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包子开口篇/将军策:嫡女权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多时,苏宁便扶着沈芳菲,身后跟着苏木,缓缓踏进了屋门。

而彼时,苏子衿正坐在床榻边沿,榻上有好些小孩子玩闹的物什,小南宴却坐在中央,玉雪般可爱的小脸上,寡淡到看不出一丝表情。

司言站在窗前,不着痕迹的看了眼苏木,见苏木小心翼翼的打量着小南宴,心下倒是有些意外。

方才他进屋的时候,苏木确实是在逗着司南宴玩,只是可惜,自家的儿子不上道,理都不理苏木一下,苏木自觉没趣了,便同苏子衿道一声,自个儿出去外头耍了。

“芳菲,”苏子衿从容笑道:“怎么今日这样早就来了?”

说着,苏子衿起身,上前扶了沈芳菲,两人便双双坐到了床边。

“府中太闷了。”沈芳菲笑道:“你知道的,怀孩子的时候,总归有些不自由。”

早些时候还算可以,只是越到后来,便是愈发的有些不适应,毕竟要注意的事情许多,整日里也不能太过动弹,适度的走动之余,还要切记劳累……如此繁琐,委实让沈芳菲心里头闷的发慌,好不容易出来,便迫不及待的趁早了。

“这倒也是。”苏子衿闻言,轻笑道:“只是,估摸着再过一两个月,你是要更闷的。”

再过一两个月,肚子愈发大起来的时候,走动都会不太方便,自然而然的,便会愈发烦闷。这也就是为何,先前在怀孩子的时候,越是到后期,苏子衿心中的惆怅便越是深沉。再加上司言的事情,她自然就有些多愁善感,心绪不定了。

“哎!”沈芳菲叹了一声,心中知道苏子衿所言非假,只好蹙了蹙眉,一脸认真道:“苏子衿,以后经常来陪陪我罢!”

一边说,沈芳菲一边露出笑容,好看的眉眼弯起一个弧度,瞧得一旁的苏宁,有些无奈。

他也整日里陪着她,可自家的小娇妻就是如此,一副嫌弃他的模样,反倒对苏子衿热络的不行。

“咳!”轻咳一声,苏宁道:“娘子,妹妹若是抽空,一定会去陪你的,你莫要忧心。”

说着,他看向床榻上安安静静的司南宴,笑眯眯道:“好久没见小家伙了,长得可真快!”

倾身上前,苏宁借着空着的位置,便打算伸手抱起司南宴。

只是,他堪堪一伸手,小家伙便是看都不看他,便转过身,将小屁股对准苏宁,不紧不慢的往后爬去。

一见小南宴这般躲避的行为,苏木便忍不住捂嘴偷笑起来,那一副坐等看笑话的样子,惹得苏宁好一阵气恼。

于是,他不死心的凑上前去,继续逗着小家伙,道:“小南宴,乖,给舅舅抱抱~”

说着,他从怀中取出一块玉珏,放到司南宴的面前,晃了晃,笑道:“这个给你玩,要不要?”

就见小家伙抬眼,看了下苏宁晃到他面前的玉珏,只一瞬间,便轻蔑的转过脑袋,理也不理苏宁。

“二哥好生没用!”苏木忍不住道:“小外甥不喜欢二哥!”

嘲讽的话一出口,顿时让苏宁更加气不过了,下一刻,便见他伸出手,稍稍拉了拉小家伙的小短腿,将小家伙的视线,吸引过来。

“小南宴,舅舅抱你去街上走走,好不好?”拍了拍自己的掌心,苏宁依旧一副笑眯眯的样子,瞧着极为温和:“来,舅舅带你去玩儿。”

随着苏宁的话音落地,司南宴却是木着小脸,如墨的眸子清澈一片,却意外的有些冷淡之意。

“不得了!”沈芳菲嗤笑道:“苏子衿,你儿子可是真的成精了啊!”

这轻蔑的神色,简直太过惊人,以至于沈芳菲完全不敢相信,这般成熟的表情,会是一个孩子露出来的。

苏子衿闻言,忍俊不禁道:“这性子,随了他爹!”

可不是随了司言么?早几个月的时候,苏子衿还觉得奇怪,毕竟一个小孩儿,话都不会说,哪里有什么‘心思’可言。可越是看着两父子斗智斗勇,她便越觉得,南宴这孩子,委实与众不同。

“除了模样……”司言在一旁,嫌弃道:“其他的都是怪异。”

言下之意,便是除了模样与他相似,其他的都与他无关,只是太过怪异罢了。

司言的话,苏宁自然听在眼底,只是一想起苏木还在一边儿虎视眈眈的等着看笑话,他便忍不住继续哄道:“小南宴,舅舅带你去骑马,带你去买好吃的,来,让舅舅抱抱。”

诱哄的语气,温和至极的脸容,可小家伙这一次,非但没有看他,反而一撅小屁股,忽地‘噗噗噗’,发出奇怪的声响。

“咦!”苏木惊悚的后退一步,捏着鼻子道:“拉粑粑了,小外甥拉粑粑了!”

苏子衿闻言,不由好笑,看了眼转脸就爬走的小家伙,心中无奈至极。

虽说现下没什么味儿,可这小家伙如此一副故意的模样,可是让苏宁尴尬万分的。

苏子衿才这般想着,那一头,沈芳菲便乐不可支,抿嘴笑了起来,暗道苏子衿和司言的儿子,岂止是成精了?这明显是要成仙的节奏啊!

在场一众人皆是笑语不断,唯独司言不动声色,看也不看那作怪的小鬼头,兀自冷冷站在窗边。

而那一头,苏宁愣在原地,瞧着司南宴那‘冷漠’的小背影,心中不禁腹诽,这生儿子可是件不好的事情啊,但愿芳菲怀的,是闺女!

……

……

片刻时候,苏子衿给司南宴换了小红袄子,二月的天气,很是寒凉。

一大家子来到大堂,宴席上很快便热闹起来。

大致招待了一会儿,苏子衿便抱着司南宴,入了屋内。

彼时,屋子里的案几已然置在榻上,周围一众执笔玉珏,各式各样,瞧着有些繁杂。

依着战王妃说的,苏子衿便将小家伙放置在了榻上,让他就这一切的物什,抓周。

只是,好半晌,小南宴都没有动弹,他一副百无聊赖的模样,看也不看周身‘有趣’的东西,只直勾勾的盯着苏子衿,眼含渴望。

这样的画面,司言自然看在眼底。漆黑的凤眸划过一抹挑衅,他漠然上前,一把搂住苏子衿的肩膀,将她拉进自己的怀中。

小家伙一看,立即便瘪了瘪小嘴,显然不太高兴。

乔乔见着,便忍不住哄道:“南宴乖,先抓个喜欢的物什,等待会儿祖母让你娘亲抱你。”

一边说着,乔乔一边慈爱的摸了摸司南宴的难带,神色之间极为温柔。

只不过,小家伙闻言,却是不为所动,就见他瞧着苏子衿,眼睛一眨不眨。

“宴儿,”苏子衿无奈,只好安抚道:“先抓周,其余的事情,待会儿再说。”

一大家子都在等着,苏子衿虽温柔,却也不是溺爱孩子的。

然而,她的话音才落地,司南宴便摇了摇头,呀呀啊的说着什么,白嫩嫩的小胖胳膊伸出,显然是要苏子衿抱。

司言见此,却是挑起眉眼,凉凉道:“小哑巴!”

一声小哑巴,听到战王爷和司羽两人面面相觑,皆是双双摇头,暗道司言这性子,可谓怪异十足,连自个的亲儿子,也丝毫看不上眼。

而相较于男人的无言以对,显然乔乔和战王妃要见怪不怪。这两人时常都是在看着司言和小家伙争宠,故而对此倒是看惯了的。

而沈芳菲和苏宁两夫妻,则对此深觉好笑,两人皆是抿着嘴,但笑不语。

似乎是司言这般不给面子的冷笑激怒了小家伙,就见他泪眼朦胧,挥舞着小胳膊,出声道:“泡泡!泡泡!”

“哎呦!”司羽率先诧异出声,惊道:“这小子终于会说话了?”

“泡抱!”那一头,小南宴还在蹬着小腿,呀呀的张着嘴,喊道:“抱抱!抱抱!”

小小的奶音,伴随着不清的口齿,听得苏子衿整个人笑了起来,眉眼在那一瞬间,也跟着艳绝且灼灼,宛若桃李,令人心动。

只是,没等司言温香软玉的多抱一会儿,便觉怀中一凉,下一刻,便见苏子衿走上前去,无奈的将儿子抱了起来,红唇落在玉雪娇弱的小脸上,温柔的给予一吻。

司言皱起眉梢,凤眸立即便冷却下来,可那一头,小家伙咯咯的忽然笑起来,圆鼓鼓的眼睛却落在司言的身上,那含着得胜的骄人之色,令司言心中愈发不耐起来,也不知在想着什么,神色很是不愉。

……

……

------题外话------

司南宴(傲娇脸):本小世子要开口了,爹爹再也不能欺负我了!娘亲是我一个人的,哼!

司言(面无表情):智障儿童欢乐多。

司南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