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春色/将军策:嫡女权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烟雾缭绕的屏风内,男子面容秀美,眉眼清冷,他浑身不着片缕,精壮而修长的身姿没入清水之中,甚是撩人。

好半晌,他才敛了凤眸,看向屏风外头的一抹窈窕身影,暗哑而低沉的声音,淡淡响起:“子衿,帮我拿一下外头的衣物,可好?”

一声子衿,带着一股子令人酥麻的感觉,听得外头的她,脸色发烫。

心下一顿,苏子衿偏头看向床头搁置着的干净的衣物,只犹豫了片刻,她便起身拿了起来,转而朝着司言的方向而去。

一路过去,苏子衿脸颊烧的厉害,她敛下眸子,直至抵达屏风前的时候,便径直转过身子,背对着司言将衣物递了进去。

随之而来的便是哗啦啦的水声,下一刻,她便觉手中一紧,司言宽厚而温热的掌心已然握住了她的手,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是伸手一拉,连人带着衣物,一齐拉进了浴桶之中。

一瞬间,苏子衿错愕的瞪大眼睛,那双素日里言笑晏晏的幽深眸底,此时显得惊讶而迷茫,看的司言心中一阵愉悦。

等到苏子衿回过神来,便发现,自己此时竟是落到了浴桶之内,还算宽敞的浴桶容纳了她和司言后,却是意外的仍旧有空余之地。

瞧着苏子衿一副面红耳赤的娇羞模样,司言凤眸有笑意浮现,一时间,那张秀美而清冷的脸容,仿若黑夜中盛开的昙花,一现而璀璨,看的苏子衿不由一愣,心跳声更是随之剧烈起来。

不得不说,司言这厮委实是生得好,不仅是容色,还有身材也同样极好,苏子衿不是没有见过男子赤裸着上身的模样,毕竟从前混在军营之内,难免看到许多。可司言这厮却是不同,素日里瞧着他也算是清瘦挺拔,如今脱了衣物,竟是如此的精壮……

“子衿,莫要害羞。”就在苏子衿神色一顿的时候,司言那头已然淡淡出声,他嗓音极为暗哑,含着一股子致命的情愫,听得苏子衿不由浑身一颤。

然而下一刻,司言已然将她拥入怀中,凉薄的唇亦是随之压了下来,没有多余动人的情话,可那股子满是情爱的炙热,却是让苏子衿有些害怕。

下意识,苏子衿便往后缩去,只是她堪堪一动,就见司言倾身上前,径直便将她抵在了浴桶之上,一时间,两人呈现一种极尽暧昧的姿势相拥而吻。

那温柔而又热烈的吻,让苏子衿浑身一软,丝毫使不出力气来。不得已,她便半靠在浴桶壁上,两只手却是撑着司言的坚硬的胸膛,那炙热的温度一步步攀升。

只这时,司言的薄唇却是忽然离开,顿时的分离让苏子衿不由蹙起眉梢,低声唤道:“阿言……”

一声阿言,出口,司言耳根子顿时红了起来,俊颜染上红霞,他垂眸看着怀中的娇躯,浸了水的素衣开始显出几分妖艳的美来,那玲珑有致的身姿,若隐若现的雪肌,仿若最致命的催情毒药,看得司言一时间情动不已。

璀璨的凤眸幽深至极,司言长臂一伸,便将苏子衿抱了起来,他径直将他抱出了浴桶。

而此时,苏子衿只觉浑身一凉,思绪也渐渐恢复了清明。只不过,她才一偏头,就发现,司言此时上身不着片缕,下身不知何时已然系上了一件袍子,就这般将她打横着抱在怀中,让她一时间羞窘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只是转瞬,司言便已然将苏子衿抱到了床榻前,他手下一动便打算褪去苏子衿的衣物。

苏子衿一惊,素手立即抓紧了自己的衣襟,显得有些不自在。

诚然她也想着要主动一些,可事到临头,她却是有些害怕起来,那股子没来由的恐惧感,不仅让苏子衿诧异,更是让她摸不着头脑。

见苏子衿如此,司言倒是停下了动作,只是微微一叹,就见他凝眉道:“子衿,会着凉的。”

苏子衿现下浑身都湿了,若是再穿着一身湿衣服,委实是会着凉,容易感染了风寒的。

“我……”苏子衿脸色红的滴血,却不敢抬眸去看司言,只咬了咬红唇,勉强扯出一个笑来:“阿言,我自己来。”

只是,苏子衿到底忘记了,她眼前的男人,已然被方才的吻撩拨的欲望弥漫,如今她这一个咬唇的动作,看在他的眼底,却是致命的诱惑,比起罂粟还要令人难以控制。

下一刻,就见司言凤眸幽暗,有火光跳跃,不待苏子衿反应,他便倾身将她放置在床榻之上,整个人亦是随之压了下去。

苏子衿一愣,桃花眸子浮现不解之色,她抬眼看向司言,却见司言已然覆唇,暗哑而性感的嗓音,透出几分隐忍的意味:“子衿,莫要撩拨我。”

一声落下,他那微凉的唇也随之覆了下来,一时间苏子衿便感受到,自己身上的衣物已然被内力烘干。

缠绵悱恻的吻,令人迷乱不已,就是苏子衿清醒的意志,也很快在他的攻势下,消散而去。

而与此同时,司言已是撑起臂膀,眼底满是情愫的盯着她,雪肌玉肤,活色生香,看着这样撩人的女子,司言眸底的沉色越发深了几分。

薄唇微微抿起,那清贵的脸容染上一丝情潮暧昧,他附上她的耳畔,暗哑问道:“子衿,可以么?”

可以么?苏子衿一顿,只转瞬之间,便见她绯红的脸容上浮现一抹娇羞笑意,不待司言反应,她玉臂一伸,便轻轻搂住他的脖颈,随即她手下一动,更是将那张秀美的俊颜拉近了自己。

红唇微扬,她不发一言,却是舌尖轻舐,划过司言那性感的薄唇。

一瞬间,暧昧横生的屋子内,有惊涛骇浪掀起,司言身子一僵,紧接着,秀美的脸容浮现一抹笑意,只下一刻,便倾身上前,含住了那娇艳欲滴的朱唇。

室内旖旎一片,有情人之间,如此春光无限。

……

……

翌日清晨,苏子衿疲倦的睁开眸子,本以为司言应当是早早便该出去料理事情,却不想,第一眼便瞧见他支着脑袋,清冷的眸子落在她的脸上,一片柔软。

四目相对,一瞬间,苏子衿的脸色便红了起来。回想起昨夜的云雨,她心下便不禁暗道司言这厮闷骚。

分明素日里是极为冷情之人,却没有想到,在那种事情上竟是这般热烈……委实有些羞人的紧。

苏子衿兀自面色泛红,司言却是薄唇微动,淡淡问道:“睡得可还好?”

这一声询问,听得苏子衿不禁更是羞窘不已,尤其他那低沉的嗓音,实在是极为磁性,那略带沙哑的感觉,叫人心动不已。

“还好。”苏子衿垂下眸子,试图掩饰住那一抹紧张的情绪,只是,这一次,无论她怎么掩饰,看在司言的眼底,却是赤裸裸的娇羞。

心下一瞬间便愉悦了起来,司言侧身,下一刻便将苏子衿压在了自己的身下,肌肤相触,方才熄灭的热情,立即便被点燃了起来。

“阿言……”显然,苏子衿亦是感觉到了那触在她大腿上的奇异感觉,不由便伸手,想要推开司言。

她委实是有些累了,昨夜一整个晚上,司言这厮都是精力极好,折腾的她几乎不曾合眼,如今才堪堪眯了一小会儿,她着实没有气力了。

“子衿,莫动。”司言伸手捉住苏子衿的小手,不待苏子衿反应,便将其放到自己的唇边,轻轻吻了吻,沉声道:“我不碰你。”

这话,便是在保证了。毕竟苏子衿身子骨不好,他便是再忍不住,再食髓知味,也不会乱动。

听到司言的话,苏子衿只稍稍一顿,就停下了要挣扎的意思。她知道,她的阿言,不会强迫她,更不会哄骗她,这大抵,便是她最欢喜他的一点了。就好像昨夜……他如此明明白白,如此坦诚,以至于即便是行周公之礼,也不曾诱哄她。

见苏子衿没有动弹,司言也只是侧过身子,将她纳入怀中。

肌肤相触,欲念横生,好半晌,司言才沉静下来,拿过一旁的衣物,打算为苏子衿穿上。

只是,即便昨夜才坦诚相见,苏子衿心下却还是害羞的紧,她伸手夺过司言手中的衣物,便背对着他,让他穿了衣物在外头等候。

司言见此,倒是也没有再勉强,穿了中衣后,他停下动作,只背对着苏子衿,低声道:“子衿,你穿着,我不看。”

这意思,便是不想立即出去了,苏子衿狐疑的瞧了一眼司言挺拔如玉的背影,见司言并没有要穿外衣的意思,心下顿时便清明了起来。

于是,她也不迟疑,便有些手忙脚乱的穿了衣服,而司言,倒也是依旧守诺的背对着苏子衿,只耳根子红的滴血,泄露了他此时的情绪。

不多时,苏子衿便穿好了衣物,她挪到床榻边,就打算穿了鞋子下床,只是这时候,司言却是忽然出声,问道:“穿好了么?”

分明是清冷冷的一句话,可听在苏子衿的耳畔里,却是有些温柔的意思,点了点头,她便回复道:“好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