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飞剑山庄(上)/将军策:嫡女权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黎明时分,一队又一队的人马抵达飞剑山庄,此处位于高山之上,悬崖正是料峭,一个不慎,便是容易命丧魂归。

日出东升之际,司言和墨白一行人正到达飞剑山庄,接待的是山庄管事鬼七,听闻鬼七早年在江湖上是赫赫有名的杀手,不知何时金盆洗手,入了这飞剑山庄,做了其中管事。

在鬼七的带领下,司言和墨白等人,便朝着休憩的厢房而去。

一路上,鬼七都是沉默无言,墨白见此,便忍不住笑着开口道:“飞剑山庄倒是极为好客,听说这两日来山庄的人物许多……”

说着,墨白便抬眼朝着鬼七的方向看去,鬼七闻言,却只淡淡点了点头,回道:“这位公子所言不错,这两日来山庄的人委实许多,庄主那儿吩咐我们,尽量好生招待着,等着明日午后,再一同与大家说说关于那往生丹的事情。”

鬼七称呼墨白为公子,倒不是因为其他,而是墨白与司言来的身份便是武林盟主乔三丰的孙儿,乔颜和他的友人白公子。乔三丰不仅有长宁王妃乔乔这一个女儿,而且还有儿子乔正与乔宴,而乔正便是有一个儿子,唤作乔颜……如此一来,司言扮作乔颜,倒也是无可厚非的,毕竟乔颜也算是他的表弟。

鬼七的话一落地,墨白便不由挑眼,随即他看了眼司言,见司言依旧面容清冷,似乎不打算说话的意思。于是便接着道:“鬼七管事,不知你们这儿……当真有往生丹与否?”

墨白的这话一出,鬼七手中提着的灯盏不由一顿,随即便听他沉声道:“公子与乔家小公子前来,不就是为了往生丹?怎的如今又来问我们有没有往生丹了?”

说这话的时候,鬼七语气有股不悦的意思,听得墨白脸上的悲悯笑意愈发深了几分。也不知他在想着什么,好半晌都没有说话。

一时间,气氛很是尴尬,山顶上的空气微微透凉,天色尚且未亮,在鬼七的带领下,墨白和司言便住进了厢房之内。

等到鬼七离去之后,墨白便敲了敲司言的屋门。显然,司言并没有歇下,只听着敲门的声音,便径直打开了。

瞧着外头站着的清俊男子,司言脸色依旧冷漠:“何事?”

这般神色的司言,委实有些清冷的很,只落入墨白眼底,却是习以为然的。微微一笑,便见墨白一脸的缥缈,淡淡道:“这厢房……有些不同寻常。”

这话便是在提醒司言了,只是,他的话一出来,却是见司言没有丝毫惊讶的模样,瞧着那双波澜不惊的眸子,一时间,墨白便知道了,司言这厮想来是一早便发现了。

挑起眉梢,墨白忍不住道:“你竟然懂奇门遁甲之术?”

若非懂奇门遁甲之术,一般人是看不懂这厢房的诡异之处的,可司言这般不动声色的便发现了……俨然对奇门遁甲之术有些研究。

“略知。”司言冷着一张脸,神色很是静默。

原先司言倒是不懂奇门遁甲之术的,但自从和苏子衿从幽蝶谷回来之后,他便开始对这些感到一些趣味,渐渐的自己也看一些类似的书籍,后来与苏子衿成亲,更是在苏子衿的指点下,更精进了一些。

墨白闻言,只微微颔首,心下对于司言这般冷脸的人,到底没有多少欢喜。想了想,他便抿唇笑道:“你打算怎么破这阵法?”

在这里,墨白自是不会唤司言世子,毕竟此间不仅仅他们二人清醒着……

这处厢房统共有八个房间,而这八个房间全都处在一个阵法之中,稍有不慎,便是容易落入机关之下……尤其是对熟睡的人来说,极为危险。

这八个房间里,基本每个房间都有人住着,瞧着如今点灯的,也只有四个,其中还是司言和墨白各一个……也就是说,察觉有不对劲之处或者说不安心的人,仅有四个,其余四个皆是睡得安稳,几乎没有察觉的意味。

墨白的话一出,另外两间厢房便是有了动静,不多时,便见一男一女各自从自己的厢房内出来。

那男子大约三十岁左右,生的倒是平平无奇,一双眸子却尤为锐利,瞧着俨然便是武艺高强之辈。而女子极为特别,她生的极为妩媚,不是苏子衿的那种纯粹的媚骨楚楚,而是带着一股勾人的妖媚,便是她的衣裳与眼神,也同样火辣十足。

“两位公子失礼了。”那男子抱拳道:“在下旬问天,华山派大弟子。”

“小女子夭夭……”这时候,那妩媚的女子朝着司言勾起媚眼,语气却是有些热辣:“不知公子是何人?”

这般明目张胆的勾引,看的那旬问天好一阵摇头,他自诩正派人士,自是瞧不得这般妖艳的女子。

只是,司言闻言,却是丝毫没有回答的意思,便见他看了眼墨白,淡淡道:“把其他人都叫起来。”

落风等人被司言留在了外头,故而如今入内的也只有墨白和司言两人。

听司言这般说,墨白心下以为他是在吩咐他,正觉无言,却见司言已然迈开步子,朝着另外的厢房而去。

旬问天和墨白见此,两人立即便明白了司言的意思,于是下一刻,两人便也跟着去另外的厢房,打算唤醒里头的人。

唯独那个唤作夭夭的女子,被司言无视之后,不由微微一愣,神色倒是有些不喜,只那抹情绪转瞬即逝,便见她步子一动,便妖娆的扭着细腰,朝着另外的房间而去。

不多时,四个厢房的人都被惊醒了,一时间便都纷纷开了门。乍一见外头这四个人,他们都有些惊诧和不解,只唯独其中一个娇小清丽的女子在看到司言和墨白的那一瞬间,眼底闪过惊艳之色。

“这怎么回事?”其中一个男子模样清秀,一出来便皱眉问道。

“呔!”另一个略显粗犷的男子道:“好好的,竟是扰人清梦!”

“哼!”这时候,夭夭冷笑一声,媚眼丝丝道:“这清梦可保不齐要变成噩梦的!”

夭夭的话一落下,这些个还没睡醒的便都不由一怔,俨然是听明白了她的话。

“怎么回事?”这时候,那小巧玲珑的女子皱眉道:“莫不是这飞剑山庄有什么问题?”

“紫嫣,”那清秀的男子看向这小巧玲珑的精致女子,安抚道:“你莫要害怕。”

唤作紫嫣的女子摇了摇头,神色很是清纯:“岚师兄,我无妨的。”

说着,紫嫣便不着痕迹的朝着墨白看去,那欲语还羞的眼神,落入墨白的眼底,倒是有些无趣至极。

这时候,旬问天便解释道:“我们的这处厢房恐怕是有机关阵法,叫醒大家也是想让各位小心为上……”

旬问天的话一出来,其余几个人都不由皱起眉头,只这时候,那一旁默不作声的男子忽然咬牙道:“咱们去找萧何,看看他到底是几个意思,怎的一边又要盛情款待,一边又要暗害我们!”

说着,那男子便一副打算冲出去模样,可在场众人与他并不熟识,便也就没有阻拦。只这个时候,那男子还未走出去,众人便觉整个山头皆是一震,随即而来的,便是天色暗沉下来,连带着地面……也开始塌陷下去。

“啊!”紫嫣下意识的尖叫起来,面色满是惊恐。

墨白神色不变,只朝着司言看去,却见这时候,夭夭突然便是朝着司言的方向倒去,俨然便是想要来个美人入怀。

司言显然亦是察觉到了,可如今这地面塌陷,他却是很难动作,于是下一刻,便见他伸出手,拽了一旁的旬问天,便挡在了夭夭的面前。

如此一来,夭夭便顺势倒在了旬问天的身上,而旬问天整个人亦是一僵,想要推开夭夭,可却又因着这情势的缘由,无法动作。

直到一群人皆是掉入塌陷的方位后,这震动才停了下来。

一时间,四周暗沉下来,这看不见天日的景象,仿佛身处漆黑的地下一般,即使胆大如夭夭,也一时间有些害怕。

只是,她到底不知道自己贴着的不是司言,而是旬问天,毕竟方才她扑过去的时候,天色已然暗了下来。故而,这个时候,她脸上便有妖媚的笑意浮现,咬唇道:“公子,人家害怕……”

话音刚落,便见这时,有夜明珠的光芒忽然亮了起来,顿时黑暗驱散,四周皆是明亮。

在看到那张平凡无奇的脸容时,夭夭整个人一噎,脸色立即便沉了下来:“怎么是你!”

说这话的时候,夭夭脸色很是差强人意,看的旬问天心下不悦,立即便推开了夭夭,不屑道:“你以为我想?”

说着,旬问天立即便朝着司言的方向看去,眼底有股淡淡的不悦升起,夭夭见此,心下自是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咱们先想想怎么出去吧!”那清秀的男子忽然出声,顺势便将摔坐在地上的紫嫣拉了起来。

司言面无表情,他大抵逡巡了下四周,发现方才原本是八个人,现在少了一个,而那人……便正是刚才要出去找萧何理论男子。

墨白显然也是察觉到了这一点,就见他端出一个笑来,如溪涧青松一般,缓缓道:“不妨我们先进去瞧一瞧?”

墨白的模样,可谓是极为正派且温润,便是在场之人初次见到他的,也不由的有股子信任之感油然而生。

一众人面面相觑的看了看对方,便见紫嫣点头道:“也好。”

说着,一众人便朝着那黑暗的一处而去。

为首的是司言打头,随之便是墨白,司言手中有夜明珠,又加之他心下不甚畏惧,众人自是也乐的轻松,唯独夭夭拧着眉,一双狐媚的眼睛落在司言的身上,流连忘返。

“公子唤作什么?”这时候,紫嫣似乎是鼓起勇气一般,上前走到墨白的身侧,羞红着脸道:“若是互通了姓名,也好有个照应。”

说着,紫嫣便自顾自的介绍了起来:“小女子唤作紫嫣,昆仑派弟子,那是小女子的师兄岚风……”

随着紫嫣的介绍落下,唤作岚风的清秀男子便朝着墨白抱了抱拳。墨白见此,圣洁的脸容浮现一抹温和的笑来,他道:“在下白子夜,那是友人乔颜。”

“乔颜?”这时,那略显粗犷的男子拧眉,说道:“可是乔盟主的孙儿乔小公子?”

见这男子的神色,墨白心下有些诧异,显然这男子是认得乔颜的,若是如今说司言便是乔颜……未免有些牵强。

就在墨白兀自掂量的时候,便是听那一头,司言冷峻道:“不是。”

一声否认落在,便是让那男子眉眼舒展起来,想来便是同名的缘由了。墨白心下顿了顿,便见难男子又道:“在下子虚真人座下十六弟子回深。”

子虚真人,近几十年出现在江湖上的一个老道,听说有几分道法术法的,在江湖上也算有些名气。

见司言依旧没有反应,回深不由皱起眉头,好在墨白无奈,便笑着回道:“原是子虚真人的弟子啊,倒是失敬失敬。”

听着墨白的话,回深脸上的不悦好歹是收敛了一些。于是乎,夭夭和旬问天便也跟着介绍了一二,七个人也算是互通了姓名。

司言拿着夜明珠,一路走去,神色也极为认真,只这个时候,却是见前方有一堵墙,瞧着便是没有出路的意思。

这般一看,司言便停下了步子,而众人一直留意四周,见司言停下,便也都跟着停了下来。

夭夭见此,便不由娇声道:“公子,怎的不走了呢?”

一边说,夭夭还一边朝着司言的方向凑去,那一副没有骨头的模样,大抵是个男人见了,都要酥软几分。

只司言却是冷着脸,在夭夭还没靠近自己的时候,便漠然道:“再上前一步试试。”

不过短短几个字,气氛一时间压抑起来,那冷然的气息遍布四周,一众人皆是愣住,便是夭夭也不由一顿,心下有寒气冒气。

脸色微微一僵,夭夭便不以为然的上前,吐气如兰道:“公子~”

然而,还没等她靠上去,便见司言长袖一挥,一道刚劲的内力汹涌而来,惊的夭夭整个人往后一退,若不是躲避及时,非要被一掌击碎不可!

‘砰’的一声,随着那掌风落下,径直便击到了对面的石壁上,有大块大块的石头被击成碎渣,瞧着有些可怖。

一时间,众人看向司言的眸光皆是变得惊骇起来,大抵对于眼前这青年的武艺极为震惊。

眼底涌起一抹冷色,夭夭眯起那媚眼,却是没有再说话。

只这时候,司言却是冷冷偏过头,凤眸落在夭夭的身上,丝毫没有感情:“没有下次。”

言下之意,便是下次便不是夭夭能够躲得开了。

这话一出,众人皆是没有反驳,诚然,司言方才不过是以示警告罢了,若是他当真用上几分认真,想来夭夭定是要躲避不过。

冷哼一声,夭夭脸上又恢复了那娇媚的笑来:“公子何必动怒?夭夭不过是与公子开玩笑罢了。”

司言对此,显然亦是冷漠至极,唯独墨白忽然一笑,淡淡道:“夭夭姑娘可是莫要同乔兄开这等子玩笑,乔兄府上有娇妻美貌,两人亦是恩爱非常,怎的容得第三人呢?”

江湖与朝堂不同,朝堂上三妻四妾许多,可江湖却也有一些神仙眷侣的,故而墨白的话一出来,夭夭便不由一顿,随即便听她哼了一声,倒是不再说话。

“乔兄,前头可是有什么问题?”笑了笑,墨白便看向司言,问道。

“堵住了。”司言薄唇抿成一条直线,漠然道:“我去看看其他方向有没有路。”

说着,不待众人反应,司言便朝着四周而去,墨白见此,便也就自发的跟了上去。

……

……

当日巳时,飞剑山庄脚下,有马车停驻。

不多时,马车内的人便递了一张拜帖,在山庄奴仆的带领下,进了山庄里头。

一边走,那奴仆还一边笑道:“百里公子这边请,庄主现下大抵是在大堂招待宾客,所以小的便是先来来恭迎一番。”

奴仆口中的百里公子,此时正着一袭张扬的红衣,唇红齿白,好生俊俏魅惑。他身后跟着三个随从,清一色皆是秀气的男子,不过瞧着浑身散发的那股子气势,却是有些冷冽杀伐。

奴仆的声音落下,便见那百里公子微微颔首,却是没有说话,只一想到铸剑的隐世大家百里家,那奴仆便也就不敢说什么,心中暗道这些个贵人脾性太大。

不多时,几人便很快进了大堂,瞧着那满堂宾客,大抵有一百多人。而且,若是仔细去看,这一百多人皆是神色各异,手执刀剑,俨然便是江湖中人。

这时,大堂正前方,有精致的竹帘微动,一时间,在场之人皆是停下了交头接耳,纷纷朝着竹帘看去。

微微垂下眸子,那百里公子低声问道:“竹帘里头,是你们庄主?”

“不错。”那奴仆自豪一笑,说道:“我们庄主素来喜清幽,爱竹如命。”

随着这奴仆的声音落下,便听竹帘里,有男子沉声道:“今日萧某有幸结识各路英雄豪杰,当是令人欢喜之大事。只萧某听闻一件怪闻……”

说到这里,那男子便顿了顿,继续道:“那怪闻说是往生丹存于我飞剑山庄之内,握于我萧某手中,委实有些荒唐过头。”

萧何的话一出,在场之人便是都炸开了锅,这时候,有青年忽然执剑起身,大声质问道:“萧大庄主此言,便是说往生丹不在此处了?”

听着这青年的问话,竹帘外的鬼七不由皱起眉梢,俨然对于此人的不敬行为,有些不悦之意。

只这个时候,萧何却是一笑,回道:“萧某就问一问这小兄弟,若是你得到往生丹,可还会大肆宣扬,闹得人尽皆知?”

此言一出,众人皆是沉默下来,诚然如萧何所言,若是他们得到往生丹,想来不会轻易让他人知道,可如今萧何手中存着往生丹一说,几乎整个江湖都悉知一二。

“哼,在我看来,这消息并不是萧大庄主宣扬出去的,”那青年却是不屑,便又道:“应该是被他人瞧见,才如此传扬了出去罢!”

此人言语委实犀利,直逼人心,听得一众人便更是沸沸扬扬起来。

顿时,便有另外的青年上前,说道:“陈兄弟说的不错,早年前我们江湖便是有这样的规矩,但凡得到往生丹的,都要告知大家,如今萧大庄主这般小家子气的掩饰,难道不就是破坏了江湖规矩?”

往生丹乃江湖人人悉知的圣物,早年的时候,乔三丰得到往生丹,便已然被众人觊觎,后来乔三丰作为武林盟主,为了怕众人争抢,闹得武林大乱,便开了一场英雄大会,立下这般规矩:但凡得到往生丹的人,都得昭告天下,与此同时,天下之人莫敢与之争夺,否则就是与整个江湖为敌,乔三丰为首的自是会先一步讨伐他!

只如今,萧何若是得到了往生丹却不昭告天下,俨然就是坏了江湖规矩,这样一来,他们这些个江湖之人率先讨伐,也不无道理。

瞧着这些个江湖人如此模样,站在门槛处的百里公子不由弯唇一笑。这天下人到底本性自私,以人家坏了规矩之由公然上门抢夺……竟是还如此冠冕堂皇,委实有些不厚道的很!

那青年的话落下,便是见竹帘内传来萧何不怒反笑的声音:“我萧何行得正、坐得端,若是得了那往生丹,怎会隐瞒?再者说,若是江湖之人皆是以为往生丹在我飞剑山庄,如何只有诸位前来?诸位可莫要被有心之人蒙蔽了才是!”

江湖之人无数,可在场百余人中,却不都是高手,若是仔细数去,大半部分都是各个门派派来的代表。之所以派了代表前来,无疑便是对此事不太肯定的意思。

听着萧何的话,在场众人却是议论纷纷,有人认为萧何确实没有拿了那往生丹,也有人以为,萧何如此不过是在欺骗大众,更甚至,有人觉得萧何定是早已服下这往生丹,如今即便再怎么找,也是丝毫找不到的。

正是时,红衣蹁跹的少年郎忽然踏了进来,滚滚浊世之中,一枝独秀,惹人青睐。

“听闻萧大庄主盖世英名,怎的今日偏生躲在竹帘之内,不敢示人?”缓缓走上前去,他手中折扇微微一开,露出一张倾城的面容来:“莫不是萧大庄主吃了什么,以至于面色有异?”

所谓吃了什么,自是在说吃了往生丹了,毕竟听人说起,初初吃下往生丹的人都会瞧着与常人不同,譬如面容上的红润、譬如年老之人变得年轻……这些说法,总之云云,但无论哪一个,都能构成萧何私吞了往生丹却不告知天下之人的‘罪状’!

此言一出,便是那些个惊叹于这少年风采的人,皆是回过神去,反而怒目直视那竹帘之内的暗影。

若是当真如这少年所说,往生丹已然被萧何吞下腹中……又该如何?他们不就是白跑了一趟?

如此想法一冒出来,众人便有种被欺骗的深恶痛绝,下一刻便见一个接着一个的青年起身,朝着竹帘怒道:“萧大庄主难不成不敢见人?”

“放肆!”鬼七上前一步,冷厉道。

“鬼七,退下罢。”浑厚的声音落下,不多时便见竹帘微微一动,有青衣男子缓步出现。

一时间,众人便皆是朝着那男子看去,只见那男子大约三十多岁的模样,眉眼很是俊朗,浑身上下皆是散发出一股子儒雅而温和的气质,瞧着便是令人忍不住敬仰一二。

这男子,大概便是江湖和朝堂之上,人人悉知却又无法窥见真容的萧何,萧大庄主了。

彼时,便见萧何朗声一笑,淡淡道:“小公子姓甚名谁,可有拜帖?”

这话一出,众人的视线便又纷纷落到了百里公子的身上,那身后的奴仆闻言,不由率先弓身,焦急的回道:“庄主,这是百里家的少主,方才您正在会见诸位宾客,小人收了那拜帖,便将这位少主带进来了。”

百里家的少主?一时间,众人皆是炸开了锅,纷纷对他刮目相待,这百里家的少主可是有些出名的,虽不常见人,但听人说是疆南第一公子,如今看来,也正是实至名归!

“这百里家的少主可是后生可畏啊!”

“不错不错,听说早年便在疆南出了名,没想到竟是这般气韵!”

“模样生的俊俏,大抵是随了他娘!”

“有幸得之一见,可谓是妙哉,妙哉啊!”

……

……

一时间,众人便又开始纷纷赞叹起来。大概由于百里家在江湖的地位极高,这些个人一见到这唯独的少主,便有些心存巴结起来。

只那一头,百里少主却是一笑,那极艳的脸容,顿时惹得在场好些个女子险些尖叫。这般容貌,便是女子……也丝毫比不得啊!

“在下百里奚,”他微微抿唇,拱手道:“见过萧大庄主!”

萧何一顿,心下也不知在想着什么,好半晌才复又道:“原是百里家的少主,失敬失敬!”

说着,萧何便笑着看向身边的奴仆,吩咐道:“来人,给百里少主搬张椅子出来。”

“不必了。”此话堪堪一落地,便是听百里奚笑着打断道:“我有一友人在萧大庄主处,不知萧大庄主可是见到他?”

“哦?”萧何一愣,随即笑道:“百里少主友人姓甚名谁?”

“乔颜……”百里奚道:“乔三丰的孙儿乔颜!”

‘哄’的一声,众人皆是诧异起来,没想到乔颜竟是也来了,那是不是意味着……武林盟主也在关注此事?

“百里少主大抵是记错了。”萧何不解道:“萧某并没有收到乔家小公子的拜帖。”

说着,萧何看向一旁的鬼七,问道:“鬼七,这拜帖之中,可是有乔家小公子的?”

“庄主,并没有。”鬼七拱手道:“若是有乔家小公子的,属下一定会与庄主先知会一二。”

萧何闻言,便点了点头,随即笑道:“恐怕要让百里少主失望了,飞剑山庄确实未曾接纳过乔家小公子。”

此话一出,便是极为诚恳之意,然而,下一刻,便是见百里奚忽然一笑,勾唇道:“萧大庄主,乔家小公子可是在我的注视下进了这飞剑山庄的,难不成我百里奚会说谎?”

“是了,”似乎是想起了什么,百里奚便又道:“乔家小公子进来之前曾说过,他受了乔盟主的命,才上这飞剑山庄,莫不是在这飞剑山庄发现了什么……才如此消失了去?”

言下之意,便是乔颜是被飞剑山庄的人谋害了,因着发现了萧何有往生丹的秘密……才被害了去。

此番言论一出,便是惹得一众人议论纷纷,尤其是一些自诩正派人士,更是义愤填膺,要萧何交出乔颜。

毕竟乔颜是乔三丰的孙儿,乔三丰曾是正派人士,如今当了盟主,便是统领着正派的意思,以此也是压制了某些邪教,难得江湖有些平静。

“百里少主可是有趣。”萧何闻言,不由摇了摇头,说道:“为何百里少主要看着乔小公子进这飞剑山庄,而不是共同进退?”

这话,便是在质疑百里奚的话的意思了。

只他的话一出,百里奚便哈哈一笑,有些邪魅狂狷道:“萧大庄主可是更有趣的,谁人不知你飞剑山庄危险重重?乔颜那家伙既是来探查这等子秘密的事情,难保就不会被人杀人灭口了去!”

说到这里,他睨了一眼萧何,继续道:“只是我倒是没有想到,萧大庄主竟是当真干了那般事情……妄图掩饰乔颜进过这飞剑山庄的事情!”

此话一出,众人便皆是风向转到了百里奚的身上,原本他们便是想要从萧何身上得到往生丹的消息,如今百里奚的话,更是直逼萧何,再加上百里奚言语之间不是作假,众人便都纷纷倒戈,怒意满满的瞧着萧何。

萧何皱起眉头,便道:“我萧某从未觊觎过什么,如此突遭横祸,委实有些无趣的很,依着百里少主的话,萧某便是当真藏了往生丹,给乔小公子发现了?”

“难道不是吗?”百里奚还没回答,一旁便有人哼声道。

“荒唐!”萧何道:“我萧某需要那往生丹做什么?若是当真有,早早便服下了,如何还会拖到如今被人发现?”

萧何的话,简直是义正言辞,听得众人更是面面相觑,素来这些年,江湖上却是没有说萧何是会武艺的,这样的一来,他即便拥有往生丹,也没什么用处了,毕竟在江湖上,大多数人求往生丹,都是为了称霸武林,而不是什么延年益寿。

“萧大庄主怎么会没有想要拥有往生丹的理由?”这时,百里奚忽地一笑,眉眼璀璨道:“听说萧大庄主有妻死去多年,至今仍未再娶。”

百里奚的话一出,顿时便震惊了在场的人,所有人都瞪大眼睛,眸底布满不可思议的神色。

诚然如此,可萧何的妻子早在二十年前便已然香消玉殒,这件事几乎人人皆知,即便如今得到往生丹……也丝毫无法将其复活。

除非……一时间,众人皆是灵光一闪,除非得到上好的冰棺或者灵珠封存尸身,否则几乎没有长存的可能!

只是,如若百里奚的话没有出错……那么萧何是不是当真就得了往生丹,当真为了救活亡妻?毕竟依着萧何对亡妻的悼念便可悉知,他心中对她很是爱恋。

看着众人的神色,百里奚脸上的笑意愈发浓烈了几分,却见她微微一笑,说道:“萧大庄主,你说我说的对不对呢?”

此话一出,便见萧何脸上有杀意一闪而过,那双温和的眸子有冷色划过,却极为迅速,以至于众人皆是捕捉不到。

下一刻,便见萧何一笑,叹息道:“不得不说,百里少主的想的有些玄乎,萧某亡妻早年逝世,若是早二十年能够得到那往生丹,萧某自是会如百里少主所言。可如今亡妻已逝,便是萧某再要找回那往生丹,也是没有用了。”

说着,萧何摇了摇头,一副妥协的模样,道:“既然百里少主执意说乔小公子正在飞剑山庄,那么百里少主不妨也留下来住上两日?顺带着,萧某敞开飞剑山庄的大门,任由公子与诸位探查……如何?”

萧何的话音落地,在场众人皆是点头赞同起来。

只唯独百里奚幽幽然一笑,眸底染上一丝不易察觉的光芒来。

……

……

另一头,司言和墨白等人依旧困在暗沉的地下,一群人好不容易才离开方才的地方,走入一个黑漆漆的小道之中。

四周寂静无声,仿若置身于无人之境,若不是夜明珠的光亮还能照明周围,俨然就是毫无生气。

司言一路走去,脚下更是小心万分,只这时,忽然一声‘咔擦’的声音传来,在这黑暗之中,显得极为惊人。

“不好,有机关!”墨白凝眸喊了一声,不待他话音落下,便见后方的位置,有飞剑射了过来。

一时间,众人皆是执剑去抵挡,尤其是站在最末端的岚风,更是惊慌失措的护住紫嫣。

可奈何通道极为狭窄,其余的人便是想伸手为岚风拦住一二,也全然无法做到,唯独岚风身后的旬问天尚且能帮衬着岚风一些。

只是,岚风到底武艺不精,不过片刻,那羽箭仍在继续,岚风已然率先中了箭,兀自倒了下去。

“岚师兄!,你怎么样了!”紫嫣见此,不由惊惧的打算俯下身子去拉岚风。

只是,她堪堪要低下身子,便见另外一把羽箭朝着她门面而来,原本倒地的岚风见此,便立即用尽浑身气力,一个跃起,便径直为紫嫣挡住了那支箭。

一声闷哼声响起,随着岚风一口鲜血喷涌出来,他便立即闭上了眼睛,无声倒了下去。

而彼时,那羽箭诡异的竟是停了下来,也不知怎么回事,悄无声息起来。

旬问天见此,顿时便弯腰去探岚风的鼻息,果不其然……岚风已是丧了命去。

“死了。”叹了口气,旬问天道:“紫嫣姑娘节哀。”

此话一出,便是惹得紫嫣立即哭了起来:“师兄!岚师兄!是紫嫣对不起你啊!岚师兄!”

紫嫣哭的梨花带雨,小小的肩膀耸动起来,甚是惹人怜爱,在场的,唯独夭夭一副嫌弃的模样,催促道:“咱们快走吧,不要等到那玩意儿再射过来,可是平白落了性命。”

说着,夭夭便一边推着回深,一边朝着前边儿走去。

回深皱了下眉毛,正打算说什么,却感觉到身后墨白朝着前边儿走去,他回过头去,便正是看见司言和墨白,两人已然朝着前方走去。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