竟是如此温馨而暖人的一件事情。

……

……

------题外话------

吃瓜群众:床咚啊床咚,老夫的少女心……(捂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