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飞剑山庄(下)/将军策:嫡女权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谁!”随着这一冷厉的声音落下,苏子衿便看了眼身侧的青书,而青书亦是在一瞬间便转过身去,手下迅速的从袖中取出一个物什。

“谁在这里?”低喝声再一次响起,不多时便见有三个黑衣青年眸光犀利的朝着苏子衿的方向走来。

直到瞧见苏子衿一行人,那三人才停下步子,手中烛火举起,仔细打量道:“你们是何人?”

这话方一落地,便见青书忽然转过身,那张清秀的脸容不再,只瞧着苍老起来,俨然便是鬼七的面孔。

一看见来者是‘鬼七’,那三个黑衣青年便一愣,随即拱手道:“鬼七管事。”

青书见此,便不着痕迹的看了眼苏子衿,见苏子衿朝着他点了点头,他才沉声道:“今日这里可有什么异样?”

低沉的嗓音,完全就好像是鬼七在说话一般,听得那三个青年都一时间没有起疑。只是,他们到底不知道,眼前的不是鬼七,而是扮作鬼七的青书。

一早在入这飞剑山庄的时候,苏子衿便让青茗连夜做了一张人皮面具,而这张人皮面具,自是按照鬼七的模子来定。

飞剑山庄极为有名,鬼七在这飞剑山庄也算是劳心劳力,这些年萧何不出面处理的事情,都是鬼七一手包办,如此一来,鬼七的面容便是众所皆知,便是苏子衿没有见过鬼七的人,也可以轻易拿到鬼七的画像。

于是,因着心中存着一丝有备无患的严瑾心思,苏子衿便是青茗做了个鬼七的人皮面具,未曾料到,现下便这样快的用上了。

如今夜色极深,光线昏暗,这些人自是很难分辨出眼前的人究竟是不是鬼七。尤其青书的身形和鬼七很是相似,同时再刻意压低了嗓音,伪装成鬼七的模样,自是万无一失。

这一头,那为首的青年闻言,便拱手道:“暂无异样。”

说着,他抬眼看向苏子衿的方向,疑惑的问道:“管事,这公子是……”

“百里少主。”青书面不改色,淡淡回道:“庄主让我带着百里少主一行人前往东厢房,你们可要将外头守住了,莫要让其他人闯进来,坏了庄主的大事。”

一边说,青书一边面色严肃,那副认真的样子,俨然和鬼七一模一样。

那三个青年闻言,只点了点头,心下以为这百里少主与庄主是一派的,便没有多问什么,毕竟他们不过是下属,庄主的大事,也轮不到他们来过问什么。

“管事和少主这边请。”为首的青年颔首,微微伸出一只手,恭敬弯腰道。

青书神色不动,苏子衿见此,亦是笑着点了点头,全程一群人都表现的极为从容而严肃,仿佛当真是领了萧何的命令一般。

不多时,一群人便来到了东厢房的院子处,青书见此,便大抵吩咐了声,径直就让那几个青年暂且离去。

一时间,整个院落便只剩下苏子衿几个人。

看了眼苏子衿,青书便将手中的烛盏递了上去,低声唤道:“主子。”

苏子衿微微颔首,接过了青书递来的烛盏,便淡淡嘱咐道:“这里极有可能存着机关阵法,你们小心一些,跟进我了。”

说着,苏子衿便兀自上前,朝着几个院落逡巡过去。

青书等人见此,便也就一言不发,跟着苏子衿而去。几个人离得极为近,似乎生怕苏子衿遇到什么危险一般,一群人都是紧紧盯着苏子衿的背影,丝毫没有敢松懈的意思。

这时,苏子衿已然注意到了地面的一道划痕,瞧着那划痕,苏子衿便凝眸,将手中烛盏递到青书手边,她道:“青书,你先拿着。”

青书闻言,便立即伸手接过了苏子衿递来的灯盏。

这时候,苏子衿弯下腰,缓缓蹲下身子,朝着那划痕之处仔仔细细的看去。就见那最左边厢房的门槛前,有极为细的划痕,那划痕瞧着像是由锋利的兵器造成,却又意外的,有些力道轻的奇异。

心下有念头升起,苏子衿便看向一旁的花盆,她缓缓靠近那处,青书亦是将手中的灯盏缓缓递了过去。

花盆泥土的边沿有非常细的一道痕迹,那痕迹几乎是与划痕一致,若非仔细看去,很难察觉的了。

伸出手,苏子衿没有丝毫犹豫的便搬开了其中有痕迹留存的那一盆花,花盆被移开的时候,俨然可以瞧见里头存着一颗石头。

那石头大约拇指大小,只瞧着那色泽……苏子衿便顿时明白了怎么回事。

这划痕,不是什么剑痕刀痕,而是隐藏的阵法!自划痕处开始,整个范围之内,便都是身处阵法之中。

不紧不慢的起身,苏子衿一言不发的走到了另一头,不待青书说话,她便又从那地方将另外的一盆花搬起,瞧着底下那一模一样的石子,苏子衿不禁低声道:“困龙阵……”

若是她没有看错,这俨然便是困龙阵。只这困龙阵她唯独在书上看过一句提及,却从未真实的见过。

想了想,苏子衿便吩咐道:“青书,剑拿来。”

青书闻言,立即便将自己腰际的剑递到了苏子衿的手边。苏子衿沉默着接过那利刃,二话不说便径直将剑拔出,尖利的剑尖划过地面,拉出‘滋滋滋’的声音,不多时,便见两边石子一动,花盆自动的便移开,露出那几颗小石头。

将剑还给青书,苏子衿便立即起身,朝着最左边的那个方位而去。只这个时候,地面忽然一震,青书眸光一冷,便朝着苏子衿而去。

只是,那震动不过是在一瞬间的事儿,下一刻,青书还来不及移动,整个人便堕入黑暗之中。

与此同时,苏子衿亦是毫无征兆的掉了下去,只是,出乎她意料的是,她还没落到地面,便是被强劲有力的臂膀接住了,以至于她倒是没有摔个生疼。

心下一愣,她以为抱着自己的是青书,于是抿唇,她便淡淡吩咐道:“青书,把我放下来。”

随着她这一声吩咐的落下,那人亦是将她放下,只是,落下的那一瞬间,她鼻尖忽然传来淡淡的檀香味道,那令人心安的香气极为稀薄,可在那一瞬间,苏子衿便是知道,方才接住她的人……不是青书!

如此一想,苏子衿便立即打算往后退两步去,只还没有等到她动作,便是听那一头,男子低声叹道:“世子妃,你踩着本国师的脚了。”

一时间,苏子衿蹙起眉梢,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两步。等到她站稳了,才抬眼看向那道身影,凝眸道:“国师大人怎的知道是我?”

一边说,苏子衿一边顺着微弱的光芒看去。果不其然,那白衣蹁跹的清俊男子,确实是墨白。

墨白神色似乎不那么愉悦,便见他弯下腰,自顾自的将落在地上的夜明珠捡起,大抵是由于方才要接住苏子衿,这夜明珠便是掉在了地上。

伸出手从怀中取出帕子,他小心翼翼的捻起夜明珠,仔仔细细的擦拭了起来。顿时,这幅光景有些诡异十足,可墨白神色倒是依旧如此,手下动作亦是缓慢,直到夜明珠擦拭干净了,他便又将其凑到脚边,想要瞧一瞧方才被苏子衿踩了的白靴是否脏了。

苏子衿盯着墨白,见他一副洁癖到了极致的模样,心下有些不敢苟同,下一刻,便是见苏子衿眉眼弯弯,漫不经心道:“国师大人莫要看了,这里头乌黑一片,国师的衣袍早就染上了烟尘与墨色,何必在意方才本世子妃的那临门的一脚呢?”

说着,苏子衿似笑非笑的挑着眉眼,光芒下,美人含笑,红衣惹眼,看的墨白不由皱眉不展。

瞧着他那副样子,苏子衿便有些愉悦,大抵是她的话让他膈应到了,否则这难得一见的蹙眉,又是为了哪般?

只苏子衿的想法堪堪冒出,便是见墨白叹了口气,将手中帕子丢在地上,说道:“世子妃方才在上头的声响,本国师自是听得清楚,所以方才一见上头有光线亮起,便下意识的帮衬着伸手搭一把了。”

这话一出,墨白便兀自垂眸,清俊的容色难得的染上了几丝不自然之意,只苏子衿不知道,如今他的心中,其实是在念着清心咒。

自方才接过苏子衿的那一瞬间,他的心便是狂跳不止,尤其见苏子衿朝着他笑吟吟的……虽是嘲讽的话,可却依旧疯狂的让他心动起来。

暗道一声美色误人,眼前乃蛇蝎美人……墨白才缓缓一笑,神色恢复了以往的模样,说道:“世子妃是连夜来的飞剑山庄?”

原本墨白问过司言,而司言是表示苏子衿不会来飞剑山庄,如今见着苏子衿一副男子打扮,墨白心下便是有了几分计较之意。

“不错。”听墨白如此问,苏子衿倒是没有隐瞒,只淡淡一笑,道:“国师为何一个人在此处?阿言他怎的没有与你一起?”

说到底,苏子衿最关心的还是司言。她这人心冷,只在乎司言这么一个人,若是墨白不幸遇难,她也许只是惋惜一二,不会如此在意,毕竟素来她与墨白也不算多么深交。可如今司言却是失踪了去,苏子衿自是心下焦灼。

听着苏子衿的问话,墨白不由一愣,心下的所有跳动也一时间停了下来,只他依旧没觉察什么不对劲之处,便摇头道:“方才我与世子一起……然后……”

缓缓的,墨白便将他与司言在一处所发生的事情都告诉了苏子衿,包括两人如何被迫分开,以及这方黑暗之中,墨白看不到其他人的踪迹。

“也许世子和其他人一处。”沉吟起来,墨白说道:“只他极有可能落入了虚幻之中,恐怕有些不妙。”

所谓虚幻,大抵便是与实幻不同的存在,实幻是人心所幻化,日有所思,见到的便是自己所心中在意的一幕。而虚幻则是不同,虚幻都是他人所想幻化而成,这般虚幻最是容易让人被幻象欺骗,从而遭遇一些难以分辨的情况……

苏子衿闻言,脸上那楚楚的笑容不觉淡了几分,她微微一蹙眉,便道:“这里的出口,你可是寻到了?”

说着,苏子衿朝四周看了一遍,神色虽依旧有些担忧之意,但却是极为果决,看的墨白心下诧异起来。

苏子衿这女子,总是能够在最快的时间调整了自己,分明遇到这般的情况,寻常女子大抵要手足无措,毕竟苏子衿和司言两夫妻感情也算是极好。可苏子衿却是如此与众不同,即便心中担心,她也在最快的时间做出决断,那少了几分感情用事的模样……到底让墨白忍不住去深究……苏子衿,是否在司言面前,也如此一副从容自得的面孔?

转瞬之间,墨白便回过了神,他拿着夜明珠,继续道:“方才找到了,便就正好遇到了世子妃……掉下来。”

说着,墨白圣洁的脸容有笑容浮现,便见他朝前走了一步,嘱咐道:“世子妃跟紧本国师罢,免得遭遇什么不测。”

这话一出,便是有些毒舌的意思了,可听在苏子衿的耳畔里,却是丝毫没有什么大碍,毕竟素日里墨白其实是毒舌之辈,只不过他隐藏的极好,那一副普度众生的模样,遮掩了许多狡诈。

点了点头,苏子衿倒是一言不发,沉默着便跟上了墨白的步子。

见苏子衿如此‘乖巧’,墨白眉梢一挑,却是什么也没有说。

很快的,两人便径直到了前头,墨白转身将夜明珠递给苏子衿,便伸手朝着石壁上摸去,借着夜明珠的光芒,苏子衿依稀可以瞧见墨白那一副嫌弃的样子,可到底,这厮为了活命,还是不得不去触碰一下这类‘脏’的物什。

不多时,墨白便是摸到了一块石头,他转头看向苏子衿,神色难得的严肃了几分:“世子妃且做好准备……待会儿可能会有飞箭射来。”

见苏子衿点头,墨白便缓缓转动着那石头。

随着墨白的动作,接着便是一阵‘咔擦咔擦’的声音响起,随即,天色忽然明亮了起来,只那亮色却是显得微微发蓝,隐约闪烁着璀璨的光芒。

下一刻,便见中央的空地有巨大的圆圈浮现,那圆圈之内是蓝色的光晕,而光晕却是呈现放射状朝着边沿连接过去。

“八尺阵法!”

“八尺阵法!”

一时间,苏子衿和墨白皆是齐齐喃了一声,瞧着那阵法之内的景象,两人眸底皆是浮现光亮来。

八尺阵法乃是墨家阵法中的未解之谜之一,基本上便是连先祖也是没有任何破解的方法,因其变幻多端、玄机暗藏,并不是容易控制的阵法,所以基本上懂这等子术法的人,若非当真极为自信,否则不会轻易造这么一个大的阵法。

只如今在飞剑山庄见到了这般大的阵法……委实让人震惊十足。

下意识的,苏子衿和墨白便齐齐对视一眼,两人皆是对阵法颇有造诣之辈,自是对这此有些兴奋。

“国师大人可有研究过八尺阵法?”苏子衿偏头看向墨白,面色淡淡。

“自然。”墨白笑道:“八尺阵法乃我墨门未解的阵法,几乎历代……都要研究一二的。”

苏子衿闻言,倒是点了点头,说道:“即使如此,不妨试着一解?”

这八尺阵法,苏子衿虽也曾听说过,却是不那么了解,只是墨白这般说,便是含了七分把握之意了,若是能够瞧一瞧墨白如何解阵,也是不错。

这般想着,苏子衿已然朝着墨白的方向看去,墨白一听,便是立即知道了苏子衿的意思。

不过现下这般情况,若是不破了这八尺阵法,想来他们也是要被困在这里,左右不过都是

想了想,墨白便道:“那世子妃便且等着罢。”

说着,墨白从苏子衿手边拿过夜明珠,立即便朝着发出幽蓝光芒的阵法走去。

隐约有闪电之色的阵法瞧着尤为吓人,墨白手中夜明珠忽然投掷了进去,一时间便是听到‘砰’的一声巨响,整颗夜明珠碎成了一块一块,飞溅出来。

苏子衿往后退了两步,堪堪避开那夜明珠的碎块,这时候,墨白便朝着身后看了一眼,忍不住凝眉道:“可有受伤?”

这一句话问出来,便是与司言的语气有了七八分的相似,听得苏子衿不由一愣,不过想着现下的场合也算是颇为紧张,有些奇怪并不是什么怪异的现象。

这样一想,苏子衿摇了摇头,淡笑道:“无妨。”

听着苏子衿说无妨,墨白心下倒是安了几分下来,点了点头,他便继续朝着那八尺阵法看去。

一颗夜明珠都能够被炸裂成了这幅样子,俨然这阵法的杀伤力很强。可依着常理来说,若是要破阵,必须要做的便是进入阵法,从而在里头寻常破解的方法。如今竟是连阵法都进不去……委实有些棘手。

墨白兀自这般想着,那一头,苏子衿忽然沉吟,轻声道:“不妨找一找破绽之处?”

每个阵法都有其破绽的地方,眼前这阵法便是再如何完美,想来也是有着其特有的破绽,只要从破绽之处入内,便是要简单许多。

苏子衿的话一落地,墨白眼中便是一亮,随即他微微一笑,捡起地上的已是碎裂的夜明珠,便朝着阵法扔了过去。

苏子衿挑眼,只见墨白一个飞跃,整个人便朝着阵法上头飞去,就在苏子衿心下明白的时候,下一刻,便见他将手中的那碎裂的夜明珠投掷过去。

然而,这一次,阵法没有丝毫动静,便是那入内的夜明珠,也丝毫没有碎裂的痕迹,它完好无损的落到了阵法的中央,显得有些落寞的模样。

苏子衿弯起唇角,笑道:“国师倒是极聪慧。”

方才墨白从一旁扔进夜明珠,那夜明珠径直便是炸裂开来,而按照常人的思维,显然会从四面八方都试上一试,可墨白却是不同,他几乎第一反应就是朝着上头投掷下去……由此可见,这阵法的破绽,便是在上头了。

“世子妃谬赞。”墨白淡淡笑起来,一时间清俊的眉眼犹如明月,瞧着璀璨异常。

说着,他倒只是侧过脸,没有转身去看苏子衿的神色,见苏子衿没有再说话,气氛一时间也略显尴尬,不过这对于墨白而言,却是无关紧要,毕竟眼下最重要的,只是破解阵法。

这样一想,墨白便立即转过头,弯腰捡起更多的碎裂的夜明珠,只他的举动倒是令苏子衿有些诧异,毕竟墨白方才还洁癖的厉害,如今这般随意的样子,显得有些不同寻常。

苏子衿这般想着,却是不知墨白此时心神皆是集中到了阵法之上,自是对这些外在的东西,关注愈发少了起来。

这时候,墨白已然捡了许多的碎块,纵身一跃,丝毫不带犹豫的便跳入了阵法之中。

果不其然,这阵法的入口便就是上方位置,而墨白的举动,亦是没有造成任何反响。

如此一想,墨白便立即观察起来。

好半晌,墨白都是沉默不言,与素日里那极喜爱端着的模样不同,此时的模样显得异乎寻常的认真,那张圣洁的脸容在幽蓝色的光芒下,显得极为好看,隐约便是有种出尘的味道。

苏子衿倒是无心去欣赏,而是上前而去,探着脑袋朝着阵法边沿看去,只是,她兀自看的认真,却是没有发现,在她低眉垂眸的一瞬间,墨白的眸光不可遏制的落到了她的脸容上。

苏子衿的神色,极为专注,她几乎是心无旁骛的在观察着、琢磨着这八尺阵法,可即便她不带丝毫笑意,那股子认真的模样,却是依旧格外惹人注目。

心下有些漏了一拍的感觉,墨白不自觉的便抚上自己的心口,感受到那一阵又一阵的悸动,他一时间便是整个人愣住。

然而,正是时,苏子衿好似是察觉到了这略微炙热的目光,下一刻便见她抬起桃花眸子,幽深的眸底漫过诧异之色。

“国师大人这般看着本世子妃,莫不是知道了如何解开这阵法?”看向墨白,苏子衿从容一笑,眉眼生辉。

她倒是没有想那么多,只一心以为墨白是知道了如何破解阵法才如此瞧着自己。

只是,她的话音一落地,便是见墨白怔怔一动,随即不待她再次出声,他便轻咳一声,神色极为自然:“方才一时间想起了先前看过的有关于八尺阵法的册子……一时间忘乎所以了。”

言下之意便是他在思考问题,并不知道自己是将视线落在苏子衿身上。

苏子衿闻言,也是没有起疑,毕竟墨白方才看着她的眼底,有些傻愣愣的模样,倒是与他自己说的话……很是符合。

如此一想,苏子衿便没有再说什么,而墨白见她如此,心下也一时松了口气,生怕苏子衿看出什么端倪来。

敛下眸底的神色,墨白强迫自己暂时不要去想那奇怪的情愫,于是,好一会儿,他便都是沉默的盯着阵法。

忽然,墨白看向苏子衿,叮嘱道:“世子妃且让一让。”

这话,便是他打算试一试怎么破阵了。

苏子衿闻言,心下自是明白,于是她点了点头,便自觉的朝着一旁退去。

这一头,墨白手中几个夜明珠的碎块纷纷被他投掷到了不同的位置,随着最后一个碎块落到中央,整个阵法忽然‘砰’的一声,发出巨大的声音,随之便是一道石门被缓缓打开。

‘轰隆隆’的声音响彻整个黑暗,阵法中央幽蓝色的光芒依旧存着,只这时,忽然有密密麻麻的飞箭自石门里头汹涌出现,隐约之中,可见那飞箭的箭头处淬了毒,散发着幽幽黑气,如狂风暴雨一般,席卷而来。

苏子衿眸光一顿,心下正打算避开飞箭。只是,不待她动作便见一旁的墨白飞身而来,二话不说的便将她一把揽住。随即他掌风卷起,朝着飞箭袭来的方向,猛烈的攻击过去。

一时间,飞箭被那强烈的气压震碎,一支接着一支断裂开来,与此同时,却又另外一阵飞石自墨白的背面疾驰而来。

苏子衿眼尖的瞧见了那飞石,心下一滞,她便立即道:“小心!身后有飞石!”

一声落下,墨白眸光一冷,便径直揽住苏子衿的纤腰,两人飞身而起,旋转着躲着那飞石的攻击。

整个过程中,墨白都极为小心,生怕伤到苏子衿一丝一毫,可等到他回过神来,所有的暗器都消失无踪的时候,他才忽然发现,手下的纤腰极为柔软,怀中的娇躯亦是撩人至极,那若有若无的木樨香味,惊的他没等到苏子衿推开自己,便径直将苏子衿推了出去。

苏子衿被这般推得有些愣住,要不是自身稳稳的站住,很是容易被推倒在地,她错愕的看向墨白,就见墨白垂下眸子,双手忽然合十,闭眼道:“阿弥陀佛。”

说着,墨白兀自深吸一口气,不断的在心底念着清心咒,试图打散那柔软的触觉带来的暧昧气息。

只是,他越是念,却越是心安不下,尤其的一睁眼便见苏子衿怪异的看着自己,心下更是有些不平起来。

“多谢国师。”敛下情绪,苏子衿缓缓道了声谢。

墨白如此大的反应,倒是让苏子衿有些诧异,不过瞧着他神神叨叨的模样,嘴里还一边念念有词的,苏子衿心下便更是迷茫不已。

苏子衿自是不知道,墨白大抵是做惯了‘和尚’,如今这般男女授受不亲的举动,乱了他素来的沉静,他自是心下不安。

只是,苏子衿却是对此不以为意,毕竟方才若是没有墨白,苏子衿自己也是可以躲过那些飞剑与飞石的,毕竟她虽武艺无法使出,但灵活度与巧劲儿却还是不输一般练武之人。

可到底墨白还是救了她一命,无论愿意不愿意,这一声谢还是得道的。

苏子衿的话,极为简单且疏离,可听在墨白的耳里,却好似诱人的轻声呢喃一般,愈发令他面上发热起来。

“国师大人,咱们走罢。”然而,这个时候,苏子衿却是淡淡出声,将他从暧昧的魔谭之中拉了出来。

心下一顿,墨白便深吸一口气,强压下心头的那抹情绪,他睁开眼睛,脸容亦是恢复了往日里的平静。

“好。”点了点头,墨白便领着跟着苏子衿,朝着石门的方向走去。

两人一路上都没有说话,气氛很是尴尬,只苏子衿好似没有在意一般,俨然看不出丝毫不妥,可墨白心下却是又躁动起来,那隐隐炙热的感觉,让他有些面红耳赤。若不是如今一片暗沉,光线不明,苏子衿定是要发现墨白的这抹情绪。

好半晌,苏子衿兀自在担忧着司言,却是听到墨白忽然出声,道:“世子妃可是在意本国师念一念咒文?”

咒文?

苏子衿一愣,不由便诧异的朝着墨白看去,可见黑暗中,墨白一副沉静的样子,并看不出丝毫异样,她便也只是点了点头,淡淡道:“自是不介怀。”

说着,苏子衿便不再去看墨白,心下以为墨白这厮是因为怕黑……或者说怕鬼。

若是说男子怕黑确实有些奇怪,可苏子衿到底想不出其他的可能,毕竟会在黑暗中念佛经咒文的,不是害怕又是什么?

墨白倒是不知道苏子衿这般想着自己,见苏子衿表示不在意,他便开始念了起来。

如水深沉,如雪清透的声音响起,墨白念起咒文来,极为好听。可苏子衿却是一愣,她对佛学也算是颇有些研究,墨白如今,大抵便是在念清心咒……难道墨白果真是心下害怕,想要清一清心灵?

想到这里,苏子衿摇了摇头,也不知在想些什么,气氛一时间极为诡异。

墨白紧紧盯着地面,心下一直在质疑自己这忽然的心动、忽然的心慌意乱是怎么回事,可无论他怎么思索,也全然逃不开动情二字……

……

……

烟雨依旧,朦胧之下,女子松开了手中握着的伞,脸上漫着甜蜜动人的笑意,眼看着那张艳绝楚楚的脸容就要贴上那胸膛之上时,司言却是突然伸出手臂,修长而有力的五指让人猝不及防的便捏住了女子的脖颈,仿佛只要轻轻一用力,便可拧断那细细的脖颈。

“阿言……”女子瞪大眼睛,眸底满是不可置信,她低低呼唤一声,美丽的脸容上,有的只是惊愕之色。

“这称呼……”司言凝眸,清冷的俊颜上一片漠然:“你不配喊。”

自然是不配喊,除了子衿以为,谁也不能够‘顶着’那张脸,如此深情的含着这两个字。

说着,司言手下开始用力,那极重的力道徒然加重,掐的‘苏子衿’有些喘不过气来,脸色也一瞬间变得通红起来,几乎就要断气。

“阿言,你……你怎么了?”‘苏子衿’伸出手,试图掰开他的钳制。

只是,无论她怎么动,司言也依旧没有要松开的意思,感受着那越来越令人窒息的力道,‘苏子衿’咬了咬牙,眼底便有泪水盈盈出现。

“阿言,你……你不认得我了吗?”她咬着红唇,一副忍着眼泪的模样,依旧艳绝的脸容上,只令人觉得娇媚不已。

司言眸光一顿,即便在知道眼前的女子不是苏子衿……可瞧着那张一模一样的脸容和眸中含泪时一模一样的神色,司言忽然觉得心下一疼,手下不由的便松了几分。

面对着苏子衿……他下不了手。

感觉到脖颈处令人窒息的力道减弱了去,女子心下一喜,脸上却依旧楚楚动人,咬唇道:“阿言,你若是要杀了我,我自是无话可说……”

说着,她一副求死那般,缓缓阖上了璀璨异常的眸子。

眼角有热泪落下,直直便是掉在了司言的手背之上,那滚烫的温度,逼得司言不由松开了手,整个人往后退了两步。

感觉到自己被松开钳制之后,那‘苏子衿’却是没有逃离,反而睁开眼,眼底一片温软:“阿言,我就知道,你舍不得我。”

一边说,她一边朝着司言走去。

彼时,雾气微微有些蔓延,司言皱起眉梢,脑中一时间便是又有些混沌起来。他甩了甩头,眼前出现的依旧是苏子衿的影子,依旧是她冲他笑的温柔。

“子衿……”司言低声喃着,他双拳握紧,不知在想着什么,神色有些冷然却情绪莫辨。

就在这时,一道笑声忽然响起,惊醒了司言和‘苏子衿’。

“紫嫣姑娘,别来无恙啊!”满是笑意的声音落下,不多时,便见烟雨之中,有两道身影缓缓出现。

那说话的人清俊而挺拔,一袭白衣很是卓绝,而他身侧的,则是一个穿着红衣的少年郎,只是那少年郎生的极为艳丽,言笑晏晏的眉眼,楚楚生辉。

仔细看去的话,那张美好的脸容,几乎与‘苏子衿’一个模样!

一声紫嫣姑娘落地,那‘苏子衿’眸底便是有隐晦之色划过,随即不待她说话,苏子衿便轻笑一声,从容道:“这里的雾气这样浓郁,到底是个迷惑心智的好地方。”

司言见到的女子生的一副苏子衿的面容,可苏子衿和墨白看到的,却是一张清丽动人的面孔。

一看到苏子衿,紫嫣眼底便有杀意一闪而过,掩下心中浓烈的情绪,她眸光如水,偏头看向司言,道:“阿言,这两人……帮我杀了他们,可好?”

说着,她不着痕迹的看了眼苏子衿和墨白,心中冷戾一片。司言现下已然是吸了许多的浓雾,只要她不让他看到对面的人生的那张脸容,他就看不见苏子衿前来,也就是说,现下在司言心中,苏子衿就只是她一个人!

今天,她要在虚幻之中,杀了苏子衿这贱人!

紫嫣心中如此一想,脸上的笑意也顿时衍生起来,只是,令她意料不到的是,司言却是依旧清冷,神色之间也丝毫没有丧失理智的意味。他缓缓抬起步子,径直便朝着墨白和苏子衿的方向,走了过去。

“阿言!”紫嫣语气有些焦急,声音也一时间颇为尖锐:“阿言,快回来,你在做什么?”

“阿言这两个字,也是你能够叫的?”苏子衿不禁一笑,弯唇道。

苏子衿的话才落地,便见司言看向墨白,冷冷道:“你来杀了她。”

杀了谁?自然便是杀了紫嫣。司言知道这不过是场幻,从一开始便是知道的,因着紫嫣是这虚幻的制造者,司言所见、所感知的都会被她影响了去,故而,司言面对着苏子衿,自是下不了手。

“阿言!”听着司言的话,紫嫣立即瞪大眼睛,随即她上前一步,想要朝着司言而去。

只这个时候,苏子衿却是偏过头,袖中匕首滑落,不待紫嫣反应,她便立即上前,眸底有凛冽的杀意浮现:“紫嫣姑娘……或者说,本世子妃应该叫你……明珠公主?”

北魏明珠公主——北姬画!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