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所谓宫斗/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

几个月后,娴嫔早产并且又一次难产,彼时,承业帝狩猎归途中,等好不容易赶到冷宫时,傻宝已经吃力地抱着穿好衣服新鲜出炉的妹妹说话了,旁边容嬷嬷一脸心惊胆战地张着手,准备随时抱住被摔下来的小公主。

而昏迷还未醒来的娴嫔却被诊断以后再也不能有孕了。

承业帝手里的鞭子拽得紧紧的,挥手就将一旁的桌子砸的粉碎,傻宝吓到了,睡着的小孩也被吓哭了。

承业帝蹲下身抱住两个孩子,小声哄着:“父王不是生你们的气,宝宝,可能父王要食言了,不能让你母亲给你生个弟弟了。”

傻宝把妹妹给承业帝:“父王,你抱抱妹妹吧,她很乖的。”

承业帝小心地接过来,孩子很快不哭了。

不多久,娴嫔醒了,也疯了,一个劲说有人害她,还赶承业帝走,承业帝被闹得烦了抱起傻宝就走了,傻宝不敢哭,愣愣地趴在父王肩头,害怕那样陌生疯狂的母亲。

娴嫔一直不肯撒手新生的孩子,承业帝害怕她会伤到孩子,喊着徐公公问把孩子抱到自个身边跟傻宝一块养着怎么样,傻宝就说:“父王,让妹妹跟着母亲吧,宝宝陪着父王,我听母亲小声说过,宝宝小时候母亲,没能一把屎一把尿拉拔,真不好。就让妹妹跟着母亲好不好?”

承业帝心里难过地搂着傻宝:“嗯,听傻宝的,傻宝陪着父王,妹妹陪你母亲。”

傻宝睡着后,承业帝叫来徐公公:“说吧,谁动的手?”

徐公公不说话。

承业帝第一次对他动手,一盏热茶砸到他脸上,徐公公动都不动一下。

承业帝冷笑:“怎么,四个都有份?要是生的不是个公主,是不是孤回来都看不到娴嫔母女了?还是说,如果傻宝不是个公主,孤回来也看不到娴嫔母女了?”

徐公公依旧不说话。

承业帝坐了一夜,徐公公站了一夜。

天色微亮时,承业帝隐在阴暗里,说:“你说娴嫔是不是觉得一切都是孤授意的?她藏了那么久的孩子,甚至不惜惹怒孤躲到冷宫,孤还是用傻宝把她逼出来,让她暴露在所有人面前,然后在她生产前狩猎,让人趁机害了孩子?”

徐公公才开口:“不是么?陛下,毕竟她的娘家是先皇那时被抄家逃到延国的余孽。”徐公公顿了顿,低低又说,“换了谁,都会这么想啊陛下。”

承业帝的声音几乎听不见:“在乌喜时,孤见过她的弟弟,她弟弟说,她是她母亲被抢回金家就有的,她是代替金家大小姐被送来的,宝宝说,她逃过。”

徐公公又沉默了。

第二天,娴嫔又被提为娴妃,但仍住冷宫。

其他四个嫔都因为一些莫名其妙的事被贬为美人,并且一举一动都会有人告诉承业帝,一时间,后宫与前朝彻底隔绝。

而这一回有关后宫风波,不仅承业帝脸色极差,丞相和太师的脸色也难看得不得了,导致整个朝堂除了政事就是政事,有关皇帝的一切私事都没人敢提一句。

——

傻宝进学时,她的妹妹已经会走路了,承业帝并不拘束她不许她去看娴妃她们,所以傻宝每天都是早上跟父王吃饭,中午下了学跑去母亲那吃饭,晚上回父王那完成夫子交代的作业。

有时候,娴妃正常点,不时刻盯着七公主时,傻宝就牵着和父王长得很像,连严肃扳脸都一个样的妹妹去看看父王,这时候,承业帝就会停下奏折,瞧瞧这个似乎都不会笑的小女儿,行礼比傻宝标准,说话吐词清晰,挺稀罕她的聪明伶俐,估计过几年说她是姐姐傻宝是妹妹也有人信。

承业帝给小女儿起名郝连宝殊,小名就是傻宝起的二宝。

时间久了,承业帝也喜欢上了这个沉默寡言的小女儿,不过娴妃看的紧不常能看到,做皇帝看孩子还得妃子批准,大约只有他一个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