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斩杀奸佞/将军策:嫡女权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楼霄的离去,大抵是在苏子衿的预料之内。

听说东篱的都城烟京里头,发生了一件大事。

原本楼宁玉抵达烟京之前,董良还拒不认罪,后来也不知怎么的,董良带了一批人马夜袭楼宁玉,似乎想要置之死地,却是被当场拿下,人赃并获不止,还定下了逆贼之名!

右相钟离大为恼火,受了圣上旨意,关押董良,并扬言让楼宁玉将其带回大景,让昭帝亲自处理逆贼董良,也算是要给大景一个交代的意思了。

只是,谁也不曾料到,押送董良的路上,却是遇到了劫囚一事,董良被人救走,楼宁玉不得已逗留在烟京,仍旧在四处捉拿。

这事儿虽看着没什么问题,可实际上,却是足以让楼霄和孟瑶慌神的。不为其他,只因为,董良的被劫,直接便导致了楼宁玉可以名正言顺的留在烟京!

苏子衿听到这样的消息,自是眉眼弯弯,颇为欣赏。

楼宁玉原本便是得了昭帝的命前去东篱捉拿董良,要是按照正常流程来走,大抵只要董良捉拿了,便可以顺利回锦都复命,在那之后,他身为东篱皇子的身份,也就不那么重要了。

可偏生,董良逃了,这样一来,只要一日不找到董良,楼宁玉便可以一直呆在烟京……名正言顺的谋夺皇位!

而楼宁玉的存留,却是楼霄的一大心头毒瘤,尤其是瞧着这般局势,俨然就是楼宁玉和钟离已然站到了同一条船上,若是楼霄再不回去,恐怕夜长而梦多纷扰!

另一头,苏子衿和司言这对新婚燕尔,也是过得和和顺顺。

木木的过继宴席结束后,战王妃便领着苏宁,上了一趟沈府,亲自向沈芳菲提亲。

沈府的一众人,虽说不上多么好,但到底有沈太太君这样一个极为通透的人儿在。又加之沈老太君素日里很是疼宠沈芳菲,于是这亲事,便是极为顺利的敲定下来了。

定亲仪式定在阳春三月底,只是可惜,苏子衿无法参与。

因为三月十三,全锦都的人都知道,长宁王世子和世子妃,踏上了去往东篱的路。

这天一大早,司言便已然出了门。成婚这么多日下来,两人也都是分开歇息,这样的情况,在孤鹜等人看来是件奇怪的事情,但苏子衿和司言,却是相安无事,表现的极为稀松平常,故而,其他人自然也不敢说什么了。

苏子衿醒来的时候,大约洗漱了一番,便被告知,司言已然出门。他作为此次大景的使臣,本就是受了昭帝的命,肩负起总负责的担子。故而,自是早早的便得出门料理许多事情。

收拾妥当后,苏子衿用了些早膳,便出了正门,打算踏上长宁王府的马车,前去宫门前集合。

只是,她才刚提起裙摆,便听着耳边有马蹄声袭来,微微偏过头,苏子衿便看见,有青年身骑棕色骏马,他穿着墨绿色的衣袍,瞧着沉稳而贵气。

直至那骏马奔到长宁王府的马车旁,苏子衿才攒出一个笑来,容色浅淡道:“大哥怎的来了?莫不是要给我送行?”

眼前的俊美青年,不是苏墨又是谁?

苏墨翻身下马,就淡淡一笑,道:“妹妹,我已奏请陛下,陛下准许我贴身护卫你,前往东篱!”

苏子衿闻言,不禁心中一愣。只是,瞧着苏墨来的方向,确确实实的皇宫的位置……心下诧异起来,她便缓缓笑道:“这事儿,莫不是爹爹的主意?”

一大清早能够`惊扰’天子而不触怒龙颜的,大抵整个锦都的人物,屈指可数。苏子衿并不认为,只苏墨这样的小辈,昭帝会如何给他脸面,大抵除了战王爷……也没几个人能够做得到这般了。

听着苏子衿的话,苏墨却是并不惊奇,他自来知道自家妹子是个聪慧过人的,如今苏子衿能够猜测出来,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儿。

想了想,苏墨便道:“爹和娘昨夜辗转反侧,为妹妹此去东篱甚感担忧,可阿宁又即将定亲成婚,思来想去,也就只有我还算闲散,可以随着妹妹去东篱见识一番了。”

说这话的时候,苏墨倒是难得的有了几分玩笑之意,他素来有些沉默,如今这一调侃,眉眼之间,便是透了几分如苏宁般的不羁神色,委实生动至极。

苏子衿见此,心下倒是一片清明,苏墨说的好似这件事只是战王夫妇的主意,可苏子衿却知道,若非他主动提议,战王夫妇指不定就是让无常前来跟随了,毕竟无常的功夫,可是比起苏墨要好的。

红唇为扬,苏子衿抿唇笑道:“那大哥不妨先上来马车坐着?想来大哥起的太早,未免忘记了用膳。”

苏子衿的体贴,叫苏墨心中很是温暖,他倒是也不推辞,只点了点头,便随着苏子衿一起,坐上了马车。

很快的,长宁王府的马车便开始徐徐前进,青书和孤鹜驾着马车,而青烟和青茗就在里头伺候着,一时间倒也是相安无事。

马车到了东街的时候,周围满是百姓围观,场面也是颇有些噪杂,不过锦都的百姓算是见惯了这等子事儿,故而自发的,便留出了一条宽敞大道,供马车前行。

只是,就在苏子衿和苏墨正闲聊的时候,忽然外头有女子的声音响起,随即就听青书道:“主子,外头喜乐姑娘正拦路……”

乍一听喜乐的名字,苏墨眸光不禁一顿,他下意识看了眼苏子衿,倒是不知道,苏子衿和喜乐原是相识的?

苏子衿没有注意到苏墨的目光,只微微一笑,就掀开车帘的一角,朝外头看去。

小姑娘依旧穿着一袭黑衣劲装,可眉眼极为精致,笑容满满的小脸上,略显疲倦之意。

“世子妃,”喜乐一见苏子衿露出脸来,便挑眼道:“介不介意我跟你一块儿去宫门?”

苏子衿闻言,只是招了招手,眉眼弯弯道:“你且来罢。”

说着,她兀自放下车帘,等着喜乐前来。

见苏子衿如此一副爽快的模样,喜乐心下倒是极为舒顺,深觉苏子衿这女人,不去行走江湖,委实可惜了。毕竟这等子爽快的劲儿,她怎么看都是欢喜的。

这般想着,喜乐便也不拘泥,只一个大踏步上前,就很快爬上了马车。

只不过,掀开车帘子的那一瞬间,她却是微微愣了愣,那双大大的眼睛里,有惊诧之色浮现。

下意识的,喜乐便张了张嘴,说道:“苏兄?”

原本她在外头的时候,只看到了苏子衿,却没有想到,苏墨竟是也在里头,这样的意外相见,如何叫她能够不诧异?

苏兄,酥胸?

马车外,孤鹜和落风对视一眼,深觉脸上的严肃面孔,几乎就要绷不住了。

这喜乐委实有些故意的嫌疑,基本上江湖中人,不都是唤某某大哥吗?比如苏墨,应该是苏大哥才是。唤兄台的,委实有些文人之意,可喜乐倒是好,一声酥胸……苏兄的唤,只是听着,都要叫人忍俊不禁。

然而,马车内的苏墨俨然也是颇为尴尬,尤其是看到苏子衿投来的满是促狭笑意的目光,他更是觉得有些无力。

“咳。”假咳一声,苏墨便道:“喜乐姑娘。”

那日苏墨与喜乐,也算是醉酒了一场,不过两人都是好酒品,喜乐是千杯不醉,苏墨则是轻易不醉,故而喝到后来,两人只是微醺,就连分开的时候,也是清醒十足。

“哎呦喂,苏兄,你怎的在这儿?”下一刻,喜乐闪了进来,有些夸张的笑起来:“我还以为今儿个以后是见不到你了。”

要说苏墨在喜乐心中是个什么地位,大抵只是萍水相逢,不算讨厌,她走南闯北的,也遇到过许多人,许多事儿,故而并不觉得自己与苏墨,是如何的一见如故。

苏墨闻言,只淡淡笑道:“看来姑娘和在下,是颇有缘分的。”

苏墨说着,喜乐也只是随意听听,故而她点了点头,便挨着苏子衿坐了下来。

苏子衿见此,只轻笑一声,问道:“大哥和喜乐,原是相识的么?”

苏墨此时虽是依旧君子翩翩的模样,但苏子衿却是看得出来,他说话的语气与神色,竟是少见的随意与亲近,素日里见他与一些个官家小姐说话,几乎都是温文尔雅且淡漠疏离,可在喜乐面前,他倒是有些不同寻常的很。

见苏子衿投来这般暧昧的目光,喜乐率先出声道,哼道:“苏子衿,你可打住了你那些个鬼想法,我与酥胸……啊呸,苏兄,不过是萍水相逢,喝过一次酒而已,我们江湖中人,可不比你们这些个迂腐的闺阁女子,不兴那等子郎情妾意,甜甜蜜蜜的桥段!”

喜乐素来自诩江湖中人,自是爽朗而异常,可看着这样的喜乐,苏墨不禁失笑道:“这话倒是有理,不过有几点是要纠正的,首先,我妹妹不是那等子迂腐的闺阁女子,其次,江湖中人也是有那些个郎情妾意的桥段,毕竟江湖的爱恨情仇,可比不得朝堂闺阁来的少。最后……喜乐姑娘可唤在下苏墨,苏大哥,只这苏兄二字……委实不敢当。”

苏墨说的头头是道,听的一旁苏子衿笑容愈加盛了几分,她瞟了眼喜乐,就见喜乐噘起嘴,一脸不服可又无法辩驳的模样,心下倒是乐不可支了。

在场的,唯独青烟和青茗,两人面面相觑,竟是看不出苏子衿究竟为了什么,如此开怀。

似乎察觉到苏子衿的笑,就见喜乐瞪了眼苏子衿,摸着鼻子道:“特么老娘最讨厌你这等诡辩之人了。”

可嘴里说着讨厌,眉眼却是依旧软乎乎的模样,丝毫没有当真生气的情绪,看的苏墨有些无奈。

只那一头,喜乐却是不给苏墨反驳的机会,就见她手下随意的就扔了剑,在众人猝不及防的时候,她便上前,扒拉开青烟和青茗,就朝着苏子衿抱了过去。

苏子衿一时间,便错愕了起来:“喜乐,你这是在做什么?”

苏子衿的声音,依旧是温温软软,不过神色之间,却是少见的惊愕,看的喜乐不由哈哈哈的直笑,竟是夸张的连腰板都直不起来了。

她就像是个偷吃了甜食的孩童,白皙的脸上,直直笑起了红晕,乍一看有些红扑扑的模样,倒是越发的像年画儿了。

“苏子衿,你也会露出这样的表情啊?”笑了好一会儿,喜乐才直起腰板,断断续续道:“我还以为……哈哈,你是戴了面具呢!看来还是我厉害啊,你是不是吓到了?是不是?”

苏子衿:“……”

这孩子,有点儿神神叨叨。

苏墨:“……”

有点……蠢!

青烟和青茗:“……”

无言以对。

……

……

马车一路便行到了宫门,喜乐因着宿醉在酒楼里,便没有赶上墨白和南洛。好在她遇着了苏子衿,就顺势借了回马车,抵达了目的地。

马车刚到的时候,苏子衿便打算下马车,只喜乐瞟了眼苏子衿那弱弱的身子,便使了个眼神,看的一旁的青烟和青茗一脸懵逼,唯独苏墨和苏子衿两兄妹,倒是心中有数。

这小姑娘的意思,不就是在说:苏子衿,你一边儿呆着,看老娘给你表演一个帅气翻身!

一时间,苏墨是默然了,只苏子衿笑容满面,瞧着极为美艳而不可方物。

喜乐神采飞扬,见苏子衿明白了她的意思,心下更是雀跃,径直便想着露两手给她看看。

于是,众人便瞧见,喜乐运气将方才随意扔在地上的长剑握入手中,随即翻了个身,便打算掀开车帘。

只是,她的手才堪堪触到车帘,就见那帘子自外头一翻,就被人直接给掀开了。

一瞬间,外头露出一张秀美绝伦的清贵脸容,那人凤眸深邃,眉眼英气,一袭清冷白衣,更是衬得他如月高华,气质过人。

然而,喜乐的反应不是惊喜,不是爱慕,更不是惊艳,而是切切实实的惊惧!

“妈呀!”心下一惊,喜乐顿时跳了起了,只是如今她在马车内,自是`砰’的一声,便撞到了马车顶,发出清脆的声音。随后她也顾不得摸头,便条件反射的朝着苏子衿抱了过去。

苏子衿丝毫没有设防,便径直给喜乐抱了个满怀,只这小丫头也不知是故意还是什么,竟是将脑袋埋在了她的胸前,委实有些……画面太美。

司言见此,不由凤眸一冷,看向喜乐的眼神,更是寒了三分。

拍了拍喜乐的肩膀,苏子衿失笑道:“喜乐,你可还好?”

喜乐的模样,俨然便是被司言吓了一跳,可苏子衿委实有些不明白,司言生的极好,便是面无表情的模样,也是极为招女子欢喜的,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多野花野草的,为他痴迷成狂。

只不知为何,喜乐这小姑娘,竟是被吓得如此厉害。

稳下心神,喜乐才松开抱着苏子衿的手,咽了口唾沫,道:“还好。”

说着,她不安的看了眼司言,便咬唇道:“苏子衿,你男人怎么这样凶神恶煞?吓死老娘了。”

一边说,喜乐还一边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大抵是极为平坦的胸脯,好一阵后怕。

倒不是她胆小,而是掀开车帘的一瞬间,她看到的,不是司言这张脸,而是含着冷厉杀意的眸子,那幽深而波澜不惊的眸子,若非嗜血,她怎么可能被吓到?

只是,喜乐自以为小声,却是让司言听个正着,就觉后头有冷气冒了出来,喜乐小心翼翼的看了过去,果不其然,司言的神色,显然有些不愉,不过,这一看,她倒是还看到了其他人。

墨白……特么竟然是墨白那家伙,看戏一般的笑脸!

心下一瞬间,喜乐便明白了此事的缘由。想来是墨白对司言说了什么,导致司言对她存了误会,故而她方才掀车帘子的时候,司言才如此一副杀气腾腾的模样。

“阿言,”苏子衿见司言瞧着喜乐的眸光不善,心下也是好奇,想了想,她便道:“扶我下去,可好?”

若是她再不离开这马车,想来喜乐也是出不去的,这样一来,苏墨也同样出不去……

司言闻言,倒是没有再那般冰冷,只伸出手来,看向苏子衿的神色,也一瞬间温和了起来。

喜乐见此,心下倒是疯狂吐槽,不过她不敢怎么表现,一直到苏子衿被司言带走,她才长舒一口气,看向苏墨,啧啧直摇头:“苏兄,你这妹夫可真是脾气大,爱吃醋,连我一个女人的醋他都吃,看来你这大哥也是差不多了。”

喜乐说着,便兀自下了马车。

背后苏墨闻言,倒是没说什么,只淡淡一笑,便跟着下了马车。

一下马车,喜乐便径直跑到了墨白面前,她撅起嘴,就瞪眼道:“特么假慈悲,你是不是跟那冰块脸说什么了?”

墨白闻言,散漫笑了笑,便回道:“也没说什么,只是暗示他,说你有可能是喜欢女子。”

喜乐在马车内,墨白和司言,自是听到了,毕竟一直到下马车之前,喜乐都有时不时的说几句话。

“我去!”喜乐瞪大铜铃般的眼睛,咬牙切齿道:“墨白,你这家伙,真特么记仇!”

前两日喜乐整了一番墨白,倒是不想,墨白这家伙一如既往的记仇,竟是在今儿个,直接给报复回来了,而是还用这等子`阴损’的招儿,委实是气到喜乐了。

不待墨白说话,喜乐便又气鼓鼓道:“墨白,你可以,你很可以!给老娘等着!”

说这话的时候,喜乐依旧是一副可爱模样,丝毫看不出`杀气’,看的一旁正巧朝他们看过来的苏墨,一阵好笑。

墨白抿唇一笑,脸上浮现一抹悲悯:“冤冤相报何时了?不如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神经病!”喜乐斜眼,哼哼唧唧道:“最毒妇人心听过吗?我就是那个最最毒的!”

想让她不记仇?不可能!好歹他们两也是表兄妹啊,记仇这一点儿,妥妥的必须相似!

墨白显然并不觉奇怪,只见他笑了笑,意味深长道:“太子昨夜醉酒,现下还在马车内么,你要不要去看看?”

南洛那娘娘腔醉酒?喜乐挑眼,她沉默了一会儿便道:“罢了,就可怜可怜那娘娘腔罢,好歹我们也算是青梅……青梅一起长大,不说交情多铁,也算是姐妹一场,看看他死了没有,也是应该。”

说着,喜乐一脸正色的看了眼墨白,便头也不回的朝着疆南国的马车而去。

瞧着喜乐一副别扭的模样,墨白脸上的笑意,却是愈发深了几分。偏头看向苏子衿和司言的方向,也不知他在想什么,一时间眸底深邃,高深莫测。

那一头,苏子衿和司言,却是牵着手儿,低低的说着话。

“阿言,你方才为何如此生气?”苏子衿问道:“莫不是误会了什么?”

按理说,司言并不是那等子喜怒无常的人,可见着喜乐惊吓的模样,俨然便可以猜出,司言掀开车帘的那一瞬间,定是神色刺骨令人惊惧。

司言闻言,只抿唇道:“我听那墨白说,方才那女子与南洛一丘之貉,似乎……”

“欢喜女子?”苏子衿接着司言的话,失笑起来:“他是不是在暗示喜乐喜欢女子?”

“不错。”司言颔首:“与南洛是一丘之貉,我不得不防。”

说这话的时候,司言瞧着极为严肃,可落在苏子衿眼底,却是异常的有趣,分明聪明如司言,竟也会有一天,如此的孩子气。

这般想着,苏子衿艳绝楚楚的脸容上,顿时便像是盛开了一朵桃夭一般,眉眼如画,撩人至极。

伸手理了理司言的衣襟,苏子衿弯唇道:“阿言,喜乐喜欢不喜欢女子,我是不知道,但我知道,我只心悦于你。”

因为只喜欢司言,所以其他人,不伦多么亲近,对苏子衿而言,也是入不了眼,进不了心的。

“子衿……”司言闻言,眉眼皆是有愉悦之色被染上,只是,他堪堪打算说什么,就见不远处,战王夫妇缓缓走来。

敛了眸底的情动之色,司言看向战王夫妇,稍稍点了点头,表示致意。

于是,苏家一众人,大抵说了好一会儿,直到昭帝登上城楼,他们才停下了说话。

随着昭帝的一声令下,众人皆是准备就绪,苏子衿上了马车,司言则骑着骏马带领一众人等出发。

一行人,就这般朝着东篱的方向而去。

……

……

烟京,御花园。

小皇帝楼兰坐在龙撵之上,面色有些忧郁。

这时,一旁的贵公公上前,禀报道:“陛下,三王爷求见。”

“三……三哥?”楼兰睁大眼睛,黄袍下原本紧张的小手,顿时松了许多,俨然对于楼宁玉,他是心中偏向的。

“是的,陛下。”贵公公叹息一声,他下意识看了眼楼兰身侧的刘公公,见刘公公眯着眼睛不知在想什么,他的心下,更是一片痛恨。

刘全德刘公公是楼霄安插在楼兰身边监视的,这一点,不仅是贵公公心中有数,便是楼兰,也一清二楚。只是,他无法对抗楼霄,自是不敢如何举动,唯有听之任之,无可奈何。

“贵公公,”刘全德忽然细声细气,阴阳怪气道:“现下是陛下午休的时候,你这难道是要陛下舍了为龙体安康着想的念头,去见那劳什子楼宁玉吗?”

这危害龙体的大罪一扣下来,惊的贵公公微微一颤,可思及楼兰想见楼宁玉的心情,他便深吸一口气,壮着胆子道:“刘公公严重了,只是三王爷乃陛下的兄长,陛下和三王爷多年不见,奴才……”

“呸!”贵公公的话还没说完,就听刘全德冷哼一声,尖声道:“什么三王爷?这三王爷难道是陛下赐下的?先皇赐下的?还是咱们摄政王赐下的?身份不明的野种罢了,贵公公好大的胆子,竟然敢误导陛下?该当何罪!”

刘全德的话一出来,贵公公便径直跪下身子,叩首道:“陛下饶命,饶命啊!奴才不是故意的,奴才只是……只是……思及陛下多年未曾见三……见楼公子,还请陛下开恩啊!”

楼宁玉是东篱曾经的三皇子不错,但那时也是因为出了私通的大事儿,楼宁玉才被送到了大景。而后来,先皇去世,楼宁玉也未曾封王,只是按照惯例来说,楼宁玉已然不是皇子,而是王爷了。

然而,即便如此,也无法抹杀了楼宁玉的生母乃至她的母族因那件事而全部被诛杀,因此,这刘全德所说的,也不算是出错,反倒是贵公公……言语不当。

见贵公公一副跪地求饶的模样,刘全德心中一阵得意,只是,他看了眼满目慌张的楼兰,便忽地劝道:“陛下,这该死的奴才妖言蛊惑陛下,罪当诛杀啊!”

楼兰闻言,却是于心不忍,贵公公是宫人中真正为他着想的,也是真正忠心于他的,若要他下令杀了贵公公,他委实做不到!

“陛下!”瞧着楼兰一副不愿的模样,刘全德眼中有不悦划过,随即他声音越发大了起来,语气微凉道:“陛下如此包庇奸佞,可要其他宫人怎么看?要天下之人怎么看?难道陛下是不要这皇位,不要太后娘娘恢复自由了吗!”

一声声的责问,全然不像是一个奴才该对主子……该对天子的态度,可周围一众宫人,却都好似什么都没看见一般,那股子冷漠的劲儿,委实让楼兰心如刀绞,惊惧不已。

他的母后……三年前林副将军的府邸被焚,所有的矛头都指向她,可楼兰却知道,那件事不是他的母后所为,根本就不是!

可知道又能怎么样?身为皇帝又能怎么样?他保不住母后抗争无效,最终还是任人宰割,让母后被囚禁在冷宫里,暗无天日!

楼兰心中恨得滴血,可却丝毫没有办法,咬着牙龈,他低眉看了眼跪在他面前的贵公公,正准备下令之际,就见一道身影缓缓走来。

不待楼兰反应,就见那人如清风明月一般,优雅贵气,携烟尘而来:“宁玉参见陛下。”

“三……三哥!”楼宁玉瞪大了眼珠了,喘息道:“你……你怎么来了?”

虽说话是如此,但看到楼宁玉的到来,楼兰还是松了一口气,直觉贵公公便不会出事了。

楼宁玉闻言,只清淡一笑,犹如三月骄阳,沁人心脾:“宁玉只是想,若宁玉再不来,陛下是不是就要被这胆大妄为的奴才给威胁了!”

这所谓的‘胆大妄为’的奴才,自然便是指刘全德了,楼宁玉显然是将方才的情形,都看在了眼底。

刘全德闻言,不禁眸光阴冷下来,神色也变得有些吓人,看的一旁的宫人们,皆是面面相觑。

刘全德作为楼霄的爪牙,素来在楼兰身边,高高在上,为虎作伥惯了。便是从前楼兰的母亲,当今太后还在的时候,也不敢公然与之为敌,生怕因此触怒了楼霄,而如今,楼宁玉竟是一出现便指摘刘全德的不是,想来刘全德是要大怒的。

众人这般想着,果不其然,就见刘全德一个冷眼,阴测测开口道:“好一个楼宁玉,竟敢这般跟本公公说话,来人!给本公公把他拿下!”

刘公公的语气与命令,俨然就是一个主子,听得楼宁玉脸上的笑意,越发浓烈了几分。

在一众侍卫刚上前的时候,他身后的暗卫亦是拔刀相向,甚至比起那些个侍卫,楼宁玉身边的暗卫,身手更为高深,气势更为磅礴,唬的那些侍卫心惊胆战。

“楼宁玉!”刘全德尖锐叫道:“你这是要造反吗?陛下在此,你竟敢带刀……带暗卫进宫!你这是意欲如何?意欲谋反吗!”

“刘公公倒是胆子大。”楼宁玉抿唇一笑,面容极为温柔,说出来的话却好似含了利刃:“本王的名字,也是你一介阉人可以唤的?”

这一声本王,铿锵有力,虽语气仍旧柔和,可那股子泠然霸气,却是让刘公公乃至周围一众宫人,心中不由得便畏惧起来。

刘全德一惊,可常年来的作威作福,让他已然忘记了自己骨子里是个奴才,故而,才一转瞬,他便又狰狞道:“楼宁玉,你以为自己身份多么尊贵吗?你可不要忘记了,先皇当年可是因为你是野种才将你送到大景作质子的!”

“大胆刁奴!”一旁,青石不禁厉声呵斥,随之,他手下的长剑,更是径直便出了鞘,阳光下有寒光泛起,一时间气氛低迷。

刘全德下意识便往后退了两步,脸色更是一瞬间苍白起来,跪在地上的贵公公见此,不由便朝楼宁玉的方向看去。

只见楼宁玉唇角含笑,他犹如翩翩如玉的佳公子一般,神情高雅异常:“青石,将他拿下。”

不过轻飘飘的一句话,却是带着致命的杀意,看的龙撵上的楼兰,脸色发青,好一阵害怕。

“楼宁玉,你敢!”刘全德狗急跳墙,惊叫着威胁道:“我是摄政王的人,你要是敢动我,就是得罪摄政王,你……”

“愚蠢。”楼宁玉笑得轻巧,可那双犹如古井一般的眸底,有杀意渐渐浮现:“本王还以为刘公公是陛下的人,没想到竟不是。”

说着楼宁玉偏过头,阳光下,那张清俊的脸容,光彩熠熠,叫人不敢直视:“既然如此,便杀了罢!”

“楼宁玉,你!”刘全德难以置信,自己报出了楼霄,不仅没有得到赦免,反而下场更为严重,这是为何?

心中念头才起,那一头,青石便已然执起手中长剑,一个不留神便手起刀落,下一刻,只见那利刃触到刘全德的脖子,众人一惊,就见那尖嘴猴腮的脑袋,顿时咕噜噜掉了下来,一时间,有鲜血喷洒起来,溅的到处都是,场面一度极为可怖。

随后,就听‘砰’的一声巨响,刘全德原本还站立着的身子,轰然倒下。

“啊!”

“啊!”

“杀人了!”

……

……

一时间,在场的宫人皆是惊叫起来,试图四处逃跑。

然而,楼宁玉如何能够让他们当真逃了去?就听他嗓音温柔,面容也一派从容,笑道:“除了陛下和贵公公……其余人等,全部诛杀了罢。”

一声全部诛杀方落地,就见一众暗卫手起刀落,在场宫人和侍卫,顿时便被屠戮殆尽。

原本那只是血腥的场面,徒然变得宛若地狱。楼兰呆呆的坐在龙撵上,一动不动,俨然是整个人都吓傻了的。

贵公公见此,不由赶紧起身,上前护住楼兰颤抖的身子。

屠戮很快便停息了,楼宁玉偏头看向楼兰,见楼兰整个人缩成一团,不禁叹了口气。

随即,他踏着一地的鲜血,缓缓走向楼兰,低声安抚道:“陛下不必害怕,这里的人都是楼霄安插的眼线,死不足惜。尤其是那刘公公,更是不足为虑。”

这话,便是表忠心的意思了,听得楼兰心下松了几分,下意识的便朝着楼宁玉看去。

此时的楼宁玉,依旧是携一身风华,温柔从容,看的楼兰心中,更是安了几分下来。

深吸一口气,好半晌,楼兰才颤颤巍巍道:“可……可是刘公公他们是摄政王的人,若是摄政王回来,朕……朕该如何交代?”

看着眼前这个畏畏缩缩,胆小如鼠的小皇帝,青石不禁暗暗摇头。这般模样,也难怪乎楼霄可以将他死死拿捏在手中了。

“陛下莫怕。”楼宁玉神色依旧,只淡淡笑起来,说道:“刘公公不过是个小人物罢了,难不成楼霄还真的会为一些奴才,责罚陛下?再者说,现下楼霄还要用陛下掌控朝堂,陛下只要不触及他的底线,想来这皇位和脑袋,都是稳妥的。”

楼宁玉知道楼兰在害怕什么,也知道楼兰虽胆小,但并不愚笨,否则的话,当年文宣帝也不会甚是疼宠他。楼兰只不过是因为年少便在楼霄的阴影下存活,久而久之变得怯懦怕死,才成了如今的模样。

听着楼宁玉简单明了的分析,楼兰心中不由稍稍安了几分,可长年累月的畏惧,已然让他丧失了勇气和自信,只见他咬着唇看向楼宁玉,低声哀求道:“三哥,你救救……救救我母后罢,她……她是被人冤枉的啊!她什么也没有做,什么也没有做……”

楼兰的话,有些断断续续,但楼宁玉还是知道,他究竟在说什么。只是,一想到这件事,楼宁玉便不禁为之冷笑,当初文宣帝之所以宠信楼兰和他的生母月妃,到底还是因为月妃没有母族,人单力薄,掀不起什么风浪,可以信任之。可他一定想不到,曾经的看重,完全成了现在的硬伤。若是月妃也有母族,就一定不会让楼霄如此轻易去掌控,而楼兰,也不会成了如今这般不堪大用的模样!

叹了口气。楼宁玉便道:“陛下且放心,太后娘娘那边,宁玉自会和右相大人协商搭救,只是陛下自己,可要保重才是。”

楼兰也算是极为重要的一步,不仅楼霄不想让他死,楼宁玉也同样不想让他出事,毕竟将来……有些事情少了楼兰这个怯懦的小皇帝,便无法完成!

楼兰闻言,只怯怯的点了点头,便紧紧抓着楼宁玉的衣袖,害怕的全然无法送开。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