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关于争宠2/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三天承业帝到了月嫔那直接说:“补药什么的都别上,孤不需要。”

月嫔从善如流,只是点了一柱香。

承业帝睡的浑身大汗还做了噩梦,梦里被一头母狼追着跑,一睁眼月嫔抱着他啃。

承业帝吓得衣服都没穿就跑了,路过娴嫔宫殿时直接跑进去,把她怀里的傻宝交给侍女,把所有人赶出去,不顾娴嫔各种反抗直接把人上了,娴嫔已经没力气吐槽了。

第四天,承业帝在自己宫殿吃喝完毕,到了花嫔那还让人把那里什么熏香都弄走。

到了睡觉时,花嫔脱的光洁溜溜,连续三天补过头的承业帝只觉得肉花花一片,头疼不已。

一声“陛下”让承业帝狠狠一抖,随即花嫔拉着承业帝去一起沐浴,承业帝泡着泡着就被身上的手给挠的浑身不对劲,终于在那手伸到他命根子前,承业帝喝了一声“大胆”,爬起来就跑了。

娴嫔宫殿的门今天早早关死了,不过突然欲火焚身的承业帝一脚就把门给踹了,傻宝迷迷糊糊看到她父王披散着湿发,浑身滴水,身上还一直传着很特别香气地跑过来,抱起她就把她放到嬷嬷手里,然后所有人都走了,她也被抱出去了,她听到她的母亲哭声特别大。

第五天到了娴嫔那承业帝狠狠吐了口气,陪着傻宝吃过饭就抱着傻宝睡觉了,娴嫔笑嘻嘻地说:“陛下,我打听了,她们都说陛下不够勇猛,想帮帮陛下呢。”

娴嫔到底朝中没人,底下人隐晦提了陛下不行,她是没想过这茬,只当陛下每日都宠幸人,政事又繁忙,精力不济满足不了那些女人了,才会有人给他吃了那么多补药还有什么迷香之类的。

承业帝闻言愣了下,顿时反应过来这些天的不对劲,勃然大怒,娴妃这么大咧咧说出来,简直是对他尊严的挑衅,看来是他独宠她让她没了分寸,该给点教训了:“来人,娴嫔出言不逊,恃宠而娇,即刻贬入冷宫!”

娴嫔脸色一变,而后抱起睡着的傻宝头也不回地跑去冷宫。

承业帝看着空空的床,空空的宫殿,心里也空空的了。

一个人躺在大床上,怎么都不是滋味,可是之前四个女人又敢对他下药,他才不要那些女人陪。

于是第二天后宫彻底安静了,此后一个月皇帝都没踏足后宫,安静同时又让几位嫔彻底死心了。

所以,关于储君,四个有皇子的嫔围绕这个热心起来,倒是真的让几个皇子被监督地学了不少扎实知识。

承业帝近来越发阴晴不定,他的几个皇子公主一向怕他,唯一不怕他的傻宝又在冷宫,非得他下旨才会来一趟,而且昨天去接时被告知傻宝被丞相接出宫玩了,这还得了?今儿当着朝堂就问了丞相把公主拐哪去了,这次却是太师给说话了,说是公主天生福气多,可以多给百姓带来福址。

重点是这回是公主自己跑到下朝必经的宫门口抱着丞相大腿不松,一个劲喊白白,喊得从来四平八稳的丞相都没了脾气,招人拿来笔墨当场写了个折子,让人送给皇帝然后弯腰把挂在他腿上的公主抱起来,带出去了。

而那折子写得简单,用的是最低档的白折面,送过去在那堆红的黑的加急的皱褶里显得实在不是太重要,就被压在案桌底下,导致承业帝还没看到。

总之,承业帝的不顺心的太多了。

今天上朝时更是没人敢吱声,低着头熬时间,承业帝就坐那看折子,然后徐公公悄悄过来说:“陛下,六公主今儿个一早就跟丞相回来了。”

承业帝一抬头,看丞相还是那副举世皆浊我独清的死相,郁闷地说退朝。

刚出了殿门,穿着红红的新棉衣的小奶娃就扑过来抱着他的大腿。

后边跟着的臣子已经淡定了,昨天还看到这傻气公主抱着丞相大腿不放。

承业帝虽然想抱起这喜气的团子,但还是矜持了:“六公主,这成何体统?还不放开?”

小奶娃就放手了,承业帝一口气咽不下去吐不出来,让你放你就放,我的面子往哪放。

小奶娃小心地从怀里掏出一个包子,举起来:“父王,我今早拉着白白,排了好长,好长队买的,他们家包子每天只卖五百个,每人不能买超过五个,这是今天最后一个了,他们家包子,是全皇都,最最好吃的,我最喜欢吃了,我放在怀里了,还是热的,父王,你吃吃看。”

承业帝眼睛酸了:“傻宝出宫去给父王买包子了?”

“嗯,宝宝吃过,母亲吃过,白白吃过,连太师都吃过了,只有父王还没吃,我想让父王也吃。”小奶娃小小的手都要抓不住包子的感觉。

承业帝蹲下来,拿过包子,咬了一口,剩下的又塞回眼巴巴看着的馋猫手里:“恩,很好吃,是父王吃过的最好吃的包子,父王饱了,又不能浪费粮食,剩下的傻宝帮父王吃了好不好?”

傻宝便很心安理得地啃起包子,承业帝抱起她往自己宫殿走去,后边大臣都若有所思。

接下来承业帝惊讶地发现他的儿女都变的孝顺起来,不是特地出宫弄好吃的给他就是自己动手做,虽然大多数做的跟御厨一个味。不过,龙心甚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