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过去(上)/将军策:嫡女权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臭小子,我们家喜乐特不特别,要你来论断?”一声冷嗤声落下,随之而来的,便是一三十多岁的男子,吹鼻子瞪眼,神色很是不愉。

苏墨微微一愣,便抬眼看去,只见眼前的男子,身穿灰蓝色的袍子,书生面相,那还算风雅的脸容上,依稀可见年轻时候俊秀之姿。

他就那般大踏步走到了苏墨的面前,眸中带着轻蔑和不屑,看的苏墨有些摸不着头脑,心下不知自己何时竟是惹恼了眼前这位前辈……

张了张嘴,苏墨便道:“这位前辈,您……”

“爹!”苏墨的话还未说完,便听喜乐忽然唤了一声,下一刻,她便咧嘴笑着,双臂张开,朝着那男子的方向飞奔过去。

爹?苏墨蹙眉,转念一想,便立即明白了,眼前这前辈,不是他人,正是喜乐的父亲,墨门药宗宗主,闻人牙。

“爹,你终于来了!”喜乐径直扑进闻人牙的怀里,嘿嘿笑道:“我等你好久了啊,你要是再不来,我可就不理你了!”

说着,喜乐仰着小脸,笑嘻嘻的歪着脑袋,模样极为惹人怜爱。

“哎呦,让我们家喜乐等着急了,爹的错,爹的错。”摸了摸喜乐的脑袋,闻人牙立即便乐开了一朵花,仿佛方才黑着脸的人不是他一般,变脸变得委实太快。

闻人牙对喜乐,素来很是宠爱,他生平就这么一个闺女,自是恨不得把全世界所有的好东西,都搬到她的面前,哄着她开怀。

“没想到闻宗主这样疼宠女儿啊,”这时候,身后传来战王爷的声音,只听他叹了口气,语气中隐隐含着艳羡之意:“而且,瞧着你们父女俩的关系,也是极好。”

眼前喜乐和闻人牙的关系,可谓是有些令战王爷眼馋,虽他也有一个闺女,可苏子衿自归来之后,便是与他不甚亲近,倒是后来她嫁人了,反而两父女还会时常聊聊天儿,下下棋的,可这样的亲近,却丝毫比不上喜乐和闻人牙两父女的,毕竟苏子衿永远也不可能像喜乐这般,远远的便跑过来,给一个大大的拥抱。

这一点,战王爷也只能自个儿想想就是了。

见战王爷羡慕,战王妃心下倒是很明白,只一想起苏子衿方回来那会儿,战王爷也没有给她多么好的脸色,战王妃便忍不住要哼哼一声,暗道自家的丈夫作死。

“那可不是?”闻人牙听了,却是骄傲的一笑,难得脸色极好:“我们家喜乐可是世界上最可爱的小姑娘,一辈子只和自个的亲爹要好。”

一边说,闻人牙一边不着痕迹的看了眼愣在原地的苏墨,眼底有意味深长的情绪划过。

臭小子,就凭你也敢拐我闻人牙的闺女?做梦!

瞧着闻人牙那不善的目光,苏墨完全一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模样。可这一幕却是落到了一旁战王爷和战王妃的眼底,尤其是战王妃,立即便想起了在马车上的时候,战王爷故意要打断自己的模样。

只是,想到这里,战王妃便忍不住蹙眉看向苏墨,问道:“阿墨,你妹妹呢?怎的没有瞧见她和司言?”

方才抵达的时候,战王爷和战王妃两人便随着闻人牙急匆匆的跑了进来,一时间倒也忘记了问青烟和青茗,苏子衿去哪儿了,如今看到苏墨,她便立即想了起来。

这一头,战王爷便也跟着道:“是啊,阿墨,你妹妹呢?她不知道我们要来么?”

然而,战王爷的话一落地,苏墨便僵在了原地,原本方才看见闻人牙的时候,他还将苏子衿的事情抛在了脑后,顺带着也忘记了喊战王夫妇一声,如今乍一听他们提起苏子衿,他那堪堪舒展一些的眉梢,顿时便又拧了起来。

苏墨的沉默,让战王妃心中顿时便‘咯噔’一声,脸色也跟着苍白起来。

“你这臭小子,问你话,倒是说啊?”战王爷心中一急,便立即踹了苏墨一脚。

苏宁和苏墨最不同的,大抵便是在遇到紧急的事情上,通常时候,苏墨要沉稳许多,而苏宁却会叽叽喳喳嚷嚷个不停。比方说现下,若是苏宁在,一定早早便将事情的来龙桥交代了清楚,可放在苏墨身上,便是这般沉郁的模样,直直让人瞧着抓心挠肺。

“诶……诶……”喜乐一见战王爷踢苏墨,便忍不住出声道:“那个啥,苏子衿现在在里头昏迷着,酥……啊呸,苏兄他也是一时语凝了。”

只是,喜乐才一出声,闻人牙便不由瞪着眼睛,脸上的笑意顿时拉拢了下来,连连看了苏墨好几眼,显然不是很愉悦的模样。

而战王爷和战王妃却是统统怔住,可不待喜乐喘息,他们便齐齐动了起来,夫妻两步调几乎一模一样,匆匆便要去看苏子衿。

苏墨见此,便跟了上去,阻拦住了战王爷和战王妃的道路,沉声道:“爹,娘,子衿现下昏迷,你们冷静一些,太吵闹的话反而不利于他的病情。”

轻衣从右相府出来的时候,便已然吩咐了不要喧哗,以免扰乱了苏子衿的神智,她现下虽是昏迷不醒,但没有人知道,昏迷的人是否能够听得到外界的声音。所以为了保险起见,轻衣便让他们尽量不要打扰到苏子衿,毕竟苏子衿现下不是寻常的晕倒,而是被魔障所困扰。

苏墨的话方落地,战王爷和战王妃便对视一眼,随即两人都稍稍冷静了下来,战王妃才问道:“阿墨,你先告诉我,究竟怎么回事?你妹妹怎么会出事?”

听着战王妃的问话,苏墨这一次倒是没有犹豫,便缓缓将事情的来龙去脉,缓缓交代了清楚。

他虽对此事也是后知后觉,毕竟苏子衿出事那会儿,他正和喜乐在外头,等到回来了知道这件事,便忙不迭的去看苏子衿了。再后来,便是青烟将事情一五一十的同他说着,而他如今,也只是转述罢了。

越是听到最后,战王妃便越是脸色极差,尤其是听到钟离刺激到苏子衿的事情,她更是恼火不已。

“这什么右相不右相的?竟敢这样对我的子衿!”战王妃咬牙切齿,向来温和的一个人,如今被气的面色涨红。

“臭小子!”战王爷显然也是怒了,就见他抬脚狠狠踹向苏墨,桃花眸子满是失望:“你他娘的作什么哥哥?老子从前教你以牙还牙的事儿,你这猪脑袋是全忘记了?看着你妹妹被那狗东西这般欺辱,你也忍的下去!”

战王爷这一次,是当真生气的很,要说从前苏子衿自己不爱惜身体,他自是不能如何责怪。可现下明显便是‘他人’欺到苏子衿的头上,他简直是气的肺都要炸了!

瞧着战王爷和战王妃皆是如此气恼的样子,闻人牙心中也算是感同身受,做人父母的,大都是如此,看着自己的孩子昏迷在榻,别说是骂两句,就是找人家拼命也是正常。

“爹,我不是不想为妹妹出气,只是妹妹的心结在那头,咱们不可轻举妄动啊。”苏墨深吸一口气,说出来的话依旧算是沉稳的,只心中,他其实恨不得将钟离找来,狠狠抽一顿。

先前苏墨看完苏子衿的状况后,便立即打算出门找钟离算账,可司言却是拦住了他,听了司言的话,他心下便是再如何不解气,也必须得忍住。

至少为了苏子衿,他不能够有任何动作。

苏墨的隐忍,喜乐显然一清二楚,她几乎一整天都和苏墨一起,对于这件事,也算是知晓许多。

好半晌,战王爷和战王妃都没有说话,直到喜乐想要开口为苏墨解释的时候,战王妃才道:“罢了,先去看看子衿罢。”

说着,她抚上心口,那不安的感觉,却愈发强烈起来。

喜乐看了眼这两夫妻的神色,便立即道:“爹,你也去瞧一瞧罢,指不定你去给她瞧瞧,她就可以醒过来呢?”

说这话的时候,喜乐倒是当真为苏子衿着急的,可落在闻人牙眼底,便以为她是在心疼苏墨,顿时,他便狠狠瞪了眼苏墨,不过下一刻却是跟上了战王夫妇的步子,随着他们一同入内。

唯独苏墨还站在原地,显然不忍再瞧见苏子衿那副样子。喜乐见此,便叹了口气,最终倒是选择陪着苏墨。

彼时,司言依旧坐在苏子衿的床头,他手中捏着一方帕子,正轻柔的为苏子衿擦拭的双手。

他的动作很轻,好似不忍心打搅一般,清冷的凤眸极为专注,仿佛面前躺着的妻子,不是昏迷,而是睡了一觉罢了。

就在这会儿,敲门声响起,紧接着青茗便打开了门,领着战王爷等人缓步入内。

安静的屋子,即便添了好些个人,也依旧静谧十足。

司言没有转身,心下虽知道来者是谁,但现下他只一如既往的仔细的为苏子衿擦拭着小手。

战王爷见此,不由上前一步,将自己的手搭在了司言的肩膀上。

司言一顿,随即淡淡出声,语气低沉:“我的错,没有照顾好她。”

司言的声音,很低很低,低到那仅存的一丝清冷,也在一瞬间幻化成了歉然,沉重而令人窒息。

一声道歉,顿时便让战王妃红了眼眶,便是战王爷也忍不住眼角酸涩,暗自叹息。

他将苏子衿交到司言手中的时候,确曾说过让他好好照顾她的话,可大多数这种话,做女婿的也不过是在成亲当日听听罢了,从未有一个人像司言这般,郑重其事的道着歉,愧疚于没有保护好他们的掌上明珠……

“我知道你尽力了。”叹了口气,战王爷道:“有你在,我们一直很放心。”

司言对苏子衿的好,战王爷看在眼底,正是因为如此,他才这般安心的将苏子衿交给他。

“司言,让我看看子衿。”这时,战王妃出声,语气满是哽咽。

再坚强的女子,大约看着自己的孩子这般模样,都是要忍不住落泪的。就好像战王妃一般,她瞧着苏子衿静静的躺在榻上,脸色很是苍白,仿若再无声息一般,那般幽静的模样,叫人心痛。

“好。”点了点头,司言便站了起来,将自己的位置,腾给了战王妃。

见司言起身,闻人牙便忍不住朝着司言看去,见司言神色淡淡,眉宇却有很深的折痕,他心中不由叹了口气,暗自羡慕战王爷有这么好的一个女婿。

从方才司言道歉的时候,他便极为惊讶,如今再瞧着这青年黯淡的眸光,他心下就顿时明白,司言对苏子衿,可谓是用情至深的。

那一头,战王妃已然坐了下来,她牵起苏子衿的手,感受着那凉透了的指尖,心中一阵接着一阵的抽疼着,眼泪更是不停流了下来。

她的子衿,为何总要承担这么多?当知道她身中寒毒的时候,战王妃又怨,但更多的是恨自己无能、无力帮到苏子衿什么。

这种无力感,就好像潮水一般,几乎将她淹没。

“子衿……”战王妃深吸一口气,喃喃道:“娘亲来看你了。”

随着战王妃的话音落地,苏子衿却恍若未闻一般,兀自紧闭着眼睛,呼吸微弱。

“楚楚,让闻宗主来瞧瞧罢。”敛去眼底的酸涩,战王爷道。

点了点头,战王妃便让出了一条道儿来。司言看了眼闻人牙,依旧沉默不语。他放在在里头的时候,自然将外头的对话听了进去,故而对此没有存疑。

闻人牙见此,倒也没说什么,径直便凑上去,伸手给苏子衿号脉。

“她昏睡了多久了?”拧起眉梢,闻人牙看向司言。

瞧着闻人牙皱眉,司言心下一紧,语气却依旧沉静:“大约一天了。”

闻人牙偏头,又道:“期间可有苏醒的迹象?”

“没有。”司言摇头,他几乎盯着苏子衿看了一整天,她期间连皱眉都没有,一直如此模样,正因为这般,他心中才愈发的不安。

“她的脉搏沉沉浮浮,已然显现出不稳的样子了。”下一刻,便听闻人牙沉声道:“所以,今夜她体内的寒毒,很可能冲破枷锁,给她致命一击!”

“什么!”战王妃瞪大眼睛,不可置信道:“你的意思……你的意思是子衿……”

战王妃的话还未说完,便听一道女子的声音,忽然传了进来:“阿言喝了麒麟血,也许可以用他的血……”

随着这声音落下,紧接着,众人便瞧见,轻衣缓缓入内,身侧却不见百里奚的踪迹。

“这小姑娘是……?”闻人牙有些诧异,倒不是因为司言喝了麒麟血,而是眼前这女子,竟是猜到了他即将要说的话,甚至于……可能是要做的事情!

“药王谷,轻衣。”微微颔首,轻衣道:“闻前辈,久仰大名。”

闻人牙年轻时候,也算是大名鼎鼎,江湖中人,皆是对他的名讳如雷贯耳。而轻衣痴迷医术,自然对此心中有数,她也曾是敬佩着闻人牙的,如今见着此人,心中虽雀跃,但奈何却是这样的场合。

“小姑娘倒是不赖,这医术,可不比老夫当年差啊!”啧啧两声,闻人牙道:“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啊!”

说着,闻人牙便摇了摇头,对轻衣倒是颇为欣赏。

轻衣闻言,却没有自傲,只沉下声音,接着道:“闻前辈可是做好今夜趁着寒毒发作,为苏子衿解了寒毒的准备?”

轻衣知道闻人牙懂寒毒的解法,其实还是从喜乐嘴里说出来的,故而她今夜才会有备而来。

“准备不准备,倒是无所谓。”闻人牙沉吟道:“只是,要让苏子衿真正醒来,还得需要一个人。”

“墨白已然在路上。”司言抿起薄唇,如黑曜石一般的眸子,幽深至极。

闻人牙的及时抵达,司言其实早早便算准了,所以在同一时间,轻衣便也让百里奚去唤墨白,因为今夜……墨白必须在场!

这一回,闻人牙倒是不由一愣,随即他笑了起来,惊叹道:“你们这群后生,还真是不可小觑!”

料事如神……或者说,事事都准备的如此周到及时,可不是谁都能做到的。

听着这几个人的话,战王夫妇皆是一头雾水,有些不明白所以然。不过,转念一想,这其实也意味着,苏子衿其实有救了。

如此一想,战王妃便忍不住道:“子衿寒毒发作,我们可能够做些什么?”

私心里,她还是想要为苏子衿做些事情的,毕竟苏子衿活了十几年,他们从来没有为她做过什么。

“正需要你们。”闻人牙点了点头,笑道:“只有她至亲挚爱的人,才能救得了她!”

若非挚爱,绝无可能入得她的魔障之中,更别提将她从魔障中解救出来!

……

……

夜色正是浓厚,墨白一袭白色华服,犹如谪仙一般,兀自一人倚在高楼,神色倦怠。

“黔竹,”缓缓倒了一杯酒,他一饮而尽,淡道:“今夜的星辰有些暗淡啊。”

只是,黑暗之中,黔竹还未来得及回答,便听一旁笼子内的七宝叫骂道:“神经病,神经病!”

这神经病一说,自然便是在骂墨白了。

今日苏子衿早早便命人将七宝送到了墨白的手中,不为其他,只为让这只鸟‘开开窍’,也好让苏子衿知道天机,从而为司言逆天改命。

听着七宝的叫骂,黔竹却是忍不住跑了出来。他皱着眉,手中剑柄敲了敲鸟笼,才威胁道:“再骂我们主子,小心我扒光你毛,看你怎么嘚瑟!”

“坏蛋!色狼!”七宝尖叫一声,翅膀扑腾着,一副想要往后退去的样子。

只是这鸟笼太小,以至于它堪堪退去,便立即撞在了鸟笼上,疼的又叫了起来:“哎呦妈,疼死了!疼死了!轻点!轻点呀!”

原本只是一声抱怨,可叫到最后,竟是忽然变了味儿,听得黔竹脸色一红,暗道这苏子衿和司言太没正行,竟是教坏了这么一只鸟儿。

墨白那头,显然也是一愣,随即他呵呵一笑,放下手中的杯盏,便朝着七宝走了过去。

七宝见此,不由惊恐的瞪大眼睛,鸟头几乎都要缩进身子里去了,俨然对墨白的笑,很是畏惧。

七宝怕司言和苏子衿,那是因为那两人基本上不太开玩笑,所以当他们威胁着要杀了它的时候,它便怕当真取了它的鸟头。

可怕墨白,却又是另外一回事,墨白是国师,懂一些小把戏,知道怎么折磨它这等子‘神鸟’最有效果,所以在七宝眼里,其实巴不得赶紧回到苏子衿的身边,也好过在这儿担惊受怕的强。

“流氓!流氓!”七宝圆鼓鼓的小眼睛一转,便立即喊起来:“哎呀呀,流氓!臭流氓!”

“你说你这鸟儿,怎的这样猥琐呢?”墨白一笑,神色满是悲悯:“整日里听你念叨的,也就是这些个敏感的词儿,看来是只心思不正经的鸟儿啊。”

一边说,墨白一边从怀中取了一包粉末,招呼也没有打,便自上而下的朝着七宝身上撒去。

七宝一惊,立即尖叫起来:“啊呀!七宝不说!宁死不屈!七宝不说!”

这几日,七宝可没有少吃这些个‘粉末’的苦,因为这些东西不是其他,正是它这等子‘神鸟’的克星,只要被这些粉末弄到一丁点儿,它便会忍不住想说实话,只要墨白问什么,它就忍不住要吐露那些秘密。可关键是,有些事情,它不能说,所以整只鸟便处于半疯不疯的状态,到底很是难受。

“何必呢?”墨白笑道:“说了你也不会如何,又为何要藏着掖着呢?”

说着,墨白便又抓了一把粉末,朝着七宝的身上撒去。

一旁的黔竹见此,不由啧啧两声,暗道这七宝,是斗不过他们家主子的,毕竟要比阴险狡诈,他们家主子可是不比别人差的。

就在黔竹摇头叹息的时候,却见周身一道暗影忽地划过,惊的他下意识便握住了手中的剑柄,几乎就要抽出长剑,朝着那身影砍去。

“是老子!”这时候,那道暗影停歇下来,红袍在晚风之下,猎猎作响:“是老子啊!黔竹!”

一声老子,黔竹便立即反应过来这暗影究竟是谁了。

手下一顿,他便立即闪身,收回了手。

只见眼前,少年眉眼好看,鬓角处有汗水打湿,显然来的匆忙。

“百里?”墨白微微挑眼,淡笑道:“深夜造访,有何贵干?”

这处高台,自然便是墨门的处所,只这世上鲜少有人知道罢了。墨门神秘,在于它广布四国,墨门强大,在于它隐匿于市井、藏身于深林,无处不在。

而这处地方,便正是墨门在东篱的一小个暂居之地,百里奚会知道,墨白并不觉讶异。

“变态!变态!”不待百里奚说话,七宝便又嚷嚷了一声,惹得百里奚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七宝这小家伙,百里奚自是认识,只是,他现下却是没有功夫理会。

没有去在意七宝,百里奚便上前一步,揪住墨白的衣袖,急道:“小白,老子的师父现下需要你,你马上跟老子回一趟驿站。”

“师父?”墨白挑眼,淡淡道:“苏子衿?”

“对呀!”百里奚点了点头,语气依旧很是焦躁:“小白,老子知道你肯定知道老子师父的身份了,但老子现下真没功夫跟你兜圈子了,你快随老子走罢!”

百里奚的样子,俨然不太乐观,看的墨白心中一紧,下意识便点了点头,打算随着百里奚离开。

“主子!”黔竹忽地叫住墨白,小声的嘀咕道:“你忘记你先前说的话了么?”

墨白先前说过,今后苏子衿的事情,他不会再理会,只除了逆天改命一事,他不愿意再与她有什么瓜葛。这大抵便是墨白在划清界限,迫使自己对苏子衿少上心几分的意思。

只是,听着黔竹的话,百里奚顿时便不乐意了:“黔竹,你是要老子揍你吗?现下紧急时刻,你这出来阻止是怎么回事?”

说着,百里奚便狠狠瞪了眼黔竹,神色之间很是不愉。

墨白见此,不由便停下了步子,原本慌乱的心绪,也一时间好像凝固了一般,只见他抬眼看向百里奚,强压下心头的不适,故作漫不经心道:“百里,你让我去,好歹得先告诉我苏子衿怎么了罢?”

瞧着墨白一副要装模作样的姿态,百里奚心中不由一恼,但脑海中却是回忆起了司言的话……司言说过,只要他表现的严重一些,墨白一定不会如何磨蹭。

想到这里,百里奚的脸容便顿时垮了几分,好似事态极为严峻一般,神色很是慌张。

“来不及了!”百里奚眸光有晦涩转瞬即逝,随即他嗓门大了一点,道:“老子的师父危在旦夕,你还有功夫绕圈子!”

话音一落地,百里奚便伸出手去拉墨白。

而这一次,墨白却是愣住,丝毫没有反抗的便被百里奚拉了过去。

黔竹见此,不由便叹了口气,心中暗道自家主子对苏子衿……显然是要越陷越深了!

……

……

墨白抵达驿站的时候,恰是闻人牙到了的一会儿。

一瞧见墨白出现,闻人牙便冲他点了点头,倒是没有行礼。毕竟墨白的身份,不能轻易暴露。

墨白回以微笑,心中却牵挂着苏子衿的病情。

一路而来,百里奚倒是将事情说了一遍,墨白虽瞧着平静不已,但心下却是对此,极为焦心。

所以,不到片刻功夫,两人便很快达到了目的地。

看了眼含笑的墨白,司言冷峻的容颜极为淡漠,显然此时一心只在苏子衿的身上。

喜乐和苏墨,此时亦是到了屋子里头,轻衣看了看闻人牙,两人对视一眼,她便缓缓上前,将药草放入檀香炉中。

幽幽的药草被点燃,弥漫着浓郁的味道,苏子衿紧闭双眸,脸色苍白的躺在榻上。

这药草,自然便是加剧她体内寒毒发作的效用,虽说先前苏子衿服用了压制寒毒的药丸,但她的业障委实太深,以至于如今那些业障冲破了她体内的克制与束缚,寒毒正蔓延而出。

而加剧寒毒发作的原因,自然便是要借此解了她身上的寒毒,与此同时,也是要在她身体最虚弱的节点,制造虚幻。

瞧着众人都到齐了,闻人牙才开口道:“待会儿要先为苏子衿解寒毒,轻衣便先带着司言下去,只需一碗血便足够。”

说着,闻人牙便看向墨白,继续道:“只寒毒一旦有消散的趋势,墨白你便要开启阵法,让大家入苏子衿的魔障之中,将她从魔障里头唤醒。但你们必须要记住,必须挑对了时候,否则只是白白失去机会,且再无法将她拉回现实!”

闻人牙所说的,先前已然交代过一遍了。苏子衿陷入业障之中,唯独能将她唤醒的,便是趁着身体最虚弱的关节点,让墨白将那一行人,带入虚幻之中。毕竟这天底下,除了墨门钜子,想来很少会有人对制幻一术,手到擒来。

而那虚幻,不是真正的虚幻,而是苏子衿的魔障,这魔障启始便是初生,所以这便是意味着,入了幻境的人,基本上可以看到苏子衿这十几年的经历……

听着闻人牙的吩咐,众人便开始行动起来。

屋子内的药草味愈发的浓郁了几分,相较于苏子衿,其他人都不觉有任何不适,可原本躺在榻上的苏子衿,此时已然蹙起了眉梢,显然很是难受。

墨白就坐在床头,因着要布阵,造虚幻,所以他显然不能离去。

不多时,司言便走了进来,他不着痕迹的看了眼墨白,两人四目相对,有暗流涌动。

司言只字不言,只上前,冷冷拉开墨白,便坐到了苏子衿的床头。他动作很轻,将苏子衿的手握在掌心,瞧着她紧紧蹙着眉梢,额角有冷汗冒出,司言心中便有些疼的厉害。

墨白知道,这就是他和司言的差距,他永远也没有办法像现下这般,在苏子衿最脆弱的时候,握着她的手,默默相陪。

就在墨白恍神之际,躺在榻上的苏子衿忽然发出一声闷哼,一时间,众人的眸光便落到了她的身上。

“师父!”百里奚瞪大眼睛,错愕的盯着苏子衿。

只见她此时虽依旧没有再发出任何动静,但她那乌黑的长发,一寸寸的变成银色,就在众目睽睽之下,不到片刻就全然白了头。

她的容色仍然艳丽,可满头的白发,却顿时让战王妃捂住了嘴,红了眼眶。

“正常情况。”轻衣看了眼百里奚,沉下眸子:“每次寒毒发作,她都会这样,现下昏迷……已然是最好的状态。”

因为昏迷,她受的苦楚也降到了最低,那寒毒蔓延所带来的钻心之痛,此时她几乎感觉不到。

听着轻衣的话,在场一众人,皆是有些心酸起来。

喜乐心下一紧,便顿时看向苏墨,只见苏墨握紧拳头,神色之间满是伤痛。如此一看,喜乐便忍不住想要安慰一番苏墨,可她的手刚伸出,却瞧着墨白侧颜不再含笑,似乎有心疼的情绪涌现,看着和一旁的司言,很是相像。

眉心微微一跳,喜乐不由暗自吃惊,这假慈悲……不会是对苏子衿有……意?

如此的想法堪堪冒出,却听闻人牙忽然道:“她的寒毒被诱发出来了,咱们现下开始罢!”

说着,他看了眼一侧同样严肃而认真的轻衣,两人对视一眼,便缓缓开始了动作。

一时间,众人皆是屏息,战王夫妇在身后,看的眉头紧皱,两人俨然是宁愿自己去代替苏子衿受这番苦楚。

而苏墨则是一样,只是喜乐还没有动作,百里奚那头却是将手搭在了苏墨的肩膀上,气氛极为沉闷,也极为寂静,仿佛一根针落到地上,也可以轻易听到。

不知过了多久,闻人牙才擦了擦额角的汗水,示意道:“开阵法!”

这话,便是对墨白说的了。点了点头,墨白丝毫没有迟疑,立即从怀中拿出一块玉石,也不知他对这块玉石做了什么,下一刻,周围便有幽蓝色的微芒,缓缓形成一个光圈。

“喜乐,你们先出去。”看了眼身后,墨白沉声道:“马上!”

墨白的催促声一响起,喜乐等人便都自发的退了几步,整个人便远离了光圈之处,只留下司言、苏墨、战王夫妇以及造幻的墨白五个人。

“你们现下都运气罢。”墨白吩咐道:“记住,心无杂念,否则容易走火入魔!”

“好。”苏墨率先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战王妃闻言,自然也微微颔首。她虽不是武艺卓绝之辈,但好歹是将军府出来的小姐,自小习武,想要运气入幻,并不在话下。

于是,下一刻,一行人便开始运起内力,进入最空灵的状态。

因着司言武艺最好的缘故,在众人还在调息的时候,他便已然看到了一片黑暗。

无尽的黑暗之中,忽明忽暗的便有人影晃动,随即一声婴儿的啼哭声,响彻整个世界,仿佛一阵动荡,令司言心中一凝。

“这……这是十七年前!”就在这时,战王爷震惊的声音,忽然传来。

十七年前?司言眸光微微一动,心下顿时便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而与此同时,战王爷的身影也出现在了他的身旁。

不待司言说话,战王妃的声音便也随之出现:“苏彻,这是我生子衿的时候!”

随着战王妃的声音落下,苏墨的身影才晃晃悠悠的落到了黑暗之中。

顿时,几个人的眼前开阔起来,四周的场面噪杂而混乱,却唯独女婴的哭声,嘹亮异常。

“生了,王爷!王妃生了啊!”稳婆的声音,充满惊喜之意:“是个小郡主!白白胖胖的小郡主!”

“楚楚……”稳婆的话才出,青年便从外头飞速入内,他没有先去看襁褓中哇哇啼叫的孩子,只一路便到了女子的身边:“楚楚,你辛苦了!”

说着,青年那桃花眸底,便有泪水缓缓溢了出来,看的在场一众稳婆,感叹不已。

“啊呀!王爷,您不能进来啊!”忽然意识到了什么,那稳婆便惊叫一声,劝道:“这儿太晦气了,王爷您不能进来!”

被唤作王爷的,不正是年轻时候的战王爷,苏彻?

“无妨。”苏彻闻言,却是摆手,也顾不得擦去眼角的泪水,便道:“没什么晦气不晦气的,本王终日在死人堆中过活,怕什么晦气?”

说着,他俯下身,心疼的摸了摸荆楚楚的满是汗水的艳丽脸容,俨然不打算离开。

“苏彻,”荆楚楚唇角微微泛白,脸上却挂着幸福的笑容:“我想看看咱们的女儿。”

“好……好!”苏彻点了点头,便径直上前,伸手道:“快把本王的小郡主抱来!”

听着他的吩咐,其中一个稳婆便将手中还在啼哭的婴儿抱了过去,夸道:“王爷,小郡主这洪亮的嗓门啊,一看就是很康健的!而且小郡主生的可真漂亮,简直和王妃一模一样!老奴接生过许多孩子,可头一次瞧见这么漂亮的孩子呢!”

讨喜的话说出口,苏彻却是哈哈大笑起来。他毫不迟疑的抱着怀中婴儿上前,一边还吩咐着下人赏赐。

等到将孩子抱到荆楚楚的面前后,她虚弱的伸出手,摸了摸孩子的脸容,美眸中,满是爱意。

“苏彻,咱们的女儿要叫什么?”抬眼看向苏彻,荆楚楚道。

“长安。”苏彻笑起来,俊逸的脸庞很是欣喜:“楚楚,我想了好久,就叫长安,如何?”

“苏长安?”荆楚楚闻言,不由弯眉,点头道:“很好的名字,很好的寓意。”

一世长安,喜乐康健。

大概,这就是他们的希冀。

……

……

------题外话------

为了区分现实和过去的幻象,战王爷和战王妃在虚幻中,就叫各自的名字哦,苏彻和荆楚楚~

另外,凉凉新文开坑了,叫做《长安调》,小可爱们可以去收藏看看哟,不同的风格,一样的惊喜,凉凉精心构思多年,绝对不会让大家失望~么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