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试探/将军策:嫡女权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司言从外头回来的时候,苏子衿已然穿好了衣物,原先所有的睡意也一时间烟消云散。

彼时,两人紧挨着坐着,司言一边若无其事的为苏子衿布膳,一边垂眸不语。苏子衿见此,便不由道:“阿言,你自己吃,不必为我费心。”

瞧着司言一脸认真剥虾的模样,苏子衿倒是有些心疼的紧,毕竟连日来的舟车劳顿,司言比起她可是要辛苦一些,好不容易安安稳稳的吃一顿饭,若是将时间都浪费在了剥虾上,未免有些疲倦。

苏子衿的话一出来,司言手下的动作便是一顿,看向那容色极好的女子,他淡淡回道:“子衿,这并不费心。”

说着,他又继续道:“你不必这样善解人意。”

要说司言不喜欢苏子衿的一点,大抵便是太过体贴,他曾见过长宁王妃如何无理取闹的模样,故而再瞧着苏子衿这一副怕麻烦了他的样子,心下便是有些不好受了。

他希望他的子衿可以不必这样小心翼翼,哪怕任性也好,至少要习惯于他的付出。

苏子衿闻言,哪里不知道司言的意思?

缓缓攒出一个笑来,就见她低眉道:“阿言,我只是心疼你。”

一边说,苏子衿一边还伸出素手,抚上他的脸容,弯唇道:“你这几日舟车劳顿,不比我来得安逸,若是连一顿饭也无法安心吃,我又哪里舍得?”

鼻尖闻到那微凉的指尖传来的淡淡香味,司言定定的瞧着苏子衿,眼底有暖色一闪而过。

不过,他手下动作却是没有停下来,只抿了抿薄唇,就道:“我瞧着你吃,便是一种欢愉,你若是实在心疼我,待会儿便喂我。”

说这话的时候,司言依旧是面无表情,一脸正色,可听在苏子衿的耳里,却是暗含暧昧,甚至算是一种撩拨了。

然而,说到底,苏子衿还是极为欢喜司言,即便是他的撩拨,她也欢喜至极。红唇微微一动,就见她眉眼弯弯,轻声道:“好。”

这一声‘好’,听的司言委实有些舒心,秀美的容颜一瞬间便柔和了下来,他手下更是三下五除二,便剥好了红虾。

稍稍拿过一旁的帕子,司言擦了擦手,便淡淡道:“喂我,子衿。”

司言的声音,略显暗哑,出乎意料的令人悸动,苏子衿敛了眉眼,便执起勺子,舀了一勺清粥递到司言的嘴边,司言见此,不由薄唇一勾,便吃下了那口粥。分明是没有味道的白粥,可尝在司言的嘴里,却是有些甘甜。

瞧着司言那一副心满意足的模样,苏子衿脸上的笑意便愈发浓烈了几分。两人倒也是难得的甜蜜异常,一直到用膳结束,那股子脉脉含情的气氛都没有结束。

好在青烟等人都在外头候着,到底没有看到这般甜腻的一幕。

用了膳后,司言便唤了秋水进来收拾,与此同时,孤鹜却也是走了进来。

一看见司言,孤鹜便拱手道:“爷,疆南那儿,方才遇到夜袭了。”

司言闻言,下意识便看了眼苏子衿,见苏子衿丝毫不显惊讶的模样,便淡淡问道:“可有死伤?”

孤鹜道:“南洛太子出动了皇卫,倒是没有死伤,只是那批夜袭的刺客,却是统统自杀了,一个活的都没有捉到。”

孤鹜的话一落地,便见苏子衿笑吟吟道:“看来这一次,孟瑶只是为了试探。”

“苏子衿!”就在这时,外头有女子的声音响起,听着那娇滴滴的声音,苏子衿不由莞尔。

看了眼孤鹜,苏子衿便似笑非笑道:“想来是疆南的公主了,阿言,你可是要绷住脸,不准魅惑了她。”

说着,苏子衿却是煞有介事的睨了眼司言,见司言一脸无辜的模样,苏子衿心下倒是有些乐不可支。

自北姬画后,苏子衿便下意识的怀疑,是不是大部分公主,都是喜欢司言这类男子?而且那些个公主大都有一个通性,就是不撞南墙心不死!

苏子衿兀自这般想着,不多时,就见疆南的公主南音携着一众侍卫,气呼呼的走了过来。

一瞧见苏子衿岿然不动的坐在椅子上,南音便有些气恼道:“苏子衿,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有刺客?你是不是故意不告诉我们!”

原本疆南国的房间,是属于苏子衿的,故而方才遇到刺客,南音便立即联想到,这件事很可能与苏子衿有关,若非如此,她又怎么会那么好心的愿意交换房间?

“南音公主可是有些好笑。”苏子衿还未说话,就听司言冰冷冷道:“方才哭喊着要换房间的,可是公主你自己!”

抵达客栈的时候,南音瞧着自己这处房间没有窗户,便心生厌弃,嚷嚷着要让人同她换房间。而几个人的房间中,带有窗户的,只苏子衿和北姬昌的,那北姬昌年纪小,脾气大,自是不愿意和南音换了,只苏子衿却是忽然出声,表示愿意交换。

见司言一副清冷的模样,南音心下有些畏惧,可一想起方才差点刺伤她的刺客,她便气不打一处来。咬了咬牙,她就道:“是我说要换的不错,可苏子衿明显是狼子野心,要不是她提前知道有猫腻,怎么会那么好说话?还是说,这件事情根本就是苏……”

就在南音口不择言的时候,只听背后传来南洛冷斥的声音:“南音,你闹够了没有?”

南洛极少有这般严肃的模样,可今儿个口气却是有些重,听得南音不由便泪如雨下起来。

“太子哥哥,分明是这个女人……是她不对,为什么太子哥哥要对音儿凶?”咬着唇瓣,南音道:“难道就因为太子哥哥喜……”

“公主还是闭嘴的好。”这一头,喜乐也跑了过来,就见她摆出一个嚣张的面孔,挑眼道:“不然就别怪老娘弄死你了!”

这南音,委实有些娇气的厉害,为了这屁点大的事情,就非得问个对错来。退一万步说,即便苏子衿是提前知道了有刺客一说,可乖乖入局的可是她自己呀,能怪得到其他人?

“你!”南音咬牙,看了眼喜乐身边默不作声的墨白,便不由哭的更凶起来:“墨白哥哥,你要为音儿做主啊,分明是苏子衿这女人的错,音儿方才差点……差点就被杀了。”

说到伤心处,南音脸上着实是梨花带雨,好不动人。

只是,这一幕落在苏子衿的眼底,倒是徒生玩味起来。

想了想,苏子衿便扬唇笑道:“公主这话,便是在说方才的刺客是为了子衿而来?”

“哼,”南音冷哼道:“本来就是为了你来的。”

“那南音公主可是知道,何人要杀子衿?”苏子衿不以为意,只眉眼弯弯,继续问着。

她看起来委实有些好脾气过头,可落在司言的眸底,却是一如既往要算计人的模样,而这般模样的苏子衿,却是甚是有趣,看的他心下更是一片柔软。

见苏子衿如此问,南音不由斜了眼苏子衿,怪异道:“世子妃平日里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得罪了什么人,本公主哪里知道了?”

“南音!”南洛明媚的脸上有不悦浮现,可他的警告看在南音眼底,却丝毫不起作用。

墨白不着痕迹的打量了一番,心下有些不明白苏子衿的想法,可瞧着她一副温软的模样,竟是有一股子算计的意味冒出……

苏子衿闻言,不怒反笑:“公主当然不知道,毕竟子衿自己,也一无所知。不过子衿倒是以为,这些个刺客想来是为了国师而来。”

苏子衿的国师二字堪堪出口,就见南洛和墨白皆是一愣,唯独喜乐一人,笑嘻嘻的瞧着苏子衿使坏,心下越发觉得有意思了。

墨白缓缓一笑,圣洁的容颜一派平静:“本国师倒不知自己得罪了什么人。”

“看来国师是忘性大了。”这时,一旁的司言忽然出声,只见他依旧面无表情,说出的话却是一副极度可信的模样:“东篱女相曾派人去过东篱请无尘国师,只是那时候无尘国师拒绝了相邀……”

“想来是因爱生恨了罢?”苏子衿接着司言的话,笑容艳绝道:“这世上啊,女子的爱恨最是让人心惊了。”

两年前,孟瑶确实曾邀请过墨白去东篱,听说那时孟瑶想要结交墨白,却是被墨白无情的拒绝了。不过那时候,孟瑶表现的极为大度,以至于这件事,很快便在众人眼中淡了去。

如今苏子衿和司言旧事重提,听得南音一阵恼火,这苏子衿的意思,不就是在说孟瑶心悦墨白,而因为此原因才遣了人前来刺杀,由爱生恨,想要一血耻辱吗?

心下如此想着,就见南音恶狠狠的看向苏子衿,大声道:“世子妃不要以为这般误导,我就会相信!”

南音喜欢墨白这件事,苏子衿总算是看清楚了,不过瞧着南音如此冲动的模样,她心下便是生了一个念头,好歹利用南音去怼孟瑶,也是极为有趣的。

见苏子衿只微笑不语,南音心中的慌乱和恼火之意,便愈发上升了几分。尤其是一旁的司言,他瞧着极为认真,莫不是当真如他们所说?

衣袖下的五指微微拢起,南音便咬着牙,道:“苏子衿,你不要以为……”

就在这时,南洛打断了她的话,语气显得有几分恶狠狠:“南音,你若是再丢人现眼,老子现在就让人把你送回去!”

送回去?

不!南音错愕的看向南洛,可见南洛没有开玩笑的意思,不由跺了跺脚,眼泪汪汪道:“我讨厌你!”

说着,南音也不敢逗留,便一副怒气冲冲的模样,哭着离开了。

直到南音离去,南洛才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脑袋,看向苏子衿,道:“郡……世子妃,不好意思,南音她被我母后宠坏了,口不择言之处,还请郡主……啊呸,世子妃,放她一马。”

虽说南洛不喜欢南音,却也不是到了要置她死地的地步,再者说,他母后一直极为疼宠南音,若是南音出了什么事情,到底是要叫她伤心的。

看了眼南洛,苏子衿忽然便想到墨白说过的话,瞧着眼前这少年如此一副坦荡的模样,苏子衿一时间有些唏嘘。不过,她倒是没有迟疑,只淡淡一笑,就道:“太子严重了,公主也是受到了惊吓才如此,子衿自是不会计较的。”

苏子衿兀自说着,却不料,一旁的墨白却是将眸光落在了她的身上,只是墨白才看向她,司言冰冷的视线便直逼了过去,惹得墨白一僵,便只好失笑着收回了自己的眸光。

两个男人的视线交错,苏子衿和南洛倒是没有看到,但一旁的喜乐却是逮个正着,尤其是墨白……想到什么,喜乐脸上的幸灾乐祸,一瞬间便更加浓了几分,看的她对面的苏子衿,一时间无言以对。

不多时,疆南国的人便离开了,等到进了屋子,苏子衿才笑吟吟的看向司言,夸赞道:“阿言现下是越来越懂我了。”

原本她要说的话,也正是将南音的怒火引到孟瑶的身上。毕竟孟瑶此人极会伪装,而南音又是个暴脾气的,若是两人当真对起来,至少在嘴皮子和面子上,孟瑶是讨不了好的,而这样一来,便是可以让孟瑶愈发憋屈,怒火难消!

苏子衿的话一落地,司言便淡淡道:“今夜的刺客,你一早便知道?”

原先苏子衿同意和南音换屋子的时候,司言还是有些奇怪的,不过如今看来,苏子衿应当是率先算准了孟瑶会派人前来刺杀,便故意让南洛的人解决那些刺客。这样一来,她也只需要坐收渔翁之利,便足矣。

“自然。”苏子衿浅淡一笑,说道:“这儿离东篱也不远了,大抵是最后一个客栈,而孟瑶所能动手的,也只不过在这个客栈。这里的房间几乎都是东篱率先给咱们分配好的,孟瑶知道我的房间,也不甚稀奇,只是,我方才与南音那么一换,孟瑶怎么也是不可能料到的,原本还指望着南洛可以抓到一两个人,顺带便让疆南误以为是她要刺杀南洛,这样一来,导火线便径直被引到了孟瑶的身上,而未来,也会多许多人来对付孟瑶!”

“只是,没有想到,”苏子衿顿了顿,便又继续含笑道:“孟瑶这些年倒是更聪明了些,知道用这等子试探的方法……”

孟瑶如此,不过是试探罢了,否则依着她对她的恨意,大抵会出动许多人,而不是这样快速的就被南洛的皇卫处理了。

听着苏子衿的话,司言显然也不是很惊讶,聪慧如他,自是一瞬间就明白了其中缘由。

想了想,司言便垂下眸子,好半晌,他才看向苏子衿,沉声道:“今夜有人将至。”

“谁?”苏子衿诧异,心下有些不解。

司言淡淡说道:“药王。”

“药王?”苏子衿依旧是一头雾水。

“回魂丹在我的手中,”司言沉吟道:“我让他来为你诊治。”

瞳孔微微一缩,苏子衿道:“你威胁他?”

司言为了给她解寒毒,竟是威胁药王?

“不错。”司言没有否认,只抿唇道:“回魂丹没有道理平白给他。”

说着,他上前一步,长臂一伸,便将苏子衿纳入怀中。

“阿言。”苏子衿柔顺的反手抱住司言,将脸容贴近他的胸膛,不禁叹息道:“我这样,是不是让你受累了?”

不是身累,而是身心疲倦。她最怕的,便是他觉得累,最怕的,也是他即便累了,也不告诉她。

瞧着这样的苏子衿,司言一时间心疼不已,他大掌抚过她的发梢,清冷的脸容漫过一抹情绪,道:“子衿,如果没有你,我才觉得活着很累。”

他不敢想象没有苏子衿的日子,从前他一个人也可以活的很好,可现在不行,唯独现在……没有苏子衿,他活不下去。

分明不过短短几个字,却是说的苏子衿有些眼眶发酸。她的阿言……若是没有阿言,她又如何能活的下去?

有时候,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自来许多人都说我没有感情,便是我自己,也觉得如此,可到底没有人知道,冷情之人一旦动了情,便是毁天灭地,不死不休的纠缠。”司言垂下眸子,长长的睫毛微微一颤,便道:“所以子衿,你不会有事,绝对不会!”

素日里,他们总不会提起她的寒毒,可即便不提,两人也是心知肚明,他和她之间,最是怕阴阳两隔的不得已。

那种痛,即便只是稍稍想一想,也让人觉得无法呼吸。

“阿言,”苏子衿眸光如水,却是兀自一笑,温雅道:“我走过黑暗,越过死亡,爬过枯骨……好不容易才来到你的身边,如何能够就这样离去?”

即便阎王要她三更死,她也要挣扎着,活到日出东升!

苏子衿的话,委实取悦了司言,这般信誓旦旦的言论听在他的耳畔,堪比甜言蜜语,令人沉迷。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耳边突然响起一声嗤笑,苏子衿一愣,就见司言蹙眉,面容冷冷道:“出来!”

这一声出来,极为淡漠,听得门外的人有些不悦。只是下一刻,就见司言拉开门,面无表情。

木门被拉开的一瞬间,苏子衿就瞧见一个满头白发的老人侧着身子,一副‘偷听’的架势。

他穿着灰色袍子,身材微胖,面貌和蔼,瞧着极为有趣。

“你这人!”似乎是司言这拉门的举动令他不悦一般,就见这老人拧起眉头,斜眼道:“懂不懂尊老爱幼了?”

司言全然不理会他,只牵起苏子衿的手,冷冷道:“进来。”

说着,他兀自领着苏子衿坐到了一旁的椅子上,动作尤为轻柔。

那老人见此,不由哼了一声,却是没有说什么,只‘听话’的进了屋子,同时还顺带掩上了门。

一走进来,他便自顾自的拿了一张板凳,坐到了司言和苏子衿的对面,那双老态的眸子落在苏子衿的身上,怎么也掩不住那惊奇的神色。

“看够了?”司言抬眼看向老人,语气依旧漠然。

“没看够!”见司言如此落他面子,老人不由瞪着眼睛,不高兴道:“臭小子,老夫瞧瞧孙媳妇儿,碍到你了?”

这一声孙媳妇儿出来,就是苏子衿再傻,也知道了眼前的人是谁了。

桃花眸底有笑意闪过,就见苏子衿看向司言,一脸认真的问道:“阿言,你皇爷爷不是早就驾崩了?怎么这老人家还说什么孙媳妇儿?”

苏子衿的话,可谓是辛辣至极,听得对面那老人,气的跳了起来。

“臭小子,你瞧瞧你这媳妇儿怎的说话?”老人吹胡子瞪眼,气恼的瞧着苏子衿,道:“老夫可是这臭小子的外祖父!”

老人的话才落地,就见司言抿唇,淡淡说道:“不必理会他。”

这个‘他’,自然便是指眼前的老人了,毕竟这老人,不是他人,正是药王谷第十七代药王,元白。

“臭小子,不看病了?不想看老夫就走!”药王撅起嘴,冷哼着就要朝外头而去。

只这时,司言凉凉的声音却是响了起来:“不要回魂丹,你就走罢。”

这话,便是赤裸裸的威胁了。药王一听,脸上的严肃便一时间崩塌了去,只余下丝丝谄媚,回头道:“哎呀,老夫不是和你开玩笑吗?何必那么认真?”

说着,药王笑着又走回了自己方才的位置上,继续唠唠叨叨道:“你说这世界上有你这般做儿子的吗?自家母亲病重,你竟还捏着救命的药不放,硬是逼自己的外祖父在几日之内赶到,委实是狼子野心、豺狼虎豹、养不熟的白眼狼!”

司言闻言,却是抿唇,面色冷淡道:“元白,你养我三年,我已是都还给你了。便是清漪的生恩,我也在多年前便还清了。”

说这话的时候,司言神色极为淡漠,丝毫看不出情绪,只是这般没有情绪的模样,才是叫人最为痛心。

药王心下想要反驳,可思来想去,他说的确实不错。几年前司言便已然为他寻了许多药,无论是北冥的珍奇之物,还是举世的灵丹妙药,他确确实实以偿还一切为条件,一一为他找来了,至于那麒麟血……也是因为长宁王夫妇要求,他才舍命去寻。

这些年,他所作的,如何不是偿债呢?便是欠了十年、二十年,他这几年的偿还,也显然是足够的。

叹了口气,药王便道:“那些事情是我对不住你,你莫要错怪了你娘……”

当初是他一气之下将他送进锦都,那时候的司言委实太像昭帝,而他也实在太爱自己的女儿,故而,等他冷静下来后,便是万分的后悔。只是,有些事情,错了便是错了,再没有补救的可能。

“诊脉。”司言不为所动,只淡淡开口。

瞧着这祖孙的相处,苏子衿倒是看得清楚,司言显然是对药王和他的生母没有任何仁善之心,毕竟他在看太后的时候,从来不是这般孤绝。

“罢了。”药王摇了摇头,心下自然清楚司言的性子,他只上前一步,便看向苏子衿,道:“小妮子,伸手。”

方才还叫着孙媳妇儿,现在便成了小妮子,俨然是有些不高兴的意思了。

苏子衿不可置否,只笑着伸出自己的胳膊。

药王也不迟疑,就将五指搭了过去。只是,堪堪一触到苏子衿的脉搏时,他便不禁有些诧异,随着脉象的浮现,他的眉头更是紧紧拧了起来,显然是不容乐观的意思。

好半晌,药王才收回自己的手,摇头道:“得,你这媳妇儿是回天乏术了。”

“回天乏术?”司言凤眸有冷戾之色划过,只见他抬眼看向药王,说出来的话不含一丝温度:“她可是要比清漪好许多,难道清漪都有的救,她没有?”

药王说苏子衿回天乏术,司言显然不买账,好歹苏子衿还活生生的站在他面前,怎么可能回天乏术?

药王闻言,不禁眉心一跳,随即他盯着司言好一会儿,才皱着脸,道:“她和阿清的情况不同,她如今还能活着,已然是个奇迹了,要不是她历经了洗髓之苦,决计不可能还如此顽强!”

药王的话一落地,司言便有些怔住,他下意识看了眼苏子衿,见苏子衿冲他展颜一笑,心中似乎有什么碎裂开来,疼的他无法呼吸。

洗髓……她竟然历经过洗髓?那样深的痛,他的子衿,竟是都经历过?那么还有什么苦楚,是他所不知道的?

“阿言,”苏子衿见司言清冷的凤眸有浓烈的疼惜蔓延,心下不由一紧,就低声道:“那些都过去了。”

习武之人都知道,洗髓是怎样的一种摧残,就好比生生将人的骨头一块一块敲裂一般,便是说生撕活剐,也不为过。而这样的摧残之下,却只为了武艺精进……

许多人死在了洗髓之上,可那时,她却活了下来,足足两次,她都活了下来。只是这些,她不敢跟司言说,她怕他难过,更怕他心疼。

她的人生,从没有过白昼,即便有,也是转瞬即逝的,所以从年少时候开始,她便知道,活着已是不易。

司言回过神,却是没有说话,他紧紧握住她的手,那汹涌的情绪被掩饰,只剩下沉默一片。

然而,下一刻,就见司言看向药王,道:“总归有办法,你只说需要什么,无论什么,便是神丹,我也一定会找到!”

司言的执念,委实出乎了药王的预料,可一想到这个青年心性冷硬,好容易才对一个人这样上心,又如何会甘愿放手呢?

心下一叹,药王便道:“先将养着罢,我会为她想了办法,至少让她再多活十年!”

虽无法令苏子衿身上的寒毒解去,但到底还是可以做到延寿的,多争取一些岁月,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

“好。”司言沉声,随即他从袖中取出一个瓷瓶,递到药王面前,道:“这是你要的回魂丹。”

“这么相信我?”药王挑眉,显得颇有些诧异。

司言闻言,只敛眉,语气凉薄道:“你该是知道,若是你欺骗我,我会带一批军队攻打过去,让这世上,从此再无药王谷!”

分明是淡淡的几句话,却是带着凛然的杀意,听得药王不禁眉心一跳,他知道,司言从来不开玩笑,他的威胁,也从来不是儿戏。若是当真欺骗了他,不仅是清漪,便是整个药王谷,他也会毫不心慈手软的屠戮了!

伸手揉了揉脑袋,药王才道:“放心,为了老夫的药王谷,老夫也不会骗你的。”

说着,药王夺过司言手中的瓷瓶,翻了个白眼,便转身打算离开。

“老夫先回一趟药王谷,三个月内配了丹药与你。”想了想,药王便叮嘱道:“期间你们若是行房,切不可太过孟浪了。”

说着,他停下了步子,继续道:“尤其是臭小子你,先前喝了麒麟血,完全是气血沸腾,行房前可一定要喝点下火的汤药,如此几次方可,否则你要是出了鼻血,莫要怪老夫没提前告知!”

说着,药王也没有多作停留,便甩了甩衣袖,仿佛从未曾出现过一般,辗转便消失在了苏子衿和司言的眼前。

一直到药王的背影消失,司言都没有说话,只是他眸色有些暗沉,看的苏子衿不禁挑眉,问道:“阿言?”

“子衿,你听到了吗?”司言蹙眉,一脸认真,仿佛在思考什么。

苏子衿装傻一笑:“听到什么?”

司言皱眉:“他说可以行房。”

“咳。”苏子衿面色一红,随即转身道:“饭菜要凉了。”

司言面色淡淡道:“子衿,我们刚吃过了。”

苏子衿:“……所以?”

司言一脸严肃,认真道:“所以,我们该歇息了。”

苏子衿勉强一笑,道:“阿言,这个会不会太突然了?”

说行房就行房,司言这厮也太直接了点……

司言煞有介事,点头道:“突然,有时候也是一种惊喜。”

说着,不待苏子衿反应,他便上前搂住她的纤腰。苏子衿一愣,还未等她说完,便见司言点头,吻了吻她的额角,轻声道:“子衿,陪我沐浴,可好?”

沐浴……苏子衿脸色一红,下意识偏过头去。

这厮怎么这样直接?直接到孟浪了……

……

……

客栈另一头,南洛坐在屋顶上,手边拿着一壶酒,仰头喝去。

“娘娘腔,”一道身影飞了上来,爽朗的坐到了他的身侧,道:“你这伤情是要伤到什么时候啊?”

说着,她便夺过南洛手中的酒壶,瞪着眼睛看他。

“给我!”南洛皱眉,精致明媚的脸容上,满是不高兴的痕迹:“喜乐,不不懂男人的伤!”

“男人?”喜乐闻言,倒是哈哈大笑了起来,她捧着酒壶,好半晌才停下,道:“我没听错罢?南洛,你特么现在穿着一件裙子,说自己的男人?”

南洛现下不就是换回了以往的粉色长裙么?瞧着便是个小姑娘,哪里还有一丝丝的男人味了?

“喜乐,你别欺人太甚!”南洛被嘲讽的有些恼羞成怒,就见他瞪着眼睛看向喜乐,可喜乐却是挑眼做了个威胁的表情,一瞬间,南洛便又怂了起来,只嘀嘀咕咕道:“人家现在心情不好,你就不能温柔体贴一点点么?”

话音刚落,就见喜乐一掌拍到了他的肩膀上,力道大的南洛都差点都叫出来了。

只是,下一刻,就听喜乐道:“南洛啊,你为何喜欢苏子衿?”

这语气,颇有些语重心长的意思,听得南洛一愣,下意识便脱口道:“就是喜欢啊!”

喜乐脸上笑意一顿,就见她摇了摇头,正色道:“一见钟情?”

南洛点头,确实是一见钟情。第一眼见到苏子衿,他就感到了心动……心跳无比剧烈的跳动着,生平头一次的欢喜。

“倒是有意思。”喜乐点了点头,却偏头笑道:“可是我问你,你一见钟情的是她的什么?样貌?气质?还是刚刚好的令人心动?”

样貌?他不否认,苏子衿的样貌委实是顶顶好的,气质?他也不否认,苏子衿的气质极为高雅,便是远远瞧着,也令人心动不已。所以说,其实他喜欢她的全部,正如喜乐所说的,刚刚好的心动。

见南洛深思,喜乐只撇嘴道:“南洛,你也不小了,一见钟情这种鬼东西你也是相信?若是苏子衿容貌生的丑陋,你他娘的还能够对她一见倾心?”

喜乐不否认,自己是个俗人,因为是俗人,她便不信那等子一见钟情,就好像南洛说他喜欢苏子衿一样,她唯独在南洛眼底看到的只是惊艳与痴迷,却没有司言那般的情深与温柔。

那样的眼神,无论是谁,也做不到伪装,只有发自内心的爱意,才会如此深沉。

“那也不对!”南洛没有回答喜乐的话,只兀自辩解道:“百里奚那家伙,不也是一见钟情?对那个叫轻衣的姑娘,死缠烂打的,都追去人家家里了。难道他就不是欢喜吗?就不真实吗?”

“百里奚和你完全是不一样的情况。”喜乐噘嘴,嗤笑一声:“人家百里奚好歹和那姑娘纠缠了许久,不像你,只是远远瞧着苏子衿,连她究竟是怎样的人儿,你也没有摸透!”

喜乐的话,可谓是丝毫不留情面了,听得南洛不禁皱眉,显然有些不想相信。可思来想去,喜乐说的,又好像没什么错……

瞥了眼喜乐,南洛气鼓鼓道:“那你说,我这不是喜欢,现在为什么又这么难过?”

分明他也说过放弃的,可一看见苏子衿,他便觉得不自在,觉得难过,尤其是看到她和司言绢蝶情深的模样,他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那情绪自然是正常的。”喜乐摊手,一副理所应当的模样,说道:“如果你看上了一块玉佩,但那玉佩被别人买了,那你整天瞧着别人戴着玉佩在你面前晃悠,你特么还能心平气和吗?”

“我不喜欢玉佩,”南洛一脸怪异,道:“我对玉都没什么太强烈的喜好,你忘了吗?”

喜乐:“……”

特么这是重点吗?重点是比喻!比喻!

心下有些无语,喜乐便摇着头看向南洛,道:“你估计是没救了,蠢死你活该!”

说着,喜乐也不待南洛反应,便翻了个白眼,手中提起南洛的酒,便朝着底下而去。

南洛一愣,他下意识看了眼四周,发现自己现在没酒可以喝了……眉头一皱,他便做出一个极度嫌弃的表情,低声骂道:“这姑娘疯疯癫癫的,要走也得把老子的酒留下啊!”

话音刚落,就底下传来喜乐阴测测的威胁声:“南洛,你特么要死吗?”

南洛:“……酒……送你了。”

……

……

------题外话------

明天开火……车么?哈哈哈哈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