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收网(下)/将军策:嫡女权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得了萧何的命令后,鬼七没有犹豫,一路便是抵达了东厢房处。

守卫的几个黑衣人见此,不由上前拱手,恭敬道:“鬼七管事。”

“这两日可有发生什么事情?”鬼七抬眼看向为首的黑衣人,问道。

那黑衣人闻言,不由和身边的两个黑衣人对视一眼,眸底有诧异之色浮现。

昨夜鬼七管事不是问过这般问题了么?怎的今日又重复问了一遍?毕竟寻常人,大抵昨夜问过了,今日便是会问:今日可有发生什么事情……

“怎么回事?”鬼七皱眉,心下隐约便有不安的感觉升起,尤其是瞧着这几个人皆是一副奇怪的模样,眉心更是皱的更紧了几分。

“回管事的话,”那为首的黑衣人道:“昨夜管事领着百里少主前来,说是奉了庄主的命前来探查……”

在那之后,他们便是没有见到鬼七了,不过想着这底下有阵法,鬼七许是从阵法中出去了,便也就没有多说什么。

只是,现下鬼七忽然又出现,问的还是昨夜那个问题……委实有些奇怪的紧。

黑衣人的话尚且没有落地,便见鬼七沉下眸子,冷色呵斥道:“胡说什么,我昨夜在招待客人,哪里会来这里?再者说,那‘百里奚’与庄主不和,怎么可能我会带着她来这处地方!”

一边说,鬼七脸上的神色一边变得极为阴郁。吓得那几个黑衣人不由心下一惊,齐刷刷的便都跪了下来。

“属下知错!”说着,那几个黑衣人皆是垂下眸子,不敢争辩。

若是依着鬼七的话来说,昨夜那个管事……不就是假冒的?

越是想,这几个黑衣人便越是心下害怕。

鬼七见此,心下自是气的不行,俨然昨夜便是有人假冒了他的模样,带着‘百里奚’进了东厢房,可这些愚蠢的东西,竟是丝毫没有察觉!

可一想到如今的情况,根本不是计较责罚的时候,于是他便只好深吸一口气,语气严厉道:“你们现下守住这里,无论是谁都不得进来,若是再有闪失,自己去找庄主以死谢罪!”

“是,属下遵命!”没有任何迟疑,那几个黑衣人便是齐齐拱手,到底是松了一口气。

鬼七见此,心中怒意依旧繁盛,却也只好领着一群人,前去禀报萧何。

然而,还没到院子里,便见外头围满了各大门派的人士,他们一个个高举手中的利刃,在阳光底下,显得极为声势浩大。

“萧大庄主,还请给我们一个解释!”其中一个蓝袍青年大喊起来,领头道:“昨夜百里少主被萧大庄主约去小坐,为何今日不见踪迹?”

“萧大庄主难道是对百里少主动了杀机不成?”紧接着,便是有另外一个男子斥责道:“百里少主怎的说也是小辈,更是百里家的唯独子嗣,萧大庄主这般行事,难道便不怕惹得整个武林震怒?”

不待那人说完,另一道尖锐的声音便是传来:“我看萧大庄主是私藏了往生丹,接连杀了百里少主和乔小公子罢!”

“萧何违背江湖规矩!私藏往生丹,暗杀两位少侠!”

“萧何出来,给我们一个公道!”

“萧何出来,给我们一个说法!”

……

……

一声又一声的责骂与喊叫,响彻整个飞剑山庄,而萧何的院落外头,却是一层又一层把守着,看的鬼七一阵心惊。

就在这时,众人似乎是发现了鬼七,就听有人惊讶的喊了一声:“鬼七管事在这里!”

紧接着,便是一群人都围了上来。

有人当头一喝,冷声嘲讽道:“鬼七管事,枉你当初也是在江湖上赫赫有名,如今竟是与萧贼人勾结在一起!”

原先还称着萧大庄主,如今一个个便是唤着萧贼人了,这般不敬的模样看在鬼七的眼底,不由怒从心生。

“这位少侠,”鬼七强忍着怒意,脸色极为阴沉,冷声道:“我们庄主可不是什么贼人!若是少侠再这般辱骂,那就别怪我鬼七出手伤人了!”

鬼七当初在江湖时,便是得罪了许多人,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差点命丧黄泉,后来便是因着萧何的接纳与搭救,他才勉强活了下来。因着这般缘由,鬼七便对萧何极为忠心,一直到这么些年下来,都是颇受照拂,如今乍一听如此羞辱,鬼七自是无法忍受。

听着鬼七的话,在场之人却是心下有些畏惧,毕竟鬼七从前也是极为出名,虽如今在这飞剑山庄做管事,但却不能否认,他依旧武艺高强。

只这时候,却是有青灰色袍子的青年冷笑一声,高声道:“怎么,鬼七管事是要铲除我们?替萧贼人掩盖事实?还是说,萧贼人便是打算与江湖之人为敌,存了心要将我们一网打尽不成?”

这青年的质问声一出来,众人便皆是醒悟过来。这里是飞剑山庄,萧何的地盘,若是萧何当真要将他们一网打尽……也未必没有可能。

越是这样去想,众人便越是畏惧不已。然而,就在众人心中惊惧的时候,却听那青年再度出声,一副傲骨铮铮的模样,哼声道:“即便萧大庄主想要对我们进行屠戮,也是要看看我们同不同意!我就不信,我们这里几百号的人物齐心协力起来,难道还会输给萧大庄主这几个奴仆不成?”

说着,那青年便率先拔了长剑,瞧得在场一众江湖人士,皆是热血沸腾。

“不错,”其中一个青年冷哼一声,附和道:“反正左右都是一死,正如这位少侠所说,我们这个几百号人物,难道齐心协力的,还无法灭一个山庄吗?”

一言落地,便是有许多人齐齐拔了剑,亮出了大刀与武器,那一副情绪高涨的模样,俨然便是存了要与其殊死一搏的打算。

与此同时,院落里头忽然便传来一阵开门的声音,紧接着,便是见萧何一袭青袍,温润儒雅的便出现在了众人眼前。

一看见萧何出现,众人便是齐齐骂了起来,那铺天盖地的冷嘲热讽,听得萧何再怎么好脾气,都有些面色沉了几分下来。

“各位稍安勿躁!”一旁的奴仆打断了众人的叫骂,安抚道:“我们庄主就在这里,各位有什么误会,自是与我们庄主说,我们庄主……”

“去他娘的误会!”有大汉倾身上前,手中执着长矛,粗俗的打断了他的话,道:“萧何杀了乔小公子,杀了百里少主,难道只一句误会就可以打发我们?”

这大汉的话一落地,众人便是一齐附和起来,场面一度极为火热,看的鬼七怒火腾腾,心中暗道若是再见到那‘百里奚’,定是要拿小子的性命!

“各位侠士,”萧何深吸一口气,平和道:“我萧何若是要杀百里少主,为何要这般明目张胆,闹得众人皆知?莫不是我萧何不知如此作为会惹得众怒,招致祸端不成?”

原本昨夜,他确实存了悄悄杀了‘百里奚’的心思。可事情闹开了之后,他便忍住了想法,强压下那抹怒意,放了‘百里奚’离开。

只是不想,他如此行为,却是当真中了计,如今‘百里奚’不见了,众人皆是叫骂着要他交人,让他如何能交的出来?

“哼!”萧何的话一落地,方才那青灰色衣袍的青年便冷笑一声,嘲讽道:“萧大庄主莫不是以为我们都这样愚蠢?怎的所有人都没事,偏偏百里少主出事了?而且还是因着要‘揭发’萧大庄主违反江湖道义一而平白消失了?”

这青年的话音一出,便是有人接着冷声道:“不错,这件事太过巧合,也太过蹊跷,百里少主昨夜还扬言,让我们做个见证,若是他平白消失了,便一定是萧大庄主做的手脚,毕竟这山庄是萧大庄主的地盘,最有理由杀人的也是萧大庄主你!”

此话一出,顿时便是有许多附和的声音响起,萧何放眼望去,发现好些个都是陌生的面孔,尤其是那青灰色衣袍的青年,完全不像是他见过的人!

心下有念头升起,萧何便冷声道:“这位少侠,你这般言词便就是要将百里少主的失踪归咎到本庄主的头上了?难不成是对本庄主积怨已久?”

说着,萧何便又继续道:“本庄主倒是想问问,你是何派人士?哪个的门下弟子?”

此话一出,却是没有让那青灰色衣袍的青年如何变脸,只见他冷哼道:“庄主今日倒是有些意思了,我不过是无名之辈罢了,但到底是江湖中人,庄主如今举动,愈发的不讲道义,难道非要有门有派的人士才能参与其中不成?”

这青灰色衣袍的青年俨然便差直接说一句‘江湖兴亡,匹夫有责’了,只他的话却是引起了下首好些个小门小派、乃至一些无门无派的人士的强力支持。

瞧着这愈发控制不住的场面,尤其是那一个个面红耳赤的模样,萧何知道……一场大战,必定是要引发的!

如此想着,他便不着痕迹的朝着鬼七点了点头,鬼七见此,便悄然的从一旁溜走,想要去打开庄内的阵法。

若是说先前关掉阵法是怕引起众怒,那么现下众怒已起,开启阵法自是必然所为。毕竟江湖再怎么可怕,也比不得眼前局势的严峻。

“萧大庄主可还有何话可说?”那青灰色衣袍的青年宛若领袖一般,继续道:“莫不是现下已是无话可说了?”

随着青年的话音落地,萧何忽然便挥起衣袖,眉眼不再温润:“既然大家如此咄咄相逼,那么本庄主就不客气了!”

此话一出,众人皆是一惊,不过转瞬之间,便是见周围守着的奴仆皆是自腰际拔出长剑,朝着中央的几个人扑了过来。

一众江湖人士倒也是没有迟疑,只片刻之间,两派便大打出手起来。

一时间,鲜血染红了整个飞剑山庄。萧何这时却是仍旧注视着一切,他站在院子里头,看着外头有人想要冲进来,却是又被院子里的阵法吞噬了去,眼底一派风轻云淡。

他所住着的院子,自来便是有阵法的,即便许多阵法被撤去,这处的阵法却是依旧留着,只是,令他诧异的是,为何这样久过去,鬼七还没有开启这门前的所有阵法?

心下升起一丝疑虑,萧何盯着局势,好半晌没有说话。

然而,就在这时,有一哨声忽然响起,随之而来的便是无数个黑衣蒙面的男子,势如破竹一般,朝着此处而来。

萧何眸光一顿,一瞬间便明白了如何一回事。

如今江湖人士和山庄的人死伤各半,阵法却还未开启,若是依着这般情况下去,山庄的人定是要再被这些个黑衣人杀了干净,而如是他没有猜错……鬼七那里,也许是被半路劫了去!

正是时,黑衣人飞身前来,他们一个个身手极好,瞧着便是有备而来,不到片刻功夫,外头的奴仆皆是被杀了彻底,几乎一个都没有留下。

萧何眸光一沉,不得已便打算从怀中拿出那物什,可就在这时候,有轻笑声忽然传来,惊的萧何不由顿住身子,整个人朝着声音的方向看去。

“萧大庄主……莫不是还要用那安魂曲不成?”一道低沉而温润的嗓音响起,墨白一袭白袍,虽衣角上染了些许烟尘,却依旧圣洁而耀眼,令人心动不已。

安魂曲?剩下的十几个江湖人士皆是震惊起来,安魂曲素来便是有听说过的,只那是属于墨家的东西,外人皆是无法习得,如今这萧何……竟是会安魂曲?

如此一想,众人便是朝着墨白的方向看去,却见这其中,除了墨白以外,还有一个红衣少年……不是‘百里奚’,又是何人?

一时间,众人皆是不明所以起来,这百里少主,莫不是死里逃生了?

随着众人的想法升起,却是见那一头,面容清冷十足的司言却是挥了挥手,就在那一瞬间,一旁的黑衣人皆是毫无征兆的就提起长剑,朝着剩下的十几个江湖人士砍去。

那些人皆是错愕起来,可还不到他们动手反抗,便是整个人一僵,血溅三尺,再无知觉。

唯独剩下的,便是那青灰色衣袍的青年,以及先前那个附和他的青年。而显然,这两人确实都是司言的人被安插在里头罢了。

“你们……”萧何眯起眼睛,有些诧异的看着司言和苏子衿,可见他们却是一副理所应当的模样……他心下便顿时觉得诡异十足。

“这几百号的江湖人士皆是被萧大庄主斩杀了去……”苏子衿笑眯眯道:“委实有些残忍啊!”

此话一出,便是一副将罪名栽赃给萧何的意思了。

萧何眯起眼睛,冷声道:“栽赃嫁祸!”

“萧大庄主言过其实了。”苏子衿闻言,却是从容一笑,抿唇道:“这两百多人的性命可是当真出自萧大庄主的手笔,只不过如今再给庄主多添十几个罢了,有何不可?”

一边说,苏子衿脸上的笑意便越发浓了几分,看在萧何眼底,却是有些碍眼十足。

“长宁王世子和世子妃可真是好手段!”看向司言,萧何眸光幽深起来。

从一开始,他便知道这所谓的‘乔颜’以及‘百里奚’正是司言和苏子衿,只是,他本以为借着那底下的阵法可以困杀他们,却是不料……到底还是算错了一步。

尤其是司言身边那个疆南国师,委实出乎萧何的意料。

心下如此想着,萧何却是丝毫没有迟疑,径直便从怀中取出一个箜篌,在众人都没有反应的时候,他抬手吹起那箜篌,一道流畅的乐声,顿时倾泻了出来。

只是,那乐声方一响起,下一刻便是有另一道乐声随之而来,打断了原先乐声的流畅,将其紧紧锁住,没有一丝反抗的余地。

在那一瞬间,萧何睁大眼睛,难以置信的看向吹奏笛声的墨白,眸底满是震惊之色。

安魂曲……除了墨家的钜子,这世上不会再有其他人会吹奏!

“师叔大抵是认不得我了罢?”墨白放下手中的笛子,朝着萧何的方向看去,脸上的笑容依旧极为皎洁。

“你是……”萧何握紧拳头,深吸一口气道:“子辛!”

当年萧何盗取往生丹的时候,不过二十多岁,而墨白……或者说,在墨家他只是唤作子辛……墨子辛,那时候他不过是四五岁的孩子……如今十多年过去,萧何如何能认得眼前的孩子就是从前那个围在他身边喊着师叔的童儿?

“正是。”墨白微微一笑,神色极为淡漠:“师叔多年未归,不认得子辛也是正常。”

墨白在墨家的名字,其实是子辛,而白则是他的字。为了出任疆南的国师,他便将字化成了名。

缓缓笑着,不待萧何回答,墨白便继续道:“师叔这些年化名为萧何,倒是委屈师叔了。只不知这十多年来,可是有人唤过师叔本名……墨琛。”

墨家人素来心气高傲一些,尤其是萧何……或者说应当是唤作墨琛。墨琛当年才是最为心高气傲的,只是可惜,他在尚且未当上钜子的时候,便放弃了一切。

“子辛,你如今便是要捉拿我的了?”墨琛盯着墨白,冷冷一笑:“不过你若是能够进了这处阵法,我便束手就擒!”

安魂曲倒是不分造诣,毕竟只是迷惑人心的把戏,既然墨白也会安魂曲,他现下倒是没有办法再像之前救孟瑶的时候那般,将苏子衿和司言一群人也迷惑并斩杀了。

可这阵法……是他研究了大半辈子的,他从前之所以心气高傲,便是因为他在术法和阵法方面的领悟力极高,故而现下这个阵法,便是墨白再如何厉害,墨琛也有绝对的把握他解不开!

瞧着墨琛如此自信的模样,墨白却是忽然笑了起来,那笑容依旧圣洁,可看在苏子衿的眼底,便是有了一丝狡诈之意。

下一刻,便是听墨白道:“师叔大抵是不知子辛为人。”

说着,他看向一旁的司言,淡淡道:“我师叔的夫人……你可是拿捏住了?”

此番话一出,便是听得墨琛瞳孔微缩,下意识的,他便偏头看向司言,却见司言神色极为淡漠,冷然道:“自然。”

一声自然落地,墨琛便立即眯起眼睛,双拳紧握道:“司言,你不要以为这般就能骗到我!”

他的夫人身在何处,他们根本就不知道!既是不知道……如何会拿捏住她?

“本世子为何要骗你?”司言清贵的脸容依旧毫无情绪,那双凤眸幽深依旧:“落风。”

落风闻言,立即会意,随即他挥了挥手,便见不远处,天色扛着一个人,便缓缓朝着他们而来。

“本世子素来听说墨家有人擅接骨之术,不知这断了头颅的……”司言抬眼,清冷道:“你可还接的了?”

那北姬画的容貌可以是易容术,被砍断的手和舌头自也可以是墨琛的接骨之术,但一个人的头颅若是被砍断了……又有谁能够接的回来?

“司言!”墨琛上前一步,怒吼道:“你若是胆敢将我夫人如何,我就将苏子衿碎尸万段!”

每个人都有软肋,尤其是动了情的男人……墨琛的软肋是他早已亡故的夫人,而司言的软肋则是苏子衿!

“好大的口气!”司言面无表情,眼底的杀意极为明显。

听着墨琛的话,便是墨白,也几不可见的蹙了蹙眉梢,只是他到底什么都没有说,便见苏子衿依旧一副笑吟吟的模样,分明神色温软依旧,却是有股天不怕地不怕的狂妄之意,叫人委实奇怪的很。

如此一想,墨白便又忍不住想要去探究苏子衿的为人……可他堪堪一愣神,便是见司言朝着他看来,那冰冷至极的眸底,幽深一片,令人不由有些心惊。

心下有些不是滋味,墨白便装作若无其事看向墨琛,淡笑道:“师叔如今还不敢出来……早已是瓮中之鳖,又何必如此呛声呢?不妨束手就擒,我也好将师叔与……”

“墨子辛!”墨琛打断墨白的话,咬牙切齿道:“你身为墨家之人,却与这般蝇营狗苟之辈勾结,如此不光明磊落,可真是让我见识了!”

墨琛是个高傲的人,即便这些年为了自己的夫人……他也自认为是依旧光明正大。

可墨白这厮的性子太过狡诈,几乎没什么操守可言,他方才的话,不正是在说自己无能解开这阵法,却可以用墨琛的夫人,逼迫他出这阵法之内吗?

“师叔此言差矣。”墨白双手合十,唇边荡出一抹笑来,瞧着极为真挚:“所谓光明磊落,大抵要对旗鼓相当的人,师叔年长子辛几十年,吃的盐比子辛吃的米要多的许多,子辛无法……只能出此下策了。”

说着,墨白闭上眼睛,装出一副慈悲为怀的模样,却是看的墨琛心火旺盛起来。

“好你个子辛!”墨琛指节泛白,怒道:“你莫要以为……”

“这般叔侄的大戏,”苏子衿忽的有些不耐烦一般,笑着打断道:“不妨便先停一停罢。”

说着,她轻笑一声,眉眼如画道:“萧……不对,墨琛前辈,你如今倒是可以不出来,只是本世子妃的耐心有限,若是你再不出来,本世子妃便径直让人将她的脑袋砍下来好了,正巧她嘴里有一颗万年寒冰珠,也是个稀罕物!”

说着,苏子衿挑眼看向墨琛,桃花眸底一片杀意凛然,俨然便不是开玩笑的话。

无论墨琛为何如此,为何与孟瑶勾结,又如何情深不换,可如今的情况,他们便正是对立一面。若他们不杀了墨琛,那么墨琛势必要杀了他们。

成王败寇,从来不讲究道义二字!

“苏子衿,你敢!”墨琛倾身上前,径直便越过那院落的门槛,朝着苏子衿的方向而来。

与此同时,司言早已先一步将苏子衿搂在怀中,身旁落风等人齐齐上前,意图置墨琛于死地。

只是,出乎苏子衿的意料,墨琛的武艺极好,那深厚的内力一出,便立即震的落风等人往后倒去。

司言见此,心下立即便泛起了一丝冷色,随即他看向墨白,沉声道:“保护好她!”

说着,司言将苏子衿轻柔的放了下来,一言不发的便执剑朝着墨琛的方向而去。

苏子衿心下明白司言的意思,毕竟她看得出来,在场的几个人中,唯独司言才是墨琛的对手,墨白虽也是无疑不错,可到底比不上司言喝了麒麟血的厉害。

见司言将苏子衿放在自己的身侧,墨白有些愣住,随即他叹了口气,心下却是暗道司言这厮太过信任他。若是师叔当真袭来,他其实……是会率先保住自己的性命的。

如此想着,那一头司言和墨琛已是交上了手,两人有些势均力敌之意,越是打斗下去,便越是令墨琛惊诧。

墨琛一个转身,便朝着司言的下腰处刺去,可这时候,司言却是翻身一动,径直便将长剑朝着他的脖颈处而去。

快速的移动,墨琛险险的躲过那长剑的攻击,却不想,这个时候,前一个掌风过来,就要朝着墨琛的心口处击来。

只这个时候,他顾不得深思,便一掌朝着苏子衿的方向袭去,那副模样,俨然就是抱着同归于尽的念头了。

司言离得极为远,便是想要过去,也丝毫做不到瞬间移动,而落风等人的速度,更是跟不上墨琛的掌风,那蕴含着浑厚内力的掌风眼看着就要落在苏子衿的身上,下一刻,便见墨白眸色一深,眼底闪过哑然之色,身子已经不受控制的护住了苏子衿。

掌风狠狠击中墨白的后背,墨白咬着牙,抱着苏子衿的手却是丝毫没有松开,转瞬之间,两人便就这般倒在了地上。

鲜血喷涌而出,墨白瞧着被摔在一旁的苏子衿,张了张嘴,似乎下意识便想要问她摔疼了吗,可嗓子极为暗哑,眼前一黑,他还来不及说话,便缓缓闭上了眼睛。

苏子衿微微一震,有些难以置信的瞧着墨白,那清俊的男子面容依旧圣洁,哪怕是染了尘埃与鲜血,也极为惹眼。

另一头,墨琛似乎亦是被墨白的举动震惊到了,只他完全来不及说话,便觉身子一重,有掌风落在自己的命门上,痛意渐渐模糊起来,他来不及爬起身,便见司言已然将尖锐的利刃落在了他的胸口处。

‘噗’的一声,墨琛口中有鲜血溢出,他似乎有些难以置信,只睁着大大的眼睛,盯着被天色扛着的那个女子,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成王败寇,自古如此。

……

……

烟京之中,斗争涌起。

彼时大殿之中,小皇帝楼兰端坐在龙椅上,神色惶惶。

“有事起奏,无事退朝!”贵公公站在一侧,尖锐的声音响彻大殿。

“陛下!”就在这时,刑部尚书朱成上前一步,拱手道:“臣有事启奏!”

瞧着朱成忽然上前,众人皆是诧异的看向钟离,所有人都是知道,朱成乃是右相一派的人,如今忽然启奏……莫不是与摄政有关?

“何事?”楼兰咽了口唾沫,机械性的回道。

“臣接到密报,”朱成低眉,回道:“吏部尚书陆垚近几年收受贿赂,枉顾科举,舞弊巡视!”

吏部素来便是管理文职官员的任免、考选、升降、调动等事,其中科举之事便是纳入吏部的管辖范围,而刑部则是对这类案件进行审理与调查,如今朱成这般说辞一出,朝堂上众皆议论起来。

楼霄站在最前端,只眯着眼睛,只字不言。

陆垚是楼霄的得力干将,专门从门生中选任了几个能人任命官职,可以说,陆垚的存在,是他最大的助力之一,不断为他在朝堂扩充填补自己的人手!

陆垚闻言,脸色微微一暗,却是没有多么慌张,便见他拱手上前,沉重道:“陛下,臣不曾做出这等子事情,还望陛下明鉴!”

陆垚自觉有楼霄庇护,并且自己做的这些事情本就无证据可查,如何还能被问责?

只是,陆垚委实有些看低了钟离,如今既是钟离将此事端出来,便自是有他的把柄握在手中。

下一刻,便是听朱成冷哼一声,正色道:“陆大人可莫要嘴快才是,本官若是没有证据,难道还会平白来诬陷你不成?”

说着,朱成低下头,拱手道:“陛下,微臣手中有检举之人送来的证据,里头有陆大人与各个考生……或者说好些个已是当朝为官的大人之间的信函和票据等!”

随着朱成的话一落地,便是有下属从外头而来,缓缓将那些个证据呈了上来。

瞧着这极为眼熟的证据,一旁默不作声的楼弥便不由瞪大了眼睛,眼底满是震惊之色。

没有人比他更清楚,那些所谓的‘证据’,究竟是从哪里来的。因为这些东西,本应该是在他的府上才对!如今到了这里……却是令他猝不及防!

只是,楼弥的这般神色,却是落在了楼霄的眼底,原本楼霄对楼弥还有些怀疑,故而这事情一出来,楼霄便是将视线落在了楼弥的身上,在见到楼弥表现出震惊的一瞬间时,楼霄心中顿时便有杀意缓缓浮现。

若是他没有猜错,这些东西是出自楼弥之手……至于楼弥为何要做这种事情……楼霄不知道,可不代表他不会去猜测,毕竟按照血统来说,楼弥可也是皇室的血脉,正经的世子!

“陛下,臣……臣冤枉!”在看到那些个证据的时候,陆垚还是极为震惊的,只是他私心里觉得楼霄能够救他,便是自然而然的朝着楼霄的方向看去。

只是,令他失望的是,楼霄脸上满是阴霾,显然是一副无能为力的模样。

东篱的朝堂,虽楼霄是摄政王,可到底还是有对立的钟离紧紧盯着,即便他正是皇帝,也无法在证据面前……勉强扭曲什么!

“陆大人可真是见了棺材也不落泪啊!”朱成瞧着陆垚的模样,不由冷笑道:“陛下大可仔细去看,这里头统共有七位大人曾与陆大人通过信函,而信里头的内容……自是徇私舞弊的罪证!”

一边说,朱成还一边看了眼楼弥,那副略微感谢的模样再一次落入楼霄的眼底,心中有怒火燃烧而起。

他如此信任楼弥,没想到最后却是楼弥背叛的他!

楼弥此时显然亦是回过神来,只抬眼瞧着楼霄盯着自己的眼神,他心下便是‘咯噔’一声,有惊异的感觉渐渐浮现。

王爷竟是在……怀疑他?

他怎么可能是那所谓的密报之人?怎么又可能拿着那些证据去害王爷?那些证据是他当初为了自保而留下的,为何如今却是落到了朱成的手中?

指尖一点又一点的冷却下来,到了这个时候,楼弥的思绪却是异常清楚起来,瞧着钟离的神色,瞧着楼宁玉的笑容,一瞬间,他便知道自己被套住了……或者说,从一开始,自己便入了一场大局,只是他没有发觉……王爷亦是没有发觉!

从董良‘逃脱’的那时候开始,这场大局便已是开幕!他和王爷皆是以为董良死了,可实际上,董良没有死,而且还归顺了楼宁玉一派,为着他们出谋划策!

楼霄以为自己虽将董良埋在钟离身边十年,却丝毫没有让他知道自己的秘密,可实际上,董良那等子聪明的人物,又如何会当真只一心埋伏在钟离身边而没有丝毫保障?就好像楼弥自己也是一样,因为怕楼霄舍弃自己,楼弥的保障便是将某些证据存留下来,这是一道保命符,也是他如今的催命符!

而董良亦是一样,他即便要‘报仇’,也决计不会那么傻,坐以待毙,所以早在他之前,董良便偷偷注意起了一切,甚至于……这所谓的证据,便是由他楼弥的人,亲手将这些交给董良!

楼弥兀自这般想着,而事实上,他所猜测的,其实基本上八九不离十了。董良早在十年前便在楼弥的府上埋了眼线,就好像楼弥一样,聪明人不会将自己置之孤立无援且无法自救的境地!

而苏子衿,正是因为料中了这一点,才会在最初的时候……在大景的时候,便将所有‘勾结’陶丞相的罪名,都栽赃在了董良的身上,而不是其他的人!大局设了许久,如今即便是苏子衿不在,这场局也依旧可以顺势走下去,更何况楼宁玉和钟离也皆是会懂得‘下棋’之人……

那一头,证据已然被呈了上去,楼兰自是不懂看这些,一旁的贵公公倾身上前,大抵将里头的内容念了一遍。

几封信中,大抵摘除了七位官员,有的官至三品,有的位列六部,一个个官员被念出名字,皆是惊惧的跪在大殿之上,口中喊冤。

只是,如此证据之下,如何还容得他们喊冤?

就在这时,楼霄稳稳站了出来,拱手道:“陛下,本王以为,这事乃告密之人筹谋已久之举,与这些大人无甚关系。”

说着,楼霄的眸光落在对面钟离的身上,褐色瞳眸有冷色浮现。

钟离要一举将他的‘触角’斩杀,他绝对不允许这般情况出现!

……

……

------题外话------

墨白(双手合十):这故事告诉我们,女色不能乱动

司言(冷脸):你最好这集就死透了!

墨白(无辜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