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司言护妻/将军策:嫡女权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子衿和司言踏入屋子的时候,钟离正坐在榻前,一动不动的握着若水的手。而彼时,若水双眸紧闭,静静的躺在榻上,无声无息。

“若水……”苏子衿张了张嘴,喉头一时间有颤抖之意涌出。

司言看了眼苏子衿,沉默着便伸出手臂,将她拥入怀中。

而那一头,似乎是察觉到苏子衿和司言的存在,钟离转过身,蹙眉道:“世子和世子妃寻本相,可是有何事?”

要说钟离与司言和苏子衿两夫妻,委实没有什么交情,便是唯独的一丁点,也不足以让他们上门寻他。

可方才管事进来前,便是与他说了,司言和苏子衿找他,的确说是有事情。

“倒没什么事情。”司言淡淡道:“只是听说若水姑娘出事了,子衿便想着来探望一二。”

说这话的时候,司言显得很是正色,可落入钟离的眼中,便是有种难言的怪异。

只如今若水昏倒,钟离一时间也没有精力去计较什么,于是,他便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

苏子衿见此,强压下心头的那抹情绪,便问道:“若水可是还好?怎的突然就昏倒了?”

“方才大夫来看过,说只是太过疲倦才昏倒了。”钟离垂下眸子,神色发冷:“只是,若水这两日并没有操劳什么,而且无论大夫用什么办法,若水也丝毫没有清醒的迹象。”

因为如此,钟离才会格外小心。

“大约在何时……”苏子衿凝眸,深吸一口气道:“何时若水昏倒的?”

若是当真如孟瑶所说,她出事了,若水一样会出事……那么若水的昏倒,是不是在孟瑶自尽的那一刻?

“两个半时辰之前。”钟离攥紧了拳头,心中隐隐抽疼。

原本那时候他们是在用午膳,只不知为何,若水忽然便说困,钟离原本是让她午膳用后再去歇息,可话还未出口,若水便忽然闭上了眼睛,猝不及防的便倒了下去。

那时钟离是真的被吓坏了,他抱起若水,便直接唤来了大夫,只是,大夫给出的结论是,若水无甚大碍,只是太过疲惫。这话钟离自是不信,便命令着大夫让若水醒过来,毕竟如果真是疲惫,一定可以醒来。

可结果却是,若水醒不过来,便是大夫扎着针,若水也依旧无声无息,若非那鼻息处还有动静,钟离非要崩溃不可。

两个半时辰之前……苏子衿心中窒息,只觉浑身血液在那一瞬间,都凝固了起来。

那时候……正是孟瑶自尽之际!

一想起孟瑶动手前那诡异的笑,苏子衿便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若水会不会……

只是,苏子衿兀自陷入深思,却没有发现,这时榻上的若水忽然动了动食指,眼睑也微微睁开,露出迷茫的神色来。

“若水!”钟离瞳孔微微缩了缩,心中悬着的石头仍旧高高挂起:“你怎么样了,感觉哪里不适吗?”

随着钟离的一声‘若水’,苏子衿立即便回过了神,她不由自主的上前两步,神色亦是极为紧张的瞧着。

若水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皱眉道:“我没有哪里不适呀,就是……就是睡了一觉。”

说着,若水立即便注意到了身后的苏子衿,一时间不由笑了起来,神色有些惊喜之意:“世子妃!我好久没见到你了!”

那几日过后,四国大会仍在继续,四国比试也渐渐开始,可无论若水怎么想方设法靠近,也没有见到苏子衿。

到底她对苏子衿,还是存着一丝莫名的欢喜的,尤其那日两人一起酿了酒,她对苏子衿便更是上心了几分。

一边说,若水一边便掀了被子,穿了鞋子,朝着苏子衿走去。

明亮的眼睛依旧满是璀璨之色,看的苏子衿心下一片柔软。

缓缓一笑,苏子衿凝眸,问道:“听说你病了,我来看看你。”

她说的很是简短,可心中却还是有一股不安的感觉,萦绕不休。

“我没有生病呀,”若水揉了揉鼻尖,有些孩子气的皱起,道:“我只是觉得困了,睡了一觉而已,醒过来就看见你们了……”

见若水一瞧见苏子衿,就心无旁人的模样,钟离心下生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然,随即便见他上前,淡淡道:“不管如何,也得让太医来瞧一瞧。”

说着,钟离便凉凉的看了一眼苏子衿,仿若瞧着情敌一般的神色,让司言不由心下不悦。

心中如此想着,司言便立即冷冷道:“丞相这眼神,本世子很是不喜。”

寻常人大抵不会如此,可司言却是不同,他瞧着钟离这般看苏子衿,心下便想径直剜了钟离的这双眼睛。

而心中如此想着,他手下也当真抚上了腰际的长剑,眸底有杀意一闪即逝。

钟离闻言,不由心下一顿,随即他抬眼看向司言,便见司言一副剑拔弩张的,模样,眉宇间的杀意很是认真。

微微一惊,钟离便下意识拉着若水后退了两步,暗中腹诽一声疯子,他才拱了拱手,语气不甚温和道:“世子最好是管好自家的世子妃,莫要招惹我的若水。”

钟离的话一出,旁边的管事便不由抹了把汗,直道自家丞相这‘吃醋’吃到女人身上的模样,可是怪异十足。

“之蘅!”若水蹙着眉头,不高兴道:“我喜欢同世子妃结交,你不能拘着我!”

之蘅二字,是钟离的表字,原本若水还是唤着钟离丞相大人的,不过前两日便是让钟离‘强行’让着给唤了。

“若水……”钟离心下一紧,有些不明白若水为何如此欢喜苏子衿,可见若水噘着嘴,俨然是十分不高兴的样子,他心下又不忍起来。

“丞相大人可是看清楚了。”这时候,司言却是凤眸微寒,神色一如既往的冰冷:“是你的若水缠着本世子的世子妃!”

钟离确实对若水好,可这并不代表他可以当着司言的面对苏子衿如何,若是司言不乐意了,照样可以把钟离的眼睛剜了!

司言这人,素来便是不畏惧任何的,哪怕现下钟离是东篱的丞相,对司言来说也是一样。

苏子衿闻言,却是莞尔抿唇,缓缓笑着,倒是没有制止司言的意思。好歹司言现下是她的丈夫,维护的也是她,钟离一个外人,确实没什么打紧。

听着司言的话,钟离心下委实气不打一处来,可一想起司言这人的性子,又一时不敢轻易呛声。

就在局面僵住的一瞬间,外头传来花影的声音,不多时,便见花影领着宫中云太医快速入内。

瞧着若水站在中央,精神奕奕的模样,花影不禁一愣,下意识便朝着钟离看了过去。

钟离见此,倒也是无心再与司言多说什么,便吩咐道:“云太医这边请。”

说着,他看了眼若水,轻声道:“若水,你且坐着,让太医为你把把脉,瞧瞧有什么问题。”

在宫中,云太医的医术算是数一数二的了,只要云太医敲定了若水无事,钟离才能放下心来。

若水闻言,不由鼻尖一皱,依旧站在原地不动,只圆鼓鼓的小脸写满了不悦,让钟离不由叹了口气,哄道:“如水,方才是我不对,你先让太医好好瞧瞧,若是没有问题,今后随意与苏……世子妃结交,如何?”

说这话的时候,钟离神色很是宠溺,瞧得那云太医好一阵诧异。素来高高在上的权相钟离,怎的也有这般小意的模样?莫不是他做梦了不成?

就在云太医惊呆的时候,苏子衿却是和司言对视一眼,眉眼弯弯,无声的笑了起来。

钟离对若水,当真是极为上心的,也是因着如此,苏子衿才放心的将若水交付与钟离,毕竟三年前的时候……若水是那么欢喜眼前的青年。

“好,”若水闻言,立即便喜笑颜开,芙蓉面微微泛红:“那你不准反悔!”

“不反悔。”钟离无奈的揉了揉若水的脑袋,径直便将若水牵了过去,让她老老实实的坐在了床沿上。

说着,钟离便是看向云太医,淡淡道:“过来给她瞧瞧。”

依旧是命令的口吻,依旧是清华无双的权相模样,看的云太医愣了愣,倒是不敢迟疑,便很快上前了。

大约把了把脉,云太医才拱手,低头禀道:“相爷,这位姑娘身子并无大碍,只是有些体虚,素日里莫要操劳思虑便是。将养一段时间,很快就能恢复以往的活力。”

听着云太医的话,钟离心中的大石头,才算是落了下来,可苏子衿闻言,虽面上神色无异,却依旧心中极为不安……尤其是想起孟瑶临死前那个令人头皮发麻的诡异笑容……

“子衿,无妨的。”司言显然意识到了苏子衿的异常,就见他垂下眸子,低声道:“今日我书信一封给轻衣,让她过来瞧瞧。”

苏子衿点了点头,却没有再说话。

……

……

若水无事以后,苏子衿便打算先回一趟驿站,只是离开之前,两人约定明日戏楼相见。

马车很快便抵达了驿站门口,司言沉默着将苏子衿抱下了马车后,便命了落风等人将马车驾走。

然而,才踏进院落,苏子衿便瞧见苏墨和喜乐坐在树下,对酌相谈,好不热闹。

一瞧见苏子衿和司言归来,喜乐眼睛便是一亮,随即她笑嘻嘻的放下手中的杯盏,凑上前去:“呦呵,苏子衿你总算知道回来了!”

一边说,喜乐一边双手环胸,一副至交故友的模样,惹得苏子衿深觉好笑。

微微一笑苏子衿道:“喜乐,你偷我的酒。”

这话,不是反问,不是疑问,而是肯定。自己酿的酒,几乎一闻就知道。

“怎么可能?”喜乐小脸一抬,义正言辞道:“我们江湖中人,最是见不得小偷小摸的事情,更何况我喜乐行得正、坐得直,怎么会偷你的酒?”

说着,喜乐不着痕迹的竖起大拇指,朝着身后苏墨的方向指了指,严肃道:“这酒是酥胸从你那……不对,应该是你婢女那儿骗来的,我只是个顺带蹭酒的。”

喜乐的模样,就差对日月起誓了,只是,一番义正言辞的话说下来,直听得苏墨好一阵害臊。

走上前来,苏墨轻咳道:“妹妹,这酒我先与你借了,来日……来日再还你。”

方才喜乐说要他请喝酒,苏墨其实是拒绝的,可喜乐在那头好一阵缠闹,苏墨便一时没忍住,从了。

于是,他进了院落,找了青茗等人拿酒,唯独奇怪的便是那过程委实过于顺利的。

司言在一旁瞧着,只沉默不语,那一副清冷的模样,瞧得苏墨也不好意思与他说话。

不过,也好在司言这人素来这般无言惯了,早些时候苏家的人还有些不知所措,如今日子久了,苏墨也算是能够适应一二了。

苏子衿闻言,倒是忍不住笑容愈盛了几分,就见她偏头,莞尔道:“大哥瞧着我像是那等子小气的人么?一点儿酒罢了,大哥拿了便是拿了,无甚所谓的。”

对于家人,苏子衿倒是大方十足,且这酒她酿了许多,从前在烟京的时候便埋了好些,如今自是喝不完的。

“诶……诶!”喜乐见此,不由眼馋道:“苏子衿,你认我做二哥罢,我以后罩着你呀!”

好歹做苏子衿的兄长有酒喝,喜乐这般一盘算,便又是喜滋滋了。

苏子衿还未说话,苏墨先是一愣,随即他叹了口气,无奈道:“喜乐姑娘,子衿有二哥了。”

“那三哥也行。”喜乐闻言,立即便道:“不然大姐、二姐、三姐……只要能喝到酒。”

“我是乐意的,不过要问问我们阿言同不同意了。”苏子衿弯唇一笑,从容道。

一声‘我们阿言’,听得司言心中一动,看向苏子衿的眸光亦是宠溺起来。他心下暗道自己这‘小娇妻’真是越发的令他着迷起来,便是简单的一句话,也是深得他心。

然而,喜乐听了却是不敢再问司言,只心中想着,她也不是个傻的,苏子衿这话俨然就是不同意的意思了,毕竟她要是真成了苏子衿的大姐、二姐的,也就意味着,司言也得喊她一声姐……如此高冷的司言,不杀她就算她幸运了……

咽了口唾沫,喜乐自发的便站到了苏墨的身边,嘿嘿笑道:“哎呀,我同你开玩笑的呢,咱们是朋友不是?是朋友就不要在意那点儿小酒啦!”

一边说,喜乐一边搭了搭苏墨的肩膀,那一副哥俩好的模样,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方才是和苏墨说话。

苏墨一阵无奈,可瞧着喜乐那高兴的劲儿,便又一时间不忍拨开她的手。

苏子衿闻言,不由笑道:“好。”

一声好,便是意味着赞同了喜乐的话。

“真的?”喜乐惊喜的瞧着苏子衿,就差上前动手抱住她了。

“自然。”苏子衿轻笑,看喜乐一副惹人疼惜的模样,便深觉有趣不已。

“唔……苏子衿,你这人还真是够意思啊!”喜乐挤眉弄眼,嘻嘻笑道:“对了,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爹过几日就会到烟京来!还有就是,他知道解寒毒的方法哦!”

昨日喜乐收到他爹的回信,说是正在往东篱赶来,且他爹还顺带提了一提,表示自己对寒毒有几分把握。

苏墨闻言,不由整个人一僵,随即他瞳孔微缩,便侧过身子,惊喜的看向喜乐,道:“真的?”

“唔,当然!”喜乐得意的挑眉,嘻嘻笑道:“我爹可是很厉害的。”

说着,喜乐便拍了拍苏墨的肩膀,眉开眼笑,很是有趣。

只是那一头,苏子衿却是愣住,好半晌才低眉轻笑道:“大哥知道了?”

知道什么,当然是知道了她的寒毒……她身中寒毒的事情,从未与家人说起过,就是苏墨,也全然不知。可方才喜乐一说,他丝毫没有惊讶的模样,反而眉眼全是喜色。

相较于苏墨的喜悦,司言显得要镇定许多,只他亦是紧紧盯着喜乐,眸底有不为人知的情绪缓缓化开。

“咳……”喜乐闻言,不由一僵,不着痕迹的撇过头,磕磕绊绊道:“苏子衿,这件事吧……其实呢……”

“我知道了。”苏墨深吸一口气,语气难得的有责怪之意:“子衿,为何这么大的事情,你不同我们说?我们是一家人啊!”

说着,苏墨便倾身上前,眉头紧紧皱着,丝毫没有要松开的意思。

“子衿是怕你们担忧。”不待苏子衿说话,司言便率先上前来,虽依旧面色冷淡,可话里话外却满是护着苏子衿的意思:“即便告诉你们,也是一大家子为难,何必要说?”

诚然苏墨是苏子衿的兄长,按道理说,也是司言的小舅子,可瞧着他一副责怪苏子衿的模样,司言便是无法苟同,更做不到容忍。

“阿言……”苏子衿拽了拽司言的衣袖,瞧着苏墨愈发不悦的模样,心下有些叹息。

然而,司言闻言,却是淡淡道:“子衿,这不是你的错。”

到底在司言看来,怎么着也不会轮到苏子衿去低头,便是此事当真是苏子衿处理不妥,他也深以为,苏子衿是对的。

“罢了,”苏墨皱着眉头,只垂眸道:“最重要的还是子衿的身子骨。”

苏墨的恼怒,大约在于苏子衿的不告知,他倒也不是当真生气,只是心疼着苏子衿,同时也怨着她不拿家人看作‘家人’,若是没有喜乐,或许他们一辈子都要蒙在鼓里。

可如今喜乐的话却是让他喜悦不已,心中的不满也就随之淡了几分。

“大哥,今后我不会这般了。”苏子衿敛了眉眼,低声道:“你且放心。”

这一句服软的话一出,便是惹得司言蹙了蹙眉梢,牵过苏子衿的手,司言便清冷冷道:“子衿,你没有错。”

他再一次重复着这句话,大抵是因着不愿意看到苏子衿如此懂事的模样。

可喜乐瞧着,不由惊讶起来,滴溜溜的眼睛一转,心下倒是寻思着,苏子衿这夫婿,可是找的好啊,这般维护着她,啧啧……简直是楷模!

苏子衿闻言,不由一愣,随即便见司言神色很是认真,继续道:“我说过,你不需要这样懂事。”

深邃的眉眼,情深的眸光,这样的司言,令苏子衿不由的便心中狂跳,几乎有满腔的情愫,就要溢出,下意识的,她便扬起一抹笑来,所有的欢愉,都写进了眼底。

苏墨看了看,心中的不悦倒也一时间消散了去。司言这样疼宠着苏子衿,到底也是极好的。

只唯独喜乐摸了摸鼻子,深深觉得自己是不是也该找个人家嫁了?

……

……

用了晚膳后,司言便被召进了皇宫,大抵因着这几日的四国比试,其余三国皆是有人一同入宫。

因着苏子衿今日舟车劳顿,司言便将她留在了驿站,独自前往皇宫。

看了眼外头深深的夜色,苏子衿兀自陷入沉思。

只这时,七宝不知从何处而来,扑哧着翅膀,落到了窗台前。

“七宝,过来。”苏子衿凝眉,心中有思绪渐渐涌起。

先前做的那两个梦,总让她觉得患得患失,尤其是对司言……她心中的不安,一日日在增加着,从未得到抚平。

“干嘛!干嘛!”七宝戒备的盯着苏子衿,尖尖的嗓子发出不甚好听的音调来。

“叫你过来就过来。”青茗见此,不由哼道:“一只肥鸟,哪来的那么大脾气?”

这七宝也算是个令人惊奇的存在了,寻常的鸟儿只是会学舌,可这七宝倒是不同,寻常时候听它学舌,可正常情况下,它又是会与人对话,那股子通人性的模样,着实奇怪的很。

“你肥!你肥!”七宝不满的跳脚起来,倒是不敢跑去啄青茗。

苏子衿这女子,瞧着温温软软,其实是个心狠的,先前七宝也因和青茗斗气,径直便跑去啄青茗,可苏子衿见了,却是叫青茗收拾它……结果自然是七宝惨败了。

“你最肥!”青茗嫌弃的挑眉,又道:“主子让你过来,快过来!”

“不来!不来!”七宝屁股一撅,便打算飞出去,逃离这里。

只是,它堪堪一动,便听身后苏子衿轻笑一声,说道:“揽住它,待会儿烧了吃罢。”

分明是轻巧的一句话,却是听得七宝一个抖索,不待它动作,窗台便立即出现了一张脸,那木讷的模样,不是孤鹜,又是何人?

“欺鸟太甚!欺鸟太甚!”七宝惊的飞了起来,只是,它才堪堪喊了两句,便被孤鹜逮个正着。

青茗见此,立即便上前一步,从孤鹜手中夺过七宝,恶狠狠道:“就欺你,怎么样?”

说着,青茗一边便朝着苏子衿的方向走去。

直到走至苏子衿的面前,青茗才停下步子,笑嘻嘻的问道:“主子,要怎么煮?”

“啊啊!”七宝叫唤道:“毒妇!毒妇!”

“烤了罢。”苏子衿不理会七宝的尖叫,只从容笑道:“生烤,这样七宝的精神便会高度集中,肌肉也会紧致而嫩滑……”

说这话的时候,苏子衿的表情倒不像是在开玩笑,瞧得七宝害怕起来,立马便求饶道:“七宝错了!世子妃!饶命啊啊!”

七宝这怪鸟,平日里脾性也算是有点儿‘犯贱’的意思,若是好好同它交流,它非要闹腾不可,只这般一吓唬,它立马便乖顺起来,不过几日下来,苏子衿一干人等,便皆是摸透了它的脾性。

“怂样!”青茗哈哈一笑,眉开眼笑道:“主子,还要烤了么?”

青茗的话一出来,七宝便眨了眨圆鼓鼓的小眼睛,好似暗送秋波一般,逗得苏子衿一时间轻松了些许。

只略微一想,苏子衿便道:“看它表现。”

说着,她缓缓起身,低眸瞧着七宝,忽然道:“我近日老是做一个相同的噩梦……七宝,你说说看,这梦有什么含义?”

苏子衿的问话,青茗和青烟倒是不感诧异,虽说七宝只是一只鸟儿,但这几日下来,她们都是有目共睹,这鸟儿可是玄乎着呢!

只是,苏子衿的话音落地,七宝却是吓了一跳那般,抬着小脑袋看了眼苏子衿,便啊呀呀的叫了起来:“天机!天机!七宝不说!不说!”

所谓天机,便是不可泄露之意了。

心下微微一滞,苏子衿淡淡笑道:“不说么?那就烤了罢!”

“不说!七宝不能!”然而,出乎苏子衿意料的是,这一次,七宝虽依旧畏惧,可却咬紧了牙关,重复着拒绝。

瞧着七宝这幅样子,青茗和青烟不由对视一眼,她们虽不知苏子衿做的是什么噩梦,可眼前这模样,俨然这梦是大有问题的。

想了想,青烟便不由道:“主子,这七宝想来是不打算说的了,不妨去问问疆南的国师?”

疆南的国师,也就是墨白了。早些年的时候,墨白的名声便传遍了四国,听说这无尘大师极为厉害,卜卦算命,演算天机,无一不是在行。这些年有了无尘大师的加持,疆南也算是躲过了几次天灾,避开了几次人祸,不得不说,墨白在疆南……甚至于在四国之间,也是极为尊贵,令人瞻仰的。

听着青烟提起墨白,苏子衿心下不由一顿,回想起这一次上飞剑山庄的前后事宜,墨白确实也算有些能耐,尤其他一个人单枪匹马,不像她与司言,身后有一群暗卫跟着。

如此一想,苏子衿便不由道:“把七宝先关起来罢,别让它逃了。”

言下之意,便是要去找墨白了。

听着苏子衿的话,青烟和青茗便是应了一声,只唯独孤鹜一人苦着脸,心下有些担忧司言回来以后……自己是不是要受到惩罚。

毕竟自家爷,可是醋王一个啊!

……

……

不多时,苏子衿便领着青烟等人,踏进了疆南的院落之内。

只是,她堪堪一入内,便见喜乐和南音几个人坐在院子里头,独独不见墨白的身影。

喜乐眼睛一亮,笑嘻嘻道:“嘿,苏子衿,你怎的过来了?莫不是来请我喝酒?”

一瞧见苏子衿前来,南音便不由皱起眉头,心下也不知在想着什么,神色很是不愉。

至于南洛,显然已是释怀,就见他笑着盯着苏子衿,眼底有欣赏之色浮现。

“自然不是。”苏子衿微微一笑,抿唇道:“我来找国师大人。”

“你要做什么!”一听苏子衿说要找墨白,南音便炸毛起来,瞪着苏子衿道:“墨白哥哥不便见你,你回去吧!”

南音的口吻,其实有些失礼,就是南洛闻言,都忍不住要训斥。只是,还没等南洛说话,喜乐那头已然开口,警告道:“南音,你最好闭上嘴巴,省的等会儿我帮你闭上了,莫要哭着求饶!”

这几日南音愈发的变本加厉起来,整日里想要缠着墨白且不说,就是因着先前的事情,对墨白身边的‘女子’越发的留意起来。便是一个小婢女给墨白送个饭,多留一会儿,她都要大怒,且仗责婢女,如此行径,叫喜乐看了心中不舒服至极。

“喜乐,你凭什么管本公主!”南音闻言,不由尖锐道:“墨白哥哥是不会见这种狐媚的女人的!”

南音的表现,让苏子衿不禁有些诧异,先前见到南音的时候,倒没有这般尖锐,可今儿个见到她,竟是有些疯狂的模样,俨然就像是在后宅呆了许多年,且不受丈夫喜爱的正室夫人。

青烟和青茗眯了眯眼睛,两人皆是想要对这刁蛮的公主出手……她们的主子,何时轮到南音这般女子辱骂了?

“大胆!”只这时,孤鹜冷斥一声,眸底有杀意浮现:“公主竟敢辱骂我们世子妃!”

要知道,司言若是听到有人这般说苏子衿‘狐媚’,一定会立即让人斩杀了,便是一朝公主,他也依旧不会手下留情。

“你……放肆!”南音咬牙,心下虽瞧着孤鹜的戾气有些害怕,可一见到苏子衿那美艳的脸容,她便忍不住出声。

喜乐见此,便打算动手收拾南音,可就在这时,就听身后传来一道清润的声音,顿时将这局面打破。

“世子妃找本国师何事?”墨白站在梨树之下,如云一般圣洁的眉眼缓缓舒展,青衣袅袅,高华一片。

“墨白哥哥!”南音心下一惊,转身的那一刻,便又立即一副楚楚动人的模样。

“世子妃找本国师何事?”墨白不去看南音,只再一次重复道。

他看向苏子衿,神色很是安详,如清风明月一般,叫人心中舒适。

苏子衿闻言,轻笑一声,眉眼艳绝道:“有重要之事,国师大人可是方便?”

墨白一顿,随即淡淡垂眸,温和笑道:“进来罢。”

说着,墨白便兀自转过身去,朝着里头而去。

苏子衿见此,便亦是打算跟上前去,只是,她堪堪一动,便见南音忽然冲了过来,阻拦道:“不许进去!”

墨白先前透露出对谁人上了心的模样,南音一度怀疑是苏子衿,不为其他,就为墨白身边,除了这几个女子,别无他人。

所以,难以思来想去,除了苏子衿,很难再有另一个女子,毕竟苏子衿生的太过狐媚,虽说她已是有了司言,可难保这女人心思不正,将主意打到她墨白哥哥的身上!

“让开。”孤鹜眯了眯眼睛,率先出声警告道。

“滚开!”南音现下已是闹热不已,下意识便厉声道:“一个狗奴才而已,凭什么叫本公主让!”

“南音!”南洛上前一步,径直便揪住南音的衣角,耐住性子道:“你大爷的撒什么泼?没听到是假慈悲让她进去的?”

南洛的话一落地,喜乐也忍不住道:“你这女人是不是脑子有问题,人家苏子衿来找墨白有正经事,你跟个泼妇一样的,难怪墨白看不上你!”

心肠歹毒也就算了,还是个愚蠢的,也难怪这么多年,墨白就是碰也不愿意让南音碰一下,更别提其他的了。

喜乐的话,就好像毒针一般,扎的南音心口生疼,只下一刻,她便有些失去理智道:“喜乐,你凭什么管本公主!你只是个下等人,你……”

然而,南音的话还没说完,就听墨白依旧含笑的声音传来,莫名有股冷漠之意:“公主大概是想回疆南了罢?”

随着墨白的声音落地,众人便见他不知何事已是站到了门前,清俊的脸容不染一丝烟火。

暗处,黔竹挠了挠脑袋,心下叹息一声自家主子折磨自己。分明在方才南音说苏子衿是狐媚的时候,他便已然皱着眉头走了出来,却故意便是要等着其他人说话,他才肯出声制止。

“墨白哥哥……”南音整个人一僵,下意识便朝着墨白看去。

只是,见墨白笑容依旧,眼底却有刺骨的寒意冒出,她便觉浑身发冷,如至冰窖。

墨白哥哥果然是对苏子衿有意……这狐媚子,贱人!

“世子妃,且进来罢。”这一回,墨白倒是没有率先离去,而是站在门前,等着苏子衿前去。

看了眼南音,苏子衿倒是什么也没有说,便径直上前,随着墨白走了过去。

不多时,两人便远离了外头的一群人,抵达了墨白自己的院落。

“世子妃有何事大可在这里说。”墨白淡淡挽唇,缓缓坐到了树下的石凳之上,道:“此处本国师已是布了阵法,寻常人无法入内。”

虽然不知道苏子衿前来所为何事,但墨白大概知道,苏子衿素来都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只要她前来,必定就是要事。

苏子衿闻言,轻笑着寒暄道:“国师的伤势可是好了?”

出于礼节,苏子衿还是问了问墨白的伤势,毕竟先前墨白是为了她而受伤,如今她亦是有求于人,总不能一开口便是明晃晃的目的性。

听着苏子衿的询问,墨白不由便微微一愣,心下顿时便滋生了一股喜悦之意,这愉悦的情绪来的莫名,便是墨白自己,也有些不明所以。

下意识点了点头,墨白道:“已是好的差不多了,世子妃多虑。”

说着,墨白露出一抹笑来,那笑容与寻常时候有些不同……或者说,应是比从前的许多次笑,来得真实一些。

苏子衿心中有些诧异,只觉墨白这般笑着,有些奇怪。不过好在墨白生的不错,如此笑容,不仅不让人反感,反倒让人觉得养眼十足。

点了点头,苏子衿便道:“那便好。”

也许真是墨家珍奇异草许多,墨白身子骨也是强健,那般重的伤势下来,他不过六七日,便恢复的差不多了,也是叫人惊奇。

墨白抬眼看向苏子衿,见苏子衿温温软软的笑着,树上梨花落下,轻轻落在她的发梢之间,衬的她愈发妩媚妖娆,美艳至极。

心跳一瞬间,便骤然而起,那清晰的震动,令墨白不由垂下眸子,不敢再去看苏子衿分毫,只心中反复念着清心咒,试图抚平那狂热的感觉。

然而,下一刻,他便听苏子衿轻声道:“素来听闻国师大人能卜会算,不知国师大人可否帮着子衿……解梦一次?”

说着,苏子衿微微抬眼,幽静的眸子一派深沉。

……

……

------题外话------

护妻狂魔的阿言上线中,话说,这七夕的狗粮可是还不错?如果不满意……辣就出租美男国师墨白呀,先到先得(bgm响起:来呀,造作呀,反正有……大把时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