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醋溜柿子腹黑篇/将军策:嫡女权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锦都中,有消息传出,听人说大皇子司天雄疯溃之症发作,自残而亡。这件事一出,整个锦都为之议论。其中当属大皇子及其府中宠妾的事情,闹得人尽皆知。

其中缘由,不疑有他,只因司天雄自残之后,他府中十一个宠妾,其中七八个是被司天雄误伤致死,而其余的,却是情深义重,紧跟着司天雄的脚步,殉情自刎。

热闹的议论声中,却没有人知道,所谓的殉情与误伤,不过是天子的一句话罢了,究其缘由,还是因着司天雄勾结蛮族的事情。

风声骤然,短短一日,便街知巷闻,就是长宁王府中,安稳的坐着月子的苏子衿也略有耳闻。

正午时候,苏子衿卧于美人榻上,身上盖着厚厚的锦被,炉火旺盛,昏昏睡去。

木门被推开的声音,低低响起。

司言动作极轻,缓步入内。见苏子衿闭着双眸,安稳熟睡,他下意识便上前,为她理了理被角,清冷的面容,浮现一抹暖色。

大约守着苏子衿一会儿,外头便有声响传来,司言蹙了蹙眉梢,抬眸看了眼身后,便悄然起身,很快退了出去。

“大公子,主子正在歇息。”青烟上前一步,说道:“若是大公子有事情,不妨晚些时候再来?”

苏墨闻言,拧着眉道:“喜乐姑娘是不是不在?”

昨日他与喜乐坦诚,喜乐虽是拒绝了他,但苏墨却是想着看能不能挽回一些,即便不能成为夫妻……至少朋友总归可以。

只是,他几乎找遍了整个长宁王府,无论是喜乐最爱的酒窖,还是树梢之上,都没有看见她的身影。

由此一来,苏墨心中顿时便是‘咯噔’一声,生怕喜乐不辞而别,从此天南地北,再难相见。

“原来大公子是找喜乐姑娘啊,”青烟恍然大悟,心下还奇怪,为何苏墨这般慌张:“喜乐姑娘好像昨夜便离开了,只留了一张纸条与我家主子,说是有些急事,要率先离开。”

要说喜乐的不辞而别,倒是让青烟有些无奈,这一个两个的,皆是喜欢如此行径,就好像百里奚一样,那日还尚且和苏子衿、喜乐聊着天儿,夜里时候便留了信函,说是百里家有十万火急的大事,不得已只好先行离去。

而百里奚的离开,间接便错过了苏子衿临盆,且堪堪好就是几个时辰的事情。到底说不清楚,究竟算不算没有缘分。

只是,相较于百里奚实属无奈的告别,喜乐明显是要逃之夭夭。这一点,苏墨立即便心中有数,深谙喜乐为人这般。

“她可有说去哪里?”苏墨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可一想到喜乐行踪飘忽不定,如是她不想见他,他便是找了天南地北,也委实很难碰着,毕竟这个世界,是如此的无边无垠!

“这个倒是没有说清楚。”青烟回忆着,好半晌才继续道:“只是,今儿个一早主子便有说过,喜乐姑娘左右是要去疆南的。”

苏子衿瞧见喜乐的纸条之后,倒也是极为诧异,毕竟白日里她方才答应喜乐明日将酿酒的方法与她,且两人还约好了一起酿酒……却是怎么也想不通,不过个把时辰的事情罢了,喜乐竟是连酿酒的方法也不要了,径直便舍了去,兀自悄然离开。

那时候青烟不解,便忍不住问了两句,而苏子衿的回答,则是说喜乐很可能前去疆南。至于她为何有这样的论断,青烟倒是想不明白。

“疆南?”苏墨喃喃自语着,忽然便想起苏子衿曾说喜乐要嫁给南洛的事情,心口顿时便是一疼,有苦涩的味道,自嘴角蔓延开来。

只是,就在这个时候,就见一道清贵的身影,缓缓出现,青烟抬眼,见是司言,便立即行了个礼。

司言微微颔首,随即将目光落在苏墨的脸上,寡淡道:“你欢喜她?”

一声欢喜落下,听得一旁的青烟有些吃惊不已,可她瞧着苏墨,见苏墨神色一滞,却没有丝毫驳斥的意思,青烟心里头,便立即有了想法。

司言口中的‘她’,无疑就是喜乐,毕竟刚刚她和苏墨谈论的,只是喜乐的事情。

那一头,苏墨闻言,却是没有反驳,只扯了扯嘴角,沉静道:“从哪里可以看出来?”

苏墨不明白,司言为何这样笃定,就是他自己,也是在几日前才想通,也不知是自己的反射弧太长,还是当真不适合情爱一事,莫名的,他就是连自己的欢喜之意,也如此迟钝的恍然反应。

“你看她的眼神……”司言薄唇微动,依旧面无表情道:“不一样。”

苏墨不知道,但是司言却看得清楚,早在烟京的时候,他便知道苏墨对喜乐心中有意,虽那股欢喜很是淡薄,几乎很难看出,但偶尔笑的时候,苏墨眼里全是喜乐,这样的情愫,在不加掩饰的情况下,很难骗得过其他人。

就好像他自己一样,从前不知自己欢喜苏子衿的时候,只知道自己时常注视着她,说不清缘由,但就是忍不住回去看着。

只是,他俨然比苏墨好上许多,至少他如今抱得美人归,而苏墨这二愣子的模样……可就很难说了。

心中这般一想,司言神色却是丝毫没有变化。

苏墨闻言,忍不住皱起眉梢,也不知在想着什么,脸上的情绪,有些怅然若失。

好半天,苏墨才叹了口气,幽幽道:“罢了!”

罢了?青烟有些不明白,什么罢了?是承认自己对喜乐的心悦,还是放弃对喜乐的欢喜?

就在青烟看不懂苏墨之际,却听司言忽地出声,漠然道:“你若是想要后悔一生,大哥打了这退堂鼓。”

冷冷淡淡的话,不含一丝温度,可落在苏墨的耳里,却有些令人心颤。

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该后退……毕竟没有喜乐,他的人生,还是可以继续。他是理智的,也是木讷的,知道求而不得不算太糟,毕竟比起求而不得,得之却失去才是最让人无法苟且存活。

所以,他若是就此收手,是不是就可以少疼一点?

“自然,你若是要打退堂鼓,也不是不可以。”司言冰冷的眸光,极其犀利,即便苏墨一言不发,他也好似完全看的清楚那般,只抿起薄唇,一字一顿道:“左右你将来随意找个女子成亲,她也找到心爱之人,便没有什么不行的。”

说这话的时候,司言漆黑如墨的凤眸,明暗不知,令人完全看不出,他此言何意。唯有苏墨明白,司言在戳他的心,在告诉他最深刻的现实。

人与人,其实委实奇妙,就好像苏墨,二十多年未曾有女子进入他的视线,更勿要说走进他的心。可就是在最莫名的情况下,喜乐出现了,就好像雨滴一般,无声无息的落在他的胸膛,融入鲜活的心脏之中,再无法剥离。

所以,即便是当下,苏墨也是知道,他大约……终其一生也无法忘掉那个姑娘,那个明媚笑着,黑衣娇小的姑娘。

司言说的不错,他今后要么不娶妻生子,要么便是娶自己不爱的女子……这一切,他都说不准。

“她和南洛定亲了。”苏墨垂下眸子,自嘲一笑:“比起南洛,我大概没有丝毫胜算。”

青梅竹马的感情,最是令人刻骨铭心!

青烟见此,不由道:“大公子,其实……”

正打算解释这件事的时候,青烟毫不设防的,便听司言打断她的话,凉凉道:“你也许是忘记了,子衿是我抢回来的。”

司言当初知道自己对苏子衿起了心思的时候,其实便已然开始谋划一切。所以,从一开始,他就知道,苏子衿只会是他一个人的,至始至终,没有怀疑,更没有打忍让的意思。

大约在他看来,除了他,没有任何人可以给苏子衿幸福,这世上,唯独只要他可以做到!

司言的话音一落地,苏墨便有些错愕抬眼,可见司言没有丝毫开玩笑的意思,他心中微微一顿,似乎有什么,渐渐崩塌。

下一刻,便见苏墨颔首,桃花眸子有坚毅之色浮现:“我会去将喜乐带回来的……多谢你,司言!”

若是美意司言的这一番话,苏墨想来依旧会迟钝下去,一直到某个时候,无法挽回一切……他才会明白什么是悔不当初!

“不必忙着离去。”司言没有回应那句感谢的话,只神色寡淡,冷冷道:“先向子衿学了酿酒的方法。”

分明的冷峻的一张脸容,可在那一瞬间,却仿若天人,看的青烟忍不住暗暗竖起大拇指,只佩服司言的冷静与算计……这样厉害的人,难怪乎主子会对他上心!

而苏墨闻言,显然也是略显错愕,只不过,司言的话到底没有出错,喜乐素来爱酒如命,若是能够用酒来‘诱惑’……必定事半功倍。

……

……

苏墨不多时,便离开了。等着他走了以后,司言才转身,回到了回到了屋内。

只是,等着他回去的时候,苏子衿已然起身,此时正半倚靠在窗边,神色倦怠且妖娆。

“饿了么?”司言见此,便上前去,低沉的嗓音缓缓而起,仿若浓郁醇香的陈年佳酿,自带一股令人微醺的韵味。

“怎么会,”苏子衿闻言,忍不住笑了起来,灼灼如桃夭一般的脸容,极致美艳:“我方才不过小憩一会儿罢了,睡之前吃了午膳,哪里会这样快就饿了?”

一边说,苏子衿一边伸出手,打算掀开身上盖着的锦被。

然而,不待她自己动手,便见司言倾身上前,大掌将她的素手焐住,轻声道;“要喝水吗?我来就好。”

这话一出,便是惹得苏子衿好一阵无奈,她红唇微微一动,便道:“阿言,你大概是将我当作猪来圈养了。”

如今她也算是恢复的不错,可司言却日日给她喂食,三不五时的令孤鹜出去买些吃食回来,趁着战王妃等人不在,便偷偷的带回与她。且日常时候,便是一步路,也不愿让她自己走着。

不过短短几日,苏子衿便私心里觉得,自己这般,大概过不了多久,身形就要走样了。

“你太瘦了。”司言闻言,却是一脸认真,回道:“猪圈没有这样好看的猪。”

说这话的时候,司言神色很是平淡,言语之间,却是丝毫没有开玩笑的意思。只一瞬间,便让苏子衿深觉好笑,忍不住嘴角上扬,神情愉悦。

要说司言这是在夸她,倒也不是那么回事,可要说他在损她,却俨然像是在夸赞……

嗔怪的看了眼司言,苏子衿抿嘴笑道:“你这般会撩拨女子,难怪乎方才给我大哥出主意,那么头头是道。”

方才她在里头,可是听得清清楚楚,尤其司言让苏墨学着酿酒这一招,便是苏子衿,也有些五体投地,毕竟喜乐爱酒,只要抓住她的口腹之欲,便相当于抓住了她的七寸,想来苏墨要拿下喜乐……指日可待。

司言闻言,染了风华的眉眼一挑,便倾身上前,双臂撑着窗台,将苏子衿圈在怀中:“你可知我为何给苏墨出主意?”

“为了什么?”苏子衿微微侧过脸,心下跳的骤快。即便两人有了孩子,但这般靠的太近,也实在是令人脸红心跳,尤其司言这样的举动,撩拨的太过厉害,便是苏子衿想要镇定,也有些力不从心。

“他们太烦了。”见苏子衿如此,司言凤眸幽深至极,有笑意一闪而过,快的令人无法捕捉:“这几日天天来探望你,我有些吃味了,子衿。”

说着,司言倾身上前,一把将苏子衿纳进怀中,整个人低下头去,轻轻将脸埋在她那优雅的颈窝之中,深深嗅了嗅她身上传来的那股令人心动的木樨清香。

温热的气息,一阵又一阵,喷洒在她的脖颈上,苏子衿微微红了面颊,推了推司言,嗫嚅道:“阿言,你怎的连大哥的醋也要吃?”

“嗯。”司言没有多说什么,只应了一声,随即就在苏子衿没有反应过来之际,他忽地伸出手,轻而易举的便捉住她的手腕,低低凑过薄唇,附耳道:“子衿,你只是我一个人的。”

一言落地,他立即便倾身而去,薄唇落在她的朱唇之上,极致温柔的便含住那诱人的唇瓣,轻轻吻了起来。

在司言这般突然的举动之下,苏子衿深觉猝不及防。只是,不待她深思,那灵巧的舌尖便立即撬开了她的贝齿,长驱直入。

暧昧的气息,一时间溢满屋子。

好半晌,司言才缓缓起身,深邃迷人的凤眸,含着一丝尚未熄灭的火光。只他依旧沉默着,什么也没有说,便转过身,为苏子衿倒了杯水,声音有些暗哑:“先喝些水,我去给你买些吃食。”

说着,他将手中的杯盏递到苏子衿的面前,微微凝着眉眼,等着苏子衿接过那杯盏。

瞧着司言那有些怪异的神色,苏子衿先是一愣,随即她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便下意识朝着底下看去……

“噗!”苏子衿忍不住笑起来,妩媚的脸容婉转而美妙:“阿言,你这是……怎么了?”

一边说着,她一边直勾勾的瞧着某处,眼底戏谑之意,极为明显。

司言闻言,不禁窘迫,然而这个时候,他早已被方才那个吻,撩拨的有些把持不住……于是,他倾身上前,吻了吻苏子衿的额头,才附上她的耳畔,清冷的嗓音,暗哑撩人:“等这阵子过了,我们再继续。”

所谓这阵子,自然就是苏子衿坐月子的时候,司言知道,坐月子对一个女子,有多么重要,所以在这段时间,他丝毫不会逾越半步。

可过了这阵子……一时间,苏子衿脸色红了起来,那不自然的模样,看的司言有些好笑。

轻轻含住那珠圆玉润的耳垂,在明显感觉到苏子衿微微一颤的时候,司言才勾起唇角,在苏子衿看不见的方向,露出淡淡笑意。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