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司言的劫难/将军策:嫡女权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药王谷

黑暗有些深沉,墨白恍恍惚惚的睁开眸子,后背处传来一阵疼痛的触觉,让他一瞬间清醒了过来。

脑海中回忆起自己最后的那一睁眼,仿佛苏子衿就站在他的床榻之边,也不知絮絮叨叨的说着什么,让他心下顿时衍生出许多情绪来。

正是时,门‘吱呀’一声被打开了。

一阵极轻的脚步声传来,墨白缓缓偏头看去,便见女子素色白裙,手中端着一碗药汁,身姿窈窕,动人至极。

心跳忽然便漏了一拍,墨白垂下眸子,盯着苏子衿的面容,一发不言。

见墨白睁开眸子,苏子衿不由轻笑道:“国师大人这是醒了。”

说着,她缓缓上前,将手中的药汁放在了一旁。

至始至终,墨白都直勾勾的盯着苏子衿,他倒是不知道自己此时的眼神有些露骨,而苏子衿亦是没仔细去看。

“你……”微微启唇,墨白声音有些沙哑:“你这几日都守……守在这里?”

原本墨白是要问,你这几日都守着我?

可话到嘴边他便又觉得有些不对劲了,故而微微一转,他便如此一问。

苏子衿闻言,却是有些错愕,随即她弯唇一笑,便回道:“倒是没有。”

苏子衿自是不可能守着墨白的,这里头小药童许多,何必要苏子衿亲自守着呢?

更何况,墨白虽救了苏子衿一命,但到底苏子衿不是那等子感情用事的女子,故而私心里,她其实只是想着将墨白救活了便是,如此,也算是还了他的救命之恩。

她如今不过是被长宁王妃这个‘婆婆’太过热情的模样,缠得有些紧了,才借口给墨白送药,兀自跑了出来。

听着苏子衿的话,墨白心下有一瞬间的失望情绪,可在意识到自己的奇怪情绪时,他才猛然一阵惊醒,整个人躺在床榻之上,一动不动。

见墨白垂眸不言,苏子衿以为不过是太过疲倦而已,便也就没有多说什么,毕竟墨白昏迷已是有了三日,如此一番醒来,大抵都要有些恍惚的。

心中如此想着,苏子衿便缓缓一笑,道:“国师大人现下起来喝药罢,我唤了童子过来,药还是要趁热喝的。”

童子?墨白有些诧异,似乎不太理解苏子衿的意思,只是,还没等到他细想,便听敲门声响起,门口有一个七八岁的小童子,怯生生的问道:“世子妃是唤小童过来么?”

在药王谷里,这些个小童除了唤药王作:谷主、师父一类,其余外人都是按着名号来唤的,大抵也是一种简单而不失礼貌的称呼。

苏子衿闻言,立即便偏过头看他,从容点头道:“国师大人大抵是要喝药了,你来喂他罢。”

墨白受了重伤,不过听着轻衣的意思,这墨家的未来钜子倒是个身子强健的,也不知墨家的人都是如此,还是墨白只是个例外,不过大抵墨琛的那一掌,不至于让墨白丧命就是。只是即便如此,还是要好生调养一阵子的。

如今墨白受了伤,又是昏迷多日,自是服药有些不便,再加之苏子衿以为他素来养尊处优惯了,难免有些‘富贵人家的习气’。所以为了稳妥起见,便是唤了小童来给他喂药。而苏子衿显然是不可能喂他的,故而在进来之前,便提前吩咐了小童过来。

听着苏子衿的话,墨白一时间便清明过来,只是也不知他在想什么,好半晌都没有说话。

苏子衿见此,倒是丝毫不甚介怀,看了眼小童,那小童便会意的上前,将墨白扶着坐了起来,而墨白此时也是异常柔顺,丝毫没有抗拒的意思。

不多时,小童便将药递到墨白的面前,打算满满舀了一勺子递到墨白的口中。只是他堪堪一动手,墨白便伸手,阻止道:“我自己来。”

依旧是暗哑的嗓音,可不知为何,听起来却是有种冷淡的意味。

小童见此,自是没有坚持,好歹他也是见过无数的病人……病人的心性素来不太稳定。

苏子衿瞧着,只兀自走到一旁坐了下来,大抵有歇一歇的意味。

她若是现下出去,左右又是要被长宁王妃缠着,而司言那一头却是被长宁王和药王两个人唤去了,一时半会儿是回不来的。

如此一想,苏子衿便也只好在这儿躲一躲,即便是与墨白相顾无言……也算是好的。

那一头,墨白已是伸出手,一口气将药汁喝了彻底。等到他喝完了,便觉喉头与舌尖发涩的厉害,却见苏子衿已是坐了下来,那一副不打算离开的模样,无名的便让他心中有些欢喜之意。

这股子情绪一涌出,舌尖的苦涩感也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只是,墨白似乎丝毫没有察觉自己的情绪,只神色中的恍惚少了些许,整个人也好似恢复过来了一般,面上带了几分圣洁的笑意。

瞧着墨白喝光了所有的药,小童便收拾了起来,缓缓出了屋子。

苏子衿见墨白脸色好了些许,便不由低声道:“国师大人救命之恩,子衿感激不尽。”

说着,苏子衿看向墨白,神色之间倒是真挚一片。

墨白闻言,脸色不由愈发苍白起来,心中那不敢触及的乱麻一时间便被挑了起来。

救苏子衿的时候,他的脑袋一片空白,原本他也以为危难的时候,自己会丢下苏子衿逃之夭夭,毕竟他自认是个惜命的人,同时也自认为苏子衿对他来说,委实有些无关紧要的很。

可当自己做出那等子行为的时候,连他自己都有些难以置信。

好半晌,墨白才忽然出声,神色一滞,道:“你可知我为何救你?”

一边说,墨白一边将眸子抬起,那双盛满笑意的眸子落在苏子衿脸上,一时间情绪莫辨。

此话一出口,墨白便有些愣住,便是他自己,也不明白为何忽然脱口而出这么一句问话。只是,不知为何,他竟是隐约的期待着苏子衿的回答……如此陌生的情绪滋生,让墨白徒然便有些不适之意。

你、我……这称呼,着实与先前不太一样,毕竟两人之前,大抵都是以世子妃、国师大人自称的,如今墨白的话,却是让苏子衿有些错愕。

只是,还没等到苏子衿说什么,便是听这时,门头传来一阵脚步声,紧接着便是一道清冷的嗓音,打散了这一室的各有所思。

“国师大概是从前做惯了和尚。”司言一脚踏了进来,依旧面容冷峻,神色漠然:“所以那时救下了本世子的世子妃……纯属本能。”

本能的要牺牲自己,本能的要普渡众生……司言的意思,显然就是如此。

苏子衿闻言,不由挑起眉眼,心下觉得司言这般理论,奇怪归奇怪,但却也不无道理,毕竟她是当真没有其他的想法再去解释这个疑惑。

“世子这般说,大抵不了解本国师的为人。”只那一头,墨白却是凝眉,狭长的眸子露出一丝不悦之色。

本能?未免有些夸张了,即便他曾经在寺庙里头度过,也不过是凡人罢了,若他当真有那一颗向佛的心,自是不会还涉足尘世……

“若不是这般,国师又是为了什么?”司言冷冷的薄唇一动,便不着痕迹的看向墨白,一字一顿道:“难道还是为了情不成?”

说着,司言上前一步,便径直便牵住了苏子衿的手,低眉不语。

只这样的动作,委实有些明显,以至于落在墨白眼底……刺眼十足。

为了情……苏子衿闻言,不由摇头,司言这厮还是真敢说,好歹墨白也是出家之人,如何可能为了情?

心下如此想着,苏子衿便是打算开口缓和这尴尬的气氛,然而,不待她说话,下一刻便是听墨白笑了一声,眉眼皆是风华:“世子可是会开玩笑,本国师清心寡欲,如何会动男女之情?更何况世子妃早已是婚嫁之人……本国师可并非那等子不知礼教的人。”

一边说,墨白一边便露出了圣洁的神色来,司言凤眸幽深,却没有说什么,只点了点头,颔首道:“国师有自知之明便是。”

司言说话,素来都是如此,虽说苏子衿对于这两人这般没有丝毫营养的话有些无语,毕竟三两句下来也是没有问清楚墨白的心思,可到底墨白和司言都一副理所应当的模样,苏子衿自是也不想多问什么,左右她只是想还了墨白这样一个人情便是足够,其余的,与她无关。

这般想着,墨白却是嗤笑一声,说道:“世子的性子,还真是一如既往不得人欢喜啊。”

“彼此彼此。”司言闻言,只是面无表情的回了这么一句。

紧接着,不待苏子衿说话,司言便是垂眸看向她,低声问道:“子衿,我带你去外头逛一逛,如何?”

对待苏子衿,司言倒是一如既往的温柔,虽说这厮面色冷淡,可眸底的那抹暖色,却是苏子衿极为熟悉与喜爱的。

点了点头,苏子衿便笑着看向墨白,说道:“国师既是喝了药,便且歇着吧,我们就不打扰国师了。”

说着,苏子衿便拉起了司言的手,两人缓缓朝着外头走去。

瞧着苏子衿和司言离去的背影,墨白心下无端的便有闷气涌现,强压下心头的那一抹情绪,墨白兀自看向外头明媚的春色,嘴角的笑容一时间淡了些许。

而那一头,司言和苏子衿出去以后,便是一路到了外头的湖边散步。

耀眼的阳光,有些刺目的感觉,好在司言一向知道苏子衿厌恶日头,便径直让孤鹜备了把伞与他。

两人并排而走,司言手执素伞,修长的身姿如玉如松,苏子衿在他的身侧走着,便是显得有些娇小。

“子衿,墨白救了你,你……打算如何?”司言低沉悦耳的嗓音响起,那略微摸不透的小心翼翼,听得苏子衿不禁一笑。

这话,不就是在问她要如何报答墨白么?

偏头看向司言,苏子衿便抿唇道:“阿言,若是一个女子……比方说是南音公主救了你,你要如何报答她?”

一边说,苏子衿还一边笑吟吟的瞧着司言,桃花眸底满是一片温软。

司言闻言,不由凝眸,下意识便脱口而出:“不待如何。”

无论是谁救了他,司言大抵不会有多么深刻的情绪,他会为之感谢,帮衬对方一件事,却也不是没有原则、没有底线的帮衬。

听着司言的话,苏子衿眉梢一弯,便似笑非笑道:“若是对方看上了你,你可是会以身相许?”

那些个才子佳人的故事,大都是一言不合便是以身相许的戏码,苏子衿倒是想知道,司言这厮可是也如此……迂腐?

“不会。”司言认真的思索着,蹙眉道:“不会有女子可以救我……除了你。”

除了苏子衿,在麒麟洞之后,司言一直记得,那一次苏子衿在水中拼命的将他救起的那一瞬间……至今他还深刻的记着。

“那若是那次救你的人不是我呢?”听着司言的话,苏子衿一时间便有些来劲儿,越是问,她便越是想要知道司言的答复。

若是先前与他在幽蝶谷的人不是她呢?若是先前在麒麟洞中与他共患难的也不是她呢?是不是司言便会与另外一个女子……那个救了他、与他朝夕相处的女子成亲?

不知为何,即便只是‘如果’,苏子衿心中如此想着,便有些不悦了起来。

“如果不是你……”司言停下步子,侧脸仔细的看向苏子衿,神色认真道:“我不会动情。”

司言清楚的明白自己的心,虽说他与苏子衿,也算是缘分使然,可若是没有了和苏子衿的这段姻缘,他便不会有其他的姻缘。

没有什么理由,只是因为他笃定的知道,他的世界,只有苏子衿可以轻易入内,其他人……绝无可能!

苏子衿闻言,心下一时间觉得愉悦了起来,只是想起那时候的种种,她便忍不住问道:“阿言,我有时候不知道,你当初……是欢喜我什么?”

司言的欢喜,大抵是朝夕相处的心悦,除却先前的地宫患难,除却麒麟洞的保护之情,还有便是幽蝶谷整整一个多月相伴之情。

可归根究底,苏子衿还是不知道司言究竟喜欢她什么,毕竟那时候……她是那样的冷心无情,毫无可取之处。只除了一张皮囊还算是看的过去,其余的却是统统称不上惹人喜爱的。

苏子衿的问题一出,司言便是忍不住愣了愣,随即他叹了口气,只伸出手摸了摸苏子衿的脑袋,语气含着一丝宠溺的意味:“子衿,你大概不知道,你真的很好很好。”

司言眼中的苏子衿,无论如何都是美好的,无论是虚情假意,还是冷漠算计,一切的一切,在司言看来,都是那么令人心动。

有时候他也会觉得自己仿佛入了魔,可自己就是这样无可救药的爱上了苏子衿,没有什么道理可言。

“那你说,我哪里好?”苏子衿眉眼一弯,唇畔便有戏谑的笑意浮现。她捉住他的手,眼底亮晶晶的,仿若星辰一般璀璨而夺目。

“你笑起来好看。”司言心下一片柔软,瞧着怀中这含笑的女子,忍不住俯身吻了吻她的额头,低声道:“尤其是算计别人的时候……像只小狐狸一般,甚是有趣。”

一个人爱上另一个人的点,总是不太一样,在司言眼中,苏子衿笑起来尤为好看,可他最爱的,到底还是她算计他人的模样。

没有理由,就这般致命的被吸引着。

听着司言的话,苏子衿心下委实的乐开了一朵花,那股子情人之间才有的甜蜜,笑的她眸底的璀璨愈发浓烈了几分。

随即她伸手搂住司言精壮的腰际,将脸贴在司言的胸膛之上,喃声道:“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君知否?”

“我知。”司言低声应了一句,清冷的俊颜有一丝暖色浮现,只是,下一刻却是忽然沉吟,道:“可是子衿,我记得你不喜欢吃红豆。”

“噗嗤!”苏子衿忍不住笑了起来,眉眼弯弯道:“阿言,你可知我最欢喜你什么?”

最欢喜他什么?司言微微一怔,随即凝眉,思索道:“认错认的快?”

这话,到底是司言打心底的实话,他自以为自己脸容生的虽是不错,但到底苏子衿不是那般肤浅的人,所以思来想去,司言便觉得,也许是自己认错认的快,这般虽不是很会哄女子的模样,但到底也算不错。

只是,他的话音一落地,苏子衿便笑的更欢了起来,她几乎是发出了极为愉悦的笑意,整个人窝在司言的怀中,有些花枝乱颤之意。

司言很少见苏子衿这样的笑,他从来见她都是抿唇而笑,可乍一看她如此愉悦的模样,整张脸似乎都沉浸在春色之中,明媚艳丽异常,他心下便是有些动容起来。

那一头,苏子衿倒是不知道司言在想什么,只是笑了好一会儿,见司言都不问她话,她便忍不住抬眼看去,艳绝的脸容上依旧是笑意浓烈:“阿言,你怎的也不问我笑什么?”

“嗯,”司言闻言,不由认真道:“那你笑什么?不然我们进屋探讨探讨?”

进屋?苏子衿一愣,瞬间便是明白了司言的意思,尤其是抬眼看到这厮那赤裸裸的眼神……她心下更是一颤,暗道司言这厮太过耿直。

这青天白日的,而且还是在药王谷……若是让人觉察到,未免有些孟浪的过分。

苏子衿兀自这般想着,司言却是低眸看她,凤眸深邃而暗含一丝情欲:“你既是不说话,便是默认了。”

说着,也不待苏子衿反应,司言便松开了执着伞的手,径直将伞丢到了地上。随即他动作极快,便是将苏子衿大横着抱了起来,冷峻的容色依旧看不出丝毫情绪。

苏子衿见此,不由心下一慌,素白的小手便是想去推司言,白皙的脸上更是烧了起来:“阿言,这是药王谷!”

这话,便是在提醒司言注意场合了。

司言闻言,却是抿起薄唇,淡淡道:“无妨,现下他们都有事情,不会碍了咱们的事。”

一边说,司言还一边朝着前头走去。

这时候,百里奚却是背着一个篓子,诧异的路过苏子衿和司言身边,道:“师父,你怎的了?”

瞧着司言面色严肃的抱着苏子衿,百里奚便下意识的以为苏子衿是不是病了或者什么……到底单纯的很,丝毫没有往那方面去想。

只苏子衿闻言,却是愈发羞涩起来,心下不由埋怨司言这厮食髓知味,愈发孟浪起来。

只司言听了,却是面色寡淡,认真道:“她有些累了,我带她回屋歇息,你若是没有事情,莫要打扰了。”

这话一出口,便是将苏子衿素来弱质纤纤的情况搬了出来,百里奚闻言,却是没有起疑,一想到自己的师父先前还用汤药吊着身子一事……他便只觉司言说的是认真的话。

于是,他点了点头,便信誓旦旦道:“面瘫脸,你带老子的师父去歇着吧,其他人老子会帮你推拒到门外的,放心!”

说着,百里奚还露出一副凝重的模样,看的苏子衿哭笑不得。

可偏生,司言却是一副认真的模样,丝毫不像是说谎,瞧得苏子衿愈发有些难为情起来。

那一端,却是听司言沉声道:“我带她进去了。”

“去吧,快去吧!”百里奚回了一声,便依旧背着药篓子,朝着苏子衿和司言的反方向处,走了过去。

等到三个人拉开了距离,苏子衿才忍不住推了推司言,脸色微红道:“阿言,你……你放我下来,这青天白日的……”

“无妨,”司言低眉,望了眼苏子衿娇羞的脸容,眼底便越发深邃了几分:“等会儿我拉了床帏,就不白日了。”

苏子衿:……

看来,司言这厮是越发不要脸起来了!

……

……

远在大景锦都,皇宫巍峨,夜色深沉。

御书房内,昭帝和战王对弈棋局,神色专注。

高公公就站在一侧,面容和蔼的瞧着这君臣的过招,一言不发。

好半晌,昭帝才缓缓挑眼,凝眉道:“苏彻,你家那儿子可是有捎信回来?”

一边说,昭帝还一边故作随意的落下一枚白棋,神色淡淡。

战王爷闻言,不由手下一顿,随即他笑了起来,桃花眸子闪烁着一抹光芒,回道:“陛下说的是哪个儿子?阿宁好似不过才出了锦都而已,大抵两三日便会回来,何必捎信?”

说着,战王爷一脸无辜的瞧着昭帝,那模样狡猾不已,看的昭帝不由冷哼一声,笑骂道:“苏彻啊苏彻,朕的心思你不是都懂吗?怎的如今又故作痴傻起来了?”

战王爷的模样,俨然便是知道昭帝在说什么,却又一副故作不知的模样,委实是客气可恼。

只这么多年的友情下来,昭帝倒是不至于真的恼怒,故而只是随意一骂,一侧的高公公亦是低低的笑着。

“陛下冤枉啊!”战王爷口中含着冤枉,脸上的笑意却是有些浓烈之意:“臣可不是故作痴傻,臣是当真不知陛下自己有儿子,怎的又关心起臣的儿子来了?”

这一头,战王爷还在故意装疯卖傻,可看在昭帝眼底,却是无奈至极。

叹了口气,昭帝便道:“老狐狸,朕是说,你那儿子苏墨可是有捎信过来?朕关心你府上闺女和女婿了!”

说到最后,昭帝俨然便是直接瞪了一眼战王爷。

到底他还是最在意司言的,尤其是这些年,司言愈发的肖像他心中的那个女子……昭帝便愈发的疼爱着他。

身为帝王,他有许多感情不能够动,有许多无奈不能够纾解,就连宠幸那个贵妃,让谁怀龙嗣,他也要万分斟酌,即便再怎么不愿意,为了平衡局面,他还是不得不增添‘皇子’,晋升妃嫔。

“陛下原是惦念世子了。”战王爷闻言,不由笑了起来:“前几日子衿和阿墨倒是有捎信过来,只是这几日也不知怎么的,却是迟迟未到,大抵再过两日,便可再收到他们的来信了。”

说着,战王爷抬眼看向昭帝,继续道:“世子和子衿倒是过的很是如意,新婚燕尔,总有些说不完的甜蜜之言,陛下不必太过担心。”

都说做父亲的为难,就是昭帝也是一样。战王爷同昭帝的情谊这么多年,自然知道司言不是什么世子,而是昭帝嫡亲的儿子……或者说,司言是昭帝最爱的儿子。

皇室不是没有亲情,只是所有的亲情都在一个或者几个人的身上,毕竟居高位者,谁也不知枕边人是否包藏祸心,谁也不知亲生儿子是否会为了皇位弑父杀君。

这一点,战王爷看了许多年,心下亦是有数。

“那就好,”昭帝点了点头,叹了一声,又重复道:“那就好。”

司言在外这些年,昭帝总对他放心不下,只是司言的性子极为冷傲,若是昭帝派了人前去,一定会惹怒司言,所以昭帝早些年会对此束手无策,可如今司言和苏子衿成亲了,昭帝和战王爷又是旧友,自然比较方便打听到司言的下落。

这样一来,昭帝便不由摇了摇头,道:“还是生闺女好啊!”

这话,倒是昭帝打心底说出来的,比较闺女贴心,即便苏子衿离家多年,如今也依旧惦念着家里,消失总会顾念着捎带回来,而不是像司言早些年那般,行踪不定也就算了,还忍不得他人监视。

“那是。”战王爷闻言,却是没有过谦,只微微一抬头,夸道:“我们子衿啊,生的貌美也就算了,脑子还好使,你瞧着她一个人筹谋的那些……啧啧,听说现下东篱已是鸡飞狗跳,不得安宁了!”

分明是搅事的‘坏人’,可落在战王爷眼底,便是‘脑子好使’了,尤其一想起苏子衿就是曾经的容青,他更是骄傲的没边起来,那牛气哄哄的模样,便是认识了他这么多年的昭帝,也不由有些看不过眼。

见不得战王爷如此嘚瑟的模样,昭帝便冷哼一声,手下的动作却是不停:“苏彻,你可莫要忘了,你那厉害的闺女可是朕的……阿言的媳妇儿!”

言下之意,便是你闺女现在是姓司了,已经是半个司家人了。

听着昭帝这略显傲娇的话,高公公在一旁便忍不住无声的笑了起来。

战王爷闻言,倒是也不气恼,就见他哼哼一声,难得的一脸不服气,道:“陛下这话可是错了,世子对我家子衿可算是言听计从的,跟我当年……完全一模一样!”

众人皆知,战王爷是锦都有名的妻管严,而他言下之意,便是司言……也是这般了。

昭帝闻言,脸色便是一僵,可想要反驳,却又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去说。

想了想,他才瞪了眼战王爷,气急败坏道:“好你个苏彻,最近真是越发的不尊敬朕了,莫不是不想当这个王爷了不成?”

这话一出,便是开玩笑之意了,战王爷一听,却是不恼,只哈哈一笑,爽朗道:“陛下啊,臣这王爷还是没做到头,等过几年陛下退位了,臣便随着陛下一块儿离开这繁盛的锦都罢,从此游山玩水,行云野鹤的,也是滋味颇好。”

这世上,大概也只有战王爷敢这般对昭帝说话了,毕竟皇帝‘退位’一事,委实不是一个臣子敢提的事情。可战王爷说出口去,昭帝却是丝毫不恼的样子,只叹了口气,幽幽道:“苏彻,你说朕什么时候能退位呢?退了位又该去哪里呢?”

他其实最想问的是,如是他退位了,能不能够入药王谷,见一见他心上的那个女子……那个唤作清漪的美丽女子。

这么多年,他忍着不去见她,忍着不去打听一切……因为他知道,她心中该是恨他的。

可他真的好累好累,当初若不是为了母后、为了大景的安宁……他决计不愿意困在这金子做的牢笼,囚禁一生!

瞧着昭帝那一副叹息的模样,战王爷心下便是一动,随即他敛了情绪,手下的动作亦是停了下来:“陛下当真想要那样做吗?”

“苏彻……朕有些犹豫了。”昭帝抬眼看向战王爷,眼底满是忧色。

想要那样做?当然,他是极想要这样做的,想把皇位传给司言,想先让自己的‘儿子们’争斗下去,等时候差不多了,便给司言正名,让他继位。诚然如此想法有些冷酷而卑劣,可他知道,只有司言上位,其余皇子才能存活的更多……而他心里头的重担,才能落下。

可是,这几年下来,他忽然便是迷茫了起来。

司言的抗拒,昭帝看在眼底,也知道,无论如何,司言都不会愿意继位,从前没有苏子衿的时候,他便是不愿意的,如今有了司言……他还有可能赞同吗?

瞧着昭帝如此一副无奈的样子,战王爷不由凝眉,沉声道:“陛下可还记得净空大师说的话?”

当年司言来到锦都的时候,太后一度很是喜爱这个孙儿,于是有一年,便是带着司言去了佛寺之内,寺中有一个声名远播的大师,唤作净空。净空曾给司言看过命理,只说司言在二十五岁之前,会有一场大劫,而这场大劫……会让司言命丧其中!

净空大师是个极为有威信的人,他素来说的话都是没有虚言,百年前司梦空出生之前,他便曾扬言,大景会出现一代女帝,而这女帝亦是领着大景走向繁盛。

那时候没有人相信,毕竟大景素来只有男子称帝,从未有过女子的,可后来,国乱横生,民不聊生的时候,司梦空出现了,她有勇有谋,领着数万精兵杀入皇城,一举夺得帝王之位,从此大景开始了繁盛的道理,且经年不衰!

自那以后,众人对于净空说的话,便是极为信任,再加之净空活了一百来岁,众人便愈发对净空崇敬了起来,都言他是得道高僧,神仙下凡。

“朕如何能够忘记?”昭帝垂下眸子,凤眸幽深而复杂:“只是朕不信命,不信佛法,唯独相信阿言能够逢凶化吉!”

虽说口中说着笃定的话,可昭帝心中,到底是极为畏惧的……是的,畏惧,他生平有两个时候是畏惧的,一次是清漪出事的时候,他畏惧命。一次是司言被断出活不过二十五岁的时候,他畏惧的还是命。

所以,他只能一次又一次的麻痹自己,司言不会出事,更不会因为这一介僧人所言,便当真殒命……

“陛下,臣以为,等这次世子回来,便让他呆在锦都罢。”战王爷叹了口,只谨慎开口道:“不论陛下信不信,总归还是防着点好。”

战王爷的话一落地,昭帝便瞧了眼他,冷哼一声,道:“别以为朕不知道你这是在怕你家闺女守寡!”

此话一出,便顿时搅了哀伤的气氛,可战王爷却是哈哈一笑,直到昭帝甚得他的心。

只是,两人如此开玩笑的一幕落在一旁的高公公眼底,却是有些沉重之意。

若是世子当真殒了命……他不敢去想,也不能去想!

……

……

烟京之中,有大事发生。

听人说,翼王府世子楼弥陷害忠臣,被下了牢狱,不日后问斩。因着翼王府素来忠心耿耿,朝臣更是有许多人上奏,表示四国大会期间不宜大肆诛连,毕竟前几日孟府才堪堪倒台,这后来便是翼王府……未免有些吓人的紧。

只是,令朝堂上震惊的是,楼弥的父亲翼王在楼弥被下狱了之后,便很快又将二儿子楼雅推举上位,大抵有要立他为世子的意思。如此一来,翼王便是依旧效忠着楼霄……这一消息传出,朝堂上原本想要倒戈的大臣便又立即停下了步伐,不敢再轻举妄动。

彼时,右相府邸,树影斑驳。

钟离坐在院落外头,神色淡淡的看向正对面的楼宁玉,问道:“你那头的事情,可是安置妥当了?”

楼宁玉闻言,抿唇一笑,脸容宛若春风,道:“都妥当了,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钟离点了点头,忽而又道:“苏子衿那头,你可是还等她回来?”

苏子衿和楼宁玉有合作一事,钟离只是知道,而苏子衿前几日离开烟京的事情,钟离也看的清楚。

听着钟离的问话,楼宁玉不觉笑道:“长宁王世子妃是个通透的人儿,她已然做到这一步……其余的事情,已然不需要依靠她了。”

这话倒是不过河拆桥的意思,只是事事若是都依赖苏子衿来出谋划策……将来他总归走不远的。

“倒是不错。”钟离看了眼楼宁玉,只迟疑道:“可你的身份……总该要有个正名。”

楼宁玉近来在烟京百姓中的威望,算是在逐日提升,可到底楼宁玉还是顶着‘野种’的疑云身份,若是不得到正名,想来未来的事情……很难和顺下去。

“我的身份……很快便是会被正名。”楼宁玉不以为意的一笑,只挑眼看向钟离,忽然便问道:“只是我有些好奇,右相似乎从不对我的身份起疑……”

从一开始,钟离就没有对楼宁玉是不是‘龙子’一事起疑心,一直到如今,楼宁玉不由的便对此有些疑问起来。

难道钟离对当年的事情,知道一些内幕?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