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交锋(下)/将军策:嫡女权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歌舞升平,一片喧哗。

孟瑶在众人的注视下,一步一步朝着苏子衿和司言的方向,走了过来。

直至走到司言面前的时候,她才停下步子,手中酒杯执起,清雅一笑,道:“素闻大景长宁王世子妃风姿卓越,美如妖姬,本相一直想着能否见上一面,恰巧今次有幸一见,还真是本相的荣幸。”

说着,她举起酒杯,平静的笑着,似乎等着苏子衿举杯与她对碰。

如今这般多人瞧着,若是苏子衿不为所动,未免落了个没有礼教的名声,尤其孟瑶此番过来,更是一副满是真挚的模样,叫人瞧着便是尤为顺眼的。

只是,苏子衿见此,却是莞尔一笑,那双幽深的桃花眸子仿若染了几分妖媚的色泽一般,就听她眉眼弯弯道:“这杯酒,看来子衿是没法与左相对饮了。”

一边说,苏子衿还一边伸出素手,指了指面前的青铜酒壶,歉然道:“子衿素来身子骨不济,不宜沾酒。”

此话一出,便听一旁的喜乐奚落道:“哎呦喂,还说一直想见呢,没想到一直想见就是连人家不能喝酒也不知道啊?啧啧。”

喜乐的话委实有些不留情面,更何况当着如此文武百官的面这般嘲讽,显然就是在落孟瑶的面子。

她的话一出,就听孟瑶身后的心蕊低声呵斥道:“大胆,丞相大人也是你能够不敬的吗!”

喜乐瞧着极为面生,虽说她如今坐在疆南的位置上,但依着方才众人进来的禀报来看,这喜乐并不是疆南的皇室,更勿提有什么尊贵身份了。

听着心蕊的这一声呵斥,一旁的苏子衿倒是难得的维护了起来:“素来听闻东篱左相仁善温婉,却是不想,连一个奴婢也敢当众斥责贵客了,看来左相大人委实有些太好相与了点,莫要等着日后,这奴婢爬到左相大人的头上……届时,可是要闹大笑话的。”

一字一顿,皆是嘲讽与奚落,可偏生苏子衿说起来,头头是道,好似极有道理一般,再加上她神色温软,容颜极艳,竟是丝毫不显刻薄之意。

孟瑶闻言,手中捏着的酒杯不由一顿,只仔细看去,她的脸色依旧极为平静,便是一个皱眉的动作,也不曾有。

这时候,就听一旁的心蕊行礼道:“世子妃说的不错,奴婢这般言词,委实有些失了尊卑,只是,这位姑娘无官无爵,便是皇亲国戚……也全然不是。倒也不是奴婢瞧不起这姑娘,只是这姑娘如此贬低我家丞相,奴婢一时心急,才会如此无状,还望世子妃见谅。”

心蕊所说的,大抵便是在强调尊卑之意了,在东篱,尊卑贵贱划分的极为明显,但凡卑贱之人辱骂主子的,作为婢女小厮,也是可以出来斥责。只是,瞧着心蕊如此,司言背后的落风倒是有些诧异。

这婢女,他可是记得清清楚楚,昨儿个还一副无脑嚣张的模样,怎的今天便径直换了一副面孔,如此巧辩之人,哪里还是昨日他们见到的那个?

落风兀自不解,司言却是一副完全不认得的模样,诚然昨日却是有这么一个小风波,但他并未放在心上,故而今日再见此主仆几人,他依旧丝毫记不得。

这一头,那心蕊方说完,喜乐便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众人也不知她笑什么,只是那般张狂的模样,看的心蕊眉头一皱,心下更是生了几分不满。

只是这时,却是见南洛忽然起身,他挑眉看了眼孟瑶,脸色瞧着倒是极为不好:“真是有意思了,我说孟瑶,你这婢女的意思,就是本太子的人地位低贱了,她说得了?”

南洛的语气,可谓的极坏的,素来见惯了他一副笑嘻嘻的模样,如今再一看如此阴鸷的表情,径直便唬得孟瑶眉心一跳。

各国皆是知道,太子南洛乃疆南国皇帝最宠爱的儿子,若是惹恼了这活祖宗,指不定做出什么事情来,而同样的,若是敢动南洛一下,那疆南的疯皇帝,铁定要举国攻打过来……

心下有了这番计较,孟瑶倒也不去追究南洛径直喊她全名的嚣张,只温婉一笑,大气道:“太子误会了,这婢女口不择言,还望太子莫要太当真。”

说着,孟瑶看了眼身侧的心蕊,眼底有冷色一闪而过。

心蕊见此,自是心中明白,就见她咬了咬唇,便立即跪下身子,匍匐道:“太子殿下饶命,奴婢有口无心,护主心切,还望太子殿下开恩!”

心蕊如此的举动,其实已是认错到底的意思了,基本上大人物,皆是不屑与之计较,未免降低了自己的身份。

只是轮到南洛这里,却是冷哼一声,挑眼道:“你得罪的可不是本太子,是本太子的朋友。”

这意思,便是让心蕊同喜乐道歉了。

众人不知喜乐身份,可听着南洛以朋友称之,心下倒是明白,这婢女有眼无珠,但凡能够与一国太子结交为友的,哪个是好得罪的?

唯有墨白,不着痕迹的看了眼南洛,心下倒是惊奇与南洛对喜乐的维护……不过,对于南洛没有泄露他们墨家的身份这件事,墨白心中还是颇为受用的。

那一头,苏子衿却是不着痕迹的看了眼喜乐,见喜乐依旧噘着嘴,也看不出开心还是生气,心下忽然便生出了一个主意来。

“心蕊。”不待心蕊作出反应,孟瑶已然率先喊了一声,语气之中,倒是有警告的意味露出。

可这般警告,俨然还存着另外一个意思……她想保住心蕊这个婢女!

瞧着孟瑶的反应,司言心下更是对苏子衿方才露出的那个神色了然于胸,只是,他依旧不动声色,便这般清冷冷的瞧着局势发展。

心蕊听着孟瑶的声音,匍匐对着地面的那张脸上,有不愿之色划过,只是一想起素日里孟瑶对她的教导,尤其是在这等子大场合上的伪装表现……她便咬了咬牙,在众人都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心蕊已然挪动身子,朝着喜乐的方向,跪了下去。

磕了个响头,就听心蕊道:“姑娘饶命,奴婢有眼无珠,得罪之处,还望姑娘开恩,放过奴婢一次。”

说这话的时候,心蕊的嗓音略显颤抖,可苏子衿却知道,不是恐惧,而是不甘、愤怒!

喜乐倒是也不想如何,她这小姑娘天性耿直也不记仇,见蕊如此,心下便打算罢休一次,只是,她尚且还未表态的时候,就见苏子衿笑吟吟的看向心蕊,轻声道:“喜乐姑娘可是极大度的一个人,素日里她喜好饮酒,也算是如江湖中人一般爽朗,你不必害怕,她定是不会要你的命的。”

说着,苏子衿缓缓将视线落在了喜乐的身上,满是笑意的脸容上,瞧着极为美艳而不可方物,便是在场许多青年男子见了,都忍不住红了脸,暗道这女子极致诱人。

不过,这些人的眼神还来不及停顿,便见司言那冷沉到嗜血的眸光甩了过来,一时间众男子皆是撇开眼睛,不敢再看,生怕自己露出的哪怕一丝丝觊觎之色,被司言察觉,也要被宰了去!

一听苏子衿的话,孟瑶的瞳孔便不禁缩了缩,她下意识看了眼喜乐,见喜乐也是一副明白的模样,心下便不由一滞。

然而,下一刻,就听喜乐挑眼道:“世子妃此言差矣,这婢女如此侮辱于我,你说我要是放过她一次,会不会还有其他人骑上来撒尿呢?”

虽说是不文雅的话,可众人听着便是知道喜乐的意思了。

喜乐想来,是要杀了这婢女罢?

一旁苏墨见此,不由挑眉,心下倒是诧异,毕竟此番不过小事,而喜乐性子爽朗,原本该是不去计较才是,可如今这般模样,倒也是甚为奇怪……

苏墨的诧异看在一旁默不作声的司随眼底,不过司随心中倒是极为清明。苏子衿方才说喜乐不会杀这婢女,其实是在暗示喜乐‘杀’她,与此同时,她又提及酒……毫无疑问,这便是在用酒来诱惑喜乐,让喜乐径直便解决了这婢女。

喜乐的话一出,孟瑶的眸光便落到了苏子衿的脸上,那平静异常的眸底有一瞬间的晦涩闪过,只是即便如此,转瞬之间,她还是笑了起来,告罪道:“喜乐……喜乐姑娘是么?你说的不错,这件事心蕊有错在先,既然如此道歉也无法解了姑娘心头之恨,那边依着姑娘所言……”

说着,孟瑶眸光有叹息浮现,就听她道:“来人,将心蕊拉下去,杖毙!”

一声杖毙落地,含着无奈与心痛,可看在众人的眼里,却是喜乐的无理取闹、心狠手辣逼迫孟瑶不得已而为之。

这一招反将一军,倒是没有让苏子衿觉得惊讶,她知道,若是寻常女子,自己的心腹要被斩杀,大抵会抗争一二,可这件事落在孟瑶的头上,便是不同了。孟瑶很聪明,知道权衡利弊,或者说,再怎么舍不得,她也能够割舍的下。

只是,即便如此,苏子衿可从头到尾,都是要孟瑶痛,不是当真要借这样的小把戏将她如何!

“小姐?”心蕊瞪大眼睛,有些难以置信,她不懂,为何这般小的事情就要置她于死地?

只是,心蕊到底忘记了,无论她平日里多么‘高高在上’,也不过是一个婢女罢了,这样的婢女,便是如今孟瑶令人将她杖毙,在场也没有人同情她。

三纲五常、尊卑贵贱,她才是真正那个卑贱的!

孟瑶见此,却是叹息一声,不忍道“”“心蕊,你犯了大错,本相也无可奈何……”

心蕊和心蓝,是从她幼年时候便跟着她的,虽说她如今轻而易举便让人将她杖毙,可说到底,她心头还是在抽疼的。

心蕊闻言,心下立即便明白了孟瑶的意思,下一刻,她便将恶狠狠的眸光对准了苏子衿,厉声尖叫道:“苏子衿,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为了她家小姐,她愿意去死,可即便是死,她也要拉下苏子衿!

“左相养的一条好狗。”司言忽然冷然出声,清寒的面容看不出一丝情绪:“连大景的世子妃,也敢这般威胁!”

凤眸冷戾,司言的眸光划过心蕊的身上,吓得她立即便脸色苍白,半句话都说不出来。

孟瑶闻言,不由呼吸一顿,她下意识看向不远处的楼霄,却是见楼霄故作不知,只顾着与身边的大臣谈笑风生。

“还请世子、世子妃见谅,这婢子狗急跳墙才会如此无状,本相现下便让人将她杖毙!”心下有另外的主意升起,孟瑶面色平静,她朝着身后看去,便凉声道:“来人,把她押下去!”

随着孟瑶的催促声响起,就见有侍卫上前,一把将心蕊押住:“是,左相大人。”

那一头,被如此捉拿住的心蕊,却是不敢再说话,只一副愤愤不甘的模样,盯着苏子衿一动不动。

她知道,只要自己此番被‘押下去’,小姐一定会让人顶替她被杖毙……毕竟,她与小姐十几年的情谊,小姐定然要想办法保住她!

苏子衿见此,心下自是明白孟瑶想要偷梁换柱的打算。

轻笑一声,就听她漫不经心道:“阿言,方才她威胁于我,我想自己处置她。”

这话,便是向司言说的了,虽无撒娇的意味,可那稀松平常的口气,却是让在场之人都不由愣住,尤其是时刻关注着这头的楼霄,更是心中一滞,疼的他无以言喻。

孟瑶蹙起眉头,语气有些惊奇的模样,道:“世子妃要亲自处置她?”

瞧着孟瑶的模样,好似丝毫不知,只那隐藏于平静之下的冷厉,一闪而过,令人无法看清。

“世子妃,这婢女犯了错误,虽罪当诛杀,可世子妃若是要折磨她……岂不是太过残忍?”就在这时,有中年男子忽然站了出来,惹得众人皆是纷纷朝他看去。

只见那男子穿着玄色鹤羽长袍,看起来三十多岁,身材匀称、短须鹰眸,不是御史大夫孟伏又是谁?

孟伏有五女一子,其中孟瑶为长女,官拜一品丞相,而他的儿子孟艺更是年少有为,十六岁高中武状元,如今为骁骑校尉,想来再过几年,便可在官途上,更上一层楼!

“残忍?”苏子衿还没说话,便见言眸底深邃,语气沉沉道:“本世子可是记得,在东篱,但凡以下犯上的奴仆,皆可处以极刑,便是活剐生煎,亦是合理可行。怎的如今本世子的世子妃还没说如何处置,这位大人便如此着急?”

说到这里,司言停了下来,却是听苏子衿言笑晏晏,接着道:“难不成这位大人那奴婢有什么关系不成?”

说这话的时候,苏子衿依旧淡淡笑着,神色之间丝毫看不出其他的情绪,尤其是瞧着眼前的孟伏时,更是极为淡漠,俨然就像是在看初次见到的人。

“你!”看着对面笑吟吟的苏子衿,孟伏心中的厌恶顿时便浮上了心头。

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这笑容艳绝的女子,不是其他人,正是他从前以为的那个女儿,孟青丝!即便她眉眼长开了许多,他还是在第一眼便认出了她……那个……怪物!

“这位大人最好知道什么是轻重。”瞧着孟伏略显憎恶的表情,司言脸上的杀意一闪而过,薄唇冷冷吐出威胁来:“否则本世子不介意第一天来你东篱,便为你东篱的皇帝铲除一个不知礼教的臣子!”

司言的姿态,委实的嚣张至极,可在场之人却皆是清明,若是孟伏再如此冒犯下去,想来司言……一定会当场要了他的老命!

一瞬间,空气中的气压低沉的厉害,便是中央那热闹的歌舞,也难以令人感到丝毫的温暖之意。楼霄放下手中的杯盏,只衣袖下五指紧握,却依旧没有出声制止。

如今的场面,失礼在东篱,有错在孟瑶和孟伏……即便司言当真做出什么不合适的举动,也是不可厚非的。

随着司言的警告声落下,孟伏心下更是气的不行,他也算是德高望重的人,这些年高高在上惯了,如今被这样的小辈如此威胁,当着文武百官的面……如何叫他能够咽下这口气?

只是,孟伏才打算斥责,就见一旁的孟瑶偏头看向他,那眼中的警醒之意,看的孟伏顿时便收了怒意。

那一头,孟瑶已然偏过头看向苏子衿,歉然道:“父亲方才多有得罪,还望世子和世子妃见谅,大抵是世子妃生的有些像本相一个走失的庶妹的缘故……父亲才如此激动。”

庶妹?一时间在场众人皆是诧异,听闻孟家曾有个女儿,外室所生,天性残暴,不仅斩杀了自己的祖父,更是残害了无数府中小厮,差一点连孟伏等人都一并杀了去……可谓是极为可怖的疯子一个。

听着孟瑶的话,苏墨心头有怀疑顿时而起,苏子衿曾经呆着的地方,谁也不知道,虽说先前调查,确实为大景的孟家人,可如今瞧着孟瑶、孟伏的态度……会不会他的妹妹,曾是在东篱?

这般想法一冒出来,苏墨便不由有些震惊,关于孟家有弑杀祖父的妖女一说,他确实听过,可无论如何,他也不相信是苏子衿所为,可一思及苏子衿忽然要来东篱……一时间,苏墨心中想法,便有无数冒了出来,顿时混乱不已。

与此同时,墨白和司随却是齐齐将视线游离在了孟伏和苏子衿的身上,两人心下皆是有想法浮现,只一时什么都没有说。

“庶妹?”这时候,喜乐却又插嘴进来,一脸嫌弃道:“我说左相大人,你特么是明着骂人呢?且不说人家世子妃如何美貌,你们高攀不上,就是你那所谓的庶妹传闻,也是闹得沸沸扬扬,四国皆知,就那等子传闻中的嗜血魔头……人家世子妃弱不禁风的,怎么可能相像?”

一边骂骂咧咧的说着,喜乐还一边转而看了眼苏子衿,见苏子衿神色淡淡,她便挤了个得意的眼神,仿佛在说:你看我做的怎么样?够兄弟罢?

喜乐的话,委实是直白而无情,直接便损的他们孟家一无是处,高攀不起,听得孟伏吹胡子瞪眼,气得不行,便是孟瑶素来沉稳,也不禁有些脸色泛黑起来。

不过转瞬,孟瑶便看向苏子衿,笑容自然至极,道:“是本相失言了,世子妃如此天人之姿……”

“左相严重。”苏子衿从容一笑,打断了孟瑶的话,温软道:“本世子妃倒也不是计较之人,只是,本世子妃乃堂堂战王嫡女,对那些个庶出的,自是瞧不上眼,还望下次左相莫要将什么庶出的妹妹、庶出的姐姐的,与本世子妃相提并论,没得辱没了本世子妃!”

若说孟瑶最讨厌什么,自然便是嫡庶的说法,毕竟她最初便只是庶女,之所以现下所有人都以为她的是嫡女,还是要归功于她伪装的好,掩饰的好,只是,骨子里她还是厌憎自己的出生,就好像她一直在努力往上爬一般,就是为了摆脱低贱。

所以,苏子衿便故意要提及嫡庶,故意要让她心中的逆鳞被触及!

苏子衿的话一落地,果不其然,孟瑶心中的怒意汹涌而起,她抬眼看向苏子衿,执着酒杯的五指紧紧捏在一起,几乎要把酒杯捏碎。

见孟瑶不说话,司言便冷漠开口,面色寡淡道:“左相的婢女得罪了贵人,威胁本世子的世子妃,不知左相觉得,方才世子妃的提议,如何?”

司言的语气,显然是不容置疑的,只是他如今这么问出口,孟瑶心下虽有千万般的不愿,还是捏着拳头,攒出一个清丽的笑来:“世子客气,既然世子妃想亲自处置,本相自是会应允的,原本这事儿的罪魁祸首,也是心蕊。”

“左相可真是心善,”苏子衿闻言,笑眯眯的看向司言,轻声道:“阿言,让人先将那婢女押走罢,省的看着碍眼。”

“好。”司言点头,看向苏子衿的眸底有暖色划过,随即就见他挥了挥手,身后的孤鹜上前一步,径直便将心蕊带走了。

瞧着司言对着苏子衿温柔至极,看着其他人却宛若冰山的模样,众人皆是面面相觑,尤其是孟瑶,瞧着苏子衿那‘得意’的面孔,她心中更是有恨意森然涌现。

脑海中一次又一次的回忆起苏子衿被射入悬崖的狼狈模样,她试图稳下心神来,可见苏子衿依偎着司言,对她露出一抹艳绝的笑容来,她心下便是有不甘和屈辱一齐袭来。

眼底有血腥划过,孟瑶微笑着告了个罪,缓缓朝着自己的位置走了过去。

苏子衿……无论你变成何等模样,我也要将你撕碎!

……

……

夜宴结束的时候,已然是天色暗沉,天边乌云密布,有种山雨欲来的趋势。

钟离和楼宁玉踏上了马车,缓缓朝着右相府前进。

早在董良被捉住之前,钟离便已然邀了楼宁玉在他府中小住,虽说是小住,但两人却心知肚明,或许直到楼霄倒台,他们才会暂时分开,毕竟住在一处,素日里商议和布局,都要显得方便一些。

不过,这两人的结盟,其实也算是在朝堂上,有目共睹的了,只对于楼宁玉和钟离而言,其实不必掩饰什么,大大方方反而更有利于他们行事。

楼宁玉方一上马车,便闭上了眼睛假寐。只这时候,忽然传来钟离的声音。

钟离道:“三爷可是听过容青?”

这一声‘容青’一出来,楼宁玉心中便是一跳,好在他如今是闭着眼睛,否则那一瞬间眼底的情绪若是被钟离窥见了,想来事情便有些棘手了。

稳下心神,楼宁玉才缓缓扬唇,睁开如水的眸子,笑道:“宁玉在大景的时候,确也听过鬼面将军容青……只可惜,宁玉身处异乡,无法得之一见。”

曾几何时,楼宁玉其实也是心中仰慕苏子衿的,那时候他身处皇宫,犹如被囚的笼中鸟,心中倒是极为敬佩那些个英雄侠士。而容青……或者说,苏子衿,便是其中一个。

钟离闻言,却是不由笑了起来,就见那张清俊的脸容如清风明月,熠熠生辉:“当年他身处朝堂之际,我厌他、羡他,却不曾结交。如今众人皆是说他已然成了黄土一杯,可我倒是有些不信……”

“不信?”楼宁玉心中有些诧异,只面上分毫不显,笑道:“看来右相大人对他,有些执着。”

只有执着,才会在‘人死灯灭’的时候,还坚信他活着,只有执着,才会在三万人无一生还的时候,还谨记了三年!

“执着?”钟离反问:“三爷可知,他偷走了我一样东西?”

说着,他兀自一笑,淡淡道:“若是他没有偷走那样东西,我还尚可释怀,死了便死了。可他死了以后,有些东西……”

话音未完,就见钟离停了下来,也不知在怀念什么,眼底的恍惚之色,令人动容。可终归,他没有说下去,只停到一半,便不再说话。

楼宁玉瞧着,一时间不知所以。只是,现下的钟离,倒是有些难得的惆怅,往日里高深莫测的神色,也染上了伤感之色。

他不知道,苏子衿究竟偷了钟离什么东西,以至于整整三年,这厮还如此念念不忘,望有回响。

马车很快便抵达了右相府邸,自那以后,钟离便没有再开口了。楼宁玉见此,自是没有询问,他与钟离虽是盟友,但到底有些事情,不能太过操心……

等到两人各自回了自己的院落,钟离才唤来了自己的下属。

彼时,他正坐在窗台旁,手边有明灯璀璨,照着那张棱角分明的清俊脸容,很是好看。

钟离生的很好,俊美秀丽,既不太过阳刚,也不过分阴柔,他就像是雨后的春笋,略显青稚,却又风华无限,瞧着十七八岁的模样,丝毫不显年长。

烟京有女子为之痴狂,却没有人知道,钟离出自何处,也没有人知道,他父母亲族所处何方,只知道,当年年少的他独自一人上了烟京,一场科举之后,莫名的便成了炙手可热的状元郎。可有人衣锦还乡,他却只在烟京安身立命,不见家中族人庆贺。

最初的时候,还有人为之探究,只是无果之后,渐渐的,烟京的人也都开始习惯了如此一个孑然一身的钟离。

“相爷,”花影半跪在地上,禀报道:“据属下调查,苏子衿和孟家没有联系,此次来烟京,听说是司言向皇帝请的命,说是要领略各国风采……”

早先的时候,钟离便已然派了花影去调查,毕竟昨日蒋雄的事情,最后牵扯出了孟瑶……而今日,且不说孟瑶和孟伏对苏子衿的在意,便是那时候苏子衿和司言刚进大殿的时候,孟家那头的女眷,也都一脸惊惧的瞧着苏子衿。

这般来说,如今调查出苏子衿与孟家没有关系,钟离倒是不相信的。连花影都调查不出来,只能是苏子衿太过神秘的缘故!

见钟离沉吟,花影便请示道:“相爷,可要调查三王爷与苏子衿……”

“不必。”钟离打断花影的话,只垂下眸子,沉声道:“用人不疑,疑人不用。”

所谓盟友,不仅仅是在一条船上那般简单,若是不建立在信任的基础上,不用他人怎么设局,这条船也要自己翻了的。

想到这里,钟离忽然便问道:“可找到她了?”

这话一问出来,花影便不由顿了顿,随即他抬眼看了看钟离,才低声道:“相爷,我们的人手已然搜了大半个东篱……依然找不到。”

三年的寻找,钟离从未曾停歇过,可无论怎么找寻,那姑娘也如同消失了一般,再也没有踪迹。

钟离闻言,正倒着热茶的手下便是一顿,放下手中的杯盏,他便道:“继续找。”

说着,他缓缓执起杯盏,轻轻抿了一口。

花影心下一滞,有些心疼自家相爷,便壮着胆子,劝慰道:“相爷,三年了,那姑娘或许是死了……”

‘砰’的一声,就见钟离手中的杯盏突然落地,被摔得四处飞溅。

“相爷!”花影一惊,便立即跪地低头,拱手道:“属下知错!”

“她没有死。”五指拢起,钟离清俊的脸容浮现一抹冷沉,厉声道:“本相说了,她没有死!她只是被人偷走了!”

是了,他深爱的那个姑娘,只是被人偷走了而已,她不会死,也不可能死!

“相爷,属下……”瞧着这般有些执着到入魔的钟离,花影咬了咬牙,便狠心道:“属下找了许多地方,从最开始她失踪就找起,无论是官家府邸,还是山庄园地,都统统没有她的下落,当年那场雪崩,有人看见……”

花影的话还没说完,便觉有五指死死的掐住他的脖颈,他微微抬首,便瞧见素来文雅从容的钟离……那个聪慧而堪比圣人的钟离,此时正面露杀意,似乎要置他于死地。

就在花影觉得气息就要断开的时候,只觉身子一飞,整个人便被钟离扔到了地上。

不待他说话,钟离便冷冷道:“滚出去!”

“相……咳咳……相爷咳……”顺着自己的嗓子,花影断断续续道:“属下……咳咳……属下……”

“滚出去!”暴戾的声音再一次响起:“本相不想看见你!”

赤红的双眼,仿若染了杀伐一般,此时的钟离,再不是烟京闺阁女子人人爱慕的美好青年。

看着理智全消的钟离,花影心下一疼,却还是很快走了出去。

直到那脚步声渐渐消散,钟离的神色才缓缓恢复了清明。只是,他眸光落在天边那满是繁星的夜空时,一抹嗤笑忽然泄了出来。

闭上眼睛,耳边仿若有女子银铃般的笑声响起,她站在星河的面前,回头冲他笑容满面:“喂,你说咱们这般,算不算才子佳人的偶遇?”

“才子倒是真才子。”他笑起来,故意逗弄她:“佳人是不是真佳人……我就不知道了。”

“嘁!”她脸上露出不高兴的模样,哼道:“给你一点儿颜色而已,你以为我当真要做你的佳人啊?我将来可是要嫁给……”

“我不会让你嫁给他。”他打断她的话,神色极为认真:“很快,很快我就可以娶你了。”

“谁要嫁给你,”她脸色一红,转身做了个鬼脸,道:“想得美!”

说着,她偏过头,笑嘻嘻的便跑到了前头。

看着那渐渐消失在星空下的背影,一瞬间,心脏疼的仿佛要窒息,钟离睁开眸子,修长的手指紧紧捂着胸口,那处好似有什么炸裂开来,脑海中却是浮现着那女子的笑容。

他们都说她死了……死在了那场雪崩。

可唯独,他不信!

……

……

入夜微凉,孟府一派冷沉。

“三姐,”孟璇玑咬着红唇,难以置信道:“那个怪物……她……她回来了吗?”

说着,她双手缠上孟瑶的衣袖,惊恐的眼底满是不安。

“五妹,这事儿不是你操心的。”孟瑶平静的笑了笑,拨开她紧紧抓着的手后,伸手抚了抚衣袖。

“三姐,我……我怎么能不操心?”孟璇玑不可思议的瞧着孟瑶,尖声道:“她现在是世子妃了,身份那样尊贵,而且她今天不是还当众捉拿了大姐的贴身婢女吗?难道这样还不足以畏惧?”

瞧着孟璇玑如此激动的模样,孟瑶心下有一丝厌恶与烦躁,只暗中鄙夷这女子的愚蠢胆小。不过面上,她倒是丝毫不显现。

淡淡笑了笑,孟瑶安抚道:“五妹,今日我不过是要试探她一番罢了,你瞧着她如此火急火燎的处置着心蕊,可是明智之举?”

一提起心蕊,孟瑶心下便有些难受,深吸一口气,她便继续道:“你放心,当年的事情那么久远了,她便是要回来报仇,也有我和爹爹挡着,不是吗?”

孟瑶的话,显然是在敷衍孟璇玑的,毕竟苏子衿就是容青的事情,除了她和楼霄还有孟伏之外,几乎没有其他人知道。当年她也是因为和楼霄达成了共识,才全然确定了她的身份……故而如今,她自是不想同这愚蠢的孟璇玑多说什么,以免这蠢货坏了大事!

孟璇玑自然不知道孟瑶是敷衍自己,只一听孟瑶的安慰,她心下便是稳了几分,可到底还是有些不安,毕竟当年‘弑杀祖父’一事,她也算是陷害之人!

瞧着孟璇玑那副害怕不已的模样,孟瑶心中自然知道她在怕什么,只是她现下本是来找孟伏的,却是被孟璇玑先给缠上了,委实晦气的很。

就在孟瑶心中不耐之际,就听屋子的门被推开,露出孟伏阴沉的脸容。

心下一顿,孟瑶便立即知道,孟伏如今……也是恨不得杀了苏子衿!

“璇玑,你先回房歇着。”不待孟璇玑开口唤人,就听孟伏威严道:“为父有些事情与你三姐商议。”

孟伏的话一出,孟璇玑即便再怎么不乐意,还是得乖乖出去。

不多时,就见孟璇玑掩了门,很快便离开了,与此同时,孟伏却是看向孟瑶,语气有些发冷:“瑶儿,你也看到了吧?”

看到了什么?自然便是看到了苏子衿就是孟青丝,就是当年的容青!

“我们一直怀疑她没有死,如今她卷土重来……”孟瑶清丽的脸容有恶意浮现:“爹爹,是时候让她死个彻底了!”

原本三年前,他们便怀疑苏子衿没有死,因为怀疑,孟瑶才冒着风险,火烧林府,引诱苏子衿出现,只是那时,却没有见到苏子衿的踪迹……沉寂三年,直到前些日子,终于有人发现她在大景出现,至此才有了那一系列的委托暗影门的刺探!

孟伏闻言,却是皱了皱眉头,一想起司言今日的威胁,心下便不由一顿:“瑶儿,这一次,我们千万要不可掉以轻心,司言那里……”

“父亲放心。”孟瑶勾唇一笑,眸底有觊觎的情绪一闪而过:“我保证要让司言乖乖的舍弃苏子衿!”

当年楼霄都可以,难道司言就不行?

无论是谁,只要是苏子衿爱慕的,她孟瑶都要一一抢夺了去,让她痛不欲生!

……

……

------题外话------

喜乐(挤眉弄眼):苏子衿,你看我这样护着你,咱们是不是天下第一好?

苏子衿(无语):要酒就直说……

喜乐:哎呀呀,我哪里是要喝酒啊,我只是想为你分担一些甜蜜的负担而已,你看你也不能喝酒……我这是帮你,帮你!

苏子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