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除夕宴/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转眼到了除夕,宫宴时被贬的娴嫔让所有人惊了一把,皇帝前脚隆恩,许她陪六公主就宴,结果后脚她就挺着足足五个月的大肚子出现了。

众人第一想法,真人不露相,第二想法,娴嫔作死地与人私通了。

毕竟,皇帝不行了啊!

承业帝第一想法,孤又要多一个儿子了,第二想法,傻宝竟然没告诉他她母亲有孕了,算算莫不是自己一回来宠幸过娴嫔就有了?毕竟想当年自己可是有两年就有九个孩子的光荣史,也就不稀奇了。

大多数人在知道孩子有五个月后,皇帝也没发怒后,脑补了,本来皇帝刚回来时还是勉强能的,在娴嫔那证实后就不敢去其他妃子那,说连续宠幸娴妃,其实是隐瞒病情地在娴嫔那躲半个月,后来娴嫔作死才有了变化,之后娴嫔又用皇帝那众所周知的秘密要挟被皇帝一怒之下贬到了冷宫,到了冷宫发现有了身孕,瞒着不报就是想要博得皇帝同情,真是,用心险恶。

而丞相则想,就知道是传言,承业帝那明明是欲求不满,哪里看出来是身体不行导致心理变态了?

太师想,这皇帝可真能耐啊!

元帅想,陛下果然男人中的男人。

娴嫔连行礼都漫不经心,使得刚想趁机让她搬回宫殿的皇帝脑仁很疼,一场宴会下来都没提这事,几乎所有人都松了口气。

不作美的是众皇子公主一起敬酒时,那个表演舞剑的突然飞起来直接刺向承业帝。

那人从傻宝头上飞过时,傻宝刚行完礼从跪姿变为撅着屁股的姿势愉快地站起来,那人飞的低了点就被突然起身的傻宝绊了,傻宝也被踢滚了,咕噜噜头上怀里滚出了一堆珠宝,那个刺客刚要站起来重新起飞,就脚下珠宝一滑直直往自个长剑上趴去,长剑贯胸,喷了老远的血,众人呆呆的,不明白这个刺客怎么就突然自杀了。

娴嫔这下动作敏捷得不似孕妇,飞跑过去搂住迷迷糊糊要转身看看发生了什么的傻宝。

承业帝也立刻跑过去抱住母女两人,惊怒地大吼:“来人!彻查,杀无赦——”

傻宝抬头看到这么生气的父王有点害怕,承业帝赶紧换了笑脸,看后面收拾干净了就抱起傻宝哄着:“真是孤的福星,没事了,宝宝不怕啊。”

傻宝还是回不过神,转身够着娴妃喊着:“母亲抱,母亲抱”

“宝宝乖啊,你母亲怀着身子,不能抱你,父王抱,乖啊。”承业帝心有余悸。

傻宝就乖乖地趴在承业帝怀里,小手还是拉着娴嫔一只手不肯放,娴嫔拿帕子给她擦汗,温言哄她:“宝宝不怕,没事的,你父王吼别人的,宝宝这么乖父王不舍得吼你。”

一场宫宴混乱收场,傻宝却在半夜发起高烧,娴嫔眼眶红红的,坚持守着,承业帝脸色很差,一直坐在床边抱着傻宝,御医战战兢兢,宫外新年钟声响起,百姓为了新年一直爆竹烟火不断,宫内却没一个人敢大声。

本来今天初一不用上朝,但丞相国师元帅都来了,侯在承业帝宫殿外。

傻宝烧的脸蛋通红,昏昏沉沉,御医不停地施针换药。

直到外面烟火声消停了,太阳照的前些天大雪都要化的时候,承业帝忽然想起那天也是下雪,他的傻宝从怀里掏出热腾腾的包子给他,那时候她的小脸也是通红的,小爪子也被冻红了,但是她的笑脸就和今天的太阳一样温暖灿烂。

“宝宝,起来了,父王给你买王记的包子好不好?前天不是还要父王陪你堆雪人吗?你起来父王带你去玩好不好?还有骑马,你不是也一直好奇父王是不是真的会骑马吗?你起来父王带你骑马好不好?”承业帝抱着傻宝,低头小声和她说话。

娴嫔突然搂着承业帝大哭起来,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承业帝也只是伸出手把她一起抱住,轻拍着哄她们。

“父王,真的吗?有王记包子,还可以玩雪骑马?”弱弱的声音差点就被娴嫔的哭声盖过去了。

承业帝一愣,随即立马点头:“对,真的,都是真的,宝宝起来了父王就带你去。”

“宝宝,宝宝。”娴嫔抱过傻宝紧紧搂住,“醒了就好醒了就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