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苏子衿,我心悦你/将军策:嫡女权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子衿轻声道:“素来听闻国师大人能卜会算,不知国师大人可否帮着子衿……解梦一次?”

说着,她微微抬眼,幽静的眸子一派深沉。

解梦?墨白有些怔住,一时间摸不准苏子衿的意思。虽说他对苏子衿不甚了解,可到底也是知道,像苏子衿这般女子,大都不信怪力乱神,或者说,从一开始,苏子衿便不是那么相信命。

下意识的,墨白便忍不住道:“世子妃可是认真?”

“自然。”苏子衿微微一笑,桃花眸底依旧深不可测,宛若漩涡。

避开苏子衿的视线,墨白垂下眸子,好半晌,才沉吟道:“世子妃做了怎样的梦,且说罢,若是可以解的梦,本国师便替世子妃解了,若是无法……世子妃也见谅一二。”

墨白这个国师,自然不是随意叫叫这么简单,这天地很大,广浩无垠,怪力乱神自然也是隐藏其中,有些事情墨白无法得出解释,但有些事情,墨白还是知道一二的。

说着,墨白便看向一侧的暗处,淡淡吩咐道:“黔竹,把龟甲拿来。”

虽说是要解梦,但还是得演算卦象,毕竟梦与卦象,息息相关,不可分割。

黑暗中,黔竹闻言,不由身形一顿,随即他倒是丝毫没有犹豫,便从暗处飞身下来,自怀中取出一个龟甲,递到墨白面前的石桌上后,才转身隐没。

看了眼桌上的龟甲,苏子衿不由便想起了那怪老头,当初怪老头亦是摆了几个龟甲在桌子上,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

苏子衿兀自想着,墨白那头,已然拿起了龟甲。他手下微微一摇,便看向苏子衿,缓缓笑道:“世子妃要问的是什么?”

但凡卜卦算命,都有一问,譬如有的人会问前程,有的人会问姻缘,只墨白不知,苏子衿又会问什么?毕竟前程与她无甚所用,姻缘……她亦是早早便有了。

“司言的命格。”苏子衿抬眼,脸上的笑意敛了几分,泛着妩媚芬芳的容色,宛若罂粟一般,执拗却迷人。

心下微微漏了一个拍子,墨白眼睑微微垂下,心绪涌起:“好。”

一声落地,墨白便将手中的龟甲倒置,里头有铜币落下,发出清脆的响动。

“世子妃的梦……是何?”眸光微微一动,墨白问道。

“近来我总反复做着一个梦,最清晰的便是阿言身死……”她凝眉,桃花眸底有悲恸之色一闪而过:“漫天的大雪,他被其他人抬了回来,躺在黑色的棺木之中,他们都说他死了。”

“我不相信,便执意开棺验尸,那时候他无声无息的躺在棺木之中,脸容很是苍白,我探过他的鼻息,他的脉搏,没有丝毫动静。”说到这里,苏子衿看向墨白,长袖中的五指不自觉的微微拢起,接着道:“在那之后,我便时常做起这个梦,有时候是一模一样的场景,有时候又是他消失了又回来,最后我总是抱着他的衣服,坐在雪地之上……那梦太过真实了,真实到我几乎分辨不清那究竟是梦……还是事实!”

苏子衿的话音一落地,墨白便不由皱起眉梢,他瞧着苏子衿的脸容,见她依旧微微含笑,可眉眼之间那股深深的悲哀,却是让他心中一疼,几乎便想要伸出手,抚平那哀痛。

深吸一口气,墨白才凝眉道:“司言的命格……绝命。”

“绝命?”长长的睫毛微微一颤,苏子衿压下心头的惊惧,轻声道:“何为绝命?”

“所谓绝命……”墨白低声道:“便是不得善终。”

绝命之人,皆是活不过二十五岁,不论以前多么康健,都最终会在二十五岁之前,命丧黄泉。

有的人是突染大疾,有的人则是死于非命,而司言却俨然是后面一种。

说这话的时候,墨白是做了被苏子衿驳斥的心理准备,只是,下一刻,就见苏子衿脸色苍白,沉静的问道:“所以,我的梦可是真的?”

苏子衿强压下心头的思绪,她红唇微微颤抖的这一幕,早已清清楚楚的落到了墨白的眼中。

“你做的是预知梦。”墨白脸上的笑意不再,只严肃道:“虽然本国师不知你为何会做预知梦,但却知道……也许与那只鸟儿有关。”

那只鸟儿……便是七宝了。当初怪老头的事情发生时,墨白也是在现场,那时候他便觉得七宝很是怪异,于是回来的时候,便特意查找了一番书籍。只是后来因着与司言一同去飞剑山庄的事情耽搁了,直到前两日才得重新放注意力放在了七宝的身上。

“你是说七宝?”苏子衿蹙眉,不解道:“可是七宝有什么来历?”

墨白闻言,点了点头,回道:“我仔细翻阅过典籍,发现整个道玄说里头,并没有这样的鸟儿存在,后来无意之中发现,有一本海图志异上,曾提起过一种鸟,唤作不死鸟。”

“不死鸟世上罕见,历经千年而不死,知晓天地玄黄,预知来世今生。”顿了顿,墨白便继续道:“曾有人将不死鸟用作占卜,替人算命预知。不过,志异上曾提起过这样的一件事,说是有人将不死鸟放在屋内,同塌而眠,夜半时分,梦见家中家中遭窃,强盗杀死了妻儿与自己。这个梦他做了许多次,也宛若真实一般,于是终于忍受不住,那人在一日清晨,携妻儿离开村庄。一年后,他回乡扫墓,发现村庄早已荒芜一片,整个村子几乎没有活口余下,那颓败的画面,与他梦中无差,几乎一模一样!”

“所以……那鸟能带给人以预知的梦境?”苏子衿沉下眸子,想起那几日,确实如今。

第一次做那噩梦的时候,是司言前往飞剑山庄,她独自一人睡在屋子里,只七宝安安静静在笼子里头打着瞌睡。而第二次再做起那噩梦,便是在药王谷的时候,即使是和司言相拥而眠,苏子衿也做了那样的噩梦,醒来的时候,七宝不知何时,已然出现在了窗台前。在那之后,苏子衿便几乎夜夜做着噩梦,重复的梦到一样的可怕场景,而那几次,七宝都在屋内,不曾离去。

“不错。”墨白微微颔首,沉吟道:“若是没有猜错,你手上的那只鸟……当是不死鸟。”

意外得到一只不死鸟,委实是件奇怪的事情,便是墨白回过头来想着,也忍不住有些惊诧。

只不过,有时候命运便是如此……如此凑巧,如此不可思议。

墨白的话一出,苏子衿便不由沉默了下来。好半晌,她才看向墨白,忽然道:“可算的出阿言遭遇了什么事情?”

言下之意,便是她想逆天改命,救下司言。毕竟那梦虽是预知梦,但却没有涉及究竟是什么事情,只隐约之中,她看见很多人抬着司言……这样的概念太过模糊,模糊到她几乎不知所为何事。

苏子衿说这话的时候,表情很是认真,即便那媚骨楚楚的脸容很是诱人,可神色之间却是有不可亵渎的执拗。

摇了摇头,墨白沉声道:“苏子衿,逆天改命,你不能做!”

不是做不到,而是不能去做。

“为何?”苏子衿闻言,却是忍不住笑了起来,素来从容的眸底,有疯狂之色溢出:“国师大人或许不知道,阿言对我来说,究竟意味着什么!”

这样的苏子衿,是墨白不曾见过的,她固执而冷静,疯狂却也魅惑,宛若夜之妖姬一般,叫人沉迷其中而无法自拔。

“你做了几个梦,没有一个是能够预知他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墨白看向苏子衿,眉眼很沉:“你可知那样意味着什么?”

不待苏子衿回答,墨白便继续道:“那样可是意味着上天不让你篡改命数!”

那志异里头的人能够改命,是因为做到了具体的、确切的灾难之梦境,可苏子衿不同,她的梦里很是模糊,只是知道司言死了,却没有任何有用的信息。

如此便是意味着,上天不允许这样的情况出现,命中注定……司言是绝命之人!

看着这样执拗的苏子衿,墨白忍不住又道:“苏子衿,逆天改命,是要遭天谴的!”

这世上,素来没有逃过命运之人,即便有,也是少之又少,而逆天而行的结果,便是遭天谴……凡夫俗子,如何能够承受的住天谴?

天谴?苏子衿闻言,眉眼一瞬间便绽放开来,犹如桃夭一般,灼灼其华:“我不怕天谴,只怕没有阿言的世界!”

天谴的后果,也许是死、也许是生不如死,这些她统统尝过,痛过,可她不能忍受的却是活在一个没有司言的世界,那样的世界对她来说,只是无尽的黑暗,看不见头的折磨。

苏子衿的话一落地,墨白便不由整个人一震,心口的疼痛感愈发的强烈起来,他盯着苏子衿,忍不住脱口道:“苏子衿,值得么?”

值得为了情爱,舍弃自己么?

他们都是聪明的人,也是自私的人,若是要问墨白愿不愿意……墨白知道,自己一定不愿意。

可他看不懂苏子衿,看不明白苏子衿,分明该是和他一样自私的人啊,怎么就甘愿牺牲自己呢?

“墨白……”这是很少的一次,苏子衿会唤他的名字,可她却是微微笑着,轻声道:“你可是知道,活在黑暗之中的感觉?”

她看着他,眉眼含笑,可眸底却是有深深的悲哀,让人为之心惊:“你可是知道,当你终于走到了尽头,即将握住光明的那一瞬间,黑暗再次来临是怎样的感受?”

曾经她以为,‘祖父’是真心疼宠她的,可到头来却是发现,彻头彻尾自己只是工具。她以为的光明,将她打入无尽深渊。

所以,她努力去攀爬,努力去挣扎,那一年,她做了将军,风光无限,鲜衣怒马。可即将握入掌心的光明再一次让她伤痕累累,体无完肤。

于是,她停止挣扎,停止逃脱,甘愿活在黑暗之中,成为恶鬼也好,魔魅也罢……司言却走进了她的世界,他带给她无比的光芒,那样的璀璨,那样的温暖,仿若她穷尽一生也得不到的白夜,终于在这一天,落入了她的手中。

可现在,墨白告诉她,司言会死……司言必须死,她的世界在那一瞬间,彻底崩塌,所有的一切,都比不上司言来的重要。

她甘愿幻化成魔,因为,这是她最后的执念,仅存的沉沦!

看着眼前的女子,笑颜如花,眼底却泛起浓烈的凄冷,一时间,墨白有些心中抽疼,他说不清楚是苏子衿的强颜欢笑刺痛了他,还是她说的……活在黑暗之中让他心惊。可无论哪一个,都让他做不到视而不见,做不到不管不顾。

慈悲的眸底有复杂的神色浮现,墨白瞧着苏子衿,好半晌,才凝眉道:“想要逆天改命,就要付出一定的代价……苏子衿,你当真无畏么?”

“无畏。”她轻笑着,眉眼生辉,绝美而瑰丽。

心脏微微一缩,墨白蹙眉,语气有些冷淡道:“我可以帮你,但你必须答应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苏子衿淡淡看向墨白,神色一如既往的从容。

“改命之后,随我离开。”他认真的看着她,狭长的眸子漆黑一片:“去墨门。”

去墨门?暗处,黔竹瞪大眼睛,心中思忖,难道主子这是想明白了?要把苏子衿拐回去?不过,好在方才他及时让青茗和孤鹜等人在外头等着,否则就孤鹜那性子,铁定要冲出来阻拦。

苏子衿闻言,不禁蹙眉:“为何?”

为何要随墨白回墨门?这一点便是苏子衿无论如何,也想不通透。

“苏子衿,你的眼中,是不是只看得到司言呢?”墨白失笑,清俊的脸容如玉光洁。

此话一出,便是含着一丝妒意,便是苏子衿,也不由顿了顿,好半晌,她才轻启朱唇,愕然道:“国师大人不会在同我开玩笑罢?”

“苏子衿,”墨白垂下眸子,清淡道:“我心悦你。”

他从未这样清楚的明白,自己欢喜一个人,也从未这般疼惜过谁。可如今,他的喜怒哀乐,全然在被牵引着,便是苏子衿随意的一个笑容,也能让他心跳不断,无法自拔。

这几日,他不断的告诉自己,忘却苏子衿,不断的念着清心咒、大悲咒,但凡所有经文,他都努力去诵读一遍,可最终还是无法将苏子衿从脑海里驱除,她就像是诱人的妖姬一般,一颦一笑皆是令人着迷……

从最初开始要探究苏子衿的为人的时候,墨白想,他就已然陷入了情爱的漩涡之中,只是他不知,也不曾去相信,直到现下,苏子衿面对面的瞧着他,那点点滴滴的情愫,翻腾的令人难以遏制。

如此,便是动心,如此便是心悦……着实有些苦涩。

一声心悦,听得苏子衿有些错愕不已。她一眨不眨的盯着墨白,神色之间满是震色。

“国师……”张了张嘴,苏子衿试图说些什么。

只是,不待她说话,墨白便忽然道:“你不必回答,我知道你的心思。”

对苏子衿的欢喜,是他一厢情愿,他清醒的知道,苏子衿心中,只司言一人,再无法容纳下其他的情感,而说这话,他也不是要求得什么,只是觉得有些事情,如是不说,他不会欢心,如今坦诚以待,至少他心中不再那么煎熬了。

“只是,改了司言的命,你必须随我去墨门。”墨白抿唇,一字一顿道:“只是,你需得知道,这逆天改命,并不是容易的事情,有可能到了最后,你依旧无法篡改司言的命数。”

说出这话的时候,墨白自己都有些诧异,只是,他到底只是叹了口气,没有多说什么。

“好。”苏子衿闻言,点了点头,缓声道:“多谢国师。”

……

……

苏子衿离开以后,夜色还不算太浓,天边悬挂的清冷月色,依旧泛着凉意。

墨白兀自一人坐到了院子里头,看着石凳上飘落的梨花,神色深邃,令人无法看透。

好半晌,他才抬眼看向暗处,唤道:“黔竹。”

“主子。”黔竹闪身前来,拱手道:“有何吩咐?”

“修书一封给陛下,”沉下眸光,墨白淡淡吩咐道:“疆南明年将有旱灾,必须在九月前嫁一个阴年生的公主与阴年生的男子,方能化解天灾。”

“主子的意思……”黔竹瞪大眼睛,疆南中,阴年生的公主统共有两位,一位是早已嫁人的三公主,一个则是南音。而墨白的意思,其实极为明显,他要让皇帝将南音嫁了,且必须在九月之前。

如此突然的吩咐,若是他没有猜错,一定是与方才南音对苏子衿的不敬有关……

墨白闻言,只眉眼舒展,从容道:“南音公主顽劣成性,心肠歹毒,早就该办了。”

说着,那张清俊的脸容露出一抹慈悲之色,丝毫看不出私欲。

“主子是为了苏子衿?”黔竹凝眉,忽然便想起方才墨白和苏子衿的对话,一时间有不安的情绪,涌上了心头。

黔竹的话落地,墨白却是没有回答,他只是垂下眸子,漫不经心的捻起一片花瓣,片刻才忽的笑道:“不是为了她,是为了成全我自己的心。”

南音会遭遇什么,苏子衿并不在意,可墨白自己却是过不了那一关,他做的,都是让自己心安罢了,无所谓是不是为了苏子衿。

“可是,主子……”黔竹皱眉:“主子当真要帮着苏子衿逆天改命么?”

“难不成还有假的?”墨白挑眉一笑,道:“看来我在你眼中不是什么好人啊!”

黔竹这模样,俨然就像是将墨白方才的话视作是哄骗苏子衿的意思。且瞧着黔竹如此冷静的样子,几乎便是将墨白看作是那等子人了。

“主子当真要帮苏子衿逆天?”黔竹一惊,立即便劝道:“主子,万万不可啊,咱们墨家人,决计不能帮人改命,难道主子忘记了祖师爷的事情了吗?”

墨门之人,自来通天晓命,但世间万物,百利必有一害。而作为墨门的人,便是绝不能够为他人改命,一旦作了改命的事情,便要遭受天谴!

当年墨门有一先辈曾因怜悯一女子而为其改命,只是,那一次的逆天行为,带来了巨大的灾难,不仅那墨门的先祖受了天谴,便是那女子,也早早便去世了。

至此以后,墨门便是有祖训留下,只道逆天改命之事,绝对不能够冒险行之。

“无妨。”墨白闻言,只淡淡道:“你是知晓我的性子的,我可曾做过什么冒险的事情?”

“可是,主子……”黔竹欲言又止道:“主子要将苏子衿带回墨门,是不是要为她化解天谴?”

据他所知,天谴没有化解的可能,只有‘代替’一说。所谓代替,自然便是以命换命了!

“你不必多虑。”墨白笑的圣洁,道:“我自有打算。”

说着,墨白缓缓起身,手中捻着的那片花瓣,不知何时已然悄然落下,只留下孤冷的影子,叫人心中不忍。

……

……

司言回来的时候,已是有些天色暗沉。

看了眼屋内仍旧亮着的灯光,他不由蹙眉,冷冷问道:“世子妃怎么还没歇下?”

“世子妃方才去了一趟疆南的院落,堪堪才回来一会儿。”守门的暗卫低着头,小心翼翼回道。

疆南?司言心下一顿,倒没有说什么,只径直朝着里头走去,不多时便进了屋子。

苏子衿此时正半靠在美人榻上,身后是青茗仔细的为她绞干头发。因着方才苏子衿入内的时候,青烟和青茗一众人被留在了外头的缘故,如今她们倒是都不知苏子衿和墨白谈话的那半刻钟里,究竟说了什么。

只是可以肯定的是,苏子衿在回来之后,心思更加沉了几分,虽面上看不出所以然来,但青茗和青烟跟了她许久,还是敏锐的察觉到了。

听到屋门被打开的时候,青茗便下意识朝着后头看去,就见司言缓缓入内,携了一丝寒意,依旧面容冷峻。

“世……”低呼一声,青茗便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只是,她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见司言将食指放在了唇边,示意她安静。

心下一顿,青茗便顺着司言的视线看去,却见苏子衿倚在榻上,桃花眸子微微阖着,长长的睫毛覆下一片阴影,显然便是睡着了。

挥了挥手,司言立即便示意青茗下去,而青茗见此,便也没有多作停留,很自觉的便轻手轻脚的离开了。

一时间,屋子内便只剩下苏子衿和司言两个人。

司言大踏步子,无声的上前,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落在了苏子衿的墨发之上,感受着那墨发依旧微微发潮的触觉,他便不动声色的拿了一旁的干燥的布来,为苏子衿绞着头发。

他的动作很是轻柔,清冷的面容在灯光下,显得异常柔和,璀璨的眸子依旧熠熠生辉,幽深而沉静。

好半晌,沉睡中的苏子衿忽然蹙起眉梢,那一副就要陷入噩梦的模样,看的司言心下一紧,然而,不待他动作,苏子衿已然率先睁开了眸子,有光亮折射过去,泻下一室的清华。

“阿言……”苏子衿蹙起眉梢,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就要起身。

“子衿,先别动。”司言按住她的纤弱的肩膀,俯身道:“快好了。”

一边说,司言一边运起内力,顿时便将她发尾处仅存的一丝潮意烘干了去。

苏子衿见此,倒也是安安静静的没有动弹,等到司言将布往旁边一扔,她才坐起身子,偏头看向司言,抿唇道:“阿言,抱我。”

说着,她脸上露出一抹楚楚的笑容来,眉眼皆是妩媚之色。

司言心下一动,便沉默着俯身,伸手将她打横着抱了起来。

“子衿,你太瘦了。”蹙起眉梢,司言秀美的脸容隐约浮现一抹忧色。

这几日,连着噩梦不断,苏子衿的胃口也变得极差,原本就浮弱的身子骨,如今这般一折腾,便是愈发消瘦了几分,抱在司言的手上,几乎没有什么重量。

苏子衿闻言,不由一愣,想起墨白说的绝命之言……眼眶便顿时酸涩起来。

掩下心头的沉重,她惯性的牵起一抹微笑,眉眼弯弯道:“那待会儿让青烟去准备点吃食,咱们一会儿吃,如何?”

苏子衿的话音一落地,司言便不由有些诧异起来,不知是他的错觉与否,今夜的苏子衿显得极为黏他,素来都没有见苏子衿主动提出要他抱,更别提深夜要一起用膳……

剑眉微微拧成一个川字,司言道:“子衿,你是不是去找墨白了?”

苏子衿去了疆南的院落,无非就是找喜乐或者墨白,而司言之所以猜着是后者,自是因为,苏子衿这几日连连做着噩梦,她曾告诉过他,梦中他不在了……

搂着司言的胳膊不由一僵,苏子衿垂下眸子,心中一时间不知如何开口。

她很想告诉司言,墨白说了什么,可又怕她说了之后,司言会阻止她的行动。

“子衿。”见苏子衿沉默,司言不由叹了口气,低声道:“有什么事情,是不能咱们两人坦诚的呢?”

瞧着苏子衿这副模样,司言便知道,自己猜中了,可他倒是不知,墨白究竟与她说了什么,以至于她这般一副强颜欢笑的模样,让他瞧着便极为心疼。

司言的话,让苏子衿顿时便陷入了深思,她忽然便想起战王妃说过的话,只道夫妻之间,坦诚最是重要,不论是不是为对方好,都要坦诚以待,毕竟谁也不愿意糊里糊涂的便看着自己最爱的人为自己牺牲。

想到这里,苏子衿才抬眼看向司言,娓娓将与墨白的谈话内容,大致说了出来,只唯独他和墨白约定的……所谓逆天改命以及她答应墨白待到为司言改命之后,便随着他去墨门这两件事,苏子衿没有说出口。

好半晌,司言都没有说话,他只走到走到床榻边,将苏子衿放了下来,俯身为她穿上鞋袜,动作很是娴熟。

“阿言,你可是恼我了?”苏子衿见司言不说话,心下便觉得,司言这样,大抵便是生气了。

虽然他没有表现出如何恼怒的模样,但苏子衿还是看得出来,他不太愉悦。

“有点。”司言凤眸深邃,神色却依旧没有什么变化。

有点恼了,大概便是这个意思。

苏子衿闻言,不由一愣,随即她抿起红唇,低声道:“我知道你会恼。”

说着,苏子衿便也沉默下来,一时间倒是不知在想着什么,神色有些寡淡之意。

分明司言没有错,可苏子衿还是有些觉得委屈,这种情绪来的莫名其妙,便是她自己,也有些看不透。

见苏子衿不说话,司言心中便是一紧,原本那微弱的不悦,也在转瞬之间,便烟消云散了去。

站起身来,司言上前一步,伸出强有力的臂膀,缓缓将她拥进怀中。

摸了摸苏子衿脑袋,司言叹了口气,道:“子衿,我的错,你莫要不开心,可好?”

说这话的时候,司言清冷的面容染了一丝暖意,他小意的哄着苏子衿,继续道:“这件事是我的错,我忘记了告诉你,年少的时候曾有和尚给我算过命,说我活不过二十五岁。可你知道,我从来不信什么命,所以便也就没有在意这件事情。如今你这模样,大抵是信了墨白的话……我先前没有考虑到你心中不安,我的不是。”

当年确实有和尚这般预言过,只那时候司言年纪太小,时隔太遥远,一时便也就没有顾虑到,如今苏子衿提起墨白所说的绝命,便顿时想了起来。

只是,他到底不太喜欢苏子衿单独去见墨白,这样的感觉,让他方才一时间便忘记了,苏子衿是如何的不安着。

“你是不是不当一回事?”苏子衿垂下眸子,淡淡道:“你是不是不信绝命之言?”

司言的态度,让苏子衿有些不愉,他这一副无甚所谓的样子,让苏子衿心中顿时凉了半截。

“子衿,我不是不信。”司言抚上她的脸容,低声道:“只是,我答应你,绝对不会有事。”

顿了顿,他又继续道:“早些年的时候,我母妃和皇祖母便为了此事,找高龙山上的净空大师为我改写名簿,而净空也答应了此事。直到去年的时候,皇祖母让我回到锦都,便是所为这件事。”

司言原本是不打算回锦都的,但太后书信了好几封与他,说是净空很快就会下山,让他在锦都等候。再后来,净空那头也是传了消息,说是大抵他二十二岁生辰便会前往烟京……

“那净空大师可是有说何时抵达?”苏子衿闻言,不禁心中一紧,立即便道:“可是有说你何时出事?”

看着苏子衿如此紧张的模样,司言不由放低了嗓音,说道:“净空说在我二十二岁生辰前,便会前往烟京,想来在那之前,我不会有事。”

去年苏子衿认识司言的时候,他是二十一,而司言的生辰,则是在九月初九,如此一来,也就是还有四个多月的时间……想到这里,苏子衿的心到底是稳了几分下来。

“五月的时候,我们回去罢。”苏子衿看向司言,想要努力扯出笑容来,却是发现,无论怎么,也笑不出来。

现下四月多,五月就开始辗转要前往另外的国家……她的动作,看来还是要快一点了,只是最终,她也许看不到楼霄倒台。

“等这件事结束罢。”司言淡淡道:“筹谋了这么多年,你总该亲眼看一看楼霄的下场,不是么?”

苏子衿有多么恨楼霄,司言一直知道,所以,他很清楚,她其实很想亲眼看着楼霄溃败和绝望。

“阿言,我们必须在战乱挑起之前,离开这里。”苏子衿摇了摇头,手下亦是不知何时,紧紧攥住了司言的衣袍:“我虽恨楼霄不假,可这份恨意,比不上爱你。”

她微微仰着脑袋,眸光盈盈如秋水,一张媚骨楚楚的脸容染上情深之意,在灯光之下,美如诗画。

当苏子衿梦见司言死去的那一刻,她疼的就要窒息,仿佛整个世界都崩塌了一样,那样的感觉,让她知道所有的仇恨,都比不上一个司言来的重要!

听着苏子衿的话,司言心中便觉得温暖无比,俯下身子,他薄唇擦过她的耳畔,低喃道:“子衿,我很高兴。”

低沉的嗓音一落地,那温柔缱绻的吻便随之而来。

……

……

两日后,烟京有消息骤起,掀起一阵狂风,席卷皇城。

听人说,小皇帝楼兰得了重病,无法上朝,大有一病不起的趋势,右相钟离和楼宁玉率先赶到,请了宫中所有的太医,都束手无策。

没有人知道楼兰究竟生的什么病,但这病来的极为突然,就是整个太医院也没有一个人找的出病因。

本以为此事已是重大,但谁也没有想到,当天夜里,皇宫里头便是有人见到了先皇文宣帝的身影,据说他站在从前最爱的竹林之下,迎着微风仰头高歌。

好些个宫人在当晚,吓得三魂不见了五魄,不过短短一夜之间,事情便传的人尽皆知,几乎整个烟京,都陷入疯狂的议论之中。

楼霄见此,立即便让翼王出动了侍卫,将那些个宫人抓了起来,只道是造谣生事,惹得人心惶惶,罪该万死。

可楼霄前脚刚将那些人抓入牢里,后脚便发生了天大的事情,而且此事还是从宫外先传开,惹得烟京百姓不安至极。

城东的一家古玩铺子一夜之间失窃数十件古玩,而当夜却在好些个百姓瞧见,有无头之人穿着明黄色象征天子的龙袍,手中抱着一众古玩,朝着城郊皇陵处而去。

此事一出,顿时便炸开了锅。云游的道人纷纷表示,此乃文宣帝显灵,意欲告知东篱百姓某些事情,毕竟接二连三的出现此事,着实太过诡异。

然而,往常有这般事情的,皆是先辈昭示灾难预言,比如开国元年,曾有战死的大将军府邸夜半闹鬼,众人随之一探,便发现大将军陵墓之中,蓦然出现一方石碑,碑文乃是扬言,东篱即将有战乱。

那时候百姓倒是不如这般,一个个见当时陛下无心理会,便也就作鸟兽之状,四皆散开。只是,谁也没有想到,就在次年,边疆果然发生暴乱,且那一次暴乱极为严重,几处城池皆是被攻陷,不过五日,死了足足十万百姓,险些国破家亡。

自那次之后,东篱百姓便是对这等子事情,极为敏感。

如今文宣帝‘显灵’,百姓们便个个惊慌失措,聚众前往皇城宫门,要求上位者给出回应。

不过,谁也没有料到,楼霄那一头,尚且还未来的及动作,钟离已然率领众将,领着百姓前往皇陵。

……

……

------题外话------

错误示范:

苏子衿:阿言,你可是恼了?

司言:有点。

正确示范:

苏子衿:阿言,你可是恼了?

司言:怎么会?你这么美丽,我爱你都来不及。

so,小可爱们,你们喜欢哪个示范?哈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