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承业帝的朝堂/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今天上朝晚了点,但大家都表示理解,其实不算晚,主要是以前承业帝习惯早那么一会儿到以显示自己励精图治,搞得大臣们只能来的更早,今天难得承业帝准时了一会,反就显得比往常晚了。

承业帝觉得大家很懂事,本来决定明年给大家加薪,可是偏偏还是有人提了:“陛下,国库空虚,百废待兴…。”

徐公公默默低头,画面太惨烈他不敢看。

丞相没出声,毕竟是事实。

承业帝敲了会龙椅,突然:“那怎么孤昨儿个看到还有人上奏要孤采选美人?难不成国库空虚,地方还很有钱?”

立马有几个人跪下:“陛下,后宫已经五年未进新人,不利于国阼。”

“难不成孤的四个皇儿,六位公主在你们眼里都不是人?”

这话严重了,下面立马哭起来,表衷心,其他站着的人都是大气不敢出。

承业帝被哭的脑袋疼,一拍桌子:“混帐!堂堂七尺男儿说哭就哭,想我大贺阵前铮铮男儿没了手脚也没见掉一滴泪,你们都不如一个小卒,孤要你们站在这里干什么?来人,送几位大人去军中好好历练,什么时候像个男人了再说。”

很快人被拖走,其他人都不敢说话了,承业帝觉得自己太严厉了,就笑了下,发现大家更是发抖了,真是够了!

“诸位爱卿觉得国库空虚如何解决?”承业帝又开始敲桌子。

没人搭话。

承业帝从桌上抽出一本帐册:“孤让人统计了一下各位爱卿三年来对大贺经济的贡献,啧,结果真是,让孤吃惊呐,这个五两十两各位是怎么敢拿出手的?”

不少人已经面白如纸,冷汗直流了。

“丞相,你看呢?”

“以臣之见,便让尚未尽全心力的大人们再继续尽。”白遇一身青色锦衣,冷漠如雪。

“如此也罢,孤看看这回爱卿们如何为我大贺作贡献的,行了,今儿个到这,天师,哦,新任太师,由你主持今年科举,记得多挑点懂事聪明的。”

覃落淡泊地应下:“喏”

——

承业帝下了朝还想回温柔乡,那个大美人昏过去估计现在快醒了,可是刚到后宫,他的四个皇儿五个公主就堵上来,开口就是:“父王息怒,饶了母妃吧”

好的,兴致又没了。

“母妃?孤记得你们的母亲不是妃了。众皇儿公主还是回去好好学学规矩,学好了孤自会考虑减轻你们母亲的罪过。”承业帝很不高兴,真是不乖,本来只是禁足半月,她们找人跪那逼他收回旨意,现在还让孩子来求情,他还没追究他不在时她们做的那些事呢。

徐公公看承业帝走了,只能安慰金枝玉叶们:“各位皇子公主,陛下有分寸,不会太为难你们母亲,还是回去好好学习…”

“要你这个狗奴才教训”大皇子大喝,“母妃说你就知道帮娴美人那个贱人,肯定是你在父王面前说我母妃坏话!”

刚发现徐公公不见的承业帝觉得自己一个人去大美人那不好意思,于是不耐烦地回头叫人,刚走近便听到这段话,眉角狠狠一跳,这徐公公可是他的母后先皇后亲自调教给他的,跟了他十几年,护了他不只一次两次,更是为他做了不少阴暗事,还当他的树洞,他可是除了丞相外为他做的最多的人,而且也没听说徐公公在宫里作威作福,连个干儿子都没有,连他自己都没怎么说过重话,哪里就轮到一个乳臭未干的臭小子说了?

“来人,大皇子无礼,禁足一月。”承业帝带着徐公公走了,大皇子傻了,其他人也吓到了。

到了娴妃那,果然那个大美女还没醒,宫人也不敢叫醒她,任她睡得乱七八糟。

小奶娃倒是起来了,穿戴的,真是,珠光宝气,浑身上下都是亮闪闪的。此时正扒在大美人床边,估计在纠结母亲怎么还没起来。

有人喊“陛下到——”,大美人动都没动,小奶娃很激动,承业帝有点小心翼翼地看着扑过来就抱着他腿不放的小人儿,看她一个劲蹭自己大腿。

“父王。”奶声奶气的声音,“我以后抱你大腿好不好?母亲说你的大腿最粗。”

孩子,你说出来真的好吗?

“哦,可以。”承业帝蹲下来摸摸她的小脑袋,不小心摸到一把蓝宝石。

小奶娃仔细看了看高高的父王,天然有着亲近的感觉,伸出胖胖小手,拉着他到床边:“父王,母亲今天多睡了两个沙漏了,以前她都比宝宝先起的,你帮宝宝叫她吧,上回她也睡了好久,白白说,要是叫不醒,宝宝就没有母亲了,所以一定要叫醒的。”

承业帝心都化了,把她抱在怀里:“好,父王帮你叫。”

承业帝捏了捏大美人的脸顺便揩油。

大美人蹭了蹭他的手嘀咕:“宝宝,不闹,母亲再睡一会会,不会睡不醒的。”

承业帝心又要化了,怎么大美人也这么萌啊。

“宝宝啊你先去吃点东西,父王给你叫你母妃啊,乖,晚上还有家宴,你去打扮打扮。”

小奶娃在思考自己打扮还不够好看?于是又抱了床头一个盒子让侍女给自己加上,侍女脸都绿了,再加一盒子真的不重么?这样暴发户真的不会拉仇恨么?虽然她已经拉了很多仇恨。

承业帝看小奶娃走了,又让宫人下去,仔仔细细地观察起大美人,身段真是好,脸蛋也真是好,怎么就是记不得了呢?而且,这么漂亮,那四个女人就没下手?难道是她们良心发现特地给他留了一个美人?

大美人又被人骚扰得不得安身了,微微睁开眼,看见承业帝色迷迷地摸摸这摸摸那地吃豆腐,大美人拍拍承业帝脸,嘀咕:“这回怎么这么真了?还能真摸到。”然后就伸手搂着他不放,小声说,“回来吧,快回来吧,我快撑不住了,宝宝我没保护好,你不要嫌弃她好不好,她很乖,你快回来吧。”

承业帝鼻子酸酸的,大约这么多女人就她一个这般念着他了,做梦都是他。

“嗯,回来了回来了。”承业帝轻轻拍拍美人。

等大美人终于再次清醒发现这不是梦时,承业帝已经又把人压在身子底下了。

——

晚上家宴,承业帝坐在中间上首,新鲜出炉的娴妃没精打采地坐在他下首第一张桌子,满身珠宝的小奶娃在努力地砸开坚果吃,再往下是新鲜出炉的四大嫔,对面做,身边跟着各自的皇子公主坐的端端正正。

说是家宴,不过皇帝还是叫了丞相元帅太师,四大美人的家族领头人并且在朝任重要职位的大臣一起参加,整个大殿还是坐的满满当当。

承业帝抬头一看,哟,这大半席位都被四大美人家族的人坐满了,娴妃家竟是一个人都没来,大约离得太远了。

大家还没开吃,但小奶娃饿了,承业帝就批准她先吃,如今大家刚寒暄完等开饭,使得大殿安静,就听见小奶娃“咯吱咯吱”吃东西的声音,众人齐齐看去,多是鄙视目光。

承业帝不喜,我女儿吃东西要你们管?看什么看,自己家吃东西就是吃得香怎么了?

带着面纱偷偷打哈欠打到一半的娴妃见大家都看过来,连忙坐端正,目不斜视,好似没听到旁边女儿吃饭声音。

承业帝看她装模作样,终于知道她是怎么活下来的了,大约找个什么莫须有理由长年带着面纱,使得极少有人看过她的容貌,还不断地装傻,又生了个真傻的女儿,更加没人注意她了。

小奶娃吃的差不多了,抬起头朝一直看她最热烈地前太师灿烂一笑:“你要吃吗?我赏给你一盘好不好?”

前太师一口血差点吐出来。承业帝暗自点头,果然是我女儿,有皇家风范,不过,前太师年纪大了,似乎不这么认为,算了,不跟老人计较,于是说:“宝宝,陈大人年纪大了,牙不好,吃不得你吃的,你继续磨你的牙,不用管他。”

小奶娃同情起前太师,但作为公主,母亲说要有范,所谓范就是不随便同情人不随便得罪人:“那便罢了,估计肉也吃不了,父王就赏他点汤水吧,母亲说浪费粮食不好,让儿臣帮他吃他桌上的吧。”

承业帝一想,的确,老人哪里吃的了什么,还是汤水好点:“宝宝果然想的周到,不愧是孤的公主,来人,就按公主吩咐的吧”

很多人都变了脸色,刀子眼直飞小奶娃,但得了一桌子好吃东西的小奶娃看不到,她母亲欲哭无泪的埋怨也看不到。

你知不知道,这真的很拉仇恨,宝宝,你确定你已经抱住你父王大腿了吗?你确定你父王大腿粗的过那四大家族合伙起来的大腿吗?

前太师看到面前几碗汤水时直接一翻眼晕过去了。

承业帝震惊了,前太师的身体竟然这般不好了他还不知道,他是不是太不体恤臣子了?

“来人呐,传御医,陈大人身体这般怎的还能让他操劳,丞相,陈大人如今任何职?所主事务可还繁忙,还是找人…”

承业帝没说完,前太师就悠悠醒了:“陛下,臣没事,还能为陛下分忧。”

“此话当真?”承业帝真的不信。

前太师都要去找弓箭表明自己老当益壮了承业帝才相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