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篇:黎姝(13)/术女有毒:将军,请自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一脸的倔强与不屈,明白告诉他,绝不可能!

西烈墨的脸冷下来,“阿姝,这可由不得你!两家早已定下婚约!”

黎姝冷冷道:“西总,现在是二十一世纪!我不嫁,难道我爸爸妈妈还拿刀逼着我跟你结婚不成?”

男人狠狠盯着她,黎姝毫不退让,忽然,他俯身在她唇上狠狠咬了一口,阴鸷的双眸带着寒气,“是吗?那就拭目以待!”

黎姝呼痛,趁着男人离开的时候,迅速抬头,狠狠咬上他的唇。

嘴里,立刻有了血腥味。

西烈墨没料到她会反击,阴沉的俊容上,微愣后露出浅笑,“这是阿姝第一次主动吻我,我会好好记住的。”

笑的时候,扯动唇上伤口,他却丝毫不觉得痛。

黎姝冲他毫不淑女地翻个大白眼,用力推开他坐起身,身后,传来密密麻麻的笑,回头,男人一只手撑在床上,一脸春风荡漾。

被咬了还能笑成这样,八成是有病!

黎姝也不理他,径直推开门,下了楼。

西烈墨躺在她床上,听到底下黎母问:“阿姝,阿墨呢?他不是上去喊你了吗?”

“嗯,去洗手间了吧。”黎姝淡定地撒着谎。

黎母哦了一声,“你爸爸还有五分钟就到了,你来帮我端菜。”

接着是两人去往厨房的脚步声。

西烈墨深深嗅着床上独属于黎姝的香气,手指摩挲着床上丝滑的床单,真想一直躺在上面不起来。

这时底下响起黎姝的低语,“张妈,等会帮我将房间里床单枕套被子全换了。”

“知道了,小姐。”张妈应下了,心里却小声嘀咕,昨天才换过的。

西烈墨忍不住气笑了,人家这是嫌弃他碰过!

小丫头片子,敢嫌弃他?

西烈墨嘴角勾起一抹邪笑,从床上懒洋洋地坐起身后,下床来到衣橱旁,打开最下面的抽屉。

听说,那里面一般会放着女孩子的贴身之物。

西烈墨正一样一样欣赏得入神,底下传来汽车熄火的声音,看来是黎伯父回来了。

他随手拿了一个小件塞到裤兜里,施施然下了楼。

正走向门口迎接黎父的黎母看到从楼上走下来的西烈墨,随口道:“阿墨,快下来吃饭。”

“知道了,伯母。”西烈墨眼角余光看到后面的黎姝,眸光一闪,“刚刚去洗手间了,让伯母久等了!”

黎母连忙摆手,“没事没事,时间正好。”

黎姝忍不住瞪了站在楼梯口,居高临下的男人一眼,却见他双手插在兜里,双眉微挑,用一种深沉莫测,又带着邪肆的眼神看着她。

唇上的伤口,一目了然。

黎姝心里突然有种不安的预感。

她扭过头,随着黎母走到门口。

今天回来的不只有黎父,还有好几日未见的黎渊。

神情比上次黎姝见他,要憔悴许多。

黎母心疼道:“阿渊,公司重要,身体也要顾及,瞧你都瘦成啥样了?”

她摸摸黎渊的脸,“从今天开始,必须晚晚回家吃饭,好好补补,否则我直接杀到公司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