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过去(下)/将军策:嫡女权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凤年年对楼霄的欢喜,自许多年前凤非便心中有数,如今眼前此人如此说法,凤非心中俨然是不相信的。

只是,他的话才落下,便见青年笑了起来,摇头道:“我知道副将军不相信,但副将军难道不觉奇怪?为何我要凭空捏造一封信?又是从哪里得到王妃的亲笔信函?”

至始至终,这青年都极为从容,即便瞧着面容寻常,也依旧令人莫名的便觉得可信。

一时间,凤非便当真开始思索起来,且不说他为何凭空捏造一封信,便是凤年年的亲笔信函,也是不容易得到的。

自凤年年与楼霄成亲以来,但凡家书都是楼霄吩咐底下的人帮衬着送达边疆,显然不可能平白的便让无关紧要的人夺得信函,用以模仿其字迹……

如此一想,凤非便不由一愣,随即他还未说话,便听那青年接着说道:“副将军看来是想起了一件事。”

一边说,那青年一边走近了凤非两步,继续道:“王妃身边本就是有暗卫跟着,为何每次送信,都要假借他人之手?”

一句话落地,便惹得凤非脸色微变。

凤年年性子很是软乎,为人知书达理,一直都不太喜欢麻烦他人,所以,基本上只要有书信,她都会让身边的暗卫送到他们的手中。从早些年的时候,她便是如此,也一直都启用身边的人传信,可自从成亲以后,送信的人便忽然换成了楼霄的手下,这一点,开始的时候也是让凤展和凤非有些诧异,只是思及夫妻之间,没有太多的拘礼之事,两父子便也就放宽了几分心去。

只是,如今听着眼前这青年的话,凤非不由顿住。若是说当真是楼霄在监视着凤年年的话……那么一切是不是就解释的通了?

如此想法一冒出来,凤非便是惊住,下意识便朝着青年看去,冷声道:“阁下究竟是谁?何不以真面目示人?”

眼前的青年,瞧着便是易了容的,可在凤非看来,不知为何,这人竟是给他以十分熟悉的感觉……

“副将军,我不过是无名小卒罢了,不值一提。”青年笑起来,淡淡道:“只是,这封信函确实乃王妃所写,副将军若是不信,自是可以派人试探一番,看看楼霄是否在监视王妃。”

凤非的模样,瞧着便是有些相信的意思了,所以他倒是不急躁。

知道这人不欲说出身份,凤非却敛眉,沉声道:“年年素来对楼霄很是欢喜,不可能要他生死!”

“副将军大抵是知道王妃的为人,却不知女子心性了。”青年摇头,叹息道:“这世间的女子,为爱而生,为爱而亡。楼霄对王妃冷漠以待,终日流连烟花之地,早已众人皆知,王妃再怎么大度,也不过是女子,如此貌合神离的夫妻,大概是……不作也罢!”

早在来之前,他便调查了许多关于凤年年的事情,所以,即便在自己也不知道凤年年究竟为何如此的情况下,他还是给出了最为合适的回答。

果不其然,听着他的话,凤非脸色便是顿时一变。

楼霄对凤年年的冷待,凤展和凤非两父子并不知道,只是凤年年素来送去的信函中,并没有表现出委屈之意,凤展便也就安心下来。

可如今青年的话,却犹如当头棒喝,惊的凤非不由拧眉,道:“阁下说的可是当真?楼霄确实对年年冷遇非常?”

“自是真话。”见凤非还不知凤年年与楼霄的夫妻关系,青年便笑道:“信函的事情副将军可以怀疑,但王妃在摄政王府邸过着什么样的日子……只肖副将军稍稍打听一番,便可知晓其中之事。”

楼霄被司言射伤的时候,凤年年也算尽心竭力的伺候着,却最后落得被厌弃的下场,这件事早早便在烟京传开了,毕竟摄政王府邸人多嘴杂的,这般可供口舌之娱的事情,显然包不住。

听着青年的话,凤非眸中的冷色便顿时寒了几分。没想到他和父亲将妹妹交到楼霄的手中,两人成亲不过须臾数月罢了,楼霄便敢这般明目张胆的行事,看来是当真在轻贱他凤非的妹妹了!

铁拳攥紧,凤非眯起眼睛,端秀的五官如刀削一般,愈发惹眼了几分。

瞧着凤非的模样,青年便知道,自己的目的已然达到了,只要凤非派人打听一番,想来倒戈一事,不在话下!

如此想着,那青年便拱了拱手,告辞道:“这件事,左右还是在副将军的斟酌之中。一念成佛,一念成魔,副将军自当珍重。”

说着,他便转过身,踏着初升的一缕阳光,消失在了凤非的面前。

看着那人消失的背影,凤非心中一片复杂。

若是当真如那人所说呢?他还是否会勤王?勤摄政王?

也许,他不会,也不能这么做。因为楼霄若是早已这般待他的妹妹,那么等着楼霄登基的那一天,也许就是他们凤氏一族彻底消失的时候了!

……

……

与此同时,幻境之内,依旧不分昼夜,不知年岁。

“主子,”有黑衣人匍匐在孟焦的脚下,颤抖道:“洗髓成功了!”

“成功了?”孟焦闻言,大喜过望:“那丫头现下还活着?”

“不错。”黑衣人道:“只是,属下不知……主子难道不怕培养了这些年,她就这般……死了?”

洗髓之说,并不是人人皆可以承载的住这番痛苦,有的人死于途中,有的人死于之后,这一切都是变数,委实过大。

依着孟焦对这孩子的看重,他其实很是奇怪,孟焦竟是会拿着她的性命,来作赌注!

“若是死了,也是没有办法。”孟焦闻言,却是冷笑一声,苍老的脸容浮现一抹戾气:“我要的是东篱第一,而不是没用的东西!”

这些时日,她的武艺精进的太慢,若是按照这般情况下去,定是做不得天下第一。所以,他宁愿舍弃她,也不愿留下没有用的东西!

听着孟焦的话,黑衣人便是一顿,心中立即明白,主子要的是得到东篱第一这个名号的工具,而不是什么孙女。

如此想着,他便点了点头,将一切放在心里头。

只是,谁也没有想到,这一幕却是落在了窗外之人的眼里。

垂下黯淡的眸子,孟青丝不动声色的便拖着虚弱的身子,朝着自己的屋子走去。

“三姐,你看,是那个野种!”一声银铃般的笑声传来,小姑娘四五岁的样子,个子小小的,说出来的话却尤为刻薄。

看了眼小女孩的方向,她眸色冷冷,仰着头,便不欲理会他们。

只是,她无心招惹,却还是有人瞧着她不痛快,想要滋事。就见那小姑娘一怒,睁着圆圆的眼睛,骂道:“野种,你看见我们干嘛要跑!”

气急败坏的声音落下,顿时惹得孟青丝停下了身子,转身朝着她们看去:“如果不想挨揍,就闭嘴!”

眼前的两个小丫头,不是孟瑶和孟璇玑,又是何人?

“三姐,你看她!”孟璇玑脸色一变,立即朝着孟瑶凑上去,一副寻求庇护的模样。

安抚住了孟璇玑,孟瑶才看向她,低声道:“青丝,璇玑只是与你开玩笑罢了,你莫要同她计较。”

“开玩笑?”她冷冷一笑,勾唇道:“我可没跟你们开玩笑!”

说着,她从怀中抽出一把匕首,玩味的一笑,瞧着丝毫不像一个孩子该有的神色。

“野……孟青丝,你要做什么!”孟璇玑往后退了两步,小脸上满是苍白与惊惧。

她们自然不是没有‘见识’过她的手段,心中也知道,她就像疯子一样,什么事情都干的出来。

孟璇玑的惊恐,顿时也感染到了孟瑶,就见孟瑶微微往后躲去,垂下的眸子满是怨恨。

再抬眼时,孟瑶依旧咬着的唇,神色很是楚楚:“青丝,璇玑她……璇玑,快同青丝道歉。”

说着,孟瑶便急迫的看向孟璇玑,然而,孟璇玑本就是府中唯独的嫡女,素来都是孟瑶依着她的,如今乍一听孟瑶的话,不由反手便是一巴掌,狠狠打在了孟瑶的脸上。

‘啪’的一声,手掌虽是小,但力道却是不小。

“孟瑶,你要我跟这个野种道歉,你疯了吗!”一边说,孟璇玑还一边将孟瑶往前推了两步,试图将孟瑶挡在自己的面前。

被打的孟璇玑一个懵住,眼底有怨毒之色,一闪而过:“璇玑,我……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

“你只是什么!”孟璇玑娇声道:“你难不成是和她一起的?想要欺负我!”

“不是的,璇玑!”孟瑶闻言,立即忙不迭的,试图解释。

只是,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孟璇玑便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我要跟娘说,说你欺负我!”

一声威胁的话出来,顿时让孟瑶白了脸色。只是,不待她说话,孟璇玑便已然揉着眼睛,朝着另一边离去。

看着孟璇玑的背影,孟青丝却是一笑,苍白的小脸有傲气浮现:“你看,你的手段赢不到人心!”

怂恿孟璇玑欺辱她也好,怂恿府中各个小姐议论她也罢,无论如何,孟瑶都得不到人的真心!

这一点,她看的清楚,更是明白的透彻。

“你!”孟瑶捏着拳头,向来乖巧的脸上,头一次露出恶意之色。

“我先前就告诉过你……”她笑起来,桃花眸子很是璀璨:“不要再把手伸到我这里来,否则我不会轻饶!”

说着,她冷冷转身,朝着自己的院落缓缓离去。

那小小的背影,孤寂却也冷傲,因着年岁极小,无端的便让人觉得违和十足,可这一幕落在幻境外的众人眼中……是那样的酸楚。

画面不停的转换着,战王夫妇亲眼看着被人们辱骂的苏子衿,亲眼看着被称作怪物和野种的苏子衿……心中没来由的便深觉压抑。

原本她该是被捧在掌心,在众人艳羡的目光中长大,可如今,却是被轻贱、被嘲笑,挺直着纤弱的背脊,瞧着世人的恶劣嘴脸,用孤高自傲的态度,面对一切的伤害。

如此,便又是过了两三年。

孟青丝九岁那一年,天云变色,一盆脏水,改写了她的人生。

院落之中,有黑衣人伏在地上,低声道:“主子,施过针法了……”

“有用?”孟焦皱着眉头,脸色很是暗沉。

孟青丝的武艺,再一次遇到了瓶颈。

诚然在她这个年纪能够这般武艺,已是极为难得,但孟焦显然觉得不够……甚至说,他不能容忍她停滞不前!

所以,他用了各种方法,试图激发她体内的潜能,试图让她再一次冲破束缚。

只是,孟焦的话音落地,却没有得到黑衣人兴奋的回应。他沉默了好一会儿,才道:“主子……”

“你是说还没有用?”瞳孔微微一缩,下一刻,便见孟焦转身,单手捏住黑衣人的脖颈,厉声道:“所有方法都试过了,还没有用?”

说这话的时候,孟焦脸上的怒意犹如狂风骤雨,来的极为突然,惊的黑衣人不由一顿,喉头被遏住的感觉,几乎让他喘不过气来。

“主……主子!”黑衣人赤红着脸,艰难的瞪着眼睛,道:“饶……饶命!”

这几日,因着孟青丝的事情,已然有好几个暗卫被孟焦杀了,如今的孟焦,正处于癫狂的边缘,他的急迫、他的恼怒,犹如致命的剧毒一般,一个不小心,便是容易被杀。

然而,他的话才一用力,孟焦手中就忽然用起了力气,转瞬之间,他便觉整个人一噎,挣扎着便失去了所有的意识。

暗处,有小小的人影捂住嘴,惊恐的盯着眼前的画面,身子不可遏制的颤抖起来。

孟焦将被扭断脖子的黑衣人仍在地上,而后看向草丛,嗓音沉的好似鬼魅:“出来。”

只不过两个字,便立即吓得草丛里的身影瑟瑟发抖。可当她对上那双充斥着红血丝的诡异眸子时,便不得已整个人僵住。

“出来!”孟焦走上前去,眼含杀意:“要是等到我将你揪出来……”

“祖父,祖父!”一瞬间,孟瑶吓得面色惨白,蹑手蹑脚的走出了草丛。

盯着眼前的孩子,孟焦无声的移动着身子,转瞬便落在了孟瑶的面前。

“都看到了?听到了?”凉腻腻的手指落在孟瑶的脸上,宛若毒蛇一般,令人心生寒意。

“祖父,我……我什么都没有看见!”孟瑶立即摇着脑袋,否认道:“我真的什么都没有看见。”

“没看见?”孟焦猛地一用力,双手便立即握住了那细细的脖颈,几乎下一刻就要将其拧断。

“啊!”尖叫一声,孟瑶颤抖道:“我知道怎样让孟青丝武艺精进!”

“你说什么!”孟焦眼中有炙热的光芒,忽地绽放出来,亮的诡异:“你再说一遍!”

“我……我知道怎么让孟青丝的武艺精进!”咬了咬唇,孟瑶道:“我曾在一本……一本书上看过,要想武艺精进,还有一个法子!”

曾几何时,她想着讨好这个疯溃而在孟家又至高无上的老男人,所以,她依着他的喜好,想要去了解内力,试着去习得武艺。

只是,她到底不是练武的料子,无论她怎么努力,也依旧是孩子般的过家家……起不到一丝的作用。

“说,你快说!”手下依旧没有松开,孟焦瞪着眼睛,脸上的喜色看着尤为渗人。

“是……是内力相传!”孟瑶咽了口唾沫,心中正盘算着如何以最快的速度,逃离此地。

这话,不过是她为了保命,随口一说罢了,那些戏折子里,大都有着这样的戏码。

然而,就在她以为孟焦会恼怒的时候,却没有料到,孟焦闻言,却是一愣,随即他笑了起来,眼底满是惊喜:“你说的对!对!还有这个法子!”

他就好像是疯了一般,喃喃自语着,不待孟瑶反应,他便转身将其往旁边一扔,朝着院落而去。

看着孟焦的背影,孟瑶知道,她的这个祖父……当真是疯了,疯的彻彻底底!

那一头,孟焦兴冲冲的跑到了孟青丝的屋子面前,他二话没有说便推门入内。

彼时,孟青丝正静静躺在榻上,仿若昏迷了一般,身上鲜血淋漓,很是骇人。

因着先前洗了髓的缘故,她不过九岁,却长得很是高挑,瞧着比起寻常的孩童,都要成熟许多。那张精致的脸容,消瘦的厉害,稚嫩而青涩,闭上的眸子的时候,宛若婴孩。

孟焦一进来,却没有去叫醒她,而是火急火燎的运起周身内力,想也没有想,便朝着她的身上渡去。

……

……

“天下第一……”

“东篱第一呵呵……”

不知过了多久,孟青丝被说话的声音吵醒。

等到她爬起来的时候,猛然发现,孟焦已然奄奄一息,直挺挺的躺在床下,只口中喃喃自语着,形容枯槁的模样,极为可怕。

瞧着孟焦的样子,她便知道,他这是走火入魔了。可一意识到这个,她就发现,周身竟是有极为深厚的内力,至少……有一甲子功力,凭空出现!

如此一想,她便立即明白过来,想来是孟焦将内力传授给了她,可在此过程中,因着头脑昏聩的原因,他才走火入魔,经脉爆裂。

“啊!”一声尖叫声响起,就见门外忽地出现一个婢女,吓得花容失色:“杀人啦!杀人啦!老太爷被人杀了啊!”

一声声惊恐的呼唤,在这青天白日,很快便将所有人引了过来。

孟青丝心下一怔,等回神的时候,她便已然执着长剑,跑出了院子。

她知道,只要所有人前来,就会将这罪名栽在她的身上,届时她无论如何,也辩解不了!

只是,她才跑出院子,便被众人包围了起来。

孟伏领着一众人,个个都执着棍棒刀枪,想要置她于死地。没有人相信她,没有人要她活着,所有的罪责都落在了她的头上,她捏紧手中的长剑,在太阳底下,神色冷决。

“你这孽女!”孟伏负手站在她的面前,眼神仿若淬了毒的利刃:“竟敢弑杀祖父!”

孟伏去的时候,孟焦已然断了气。因着死在孟青丝的屋内,又被婢女看的清楚,孟伏自是将此罪名安在了她的头上。

勾起唇角,她稚嫩的脸容浮现冷厉:“老爷说我杀人,证据在何处?”

即便如此形势,她还是冷静的清楚,他们没有证据,因为孟焦的死,其实是走火入魔……

“人证在此,你竟还敢抵赖!”孟伏低喝一声,神色阴鸷十足。

“妹妹为何要对祖父下手?”一旁的孟家二小姐,泣不成声:“祖父自来便是待妹妹最好,妹妹这般行径,对得起祖父,对得起人伦天道吗?”

“愚蠢!”她露出一抹嘲讽的笑来,说道:“我若是要杀他,何必如此明目张胆?”

孟伏闻言,不禁眯起眼睛,厉声喝道:“孽女,事到如今,你还不承认!”

“不是我做的,我不承认!”她淡淡挑眼,抿唇道:“若是老爷要将罪名安到我的头上,除非报官!老爷也不想连自己的父亲怎么死的也不知道吧?”

“爹爹,”这时,孟瑶忽然出声,只见她一脸良善,蹙眉道:“若是此事报官,我们孟家的名声,可就全完了啊!到时候爹爹升迁……”

说到这里,那女子停了下来,那柳叶一般的眉微微皱起,显得有些忧思不已。

孟伏闻言,眸底便有杀意浮现,就见他挥了挥手,冷厉道:“来人!将这弑杀祖父的孽障拿下,乱棍打死!”

“呵!”孟青丝凉凉一笑,露出森然之意,她红唇微动,有杀意溢出:“敢来者,死!”

一声落地,众人皆是面面相觑,不敢动作。

孟家内外之所以人人都说她是怪物,其实是因为,她小小年纪,曾在孟焦的安排下,与猛虎关在同一个笼子里……若非后来她打死了猛虎,想来必死无疑。

可正是因为这般,众人才称她是怪物,一个个皆是从先前的轻视,到现下的惧怕,没有人敢和一个杀了老虎的人动手。

“把府中暗卫唤来!”孟伏无比凶恶的看向少女,字字句句诛心:“我倒是不信,这么多人,还杀不了一个怪物!”

在他眼中,她就是怪物。若是当年死在野兽的利齿之下,也就罢了,可奈何她却是活了下来,平白的败坏了孟家的名声!

赤裸裸的厌恶从他的眼底倾泻出来,即便她知道自己不该奢望什么,但在那一刻,原本便鲜血淋漓的心脏,再一次被撕裂开来,疼痛让她笑出了声音。

她傲然弯唇,道:“不好意思,你口中的怪物,将会让你孟府,血流成河!”

孟府的厮杀,一触而发。

幻境外,战王妃捂着心口,早已泪流满面。

她看着年幼的苏子衿,以一敌百。看着她双手满是伤痕,身上仍旧淌着鲜血,却依旧……笑的璀璨而残忍。

司言看在眼底,心中一阵又一阵的泛着酸涩。他忽然发现,相较于从前,苏子衿的性子变了许多,可唯独不变的,便是那笑容……她似乎最是擅长,在疼痛与悲哀中,言笑晏晏!

幻境之中,弥漫血腥与残酷。

她手起刀落,赤红的眸子依旧含着笑意,似乎感觉不到身上传来的疼痛一般,她神色依旧一派从容。

孟焦给她的一甲子内力,让她很轻松的便解决了所有的暗卫。直到仅剩下孟家几个人的时候,她才抬起眼,一步又一步,犹如恶鬼一般,朝着他们走去。

“啊!”孟夫人尖叫一声,低呼道:“怪物!老爷救命啊!”

亲眼看着她杀了这样多的人,孟夫人即便素日里再怎么轻视着她,如今也不由的被吓得魂飞魄散,生怕一个不小心,她也成了她的刀下亡魂。

“青丝!”孟伏攥紧手,急急道:“我……我孟家养了你这么多年,你……你不能这样恩将仇报!”

文官最是怕屠戮,更何况是当着他的面,把他所培养的所有能人,都杀了彻底?

“恩?”她笑容更深了几分,一字一顿的问道:“老爷可真是记性差啊,当初看着我同野兽搏斗的时候,老爷怎的不提这般恩情?”

她如何不知道,自己之所以会被扔进笼子里,是因为孟艺的央求。他的儿子要看她能否斗得过猛虎,便央了孟伏哄骗孟焦将她丢进里头。

“方才要杀我的时候,老爷又为何换了面孔,不做那高高在上的恩人?”剑尖仍旧滴着血珠子,她执着长剑,脚下的步子不停,依旧朝着他们靠近。

她不是圣人,诚然也曾受恩过孟家,可这所有的恩惠,早在当年虎口脱身之际,便早已互不相欠,如今他们要置她死地,便必须要承受她心头的愤怒!

瞧着她的神色,在场孟家之人便都明白,她此话,想来是认真的。

就在孟家抱成一团之际,一阵噪杂的脚步声,传入了苏子衿的耳里。

不去看她也知道,是孟焦的其余暗卫,如今她身受重伤,元气未复,想来是敌不过那些人……

如此一想,她便深吸一口气,果断的提起长剑,一瞬间消失在了众人的眼前。

一路逃离,她最终还是因为体力不支的原因,昏倒在地。

好在这一次,她的运气不算太差,被好心人所救。

救她的,是一对年轻夫妻,两人都二十多岁的模样,生活在洛城之内。

养伤的那段时间,她算是过的极为安稳,因着那夫妻有一个与她一般年纪,早年去世的儿子,于是她便穿上了少年的服饰,瞧着就好像十二三岁的孩子,比起她实际年纪要大上一些。

那个时候开始,她舍弃了孟青丝的名字,成了容青。

容这个姓氏,是这家男子的姓氏,她昏迷之际听了他们的对话,醒来后便立即自称唤作容青。

人们大都会对本家姓氏的人有些亲切感觉,所以,她极尽所能,想要博取一丝善意。

只是,等着她伤势好一些的时候,却又官兵前来拉壮丁,听说边界战乱极为厉害,如今百姓四处流离失所,皇帝便下了令,但凡家中有男嗣的,都要拉一个做壮丁。

为了报答那两夫妻的救命之恩,她毅然决然的便女扮男装,上了战场。好在当初手上的朱砂,因洗髓一事,彻底清除了干净,故而她穿上男装,便显得雌雄莫辨。

那些年月中,残酷与硝烟,弥漫了整个东篱,也就烟京一带稍稍安稳些许,外头却是流民寇匪,混乱不堪。

在缺少兵源的前提下,即便她只九岁年纪,可瞧着像是个十二三岁的少年,就轻易的被拉到了战场前,冲锋陷阵。

战场的无情,相较于她当初在孟府的日子,其实并无差异。她了无牵挂,所以战乱一起,便冲在了前头,抛头颅、洒热血,当如是。

可她到底还是女儿身,所以为了防止他人发现,她时常避开所有人,独自一人行动。

久而久之,兵营里的一众人,便只觉她身上傲气冲天,为人冷淡疏离,不愿与之结交。

不过,这与她倒是极好,毕竟少了接触,便少了被发现的机会。只唯独林叶……那个极为老实的青年,待她很好,时常寻着机会,想要将她拉入人群之中,见不得她孤寂一人。

渐渐的,因着她武艺超绝,常常冲锋陷阵,不到个把月的时间,便被领头的副将看重,于是,她那顺遂的几年,便至此开始。

她九岁入的兵营,十一岁那年只身一人,领着三千骑兵,于漠北击杀边疆蛮子,至此一战成名,坐上了骠骑大将军的位置。

泼天的富贵,无上的尊荣,她的名讳被传的人尽皆知,于是,文宣帝接见了她,对她赞赏有加。

所有人都看见了她功成名就,看见了她胆识过人,荣宠非常。可没有人看见,她独自一人在荒漠之中,暗夜之下,忍着剧痛,宛若困兽一般,舔舐着伤口。也没有人知道,她曾在腊月的天,纵身跃入结了冰的湖水之中,只因温泉之下,生怕与众将士一起,暴露了女子身份。

她成了高高在上的大将军,成了东篱的顶梁柱,举朝上下,除了文宣帝,无人敢对她说一个不字!

年少时的荒唐人生,恍若黄粱一梦那般,渐渐的便从她的记忆中远去。

她是个极为韧劲儿的人,即便在那等凄凉之后,仍旧还在等着光明的到来。

说到底,她不甘一直藏身黑暗,永无天日。

于是,她戴上了獠牙面具,掩盖住本来的容貌,成了另一个人……一个唤作容青的少年,恣意洒脱,快活不已。

那是她初初明白人生可以有着怎样的乐趣的年岁,身边有林叶那个木讷的青年随着,还有一大群跟随着她呐喊的士兵将士。

皇天后土,战场厮杀,她就像是战场上的王一般,主宰一切。

那些陈旧的几乎发黄的岁月里,他们大碗喝酒,大口吃肉,驰骋疆域,斩杀寇匪。

许是本性使然,许是束缚太久,她开始只喝最烈的酒,只骑最烈的马,同时,也只爱最艳的衣。

就好像这样,便可以让她鲜活起来,不再困入从前的凄楚境地。

那几年的辗转,将她变成了另外的模样,不是年幼时隐忍的孟青丝,不是涅槃后整日笑语吟吟的苏子衿,她是容青,嗜酒成性,少年张狂的容青!

可这一切,最终还是毁了,在她堪堪触到光明的那一刻,有一个人,将她从天堂,拉入了地狱。

她的人生,再一次陷入暗沉,再一次与明媚失之交臂。

那人……便是楼霄。

初识楼霄的时候,她尚且只是小小的副将一个,但由于身边仅有几千兵马和一个患难与共的林叶跟随。

鹿野大战,北境的蛮子联结起来,齐齐发起进攻,朝着东篱都城,逼视过来。

那是最热的一月,隐约可见黄沙沉浮,起不了一丝微风。

她穿上最简朴的铠甲,带上长枪,杀在了前线。

离开之前,林叶曾与她说,自己即将成亲,姑娘是他的青梅竹马,两人感情极好,他告诉她,等打了胜仗,务必要去参加他的喜宴。

于是,她欣然应下,本以为自己依旧无碍,却没有料到,那一次,她险些丧命其中,至此白骨一堆,有她一个。

震天的呐喊声中,冰刃交接,厮杀一片。就在即将得胜之际,蛮子使诈,忽然便放出了毒烟,迷住了她的眼睛。

在看不见的情况下,她奋力斩杀,却还是不敌。就在她倒下的那一刻,有‘小兵’横冲直撞,将她带离了战场。

昏迷前的那一刻,她隐约听到了有人低唤她的名字,迫切而焦急,令她恍惚沉睡。

再醒来的时候,她的眸子,便恢复了清明。

水声滴滴答答作响,她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身处洞穴之中,周身没有一人存在。

于是,她兀自便坐起了身子,打算一探究竟。

只不过,她才堪堪坐起,便听着外头有脚步声传来,下意识的她便攥紧拳头,等着来人出现。

不多时,便见一少年穿着破烂烂的盔甲,灰头土脸的便踏进了洞穴之内。

“容副将,你醒了!”一瞧见她的身影,那少年便跑了进来,脸上盛着青涩笑意。

眼前的少年,大约十四五岁的模样,身量不算太高,瞧着颇有些清瘦,唯独一双褐色瞳眸,无端的便让人生出一丝温暖。

“容副将,你饿了么?”似乎是察觉她的沉默,那少年赶紧跑上前来,将手中的野兔高高举起,笑道:“我给你烤个兔子。”

容副将……垂下眸子,她不着痕迹的瞟了眼面容不详的少年,心中倒是安了几分。

这人对她的称呼,想来是兵营中的一员,至于真假……想来他若是真的要杀她,趁着她昏睡之际,便可行之。

如此一想,她便点了点头,声音暗哑道:“可有伤药?”

她如今伤势严重,若是不早些处理伤口,等着伤口化脓……想来情势便不太妙了。

而她身上的金创药,也不知在何时,丢了干净,如今唯一能指望的,估计便是眼前的少年。

听着她的问话,那少年显然是一愣,随即他摇了摇头,拧眉道:“没有。”

这话,倒不是作假,这战争太过严酷,以至于他丝毫没有设想过,便已然落入如此田地。

不是丢了,而是……没了?

她微微抬眼,不着痕迹的看了眼少年,心中纳闷,看来他是方入的兵营,否则怎么可能连伤药都不曾带上,便敢随之出征?

如此一想,她便沉默下来。那少年见她不说话,心下一顿,便又道:“容副将,你别担心,我方才在外头看到一种伤药,想来可以给你用得上。”

只是,他的话一落地,她便忍不住蹙起眉梢来。识得伤药,却不知方才出去打野兔的时候便顺带采一些过来……若是她没有猜错,这少年不会是普通人家的孩子,而是都城中,富家子弟!

少年见她依旧不说话,便立即又道:“容副将……”

只是,他的话才出,她便打断了他的话,只听她嗓音淡淡,问道:“你叫什么?”

少年敛眉,随即扬唇,回道:“君行。”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