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雷霆之威/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等丞相他们被放进来时,傻宝已经又穿的暴发户地坐在承业帝腿上,娴嫔给她喂饭,承业帝给她擦嘴,这大概是所有皇子公主中待遇最好的了。

行了礼,就听傻宝喊起来:“白白,落落,元帅,新年好。”傻宝满血复活地两只胖手捧在一起做了个福。

白遇笑起来,也做了个和她一样的福:“公主新年好啊。”

覃落也弯眼笑开:“公主看起来气色很好,我朝之福。”

俞魁笑呵呵,两只大粗手一拍:“公主新年好,昨天干的漂亮。”

承业帝咳了一下,俞魁立马住嘴,傻宝想了下,说:“我有给大家准备礼物哦。”

不一会儿,侍女拿来了所谓的礼物,承业帝的是一大副傻宝的亲笔画,据说画的是皇帝,但怎么看都是一个火柴小人,承业帝还是夸了傻宝画的不错。娴嫔的是傻宝上次出宫买了又藏起来的泥娃娃,娴嫔给了她一个香吻。白遇是一串白珍珠,看来他穷的形象已经深深刻入傻宝心中,白遇抽着脸接过还得说声谢。覃落没想到自己还有,竟然是一副上好的八卦,大约上次被小公主看到他给一个同僚胡诹算命,就以为他是算命的,不过到底小公主记得他,还是很高兴地接受了。俞魁得到的是一把好剑,不久前听说小公主用五个夜明珠跟承业帝换了一把好剑,原来是要给他的,好感动,明明他只是上次在宫外给小公主买了一个糖人一份烤鸭。

“本来还有大姐姐他们的,不过去年我给他们石头,他们不喜欢全都扔出来了,我今年就不给他们了。”傻宝跟承业帝解释。

承业帝“恩”了一声,然后把自己随身带了十几年的一块暖玉拿下给傻宝带上,“他们不喜欢就不用准备了。”

丞相竟然随身带了一个风车,从他怀里拿出来的时候,承业帝都惊悚了。

俞魁说:“丞相,你真是太深了。”

傻宝高兴地接过来吹起来。

覃落说:“臣来的匆忙,下次再补给公主新年礼物可好?”

傻宝点头“落落要记得啊,你给我带唐记的芋头糕好不好?”

覃落笑着说好。

俞魁急了“那公主还想要什么?臣给你弄去。”

傻宝想了一下说:“那再给我买个糖人,不,买三个,我母亲父王也不能出去。”

俞魁一口答应,承业帝宠溺地摸摸傻宝脑袋。

因为傻宝烧退了但不知道会不会有后遗症,所以承业帝就把她留在自己宫殿里,傻宝离不开母亲,娴嫔也就住到了一起。

为此,后宫其他四位一致认定娴嫔有手段,甚至有理由相信那个刺客就是她找的。

元宵过去后,娴嫔主动搬回了冷宫,原因不明,并且与此同时,新年第一次上朝,大家又看到了一个阴晴不定的承业帝,大约还有往深度阴沉发展的倾向。

底下人说着新年的各种场面话,承业帝脑子里只有昨夜娴嫔说的:陛下,非人类才会对孕妇下手的。

非人类,非人类,等于畜生吧。

自己真的又太久没女人了才会对一个大腹便便的女人动心思,并且还不惧承担畜生骂名真把人给上了。

今天一早他还没起娴嫔就跑回冷宫去了,傻宝都被她抱走了,真是,真是太丢人了。

那个说了一大串祝词的人声音越来越小,因为皇帝的脸色越来越差,直到没声音了,丞相咳了一声,承业帝才装作不慌不忙地抬起眼:“吉祥话说的不错,赏。”

那个臣子忙谢恩擦着汗站回队列,其他人也不好再去多舌。

承业帝又开始敲着龙椅问话了:“刺客的事查的如何?”

底下一片静默,只余承业帝敲椅子的声音。

“回陛下,依据线索是乌喜…”一个负责人战战兢兢地说。

“孤不需要依据线索,半个月前就是这句话,半个月后还是这句,你这刑部的人都是废物吗?”声音不是雷霆胜似雷霆,底下所有人都跪下了,包括丞相太师和元帅。

承业帝也不让他们起来“你们说说,如果那天那个刺客成功了,那么今天众位爱卿会在干什么?是不是讨论立哪位皇子为新皇?是不是都要争的打起来?孤想起来了,年前好像还有人上奏要孤早早立下皇储,今天孤在这告诉你们一遍,就一遍,孤今年才二十六,这个皇位孤至少还得坐上二十年,你们一个个有什么心思的都给孤好好收收,至于储君,四位皇儿年纪还小,看不出品性,也甭跟孤提什么立长的,孤就是先皇最小的儿子,怎么了?如果有皇后孤还会考虑立嫡子,但孤现在就是不想册皇后,你们别跟孤说什么为国家为社稷的,为了什么你们心里清楚,谁再敢把手伸到孤的后宫,孤不介意让他见识皇家的雷霆之怒,记住了,孤就是看不得有人在孤的眼皮子底下做什么小动作,真有心就好好祈祷你们心目中那个未来的新君能够品学兼优,堪当大任,其余的就别琢磨了,哦,还有,如果还有人像三年前一样总爱以死明志的,孤也不拦了,柱子就在那,撞坏了就抄家来赔,撞死了刚好给新人腾位,孤不是你们的父母子女,容不得谁来威胁。”

皇帝挥袖走了,但跪趴地上的一众大臣都直接瘫在地上,今天终于见识到真正的上位者的威压,真正的天子之威。

白遇脸色也有点苍白,头一回感觉到一起长大的那个人是个真正的君王了,雷霆一怒便是他也承受不住的。

曾经那个被缚手缚脚的苍鹰如今已经再不受任何威胁地翱翔天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