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醋溜柿子大战心机儿子篇(上)/将军策:嫡女权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自从长宁王府里头有了小世子司南宴后,府内便极为热闹。但随着司南宴一天天长大,战王妃等人,却是愈发担忧起来。

不为其他,只为这孩子越是长大,便越是肖像司言,不仅容貌随了他八分,就是面无表情的模样,也和司言几乎一个模子刻出来,人人瞧着,都要说这孩子是司言的翻版,基本没有什么为之怀疑的。

可这一点,作为祖母和外祖母,乔乔和战王妃可谓是操碎了心。旁的孩子会说话的年纪,司南宴还不曾开口,便是这个年纪的孩子该咿咿呀呀学语的时候,他依旧是一直木着一张玉雪般的小脸,也不哭闹,也不被逗乐。可以说,多数时候,司南宴只是沉默着摆弄物什,丝毫不像一个周岁未满的孩子。

直到司南宴周岁的这一天,王府办了个盛大的宴席,在莫名之中,便让他开口说了人生中的第一句话。

那天一大早,苏宁和沈芳菲便来到了长宁王府,因着怀了数月的身子的缘故,沈芳菲扶着纤腰,便在苏宁的搀扶下,缓缓踏进了长宁王府。

而比起他们,战王夫妇则更是清早,便已然来到府中,帮衬着料理事宜。一看见苏宁和沈芳菲前来,战王妃便忍不住上前,慈爱道:“芳菲,你怎么这样早就来了?可得仔细些身子,莫要累着了。”

战王妃和沈芳菲这对婆媳,可谓相处融洽至极,她将沈芳菲看作是自己的女儿,一直以来都十分欢喜,故而如今沈芳菲怀了孩子,她更是见不得她受累。

“娘,你放心罢。”沈芳菲还未说话,便听苏宁笑嘻嘻道:“芳菲我会照顾好的,不会让她累着。”

“还笑!”战王妃瞪了眼苏宁,不赞同道:“芳菲现下身子已然六个月,你不好生让她多歇一会儿也就罢了,还这样早带着她来这处……”

虽说沈芳菲和苏子衿关系极为要好,可到底宴席之上热闹太多,很容易令人疲倦。再者说,相较于其他,苏子衿也显然更在意沈芳菲的身子骨。

“娘,是我想早些来。”沈芳菲见苏宁有些委屈的模样,心中深觉好笑:“他只是拗不过我罢了。”

这话,自然便是维护苏宁的意思,毕竟今日确实是沈芳菲自己想早些来的,呆在府中烦闷,还不如早早的来与苏子衿说些话。

战王妃闻言,不忍心说沈芳菲什么,只好瞧了眼苏宁,才慈爱的抚了抚沈芳菲的手,叮嘱道:“既是你要护着这小子,娘也不多说什么了,只是你现下让他扶你去屋里头坐坐,莫要累到了才是。”

说这话的时候,战王妃显然很是关怀,听得沈芳菲心里头温暖,笑着便应下了。

不多时,苏宁便带着沈芳菲,一路朝着长安阁而去。

一边走,苏宁却是一边叹气,嘟囔道:“娘子,你说是不是你才是娘和爹的孩子,我其实是私生子?”

自从沈芳菲过门,苏宁愈发的明白,自己的父母对待沈芳菲,可是比对他还要亲上几分。这一度让他怀疑,自己可能并不是战王府的血脉……

听着苏宁的话,沈芳菲噗嗤一笑,嗔怪道:“你这话倒是在怪我的意思了?怪我抢了爹娘的宠爱,让你平白失宠?”

虽是玩笑之意,可沈芳菲却是故作认真,那略带严肃的劲儿,可是令苏宁心中一跳,立即喊道:“娘子,我错了,我这不是嘴笨么?就是你不在,爹娘也是这样!所以还是你在的好。”

苏宁的表情,可谓极为生动,那一副小意的模样,逗得沈芳菲忍俊不禁。

两人成亲这些时日,苏宁可谓比从前还要宠溺着她,不过他也只是在家中如此乖顺,在外头,却依旧是锦都中的一霸,纨绔子弟中,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二哥羞羞,”就在这时一颗小小的脑袋自假山处探了出来:“二哥羞羞!”

一边说,那孩子一边做着手势,瞧着很是皮实。

“苏木!”苏宁恶狠狠瞪了眼那小家伙,作势要上前,道:“你这小子是皮痒了啊,连你家哥哥都敢笑话?”

面前这六七岁的小男童,黄发垂髫,华服贵气,不是木木,又是何人?

“嫂子!快救我!”一看苏宁当真要上前,苏木便赶紧跑着躲到沈芳菲的身后,寻求庇护道:“美丽的嫂子,快救救木木。”

说着,苏木犹如小猴儿一般,在沈芳菲看不到的地方,冲苏木办了个鬼脸。

“臭小子,你这是越长大,越发跳脱了!”这般顽皮的模样,看的苏宁心下越发痒痒,委实想拎起这臭小子,扒了他裤子,好生揍那么一顿:“今儿个哥哥就教教你,什么叫作天高地厚!”

话音一落地,苏宁便伸出手,想要揪住苏木。只是,他才堪堪伸手,便见沈芳菲一双如玉的小手,落在他的手背上。

下意识的,苏宁便抬眼,看向沈芳菲。就瞧着沈芳菲无奈,说道:“阿宁,你都二十多了,怎么要跟木木一个小孩子计较?”

苏木这孩子,可谓是大人眼中的有灵气,苏宁眼中的皮实,且这小子鬼主意许多,瞧着略微木讷的小模样,却是个机灵的家伙。

若是没有沈芳菲,苏宁自是要揍上一顿,只如今有了沈芳菲护着,他只好收回手,也不知是想到了什么,忽地一笑,叹气道:“哎呀,娘子说的是,是我太过急躁了。”

说着,苏宁看向苏木,桃花眸底闪过一抹坏笑,面上却瞧着有些怜悯:“我都忘记了,木木失去了小玖玖,如今可是没有小姑娘一起玩耍,想来正是因着如此,他才故意这般顽皮,想要惹人注目。”

话音落地,苏宁便将自己的视线落在木木的身上,果不其然,就见苏木闻言,立即瘪了嘴,眼底有伤心和惦念之色,明显浮现。

司南宴满月之后没几日,燕夙便带着玖玖,回了师门。而在这之前,苏木一直是和玖玖玩的极好,对待玖玖,更是用心至极。

人都说孩子健忘,可玖玖随着燕夙离去后,到了如今也已然有了一年,一年的时间,苏木不仅是时常记挂着玖玖,而且还每每他人提之,便有些感性起来,全然与素日里机灵古怪的样子,不太相同。

“阿宁!”沈芳菲瞪了苏宁一眼,随即安慰的摸了摸苏木的脑袋,笑着安慰道:“木木莫要难过,如今小南宴也有一周岁了,再过些时日,等他再长大些,就可以和你一同玩耍了。”

“嫂子,”苏木闻言,却是忽然瘪起嘴,眼底泪花儿浮动,嗫嚅道:“我不想和小外甥玩儿,他不跟我玩儿!”

一边说,苏木一边伸手擦了擦鼻子,抱住沈芳菲的大腿,用极为渴望的眼神,憧憬道:“嫂子,你快些生小宝宝罢,我想和小侄女玩,小侄女可爱。”

“哟,”苏宁听着,忍不住挑眉道:“木木,你是不是欺负小南宴,被司言抓住了?”

这般委屈巴巴的样子,且还如此排斥司南宴,莫不是当真被司言给揪住了?

一想到有这个可能,苏宁便深觉好笑,毕竟苏木自来很怕司言,若是能在司言手上吃些苦头,今后这小子也算是有人整治了。

只是,苏宁方一想到这般,就听苏木哼了一声,瞪眼道:“才没有,二哥胡说!”

叉了叉腰,苏木才继续道:“我才没有欺负小外甥,是小外甥不和我玩儿!”

对于司南宴,苏木委实搞不懂,一个小奶娃娃,竟是一点儿也不讨喜,整日里一副轻蔑的小模样,就是自己拿了最心爱的拨浪鼓与他玩,他也看都不看一眼,便扔到一旁。

这一来二去的,苏木不过六七岁的孩子,便有些伤心起来,且一想起当初有玖玖陪着玩闹的时候,他便愈发难过。

“哈哈!”苏宁闻言,忍不住嗤笑道:“木木,你这是多讨人不喜欢呢,竟是连小南宴也不爱与你玩耍……啧啧!”

“二哥讨厌鬼!”苏木瞪着圆鼓鼓的小眼睛,气恼道:“二哥若是可以逗得小外甥喜欢,我今后就给二哥当牛做马!”

一声当牛做马,听得苏宁笑的更欢起来。他自信满满的拍了拍胸脯,倒是当真认真起来:“有你哥哥出马,啥事儿办不成?”

说着,苏宁挑起眼睛,那嘚瑟的样子,看的苏木内心冷笑,他就不信,面瘫小外甥会吃二哥这一套,哼!

……

……

那一头,苏子衿正在屋子内哄着儿子玩闹,司言坐在凳子上,神色冷淡至极,尤其瞧着那在自己的娇妻面前,才有笑脸的儿子,心下更是鄙夷不已。

似乎是注意到司言,小家伙伸了伸手,朝着司言张开,咿咿呀呀的好像在说着什么。

只苏子衿看的出来,小南宴这是在让司言抱他。

突如其来的举动,不止是苏子衿诧异,就是司言也忍不住挑起眉眼,小南宴自生来,便不太喜欢和自己的父亲接触,但凡抱或者哄睡,只要司言一凑上前,他就一准一个不高兴,也不知是父子俩天生不对盘,还是性子太像的缘故。

而今日这忽然的亲热劲儿,倒是让人难以相信。

“要我抱?”司言勾唇,清冷的面容依旧瑰丽,只眼底掀起一丝令人看不懂的情绪。

这话一出,小南宴便嘟起小嘴,肉粉粉的小脸蛋,也不知是承认还是否定,看的一旁的苏子衿,好整以暇,想着拭目以待。

见小家伙没有反应,一副听不懂的模样,司言却是没有相信。他知道,这个孩子还不算愚蠢,极小的脑袋,却有着焉儿坏的心思,尤其是专门和他作对!

心中微微一顿,司言便一言不发,缓缓起身,朝着南宴的方向而去,仿若要去抱他。

只是,就在苏子衿也以为司言打算抱一抱儿子的时候,却不料,这厮一个转弯,径直将她打横抱了起来,看也不看眼巴巴坐在榻上的小南宴,便打算将苏子衿抱到屋外。

而与此同时,小南宴先是一愣,张着一张小嘴,表现出惊讶的神色,然而下一刻,就见他‘哇’的一声,忽地哭了起来。

一听儿子哭的厉害,苏子衿哪里还顾得了看这父子俩斗智斗勇?下意识的,她便拍了拍司言的臂膀,蹙眉道:“阿言,快放我下去,南宴都哭了!”

一边说,苏子衿一边转过脸,朝着榻上的小家伙看去。

就见这个时候,小家伙张着嘴,哇哇哭着,瞧着好不伤心。

“他没有哭。”司言冷冷看了眼那只出声,不落泪的司南宴,凤眸幽深而暗沉,显然很是嫌弃。

一听司言的话,小南宴便立即登了登小短腿,哇哇的朝着苏子衿的方向爬了过来。

小家伙的动作一起,苏子衿便顿时吓了一跳,生怕孩子掉下床榻。

这床榻虽是很大,但却没有丝毫防护的板子,依着小家伙的速度,想来再过几步,就要掉下去了。而这样的高度,虽说不会如何,但对娇嫩的孩子来说,可也算是有些惊人。

一见苏子衿心神都落在了司南宴的身上,司言便冰冷的瞟了眼依旧在乱爬的孩子,薄唇微启,漠然道:“放心,他不蠢。”

一声不蠢,俨然是对这小家伙耗尽了耐心。

苏子衿闻言,不由无奈起来,可瞧着儿子就要爬到床沿,司言还依旧抱着自己不放,她便忍不住唤道:“青茗!快进来!”

随着苏子衿的呼声落下,青茗很快便推开门,朝着里头走来。

这一次,她丝毫没有询问,便抬眼看到了床沿边即将落下的孩子,心中一惊,她便立即上前,将孩子抱了起来,好生安置在了里头的位置。

等到做完这一系列的动作,青茗才幽幽舒了口气,心中暗道,这已然是第三十七次,王爷和小世子在‘争宠’的过程中,起了矛盾,以至于她不得不从外头进来,及时救场。

刚开始的时候,青茗还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但现下……她几乎闭着眼睛,也能猜得到,为了什么。

“主子,二公子他们来了。”撇去心中的念头,青茗抬眼看向苏子衿,禀报道:“现下在外头求见。”

说着,青茗不着痕迹的看了眼身后的小南宴,见小家伙板着小脸,瞪着漆黑的眼珠子瞧着司言,心下便忍不住腹诽,这小世子……可不是成了精吗?如此小的年纪,演起戏来,一套一套……方才还凄凄惨惨的哭着,现下竟是木着一张可爱的小脸,不高兴的盯着自家的醋王爹爹!

……

……

------题外话------

现下小南宴还不会讲话,各种被老爹压制,乃们说小‘奴隶’会翻身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