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墨白篇(上)/将军策:嫡女权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出生在墨门,自小便是命定的钜子,一生顺遂,从未有过挫败。

相较于其他人,我其实并不知自己父母何人。就是整个墨门,也许只有师尊知道。

师尊抚育我成长,教习我机关,但凡作为墨门钜子该会的,我统统都必须掌握。

五岁时候,师尊曾为我算过一命,他说我命中注定有一劫难。我问他是何,他道:情劫。

情劫?

我那时懵懵懂懂,不知情为何物,只心中思量着,既是要我为情劫丧命,那么我便不沾染凡尘俗世好了。

也不知是我的想法被师尊看透,还是师尊本就是有这个意思,没过多久,我便被送进了寺院之内。

离开前,师尊同我说:墨白啊,你今后务必要护好自己,便是手段花样多一些,也好过白白被人坑害。

师尊素来最是疼宠我,尤其是师叔的事情发生以后,师尊便将墨门的所有希望,都寄托在了我的身上。

那时,我没有说话,只是重重的点了点头,自此在心中画上一条界限,从此隔绝万丈红尘。

在寺中,我度过尤为漫长的岁月,多年恍然而过。再回首的时候,我已然如松如竹,不再是从前那个毛头小子。

只是,我出了寺院,回到墨门的第九日,百里家的宗主夫人忽地找上门来,说是他家儿子被丢在战场之上磨砺,想着能不能从我这里求一道附身符。

百里家和墨门,其实算是千百年来的至交,就是师尊和百里宗主,也是极为要好。我自小识得百里家的人,比如宗主夫人口中的儿子,百里家的少主,百里奚。

然而,即便是识得,我也不得不对此觉得汗颜,毕竟我虽是在寺庙中度过多年,却不是什么得道高僧,那些在外头打的极响亮的名号,也都是别人自发要给我冠上,一切到底是与我没有丝毫干系。

如今她要我给她一道护身符,妄图庇佑什么……委实可笑至极。

心中虽那般想着,但面上,我却还是丝毫没有显露,有模有样的造了个所谓的护身符与她,便打发她离开了。

等到她走了以后,我才悄然出了墨门,寻着踪迹,来到了东篱。

东篱这个国度,可谓是连年征战,无休无止。我山顶之上,俯瞰着那些芸芸众生,眼底自然而然的就流露出怜悯的神色,可心中更多的,却是嗤笑。

为了不损毁自己的名声,我耐着性子寻找,想着看能不能从数十万人的两军阵营中,找到百里奚的身影。

显然,我大约是高估了自己,这密密麻麻的人群,莫说是看见一个记忆中不知变了还是没有变的少年,便是想要瞧见熟悉的面孔,也是极为困难。

无奈之下,我乔装打扮,入了军营。

第一眼,便可见高台之上,少年红衣张狂,戴着獠牙银制面具,透过那面具,我几乎可以看见一双孤傲而神采飞扬的眸子,只如此,便好看的让人心中颤栗。

“今日一战,我们必须拿下这座城池!”红袍微微一动,少年将军仰着头颅,气概如山,威武至极!

随着那声音落下,底下一众将士,齐齐回应热烈,场面一时间有些震人。

只不过,彼时的我,唯独匆匆看了眼那少年将军,便侧过脸,视线落在不远处小个子的少年身上……那灰头土脸的小子,不是百里家的少主,百里奚又是何人?

见百里奚安然无恙,我心中便顿时稳了几分,想着只要今后的时日,我派了人暗中保护,要让那护身符‘起作用’,并不是问题。

几乎没有多作停留,我立即便离开了东篱,回到了墨门。

离开之前,我安排了黔竹,暗中护着百里奚,也时不时的收到黔竹的消息,只言片语之间,除了一句百里奚安好,便皆是与容青有关。

可那时,我并不在意,即便是对百里奚,也丝毫没什么情谊。

百里家的宗主夫人,也就是百里奚的母亲,终归是因为担心百里奚,让宗主将其带回了百里家。听说在那之后,百里奚闹腾了许久,一哭二闹三上吊齐齐上阵,整的百里家头疼不已。

不过最后,百里奚还是没有如愿以偿,而是被他的父亲劝服,开始勤练武艺。

而我,也在之后的一年,走上了疆南国师这条道儿。

师尊曾说,但凡要成为墨门钜子,便必须在时间磨砺,这是最后的考核,只要扶持疆南的新皇上位,一切皆是无恙。

没有人知道,墨门最初,其实是在疆南衍生,并效忠于疆南。只是后来时移世易,墨门机关术法太过厉害,四国纷争不断,在经过几十年的血雨腥风之中,墨门退出了天下逐鹿这场战役,开始独立于人世之外。

也不知何时开始,为了履行最初的诺言,墨门开始将既定钜子送到疆南,作为国师暗中辅佐有才能的皇子登基为帝。只这件事,除了届时登基的皇帝之外,再无其他人知晓。

然,我怎么也没有料到,到了我这一代的时候,疆南也出现了特殊的情况,那就是疆南的皇帝,独宠一个儿子。

如此一来,我的责任不再是择优而辅佐,而是……教习太子,成为合格的储君!

我在疆南的几年,算是平静十足,只除了偶尔南洛会闹出些动静之外,其余的倒是无妨。

这期间,我一直谨记着师尊的话,不知为何,便成了历代中,墨门最假正经的钜子。只这些,我一概不管,唯独想着的,只是当年师尊算的那卦象……总觉得那一卦,实属出了错。

直到两年前,南洛犯了错事,我便打算将他带回地宫,好生惩戒一番。可到了那处的时候,发现有人擅闯地宫,不仅破坏了好些机关,而且还将地宫弄得乱七八糟。

那一刻,我心中的怒火,头一次如此旺盛,几乎遏制不住!

地宫乃历代钜子应要守护的地方,便是墨门的子弟,也不允许随意出入。我自小便被灌输一个念想,那就是誓死守护地宫。如今地宫成了这般模样,我心下便犹如养育多年的孩子被糟蹋了一般,满是愤怒。

只是,我怎么也没有料到,因为一次的因缘际会,我见到了命中的劫难。

初次见到苏子衿的时候,我心中没有丝毫动摇,唯独存着的想法,便是怒意,他们捣毁了地宫,还驯服了作为墨门钜子才有法子亲近的火麒麟,这让我……情何以堪?

于是,我想也没有想,便存了心思要杀了他们。

可到底,这世间世事难料。

再一次相遇,是在大景锦都,我看着司言抢亲,目送着苏子衿嫁给司言……那时候的我,当真对苏子衿,没有太大感触,唯独只是探究。

我不懂,为何这世上,会存着这样的一个女子,也不懂,苏子衿会不会露出别样的神色,至少像个寻常人。

只不过,这情爱,总在悄然之间,便生长起来。我不知道的是,在对苏子衿起了好奇之心的那一刻,其实已然有了一丝兴趣……或者说,我从未想过探究谁,唯独苏子衿,是我不知不觉便想要看清楚的。

我高估了自己的心性,低估了苏子衿在我心中的地位,一次又一次,我否认着,不愿去相信自己会沉迷女色。

可终归,我过不了自己这一关。

越是抗拒,越是无可自拔。即便那个女子从未正视过自己一眼,我也做不到。

于是,在司言征战的时候,我时时刻刻留意着她的举动,直到那一日,听说司言的骨灰被带回来,我心中竟是有那么一丝窃喜。

不顾刚受了天谴的的那损毁的身子,我毅然决然,远步万里,来到了她的面前。

她依旧楚楚美艳,依旧言笑不止,可身形却消瘦的厉害,看到她的那一刻,我心中的疼惜,无限的放大,那几乎令人窒息的感觉,终归让我缴械投降。

临别的时候,我想问她,若是没有了司言,她可否会多看我一眼?

即便心中早有了答案,我还是想拼力问上一句,哪怕没有答案,也无所谓。

可没有等我说完,她却回答了我……苏子衿啊,素来是那般聪慧,聪慧的令我有些无能为力。

我知道,在深陷其中的时候,我的情劫,便应运而生了,可我没得选择,更做不到不去理会,毕竟像我这样自私的人,心中若是住上一个灵魂,那么今生,便是无法摆脱。

所以,我不顾黔竹的劝导,独自一人入了荒漠之渊,将司言救了出来,可与此同时,我也知道,在下定决心的那一刻,我其实离死亡,已然很近……很近。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