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承业帝的皇子公主们2/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母亲,我明天能不能,再去看看父王?”小奶娃跟着母亲来到了矮榻边,吭哧吭哧地爬上去。

“去吧去吧,他长的还不错,你会喜欢的。”大美人帮了她一把,接住她扑来的小身子。

“那母亲,你喜欢吗?”

“嗯,挺喜欢的,他笑起来还有酒窝呢,眼睛也会弯起来,很好看,跟宝宝很像。”

“那要把所有石头,都戴上,白白说,我暴发户的样子最好看。”小孩点点大的肉手比了个大大的圆。

“好好好,明天把你的十个大盒子珠宝都用上,小暴发户。”

小奶娃下了地就跑过去抱来一个盒子打开,里面全是东珠玛瑙什么的。

简直闪瞎承业帝的眼,他的私库里都还没有这些东西。

“母亲,我把这些,送给父王好不好?”

大美人叹口气:“好,宝宝做主就好了,要是不够了母亲再写信去跟你外公家要,反正他们现在巴着送东西给我们。”

“嗯,那我再拿一盒,白白说,外公把母亲,卖到皇宫的,多要点才不亏,白白说,他也去要过很多次,不过我跟他要,他说他都给父王了,嗯,父王也很穷的,都没钱回来了,我就给了白白好多盒,让他捎给父王,父王缺钱,我多给他一些好,不好?”小奶娃一口气说了这么长的话,有点累,把小脑袋放到大美人胸口蹭了蹭找个好位置歇会儿。

大美人无力地靠在矮几上:“好,宝宝的东西宝宝做主,你父王是挺穷的,刚打完仗还不好征税,又不敢直接抢有钱人的。”

“那母亲,外公家,会不会,被我要穷了?”

“不会不会,你外公家在乾城,不属于我们大贺,他们国家没打仗,白白要钱肯定也给他们好处了,现在你父王又大胜了他们肯定有更多好处,才不会穷。”

“哦,那母亲再去要吧,我把这些,都给父王,他一高兴,肯定让我抱大腿了。”

“嗯,母亲那还有十几盒你都拿过去吧,不打仗了白白也不能去要钱了,去了还不知道要有什么不公平合约,你父王他还一回来就得罪四大家族,哪里还能搞到钱”

承业帝心里顿时酸了,这母女的私房可是比他整个国库还多了,都说娴妃娘家有钱,把女儿卖进皇宫还发战争财,换的如今在大贺的通商权,可是也不带这么有钱的。

“母亲。”小奶娃歪着头似乎思考了很多,“白白说,宝宝最好,有个弟弟,那样就没人,敢欺负母亲和宝宝了,母亲,你什么时候,有弟弟啊?”

大美人挥挥手,惬意地趴到软枕上:“听白白乱说,现在不也没人欺负我们么,宝宝你不懂,如果你不是女孩你可能都长不大的,母亲怀你可是求了几个月菩萨让你是女孩的,母亲喜欢宝宝是女孩。你白白那是看不得母亲清闲,想撺掇你母亲作死呢。”

“哦~这样啊,白白太坏了,亏我大前天,还送了他一盒石头呢。我明天抱了父王大腿,就让父王跟他要回来。”

“嗯,哎?咳咳,宝宝你看,白白一个人养那么多人也不容易,你大方点别要了。”

大美人又坐起来宝宝:“你今天被打的地方还疼吗?”

小奶娃摇头:“不疼了,母亲忘了宝宝里面,都有穿天蚕衣的吗?白白说,刀枪不入,大姐姐的巴掌,不疼。”

大美人皱眉,有点气恼:“宝宝,要不以后我们就不跟她们玩了?”

“可是母亲说,宝宝多和她们玩,她们总有一天,会对宝宝好的,白白也说,多和她们玩,大姐姐她们的母亲,就会知道,母亲有多笨,就会多,喜欢母亲一点,就不,欺负母亲了。”

大美人无奈地叹口气,摸摸小奶娃的脸:“你白白骂我呢,你都不知道,都是你拉低了我的形象。”

小奶娃打个哈欠,大美人就抱起她哄哄,小奶娃乖乖闭上眼,大美人到底露出了母亲的温柔,轻轻的亲了小奶娃一下,缓缓地拍着,幸福的像是拥有了全世界。

承业帝心里有点不舒服,弄不清是哪里,他的女人女儿被人欺负了,重点是他的女儿一口一个白白竟然是丞相,是他的眼中钉,甚至他出征在外,那些朝里源源不断的供给,并不是他的那些大臣们团结一致来的,可能是丞相低声下气讨来的,还有可能是他的小女儿送的。

承业帝气恼:真是,让人讨厌啊,丞相你是怎么做到既顶着压力镇着这些牛鬼蛇神还能腾出手弄军需,你让孤怎么对你下手呢?

——

徐公公跟着承业帝又悄悄离开了,默默跟着不敢出声,他不知道承业帝进去以后的事,所以这会儿也不知道怎么宽慰。

承业帝找了一壶酒就那么没形象地往池塘边一坐,徐公公不敢劝,就那么陪着。

承业帝喝了一会儿,有点醉了,跟徐公公说:“你信不信明儿个早朝,下面就有人跟孤要钱了?什么百废待兴,国库空虚,嘁,孤打仗哪里动的到他们的钱,孤记得当年出征,除了丞相,没人支持,要不是后来请了覃落,有了俞魁,孤大概都回不来了,你说,白遇既没有加税又没有抄谁家的,哪里就能给孤拿出那么多钱来?哼哼,孤知道,他只能卖官售爵,只能答应各种不平等条约,只能低头求人,孤讨厌他不是一天两天,不是一年两年,可是这么多年,三年前除了他,孤竟不信任何人了,现如今便是想要整他也是下不得手了。他再是不讨喜,也为孤为大贺做的太多了,比孤多,真的,比孤多多了,他们白家对大贺都做了太多了,甚至都不敢多生个孩子,世代单传,家训便是忠君爱国,绝不结党营私,多亏啊,孤决定了,非得让他白遇生上十个八个,明儿个就给他赐婚。”

公公不出声,默默看承业帝发疯,反正他是知道的,丞相一定驳回,皇帝还不敢不准,这么些年他也看明白了,承业帝不爽丞相,但也不敢甚至舍不得得罪丞相,偶尔找找茬逗逗乐子可以,真的动手脚那是不可能的,包括别人也别想对丞相动,即使弹劾折子堆了一屋高,皇帝也不过冬天拿出来一边看一边扔火盆里取暖,完了不过瘾还给丞相送一车当柴火。

都说帝王无情,飞鸟尽,良弓藏,其实不过是良弓不知进退,帝王太过多疑,这位他伺候了十几年的皇帝至少是个明君,丞相也是懂分寸的,既没在皇帝出征期间拉帮结派,也没在皇帝回来后邀功,甚至都没说曾经有多少人刺杀他,一切好像都是本分的事,天下人也都以为是本分的,其中的艰辛怕是除了本人谁也不能懂得。皇帝又怎么会不明白,从小到大的情谊,彼此性情比对方自己还了解,一个动作一个表情就知道是什么意思,朝堂真没了丞相,大概承业帝就会没了左右手。

承业帝醉晕晕地爬起来,徐公公故意扶着他往娴妃宫殿跑,进了门就把里面人赶出去还把门关了。

承业帝拉开红帐,便看到一个大美人抱着一个小奶娃睡得香香的,心里一下子酸了,他都三年没睡过好觉了,她们天天睡,看看,小奶娃还流口水了,大美人肚兜都蹭乱了也不知道。

承业帝脱了衣服,就躺在外面认真看那两个人,大美人真是美啊,不比四大美人差啊,怎么他会没印象?

小奶娃真是粉雕玉琢,鼻子和他老像了,做梦笑起来也有酒窝,好像咬一口。

承业帝伸手把两个人都抱进怀里,嗯,舒服,大美人和小奶娃都是软软的,香香的,大美人睡得不舒服了,松了小奶娃转过身抱着他睡,小奶娃捞着他的一只手抱在怀里睡。

承业帝心里舒坦了,闭上眼舒舒服服地睡了。

第二天天还没亮,承业帝就习惯性地睁开眼,准备上朝,可是不对劲,低头一看,大美人缩在自己怀里睡得昏天黑地,自己一只手还无意识地伸进人家肚兜里去了,脚边还有个小奶娃抱着自个小腿睡得口水横流。

心里又跟猫挠似的了,小心地把小奶娃抱过来,真是软啊,小奶娃觉得有人打扰睡觉了,撇撇嘴,翻个身搂着他脖子又睡着了。大美人也觉得难受,伸伸腿巴到他的身上,抓着他的领口又睡了。

承业帝都不敢动了,低头轻轻亲了小奶娃一口,又亲了大美人头发一下,觉得整个人都圆满了。

大美人醒过来的时候已经被承业帝压在身子底下了,整个人都不好了:“你,你干嘛?宝宝呢?”

承业帝才不管她,他可是都三年多没有女人了,军营里一眼看去都是男人,他没有龙阳之好,军妓他又不要碰,找个良家子又怕动摇军心,所以啊,生生当了三年和尚。

大美人很快就没时间管宝宝了,感觉自己都会被搞到没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