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喜与安安(39)/术女有毒:将军,请自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门外丫头再次敲门,“杜大总管,大总管夫人,老爷夫人还有少爷少夫人,刚刚派人过来传话,说让两位用过午膳后,去请安就好。”

杜喜乐得嘴都咧到后脑勺了,高声道:“知道了,下去吧。”

“安安,咱们去用早膳。”

他拥着安安,两人走向桌旁。

杜喜让安安坐下,他则坐在她的右手边。

他拿起桌上的碗准备剩粥,安安忙抢着要自己来。

“安安,你记得,你是我的媳妇儿,我侍候自己媳妇儿,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杜喜按住安安不让她起身。

他盛了两碗,却都放在自己面前。

安安不明白地看着他。

杜喜从小勺从碗里舀起一勺,放到唇边吹吹,然后试试温度,递到安安嘴边,“安安,今天我喂你。”

安安脸红红的不肯。

杜喜眼珠一转,“安安是想我用嘴喂你吗?”

安安脸更红了,生怕他真的硬来,不敢看他,乖乖张嘴吃了。

杜喜又舀起一勺,这次却是自己吃了。

“杜喜大人…”安安想说这是她刚刚吃过的勺子。

“叫我相公,或者阿喜哥!”杜喜纠正。

好像哪种称呼都挺羞人的,安安耳朵发烫,想了想,决定叫阿喜哥,“阿喜哥,我自己来吃。”

杜喜听得心头荡漾,沙哑着声音,“安安,咱们互相喂可好?或者用别的方式喂也可以!”

“杜喜大人!”安安一急之下,用回原来的称呼。

“安安!”杜喜突然用回一本正经的语调,只是说的话,却不那么正经,“咱们定个规矩,以后你要是喊错一次,我就亲你一次,喊对了,就暂且放过你。”

安安扁嘴不依,“杜喜大人…”

她话还没说完,突然后脑勺上多了一只手,整个头被迫向右转,然后霸道的唇快速含住她。

“呜呜…”安安抗议,抗议的后果是,那舌飞速钻进去,在里面狂野扫荡。

安安的气息很快被夺走,整个人无力软下来,任那火热的舌狠狠地纠缠她。

片刻后,杜喜停下来,唇只离开她寸许,两人大口地喘着气,将对方的气息深深吸入肺腑。

安安双脸酡红,眼里水蒙蒙一片,像喝醉了一般。

“安安,你刚刚喊错了。”杜喜的双眸锁着她的眼,气息侵略着她的唇,声音暗哑地诱惑她,“再喊一次。”

安安的鼻息间全是他的味道,她不敢拒绝,怕他再来一次,到时候,只怕自己会窒息而亡。

“阿喜哥。”娇软的声音如呢喃,柔嫩中带着一丝沙哑,杜喜心头一荡,浑身一紧,差点要把持不住。

他幽暗的眼神,吓了安安一跳,她已经明白,那样的眼神代表着什么意思。

“阿喜哥,安安饿了。”安安可怜兮兮地道。

那样乞求的神情,更是让杜喜差点失控。

他强迫自己放开她,意味深长地道:“我也饿了,饿了好久,你什么时候才能让我吃饱?”

安安这个时候,还不明白他所谓的饿,是什么意思,双眸疑惑地看着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