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交锋(上)/将军策:嫡女权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路上,孟瑶都走走停停,有些漫无目的的模样,只是,直到抵达一处卖花灯的铺子时,她才不由停下了步子。

不大的花灯铺子里,有一青年侧身站立,他身姿如玉挺拔,侧脸冷峻而秀美,只一眼便可令人痴迷不已,深陷其中。

“心蕊,你可知那人是谁?”面纱下,孟瑶朱唇微扬,眼底有笑意浮现。

烟京男子无数,可她却从来没有见过那青年,这样的人,即便是在千万人之中,她也几乎一眼便瞧见了。

“小姐是说那个人?”唤作心蕊的婢女顺着孟瑶的视线看去,只远远的便瞧见一个青年正与老板说着话,气质委实出尘至极。

想了想,心蕊便回复道:“小姐,那人应当不是咱们烟京本地人。”

心蕊也算是知晓了整个烟京的富家公子,可思索了一番,她倒是全然想不起,谁家公子哥如那人一般璀璨夺目。

孟瑶闻言,不由一顿,只看着愈渐聚合的人群,不由皱眉道:“走罢,去瞧一瞧。”

说着,她率先便提起裙摆,朝着那花灯铺子而去。

东篱女子皆是娇羞文雅,不像疆南那般,太过崇尚美色,以至于但凡有个不得了的美男子出现,众女子皆是欢欢喜喜的追上前‘骚扰’。只是,俨然是这男子生的太好,就算是东篱这些个矜持的女子,也不由自主的便靠了上前。

等到孟瑶走到铺子面前的时候,那青年已然让身后之人付了银子,拿起一些物什,便打算离开。

孟瑶见此,心下有情绪升起,然而,不待她反应,就觉身后有女子似乎心急如焚,便打算一一朝着那女子而去。

眸光一闪,孟瑶便故作要前往花灯铺子,等到就要挨近了那男子的时候,她裙角一提,便好似被人撞到了一般,直直朝着那男子倒过去。

只是,孟瑶以为,至少英雄救美这等子场景是要出现的,却不想她堪堪要落入那男子的怀中时,就见那男子身子一动,仿若缥缈的云雾一般,闪到了一边。

心下一惊,孟瑶便转而抓住身后的心蕊,勉强稳住了自己的身子。

抬眼看向那男子,孟瑶清丽的脸容一如既往的平静,一副没有察觉这男子生的绝色一般,就上前告罪道:“小女子方才差点得罪了公子,还望公子见谅。”

这一声不卑不亢的告罪,再加上半掩芙蓉面的神秘,若是寻常男子,大抵是要有些兴趣的,尤其是她的这份平静优雅,可谓难得。

只是,对面的男子却是看也没有看她,只仿若未闻一般,就要径直离去。

这一幕落在心蕊的眼底,不由恼怒出声道:“公子怎可如此失礼?我家小姐来与公子告罪,公子这般无礼,如何是东篱人该有的姿态?”

东篱崇尚礼节与风雅,故而在烟京,基本上男子都是文雅异常,便是武夫,也很少有对女子的歉然视若不见的事情发生。

“心蕊!”孟瑶眉心一蹙,却是没有斥责心蕊,只那略带责备的语气,瞧着倒是善解人意。

“落风,告诉她。”清贵的男子看了眼身后的人,语气极为冷漠。

毫无疑问,眼前这清贵的男子,便是司言无疑了。

“是,爷。”落风闻言,就拱了拱手,丝毫不留情面道:“这位小姐还真是有些可笑至极,其一,我们爷……哦不,应当说我们并不是你东篱的人,何来东篱人的姿态?其二,方才属下可是看的清清楚楚,小姐自己假意撞过来,见我家爷闪开了,你才转而抓住身后的婢女,如此弄虚作假,委实愚蠢。其三,我们家爷是有了妻室的人,小姐如此不知廉耻,蓦然上前,难道还要我家爷怜香惜玉不成?”

落风的话,俨然是极为冷硬的,尤其是当面指摘孟瑶不知廉耻、弄虚作假,更是有些诛心的很,一时间,周围的女子也皆是议论纷纷起来,直直是指责孟瑶下贱,基本上说出来的话,都是令人难堪的。

只是,他们自然不知道,自己指责的女子,正是素日里矜贵而温婉的女相,孟瑶!

敛下心头的异样情绪,孟瑶深吸一口气,平静道:“公子想来是误会了,小女子方才确确实实是不小心的,即便方才公子不闪开,小女子也是一样会那般做,再者说,小女子家中已有未婚夫婿,如何会对公子起意呢?公子可莫要开玩笑了。”

所谓未婚夫婿,自然便是孟瑶胡诌的了,她如今受了这般大的羞辱,若是不为自己辩驳一二,必定是要给人诟病的,只好在,这些人并不知道她的真实身份!

然而,一想起方才落风说他们不是东篱的人时,她心中便顿时思索了起来……

听着孟瑶的辩驳,落风简直是要无语死的,瞧着这女子也是镇定聪慧,竟是如此的自以为是,他们家爷也是随意一个女人可以接近的?愚蠢!

这一头,司言俨然并不在意此事,即便对孟瑶如此对答如流的模样,在他看来也是仿若无物的,故而,他也不去看孟瑶等人,便兀自冷冷转身,淡淡道:“落风,走罢。”

这姿态,俨然就是不想与之有过多纠缠的意思了,看的孟瑶心中不悦顿生。可这男子即便面无表情,也极为撩人的很,那股子禁欲的俊美,让她心中有微妙的情绪涌现。

只是,她要不是低估了这男子,决计不会这般轻举妄动。

司言的话音一落地,落风便跟了上去,很快的,两人便消失在了孟瑶的视线之内。

瞧着司言的背影,一旁的心蕊不禁恨恨道:“小姐,这男子委实有些无礼,实在是嚣张的很,不过是皮相生得好而已,奴婢等就叫人教训他,看他……”

“心蕊,”心蕊的话还没说完,就听孟瑶弯了弯眉眼,问道:“你可知那人是谁?”

若是她没有猜错,那男子应当是司言。大景的冷面阎王,司言!

只是,她终究没有料到,苏子衿竟是找了个如此不错的夫君,委实有些让人惦念啊!

“小姐知道那人是谁?”心蕊诧异道:“他方才说不是东篱人,难道是……四国使臣?”

若是四国使臣的话,不是很难处置的了?

“走罢。”孟瑶没有回答,只淡淡一笑,道:“明晚夜宴,终归会知道是谁。”

说着,孟瑶便迈开步子,打算朝着前头而去。

心蕊和和另一个执剑的婢女心蓝对视一眼,随即两人便一齐追了上去,只是近了孟瑶之后,心蓝才低声道:“小姐莫不是看上那男子了?”

瞧着自家小姐如此反常的举动,又加之方才被羞辱了之后还丝毫不生气的模样,心蓝便心中有些狐疑。只是,那男子俨然不是好惹的,即便心蕊如何轻视,但心蓝却是察觉的到,便是那唤作落风的男子,也委实的武艺高强的很!

“看上?”孟瑶闻言,眼底露出嘲讽之意来:“只不过觉得皮囊和气质好罢了,谈不上什么看不看的上。”

方才以为是普通男子,孟瑶才如此掉以轻心的去接近,结果倒是被嘲讽了一番,虽说当时她心中想要屠杀了那男人,但在听到他说自己不是东篱人之后,便有了另一番想法了。她不是那等子思春的女子,心下自是有计较,既然诱惑不了,便徐徐图之好了,毕竟苏子衿的男人啊……她若是不试着抢一抢,如何对得起自己?

心中有念头顿起,就见孟瑶笑了笑,平静的眼底仿若暗藏毒蛇一般,幽静的让人为之惊惧。

……

……

这一头,司言很快便回到了驿站,朝着院落内而去。

苏子衿彼时便坐在摇椅之上,手边放着一壶热茶,漫天皆是星辰,甚是唯美。一看到司言回来,苏子衿便抿唇笑道:“阿言,备了晚膳,你自个儿去用罢。”

原本苏子衿是打算等司言一起用膳的,不过后来,司言只说有事情,便让人与她说了一声,让她自己先用。而苏子衿也不是那等子矫情的人,故而一听司言如此说,便兀自用了点膳食,等到沐浴过后,便直接出来看看夜景了。

东篱的天气,不如大景的来的冷冽,或者说,相较于大景,东篱要炎热一些,故而先前带的好些大氅,如今苏子衿倒是不怎么披了,只一件薄薄的披风,便足够了。

那一头,司言闻言,却是走近了苏子衿,薄唇抿成一条直线,道:“你来陪我用膳,可好?”

说着,司言还弯下腰,轻轻吻了吻她的额头,即便依旧面色冷淡,但眼底却是温暖一片。

感受着那脉脉的温情,苏子衿偏头一笑,便点了点头,打算起身。

只是,她堪堪一动,就见司言已然伸出手臂,一把将她打横抱了起来,那极为熟稔而轻柔的模样,看的一旁青烟和青茗等人,皆是捂嘴笑了起来。

苏子衿见此,不由失笑道:“阿言,你这般喜欢抱我,今后我都不必走路了。”

司言对苏子衿的宠溺,委实是有目共睹的,但凡有他在场,她都不必自己走路,但凡她是坐在一旁,他自是会过来将她抱起,直至抵达‘目的地’。

司言听着,却是没有松手,只依旧道:“那你今后便乖乖坐着、站着……”

说到这里,他低声附耳,暧昧道:“还有……躺着,等我来抱你。”

说这话的时候,司言眸底有戏谑之色一闪而过,听得苏子衿不禁面色一热,嗔怪的看了眼他。

很快的,司言便将苏子衿抱进了屋内,不小的玉桌上,摆满了膳食。

司言将她放下后,便听苏子衿笑道:“阿言,你猜猜这儿哪个菜是我做的。”

苏子衿亲自做了一道菜在里头,只是一时兴起,便故意要让司言来猜测一番,虽是极其无趣的一件事情,可一想到要司言猜测一番,苏子衿便顿时觉得心情愉悦。

这大抵,便是陷入情爱之后,女子的孩子气了罢。

听着苏子衿如是问,司言就扫了眼玉桌,瞧着那色香味俱全的各色菜肴,司言心下顿时便有了想法。

只是,苏子衿不知,便眉眼弯弯道:“阿言,我允许你都尝一尝。”

“不必了。”司言淡淡凝眉,清冷道:“这道菜是你做的。”

说着,他骨节分明的如玉手指指向了其中一道醋溜排骨,凤眸中满是笃定的神色。

苏子衿瞧着,不禁便是一愣,有些诧异司言怎的一眼便看出了哪个?若非东西是她做的,她自己都很难分辨的出来,除非尝一尝……

心下有些错愕,苏子衿的小嘴也难得的微微一张,那极为少见的可爱模样,委实是让司言心中化了一片。

大掌微微落下,司言下意识便摸了摸苏子衿的脑袋,仿若她是个孩童那般,那股子宠溺的模样,看的在场的孤鹜、秋水等人,个个被甜的汗毛竖起。

尤其是落风,一想起方才有女子要勾搭自家爷的时候,爷那般冷面无情的模样,再相较于此时此刻他看着世子妃的宠溺眼神……着实是天差地别啊!

感受到司言的大掌落到自己的脑袋上,苏子衿只挑眼,笑吟吟道:“你怎么知道?莫不是提前有人告知你罢?”

说着,苏子衿还不着痕迹的打量了一番周围的孤鹜和秋水,心下倒是很难相信。

司言这一头,却是没有回答,只淡淡道:“夫人做的菜,我若是不认得,是不是该打?”

这话,便是有些调情的嫌疑了,可这厮却说得一副正经十足,好似是在与她认真的商讨什么一般,那股子严肃的劲儿,叫人瞧着便是好笑起来。

心下觉有有意思,苏子衿脸上的笑也愈发深了几分,只是她到底不知道,司言素来对她这般如桃夭盛放的笑容没有抵抗力,不知不觉中,那双凤眸便幽深了起来。

苏子衿没有察觉,只似笑非笑道:“你分明就是故意不告诉我,还这般转移注意力,难道我这样好骗么?”

司言素来不怎么说谎,尤其是对她,更是如此,只如今这副故意转移话题的样子,想来是刻意藏着不想泄露给她知道了。

“嗯,你不好骗。”司言闻言,只倾身上前,旁若无人般吻了吻她的唇,嗓音低沉道:“用完膳,我单独……好好告诉你,如何?”

说这话的时候,他凤眸幽深,眼底满是情动之色,听得苏子衿不禁脸色一红,立即便明白,这厮暗含的暧昧意思了。

可这满屋子都是人的,若是她表现出不自然的神色,未免让青茗她们都明白了去,故而,压下那抹绯红,苏子衿故作浅淡道:“先用膳罢,免得饭菜凉了。”

说着,她微微推了推司言,一副正色的模样。

只是,苏子衿不知道的是,司言眸底的情绪委实的明显的很,再加上方才那个短暂的吻,他们哪里还看不明白?

……

……

次日一早,苏子衿直直睡到了日上三竿方才醒来,顶着通身的‘淤青’,她便被司言抱了起来。

只是,因着太累的缘故,苏子衿今日倒是丝毫没有气力自己穿衣物了,只能迷迷糊糊的任凭司言将她安置妥当。

而司言今日,倒是一整天都陪着苏子衿,两人也算是平静的度过了一天。直到傍晚时分,苏子衿才开始沐浴焚香,换上正式一些的衣物。

不多时,一众人便上了各自的马车,朝着东篱的皇宫进发了。

皇宫城墙,奢华异常,苏子衿下了马车的时候,不禁为之恍惚。三年前,她时常出入这处华丽的宫墙,在这里被若水缠上,同时也在这处殿宇之内,与文宣帝对弈棋局。

只是如今再看,皇城依旧,人事不再,便是她自己,也早已物是人非。

瞧着苏子衿的模样,司言心下一疼,便径直上了前,握住她微凉的指尖。

苏子衿偏头看他,只缓缓抿出一个笑来,低声道:“阿言,时隔三年,我终于又是回来了。”

说这话的时候,她的声音略显苍凉,是司言从不曾见过的哀戚,也同样的,是他从不曾见过的冷戾。

他回想起这几日同寝而眠,除非累到了极致,她时常要做着噩梦,一夜惊醒无数次,每每瞧着那般模样的她,司言便觉得心如刀绞。

“怎么世子和世子妃还不进去么?”就在这时,墨白忽然凑过头来,淡淡一笑道:“莫不是在缅怀什么?”

说着,墨白的视线落在苏子衿的脸上,那股子猜测的意味,甚为明显。

只是,墨白的话才落地,就听两道声音接踵而来。

“假慈悲,关你屁事?”

“国师管得有点宽了。”

话音一落,众人便纷纷看向这出声的两人。前者是喜乐,后者则是苏墨,虽这两人说的不一样,但终归都是一个意思。

喜乐和苏墨显然也是有些诧异,两人对视一眼,倒是什么也没有说。

墨白闻言,圣洁的脸容浮现一抹慈悲,笑道:“本国师不过是关心世子妃罢了,苏世子委实误会了。”

喜乐的话,墨白自是不必搭理,但苏墨身为苏子衿的哥哥,墨白觉得,他还是要有理由反驳一下的。

不过,墨白的话才落地,就听司言清冷的声音响起,冰寒道:“国师大抵是有些糊涂,本世子的女人,何时需要你来关心了?”

司言对墨白这人,倒是没来由的讨厌,诚然他不喜的人许多,但像墨白这般的,倒是很少,撇去麒麟洞里头两人的较量不说,他也是如此没有理由的厌弃着墨白,尤其是当墨白将视线落到苏子衿身上的时候……

司言的话,可谓是冷漠且丝毫不留情面,听得墨白不禁笑了起来,可说到底,这般不留情面的回话,让他完全没有办法去反驳什么。

只这时候,南洛却是撇了撇嘴,说道:“假慈悲,磨磨蹭蹭的,还不进去?”

这话,其实便是在给墨白台阶下的意思了,看的苏子衿不禁一笑,心下对于南洛与墨白两人的关系,倒是有些深究。

宫门前的小事儿,很快便过去了。北姬辰和北姬昌就好像看笑话一般,凑到一旁看看也就算了,而北魏的另外两个公主,瞧着倒是极为端庄,尤其是经历过北姬画的事情之后,这两人更是不敢造次。

唯独喜乐离开之前,特意朝着苏子衿好一阵挤眉弄眼,不知道的人以为她和苏子衿关系多么要好,但是作为知晓情况的青烟和青茗却是明白,这喜乐啊,想来又是要讨酒喝了,难怪方才那般维护苏子衿……

很快的,一行人便朝着皇宫内走去。

然而,与此同时,四方大殿内,却是满座觥筹,好不热闹。

小皇帝楼兰坐在上首的位置,原本该是太后相伴一侧,如今却因着太后被囚,只好孤零零的坐在龙椅之上。

他依旧是满面愁容与怯懦,小小年纪端是少年老成,瞧着底下一群‘他的’臣子,楼兰更是无所适从,拘谨不已。

顺着楼兰的位置往下顺移,便可见楼霄端坐在太师椅上,面前案几精致而奢华,便只是座位,也与在场众人,完全不同。相较于楼兰这个皇帝的默默无言,楼霄则显得更像天子一些,就见他身侧高官贵胄环绕,个个恭敬有加,奉承阿谀,就好像他一个跺脚都能够惊吓到一众的人。

彼时,有太监传唤的声音袭来,随着尖声的禀报而来的,便是一众使臣伟岸、笔挺的身姿。

不多时,就见一众人抬着大小箱子,随之走到了大殿中央。

“大景朝二皇子、长宁王世子、长宁王世子妃驾到!”

“疆南国太子、无尘国师、南音公主到!”

“北魏皇朝封王、七皇孙北姬昌、十公主、十一公主到!”

随着太监传唤的声音落地,各国使臣皆是踏入大殿,惹得侧目非常。

坐在前侧的孟瑶淡笑着抬眸看去,就见昨夜她遇到的那个冷峻男子,如玉而立,他的身边,有女子姿容艳绝,媚骨楚楚,一颦一笑皆是活色生香,令在场好些个男子惊艳无比。

心中有情绪升起,孟瑶看着苏子衿,眼底闪过一缕几不可见的恶意。

孟青丝,时隔三年,我还是见到你了……若是可以,真想……再杀你一次!

那平静而刺人的目光一现,苏子衿便下意识的低眉看去,在看见不远处女子清丽无双的容貌时,她不禁扬起朱唇,缓缓攒出一个从容而雅致的笑来。

这般笑容,仿佛初次见面一般,疏离而不失礼貌,丝毫没有恨意森然,看的孟瑶心下一滞,捏着酒杯的五指更是有一瞬间泛了白色。

同一时间,喜乐和苏墨却皆是将苏子衿和孟瑶的神色看在眼底,尤其是苏墨……心下生出了一丝疑虑。

喜乐却是撇了撇嘴,也不去看孟瑶,可一看见南音紧紧盯着孟瑶咬牙切齿的模样,她便忍不住噘嘴偷笑。

这南音倒是极蠢,竟当真以为孟瑶对墨白有意,尤其是现下,墨白也算是站在离司言和苏子衿毕竟近的一个位置,而孟瑶朝苏子衿瞧去,就好像是看着墨白一样,委实有些阴差阳错的意思。

就在这时,众人便拱了拱手,纷纷朝着上首的小皇帝楼兰行了个礼。

楼兰见此,心下委实紧张的很,于是下意识的,他便看向底下的楼宁玉,见楼宁玉回以一笑,他才好似鼓足了勇气一般,颤颤巍巍道:“各……各位使臣,远……远道而来,不必多礼。”

说着,他兀自听了下来,好似在回忆什么一般,好半晌才咽了口唾沫,继续道:“各位使……使臣,远道而来,路途辛苦……还,还请就坐。”

童稚的声音,仿若背诵一般的寒暄,看的在场朝臣摇头叹息,心中只道这小皇帝太过给东篱丢脸,唯独楼霄全程神色淡淡,俨然早已预料到此事。

只是,这礼节便是如此,各国使臣只是给皇帝行礼,若非如此,他早就代楼兰出声了,也免得楼兰此时丢人现眼!

苏子衿不着痕迹的看了眼上首的楼兰,心下有情绪滋生。

楼兰委实有五分肖像文宣帝,比起楼宁玉的雅致,这孩子更是有股清透的模样。三年前她见着他的时候,他还是天真烂漫的孩子一个,如今他依旧年纪尚小,却是被养的怯懦而畏畏缩缩,若是陛下看到……不知会作何感想?

毕竟,当年陛下对楼兰,也算是疼宠至极。

另一头,司言和北姬辰等人只是点了点头,便辗转将厚礼送上,随即,也不待楼兰出声,他们便被引到了各自的位置上就坐。

一时间,气氛平静的下来,不再如先前那般太过‘热闹’。

楼霄看了眼底下的一众文武百官以及使臣,便举杯起身,俊颜染上一抹睥睨与威严,沉声道:“众所皆知,我东篱乃礼仪之邦,今次三国使臣代表各自国家远道而来,我东篱特准备此接风宴席,为各位接风洗尘。”

顿了顿,楼霄逡巡了一下一众人的神情,才继续道:“今日歌舞盛宴款待,还望各位尽兴,莫要拘礼!”

随着楼霄的话音落地,便见有娉婷袅娜的歌姬缓缓上前,有人弹奏、有人高歌,还有人舞姿卓越,场面在这一瞬间,也开始活络了起来。

喜乐兀自喝着小酒,看着表演,倒是有些赞赏东篱这皇宫的御酒,不过心中思索,大抵这酒比起苏子衿那儿的……还是有些差强人意啊!

没想到自己还未和苏子衿建下深情厚谊,就先是和她的酒建立下了深情厚谊……

喜乐兀自这般想着,就见一旁苏墨凑上前来,问道:“喜乐姑娘,你可是认得那人是谁?”

说着,苏墨指了指楼宁玉身边的那个频频看向苏子衿的男子,眉梢微微皱了皱。

“我哪里知道?”喜乐朝苏墨翻了个白眼,就道:“酥胸啊,你自己问问你家妹妹罢。”

分明苏子衿就坐在他身边,这苏墨不去问苏子衿偏偏来问她,不就是要撩妹吗?

苏墨闻言,不禁一愣,他倒是不知道喜乐误会了他,只低声道:“那人总一而再再而三的瞧着我妹妹,我若是问了当事人,恐怕子衿要觉得尴尬的。”

苏墨也算是心细的一个人,方才发现那男子频频看向苏子衿的时候,他便有些疑惑,只是,他如今要是去问苏子衿,苏子衿一定会偏头去看那人,这样一来,若是她与那男子四目相对,岂不是徒生尴尬?尤其当苏子衿发现有一个一直这般盯着她看,定是要不舒服的,还不如不知道的好。

苏墨的话音一落地,喜乐便顿时明白他是什么意思了,只是,现在苏子衿尴尬不尴尬她不知道,但是喜乐自己,却是着实尴尬了,摸了摸鼻子,喜乐便道:“咳,酥胸……苏兄,我倒是真不知道那人是谁,不然我帮你问问假慈悲……啊呸,墨白?”

对于自己误会苏墨的这件事,喜乐这个耿直的姑娘还是倍感歉疚的,毕竟她如此怀疑,俨然是堪比怀疑一个人的人品……人家苏墨把她当哥们,她却误以为苏墨要撩拨她……委实太过分了!

苏墨没有注意到喜乐的歉疚,只点了点头,便郑重道:“多谢喜乐姑娘。”

只是,苏墨到底是低估了苏子衿,早在他问喜乐的时候,苏子衿便注意到了,故而,不待喜乐开口,苏子衿便率先道:“大哥,那人是东篱的右相钟离。”

右相钟离,面若玉冠,眼若星辰,二十岁出头,却端是心性沉稳。听说是百年一遇的奇才,当年文宣帝对钟离赞赏有加,不过也是难怪,能够与楼霄和孟瑶分庭对抗的人,又岂是等闲之辈?

不过,她当年多数在外朝,而钟离则一直在内朝为官,自是很少见到彼此,以至于连带着情分,也并不深厚。

苏子衿的话一出,苏墨便有些诧异,倒是没有想到,自己说的如此细声,苏子衿竟还是听到了。

想了想,苏墨只叹了口气,便问道:“妹妹可是方才瞧见了?”

瞧见什么,自然是瞧见钟离频频往她的方向看来。

苏子衿闻言,艳绝楚楚的脸容浮现一抹笑意来,回道:“看见了,不过许是人家右相好奇罢。”

对于钟离的审视,苏子衿自是只能解释为好奇,毕竟在她想来,楼宁玉不是傻子,即便他如今与钟离站在一条绳上,却不会傻到将她就是容青的这件事告诉钟离。

苏墨闻言,倒是不可置否,只心下还是狐疑的紧,便也就没有说话。

而苏子衿堪堪敛了眸子,就见身侧司言清冷冷问道:“你与他熟识?”

这个他,自然便是说钟离了。

“不熟识。”苏子衿摇了摇头,低声回道:“我是武官、他是文官,没有什么政见相悖的争论,故而接触的便也就很少。”

司言垂眸,好半天才沉吟道:“那他可能是被你的美色所迷了。”

说这话的时候,司言倒是显得极为认真,可却是听得苏子衿哭笑不得。看了眼司言,苏子衿便正色道:“阿言,不是谁都喜欢美人儿的,我只听说,这右相好似是个断袖。”

苏子衿说的煞有介事,而司言一听,也一副‘原来如此’的模样,点了点头。

而与此同时,另一头的钟离自是不知道,自己这‘断袖’之说,已然被传的沸沸扬扬,便是司言,也下意识的认为,他就是断袖之人。

挑眼看向楼宁玉,钟离便道:“你可是觉得那长宁王世子妃极为眼熟?”

倒不是说什么美人不美人的,只是没来由的钟离便觉得自己好似见过那女子……可他所见过相识的所有女子中,确确实实没有这般性子的一个。

心下疑惑,钟离脸上的不解倒是露了几分出来,看在楼宁玉眼底,却是有些惊诧的。只是,楼宁玉却是不动声色,他缓缓一笑,就风轻云淡道:“我自是眼熟,毕竟在大景,我待了好些年。”

楼宁玉的话,有些模糊的紧,听得钟离不由勾唇,继续问道:“听说她是堪堪才回到大景的?”

“不错。”楼宁玉不可置否,微微颔首,笑道:“这苏子衿啊,倒是神秘。不过你大概知道,她与楼霄有些不和。”

钟离怀疑什么,楼宁玉哪里不知道?毕竟他能够回到大景,说到底也是多亏了苏子衿和司言对陶行天的算计,只是这般事情,无论放在谁的身上,都要好奇的……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帮衬,除非有联系!

“我与她有过协议……”说着,楼宁玉淡淡看了眼钟离,似是而非道:“联手扳倒楼霄。”

楼宁玉的话落入钟离的耳里,令他不禁沉吟下来,诚然,苏子衿要楼霄的命,楼宁玉要皇位,而皇位的阻挠,无疑便是楼霄,所以说,只要除去楼霄,一切都不是问题。

“三爷心中有数便是。”钟离也没有多问,只笑了笑,道:“三爷要谋夺的东西,本相会帮衬,至于其他的,只要不阻碍,本相都不会过问。”

楼宁玉究竟是不是真的皇子,钟离自然心中有数,正因为知道真相,他才会如此快的便妥协了楼宁玉,毕竟他自己无心皇位,可文宣帝待他不薄,若是让这江山社稷落到佞臣之手,他也是不忍的,故而,这唯独的选择,他没有理由拒绝。

听着钟离的话,楼宁玉心下暗自赞叹,大抵这钟离太过聪明,但凡聪明之人,都知道把握一个度,而钟离的举动,无疑就是在把握这个度。

点了点头,楼宁玉却是缓缓看向上首的楼霄,只是,堪堪朝上首看去,他便瞧见,歌舞声中,百官皆是沉醉其中,唯独一个人,兀自举杯,正不动声色的朝着苏子衿的方向而去。

瞳孔微微一缩,楼宁玉便听到自己身侧的钟离低声道:“孟瑶。”

这一声孟瑶,含着三分忌惮,七分诧异,显然对孟瑶突然走向苏子衿等人的举动,有些不明所以。

在东篱确实是有宴席不必拘泥的规矩,就好像钟离,若是他兴致来了,便是可以随意走到某处,与在场大臣、甚至是各国使臣结交攀谈,只要他走向的地方不是龙椅前,就只是寻常。

这一点,大抵也是由于东篱的夜宴独具特色的缘故,基本上在东篱,整个夜宴都是歌舞升平的,偶有贵女愿意自请上前表演,但多数时候,都是歌舞持续一整个晚上,除了开始和结束,基本上皇帝不作讲话,而宴请的臣子和宾客,可选择兀自沉浸其中还是相互结交。

只是,孟瑶此人,可惯常不是会四处游走结交的,历来如此多的宴席中,她唯独有一次是走出自己的位置的,而那一次,便是六年前,她于各国使臣面前,一展才华,至此被文宣帝封了女史,再后来才开始平步青云!

然而,这一次,她又是想刷什么花招?

------题外话------

司言:我就是没有理由的厌弃墨白,尤其是他将视线落到子衿身上的时候。

吃瓜群众:excuseme,如果没有听错的话,其实重点是当他将视线落到子衿身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