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诛心/将军策:嫡女权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摄政王府邸,依旧死寂一片,原本围满了的百姓,也渐渐散去了,只唯独某些固执的,还依旧守在门头。

朝堂上的消息,顿时传遍整个烟京,听说先帝的遗诏得到了鉴别,当着朝廷众位大臣的面,小皇帝楼兰便立即自行退位。

只是,楼宁玉那时却是欣然婉拒,但在场大臣皆是劝慰,并一众人下跪行礼,要楼宁玉顺应先皇、顺应天命,顺应百姓,登基为皇。

不得已之下,楼宁玉应了下来,于是,当天午后,钦天溅一行官员便演算了一番,说是七日后乃黄道吉日,一年之中最佳的时候,央楼宁玉在那日登基称帝,顺应万民。

于是,这一天,东篱的天开始变得不一样起来,只是随之而来的暗潮,也一样汹涌十足。

彼时,软轿缓缓自摄政王府的后门被抬了出来,不多时便引起了众人的注意。只这个时候,软轿的帘子被掀开,露出里头女子美丽的容色。

一时间,众人皆是停下了步子,没有动弹。

里头的女子,面若桃李,娇艳而端庄,不是烟京有名的美人儿凤年年,又是哪个?不过如今凤年年成了王妃,身份上却是不同了许多。

可即便如此,百姓们还是没有动作,当年烟京曾有旱灾,凤年年为善施粥,为人低调而温婉,一直是众人看在眼底的。而凤年年的父亲威虎大将军及其兄长,更是常年驻守边疆,代替了容青,成为东篱的支柱。如今若是因着楼霄的时候缠上凤年年,想来众人皆是不愿。

显然,凤年年亦是看得出众人的想法,于是她温良一笑,算是与众人打了个招呼。瞧着这般貌美而柔弱的女子,在场百姓皆是忍不住叹息。

故而,一个个就目送着凤年年,直到她的软轿消失在眼前。

这时候,软轿的帘子重新掩上,凤年年淡淡看向自己手中的帕子,只见那帕子的一角,露出白纸一张。

眼角有凉意浮现,凤年年缓缓摊开那薄纸,却见薄纸上墨迹很重,笔迹俨然便是她自己的。

心中一顿,凤年年便深吸一口气,吩咐外头的绿屏,道:“去斐然轩。”

斐然轩,烟京有名的铺子,专供笔墨纸砚,其材质一度是烟京贵胄子弟最是欢喜的。

“王妃,不去锦绣坊了么?”绿屏有些不解,分明今日王妃还说要去锦绣坊挑几匹绸缎回来,要做衣裳与王爷,怎的忽然便又变卦了?

掩去眸底的冷色,凤年年道:“房中那支笔有些年久了,打算换一支新的。”

依旧轻柔的声音,听在外头楼二的耳朵里,倒是丝毫没有奇怪之处。今日王妃说要出来买绸缎,原本王爷是不肯的,但碍于如今要依仗威虎将军的兵权,他便应了下来,顺带着以保护的名义,让楼二出来随同监视。

虽说楼霄对于凤年年对自己的爱慕还是有些把握,但现下事态如此,容不得有丝毫差错,所以对待凤年年,他便也一样不甚放心。

“是,王妃。”绿屏应了一声,随即便立即吩咐着落轿之事。

不多时,软轿便停在了斐然轩门外。

凤年年在绿屏的搀扶下,缓缓下了轿子。

一群人很快便入了轩内,掌柜的一瞧见是凤年年到来,便热络的招呼道:“王妃今儿个来,可是有什么需要?”

早些年的时候,凤年年便常在斐然轩买一些笔墨纸砚,故而久而久之,便与这斐然轩的掌柜的有些交情了。

凤年年闻言,笑道:“先前买的笔有些笔根松动,想着来挑一支新的。”

说着,她看了眼陈列在架子上的各种样式的笔,仔细的打量起来。

“王妃这是打算换一种笔吗?”掌柜的问道。

“换罢。”凤年年笑道:“先前掌柜的那镇店之宝,可是拿出来与我瞧瞧?”

话虽这样说,但凤年年知道,这掌柜的一定要她自己入内看,因着那笔被珍藏的极好,材质极其昂贵,掌柜的怕被人瞧见起了歹心,便一直很好的收藏在里头。

只有一次凤年年偶然听他提起,才得知这么一回事。

果不其然,掌柜的闻言,心下却是一顿,随即他笑了笑,为难道:“那王妃可以来这里瞧瞧,小的先前私藏着这么一支,想来王妃这等识货的,一定会欢喜。”

言下之意,便还是不能够拿出来的了。

说着,掌柜的便做了一个手势,请凤年年入内一看。

凤年年倒是不可置否,只点了点头,便打算随之进去。

楼二见此,下意识便想要跟上去,不料凤年年笑着偏头,淡淡吩咐道:“你们先在这儿候着罢,我与掌柜的去去就来,不碍事。”

“王妃!”楼二上前,拱手道:“属下负责王妃的安全,如是不跟着王妃前去,未免王妃遭遇危险……”

如此,便还是要跟着凤年年而去的意思了。

凤年年闻言,不由蹙眉,抬眼道:“你这是要监视本王妃,还是跟着?如是王爷不信任本王妃,本王妃无话可说!”

虽是强硬的话,可凤年年说来,却是依旧温柔,丝毫不会让人觉得不适。可即便如此,楼二心中也不由一顿,似乎是见惯了她在楼霄面前小意的模样,如今略显强硬,便有些令他诧异起来。

绿屏见此,便也跟着上前,指摘道:“楼二侍卫,我家王妃与时常来这家铺子买笔墨,与掌柜的也算是熟识一点,楼二侍卫自是不必担忧。可若是楼二侍卫执意这般……倒是没的让我家王妃呕心。”

凤年年虽怯懦,但到底是将军府的女儿,她在楼霄面前是多愁善感,却不代表在一个侍卫面前,也要卑躬屈膝。

听着绿屏的话,再瞧着凤年年一副蹙眉不展的样子,楼二不由深吸一口气,道:“王妃误会了,属下不过是想要确保王妃的安危罢了,若是王妃实在不乐意,属下自是不跟随。”

一边说,楼二一边识相的往后退去,看的一旁掌柜的有些惊诧,心中暗自寻思着,莫不是这王妃和王爷……感情不和?

不待他多想,便见凤年年点了点头,随即她不再看楼二,而是转而看向掌柜的,叹道:“掌柜的,咱们先去瞧一瞧罢。”

掌柜的闻言,便微微颔首,也不敢多管什么,便领着凤年年走了进去。

这时候,楼二却是不着痕迹的看了眼身后的暗卫,那暗卫会意,便悄无声息的退了出去。

好半晌,凤年年和掌柜的从里头出来,那暗卫便也随之回到了原来的位置。

称心如意的买了一支笔,凤年年便让人将其收起来,随后倒是什么都没说便朝着软轿而去。

直到凤年年坐上了软轿,绿屏才出声问道:“王妃,咱们现下可还是去锦绣坊?”

“去罢。”凤年年闻言,低声道:“说好要给王爷做衣裳,总不能够空手而归?”

说这话的时候,凤年年的语气很是轻柔,即便没有看到她的脸容,楼二也依旧可以想象,此时凤年年一定是娇羞的笑着,眉眼皆是含情。

敛下眸子,楼二便吩咐了一声起轿。

这时候,他不动声色的往后退去,直到稍稍远离了一些轿子,他才凝眸看向方才的暗卫,悄声道:“方才王妃在里头做什么?”

毫无疑问,楼二是让这暗卫透着通风口瞧一瞧凤年年究竟与那掌柜的说了些什么。在东篱,但凡这类笔墨纸砚的轩楼,都设有多个窗口,保证通风之用,未免东篱潮湿的天气,将屋子里昂贵的纸质给弄霉了。

听着楼二的问话,那暗卫便立即道:“属下只看到王妃在那儿挑着笔,后来又絮絮叨叨与掌柜的说了一些事宜,大抵都是和笔的材质有关。”

顿了顿,那暗卫便又接着道:“说了好一会儿,王妃才挑定一支笔,随即走了出去。”

虽然他不知道那些个关于笔墨的事情,但却还是大致知道,凤年年与那掌柜的一直在讨论怎样的笔好,怎样的墨配着这笔写出来的字儿好,足足说了好一会儿。

随着暗卫的声音落下,楼二便不由皱起了眉梢,心中暗道,莫不是他当真多疑了?心下升起一丝复杂情绪,楼二便又道:“你可是瞧见王妃有拿什么物什与那掌柜的?”

“不曾。”暗卫摇了摇头,回禀道:“属下进去的时候,王妃似乎也是刚入到里头。全程属下瞧着,没有任何不妥。”

凤年年进去的时候,这暗卫也随之到了后门处窥探,他轻功极好,不过眨眼,便到了通风口处,而凤年年那时候也是堪堪进去,举止之间没有丝毫异常。

微微颔首,楼二一时间心绪繁杂,不过看了眼前头的轿子,他便挥了挥手,示意那暗卫留在原处。

很快的,楼二便又跟了上去,而此时,轿子也抵达了锦绣坊。

锦绣坊算是烟京有名的铺子,但凡贵胄无不喜欢在这里头买些衣物,故而这里头,倒是有些不一样的规矩。

整个锦绣坊分作男绣坊和女绣坊,而因着东篱男女礼教很是严苛,但凡女绣坊里头,不能够出现男子的身影,便是小厮、侍从,也不能够入内。所以,这里头大约也只有婢女一行人会跟着进去。

凤年年下了软轿,便看向面前的女绣坊,里头绸布许多,瞧着极为好看,甚至于好些个官家小姐、夫人,都陆续上了阁楼。

这时候,绿屏忽然出声,语气有些兴奋道:“王妃,听说锦绣坊来了个新的绣娘,奴婢见好多人都说,那绣娘做的衣裳很是好看,王妃要不要也去瞧一瞧?”

虽说的出来给王爷买绸缎做衣裳,可若是凤年年只打算买了绸缎回去,未免有些损失,既是出来,自是最好都逛上一逛,女子素来便是对衣物首饰,有些喜好的紧。

一听绿屏的话,凤年年便不由蹙起眉梢,那弯弯的柳叶眉微微下垂,好半晌,她才动摇道:“就稍稍去看一眼罢,左右也是出来了,耽搁不了多长时间。”

说着,凤年年便提起裙摆,朝着女绣坊而去。

一见凤年年的举动,楼二便狐疑起来,于是,也不迟疑,他便下意识看了眼身后的一个女暗卫,吩咐道:“跟着王妃,莫要让王妃出事了。”

虽说是保护的名义,但楼二的意思,便是绿屏也看的出来……不过是监视罢了。

那女暗卫闻言,便拱了拱手,点头应了一声。

下一刻,那女暗卫便跟了上去,速度比起绿屏,大抵是要快上许多的。

凤年年见此,倒是也没有说话,只依旧缓缓前行,好似当真对那女绣坊的衣物感兴趣一般,随之而去。

一行人很快便到了女绣坊里头,在绣娘热情的招待下,凤年年便上了阁楼。

因着这两日烟京有些动荡的缘故,如今上锦绣坊挑衣物的官家小姐、夫人倒是不多,但三三两两,还是有那么一些。

看了眼其中的一套衣物,凤年年便让绣娘拿下来与她换了瞧瞧。

那绣娘笑眯眯的拿了那衣物与凤年年直夸凤年年眼光独到,随即凤年年便含笑着入了内屋。

不多时,她穿着一件淡紫色的长裙,就走了出来。

只是对着铜镜瞧了瞧,似乎不太满意一般,又继而挑了两件入内。那女暗卫虽一直紧盯着凤年年,但一时间又不能够随之进入换衣物,故而只好在外头等着。

然而,没有人知道,当凤年年第三次入内的时候,里头却是多了一个身影。

微微抿唇,凤年年那波澜不惊的眸底浮现一抹情绪,只见她勾唇,无声的张了张嘴:“楼公子……”

眼前白衣蹁跹,宛若春风的男子,不是楼宁玉,又是何人?

看着眼前的凤年年,楼宁玉眸光不由一顿,秀丽的脸容上有笑意展开,可眸底却是幽深一片。

这女子,还真是……胆子大啊!

似乎是读懂了楼宁玉的想法,凤年年不可置否,方才在摄政王府邸前掀开帘子的时候,她其实是看到了楼宁玉的手下了。

苏子衿与楼宁玉合作的事情,凤年年心中知道,所以,连带着楼宁玉的底细,凤年年也一早便打探清楚了。她如今无法及时通知苏子衿,却可以顺势借着楼宁玉告知一二。

故而,她才会突然说要去斐然轩,不为其他,只是为了给楼宁玉的人一个信号,让他们知道,她即将前往锦绣坊。同时,凤年年也是故意引了楼二让人窥探,只有这样,在前往锦绣坊的路上时,借着楼二与那暗卫交谈的时间,让绿屏刻意表现出劝她入女绣坊的模样。

“王妃有何指教?”薄唇微动,楼宁玉张嘴,却依旧没有发出丝毫声音。

“把信给我爹。”凤年年从帕中抽出信函,递到了楼宁玉的面前。

楼宁玉闻言,倒是没有丝毫迟疑,便接过了凤年年的信。想来,楼霄现下已是全然控制住了凤年年,否则的话,凤年年大可让自己的暗卫代之传达。

见楼宁玉接过信函,凤年年点了点头。

正是时,外头传来绿屏的声音,就听她问道:“王妃,这衣裳可是穿得?”

“略大了点。”凤年年敛下眸子,依旧宛若寻常一般,语气柔弱的回道:“你把方才那件湖蓝色的拿来给我换下罢。”

“是,王妃。”绿屏闻言,便很快拿了方才凤年年略显中意的一件长裙,伸手递了进去。

凤年年接过那裙子,便转而看向楼宁玉,指了指窗口处的位置,无声道:“已是无事,公子请罢。”

凤年年的表情,一如既往的冷沉淡漠,只是,一想起方才还柔弱的嗓音,楼宁玉便不由心中一跳,下意识勾起一抹笑来。

微微颔首,楼宁玉一个翻身,便很快消失在了里头。

不到片刻功夫,凤年年走了出去,身上穿着湖蓝色的长裙,温婉清丽,很是动人。

那女暗卫倒是不如楼二来的多疑且机敏,见凤年年前后都很妥当,便也就没有怀疑什么。

……

……

那一头,楼宁玉已然进了茶肆的雅间,神色有些幽深之意。

这时,青石走了进来,禀报道:“公子,信函已是送出去了。”

这信函一说,自然便是在说凤年年方才交给楼宁玉的信函了。

“嗯。”点了点头,楼宁玉道:“先前吩咐你的事情,可是查清楚了?”

说着,楼宁玉食指敲了敲桌面,神色淡淡。

前几日,苏子衿曾与他说过,凤年年找过她的事情,那时候楼宁玉便对凤年年有些好奇,毕竟传闻中,那女子可是怯懦且爱慕着楼霄的,如今这般轻易的便服毒,这般决绝的要毁了楼霄……这样的女子,委实有些反复无常的惊人。

毕竟那日四国比试的时候,司言将楼霄射伤,凤年年哭的伤痛欲绝,完全不似作假,那般深爱着楼霄的女子,怎么会一转脸就狠心的要杀了楼霄?

于是,他心中存疑,便立即让青石去打听了,只不过这几日事情繁忙,他一时间便忘了问结果,直到今日再一次见到凤年年……楼宁玉心中,顿时便有怪异的感觉,升了起来。

那日所见的凤年年,全然与今日的不同,那个抽抽搭搭的女子……完全与今天这个大胆而聪慧的她,截然像是两个人!

“回公子的话,”青石沉声道:“凤年年确实如传闻一般,爱惨了楼霄,听说先前凤年年不知为了什么事情,自尽过一次,只是府邸里头好些人都猜测,想来与楼霄分不开干系。”

顿了顿,青石便又道:“先前楼霄受伤,凤年年一直伺候着,滴水不沾,只是,等到楼霄醒来,似乎有些厌烦她,便挥退了她,那一度令她伤心欲绝,好些个王府里的下人都看见了。”

“不对。”楼宁玉蹙眉,脸上的笑意淡了几分:“凤年年绝对不是那么简单。”

苏子衿相信了凤年年,楼宁玉知道,不止是因为凤年年服毒取信与她,毕竟苏子衿那般有计较的女子,不会如此轻易相信……所以说,苏子集一定是知道某些事情,才会如此放心凤年年。

见楼宁玉凝眉,青石不由挠了挠脑袋,忽然,灵光一闪,青石便道:“对了,公子,关于凤年年的事情,有一些奇怪的地方!”

“奇怪的地方?”楼宁玉手下一顿,便抬眼看向青石,示意他讲下去。

青石闻言,便立即道:“属下先前打探到,凤年年早年丧母,是由着威虎大将军凤展一手带大,只是,凤年年五岁的时候,凤展曾娶过一房继室,听说是凤展的老母亲娘家的侄女。”

“可奇怪就奇怪在,两年后,那继室忽然便重病暴毙了,而凤年年也在同一时间,大病了三个月。后来有消息传出,说是这继室虐待了凤年年两年,因着凤展和他的儿子凤非常年不在烟京,那继室便苛待非常,听着传言,好些人都说,是凤年年杀了那继室。”

“后来凤展发现了这般谣言,便处死了几个嘴碎的奴仆,并且还下了死命令,但凡敢造谣生事的,都杀无赦!随着凤年年的病情好转,这件事便也就淡了去。几年前东篱恼了灾荒,凤年年还主动施粥百姓,如此下来,众人便也就不再在意那个谣言了。”

随着青石的话音落地,楼宁玉不由凝眉,心中似乎有想法冒出……

微微一沉吟,楼宁玉才忽然吩咐道:“再过几日,等凤展入京……再派些人保护凤年年罢。”

心下有些诧异,但青石还是点了点头,道:“是,公子。”

“对了,”楼宁玉垂眸,问道:“苏子衿那一头……可是还好?”

听说今日一早,苏子衿骏马飞驰,入了右相府。后来楼宁玉才知道,那个唤作若水的姑娘,似乎……就要死了。

苏子衿说过,若水从前死在她的怀中,如今若是这姑娘当真是她的故交,那么会不会就这般残酷的又一次死在她的眼前?

还有钟离……一想起钟离,楼宁玉便不由叹了口气,他也是男人,自是看的出来,钟离对若水有多么在意,因为太过在意,这两日早朝,钟离都推拒没去,即便如此关键的时候,他也全权交给了楼宁玉。

想来,有很长的一段时间内,钟离都不会振作的起来了。

“属下不知。”青石道:“公子,可要属下现下着人去打探?”

“不必。”楼宁玉摆了摆手,蹙眉道:“给他们一些安静的时光罢。”

叹了口气,楼宁玉没有再开口说话,他知道,即便打探了他也无法帮上什么,还不如做好自己该做的,至少不会让他们有后顾之忧。

……

……

右相府中,苏子衿絮絮叨叨的说着话,若水就枕着她的大腿,静静躺着,时不时应那么一两声。

若是有几句话她没有回答自己,苏子衿便会紧张起来,生怕一个不小心,若水便睡过去了,永远的睡过去了……

“青丝。”好半晌,若水才睁开眸子,笑道:“你现下可是幸福?”

她仰着脸看她,清澈而疲倦的眸底,仿若有星辰洒下,碎了一地,令人心中惆怅。

“不够幸福。”几乎没有犹豫,苏子衿便弯唇道:“若水,我很贪心。”

她知道,若水想得到一个答案,只要她说自己幸福了,她便安下心,而人啊,一定安了心,便再没有什么求生的斗志了。

“那……还是幸福的。”若水闻言,却是痴痴笑了起来:“青丝,我其实……有点害怕。”

她怕死亡,怕疼痛,可偏生,她没有的选择,注定了十多岁便要离开这世上,去到另一个未知的世界。

那里,没有青丝,没有之蘅,什么都没有,只有她一个人。也许会孤寂,也许会痛苦,可她无力去反抗。

有那么一瞬间,苏子衿的心脏抽疼的厉害,一阵又一阵的作痛之感,随着若水的那句害怕,让她眼眶再度红了起来。

好一会儿,苏子衿才哽咽道:“若水,莫要害怕,我会一直在你身边。”

“青丝,我知道。”若水笑起来,苍白的嘴唇有些颤抖:“可是你总归不能一直陪着我。”

说着,她艰难的抬起手,想要抚上苏子衿的脸容,可无论她怎么伸,就是有些够不到那好看的脸。

就在她打算收回自己的手的那一刻,苏子衿却是伸出自己的手,将她的手握在手心。

而后,她缓缓将那冰冷的手放到自己的脸颊一侧,轻声道:“若水,我可以一直陪着你。”

感受到那微凉的脸容,细腻而消瘦,若水不由恍然一笑:“青丝,你瘦了好多好多,从前你不这样咳咳……”

话还未说完,便又是一阵撕心裂肺的咳嗽,听得苏子衿心中绞痛,恨不得自己代之伤痛。

她的小姑娘这样怕疼,可她不怕啊!

沉默着擦去她唇角溢出的鲜血,苏子衿五指微微颤抖着……那握着长剑时从不颤抖的手,那杀人之时从不畏惧的手,如今却控制不住的抖索着。

“青丝,”若水将自己的手落在苏子衿的手上,眸底有光芒很是微弱:“我不害怕了,你也不要害怕……可好?”

她看的出来,她的青丝是这样的害怕,怕她消失,怕她泯灭。

可是,她的话却是让苏子衿咬住了唇角,她紧紧盯着若水,看着到了这个时候还笑容璀璨的小姑娘,心中有难以抑制的情绪,翻滚而出,噎的她竟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只那一头,不待苏子衿回答,若水便又接着道:“青丝,把之蘅唤进来罢,我想再看看他……”

人大都有很奇异却又极为准确的感知,就好像若水现下一样,她觉得自己的精神头好了一些,可望眼欲穿的,却是无尽的死亡。

她知道,自己撑不了多久了。

“好,我帮你叫他。”苏子衿点了点头,立即便将若水扶着坐了起来,随即她匆匆出去,将钟离等人带了进来。

一进屋子,钟离便知道,若水一定是又咳血了,这满屋子浓郁的药味,越发的掩饰不住那股血腥味。

“之蘅……”微微笑起来,若水直直瞧着钟离,眼底的星辰黯淡了许多:“我恐怕没办法再和你看一次夜空了。”

那年她原本是和钟离约好了在老地方相见,据说那天夜里的星辰,很是好看。只是,她听到自己的父亲说要谋害容青,便顾不得其他,连夜策马,想要让他们逃跑。

从那以后,每每记忆回来的时候,若水都要花很长的时间去想,没有见到她的之蘅会不会生气?是等了她一夜,还是不耐烦的离开?

这一切,她都得不到答案,所以她想问问他,那夜走了没有?有没有怨她?

若水的话,彻底击溃了钟离的心房,他眼眶发涩,立即便知道,若水恢复了记忆。

想来她方才故意让他们离开,便是想要与苏子衿单独说几句话……她大抵,是怕苏子衿的某些事情暴露罢?

心中的想法刹那即逝,来不及深思,钟离便下意识的上前而去,他伸出臂膀,一把将她拥入怀中,清俊的脸容满是酸楚。

“若水,你会没事的。”抚了抚她的发丝,他笃定道:“司言说,药王谷的轻衣来了,她医术很好,一定可以救你!”

钟离的话一落地,苏子衿便下意识的朝着自己的身后看去,果不其然,司言就站在不远处,他不知何时来的,此刻只沉默着,神色很是清冷,可她看的出来,司言在心疼她,也看的出来,司言想给她和若水一丝丝空间。

如此,苏子衿便立即想了起来,前两日司言便书信一封,让轻衣前来,原本是为了便是为了看看若水的身子骨,看来,轻衣显然是即将抵达了。

见苏子衿注意到了自己,司言才踏步上前,伸手握住苏子衿发冷的五指,垂眸看着她,道:“子衿,轻衣已然到城郊处,我让落风前去催促了。”

一边说,司言一边伸出另外一只手,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落在苏子衿的眼角处,那里有隐约的泪痕浮现,看的司言不禁蹙起了眉梢。

听着司言的话,苏子衿终于是有了一丝希望,她点了点头,便朝着司言靠近了几分,仿佛只要有司言在,她心中的不安便会散去一些。

那一头,若水闻言,却是有些愕然,随即她摇了摇头,却是没有说话。

她知道自己的身子骨,那种支撑不住的异样感觉,只有她自己才清楚的感知的到。可她不想让他们失望,无论是她的之蘅,还是她的青丝。

好半晌,若水才虚弱的扯着唇角,艰难道:“之蘅,那年……你等我了么?可是怨我?”

她说的每一句话,都像是用尽气力一般,有些声嘶力竭,却那样的暗哑无力。

钟离心中抽疼,好容易才忍住那哽咽的情绪,低声道:“我等了你一夜,可你没有来。但若水,我不怨你。”

那天夜里,他等了一整个晚上,心中不安,却又一时间不敢离去,生怕他一旦离开,若水便找不到他了。

等到了第二天,他立即便让花影去打探,只是得到的消息,却是他这一辈子都不愿意再听第二次的!

“之蘅……对不起,我……我好……”若水张了张嘴,想法发出声音,却有些困难的紧。

无声的三个字落下,她浑身一颤,下一刻便闭上了眼睛,脸色瞬间发青。

钟离一僵,心脏在那一瞬间停滞了跳动,耳边好似什么也听不见了那般,一瞬间,万籁俱寂。

“若水!”苏子衿显然亦是看到了若水闭上眼睛的那一幕,心中一颤,她便立即上前,想要将若水唤醒。

苏子衿眼底的崩溃,司言看的清楚,他上前一步,紧紧将苏子衿抱进了怀里,试图唤回她的理智。

只是,被司言抱在怀里的苏子衿,却好像入魔了一般,只摇了头,一声又一声,痛彻心扉道:“若水……若水……阿言,我的若水呢?她是不是睡着了?是不是太累了?”

眼前是漫天的飘雪,那么冷,那么凉。苏子衿举起自己的手,仿佛有雪飘落在她的手心,紧接着,她恍惚便瞧见,手中满是猩红,那温热的红色,自她掌心一滴又一滴落下,整个世界灰暗一片。

“子衿,你冷静一点。”司言心中一疼,试图让苏子衿恢复理智。

然而,她却是瞪大眼睛,仰头看他,眸底一丝焦距也没有:“若水没有死,没有死,对不对?她没有死!”

捂住自己的耳朵,苏子衿摇着脑袋,红唇被她咬着生疼,却丝毫唤不回她的理智。

“对了,轻衣!”她微微抬眼,素来笑吟吟的脸容看起来有些疯溃:“阿言,轻衣,快找轻衣来看看若水,让她来看看若水!若水还有一口气,还有一口气啊!”

这样的苏子衿,是在场所有人都没有见过的,她的疯狂,宛若忘乎所以那般,记忆中还存着若水的笑颜,她同她说,青丝,我有点害怕。

是了,她的小姑娘那么怕死,怎么可能就这样去了呢?怎么可以不打一声招呼,就无声无息了呢?

眼底的绝望一丝丝碎裂,看的青烟等人红了眼眶。

可就在这个时候,钟离却是忽然出声,语气异常镇定。

他说:“苏子衿,若水死了。”

“钟离!”司言瞳孔微微一缩,语气极为冷厉。

这是他的警告,显然不愿让钟离再说下去。毕竟如今,苏子衿已然陷入魔怔之中……

一声‘若水死了’,仿佛最后的一根稻草,压倒了她所有的理智。

“不可能!”她眸底空洞一片,有恍惚的神色浮现:“若水不可能死!”

“子衿,不要听他的话!”司言沉下声音,双手紧紧抓着苏子衿的肩膀,试图安慰她:“若水不会有事,不会!”

钟离闻言,却是冷笑起来,他缓缓起身,偏头看向苏子衿,一字一顿道:“是你杀了她,苏子衿,是你!”

苏子衿和若水的对话,他全然听到了,若不是听到了,他又如何会知道,若水成了如今的模样,只因为孟瑶死了!

孟瑶的死,直接便导致了若水体内的蛊虫消亡。若非苏子衿……若水又如何会出事?

随着钟离的话落地,司言清冷的凤眸便满是杀意:“钟离,你以为我不敢杀你吗!”

冰冷的唇吐出那么几个字,一时间气压变得很低很低,便是一旁的花影见此,也不由护上前去,生怕司言动手。

然而,钟离的话,无疑便是在诛心,他在诛苏子衿的心!

只是,这个时候,苏子衿瞳孔的焦距,一时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心下微微堵住,她喉头一紧,便有股血腥顿时喷涌出来。

‘噗’的一声,苏子衿瞪大眼睛,那双盛满笑意的桃花眸子,满是绝望。

是啊,如果没有她,若水不会死。

如果没有她,那三万人便不会变成白骨。

如果没有她,一切的一切,都不会发生。

有那么一瞬间,苏子衿觉得可笑至极,她再一次看着若水死在她的面前,一如既往的束手无策。

可这所有,都是她的错啊。

“子衿!”看到苏子衿闭上眼睛的那一瞬间,司言眼底掀起惊涛骇浪。

“主子!”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