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9大结局(七)终/将军策:嫡女权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边说着,喜乐一边故作正色的模样,看的苏子衿有些好笑。

敛下眉眼,她倒是没有逼喜乐回答,反而话头一转,轻声道:“自然,你若是不愿告知,我也不会强求,只是那酿酒的配方……”

说到这里,苏子衿刻意拉长了尾音,她不着痕迹的看了眼喜乐,见喜乐略显着急的样子,心中便明白,喜乐的心思,到底还是要说的。

从前她喜欢清静,可现在,越是清静,她心中越是寂寞的厉害,时不时便会想起司言,回忆起那些事情,一旦如此,她便忍不住会悲恸,忍不住彻夜难眠。可她知道,如今她就要临盆,无论为了孩子还是为了她自己,都必须调整自己的心情,哪怕再如何思念,她也会克制着,不去掀开那些记忆。

所以,她其实……很怕喜乐离开,很怕这漫漫长夜,又是她孤寂一人面对。

“诶……诶……别介啊!”喜乐上前一步,小心翼翼的拉了拉苏子衿的衣袖,腆出一个灿烂异常的笑容来:“我说还不行么?我说,我全都说!”

一边说,喜乐一边小心的避开苏子衿的小腹,显然是怕磕着碰着。

苏子衿可算是她识得的人中,第一个怀着孩子的,故而喜乐自是害怕,不小心冲撞了她。

“那你对我大哥,可是有意?”苏子衿闻言,丝毫没有犹豫,便抿着嘴,笑着问道。

“没有!”喜乐摇头,脸色微微泛红:“只是罢,你不知道,自从一件事情以后,我和苏兄便有些见外了……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我太过敏感,但是就是觉得无法正视苏兄……”

说着,喜乐挠了挠脑袋,那红扑扑的小脸落在苏子衿的眼底,委实有些惹人怜爱。

缓缓攒出一个笑容来,苏子衿紧接着便又问道:“那喜乐,你所说的那件事可是你先前在幻境中发生的?”

依着苏子衿所想,喜乐若非在幻境中与苏墨发生了什么,显然很难会在那之后,两人忽然便生疏起来,毕竟在此之前,两人还算关系友善,时常一起玩闹。

“是。”喜乐蹙了蹙眉梢,大大的眼睛划过一抹羞涩之意,下一刻,却还是大着胆子,说道:“就是……就是先前我和苏兄,我们在幻境之中,不小心就亲了下……”

深吸一口气,喜乐见苏子衿没有一惊一乍的模样,倒是稍稍安稳下来,于是,丝毫没有隐瞒,她便将自己和苏墨在幻境中发生的事情,全都抖落出来。

大约瞧着苏子衿的样子,喜乐心中也想着借着这个机会,将一些事情弄个明白,而不是像现下这样,有时候难免焦躁不安。

苏子衿侧耳倾听着,直到喜乐将事情说了清楚,她才点了点头,随即她看了眼手中的碗,见那碗安胎药有些热气散去,便径直先抬起碗,一口抿了彻底。

稍稍擦拭了嘴角,她才微微一笑,柔声问道:“喜乐,你是不确定自己对我大哥,存着何种心思么?”

在喜乐的描述中,苏子衿不难发现,其实喜乐自己也搞不清楚,究竟与苏墨有没有特别的感情,可苏子衿听着,却是有些明白。

她和苏墨的暧昧,大概便是从幻境那次开始,两人在那之前,都是单纯且青涩的,尤其喜乐一向大大咧咧,更是不将其余的事情放在心上。唯独那次的亲吻,便是再如何不拘小节的喜乐,也很难做到丝毫不去介怀。

正是因为如此,她和苏墨两人,才有些尴尬,彼此之间似乎完全见不得面,毕竟一见面,那种不自在的感觉,便会重新涌上两人的心头。

“算是吧。”喜乐撅着小嘴,满不在乎道:“苏子衿,你说我这是不是有点和寻常人不一样?从前我可是都没有过这样的感觉!”

如此认真的喜乐,一瞬间便取悦了苏子衿,她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摇头道:“喜乐,你这姑娘真是有趣。”

若非有趣,怎的会这般可爱?

“我知道我很有趣,”喜乐不解,道:“可是这和这件事,什么干系?”

“我只问你,在外头游玩的时候,你可曾惦念过我大哥?”苏子衿没有回答,反而问道:“可曾想起那些……暧昧的回忆?”

“没有。”喜乐坦诚道:“在外头的时候,我都快忘记有苏兄这个人儿了。”

龇牙咧嘴的一笑,喜乐不好意思的耸了耸肩,瞧着极为真实。

苏子衿闻言,心下顿时便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想了想,她才斟酌着回道:“如是这般,我瞧着许是你和大哥多数是因着尴尬的缘故……至少你这方面,比较大条,显然不像是情窦初开。”

若是要说真的有,那么喜乐也只会是一丁点的上心罢了,对于和苏墨之前的感情,她其实更多的应该还是难以抹去的尴尬。

“那就是说,我其实和苏兄没什么了?”喜乐惊喜的瞧着苏子衿,显得很是开怀:“子衿,你说的是不是这个意思?”

问这话的时候,喜乐全然一副等着苏子衿回答的模样,好似苏子衿点头下来,她便可心中安稳那般,看的苏子衿好一阵无奈。

“我瞧着,估摸就是这个意思。”苏子衿轻笑一声,继续道:“只是,每个人的感情点不一样,或许你的会是迟钝一些,也指不定。”

“迟钝?”喜乐哼哼一声,噘嘴道:“我可不迟钝!”

一边说,她心里头一边寻思着,既然和苏墨不过是‘误会’一场,那么两个人是不是将话说开,便是好了?

心下想着,喜乐便顿时做了决定,等着明日空了,见到苏墨的时候,一定要先心平气和的与他谈论几句。

只不过,就在苏子衿想笑之际,却觉小腹一疼,眉梢也不由自主便皱了起来。

这一幕自然落在了喜乐的眼底,她见此,不由心中一慌,立即便道:“子衿,你……你有没有事情?是不是快生了?疼不疼?要不要我去喊人过来?”

她一个连欢喜一个人是个什么滋味儿的小姑娘,哪里经历过这些,一看见苏子衿皱眉,她心下便有些怕的厉害。虽说她父亲是个医者,可她一直都是惫懒,极少过问医药之事。

而这个时候,青茗等人也早早便退了出去,此时屋里头,便只剩下苏子衿和她两个人,如何叫她能够不害怕?

“不碍事。”苏子衿淡淡笑着,抬手阻止道:“喜乐,你不必慌张,只不过是胎动罢了,一会儿就好。”

“胎动?”喜乐紧张的瞧着苏子衿,大大的眼睛滴溜溜的瞪着苏子衿的小腹,有些好奇的紧。

苏子衿见此,心中知道她对此惊奇,便笑了笑,弯眉道:“要不要摸一摸?”

这胎动的感觉,其实很是奇异,便是苏子衿最初,也深感诧异,好在她腹中的孩子极为乖巧,并不是时常这般动弹。

“能……能摸?”喜乐抬眼看向苏子衿,咽了口唾沫,显得颇为紧张。

“可以。”苏子衿笑着点了点头,随即便伸出手,将喜乐的小手拉到自己的小腹之上,一动不动的让她静静感受。

“哎呦!”喜乐忽地瞪大眼睛,难以置信道:“他在踢你!竟然在踢你!”

“是啊,在踢我。”苏子衿轻笑一声,回道:“不过已然好一阵没有动静了,今日忽地又有动静,倒是有些奇怪。”

“那是不是要生了?”喜乐收回自己的手,目光却依旧流连在苏子衿的小腹之上,眸底显得极为惊奇。

苏子衿摇了摇头,抿唇道:“我也不知,但瞧着离临盆的时间,还有些日子。”

说着,苏子衿抚上自己的小腹,神色有些许温柔之意。

……

……

喜乐大约留了一会儿,便离去了。离开前还特意嘱咐了青烟和青茗,叫她们这两天注意一些她的动向,倒是让苏子衿深感温暖。

等到喜乐走了,青茗便端了一盆热水,让苏子衿洗漱一番。

“主子,北魏那处来了消息。”看了眼苏子衿,青茗禀报道:“说是皇太子北姬玉衍亲征部落,取得胜利。”

北魏与大景和东篱都是不同,大景和东篱作乱的几乎皆是边疆的蛮族,而北魏却是皇朝内部的部落,毕竟北魏最初是部落小国,渐渐的东征西讨,才成就一个较大的国域,所以说,北魏直至现下,也依旧是部落皇朝,在没有一统的前提下,时常有部落造次,这也就是为何北魏相较于其余三国,都要争斗厉害的原因。

如今雪忆做回了原来的自己,成了北魏皇朝的皇太子北姬玉衍,也就是说他必须面对的,便是这等四处征战的生活!

“可有受伤?”一听青茗提起雪忆,苏子衿手下便是微微一顿,随即她抬眼,微微凝眉,问道:“可是一切都好?”

这些时日,她总会听到一些关于雪忆的事情,时常也担心着他的安危,不过好在雪忆极为争气,一直以来都是捷报连连,很有一番少年英气。

“说是受了点伤。”青茗闻言,没有隐瞒:“不过好在得了名仕所救,这场战役,总算有惊无险的过去了。”

一边说,青茗一边打量着苏子衿的神色,就见苏子衿桃花眸底划过一抹幽深,沉吟着问道:“先前可是说过,钟离辞了相位,说是要归隐?”

苏子衿记得,早个把月的时候,青茗便禀报过一次,说是在楼宁玉的操持之下,东篱局势渐渐稳定,后来的某一日,钟离辞了相位,只说要归隐山水,不问俗世。

这件事,一度是轰动四国的,毕竟钟离也算人才,与楼霄抗争这几年,一直尽心竭力,且因着钟离的缘故,东篱从最初的惶惶不安,到了现下国泰民安,可以说,在治世推新的事情上,钟离无疑是一把好手!

这样的人,忽然便说要归隐,岂不是可惜至极?

“不错。”青茗点了点头,下意识看向苏子衿,见苏子衿明眸之间有微芒闪现,不由惊异道:“主子的意思是……那名仕是钟离?”

“若是料的没错,定是钟离。”苏子衿淡淡一笑,手下微微动作,稍稍擦拭了脸容,才继续轻声说道:“想来这件事,与北姬辰分不开干系。”

先前苏子衿猜测,北姬辰许是暗影门的弦乐,如是她的想法没错,那么钟离便是受了北姬辰所托,前去辅佐雪忆。

只现在雪忆周身一群虎视眈眈的皇子,自是不能明目张胆招了钟离,唯独能做的,便是借着搭救之名,顺利让钟离随之左右。如此一来,只要钟离以名仕的身份,救皇太子一命,那么雪忆便是有充足的理由,进宫封赏,并顺理成章的将其留在自己的身边,作为谋士一名。

依着北姬辰的意思,钟离能担大任,只要他和雪忆配合默契,将来一定可以……一统北魏,造一个与东篱相似,甚至于更好的皇朝!

听着苏子衿模棱两可的话,青茗一时间有些不解,只是,见苏子衿眉眼间有疲倦之色,她便也没有出声询问。

不过,青茗正打消了念头,就听苏子衿忽地问道:“往生丹可是有了消息?”

说着,她接过青茗递来的绸布,缓缓擦了擦手上的水渍。

“暂时还没有消息。”青茗摇了摇头,随即道:“我们的人在四国小幅度的寻找着,因着要忌讳武林中人,便不敢声张。”

四国之内,皆是江湖,而有江湖的地方,便是有武林人士觊觎。若是寻找往生丹的事情被武林之人盯上了,必将成为极大的麻烦。

故而,在此事上,他们极其小心,一边避讳着武林,一边四下打听,并不容易。

青茗的话方落地,苏子衿便不由敛了情绪,心中那怅然若失的感觉不由自主的便涌上了心头。

这世间,大抵最让人无奈的,便是物是人非事事休。在东篱的时候,若水回来了,司言也还在,周边围绕着好些人,极少有这样寂寥的感觉。而如今,若水不在了,司言也不在了,雪忆去了北魏,一切的一切,又宛若梦境那般,叫人心中发闷。

瞧着苏子衿的模样,青茗自是明白她的心思,叹了口气,她便劝慰道:“主子如今怀着孩子,心绪显然会极为不稳,只是,奴婢觉得,现下喜乐姑娘来了,百里少主也来了,就是燕公子,也住在了长宁王府……主子应当放宽心一些才是。”

从前苏子衿并不这样多愁善感,便是在这之前,也是不会,只后来,随着她怀嗣的时间长了,司言也不在了,她才开始渐渐这般。好在这些时日有一群人陪着,她到底是心中松了几分,便是气色,也愈发好了起来。

“我知道。”苏子衿闻言,便笑着点了点头,她将手中的绸布放到一旁的架子上,扶着腰便缓缓朝着床榻边沿走去。

等到坐下来以后,她才抚了抚小腹,垂下眸子道:“边塞那头,可是有阿言的消息了?”

说这话的时候,苏子衿神色很是平静,可眸底隐匿的落寞,还是让青茗心中一滞。

皱着眉梢摇了摇脑袋,青茗才道:“主子,王爷那头,并没有任何消息。”

派去的人,悉数未曾回来,但还是有消息传来,说是得了胜仗以后,蛮族好些个叛乱的首领,都被斩杀了去,根据探子的禀报,所有人都说司言死在了营帐里头……可这样的回复,青茗哪里敢和苏子衿说?

“罢了。”苏子衿兀自一笑,幽幽的桃花眸底,闪过压抑之色。

好半晌,她都沉默不言,面上虽挂着淡淡笑意,却还是有些令人心疼。

直到青茗以为她不会再说话,苏子衿却是忽地抿起红唇,吩咐道:“为我宽衣罢。”

言下之意,便是有些累了,要歇息了。

青茗应了一声,丝毫没有迟疑的便帮衬着苏子衿褪了衣裳,等着为她盖了锦被,拨了拨炉火之后,她才缓缓退了出去。

屋外,一见青茗出来,孤鹜便忍不住压低了嗓音,问道:“王妃可是睡下了?”

自从司言将孤鹜调给苏子衿之后,孤鹜便不怎么同落风等人出行任务,只一心一意的保护着苏子衿一行人,就连此次的征战,他也留在锦都驻守着。因而,对于苏子衿的情况,他显然比其他暗卫,都要了然于胸。

“现下要睡了。”青茗点了点头,神色之间有些忧愁:“咱们去那儿坐会儿罢,莫要扰了主子。”

一边说,青茗一边朝着不远处的走廊而去,瞧着有些忧心忡忡。

“怎么了?”青茗的郁郁寡欢,让孤鹜不由皱起眉头,于是,他一边跟上前去,一边问道:“可是王妃哪儿不舒服?”

自从司言离开之后,苏子衿几乎没有开怀的时候,而青茗和青烟,亦是随之担忧起来。故而,瞧着青茗愁眉苦脸的样子,孤鹜便不由紧张起来,毕竟青茗素来很是开朗,整日里笑嘻嘻的,极少如此。

“主子无事。”青茗摆了摆手,拧眉道:“只是方才,主子又想起王爷了。”

说着,青茗叹了口气,偏头看向孤鹜,踢了踢脚,问道:“傻大个,你说王爷真的不会回来了吗?”

若是回不来,主子又该如何?这一点,青茗有些不敢去想。

“爷的事情,我不太懂。”孤鹜垂下眸子,眼底有怀念和悲恸之色浮现:“只是,我听落风说,那骨灰……当真是爷的!”

原本司言战死的事情,所有人都心中默认了,可呆在苏子衿身边久了,一个个便都跟着了魔一般,原本确定的事情,此时却起了一丝怀疑,甚至于亲眼火化了司言的落风,也不由跟着相信,司言是不是还会回来?

“主子坚信那不是王爷的骨灰……”青茗深吸一口气,缓缓呼出:“我相信主子的感觉。”

孤鹜闻言,不禁微微一愣,随即他点了点头,紧紧盯着青茗,沉声道:“我相信你。”

……

……

漆黑的夜色,深沉如墨。

苏子衿躺在榻上,睡得极不安稳。

正在这时,耳边传来细微的响动,她困顿的睁开眼睛,借着明灯,朝着那头看去。

然而,在看到那忽明忽暗的身影之际,她忽然心头一震,顾不得其他,便缓缓起了身。

只见那人背对着明灯,长身如玉,墨发微动,他穿着那云锦纹麟白衣,衣上却血迹斑斑,撕得破碎,唯独那张秀美绝伦的脸容,憔悴而苍白,清冷依旧。

“阿言……”红唇微微颤抖,苏子衿睁大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那熟悉的身影。

一声呼唤落下,司言沉默着走上前来。幽深的凤眸深邃一片,他凝眉看她,眼底满是情深。

那么浓郁,那么深沉,看到苏子衿心头绞痛,恨不得扑上前去,紧紧抱住他。

只是,如今身子笨重,她根本无法轻易动弹,于是,她咬着唇,不让自己落下泪来。

“子衿,你受苦了。”司言走到苏子衿的面前,优雅的指腹落在她的脸容之上,那满是情愫的眼底,幽深一片,令人无法移开。

“阿言,你终于回来了!”她一把搂住他,心底涌起一丝委屈的情绪,眼泪控制不住的一滴又一滴落下:“他们都说你死了,可我不信!”

她想,她的相信,总归没有错。

只是,她的话方一落地,便见司言吻了吻她的额角,眼底浮现愧疚:“子衿,对不起。”

一声对不起,让苏子衿眼底的光芒,顿时碎裂。她难以置信的抬起眼,紧紧盯着眼前的男子,平静的心,竟是慌乱起来。

“不要对不起。”她摇了摇头,伸出手要去摸他的脸容:“阿言,我不要什么对不起!我只要你回来,只要你!”

顾不得擦拭眼底的热泪,她咬着红唇,只觉腹中一阵疼痛。

然而,她终于无法触到他的脸容,更在那一瞬间,眼睁睁的看着他飘然起身,如幽魂一般,一步一步,缓缓退离。

“不要!”苏子衿尖叫一声,来不及穿上鞋子,便艰难的起身,试图抓住他的袖角:“阿言,你要离开,求你……不要离开我!”

“子衿,对不起。”司言沉声眸子,冷峻的脸容有无可奈何之色划过:“莫要再等我了!”

“不!”苏子衿摇着头,不顾一切的奔上前去:“不要,阿言,我一个人……一个人做不到啊!”

她一个人,做不到好好活下去,做不到不去惦念,更做不到不等待他!

“子衿,莫要再等我了。”缓缓闭上眼睛,司言的身影,最终在那一刹那,消失殆尽。

“阿言!你骗我……你骗了我!”苏子衿紧紧抓着衣襟,眼睁睁看着司言消失在自己的面前,心口撕裂般抽疼着:“你说过,你会回来的!你骗了我!”

热泪自眼眶处落了下来,一滴又一滴,嗒嗒嗒的打在青石板上,腹中的疼痛一阵又一阵席卷而来。

下一刻,苏子衿愕然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竟还躺在榻上。

只是,司言的脸容,还深深印在她的脑海之中,她怔怔的盯着床顶上方,耳边仿佛听见司言在说:子衿,莫要再等我了。

灼热的泪,一滴又一滴,打湿了枕巾,苏子衿闭上眼睛,好半晌,才恍恍惚惚,起了身。

不得已之下,苏子衿拖着沉重的身子,兀自穿了鞋子,拿过一旁衣架上的大氅,她动作缓慢的为自己披了,不多时,才再次踱步来到了案几之前。

因着即将临盆的缘故,乔乔为避免她摔着,便特意吩咐了人,给她的屋里头添置了几盏夜明珠制成的灯,如此一来,这些时日,她夜里起来,都是极为敞亮。

外头的青烟守着,听到苏子衿的动静,却是没有像先前那般,出声询问。而是依着之前苏子衿的吩咐,静静在外头留意着。

这一头,苏子衿已然幽幽然坐了下来,她缓缓拿过一旁的木盒子,不知不觉的便打开了木盒子,翻出其中的一封信函,借着那明亮的灯光,细细的便又看了起来。

依旧是熟悉的字迹,几乎闭着眼睛也可以默念出来的内容,被翻的有些皱褶的信纸,散发着一股陈旧的味道,仿若潮湿了一般,灼烧着她的心头。

方才做的那个梦……是不是意味着,连她也不相信,司言会回来了呢?

一想到有这个可能,苏子衿心下便疼的厉害,脸色也随之苍白了几分。

然而,正当她神思恍惚的时候,便觉腹中传来一阵绞痛,比起先前的每一次,都要剧烈许多。

紧接着,便有明显的流动感觉,自她大腿处一滴又一滴滑落。

借着光线,苏子衿朝着自己的身下看去,便见那殷红的颜色,刺目十足。

心尖颤抖,苏子衿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镇定下来,只喊道:“青茗!”

“主子!”一听苏子衿唤她,外头打盹的青茗便立即醒了过来,她上前敲了敲门,问道:“主子,可是有什么吩咐?奴婢可以进来么?”

“快找阿夙!”苏子衿扶着腰,腹中剧痛又是一阵,强烈的令她几乎昏厥:“快!”

苏子衿的声音一落,青茗心中便惊了一惊。顾不得其他,她便立即推开了屋门。

入目便是苏子衿身下那一滩的血迹,看的青茗跳了起来,立即喊道:“傻大个,快叫人来,快!”

她见过小产的女子,几乎就是和苏子衿一模一样!

轻颤着跑上前去,青茗一把扶住苏子衿,急的额角冒汗。

那一头,孤鹜闻言,自是早早便跑出去喊人了。

一时间,整个长宁王府都好像炸开锅了一般,不论是司羽、乔乔夫妇还是喜乐燕夙一众人,皆是慌慌张张的围在了一起。

苏子衿很快便被带进了先前便准备好的屋子里,彼时,她躺在榻上,周围围着好些个稳婆,一个个皆是如临大敌,挥斥着一干男子出去。

“王妃要生了,你们快些准备热水来!快!”稳婆一边吩咐着,一边看着苏子衿出的血量如此之多,神色极为严肃。

屋内一时间便只剩下乔乔和青茗等人,战王府那头也已然遣了人去通知,想来很快会迅速的抵达。

而躺着的苏子衿,只觉一阵又一阵的疼痛,来的愈发剧烈起来,她死死咬着唇,努力让自己不要呼喊出来。

可即便受了那么多的苦,她还是忍不住颤抖,这剧痛来的委实强烈且震人,几乎让她昏厥。

“子衿,你如果痛,就喊出来!喊出来好一些!”乔乔握着苏子衿的手,心下一直在颤抖,显然比苏子衿还要紧张许多。

“我……我没事……呃!”额角的汗珠,不断的沁出,苏子衿终于忍不住,尖叫了起来:“啊!”

一阵骤疼汹涌而来,苏子衿喉头发紧,整个人声嘶力竭的喊了起来。

“王妃,用力!”稳婆看了眼苏子衿,立即道:“头胎不好生,王妃再用力点!”

“啊!”苏子衿闭上眼睛,疼的额角都爆出了青筋。

听着苏子衿撕心裂肺的喊叫,乔乔心中急的不行,手中捏着帕子,她便一遍又一遍的为苏子衿擦拭着汗水。

那一头,青茗和青烟亦是进进出出,端着热水,两人忙活之余,简直心惊胆战。

屋内苏子衿的叫声,一浪高过一浪,屋外一众人,皆是面含忧色,尤其是燕夙,整个脸色便是极差。

喜乐见此,不由悄声问道:“燕夙,你怎么脸色这样白?是不是苏子衿情势不太妙?”

燕夙虽为医者,但因着是男子身份,并无法随之进去,可在苏子衿被抱进去之前,他还是匆匆看了眼苏子衿的状况。

燕夙看了眼喜乐,脸色很是暗沉,却没有说话。

方才他给苏子衿把了脉,脉象极为虚弱,再加上她方才出血的量,若是一个不小心,很容易难产!

自来难产的女子,大多没有几个可以活下来,而苏子衿……依着燕夙来看,极有可能陷于危难!

见燕夙那晦涩的神色,喜乐心中也忍不住一沉,她下意识抬眼看向屋内,心中跟着紧紧揪起。

“子衿!”就在这时,战王爷夫妇的身影齐齐出现在门槛处,便是苏宁和苏墨两兄弟,也匆匆而来。

“现在子衿如何了?”战王妃上前一步,看向司羽。

战王妃的话音刚落,里头便传来苏子衿的一声尖叫声,那痛不欲生的呼喊,惊的在场众人,皆是一凛。

“进去半个时辰了!”司羽摇了摇头,素来不正经的脸容,满是严肃之色。

“快,把千年人参拿出来!”战王爷闻言,立即吩咐苏墨,道:“快去让人给你妹妹熬一碗参水!”

这千年人参,是今日战王爷刚到手的物什,本想着明日一早送来与苏子衿,却没有料到,苏子衿今夜突发情况!

“好,好!我这就去!”苏墨慌不迭的点了点头,急赶赶的便朝着反方向而去,显然是听着苏子衿的声音,心中慌张不已。

“苏家小子!”司羽赶忙的叫住苏墨,指了指另一条道儿,提醒道:“这头才是去厨房,你先别慌!”

“多谢。”苏墨颔首,顾不得其他,便径直朝着司羽指着的方向而去。

一旁的燕夙见此,神色稍稍平复了几分,虽依旧严肃,但到底比方才好了一些。

女子生孩子,最是忌讳体力不足,如今有了这千年人参,想来苏子衿应当能够稍稍有些气力。

“燕太医!”苏宁亦是慌乱不已,一瞧见燕夙神色难得的肃然,便忍不住道:“我妹妹现下,可是还好?”

这话一问出,便惹得喜乐无奈不已,这苏家的男子,一个个皆是乱了分寸,便是苏墨方才,也恍恍惚惚。而如今燕夙显然还在外头,同他们一样不知里头的情况,苏宁忽地这般问,可是叫人难以回答了。

“阿宁,”战王妃显然要镇定一些,只听她道:“燕太医在这外头,哪里知道里头的事情?你这是急糊涂了!”

一边说,战王妃一边朝着前头走去,步伐稳健:“我去里头瞧瞧,你们不要慌乱。”

战王妃好歹也是生过两次孩子的,第一次生苏宁和苏墨两兄弟的时候,也是凶险,好在她身子骨强健,那时候又得了战王爷的呵护,所以那个难关,很快便熬了过去,故而,如今面对苏子衿临盆的事情,她倒是显得比苏彻父子三人,更要镇定一些。

“好,楚楚,你先去,先去。”战王爷点了点头,牙齿上下一碰,竟是略微发抖起来。

战王妃见此,倒也没有说什么,于是她转过头,直接便要上前而去。

喜乐见此,立即便拦住了战王妃,道:“那个……王妃,我能不能够一起去,给子衿鼓鼓劲儿?”

在外头听着苏子衿这般叫喊,喜乐委实是心惊肉跳,担忧不已,故而,她便想着,若是可以在里头陪着苏子衿,想来要好上许多。

“好,喜乐姑娘若是不避讳,便随着我来罢。”战王妃温和的回道。

喜乐闻言,自是欣喜的点了点头,很快便随着战王妃进去了。

一入屋内,便有浓郁的血腥味,扑鼻而来。喜乐抬眼看去,就见苏子衿脸色惨白,干涩的唇角透着病态,整个人几乎脱力。

“子衿,莫怕!”战王妃上前,握住苏子衿的手,心疼道:“娘来了,娘来了!”

“娘……啊!”伴随着阵痛而来,苏子衿紧紧握着拳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喜乐见此,不由拧着眉梢,急急道:“子衿,你等着,苏兄给你煮了参汤,一会儿就来!”

看惯了苏子衿言笑晏晏的样子,喜乐再瞧着她这般模样,便有些揪心的厉害。这些时日,她与苏子衿之间情谊渐深,自是见不得她这般受苦。

便是再如何没心没肺,此时喜乐也紧张的不行,恨不得将苏子衿承受的痛楚,分了一些到自己的身上。

喜乐的声音传来,苏子衿倒是听得清楚,只是,她来不及回答,便又是一阵疼痛,骤然而来。

半个时辰过去,苏墨端了参汤,喜乐出去接到了自己的手边,于是两人也没顾得上说话,喜乐便兀自入内。

喝了些参汤之后,苏子衿体力稍稍恢复了些,只是,这生孩子的事情,倒也不是牟足了力气便可以生出来。

一直折腾到黎明将至,苏子衿整个人已然陷入虚脱的状态,可腹中胎儿,却是好像被困在了里头那般,丝毫没有要出来的动静。

这个时候,苏子衿已然有些昏昏沉沉,恍惚不已,稳婆在耳侧一直说着用力一类的话,她却是丝毫没有听进去,只眼前,恍然有熟悉的身影出现,她忍不住张了张嘴,低声唤道:“阿言……”

一声阿言落下,苏子衿便闭上了眼睛,整个人陷入昏迷。

一时间,战王妃和乔乔皆是惊惧不已,喜乐在一旁,更是一愣。她虽是头一次看见临盆之苦,但却也知道,若是苏子衿昏迷,别说胎死腹中,就是连带着苏子衿自己,也极容易因为大出血,而亡故!

“子衿!”战王妃眼眶一红,不由唤道:“子衿,快醒醒,睁开眼睛,睁开眼睛看看娘,千万不能睡啊!”

“子衿,阿言很快回来,很快就回来了!”乔乔咬着唇,眼底的泪更是忍不住落了下来。

这时候,外头的战王爷等人自然是听到了里头的动静,顿时便急的一个两个,皆是要进去瞧瞧。

只是,谁也没有想到,就在顷刻之间,王府中的管事跑了进来,还来不及喘气,便惊声叫道:“老王爷,世子……不,王爷,王爷回来!”

王爷?

战王爷和司羽两人皆是一愣,双双错愕不已,便是燕夙,也有些不可置信。

然而,不待他们几个人细思,就见一道白色身影,恍然入内。

墨色的发,冷峻的神色,极好的脸容……不是司言,又是何人?

“子衿在哪里?”看了眼战王爷和乔乔,司言气息有些紊乱,显然急的厉害。

“一定要让王妃醒来!”这时候,屋里头传来战王妃的声音。

司言心中一凛,看也没有看战王爷和司羽,便立即迈开步子,朝着屋内走去。

转瞬的功夫,司言便推开木门,出现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只见屋内,苏子衿躺在榻上,苍白如薄纸一般的脸容,丝毫没有动静。

“麒麟血!对了,麒麟血!”外头,燕夙忽然一惊,立即便上前,拍了拍门板,大声道:“司言,快把你的血喂给子衿,快!”

一听燕夙的话,司言便沉默着走了过去,也不去看战王妃等人的神色,便径直拿身侧的长剑,割破手腕,将自己的血,喂到苏子衿的嘴里。

不到片刻功夫,那麒麟血便立即起了效用,苏子衿在那一瞬间,缓缓睁开眼睛。

“阿言……”她低声唤着,眼底却只是浓郁的怀念:“我是不是,又梦到你了?”

一句话,听得司言心中酸涩不已,他眸底一颤,便伸出手,握住苏子衿的小手,薄唇轻启,低声道:“子衿,是我。”

是他,他回来了……不是梦,不是幻境,更不是作假,他真正的回来了!

“王妃醒了!”稳婆惊喜的声音响起:“快!王妃,快用力!”

伴随着稳婆的声音落下,苏子衿便觉,小腹传来一阵撕裂般的疼痛,那剧烈的疼意,让她忍不住叫了起来:“啊!”

紧紧攥住司言的手,苏子衿额角汗水再一次沁出,那几乎被疼痛扭曲了的艳丽的脸容,看的司言心中抽疼,眼眶也不由微微泛红起来。

“子衿,会没事的,你一定会没事的!”清冷的面容,有惧色浮现,司言亲吻着苏子衿的手背,随着她一声又一声撕心裂肺的喊叫声,心中越发揪得厉害。

漫长的时间过去,无论是屋内还是屋外,所有入都屏息等待,即便是司言的回来,也没有人顾得上询问什么。

黎明的第一声鸡叫,忽地响起,除夕的新一天里,一声婴孩啼哭的声音,响彻长宁王府。

“恭喜王爷,贺喜王爷,是个漂亮的小世子!”随着这声婴孩响亮的哭声落地,稳婆欢喜的抱住孩子,想要往司言的怀中送去。

只是,司言却是连看都没有看那孩子一眼,便俯下身去,吻了吻苏子衿的额角,眼中有热泪一闪而过。

他说:“子衿,今后……不生了罢。”

……

……

全剧(终)

------题外话------

全剧终,开始番外甜蜜蜜~你萌素不素没有看够?嘿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