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父女谈心/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承业帝抱着乖乖趴在他肩上的小奶娃在月光下慢慢走着:“宝宝啊,你的大名叫什么?”

“郝连宝珠,不过除了母亲,父王,和白白叫我宝宝,其他人都叫我傻宝。”

承业帝微微笑开,酒窝时隐时现,年轻而沾满沙场风尘的脸上全是宠溺:“嗯,是挺傻,那么多的石头就全拿出来了,你母亲也是,明知道也许宠爱都是骗她的,还是都拿出来了。”

小奶娃咬咬手指头盯着自己好看的父王看了好久,然后觉得真不比白白差,满意地又搂紧父王脖子,奶腔奶气地重复大人的话:“宝宝啊,只要你父王能好好回来,母亲就把石头都给父王,不哄你哦,唉,你家白白,一国丞相,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低声下气跟人要钱样子太难看了,你父王是一国之主,可是低不得头,宝宝啊,咱们把你的石头都给白白,让他拿给父王,让他早点回来,宝宝就能再早点看到他了,好不好啊?母亲的就不给了,不管你父王回不回来,母亲手里的石头还是能够让白白,再栽培出一个新的姓郝连的君主。”

承业帝停下脚步,抬头看看天空圆圆的月亮,一点遮挡都没有,真是个适合团圆的日子。

“嗯,母亲没哄我,我把石头给了白白,父王就回来了,我还要给的,不过后来白白说够了,我就不给了,然后父王就回来了,我也就可以直接送给父王了,母亲也高兴,虽然她昨天还说父王忘了她,很生气,不过她今天肯定很高兴了,我就知道的。”

承业帝轻轻拍着怀里小小的身子,柔软得一用力就会捏碎:“这些都是你母亲教你说的?”

小奶娃不理解地看他。

承业帝耐心说:“你母亲让你跟父王说说她很开心?”

小奶娃摇头:“母亲昨晚还跟我说她生父王的气,一点不高兴,不过她泡澡的时候,我都听到她唱歌了,我就知道她很高兴。”

承业帝又笑起来,继续走着:“傻宝啊,或许你真的该有个弟弟了。”

“父王也叫我傻宝吗?”

“恩,父王喊你傻宝可不是坏话,父王的傻宝,是父王最宝贝的珍宝,父王的开心果。”

小奶娃问:“真的会有弟弟吗?母亲说那是作死。”

“不会,有父王在呢,她自己不作死就不会死。”

“那怎么样算作死?”

“嗯,惹父王不开心就是。”

“那母亲真的会作死的,白白就老说,母亲是作死第一人。”

“唔,你母亲和白,白白很熟?”

“父王不知道吗?白白说,母亲入宫前还让白白,帮她逃婚的,不过外公家太厉害,又被抓到了。”

承业帝表示,真心不知道。

“那傻宝怎么会知道?白白特地告诉你的?”

“嗯,母亲说,我老是吃白白的用白白的不好,我就给白白一盒石头,按母说的让他去买几个美人,自己生几个孩子陪我玩的时候,白白就说,母亲又在作死,让我回去告诉母亲,他要告诉父王她入宫前逃婚的事。”

承业帝笑的那叫一个恶狠狠,好你个白遇,难怪都三十了还不找女人,感情你是盯着孤的大美人呢,哟,这次孤放了所有美人,就是没放你心心念念的大美人你是不是特难过特惆怅?

“父王为什么笑的那么不怀好意?”

承业帝笑僵了,酒窝还在,嘴巴往左歪,鼻孔微大。

“没有,傻宝啊,父王问你,你是喜欢父王多一点还是丞相多一点?”

小奶娃很奇怪地看他:“为什么要比呢,母亲说,白白是我的好朋友,父王是我的父亲,两个不一样,我要对白白亲,因为他到现在都没有家人,他对我好,我要把他当做家人,我要对父王亲,因为我们是亲人,而且,白白迟早要有自己家人,不能一直管我,但父王会一直管我,养着我,是我有相公之前的巨人,保护我的巨人,和白白不一样的。”

承业帝心里柔柔的:“你母亲把你教的很好,你放心,父王回来了,就会一直养着你,保护你,以后给你找个好夫婿,让你当一辈子的傻宝。”

傻宝慢慢睡着了,小手搂着承业帝紧紧的。

宴会散后,承业帝有点醉晕晕的,喊着娴妃扶一把,娴妃在其他几位娘娘刀子眼下顶着压力扶着承业帝走了。

承业帝偷偷瞄一眼丞相,看丞相还是面无表情,心里冷笑:哼,你就装吧。

------题外话------

《公主,你的钰》今天决定改为《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希望大家喜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