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叛乱(下)/将军策:嫡女权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恰是时,驿站之内,寂静无声。

唯独其中的一个屋子内,依旧点着一盏长灯,发散着微弱的光芒,清幽雅致。

司言前不久堪堪出去,今夜太过不安,所以他便亲自前去安排,让暗卫等人,守住这方院落,故而直至现下,也尚且没有回来。

只苏子衿坐在烛火旁,盯着外头漆黑的夜色,神色淡淡。

“主子。”就在这时,外头传来青茗的声音。

苏子衿缓缓看了眼木门,便轻声回道:“进来罢。”

不多时,随着她的声音落下,青茗很快便推门入内,手中还拎着一盏明灯。

稍稍熄灭了那灯,青茗才禀报道:“主子,楼霄已经有了动作。”

楼霄深夜逼宫,无疑便是为了减少这些动静,大约依着他的想法,天亮之前可篡位成功,斩杀楼兰和楼宁玉后,便可彻底掌握这个大国。

毕竟等到次日,木已成舟,百姓们即便再如何闹腾,也无法再拉出除了楼霄以外的第二个人选,入住宫廷,高坐龙位。

只是可惜,楼霄这般自信满满的动作,到头来不过是自寻死路罢了……

如此想着,苏子衿却是弯唇一笑,漫不经心的拨弄了下烛火,缓缓道:“看来,楼霄是自以为掌控了皇宫了。”

桃花眸子微微一顿,苏子衿便又道:“钟离今夜……可是有去?”

按照先前的设想,今夜钟离必然是会和楼宁玉一同斩杀楼霄。可若水……想来钟离再无心这等事情。

“主子,钟离去了。”青茗道:“只是,他把控的是城门,并未入宫。”

一边说,青茗一边打量着苏子衿的面色,自苏子衿苏醒之后,便再没有提若水二字,所有人都不知道,她心中究竟如何打算,毕竟若水于她,极为重要。便是司言……也没有提过。

大约最怕的,便是给她造成刺激。

垂下眸子,苏子衿好半晌都没有说话,脸上的笑意顿时散了几分,神色有些恍惚:“若水葬了么?”

她其实,还是不敢去过问,可苏子衿知道,不论自己过问与否,若水都注定醒不过来……在幻境之中,她一次又一次与若水结交,想起那个惹人怜爱的小姑娘,她便心中酸涩。

只是,诚然如司言所说,若水其实并不会责怪她,反而会因为她的一蹶不振,而心中自责。毕竟若水,是那样的心善,那样的见不得她落寞。

“主子,奴婢先前一直不敢同主子提起若水姑娘的事情。”青茗深吸一口气,鼓起勇气道:“但今日主子既是主动提了,奴婢便想要同主子说道一二。”

说着,青茗将手中的明灯搁置在一旁,整个人半跪下来,拱手道:“先前钟离说是主子害的若水,奴婢其实并不以为如此。奴婢知道,在与主子在一起的这段时间,若水姑娘很是欢喜,她从前被禁锢在尚家,也犹如囚鸟,还要被迫嫁给那个劳什子陈公子……直到后来与主子相识,她才算真正有了自我。”

“那一次为主子挡箭,虽说是为主子,可到底还是在成全自己。就好像奴婢……若是遇到那般情况,奴婢也会丝毫不犹豫,便为主子牺牲,但奴婢不需要主子的自责,也不需要主子的难过,奴婢只会想着,主子今后也要好好地。”

说到这里,青茗抬眼看向苏子衿,继续道:“奴婢知道,若水姑娘和奴婢想法一定没有太大出入。我们都极为在意主子,想来若水姑娘定不愿看见,自己拼命挽救的主子,终日活在愧疚之中!”

若水和苏子衿,都是彼此最初的闺中密友。那几年的时光,过的很是匆匆,却几乎满是喜悦,拼死挡在她的面前,不是为了让她愧疚,不是为了让她余生不安,而是要她朝着前面走去,活在最明媚的春色之下!

听着青茗的一番话,苏子衿不由便顿住了,她紧紧瞧着青茗,一时间仿若看见了若水的笑颜那般,心口处疼的窒息。

可她知道,青茗的话没有错……她这几日看起来安然无恙,可内心,却还是真真切切的揪起,即便是笑着,也觉心中空洞,落寞不已。

如今听了青茗的一席话,她忽然便有些释怀,有些豁然开朗。

即便是为了不辜负若水,她也不该再这般沉寂下去。

失声笑了起来,苏子衿看向青茗,叹了口气,缓缓凝眸:“我们青茗,竟是也变得如此会说教了。”

一句淡淡的调侃,听得青茗欣喜不已,只面上,她却还是故意撅了噘嘴,故作不满道:“奴婢这也是为了主子,谁让主子这般模样?没得让我们担忧。”

一边说,青茗还一边自顾自起了身,看的苏子衿好笑不已:“罢了,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可好?”

让这些爱她的人如此担忧,还不是她的错么?

“主子若是当真要认错,一句歉然可是无用。”青茗眼珠子一转,便鬼灵精的笑道:“不妨就罚主子今后都开开心心,长生不老!”

“开心足以,长生不老可是吓人。”苏子衿嗤笑,眉眼很是温软:“你还没同我说,若水下葬了么?”

“未曾。”青茗闻言,立即便回道:“先前主子昏迷,大抵不知道,轻衣姑娘到的及时,经过一番诊治,确认若水姑娘无救,不过却还是说了,如是有往生丹,想来若水姑娘可以复生。”

“往生丹?”苏子衿蹙眉,一时间陷入沉思。

往生丹的事情,天底下人人求之,却又人人求之不得。且据她所知,要得到往生丹,可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苏子衿心中如此思索着,便听青茗说道:“听说钟离不知从哪儿弄到了寒冰珠,放到了若水姑娘的身上,这样一来,若水姑娘的尸……身体,便不会腐朽。”

寒冰珠……苏子衿抬眼,微微颔首。

这寒冰珠,确实是个好东西,据她所知,寒冰珠应是在暗影门内,听说弦乐将其贴身收着,旁人很难夺得。且这寒冰珠世上罕见,仅仅那么一颗……若是她没有猜错,这钟离,想来与弦乐有些交情!

如此一番设想,苏子衿倒是没有再去深思,只松了口气,凝眉道:“传令下去,找往生丹!”

若是当真找到了往生丹,若水复活……又何尝不是好呢?即便只是渺茫的希望,也总比什么都没有,来的好!

听着苏子衿的吩咐,青茗便立即点了点头,应了一声。只是忽然想起一件事,她便忍不住道:“主子,方才得到消息,凤年年进宫了!”

楼霄前脚刚领着无数精兵前往皇宫,凤年年后脚便立即让自己的暗卫,带她入宫,这般速度,倒是有些令人诧异。

“凤年年本就该进宫的……”苏子衿莞尔一笑,桃花眸子闪过幽深之色:“她若不进宫,如何亲眼看着楼霄一无所有,以泄了心头之恨?”

听着苏子衿的话,青茗不由的便想起,那个先前恨意森然,扬言要杀了楼霄的凤年年,可在那之前,青茗打听之下,凤年年并不应该是那个模样。

心中委实不解,青茗便忍不住问道:“主子,凤年年为何前后差距如此之大?就好像是……换了一个人!”

“换了一个人?”苏子衿闻言,却是抿唇一笑,从容道:“大抵也是差不多了。”

说着,她缓缓起身,不紧不慢的踱步到了窗边,瞧着那漆黑一片的夜色,紧接着道:“你可还记得,先前让你打探凤年年的事情?”

凤年年与苏子衿见过一面后,苏子衿便让青茗去打探了,得到的结果,自然便是与楼宁玉探听到的没有什么差异。

凤年年早年丧母,后府中来了个继室……这件事情,青茗基本都是知晓。

“这些,奴婢都记得。”青茗点了点头,不解道:“可是主子,这和凤年年现下对楼霄的恨意……有什么挂钩么?”

“年少时候的经历,最是容易给人留下深刻的阴影。”苏子衿朱唇弯弯,言笑晏晏道:“若是我没有猜错,凤年年早年被继母苛待,想来必是虐的不轻,以至于她心智上受了损伤,潜意识里头衍生了另外一个人,用以保护自己。”

关于衍生另外一个人的这件事,苏子衿在药王谷的时候,便抽空问过了轻衣。轻衣说过,人当经历无法承受的挫折时,极容易变了性子,有的人变得坚强,有的人变得残忍,却也有的人,无意识的便生出另外的一个意识。

这意识的存在可以分为许多种情况,其中有一种,那便是凤年年这般……绝大部分与本体的意识,没有不同,比方说,柔弱的凤年年会的琴棋书画,这个凤年年便也一样会,本质上,这两人其实是一个人。

当年那继室的惨死,若是没有出错,想来便是本体柔弱的凤年年在极大的压力与痛苦下,衍生了另一个狠辣的自己,为了保护自己,她亲手杀了继室,且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都占据了主导,成为了‘凤年年’。

听说自那以后,凤年年病了好长一段时间,想来便是那阵子,凤年年变成了另外一个样子,凤展怕私底下请了许多医者,但却不敢宣扬,毕竟东篱这等地方,一个不小心便是要被冠上妖邪之物的名声,即便不被烧死,凤年年也是一生污名伴随的。

青茗惊诧的瞪着眼睛,试着问道:“主子的意思……难道现下这个凤年年是假的……不对,应当说,是衍生出来的另外一个性子?”

这世间倒是奇事许多,故而青茗惊讶归惊讶,却是没有怀疑苏子衿的话。虽然苏子衿也说是揣测,不过青茗心中倒是知道,若非这个解释,很难说得通凤年年究竟是为何如此……而有些时候,往往这等令人难以置信的解释,才是最真实的答案!

“不完全是。”苏子衿闻言,轻笑道:“先前我让人紧盯着摄政王府邸,便是为了证实这个结论。不过,结果却是,凤年年大多数时候反复无常……也就是说,这段时间,衍生出来的这个凤年年,在操控着一切,主宰着凤年年的身体与意志!”

她曾问过轻衣,是否另外一个意识敌不过本体的这个意识,可轻衣的回答,却是让她茅塞顿开。

像凤年年这般情况,本体的意识极为软弱,而衍生的那个意识却又极为强势、极为强大,如此不平衡下,这个强大的意识就像是夺了生杀大权一般,彻彻底底压制住软弱的意识。不过,这样的情况一出现,也就意味着,主体的意识,很难从潜意识里头被释放出来,除非强势的衍生体允许。

如今凤年年的反复无常,俨然就是衍生的那个意识在操控一切,她想让软弱的凤年年出现或者消失,全凭自己主宰,与此同时,也就是说,整件事中,软弱的主体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而强势的衍生体却是完完全全、彻彻底底感知且回忆起了所有,包括她没有出现时,软弱的那个凤年年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

这其实,便是相当于她在一旁盯着事情的发展,若是超出了她想要的情况,她便亲自上阵,将柔软的凤年年拉入黑暗,自己冲在前头,摆平一切!

如此说法,却是有些玄乎,但实际上,这样的情况却是并不少见。这世上便是有许多人,在年幼的时候受到了极大的痛苦,无法承受之际,诱生了另外的一个或者多个自己。

“那……岂不是衍生的那个凤年年,今后只要真正想要成为凤年年,便没有另外的什么事情了?”青茗深觉惊悚,虽说是一个人,可如今听着,可是像两个人啊!

苏子衿闻言,却是摇了摇头,笑道:“这倒是不知了。”

衍生的凤年年,心中对楼霄只有恨,大约是先前凤年年传出上吊的事情时,便引发了这恨意与巨大的痛楚,以至于在那之后,衍生的凤年年时隔多年,再一次占据先锋。

可这样的情况,就好像当年对那个继室一般,等到楼霄亡了,说不准过一阵子,衍生的凤年年便会再度消失……

微微叹了口气,苏子衿看向青茗,紧接着吩咐道:“明日便把解药与凤年年罢,想来楼霄这一次……插翅难飞!”

“是,主子!”青茗应声道。

……

……

与此同时,深宫之中,大殿之上,灯火通明,犹如白昼。

“你当真是凤年年!”楼霄盯着眼前这陌生的凤年年,心中思绪万千。

“自然。”凤年年勾起唇角,露出邪佞的笑来:“王爷,咱们好歹也是夫妻一场,年年今日不过是来送送王爷……最后一程。”

这样的凤年年,太过特别,太过耀眼,依旧是那张脸容,可平白的便让人觉得有些刺眼,尤其落到楼霄的眼中,更是难以接受。

冷冷一笑,楼霄道:“凤年年,你以为没了你凤家的力量,本王就当真无法取胜?可真是可笑啊!”

即便没有凤非的助力,他也依旧手握权势与精兵,要除去这些人,简直是绰绰有余。而之所以非要等着凤非抵达,不过便是因为他这人做事小心罢了!

楼宁玉闻言,却是从容弯唇,如明月一般姣姣的脸容,有清雅浮现:“摄政王如此信心满满,看来还是看低了宁玉了。”

“王爷!”就在这时,一侧有黑影闪了进来,神色极为慌张。

“什么事情?”楼霄心头隐约有不安升起,下意识便看了眼楼宁玉,见楼宁玉笑容幽幽,心下‘咯噔’一声,暗道不好。

那黑衣人丝毫没有迟疑,便低头,拱手道:“王爷,咱们自己的一拨暗卫,忽然自相残杀起来,还有翼王……翼王倒戈相向了!”

一声倒戈相向,惊的楼一和楼二,皆是难以置信……事情怎么会这样?分明早早便安排好了一切,翼王也对此支持不已!

“什么倒戈,什么自相残杀!”楼霄瞳孔微缩,心中掀起惊涛骇浪:“你可知自己到底在说什么!”

楼霄的神色,俨然满是阴霾,那山雨欲来的冷沉,叫人心中恐怖。

见楼霄如此,那黑衣人硬着头皮,紧张道:“王爷,咱们自己的暗卫,忽然……忽然自相残杀,还有翼王那边……”

“楼霄,你以为本王会效忠于你?”这时,一道浑厚的嗓音落下,打断了那黑衣人的回禀。

众人顺着那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就见翼王拖着腿,面色极为冷硬。

“皇兄,你竟是背叛本王!”紧紧盯着翼王,楼霄心中恨的滴血,双拳更是紧握,骨节泛白。

“背叛?”翼王闻言,不怒反笑:“楼霄,你舍弃我弥儿之时,怎的不说你背叛了本王!”

楼弥是翼王最疼爱的儿子,当初楼弥被斩杀,翼王一度崩溃,他心中恨意十足,不仅对楼宁玉,而且更是对楼霄!楼宁玉对楼弥动手,那是因为两人敌对。可楼霄呢?楼弥自幼跟随楼霄,因两人差距不大,更是情谊极深,可楼霄那个时候,却是想也没想,便舍弃了楼弥,且在那之后,更是暗中推波助澜……如何能叫翼王心中不恨,心中不恼?

这世上,没有什么比被自己最亲近,最信任的人舍弃且背地里捅一刀,来的更令人心中寒冷!

瞧着翼王那一副憎恨的模样,楼霄忽然便明白了一切,尤其见凤年年笑意甚浓,他心中更是对此一清二楚。

那张图纸,是凤年年令人故意落下,且栽赃给楼弥的,为的只是让他起疑!而若是他没有料错,这一手段,无疑便是苏子衿所想!

深吸一口气,楼霄试图压下心头的情绪,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皇兄若说我有份害死弥儿,为何又要帮衬着楼宁玉?难道楼宁玉不是始作俑者?”

若非有楼宁玉的开头,楼霄也不会舍弃楼弥,可他有些不懂,为何同是杀子之仇,翼王可以原谅且相助楼宁玉,却无法对他誓死效忠?

翼王闻言,忍不住笑了起来,神色有些嘲讽:“王爷,你对追随你多年的弥儿都能起了怀疑之心,将来登基为帝,哪里还有我翼王府什么事情?”

翼王府不是只有楼弥一个世子,他也不是只有楼弥这么一个孩子。作为翼王,他要肩负的是整个翼王府,而不只是楼弥一个。失去楼弥,已然让他痛不欲生,若是再失去其他的孩子、失去整个翼王府,他岂不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楼霄如今尚且未登顶,便如此疑心重重,可想而知,将来做了皇帝,必然先诛杀位高权重之臣。而翼王府,无疑便是首当其冲!

所以,那日楼宁玉来找翼王的时候,他在权衡之中,便放弃了所有的挣扎。

至少,跟着楼宁玉,比起跟着楼霄……要令人深觉安稳!

瞧着翼王的模样,楼霄便知道,他与楼宁玉,想来是定了某些约定,否则的话,翼王不会轻易倒戈。

一切的一切,恍若真相大白,一时间,楼霄心中的怒意,也顿时烟消云散。

这权势之争,本就是如此,成王败寇……他既是输的这般彻底,还有什么可恼?

不知为何,有些时候,越是绝望之下,也越是让人心境平和。

张狂的笑了起来,楼霄看向楼宁玉,忽地问道:“楼宁玉,本王只最后一个问题,为何你能够让我的暗卫……自相残杀?”

这个问题,饶是楼霄,也心中不甚清明。他如今也算是全然没了希望,虽说文武百官之中,有些已然跟着起兵造反,但那些人根本不是翼王的禁卫军的对手,如此一来,两者相抵,也就完全削去了他朝堂的势力。

而凤非那儿,足够抵上他三分之一的暗卫与兵马,再加上暗卫营里头自相残杀……楼宁玉再一个反扑……刚刚开局,他便全然没了胜算!

“这世上,可断没有摄政王想知道,宁玉便告知的道理。”楼宁玉闻言,微微一笑,宛若春风:“您说,是也不是?”

关于黄尧的事情,他自是不能说出,毕竟只要楼霄的人被斩杀殆尽,黄尧等人也同样要被屠戮,若是传了出去,未免说他过河拆桥,辱没了这等名声。

楼宁玉的一句话,呛得楼霄完全无法回应,他仔仔细细的打量着楼宁玉,见楼宁玉笑容依旧,心中不由一滞,好似看见了苏子衿那般,这种极为相似的感觉,让他不由神色恍惚。

是了,临到最后,他竟是还在惦念着苏子衿,还在惦念着那个恨他入骨,他也早早便该杀了的女人。

就在楼霄愣神之际,外头黑压压的一大批人马,闯了进来。就在顷刻之间,将整个大殿团团围住。

与此同时,为首的男子上前一步,禀报道:“王爷,叛军悉数剿灭,凤副将此时正擒着那些造反的官员,等候王爷发落!”

所谓叛军,便是指楼霄的人。

亲耳听着这样的话,楼霄忍不住笑了起来,好半晌,他才逡巡了一遍四周,盯着楼宁玉,褐色瞳眸忽明忽暗:“我要见苏子衿!”

“苏子衿?”楼宁玉闻言,不禁嗤笑一声,眼底划过一抹难以察觉的轻贱之色:“叛贼楼霄,你以为大景的长宁王世子妃,是你想见便能见的么?”

楼宁玉与苏子衿,也算是同盟的关系,这一路走来,若非有苏子衿,他其实很难这样快的便走到这一步……甚至于,如是没有苏子衿,他可能还在大景,还在皇宫之内,陪着那丧心病狂的司天娇,艰难筹谋。

所以,对苏子衿,楼宁玉其实算是感恩的。他并不是一个忘恩负义之人,即便如今几乎算是登顶,他打从心底记得,那落入泥地的感觉,是如何的卑微。故而,现下对于苏子衿,他还是极为感怀与铭记。

在知道苏子衿就是当年的容青时,楼宁玉便对她和楼霄的纠葛,有了一些觉悟……以至于当下,楼霄提出要见苏子衿的时候,楼宁玉其实嗤之以鼻!

“不让我见她,我就杀了陛下!”看了眼身侧被吓得几乎昏厥的楼兰,楼霄眼底浮现一抹邪魅的笑来。

诚然楼宁玉并不如何在意楼兰的生死,但如今大殿密密麻麻皆是士兵与暗卫一干人等,楼宁玉俨然不能够太过明目张胆的拒绝。

心中如此一想,楼宁玉点了点头,缓缓笑道:“好,既然你要见世子妃,本王自是不能推拒,毕竟陛下的性命,可还在你的手上。”

“只是……”说到这里,楼宁玉不由便顿了顿,睨了眼楼霄,才继续道:“世子妃本非东篱之人,若是本王无法将世子妃唤来,你可要将陛下放了!”

楼宁玉的话一落地,楼霄便忍不住笑了起来,他哪里不知道楼宁玉的心思?心中升起一抹不屑,楼霄褐色瞳眸微凉:“楼宁玉,你该是知道,苏子衿不来,是何下场!”

这般说着,楼霄不紧不慢的拔了腰际的长剑,略显随意的便将长剑架在了楼兰的脖颈上,顿时吓得楼兰连尖叫都来不及,便两眼一翻,昏了过去。

好在此时有楼一紧紧擒住楼兰,否则楼兰一个昏倒,很有可能自己撞在长剑之上。

“你……”楼宁玉不动声色的蹙了蹙眉梢,心中知道楼霄的提示,意味着什么。

若是苏子衿不来,那么全天下都将知道,大景的世子妃不顾东篱皇帝的安危,害死了东篱的皇帝。

如此一来,烟京的百姓,自然不会放过苏子衿,便是言论这等子唾沫星子,也能够喷死苏子衿。

“王爷可真是薄情,”这时候,凤年年却是抿嘴一笑,弯眉道:“年年可是王爷的整妻啊,王爷竟是不同年年多道几声别?”

“凤年年,你自当知道,本王丝毫没有欢喜过你。”楼霄闻言,丝毫不避讳的便冷声道:“本王不过是要利用你罢了!”

如今局势已是这般,他倒是不介意敞开天窗说亮话。只是对于凤年年,他心中仅有的,便是探究与不屑!

“哼!”凤年年冷笑,面上的神色丝毫不改:“彼此彼此!年年可也是对卑劣之人,毫不上心!”

她不喜欢楼霄,一丝一毫也不喜欢,可那个柔弱的自己,却爱惨了眼前的这个男人,所以她要让‘她自己’知道,这个男人,从头到尾只是在利用她,从头到尾都是个卑劣的小人!

如此嚣张的凤年年,让楼霄心中那抚平的情绪,顿时又高涨起来。就见他眯了眯眼睛,强压下心头的不快,偏头看向楼宁玉,阴鸷道:“楼宁玉,再不让苏子衿进来,我就杀了楼兰!你若是不信,尽可试试!”

他现下已是败军之人,苟延残喘罢了,哪里会畏惧这些?

楼宁玉闻言,不由凝眸,随即他不得已的看向一旁的青石,吩咐道:“去罢,让世子妃……来一趟。”

话虽这么说,但楼宁玉心中却是知道,也许苏子衿这样的人,若是当真不愿意见,定是可以拒之从容,且不惹出丝毫的非议!

……

……

那一头,苏子衿还坐在窗边。

她轻轻趴在窗台,听着外头作响的蛙鸣,正阖着眸子假寐。

就在这个时候,外头传来一阵极为轻的脚步声,她几乎没有睁开眼睛,便知道,那是司言回来了。

心中如此想着,那一头,屋门便悄然打开了。

昏暗的灯光之下,司言白衣冷峻,黑靴矜贵,缓缓入了屋内。

明黄色的烛光下,她半张精致的脸容仿若染了霞光,艳绝而妖娆,明媚也诱人。即便不睁开眸子,不轻启唇瓣,也自带一股罂粟般的妩媚……委实好看至极。

只是,一瞧见苏子衿趴在窗户边沿,好似睡着了一般,司言心下便是一紧,有叹息之意,划过薄唇。

虽说现下东篱并不寒凉,但司言却还是忍不住要担心,苏子衿这般睡了,可是要染上风寒。

修长而挺拔的身姿微微一动,他便很快到了苏子衿的身旁。借着微弱的灯光,他便见苏子衿紧紧闭上眼睛,长长的睫毛覆下一片阴影,显得格外诱人。

心中一动,司言便倾身上前,微凉的吻不可控制的便落在了她的眉心,带着一丝怜爱之意,直让假寐中的苏子衿,心中欢愉,极为想笑。

可这个时候,她显然还不能睁开眼睛,故而便强忍着那抹笑意,半晌没有动静。

只是,下一刻,便听司言忽地低声道:“子衿,你还要装睡到何时?嗯?”

低沉而撩人的嗓音,带着一股磁性,叫人心中酥麻。

苏子衿微微一僵,顿时便睁开桃花眸子,羽睫微微一动:“你怎的知道我装睡?”

说这话的时候,苏子衿便就侧着脑袋,眉梢轻蹙,神色之间,有迷茫划过,瞧着极为令人心动。

淡淡抿唇,司言眸底闪过一抹无声的笑意,他下意识便伸出修长如玉的五指,轻轻捏了捏苏子衿的苏子衿小巧的鼻尖,宠溺道:“这是一个秘密。”

说着,他收回自己的手,就这般俯下身子,凤眸幽深而璀璨,深深的凝望着她。

屋内的寂静,一时间尤为突兀,瞧着这样的司言,苏子衿顿时便笑弯了眼睛。她缓缓抬起脸,出其不意的便仰起脑袋,朝着司言那诱人的薄唇轻轻一啄,才往后退了一步,又靠在了椅子上。

亲吻之后,她就那般笑眯眯的坐在原处,盯着司言一动不动。

瞧着那张媚骨楚楚的脸容上露出一抹坏笑来,司言心中便是一颤,俨然是被撩拨了起来。

低下嗓音,他倾身上前,眸色极为深沉:“子衿,你这是在热火。”

一言落地,司言便打算吻上苏子衿那如桃夭盛开一般的红唇。只是,他堪堪一上前,苏子衿便伸出手,将他微微推开,随即,不待司言反应,她整个人一个翩然转身,径直便落到了司言的身后。

司言一愣,显然是忘却了,如今苏子衿已是可以用些内力与轻功,故而一意识到苏子衿往他的身后躲去,他便立即直起身子,朝着苏子衿的方向看去。

昏暗的灯光之下,美人如斯,浅笑吟吟,可那笑容之间,多了几分真实与娇嗔,全然与从前那般惯性的笑容,截然不同。

“阿言,你若是不告诉‘秘密’,就休要得逞。”微微一笑,苏子衿直勾勾的瞧着司言,眸底有璀璨的光芒,隐隐浮现。

司言见此,不由摇了摇头,清冷的面容掠过一抹无奈之色。然而,他正打算告诉苏子衿的时候,却不料这时,外头传来青烟的声音。

“主子。”青烟敲了敲门,低声道:“可是方便奴婢进来?”

青烟的一声询问,立即便是让苏子衿莫名的觉得脸上烧的慌,不由的便瞪了眼司言。

司言这厮,委实没有什么脸皮子,尤其是在‘某些’事情上面,他倒是不在乎白日宣淫会给旁人怎么看。故而,这几次下来,每每她和司言独处的时候,青烟一行人有事,都得先问问是否‘方便’。

见苏子衿瞪了眼自己,司言心下明白,可面上却依旧一副正经十足的模样,看的苏子衿越发觉得这厮惯会装模作样。

如此想着,苏子衿便理了理衣襟,轻声回道:“无妨,进来罢。”

随着这声回应落地,不多时,青烟便开了门,缓缓入内。

一进门便瞧见苏子衿和司言一前一后的站着,青烟不禁便是一愣,不过没有多想,她便立即上前,禀报道:“主子,宫里头来消息了,说是要让主子进一趟皇宫。”

“进一趟皇宫?”苏子衿还未说话,便见司言清贵的容色有些微凉,语气也显得冷淡至极。

“是,世子爷。”青烟点了点头,才继续道:“来的人是楼宁玉身边的青石,他只说楼霄兵败,但挟持了楼兰……”

说到这里,青烟抬眼看了下司言,才继续道:“且楼霄指明了要见主子一面,若是主子不去,他就当即杀了楼兰!”

楼霄的话,极为明显,就是无论如何要见一面苏子衿的意思。

苏子衿闻言,却是抿唇一笑,神色极为温软:“楼霄倒是有些意思,临死了,还要再见我一面。”

说这话的时候,苏子衿神色淡淡,几乎看不出喜怒,便是青烟听了,也一时间不知所以。

但司言却是知道,苏子衿其实……还是觉得讽刺罢?毕竟楼霄欠了她这样的多,如今想着再见她一面,只是因为,他心中还是在意着她!

“主子的意思……”青烟有些摸不准苏子衿的心思,便立即示意道。

苏子衿闻言,却是垂下眸子,忽地轻笑一声:“他在幻境中,可是射了阿言一箭,怎么能不见呢?”

司言的这一箭之仇,到底……还是要报的!

说着,苏子衿看向司言,眸底绽开如春色一般的笑意,灼灼其华。

……

……

------题外话------

凤年年其实是人格分裂,乃们猜中了吗?

其实年幼时候的痛苦、虐待,很容易造成无可挽救的伤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