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将死/将军策:嫡女权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翌日一早,北魏封王北姬辰离开烟京,走的极为突然。

只是,楼兰还在‘重病’之中,自是无法理会,再加之如今烟京一团混乱,全然没人还有心思再顾着一二。

唯独驿站里头,苏子衿对这消息付之一笑。

北姬辰一心要辅佐雪忆……或者说是北姬玉衍上位,如今正是皇室争夺厉害的时候,他将北姬昌留在烟京料理四国大会的事情,自己却是率先回都城,俨然便是存着一番私心。

就在苏子衿言笑晏晏的时候,司言正是练武归来,一瞧见苏子衿笑的像一只小狐狸似得,司言便大踏步上前,轻轻吻了吻她的眉眼,淡声道:“什么事情,笑的这样开怀?”

对于司言这般亲昵的举动,苏子衿倒是不再那么害羞,就见她抿唇,从容道:“方才青烟说北姬辰要回去了,我便笑他是一只老狐狸。”

北姬辰在苏子衿心中,可不就是老狐狸吗?若是北姬辰当真有心皇权,想来北姬玉衍并不是他的对手,毕竟一个常年浸淫朝堂的人,并不是北姬玉衍三两下便可以击败。

司言闻言,不可置否的挑起了眉梢,随即就见他冷峻的脸容微微一暖,淡淡道:“子衿,方才苏墨派人来知会你,说是岳父岳母已是启程来烟京了。”

对于苏墨和苏宁,司言倒是不常称呼大哥或者小舅子一类,毕竟司言心性也算高傲,苏墨和苏宁又小他一岁……所以,也只是在成亲那一日,他给他们两面子,如此一称呼罢了。苏墨对此倒是不甚介怀,只苏宁每每瞧见司言,都要说道两句,而苏子衿对此,却一直都是一笑置之,从未发表过立场。

“看来咱们是要好好挑个路线了,否则与他们撞不上,也叫他们费心白跑了一趟了。”听着司言的话,苏子衿不禁叹了口气,神色倒是没有多么诧异的模样。

她知道,依着苏墨的性子,一定会将她中了寒毒的事情告知战王夫妇,这样一来,战王妃铁定是要坐不住的,故而两人已然在来的路上这件事,苏子衿倒是不觉惊讶。

“好,”司言闻言,点了点头,道:“我已经让落风去打听了,想来最迟明日便可以知道他们的具体位置与路线。”

“对了,阿言。”忽然想起什么,苏子衿便又道:“爹和娘亲都来了烟京,那战王府可是有人守着?”

“你不必担忧。”司言清冷的俊颜一如既往的沉静,回道:“岳父岳母让苏宁留在府中守着,一应权利,已是稍稍交代了去。”

说着,司言便率先起身,大掌落到苏子衿的脑袋上,轻轻抚了抚,才继续道:“我先去沐浴一番,你若是饿了,便先用膳,不必等我。”

“我不饿。”苏子衿摇了摇头,轻笑道:“等你一起用膳。”

苏子衿和司言在一起,其实没有什么浪漫不浪漫的,而她本身已然不是小姑娘,那种年轻时候兴冲冲的感觉,也渐渐淡了去。反而两人这般脉脉温情的相处方式,让苏子衿深觉舒适,平静却不孤寂。

这大抵便是她最喜欢的一种生活,在厌倦了硝烟与仇恨之后,一种截然不同的态度。

“好。”司言颔首,淡淡道:“我很快回来。”

说着,他便径直走了出去。

只是,司言方离去,就见青茗急匆匆的跑了进来。

“怎么了?”苏子衿微微挑眼,问道:“何事这般焦急?”

青茗虽性子跳脱,却不是容易这般慌慌张张的人,所以一瞧见她这般,苏子衿便不由有不安的感觉涌上心头。

青茗闻言,却是摇了摇头,紧张道:“主子,若水姑娘出事了!”

“什么!”苏子衿惊的站了起来,上前一步,问道:“若水怎么了?”

前两日若水昏倒,第二日苏子衿便邀她上门,两人大抵呆了一整天,第三日原本苏子衿也是让若水前来,可若水却说要适当陪一陪钟离,便拒绝了苏子衿。

苏子衿知道若水对钟离虽瞧着没有什么感情,但骨子里到底还是依赖着钟离的,故而便也没有勉强。

心中牵挂着若水的事情,苏子衿今儿个一早便是让青茗去探探情况,只是,她怎么也没有料到……竟是这样的情况。

“主子,若水姑娘昨日便病倒了……不对,应当说前日!”青茗顾不得喘气,只满脸的慌乱,继续道:“我得知她前日从咱们这儿回去,便已然有些不适,一直到今日,完全下不了床了!”

青茗是在屋檐上见过那样的一幕的,若水躺在榻上,脸色苍白的可怕,就像……油尽灯枯一般,那模样委实太过惊人,以至于青茗来不及去问,便匆匆跑了回来。

“备马!”苏子衿沉下脸来,压下心头的那抹颤栗,道:“去丞相府!”

“是,主子!”青烟在一旁,不敢迟疑。

她们都知道,若水在苏子衿心中,到底有多么重要!

……

……

烟京街头,有女子素衣白裙,策马疾驰。

她一路横冲直撞,却丝毫没有撞到任何人,只很快便朝着一个方向而去。身后跟着一群人,皆是个个面容严肃,看的沿街的百姓愣愣不知所措,有些人竟是回忆起当年少年将军容青,记忆中她红衣张扬,也常这般策马奔腾!

直到抵达右相府邸,她才停下骏马,不待众人说话,她便是一个翻身,径直下了骏马,因着太过着急的缘故,她的脸色一时间很是苍白。

“主子,您慢点!”青烟跟在后头,不由急道:“莫要还没瞧见若水姑娘,您就自个病倒了!”

这策马的女子,不是别人,正是苏子衿。

因着马车太过温吞的缘故,她便令人牵了骏马,直接骑马而来。好在现下这事儿出的突然,楼霄等人也没有机会动什么手脚。

青烟和青茗如此想着,苏子衿那头却是没有回复,她很快敲开了右相府的大门,不待里头管事问话,便立即走了进去。

那管事见来人是长宁王世子妃,顿时便是不敢阻拦,只在一旁急急躁躁,不知苏子衿所为何事。

一直到苏子衿来到若水的院落前,那管事才恍然大悟。

老脸一皱,那管事便劝道:“世子妃,若水姑娘现下生着病,不方便见任何人。”

自打昨日若水病症显露出来,钟离便极为焦心,他几乎将整个皇宫的御医都请了一遍,若水的病却还是没有任何起色。于是,钟离大手一挥,便下了死命令,无论谁来探望,都统统拒绝!

如此一来,管事才这般为难,生怕被钟离知道,自己少不得要挨罚。

只是,现下的苏子衿哪里还管的了这么多?尤其是瞧着若水屋外守卫森严的模样,她心中更是‘咯噔’一声,有恐惧的情绪,蓦然爬上心头。

“本世子妃今日必须见到若水!”苏子衿淡淡抿唇,脸上的笑意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

管事见过苏子衿几次,每一次这世子妃都是笑眯眯的模样,瞧着温软而心善。可今日苏子衿这不容置疑的话一出,俨然便是深具威严之前,惊的他心头一跳,整个人便怔在了原地。

只这个时候,钟离却是走了出来,面色极为冷酷:“世子妃,若水不需要你来看她,你离开吧!”

自那日若水从苏子衿的府邸回来,钟离便察觉到了若水的不适,虽然他知道这一切和苏子衿没有干系,可心中却还是忍不住要去责备苏子衿。

“右相大人可是有趣。”苏子衿闻言,不怒反笑,只见她眸色幽幽,说出来的话犹如利刃:“若水是本世子妃的好友,如今乍闻她身子不适,本世子妃自是要瞧上一瞧,若是右相大人谋害于她呢?”

苏子衿的话,其实极为尖锐,便是身边的管事听了也不由有些生气。要知道,他们家丞相是多么在乎若水姑娘,哪里还会害她?

只是,钟离却是知道,苏子衿这女子很是聪明,她这般说话,不过是激将法罢了,她想让他中计,继而允许她入内探望若水。

想到这里,钟离便不由冷笑道:“世子妃以为本相会害若水,可本相却觉得世子妃会害若水!”

一句反问,直接便想要将苏子衿的话堵死,看得出来,钟离对于苏子衿,很是不欢迎,甚至于可以称得上是厌恶。

“右相说话可是要凭天地良心!”青烟忍不住,怒道:“我们家主子与若水姑娘是好友,右相便这般攻击她,如是若水姑娘听见了,定是要恼火的!”

“哼!”青茗闻言,也跟着道:“右相只凭着自己的喜好去做事,全然不顾若水姑娘的心意,要说若水姑娘的性子,未必只愿意瞧着右相大人,而不是主子!”

言下之意,便是若水其实更愿意见苏子衿……或者说,是更喜欢苏子衿了。

这话一出,就立即惹得钟离不悦起来,只是,他还未开口说话,便见一个小婢女忽然从屋子里跑了出来,颤颤巍巍道:“相……相爷,姑娘说……说要见世子妃!”

她口中的姑娘,自然便是若水无疑了。

一听那婢女的话,青烟和青茗便齐齐昂着头,一副理所应当的模样,唯独苏子衿听了,却是心中颤抖。

若水原来,连自己出来的力气……也全然没有了吗?

心中生出一抹苦涩,苏子衿脸上的漠然笑意,顿时便少了几分。

钟离闻言,不由整个人一顿,随即他沉默下来,也不知在想着什么,好半晌才抬眼看向苏子衿,攥紧拳头道:“进来!”

依旧是不友好的语气,可苏子衿没有去在意,她也没有精力去计较这些,现下她只是想看看若水,想见一见她!

如此想着,苏子衿便二话不说,随着进到了屋内。

不过片刻,她们一行人便踏进了屋子。

一股浓郁的药草味道传来,是苏子衿熟悉得再不能熟悉的苦涩,她微微凝眸,便见若水此时靠在榻上,素来红润的小脸惨白如鬼魅一般。

她双眼凸起,不过短短两日,便憔悴的吓人,有那么一瞬间,苏子衿觉得自己的心被撕碎了,凭空的便被撕成了一片一片,疼的她几乎想要弯腰。

“若水。”张了张嘴,她强忍着发酸的眼眶,扬起一抹如沐春风的笑容来。

“你们……咳咳……你们先……”若水似乎想要说什么,可不待她说完,便立即剧烈的咳嗽起来。

钟离见此,立即便急匆匆的上前,拿了一旁的帕子与若水。

若水捂住唇,便立即又咳了起来,她咳得很是厉害,每一声震动都像是从骨髓里头发出的一般,随之而来的便是血腥味弥漫开来。

呼吸一滞,苏子衿紧紧盯着若水,见她拿下帕子,纯白的帕子染上鲜红的血液,有些触目惊心的可怕。

好半晌,她才缓过神来,消瘦的面容含了一丝笑意:“你先离开一会儿,我想同……同世子妃说两句话,可好?”

说这话的时候,她眸光落在钟离的脸上,虽是笑容,却有些刺目的苍白,看的苏子衿心中颤栗不已。

钟离闻言,心中想要拒绝,却还是点了点头,离开了屋子。

一众人等都退去了以后,苏子衿才缓缓上前,她不紧不慢的坐到若水的床边,轻笑起来:“若水,记起来了么?”

一边说,她一边抬眼,眸底有水渍浮动,那向来高深莫测的眸底,有若水看不懂的深沉。

点了点头,若水伸手握住苏子衿的手,道:“青丝,我是不是很没用?”

一声青丝,听得苏子衿不由一颤,多年前的回忆便又顿时被勾了起来,她深深凝望着若水,好半晌才摇了摇头,淡声道:“我的小姑娘,如何会没用呢?”

说着,她张开双臂一把将她抱入怀中。

一如既往的娇小,一如既往的软乎。苏子衿强忍着眼中的热泪,缓缓笑起来。

就在方才若水让钟离先行离开的一瞬间,苏子衿看懂了她眼底的深沉,那抹情绪是失忆的若水所没有的,是唯独她明白的。

“青丝,你不知道,我有多怕你死去。”若水柔顺的笑着,说道:“还好,还好你活下来了。”

昨夜的时候,她忽然做了个梦,醒来之后,便回忆起了一切,包括她最亲爱的青丝,最崇拜的容青。一切的一切,恍如大梦,醒来之后才发现,自己原来什么也握不住。

春秋大梦啊,如此的荒唐,可她知道,自己时日无多。

“若水,你不会有事的。”苏子衿心中抽疼,却还是含着泪笑道:“我会救你,一定会救你!”

只是,她的话才落地,便见若水摇了摇头,声音很是虚弱:“青丝,我活不了多久了,早在三年前,我就该死了的,只是孟瑶用邪术救活了我而已,如今孟瑶死了,我身体里的阴阳蛊也开始死去,要不了多久……要不了多久了……”

三年前,若水也以为自己应是死去了,却是没有想到,孟瑶让人用邪术救活了她,只是,说是救活,其实不然,她知道自己不算是活人,虽有脉搏,有温度,却唯独没有心跳。这三年来,她过得浑浑噩噩,大部分时候都不知道自己是谁,叫做什么。一次又一次的失忆,一次又一次的恢复记忆,然后她才知道,自己不过是活死人罢了,独特一点的活死人,意念被孟瑶掌控着,每当她开始分不清现实的时候,自己便是陷入了被操控的漩涡之中。

若水记得,自己前来烟京,是孟瑶操控的,因为不是自己的意志在行事,她才没有理由的一心朝着烟京而来,同时在面对危险的时候,才会那般反常,与自己的性子全然不同。

她也记得,先前董良和楼宁玉谈话的时候,自己也是被孟瑶控制了,所以那些所谓的梦游症,不过是她自以为的罢了,实际上她是在被孟瑶控制着打探消息。只是唯独帮上孟瑶的便是那次搜查,而其他的……她丝毫探究不到。

“不会的!”苏子衿松开抱着若水的手,两人拉开一段距离后,她盯着她的眸子,信誓旦旦道:“若水,你不会有事的,相信我!你相信我!”

她的小姑娘,怎么可以再死一次呢?哪怕是活死人,她也要她活着!

“青丝,你还记得前日咱们一起埋下的几坛酒么?”若水没有回答,只微微一转话锋,说道:“记得存着他们,今后……每一年都要来找我喝酒。”

说着,她便笑了起来,依旧很是惹人怜爱,记忆中熟悉的样子。

“好。”苏子衿点了点头:“等你身子骨好了,我们再一起喝,每年每年都要一起。”

“咳咳……”若水闻言,忽然便又咳了起来,她剧烈的咳嗽着,就好像是肺痨之症那般,眼底灰暗一片,任谁看了都要觉得没有希望了。

苏子衿心中一震,立即便拿了帕子与她,好半晌她才停下了颤动,随着弥漫的血腥味,大声喘气起来。

“青丝,我啊……咳,老觉得对不起之蘅。”若水无奈的闭上眼睛,说道:“你知道的,我从前写过信与你,信上的那个少年便是他了,没有想到即便过了三年,他也这般痴痴的等着我。只是……”

说到这里,若水忽然便停了下来,没有继续说下去,因为她知道,自己是这样的愧疚着钟离,也一样那般喜爱钟离。只是,她又要辜负他一次了,而且这一次,他再也等不到她回来了。

她其实,真的很怕死。

“他很好。”苏子衿深吸一口气,不然自己落下泪来,只笑道:“钟离是个不错的人,我当年不知你说的是他,若是知道,一定让你早些与她在一起。”

不论钟离对苏子衿有多么不友好,苏子衿知道,他很爱若水,那种爱不是轻易会改变的,所以她不去计较他对自己如何,只在意他对若水是否真心。

说着,苏子衿便又故作轻松的调侃道:“若水,你从前是不是老在他面前提我?怎的钟离如今对我敌意这般的深?好歹我也是个女子。”

“我当初……不对,青丝,我到现在都一样崇拜你。”若水睁开眼睛,笑道:“所以那时候常把你挂在嘴边,你知道的,我没法同他说你是女子,只能大将军大将军的称呼着,久而久之,他便以为我对你心中欢喜……有些后悔当初的幼稚。”

女子在陷入情爱之中,总喜欢看着自己欢喜的男子为自己吃醋,若水也是不例外,她当年瞧着钟离一副‘臭屁’的模样,便也算是刻意将容青挂在嘴边。只是,如今想起来,当真有些幼稚,若是有那个时间,还不如两人好好坦诚一次。

“若水,他不会怪你。”摸了摸若水的脑袋,苏子衿眉眼弯弯道:“他是欢喜你的。”

“我知道……哈……青丝,我有点累了。”若水忍不住闭上眼睛,低声道:“你与我说说你这些年的事情罢?”

“不要睡!”苏子衿瞳孔微微一缩,惊道:“若水,不要睡,我不允许你睡!”

一边说,她一边搂住若水的肩膀,将她唤醒。

迷蒙着眼睛,若水扯出一个笑容来:“青丝,我还不会死……你放心,我只是闭着眼睛,听听你说话。”

“我啊,有好多的事情想与你说。”咧出一个清澈的笑容来,她依旧面色苍白:“可是……”

可是,来不及了啊!

“那你一定……一定要回应我。”哽咽着嗓子,苏子衿来不及擦去眼角落下的泪,只笑道:“不然我一个人讲,很没意思。”

“唔,好。”若水应声道。

……

……

与此同时,那一头,楼霄府邸依旧悄然无声。

楼宁玉的呼声愈渐高了起来,朝堂之上,楼兰拖着憔悴的病容,坐在龙椅之上。

“有事起奏,无事退朝!”贵公公尖锐的声音落下,四下皆是寂静一片。

好半晌,贵公公正打算宣布退朝之际,就听底下翼王忽然出列,拱手道:“陛下,臣有事请奏!”

“说罢。”楼兰脸色苍白,语气很是虚弱。

“先皇遗诏一事闹得人仰马翻,四国大会都不得已暂时停了下来,臣以为,此事必须尽早处理,以免人心大乱!”翼王沉下声音道。

“尽早处理?”这时,楼宁玉忽然一笑,如清风明月一般,从容道:“翼王以为此事该如何处理?”

“哼!”翼王闻言不由冷声道:“此事来的太过突然,太过玄乎,难不成当真要让三王爷登基不成吗?”

翼王的话,直接便是将局面打开,矛头直指楼宁玉。

他言下之意,自然便是说这件事和楼宁玉分不开瓜葛,甚至于在说楼宁玉才是这件事的主谋。

只是,翼王才一出口,便见一侧新上任的御使大夫于骞上前一步,反驳道:“翼王莫不是在为某些人脱罪?可即便如此,翼王也需得知道,先皇留下的遗诏,绝无可能是假的!”

“谁知道呢?”翼王闻言,冷笑道:“这遗诏可是常有仿冒之说!”

“你!”于骞气恼,怒道:“翼王这话是什么意思,难不成三王爷还会伪造遗诏不成?”

“本王的话如此明显么?”翼王倒是也不遮掩,只顺势挑眉道:“看来御使大夫倒是不蠢!”

翼王作为先皇的兄弟,一直以来都算是脾性暴躁的一个,尤其在官场上行事,更是嚣张的很,如今他这般说话,于骞心中虽是不悦,可一时间又不敢当真与他闹起来。

就在这时,楼宁玉却是悠悠然一笑,散漫道:“既然翼王如此怀疑,本王不介意当场验一验这遗诏是否是假的,若是假的,本王甘愿立即离开烟京,从此布衣一个。”

楼宁玉这话一出,在场众人便皆是诧异起来,有些人瞧着,便不由嘀咕道,莫不是这楼宁玉手中的遗诏,当真是先帝留下的?

一时间,议论便顿时响了起来。

翼王见此,倒是不可置否,就见他点了点头,语气有些傲慢道:“好,既然如此,便让内阁大臣来鉴别一二!”

东篱的内阁大臣,是专门负责皇帝的文书一类,故而这遗诏让内阁大臣鉴别,最是具有权威。

“甚好。”楼宁玉笑道:“只是,未免有人弄虚作假,本王以为,不妨便请来三位内阁大臣,共辨真伪如何?”

一个人可以说假话,但三个人却无法。且瞧着翼王今日故意提起的模样,俨然便是有备而来。

眯了眯眼睛,翼王心中一顿,却无法拒绝,只见他大手一挥,便道:“来人!带三位内阁大臣过来!”

“慢着!”蒋雄忽然出声,淡淡道:“为保证结果准确无误,臣以为,让陛下派人去请来,更是公正一些,不知翼王和三王爷……意下如何?”

言下之意,便还是担心翼王会作假威胁了。

翼王闻言,不由怒目圆睁,心下有恼意升起,正打算说什么,却见上头楼兰忽然出声,语气依旧怯怯道:“朕……朕咳以为,蒋将军说的不错。”

楼兰的话一落地,翼王自然没法再说什么,虽然楼兰手中没有权势,但到底明面上还是一个皇帝,而他明面上也只是臣子,如此关系之下,翼王自然无法如何。

见翼王没有说话,楼兰便大着胆子,吩咐道:“来人,立即去内阁请三位阁老出来。”

三位阁老,无疑便是先皇在世的时候,便已然在内阁的大臣了,那一批人中,不结党营私,倒是难得的公正之人。

“是,陛下。”底下侍卫闻言便立即拱手应了一声。

直到侍卫离开,楼宁玉也依旧一副笑吟吟的模样,他本就生的好看,如此一笑,宛若春风,叫人深觉舒适,便是楼霄一派的某些个大臣,也不由心中一顿,暗道楼宁玉风姿极好。

不多时,三位德高望重的阁老便被请了过来,一个个皆是五十多岁模样,面容很是正气凛然。

“臣参见陛下!”三位阁老拱手,齐齐低头行礼道。

相较于其他大臣,这三位阁老自是不必上早朝,他们专注于整理一些先皇遗留下来的诗词,只有当受到传唤时,才会出现在大殿之上。

楼兰闻言,不自觉便咽了口唾沫,颤颤巍巍道:“起……起来罢,三位阁老……咳咳,不必多礼。”

随着楼兰的话音落地,三位阁老便齐齐站直了身子。只是目光在触及楼兰那病恹恹又怯懦的模样的时候,不着痕迹的闪过叹息之色。

先帝也算是明君一个,没想到如今的陛下,却是这般怯懦无能,要是让先帝看见这样的一幕,指不定要多么痛心。

就在几位阁老心中叹息之际,楼宁玉淡笑一声,清润而文雅道:“今日寻几位阁老来此,主要还是为了鉴别遗诏一事。前两日本王和右相大人领着一众百姓前往先皇陵墓,无意中发现了这封遗诏,现下有人对此感到怀疑,本王想着,不妨让三位阁老鉴别一二,有劳三位阁老了。”

楼宁玉的模样,很是从容且温润,但隐约之间,却又有股帝王的威严之气,让三位阁老皆是心中一愣,眸光顿时便亮了起来。

对于楼宁玉,他们倒是当真没有见过,一直以来他们都是在内阁,不曾参与朝政大事,而前两日所谓的先帝指引一事,也是闹得沸沸扬扬,他们心中知道,却也没有办法去管束什么。如今见到楼宁玉,再瞧着他这一副可成大气的模样,私心里便觉得,若是先皇当真留了遗诏……想来也是不错。

至少楼宁玉比起楼兰,要更像是皇帝。

三人如此一个转念,便对视了一眼,随即胡子发白的一个阁老率先站出来,毫不迟疑道:“王爷言重,此事事关我东篱的国泰民安,我等自当尽心竭力,公正处之!”

朝堂的画面,倒是有些诡异至极,几乎没有人当真是在意上头的天子,也没有人把天子当作一回事,就是这三位阁老,也同样如此。

楼兰心中害怕之余,却还是有些生寒的,只好在他到底不想要这龙椅……

这一头,楼宁玉已然吩咐了青石将遗诏拿出,摆到了三位阁老的面前。

拿过那圣旨,几人当场便研究了起来。期间翼王眸光紧紧盯着不放,眼底忽明忽暗,让人看不清楚。

而楼霄一派更是没有出声,如今这件事已是闹得极大,楼霄民心皆失,几乎没有任何胜算可言。再加上这两日楼霄都借病不出,连带着早朝也是没有前来。

如此一来,一些人心中便有些摇摆起来,想着是否要换了阵营,自保为先。

就在众人心思各异的时候,那三位阁老已然将遗诏看了彻底,好半晌,那为首的阁老才颤抖着上前,跪地道:“此遗诏乃先帝真迹,不是作假啊!”

随着这一声落下,在场众人却是没有多么惊愕,看来这遗诏……果然是先帝真迹!而楼宁玉,也果真是有备而来!

楼宁玉闻言,面上更是沉静十足,这遗诏乃是苏子衿交付与他的,他曾问过苏子衿,遗诏从何而来,而苏子衿也毫不吝啬的告诉他,这遗诏是真的,只是她借了墨门的无影水,将原先的一些字迹擦除了,改成了楼宁玉的名字。

当初遗诏,便是文宣帝亲手交于苏子衿,让苏子衿好生收起,那时候文宣帝是当真信任她的,也是当真不知,自己的这一步,最后会成为楼霄的致命一击。

只是,苏子衿没有说,所以一直到如今,楼宁玉也不知道,文宣帝原先要传位的……究竟是谁?

“真迹又如何?”这时,翼王却是再度出声,冷笑道:“现下陛下已然登基,难道你们是想逼陛下退位不成吗?”

翼王的话,顿时惊醒了在场无数的人,他们好像是忽然才发现上首还有个小皇帝一般,一个个皆是将视线落在了楼兰的身上。

楼兰见此,却是捂着嘴咳了两声,随即他缓缓起身,站在高高的龙椅面前,俯视着底下一众朝臣,难得的便鼓起了勇气,道:“既然父皇有遗诏留下,那么朕便自行退位,将皇位让与皇兄,也算是顺应天命了!”

一句顺应天命,震惊了在场所有的人,便是翼王也不由眯起眼睛,眸底写满了难以置信。唯独楼宁玉一言不发,轻笑着看着这样的一幕,心中一片平静。

……

……

大道四通,有一队马车徐徐前行。

瞧着天色暗沉下来,一行人便很快找了附近的一家客栈,打算安眠一宿。

直到马车停下来,有男子从马车内翻身下来,随即他伸出手,笑道:“楚楚,我来扶你。”

“我又不是老的走不动了!”女子冷哼一声,随即便掀开帘子,拨开男子伸出的手,兀自一个翻身,紧跟着跳了下来。

眼前的女子,瞧着约莫三十岁左右,明眸皓齿,容色艳丽,不是战王妃荆楚楚,又是何人?

见自家王妃如此,战王爷只好摸了摸鼻子,叹道:“好歹也让我浪漫一把……”

“这哪里是浪漫了?”战王妃闻言,不由嗤笑道:“苏彻,你好歹学学阿宁,那小子才是真的趣呢。”

要说苏宁和沈芳菲,自从定亲了以后,便是时常在一处,而苏宁也不知是性子跳脱的缘故,还是本性如此,倒是极为懂得撩拨女子,便是战王妃瞧着,也是深觉厉害。

不说其他的,便是说沈芳菲绣嫁衣,因着怕沈芳菲辛劳,苏宁曾一度说要效仿司言这般,请了锦都最好的绣娘来为沈芳菲绣嫁衣,只沈芳菲不肯,于是苏宁便日日陪着她,晚了便是督促她放下物什,早起了便去摘一簇桃枝与她,这般懂得浪漫,知道撩拨的模样,委实让战王妃有些啧啧称奇。

一听战王妃提起苏宁,战王爷便不由道:“那臭小子素来走马逗鸟的,纨绔惯了,怎的还不知道那些个事情?就是阿墨那小子木讷,也不懂和阿宁多学一学。”

相较于苏宁,苏墨显得要木讷一些,因着这般,即使他生的好,家世好,人也稳重,却始终没有什么女人缘。

一说起苏墨,战王妃便不由叹道:“诶,阿墨那小子,不开窍。我听子衿说,他和一个姑娘很是时常呆在一起,也不知能不能趁着这机会把人家姑娘给拐了!”

昨日苏墨来信,说是苏子衿的毒有解了,战王夫妇便也就安下心来了。故而今儿个两人便显得轻松许多,聊着聊着便到了儿女的婚嫁之事来了。

“我瞧着没戏。”战王爷嫌弃的摇了摇头,道:“阿墨那性子,太过木讷,有可能他只是将那姑娘当作至交好友了。”

“这可说不准,”战王妃不赞同道:“对了,你记得子衿说,那姑娘叫什么名字来着?挺好听的一名字……”

“喜乐啊。”就在这时,旁边一个酒鬼忽然喃喃出声,就见他身穿黑衣,背对着他们,手中拎着一壶酒,喃喃自语。

战王爷和战王妃惊愕的对视一眼,默然道:“那姑娘……”

好像、也许、可能……就是叫喜乐!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